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家的风情艳史】(53- 54)

 
(最近实在太忙了,家里外边的一堆事儿,实在静不下心来。所以,这篇小说我得先放一段时间了。以后有时间,一定会接着写的!在此先说声抱歉,并对那些关注此文的朋友说声谢谢!) 53 叶有德被雷给劈死了!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村子,飞出了村外。 人们都交头接耳地议论说,这叶有德一定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要不 怎么会遭雷劈呢! 王氏听到后被吓得半死!这是报应啊! 老头子祸害了人家姑娘,自己也是同谋啊!她觉得这就是童玉敏向上天诅咒 的结果,从此后便把她奉为神灵,当姑奶奶一样的伺候着。 童玉敏知道这个消息后是说不出的解气,这个老东西毁了自己的一生,就是 把他碎尸万段也难解她的心头之恨! 当晚,她产下了一个女婴。接生婆感到很意外,第一次看到头胎生产竟然会 如此地顺利。 不管是谁的种儿,总归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童玉敏对这个女儿还很是疼爱。 可过了几个月,她又遇到了烦心事儿。 随着身体的恢复,她的欲望又开始复燃。而且有明显的反弹迹象,比生孩前 更加地强烈了! 她又开始咒骂起叶有德来,这个老东西为什么死的那么早呢!虽然那玩意儿 不太中用,可毕竟是块活肉,总比手指头强啊! 每当她骚性发作,憋得难受时,就会对王氏母子发脾气,摔摔打打的成了家 常便饭。 于是,叶高山又干起了老本行。每当童玉敏下身瘙痒,他就一边用舌头舔, 一边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里抠弄。 可童玉敏的瘾头却越来越大,这样也不解决问题了,她干脆让叶高山把他那 纤细白嫩的小手完全伸了进去! 童玉敏不是没想过去找村里那些精壮的男人,其实都不用她找,有好几个人 都明里暗里在地打她的歪主意。 可她不敢,这种事儿在村子里是隐瞒不了的。万一传出去,那她这一辈子都 得被扣上「破鞋」这顶脏帽子! 她之所以这样在乎自己的名声,是因为她不甘心一辈子都呆在这个小村子里。 外面很大,她也想出去看看! 本村的不行,那外来的总可以试试了。 翰武的外貌性格都是她喜欢的那种,虽说不上英俊挺拔,但处处都透着男子 汉的阳刚之气! 这样的男人,那胯下之物也一定不会是个银蜡枪头! 童玉敏还有她另外的一番打算! 翰武虽不是一颗大树,但也有可能会是自己迈出村子的一级台阶。万一和他 滚在一起,没准儿他会迷恋上自己这肥硕的身子。到那时则一切都有变数,可不 管怎样这都是一笔只赚不赔的买卖! 翰武对童玉敏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两人性格有点相似,在工作上配合的也很 默契。他也注意到了童玉敏传递过来的暧昧眼神和动作,但也只是装傻充愣,假 作不知。他现在不比以前了,是一名党员,又是国家干部。他不想在这不值当的 事儿上,自找什么麻烦。 可童玉敏显然没有放弃,她知道是猫就一定会吃腥,可总得让人家先闻到腥 味啊! 于是,翰武便遇上了一件十分尴尬的事儿! 一天中午休息,翰武走出门外想去撒泡尿。 村子里没有公共厕所,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屎尿在春耕时可是最好的 肥料了!所以各家各户都是在院角挖个坑,上面搭上块木板。周围用土坯垒起半 人多高,用破木头、草帘子做一个小门就行了! 这村部的厕所也是一样,位于一角。一般去上厕所的人走到跟前都会出点动 静,里面的人如果听见有人来,也会故意出个声儿,以免相互撞见。 翰武本来走路就重,临到厕所时还大声地咳嗽了两声。见没人应承,就拉开 了门。 一拉开门,却忽地发现童玉敏正蹲在里面! 翰武一愣,赶紧「哦……」了一声,转身走开了! 他的咳嗽声童玉敏不可能听不见的,最为关键的是童玉敏蹲在里面的姿势。 她并不是像一般女人那样向后半撅着屁股,而是屁股蛋前送,裤子都撸到了腿弯 处!这样的姿势,让整个阴部都敞敞亮亮地露了出来! 虽然只是刹那间,但翰武还是看见了那肥硕的屁股、浓密的阴毛和张开大口 的屄缝! 当两人再次于屋里相见时,童玉敏眼睛一翻,白了翰武一眼。那看似恼怒的 眼神,实则是一种赤裸裸的挑逗。翰武也斜着眼笑了笑,两人彼此都是心知肚明! 童玉敏的举动还真的刺激了翰武,当天晚上他就赶回了家,后来和倪静在卫 生间里大战了一场! 翰武再次返回到四神庄后,便着手进行「砍大树,挖财宝」的工作。 之前由于大家的努力,尤其是杨晓林的出色工作,使前两个阶段顺利地完成 了。虽然大家都很认可杨晓林的工作成绩,可没办法,他家还是被定为了地主。 这阶级成分大致分为六种:地主(经营地主/ 破落地主)、富农、上中农、 下中农、贫农、雇农。 定完了成分,下一步就要发动群众挖财宝了! 为什么是挖呢?因为看得见的「浮财」(衣服、首饰、被褥等)之前都被没 收了!怕地主把值钱的东西藏起来,所以必须要去挖。但在挖之前,先要毒打地 主家的子女,有的地方还把他们的衣服扒光了打(未结婚的大姑娘除外)。地主 本人看见自己的家人被打得鬼哭狼嚎的,自然也就说出了藏宝的地点。 翰武在黑泥崴呆了十几年,知道这些地主也没有太多的钱财,也没有欺压过 老百姓。那些真正欺男霸女,罪大恶极,当汉奸的,不是跑了,就是就被镇压了! 所以他想走走过场,不要搞得那么的血腥。农会的人也都同意,毕竟都是乡 里乡亲的,怎么下得去手! 于是一天晚上,那些地主子第被押到了村部,他们的双臂都被绑在扁担上。 村里的民兵挥舞着皮带向他们身上抽取,虽然架势很足,但力量并不大。可 即使这样还是有一些人被打成了轻伤。 这时翰武便大声地吆喝那些地主,要他们说出藏宝的地点。地主们便按事先 约定好的,都赶紧如实地招了供。 轮到杨晓林了,翰武便把他拽进一间屋里,民兵队长拿着皮带啪啪地往炕席 上抽。每打一下,杨晓林就跟着「嗷……」地大叫一声! 打了一会儿,翰武说话了:「行啦,别打了!他们家是净身出户到这儿来的, 早没什么油水了!」 几个民兵才连嚷带骂地把杨晓林推了出来。他妈妈万芮芳赶紧上前搀住儿子, 娘俩「一瘸一拐」地回了家! 第二天,翰武便带着民兵去地主家里收财宝。那些地主知道翰武已经最大程 度地保护了他们的生命安全,也都很配合地交出了家里值钱的东西。 他们最后来到了杨晓林家,他们一家住在村边的一间破房子里。为了孩子上 学方便,也为了给杨承德治病,他们原本借住在城边的亲戚家里。土改刚刚开始, 他们便被清理出来。出来时每个人只穿着一身应季的衣服,其他所有的东西都被 没收了,这就叫「净身出户」。回到村里时,原来的房子也不让住了,只给了这 间破旧的土坯房。 翰武领着人进去转了一圈就出来了,他们家也实在是没什么像样的东西。 可令翰武感到意外的是,杨晓林的姐姐杨晓然也回来了。杨晓然长得白白净 净的,很像她的妈妈。她中学毕业后就在城里上了班,现在市内也在开展调查地 主、富农分子运动,她便被勒令回乡,接受改造! 这风暴才刚刚开始,接下来就要进行「流血斗争」、「刮骨斗争」了!上面 的意思要「户户冒烟,村村见红」!也就是每个村都得杀那么一两个地主,起到 杀一儆百的震慑作用。翰武不想那么做,尤其是对杨晓林。他觉得杨晓林是一个 人才,如果万一被打残或者被打死实在是太可惜了!他自己不喜欢读书,但知道 读书有用,他不想让杨晓林和杨晓然就这样白白地废掉了! 他一边往回走,一边想着该怎样帮助这姐俩儿。 他想了半天,终于有了眉目。但这中间有一个人是绕不开的,虽然她不敢明 面和自己作对,但如果暗自作梗,也会增添不少的麻烦!这次做戏,她还是很给 自己面子的,不能总这样吊着人家,是得给她点甜头了! 于是,他派人去买了一坛子「烧刀子」酒,晚上犒赏了大家一顿。 这「烧刀子」足有60多度,喝下去全身发热,头上冒汗。酒后翰武敞着怀, 醉意朦胧地回到了村部,一进屋就觉得不对,屋里的温度明显比往日要高些。他 摸了摸火炕,炕头都有些烫手了! 他笑了笑,看来两人想到一块儿了。 刚才在郝丽荣家的炕桌上喝酒,童玉敏就不时地用手脚去碰触翰武的身体, 后来装作喝多了,起身时把手按在翰武的肩膀上捏了捏。 翰武在那次厕所「偶遇」后,就旁敲侧击地了解了一下她的为人。从大家露 出的口风看,童玉敏在生活上很是正派,并不是那种勾三搭四的女人。虽然村里 人也都说她和叶高山很不般配,那瘦小白净的丈夫在那方面肯定满足不了她,但 没有听说过她和任何男人有过不正当的往来! 当他看到叶高山之后也有这种感觉,叶高山明显有一种阴柔之气,和活力旺 盛的童玉敏有着强烈的反差。 翰武也看出童玉敏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人,她主动勾引自己,应该不仅仅是 为了解决生理需求。可不管怎样,她身子干净,还顾及面子,那自然也不会给自 己带来什么麻烦。自己虽不是一个见到女人就起色心的浪荡公子,但也绝非是坐 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既然人家都坦诚相待了,自己借坡下驴就是了! 翰武把被褥铺好,把棉袄也脱了。刚站到外屋想凉快凉快,就听见了敲门声。 打开门一看,果然是童玉敏。 她也没少喝,脸上红扑扑的,身子都有点打晃。 两人一对视,都笑了。一个是媚中带着浪,一个是坏中透着淫! 童玉敏迈进屋子,随手就把门栓插上了! 既然都是性情中人,那就无需多言了! 翰武拉过童玉敏的手,身子一猫,就把她扛到了肩上! 54 童玉敏纵使有准备,也吓得「啊……」地叫了一声! 翰武走进里屋,把她扔到了炕上!随即便压了上去,解开她的棉袄,撸起里 面的线衣,就把一对大乳房握在了手里! 童玉敏的乳房不光大,还相当的瓷实,捏上去弹力十足。她的乳晕不太大, 但乳头却是又粗又长,直挺挺地矗立着! 翰武一低头,隐约闻到了一股清谈的肥皂味,便一口把乳头吸在了嘴里! 童玉敏兴奋地娇呼了一声,手也伸到下面摸到了翰武的裆部。虽然隔着棉裤, 她还是摸到了一根硬邦邦的东西! 她正要伸手去解翰武的皮带,翰武却激灵一下直起了身子。他自己把皮带解 开,把枪卸了下来,然后连同枪套一起塞进了褥子底下。翰武知道枪这东西,别 人是不能碰的,还要放在自己够得着的地方。 童玉敏对翰武的举动并不感到惊讶,但也知道了翰武其实是一个粗中有细的 人,在激情时也有这么高的防范意识!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打扰两人的情绪,相互间连扒带扯地都脱了个精光! 童玉敏不仅阴毛浓密,腋下也黑毛丛生,连乳晕上都覆盖着一层淡黑色的绒 毛! 翰武把鸡巴凑到童玉敏的嘴边,一只手放在她的下身,拨开肉嘟嘟的小阴唇 一摸,下面已经湿的是一塌糊涂。 童玉敏一看到翰武的鸡巴,眼睛里就射出了光!这个大家伙比她预想的还要 长,还要粗,还要硬! 她爱惜地用双手把玩着,来回撸动着,惊喜的差点掉出眼泪来! 她还是想好好看看这个大宝贝,可下面已经已是水漫金山,痒得难受!她张 开大嘴,一口就把鸡巴含了进去,费力地吸吮了几下。觉得鸡巴已经沾满了唾液, 足够润滑了,就吐了出来!然后高举双脚,抬起屁股,迫不及待地等着翰武来插 入! 童玉敏的大阴唇绵软肥厚,小阴唇细长鼓胀,连细小的褶皱都伸展开了。看 着晶莹滑润,鲜嫩可口。 看的翰武有点眼馋,本想低下头去吃一口,可发现随着屄里阴肉的翻滚,一 股白色粘稠的淫水已经淌了出来。 他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直接把龟头放到了屄口,来回蹭了蹭她的小阴唇。 童玉敏呼呼地喘着粗气,满心期待地等着那大鸡巴的插入。见翰武还在逗弄 不进,她伸手抓住翰武的鸡巴就往自己的屄里硬塞! 翰武知道这个女人实在是饥渴的太久了,不想再这么她了。于是,顺着她的 劲儿,一下子便全根没入! 童玉敏「嗷……」地一声大叫了起来,感觉是异常的舒服和兴奋,而不是痛 苦!跟着全身开始哆嗦,连屄里都一收一缩的,夹得翰武很是舒服。 翰武也觉得奇怪,看她的外阴并不很黑,比一般生过孩子的女人要鲜嫩的多。 可一使劲整个家伙居然「噗嗤」一声,一贯到底,没留余地!看着童玉敏的陶醉 回味的表情,翰武知道自己遇到对手了! 可这也倒省了事儿,不用一点一点地试探了! 于是,翰武几乎整根拔出,又整根插了进去!然后加快速度,「咕唧……咕 唧……」地抽插起来! 纵使童玉敏屄深肉软,但毕竟里面空旷了太久,还是被翰武的大鸡巴又杵得 酸胀难受! 她急出着气儿,嘴里「哦呀……哦呀……」地叫着,像是被热粘糕烫到了舌 头一样! 翰武一看就缓了下来,趴到她宽阔厚实的身子上,开始有节奏地进进出出! 童玉敏舒服地欢叫起来,两条大粗腿也不自觉地盘到了翰武的腰上,两只大 脚丫交叉在一起,牢牢地将翰武锁住! 她不想翰武的动作太过猛烈,她要细细地品味这大鸡巴带给她的美妙快感! 翰武嘴里咬着她的大乳头,屁股暗自用力,幅度虽小,但撞击有力,还不停 地去压磨她的阴蒂。 童玉敏人高马大,屄里也宽阔,但阴道的弹性很好,像小孩的手一样不断地 抓捏着翰武的鸡巴! 翰武肏的性起,借着屄里潮水般涌出的淫水,又突然加大了马力。 童玉敏「嗷……嗷……」地嘶吼起来!这花心、阴蒂同时遭受到强烈的刺激, 让她心魂出窍,全身过电!几年来积聚在身体里的欲望,像洪水找到缺口般的咆 哮而出! 也就只有五六分钟,她就开始哆嗦起来! 由哆嗦很快就变成了振颤,甚至颠得连翰武都随着颤抖!幅度之大,把翰武 也吓了一跳! 童玉敏「啊……啊啊……」地不停淫叫着!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惊 人刺耳! 还好这村部是独门独院,要不然会把旁边的村民都惊扰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童玉敏的高潮才过去。她睁开迷离的双眼,眼角竟然带着泪 花! 这种幸福来得太快太突然,她一时还没清醒过来。就像一个饥肠辘辘的人, 一口吞下去一大块肥肉,虽然解馋,但一时也难以消化! 见翰武低头看着自己,她也羞得是满面红霞。 翰武心想:「看她平时的做派像个爷们一样,可此时却是如此地妩媚娇羞。 看来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样,只有在男人身下才会露出女人该有的本性!」 屋里热,炕上更热,两人都全身是汗。 翰武没想到到这么快就驯服了这匹高大的母马,心里很是得意。他抽出鸡巴, 平躺到了炕上。还故意晃了晃那湿漉漉的,像小钢炮一般挺立的鸡巴。 童玉敏饥渴已久,刚才的高潮只能算是饭前的开胃汤。又加上体力充沛,当 然不甘示弱。她一骨碌爬起来,便蹲在了翰武胯间。 她用手扶着鸡巴,对准屄口,慢慢地坐了下去。阴道里面有点发涩,她只好 先小幅度地起落了几下。 翰武伸手抓住了她的两只乳房,用力地握了握,那滑腻的乳肉都从指缝中溢 了出来。童玉敏竟然没有不适的感觉,反而闭着眼睛「喔……喔……」地呻吟了 几声。 虽然乳房被抓捏的生疼,但童玉敏却感到很是刺激。她和那个柔弱温顺的丈 夫待得太久了,此时的痛,对她来说也是一种难得的快感! 乳房传来的痛感,也激发了她的性欲。她抬起肥硕结实的大屁股,一下一下 地把翰武粗大的鸡巴套进屄里!由慢到快,由浅入深,直至「啪……啪……」地 击打出声! 翰武也配合着她的动作,每当童玉敏的屁股下坐时,他就向上一挺,两人的 性器便严丝合缝地镶嵌在一起,没有一丝的空隙。 翰武所经历的几个女人中,童玉敏是第一个被他的鸡巴全根插入,而脸上没 有异样表情的人! 每次撞击,鸡巴都会碰到她屄里面那个有弹性的肉疙瘩。倪静曾经说过碰到 那儿会很麻的难受,而且会很疼,只有要高潮时,才会有强烈的快感! 既然棋逢对手,当然就会有一番尘土飞扬的搏杀! 于是两人一挺一坐,撞击处白浆翻涌,啪啪作响。 翰武心想幸亏自己喝了酒,鸡巴不是那么的敏感,否则真的会被她坐出精水 来! 插了几百下,两人都累得是气喘吁吁,满身流汗。 翰武看着童玉敏粗壮有力的大腿,突然想到了一个姿势。于是,把她拉起来, 顺势搂起了她的一条大肥腿。童玉敏失去平衡,赶紧搂住了翰武脖子,两人便面 对面地紧贴在一起。 翰武把着鸡巴找准了屄口,腰一用力,「噗嗤」一下就插了进去! 童玉敏第一次用这个姿势,觉得新鲜又刺激,忍不住又大声浪叫出来! 翰武之所以对这个姿势感兴趣,是看到童玉敏身高腿粗,支撑有力。 他和倪静也这样干过,但倪静比他矮了十几公分,需要翘着脚或站在高处, 两人才能都使上劲。 和童玉敏用这种姿势确是很匹配,翰武不用屈膝,就能自如地插入拔出。 他一手托着童玉敏硕大肥嫩的屁股,大鸡巴「呱唧……呱唧……」地快速在 童玉敏的屄里进出! 这个新奇的姿势兴奋得童玉敏乳房乱颤,淫叫不止,屄里的淫水都顺着鸡巴 淌到了翰武的大腿上! 插了一会儿,童玉敏就有点支撑不住了。不是她的腿没劲儿,而是屄里传来 的阵阵快感让她大腿酸软,站立不稳。 这个姿势,翰武的鸡巴虽不能像刚才那样直抵花心,但那大龟头却有力地刮 擦在童玉敏的阴道壁上。 那又麻又痒的感觉立刻通到了大脑,刺激的她都差点尿了出来! 她边「啊……啊……」地叫着,边用力推开了翰武,一屁股就瘫倒在了炕上! 翰武正插到兴头上,那里会给她喘息的机会! 他双手搂住童玉敏的大腰板,向上一提,便让她跪在了炕上,随即便从后面 插进了她的身体! 他知道干这样的女人不需要什么节奏和章法,要的就是速度和力度!驯服一 匹烈马,就得一次把它折腾得筋疲力尽,那样以后才会服服帖帖的听你的话! 翰武拽过童玉敏的一只手,下身用力狂风暴雨般地猛插起来! 童玉敏呜嗷呜嗷地大叫着,似是痛苦又似是享受。嘴里也开始恨恨地叨咕道 :「啊……你要肏死我啊!你这个大驴鸡巴!」 翰武一听这话就更来了精神,他一边大力抽插着,一边拍打着童玉敏那富有 弹性的大屁股! 「啪……啪……」的声音甚是响亮,很快屁股上就出现了红红的印迹! 翰武越是用力,童玉敏就叫的越欢,声音也越低沉,仿佛是在发泄心中的怒 火一样! 翰武还是头一次经历这样的女人,不过倒也很合乎他的胃口,他还从没有这 样大开大合,毫无顾忌地去肏一个女人! 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手上拍打的力道也逐渐地在加大! 童玉敏的叫声也更加地低沉骇人,她的嗓子里像被什么东西塞住一样,呜噜 呜噜地闷嚎不止!就如十冬腊月里的西北风,低沉骇人! 她的屄里也剧烈地蠕动收缩起来,想一根根的触角缠绕着翰武的鸡巴! 童玉敏终于坚持不住了,她浑身抽搐着瘫软下去! 翰武赶紧用双手搂住她的胯部,又狠命地抽插了几十下,才拔出鸡巴把精液 射在了她的屁股上! 童玉敏在意识朦胧中,挣脱了翰武的束缚,调转过身子,张口把翰武的鸡巴 就含在了嘴里! 她想品尝一下这久别的精液的味道,这浓浓的男人的味道! 那黏糊糊的鸡巴被她吸了又吸,不管是剩余的精液还是自己的淫水都咽到了 肚里! 翰武还是第一次享受到如此待遇,舒服得他「喔……喔……」地呼着气! 当整根鸡巴都舔得干干净净时,童玉敏才又无力地躺到了炕上。翰武也像是 泄了气的皮球,随着倒了下去! 屋里平静下来了,可蹲在窗外的一个人却紧张得几乎挪不动步了!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