隋家的风情艳史】(51- 52)

 
51 倪静一边哼哼呀呀地呻吟着,一边不屑地答道:「还不是我瞧不起你,就你 那憨不愣腾的样儿,谁家大姑娘会看上你啊!」 翰武呼哧呼哧地干着,嘴里也回应着:「那可说不上,没准就有人愿意往我 被窝里钻呢!」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斗起嘴来。 越说越刺激,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倪静被插得又疼又麻,时不时地直起点身子,好不让翰武插得太深!可即使 是这样也开始觉得屄里发麻,身子发飘,两腿酸软! 于是,扭过身儿,对翰武说:「不行了,你做凳子上吧!」 翰武这才抽出了鸡巴,一屁股坐到了小板凳上。 倪静低头一看翰武的鸡巴,不由得咧了咧嘴,那上面都是自己黏黏的分泌物。 心中暗想,不怪翰武说自己骚啊,以前好像没这么多啊! 翰武也瞅着倪静的阴部笑,那两片小阴唇像花瓣一样朝两边张开着,连阴蒂 都冒出了头! 倪静也不顾她的嘲笑了,解痒才是当务之急。她坐到翰武的怀里,找对位置 一下子就坐到了底儿! 她搂着翰武的脖子,翰武托着她的屁股,两只大肥乳都被挤得变了形! 倪静急促的娇喘声和撩人的呻吟声也刺激了翰武,他端着倪静的大屁股,用 力地夯向自己鸡巴,直砸得「啪啪」作响!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两人都挺不住了,一前一后都到了高潮! 倪静感受着翰武的鸡巴在自己屄里一股股地喷射着,那炙热的精液烫得她浑 身战栗! 激情过后,她趴在翰武耳边说:「小武,你要是在外边找女人,也千万别碰 大姑娘啊!那样会毁了人家一辈子的!」 倪静说这话是发自内心的,经过两天前和骆主任的事情后,才知道这情欲有 时是不受控制的!在条件成熟时,这男女脱衣上床,就像人饿了要吃饭一样地简 单自然! 翰武呵呵傻笑着说:「我倒是想啊,就怕没那个福气!」 气得倪静一口就咬住了翰武的肩膀,留下了一圈整齐的牙印! 第二天一早,翰武就返回了他的工作点——四神庄。 这四神庄位于滨南区的八达镇,八达镇就在市区边上。这个「八达」为满语, 是富裕、富足的意思。四神庄的四角原来有四个小庙,因而得名。 这个村距离镇政府(镇公所)不太远,大约有三里来地。 原本在46年底,市里就派了人到四神庄指导土改工作。但那是一个南方干 部,普通话讲得不好,又不适应北方气候而得了病,所以上面才抽调翰武作为土 改队长来到四神庄。 翰武来到四神庄一看,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四神庄的地理位置和黑泥 崴有些相似,也挨着一条河,村子的南边也有一条排水沟。东北的村落最初也基 本都是依河而建,靠水而居。 在翰武来之前,这里的土改工作已经完成了两个阶段。 所说的土改其实就是按人头平分土地,但实施起来却有很多细致的步骤。一 般分为这么几个阶段:土地调查、土地评级、评定阶级成分、挖财宝、阶级斗争、 分浮财、分土地(发土地证)。 按说现在就应该到了评定阶级成份阶段了,可村里的人都说要重新量土地, 重新定等级。翰武一问,才知道这土地调查和评级不仅要丈量出全部的土地面积, 而且还要画出地块图,记下长宽和方位,还要计算出每个地块的亩数。然后按土 壤状况对每个地块作出评价,评出地块的等级,并依据土壤自然条件的好坏,把 土地共分为四个等级。之后,才能分给农民。 可之前的的测算工作却弄得十分混乱,原因之一就是村子里没有几个人上过 学,种地都是把好手,可这测算、绘图还有如何分配都很外行。 翰武当天就找来了村长和农会的几个干部,坐到一起商讨此事。 农会主席是一个只有28岁的小媳妇儿,叫童玉敏,她也是这个村的村长。 童玉敏身材高大,个头将近一米七,是一个典型的东北大骨架女人。圆脸高 鼻,浓眉宽目,五官还算端正。身材丰满,虽然外边穿着棉袄,可还是掩盖不住 圆鼓鼓的胸部。 之所以选她做村长,是因为童玉敏说话办事都像男人一样的爽快利落,风风 火火。还念过几年书,写写字,念念稿,传达一下文件,还都能应付。 几个人坐定后,翰武就把问题抛了出来。 童玉敏第一发了言,她对翰武说道:「隋队长,其实我们这里有一个孩子应 该能做这事,但他家是典型的地主家庭。如果让他加入到工作队,怕以后不好说 啊!」 翰武马上说道:「不管以后怎么定成份了,当务之急是赶紧把土地测量完。 这天儿不等人啊,耽误了春耕可是大事!再说地主家的孩子更应该为土改做贡献 吗!也是一次接受改造的机会啊!」 童玉敏点点头,对旁边的一个民兵说:「你去把杨晓林叫来!」 那人便应声而去。没一会儿,便领进来一个十五六岁学生模样的半大孩子。 翰武一问,才知道他原来在国民高等学校念过三年书,日本人投降后便回了 村子。 杨晓林听了翰武给他交代的任务后,说他在学校里学过代数、几何,做这个 事儿应该没有问题。 翰武听到后很高兴,接着就给大家分配了任务,决定明天就开始着手工作。 会后,他还向他们了解了一下村子里的情况,尤其是杨晓林家的情况。 童玉敏告诉他杨晓林的爸爸叫杨承德,已经60多岁了,身体不好,卧床好几 年了。他妈叫万芮芳,是杨承德娶的第二个媳妇儿。杨晓林是他们家唯一的男丁, 还有一个姐姐在城里工作。 杨承德家祖上有点家业,可后来人丁不兴旺,劳力少,就把地租给别人种, 收点地租。其实没有多少家产,可却是典型的经营性地主。 翰武听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开完会,也到了吃晚饭的点,翰武便招呼这几个农会干部来到了妇女主任郝 丽蓉家。 翰武住在村部,这里有一个小火炕,每天睡觉前,都有人来把炕给他先烧热 乎了。但吃饭就要到郝丽蓉家里,这是镇上安排的。她家吃什么,翰武就跟着吃 什么。镇上会给她家一定的伙食补助。农村的饭菜简单,所以给的饭钱还会有不 少的剩余。 翰武来之前特意买了两瓶烧酒和一只烧鸡,他想和大家熟悉熟悉,拉拉关系。 他知道在农村办事,一靠权利压制,二要靠乡土感情。 来到郝丽蓉家时,她的丈夫已经做好了几个家常菜,他们五男两女就坐在一 处喝了起来! 郝丽蓉只尝了一小口,童玉敏却很有酒量,一个人喝了大半杯。 翰武既在城里住过,又有农村生活的经历,所以什么话他都能接的上茬,有 时就听他一个人在那白话。 他那富有雄性气息的声音和爽朗开怀的笑声不时地回荡在屋子里! 童玉敏会时不时地瞥上翰武几眼,脸上的神情也很是耐人寻味! 翰武和大家热闹地喝着、聊着,可也注意到了童玉敏情绪的变化。这些年在 老罗、玉梅他们那里也学会了察言观色的本领! 大家喝得很高兴,直到两瓶白酒见了底,才各自散去。 童玉敏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家,看见自己那瘦小孱弱的丈夫叶高山,又想想身 宽体阔的翰武,不由得感慨老天对她竟然如此地不公。 她出生在附近的一个村子里,从小就身高体壮,发育的也比一般小姑娘要早。 十三四岁时,就已经前凸后翘,很有规模了。身上的毛发也重,当同龄的小姑娘 才长出稀疏的黄毛时,她的下身已是黑乎乎的一片。 在她20岁那年,父亲病重,家里四处借钱,却也只借到个零头。正在全家一 筹莫展时,一个媒婆到她家来说亲。 原来四神庄的叶家相中了她,想让她嫁给叶家的独苗叶高山。而且许诺说如 果童玉敏答应了这门亲事,就会给她家一笔钱作为聘礼。但也有个条件,就是两 年内不管过得好坏都不能离婚。 童玉敏本来不太同意这门亲事,因为叶高山长得细嫩矮小,并不是她心目中 的如意郎君。可一看躺在床上的父亲,又想想自己的年龄,也只好同意了! 见童玉敏答应了,叶家就赶紧把钱送了过来,没过几天就举办了婚礼。 新婚之夜,童玉敏见新郎迟迟没有动作,便主动宽衣解带,脱了个溜光。 看叶高山还没有爬上她的身子,她等不急了,上前就脱掉了叶高山的裤子。 一看到他的的下身,童玉敏就惊呆了! 52 叶高山的鸡巴比刚出生婴儿的大不了多少,是又细又短。下面的卵袋也几乎 都缩进了肉里,用手一摸,只摸到了一个很小的蛋蛋! 童玉敏才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比「二椅子」还罕见的品种! 「二椅子」虽然女里女气,阴气十足,但大多该有的都有,只是说话、动作 和女人相似。 可叶高山明显是发育不全,是先天性的生理缺陷。 童玉敏惊讶过后,又用手撸了撸,确切地说是用指尖撸了撸。只见那可爱的 小东西还真的长了个,但膨胀起来也不足四、五厘米。 她试着把那小玩意儿放进了嘴里,看看它能不能变得再大点儿。可刚吸了几 下,叶高山一哆嗦就射出了精水。 童玉敏感到嘴里的液体就像清水一样,既不粘稠,也无味道!虽然她没有经 历过男女之事,但也知道正常的精液绝不是这个样子。 她长出了一口气,感叹自己的命咋这么不好,难道还要用自己的手接着摸上 两年? 可一想两年也不算长,到时候离了婚,她还是一个黄花大姑娘,还可以另找 一个人家。 但毕竟这是新婚之夜,总得有个仪式,留个念性啊!看叶高山上睡着了,她 便又像往常一样,把手放到肥屄上使劲地揉搓起来。直到浑身打颤,淫水横流方 才罢了手。 她打十几岁就开始偷偷地这么摸,但也不敢把手指插进屄里。她们村就有一 个嫁出去的小媳妇儿被婆家给送了回来,还把彩礼也要了回去。村里人都说是她 当姑娘时发骚难忍,自己把那层膜给捅破了! 所以童玉敏在兴奋也只敢摩擦阴唇、阴蒂,不敢伸进里面去。 一晃过去了几个月,见童玉敏的肚子丝毫没有变化,她的公公婆婆知道那残 存的一丝希望是彻底破灭了,他们的儿子是不可能完成这传宗接代的任务了! 于是,两人一合计,还是得按原来预想的办法做! 童玉敏的公公叫叶有德,她婆婆人称王氏。 两人本是亲表兄妹,有着密切的血缘关系。可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偷偷地勾 搭在一起,还搞大了肚子。 两家一商量也只好让他们成了亲,还美其名曰这是亲上加亲! 可说来也怪,结婚没几天,王氏肚子里的孩子就流了产。以后的十多年里也 总是这样,陆陆续续地怀了好几个,却一个都没站住。 在王氏30多岁的时候,终于保住一胎,生下个男孩。 可孩子一出生,全家人就傻了眼。 那孩子的小鸡鸡是又细又短,像一只汉白玉烟嘴般晶莹剔透,煞是可爱,却 小得可怜,一看就是胎带的畸形。下面的卵袋里也只有一个几乎摸不到的小蛋蛋。 可孩子既然生出来了,也得养啊!同时也期盼着老天开眼,能出现奇迹,让 这个孩子发育成一个近乎正常的男人! 为此还特意给他起了一个伟岸的名字——叶高山! 转眼间叶高山就已经二十多岁了,两口子也逐渐由失望变成了绝望。 为了掩人耳目,也为了能留下一个种儿,叶有德夫妇想出了一个相当下作的 主意。 他们看童玉敏长得人高马大,丰乳肥臀的,一看就是生儿子的料。趁着童家 急于用钱时便把她娶进了家门。 现在看儿子是不能给叶家延续香火了,叶有德只有亲自动手了。不管是谁的 种儿,只要是姓叶就行了! 一天晚上,童玉敏在喝完一碗鸡蛋汤后便感到脑袋有点发晕,身上还有点发 热。她也没在意,以为是感冒了,回到屋里脱吧脱吧就躺下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扒自己的背心,她以为是叶高山又要吃她的奶子,也 就没有阻拦。叶高山虽然不能尽人事,但还是有点性冲动的,对女人的身体也觉 得好奇。正巧童玉敏炙热的欲火无处发泄,便会让他吸吮自己的乳头,后来开始 让他舔自己的肥屄。 童玉敏感到两只大乳房被使劲地揉捏着,两粒乳头也被轮流啃咬着。她感觉 浑身都酥酥痒痒的,很是舒服,不禁低声呻吟起来。可潜在的意识里也觉得不对, 这个人好像不是叶高山,而是自己的公公叶有德! 叶高山生性懦弱,他从没有如此用力地玩弄过自己。童玉敏想睁眼看看,可 发现四肢无力,连眼皮都睁不开。 而且,发现自己嘴唇干渴,欲望上涌,下身发痒,屄里都流出了骚水。 正当她感到火烧火燎,饥渴难忍的时候,自己的裤衩也被扒了下去。 一双手分开了她的大腿,扒开了她的阴唇,一个大舌头便探进了阴道里。 此时被欲望折磨的呼呼直喘的童玉敏,也顾不上那个人是谁了,只期待他不 要停下来,让自己赶紧达到高潮。 叶有德津津有味地吸吮着儿媳妇那厚实多汁的肥屄,这比他老婆子那干瘪的 地方不知要美味多少倍! 可舔了一会儿,知道自己得干正事了,于是恋恋不舍的把嘴撤了出来。 童玉敏正在兴头上,下身一凉,急的她直哼哼! 正当屄里瘙痒难耐之时,忽觉得一个热乎乎的棍子插了进来! 虽然屄口被撑得很充实,可也觉得十分的疼痛。她想扭扭身子,可身体却如 失去知觉般的绵软乏力,一点也使不上劲儿! 叶有德试探了两下,便使劲向里一顶。 只听「噗嗤」一声,鸡巴就全进到了童玉敏的屄里。 童玉敏浑身哆嗦,喉咙里「呜……呜……」地叫唤个不停! 叶有德拔出鸡巴一看,上面确实沾着血丝!他诡异地一笑,便又杵了进去, 大力地抽插起来! 随着疼痛的减轻,童玉敏慢慢地体会到了屄里传来的快感,不自觉地浪哼起 来! 童玉敏就这样在意识不清的状态下,不仅失了身,还被干出了高潮!当然, 叶有德的精液也灌入了她的体内! 一次完事后,叶有德不舍得离开,想要梅开二度。可鸡巴不争气,半天没缓 过来,只好悻悻作罢! 第二天,童玉敏清醒后,疯了似的大闹了一番。 叶有德两口子却是软硬兼施,没有完全让步。先说是他们有一个亲戚在给日 本人当差,如果童玉敏敢离开叶家,就会给她的家人带来灭顶之灾。后又发誓说, 只要她给叶家留下一儿半女,以后叶家的大事小情全由她说了算,所有的家产也 都由她掌管。 童玉敏知道叶有德说的是真的,这叶家没有几亩地,可日子倒是过得还不错。 叶有德也经常往城里跑,童玉敏觉得他是在给日本人通风报信,充当汉奸! 另外,这种事情传出去,两家都不好看。而且这种公公扒灰、母子相奸、叔 嫂私通等等乱事,也是村里人最喜欢谈论的话题。说起来是眉飞色舞,唾沫横飞。 他们对这类事都有一个基本的论调,那就是:母狗不调腚,公狗不上身! 说的是如果母狗不去主动撩骚,公狗是不敢硬来的,否则母狗会拼了命地咬 它。所以他们认为但凡这种事也都是你情我愿,最多也就是半推半就。至于到底 谁是侵犯者,谁是被害者,没有人去探究! 童玉敏一个大姑娘的清白身子就这样被糟蹋了,她不甘心,但也没有办法。 又一想既然已经被破了身子,那就破罐子破摔吧!她虽然记恨叶有德,可他的鸡 巴总比叶高山的舌头来的直接,来的舒服! 当天晚上,叶有德又来到了童玉敏的房里。童玉敏没有抗拒,让叶有德痛痛 快快的把自己抽插了一番! 她也在头脑清醒的状态下,体味到了高潮的滋味,也知道了为什么那些老娘 们总是热衷于谈论炕头那点骚事儿! 这欲望的闸门一打开,可就收不住了! 童玉敏原本就浓烈的性欲彻底被激发出来了!她由被动变成了主动,有时晚 上被干完,白天却又想了,就把叶有德拽到屋里,把他的鸡巴掏出来就往自己的 屄里塞! 叶有德开始还暗自得意,可后来就有些招架不住了!没过一个月就被童玉敏 掏得面黄肌瘦,走路扶墙。再后来就是靠补药都难以应付了,在床上总被儿媳妇 骂做「没用的老东西」! 有时童玉敏还在性头上,叶有德的鸡巴却已软了下去。童玉敏屄里痒得难受, 就会一屁股坐到他的嘴上,舔也得舔出高潮来!有时还会故意报复他,羞辱他, 把黄黄的尿撒到老家伙的嘴里! 好在叶有德的付出没有白费,童玉敏终于怀孕了! 听到这个消息,叶有德长出了一口气,自己总算能缓缓了! 童玉敏怀了孩子,暂时放过了叶有德。她也是看这老东西实在是有点不中用 了,得让他好好养养,以后还能派上个用场。 叶有德好不容易盼来了童玉敏临产的日子,他在当天就带着供果去小庙焚香 祈祷,愿老天爷赐给他家一个男丁! 说也奇怪,本来是个大晴天,忽然就涌上一片黑云。叶有德还没来得及起身, 就听「咔嚓」一声,骇人的雷声就在半空中响起! 叶有德身子一歪,便瘫倒在地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