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家的风情艳史】(29-30)

 
【隋家的风情艳史】(29-30) 作者:139461 2015/04/06 发表于:SexInSex.net   (昨天才发现原来版主给文章加了引号,这让我很是羞愧啊!文章没有用引 号,是我感觉大致还能看懂。最重要的,是为了图省事!为了不再麻烦版主,也 为了意思表达的更清晰些,以后都会加引号!我把前面的也都加了引号,前30章 做了一个汇总,大家如果感兴趣,可以去下载。   我也粗略地看了一下前边的内容,感觉是错误连连。最严重的是人称、名字 有的前后不一致。“刘玉梅”在出场介绍时给打成了“隋秀梅”,还有“她”和 “他”也有用错的地方!希望大家谅解!   有朋友可能发现了,前几章中的“俺”“爹”“娘”之类的话,后面都改成 现用语了。这主要是为了有点现代感,读起来没有那么大的年代差距!   不知不觉也写了快10万字了,衷心感谢大家的支持!现在工作也逐渐忙了起 来,更新速度会慢下来。不过,如果哪天真的没时间写了,我也会把人物的结局 给大家做一个交代!毕竟还有一些朋友在回帖,在追着看!这里就不提名字了, 一并表示感谢!   好像不能说清明节快乐,那就祝大家除了清明节,都顺顺当当的!) --------------------------------------                  第二十九章   一听这话,玉梅就更加感到羞臊了!   她知道翰武是在故意调弄她,自己的阴部就明晃晃摆在他的眼前。长了多少 根阴毛都差不多能数得清楚,那么明显的一个痦子还用找?   她不停地晃动着大腿,来表达自己的羞愤。可刚动了几下,便随着“啊……” 地一声大叫,大腿就停在空中不动了!   原来翰武热乎乎的大嘴把她的大小阴唇都裹了进去,还咕囔咕囔地咀嚼起来 ,像是在吃一块肥的流油的红烧肉一样!   玉梅是又惊,又怕,又舒服!   便颤声说道:“好哥哥,千万……千万别咬啊!”   翰武松开嘴,不屑地说:“带着毛呢!我才不愿意吃呢!”   玉梅气得就要骂翰武两句,可刚张开嘴,就“呜……呜……”地呻吟起来!   阴蒂传来的刺激性的快感,把她的话给憋了回去!   伴随着翰武吧唧吧唧的舔舐声,那种麻麻的,痒痒的,无法抑制的快感,就 传遍了她的全身!   这种舌头舔舐带来的快感,和自己用手抚摸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可还没过足瘾,翰武就站起身来!   玉梅知道他要持枪上阵了,关键的时刻即将来临!看着翰武怒挺着的粗大鸡 巴,她是又期待,又有些害怕!她觉得那个大龟头就能把阴道给撑破了!   她细声哀求道:“好哥哥,你慢点行吗?我都好久没那个了!”   翰武嘿嘿笑着说:“妹子,没事儿!我有准头儿!”说罢,便把鸡巴顶到了 玉梅的屄口,拿龟头沿着屄缝上下蹭了几下,便慢慢地往里推去!   刚进去了半个龟头,玉梅就觉得阴道口被胀得酸酸的。虽然不太疼,但也十 分难受。   翰武也没想到玉梅的屄会这么狭窄,感觉进去很是费劲。   心想:“她都生过孩子了,咋里面还这么紧呢!难道真的是人瘦屄紧,马瘦 毛长!”   他知道这时候,跟人钻栅栏一样!只要脑袋进去了,身子就没问题了!   翰武一边把鸡巴往里蹭,一边说:“妹子,你挤得哥脑袋生疼!你就不能把 门开大点儿啊!”   玉梅一听,生气地说:“门就这么大,进不去,就赶紧滚!”   翰武嘿嘿地傻笑说:“那我就滚了,要不头都挤扁了!”   说着真把鸡巴往外抽了抽!   玉梅以为他真的要撤出去,放松地长呼了一口气!   趁着她放松的瞬间,翰武使劲一挺,鸡巴便破门而入!   玉梅发出喔……地一声低叫!   “你个死翰武,进去也不先打个招呼!”她呼了一口长气,娇骂道。   其实,鸡巴进去后并没有她想像的那么疼!毕竟她都生过孩子了,阴道已经 撑开了。只是觉得自己那么瘦,而翰武的鸡巴看着那么粗大!心里紧张,肌肉自 然也绷紧了。   翰武看她还和自己调笑,就知道没事儿了!   “自家人,打啥招呼!”说着,鸡巴也在屄里慢慢地抽动起来!   开始觉得有点涩涩的感觉,后来就顺流多了!   玉梅也慢慢来了感觉,“啊……啊……”的呻吟声也逐渐大了起来!   翰武两手抬着她的大腿,鸡巴快速地挺进拨出!   但他不敢进的太往里,他听过一句话:男胖阳短,女胖阴深!   玉梅这么瘦,他还真担心把她插疼了!   但随着屄里淫水的增多,鸡巴插得也越来越深了!   玉梅的快感里也不时地夹杂了一丝痛苦!她知道翰武的鸡巴杵到她的子宫口 了。   正应了那句话:不怕短粗,就怕细长!   而翰武的鸡巴,恰恰是又粗又长!   于是,翰武奋力地往前插,玉梅就一点一点地往后里挪。可挪着挪着,就被 翰武给拽了回来!   就这样插了五六分钟后,玉梅支起了上身。看着翰武的鸡巴快速进出的景象 ,娇滴滴地呻吟道:“哥啊,你插……插……的太深了!”   此时的玉梅脸上已有了一层细细的香汗,两腮通红,半闭着眼睛,呻吟不止!   看得翰武更加地兴奋了,两只大手托着玉梅的大腿根,鸡巴向阴道的上方猛 刺。   这样自己可以尽情地抽插,鸡巴进入的也不会太深!   玉梅被插得有点眩晕了,龟头刮擦阴道壁的强烈快感让她浑身发颤!   两人正玩得性起,玉梅感觉就要到达高潮时,走廊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他俩都同时停了下来,对视着,聚精会神地听着。很快就听到了不远处的关 门声,两人才长舒了一口气!   玉梅赶紧小声说:“哥,把灯关了吧!”   翰武点点头,又低头看了看插在屄里的鸡巴,一副不舍得拔出来的样子!   其实,玉梅也不愿意翰武拔出去,现在屄里正是痒得难受呢!   翰武稍一停顿,就马上俯下身子,对玉梅说:“搂住我脖子,我抱你去!”   玉梅既觉得新奇,又有点担心。   疑惑地说道:“能行吗?你的身体……?”   “没事儿了!来吧!”翰武语气肯定地说道。   玉梅小心翼翼地把手环上他的脖子,温柔地说:“可别逞强,不行就……!”   还没说完,翰武的两只大手掌就托起她的两瓣小屁股,腰一用力,便站了起 来!   吓得玉梅死死地搂住翰武,双脚也紧紧地盘在他的腰上,连大气都不敢出!   翰武站起来,没有去关灯。而是捧着玉梅的屁股,上下颠动,鸡巴又在玉梅 的屄里抽插起来!   玉梅被翰武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紧接着屄里便传来了异样的快感。这种 快感随着鸡巴在屄里的竖直穿插,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加剧!这快感里有惊奇, 有恐惧,有刺激!所有这些交织在一起,让玉梅彻底疯狂了!   翰武抱着玉梅一口气接连抛了二三十下!   玉梅的身体开始哆嗦起来,呼吸也似时有时停!   翰武知道她要高潮了,更加卖力地颠荡起来。他托着玉梅的屁股,上举下送 ,粗大的鸡巴几乎要贯穿了她的身体!   没一会儿,玉梅就低声浪叫起来:“不行了,不行了!啊……我要……了!”   翰武这才停了下来,感觉玉梅像打摆子一样地颤抖着,屄里也剧烈地收缩着!   伴随着她的抖动,翰武觉得顺着大腿有一股暖流淌了下来!   玉梅居然尿了!   翰武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呵呵地乐起来!   玉梅也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儿,羞得无地自容,直用小手拍打翰武的后背!   翰武抱着玉梅乐颠颠地走到墙边,逗着玉梅说:非要闭灯吧!吓尿了吧!还 闭不闭了?   玉梅用劲全力,彭彭地打了翰武后背几下。抬手把灯关了!   翰武又抱着玉梅坐到了床边,玉梅的屄里仍然夹着翰武的鸡巴。她把双脚放 到了床上,感觉踏实多了!   此时屋里一片黑暗,但她仍然把脑袋放在翰武的肩膀上,不敢面对他!   两人就这样搂抱了一会儿,玉梅渐渐地从兴奋羞怯中缓了过来!   她松开翰武,抬起头,捋了捋凌乱的头发,发现前额的头发都被汗水浸湿了!   翰武用嘴拱了拱,便把玉梅的一个乳头含了进去!   吃完了一个,又去吃另一个,还发出兹兹的吮吸声!   玉梅摸着翰武的头,柔声说:“累了吧,到床里躺一会儿吧!”   翰武点点头,然后双手支着床,慢慢向里挪蹭。玉梅也移动双脚,跟着翰武 的节奏。两人就这样下身相接地到了床中央!   玉梅把嘴贴到了翰武的唇上,就势让他平躺下去。   翰武曲起腿,双手抚摸着玉梅的小屁股,鸡巴又小幅度地抽动起来。   玉梅伸出细长的舌头,来回轻舔翰武的上下唇。把翰武的嘴唇撩拨得麻麻的 ,痒痒的!当玉梅的舌头又一次掠过时,翰武突然张开大嘴,一下子就把她的舌 头含在了嘴里。他也学着玉梅的样子,把自己大舌头在玉梅的舌尖上不停地涮弄! 玉梅想缩回来,可被翰武紧紧地裹住不撒口。   玉梅的舌头都被他裹得发麻了!见翰武死活不松开,情急之下,就朝翰武的 胳肢窝挠去!翰武痒得“嗷……”地一声,嘴立刻就松开了!同时,腿一伸直, 鸡巴也从屄里掉了出来!   翰武又曲起腿,想把鸡巴再插进去。可他向前一顶,玉梅也向前一窜,鸡巴 几次都落了空!   玉梅也不理他,就在那里气呼呼地喘着,不时地活动着舌头!   之后还把手向后握住翰武的鸡巴,在自己的屄口来回摩擦,可就是不让它进 去!   翰武赶紧讨好说:“好妹妹,让我进去吧!要不,你也咬咬我舌头!”   玉梅嘟着小嘴,恨恨地说:“我才不咬呢!一嘴的哈喇子!”   “那咋办,你说吧!”翰武哀求道。 -------------------------------------                  第三十章   “那……那你管我叫点好听的!”玉梅想起了那晚倪静对翰武的称呼,觉得 好刺激,她也想试一下!   翰武就好妹妹、姑奶奶、小祖宗的一通乱叫!   可玉梅就是不答应!   翰武实在没办法了,就说:“那叫啥?总不能管你叫妈吧!”   “唉!好儿子!”玉梅痛快地答道。   翰武这个气啊!心想怎么和倪静一样,都有当妈的瘾!   玉梅接着说:“儿子,再叫一声!要妈干啥?”   说完,还使劲地撸了撸翰武的鸡巴!   翰武没办法,只好说:“妈啊,我想把鸡巴放你屄里,行不?”   玉梅一听,脸立刻就红了起来!她还是不太习惯这种类似乱伦的刺激!可事 已至此,也只能硬撑着了!   于是,小声说道:“儿子,妈……妈让你进去!”说完,就向后把翰武的鸡 巴坐了进去!   经过刚才的言语刺激和对屄口的摩擦,她的欲望又重新燃起了,屄里的淫水 也渗了出来。   没等翰武发力,自己就把双手支在翰武的脑袋旁,前后套弄起来!   翰武也配合着她,开始上下挺动!双手也握住她的乳房,揉捏把玩。   一时间,屋里就响起了淫声浪叫。   插了三四十下后,玉梅直起了身子,立起双腿,两只手往后按在翰武的膝盖 上,疯狂地颠坐起来!   翰武把着玉梅的小腿,屁股离床,也使劲地把鸡巴朝屄里冲!   玉梅是半坐在翰武的大腿上,鸡巴不能完全进到底!她也不担心会刺痛子宫 口了,就加大套弄鸡巴的力度!   肉体相撞的“啪……啪……”声,玉梅“啊……啊……”的呻吟声,翰武 “呼……呼……”的喘息声,充斥屋里,不绝于耳!   玉梅还从来没有这样主动,这样疯狂,这样地放浪过!也知道了为什么倪静 会叫唤的那么大声!   听着从自己屄里传来的咕叽咕叽声和翰武的呼哧呼哧喘息声,她渐渐地陷入 了忘我的状态!   翰武怕玉梅累着,就用两掌支住她的大腿根,让她处于悬空状态。自己则快 速地挺动屁股,鸡巴像织布的梭子一样,飞快地进出阴道!直插得淫水横飞,屄 肉翻滚!   玉梅一动不动地享受着,体味着这欲仙欲死的滋味,嘴里呻吟声几乎变成了 呜咽声!   翰武一连飞速地挺动了几十下,慢慢地停了下来。两人都累得够呛,一起呼 呼地喘着!   玉梅腿一软,又趴到了翰武身上。   “妈,儿子肏的你舒服吗?”翰武半清醒,半迷幻地问道。   玉梅也不矜持了,在翰武的耳边说道:“舒服死了!儿子的大鸡巴就是厉害 ,肏的妈都快要泄了!”   翰武一听,又来了精神头。抱住玉梅一个翻身,整个人就压到了她上面,接 着鸡巴又快速地抽插起来!   玉梅的腿收拢着,鸡巴插得并不深,翰武就毫无顾忌地全力抽插!   虽说插的浅,可每一下都摩擦到了玉梅的阴蒂。   那种酥酥过电般的感觉,让玉梅头皮发麻,心颤不止!   没一会儿,就觉得屄里发痒,身体发飘!   抱着翰武呢喃道:“快,儿子!妈又要泄了!”   翰武一听,却逐渐慢了下来!   玉梅此时屄里正像万只蚂蚁爬行般的难受,感觉翰武要停下来,赶紧哀求说 :“好儿子,别停!妈里面痒的厉害!”   翰武呼呼地喘着粗气,说道:“哪儿痒啊?我给你挠挠!”   气得玉梅都想把他给吃了,可嘴里却柔声说:“是……是妈的屄里痒,好儿 子,你就快点吧!”   翰武不依不饶地说:“那你也得说点儿好听的!”   玉梅没办法,只好说:“你想听什么啊?”   翰武嘿嘿一笑:“那得叫我爸爸!”   玉梅一听,就打了他两拳!想不说,可屄里又是没着没落的!   只得小声嘟囔道:“好……爸……爸,快点肏我吧!”   翰武也“唉”地答应了一声了!然后才加快速度,使劲地做最后的冲刺!   两人都已是强弩之末了!没插多少下,就相互嘶喊着,哆嗦到了一块儿!   玉梅的高潮时间持续的更长些,一直在不停地抖动。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 来。   翰武见状赶紧翻身下来,他知道女人通常都会找后账的!   他刚才逼着玉梅叫他爸爸,难保一会儿她清醒了,不找他麻烦。   翰武还讨好地找了两张纸,垫到了玉梅的屁股底下。然后站到窗户边,藉着 亮光卷了一颗烟,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   烟还没抽一半儿,就见玉梅慌慌张张地下了床。蹲在地上,用纸擦着下身。   擦完后,又光着屁股倒了一盆水。   之后,把翰武叫过来,让他蹲在水盆上。玉梅把他的鸡巴及卵袋仔细地洗了 一遍,自己也清洗了一下。收拾妥当后,二人才上床睡觉。   玉梅躺在翰武的怀里,翰武摸着她的小屁股。两人都没有说话,他们都不知 道该怎样面对未来的生活!   第二天一早,两人吃完早饭,便赶着车出了车店。   刚出车店一拐弯,就听后面有人喊道:“站住,检查证件!”   翰武一愣,手也勒住了缰绳。两人扭头向后看去,只见一个身着警察制服的 男人向他们走来!   翰武不由得紧张起来,看了看玉梅。   玉梅扭过头对翰武说:“应该是自己人!”   翰武有些疑惑地看着她,没说话。   玉梅小声说:“听声音,是那天送我和你接头的那个警察!”   翰武回忆了一下,说:“好像是有点儿像!”   那人走到车跟前,说道:“把证件拿出来!”   玉梅和翰武分别从兜里把证件掏出来,递给了他!   那个警察一边仔细查看,一边低声对玉梅说道:“是四哥让我来的!”   看了一会儿,就把证件还给了玉梅。   玉梅接到手里,就觉得不对。但也没迟疑,马上装到了兜里。   那个警察又检查了一下翰武的证件,挥了挥手说:“走吧!”   车一启动,翰武就佩服地说:“你还真厉害,一听声就知道是谁!”   “小武,拐到右边的小道里!”玉梅语速很快地说道。   翰武听她的口气就知道有事儿,“嗯”了一声,就把车赶到了右边没人的巷 子里。   车停下后,翰武跳下来,装作整理马鞍的样子,四下里望着。   玉梅从兜里把证件拿出来,发现多了一张车票和一个小纸条!   她飞快地扫了一眼,就把纸条放到了嘴里!   然后对翰武说:“小武,送我去车站!”   翰武一愣,但也知道自己不能多问,便赶车奔向长途汽车站。   到车站后,翰武给玉梅买了一些吃的,又把剩下的钱都给了她。   两人默默地坐了一会儿,谁都没说话。都不知道这一别,是否还有相见的时 候!   也都知道这样也算是对二人的一种解脱!否则回去后,他们还真不知道该怎 样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不多时,玉梅站起身,冲翰武笑了笑,说道:“我该走了!回去和家里人说 我去哈尔滨上班了!让姑父、姑妈保重身体,以后我会去看他们的!你和嫂子好 好过,照看好几个孩子!”   看着翰武没落的神情,趴到他耳边说:“傻儿子,妈走了!回来给你买糖吃!” 说完,就跑进了车站,头也没回!   翰武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玉梅的背影,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眼看着汽车开出了车站,却没看到有人向他挥手告别!只好一个人赶着马车 回了黑泥崴!   车开出好远,玉梅才扭过头向后看去。她仿佛看到了翰武牵着马,在憨憨地 朝她傻笑!扭回头时,玉梅已是满眼泪水!   她平复了一下心绪,静静地思索了一会儿!   她感觉老罗可能出事儿了!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