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一路征服(一、主角模板)

 

              第一章  主角模板

 
  木叶忍者学校,一年的课程已经将近尾声,作为即将毕业的一届,伊鲁卡对
自己班级的学生进行了考前突击。文科的知识不必多说,整个班级能及格的不到
一半,好在只要不是文盲,不影响毕业,作为忍者首要的当然是能熟练使用忍术。
 
  伊鲁卡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已经下定决心,如果不能通过忍术项考试,
坚决不允许毕业,想到这里,他严肃说道:“再有一个月,你们当中就会有人成
为下忍,也有人会留下来继续学习,这是检验这些年修行的结果,我希望你们能
打起精神来,不要松懈,更不要忽视忍术的锻炼。”
 
  看着一群笑嘻嘻的孩子,伊鲁卡不满的指着一个黄头发男孩道:“鸣人,这
次考试你又是倒数第一名,如果一个月后你还是这种程度,就不要想毕业了!”
 
  漩涡鸣人垂头丧气,听到旁边的哄笑声,脸越拉越长,终于转头怒道:“混
蛋佐助,你说什么?!!!”
 
  张悦愕然,自己哪有说过话?看着鸣人张牙舞爪的样子,忍不住鄙视道:
“吊车尾。”看着气的发狂的鸣人,心里居然产生一种奇妙的愉悦感,事实上他
这两天都处于亢奋状态,穿越这种好事竟被他碰上了,还是穿越到最喜欢的火影
世界,顶级帅哥宇智波佐助身上!
 
  张悦前世不是没幻想过,如果自己穿越到火影世界会怎样怎样,但万万没想
到会有美梦成真的一天,更没想到会成为佐助,这起点太高,甚至让他恍惚了一
整天,直到神秘的系统被激活,张悦已经只剩下麻木了。
 
  穿越,金手指,这不是主角模板的常规套路吗?看来平凡了二十几年,连老
天都看不下去了,自己果然是当主角的命啊。
 
  强推系统(已激活):
 
  附带唯一天赋—强推无罪!
 
  效果:当任何女性角色好感度到达(50/100)就可对其强行发生关系,
之后该女性对宿主好感度强制提高(90/100)好感度永不下降。
 
  当前世界- 火影忍者:每推倒一名剧情女性,会视该女性位面之力大小,给
予宿主抽取奖励的机会。
 
  (评价:少年,安心当个推土机吧!没有人会怪你的!)
 
  这个世界真的不是里番吗?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东西,张悦吐槽归吐槽,但
对这个系统没有哪个男人会不爱,就凭他瞬间点下激活的手速,就证明了自己的
本质。
 
  “算了,以后我就做一名安安静静的推土机好了。”
 
  正经来说这系统不可谓不强大,关键是张悦,哦不,佐助所在的木叶,这可
是剧情的主线所在啊,虽然系统说的位面之力解释的不清不楚,但一联系到剧情,
就可想而知了,谁在火影里戏份最多,那么位面之力就大,反之就小,而木叶这
个剧情的中心,戏份多的女性简直满地走。
 
  甚至现在这个班上就有女主角的存才啊!春野樱,当之无愧的女主,从小暗
恋佐助,简直一推就倒,按照位面之力来说,这应该是最顶级的了,那抽取的也
必然是最好的奖品。
 
  老实说,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有种不踏实的感觉,这个世界可不是
法制社会,随便哪个忍者就能杀了现在的他,哪怕在木叶也有根的人虎视眈眈,
万一团藏脑子抽筋,不按剧情套路出牌,那他上哪说理去?
 
  所以佐助非常希望,系统给的奖励是能对提升实力有作用的,不谈安全的问
题,从现实来讲,人家剧情女性实力甩你八条街,你个小瘪三拿什么去强推人家?
 
  难道再按照原著,去陪那一直想要自己身体的大蛇丸住上三年?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伊鲁卡宣布了放学,教室里顿时乱成一团,学生们三
三两两走了,佐助拦住了春野樱道:“小樱,我有件事要你帮忙。”为了不至于
太反常,他的脸色一如往常的冷酷。
 
  啊……春野樱一时愣住了,在她的记忆里,这还是佐助第一次主动跟她说话,
所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既然不愿意就算了。”佐助二话没说转身就走,春野樱惊醒过来,一把拉
住他的手,结结巴巴道:“怎,怎么会呢,佐助君,我很愿意,帮你。”
 
  “是这样,马上要毕业了,我想再补习一下知识,你的成绩最好,所以想你
帮忙。”佐助的成绩一直是年级第一,但他是综合成绩,小樱则是文化课第一。
 
  “是找我,找我来,为佐助君补习?”小樱受宠若惊,心里的第二人格忽然
大叫道:“耶,佐助竟然找我补习,果然是最喜欢我的,井野猪死一边去,本大
爷一定要借这次的机会,抓住佐助的心!!!”
 
  一直从旁偷听的鸣人急忙道:“小樱,不要答应他。”
 
  春野樱仿佛没有听到,头点的如小鸡啄米般道:“当然,当然可以,无论佐
助君让我做什么事都可以,阿诺……什么时候开始?”
 
  “当然是现在。”佐助看着春野樱高达91的好感度,完全不需要强推。
“跟我走吧。”
 
  小樱紧紧的贴在佐助身边,似乎怕他突然跑掉,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教室,根
本没理会鸣人,鸣人砸了一下桌子,大叫道:“可恶的佐助!”
 
  一路走来佐助都没再说话,而小樱也保持失神的状态,不过从她不时抿起的
嘴角,看起来心情不错。
 
  沿着街道一直走向村子东部,来到一片住宅前,这里是曾经的第一豪门,宇
智波一族的世居地,灭门之夜后,这里着实荒废了几年,近来又被村子改造重建
了不少,渐渐有了些人烟,不过还是有大片的房屋空置。
 
  话说佐助从没有缺过钱,村子在收走了宇智波的族产后,也对他进行了补偿,
虽然相对来说不值一提,但于个人来讲绝对是笔巨款。
 
  来到一处占地颇广的房子前,佐助开门走了进去,家里一直请人打扫,干净
自不必说。小樱进屋后就一直小心观察着,似乎有些拘束。
 
  “不用看了,就我们两个人,家人族人都没有了。”佐助淡淡的说道,小樱
心中一痛,她是真的喜欢佐助,见他孤独一人生活着,不由感到揪心。
 
  村子对当年的灭门三缄其口,听过一鳞半爪的村民们也不会对小孩子说这些。
 
  到了家里,佐助就完全没有顾虑了,事实上在知道可以上春野樱的时候,他
的心里就有一团火在燃烧,虽然小樱身子没有长开,但佐助不在乎。
 
  一把抓住小樱的手,将她拉到卧室里,关上房门后,在小樱惊讶的目光下,
直接吻在她的小嘴上,小樱如遭雷击,顿时呆住了,傻傻的任由佐助将舌头伸了
进去。
 
  “佐助亲我了,天啊,我不是在做梦吧?”迷迷糊糊的小樱面对突如其来的
幸福,不知所措,在她少女的梦乡里,偷偷的憧憬的一幕竟然实现了。
 
  佐助一边肆意的在小樱的口腔中翻江倒海,一边上下揉弄着小樱青涩的身体,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移动到了床边,佐助抱着小樱,用力的将她压倒在床上。
 
  当躺在床上的瞬间,小樱意识忽然恢复了,她头微微偏开,躲开了佐助的亲
吻,喘息着说道:“佐,佐助君……不要,不要这样……”
 
  佐助停下了,他直起上身,依然骑在小樱的身上,俯视着身下的女孩,冷冷
道:“你不是可以为我做任何事情吗?怎么,你说谎了?”
 
  小樱好似被佐助吓到了,无助的抽泣着:“我没有撒谎,佐助君,我真的好
喜欢你,也,也可以为你,为你做任何事情。”
 
  “你的心意我收到了。”佐助目光变得温柔起来,轻抚着女孩的脸颊道:
“小樱,把你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吧,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作为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小樱已经对那方面有了隐隐的猜想,对未知的恐惧
是人之常情,小樱带着惧意的眼神,在佐助温柔的目光下,渐渐变得坚定起来:
“如果,如果是佐助君的话……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佐助君的。”
 
  小樱的好感度竟突然增加了3点,到达了94!佐助轻笑,心里那团火燃烧
的更炽烈了,他有些粗暴的脱掉小樱的上衣,然后是裹胸,让那一对刚刚发育,
犹如两团晶莹的小笼包,暴露在空气中,佐助将双手覆盖上去,或轻或重的揉捏
起来,随着他的力道,小樱不时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老实说虽然乳鸽还小,但女孩特有的丝滑娇嫩的肉体,手感非常好。白皙无
暇的肌肤缓缓变为粉红色,仿佛在一块嫩嫩的豆腐上加了染料,微微颤动身躯,
委屈忍耐的表情,都给佐助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刺激。
 
  “这是真的,她真的是春野樱,真人版的,哈哈,如果这是梦,我希望永远
都不要醒!”
 
  稚嫩的娇吟声犹在耳边,佐助将黑色的安全裤完全褪去,接着是凉鞋,如此
一来小樱就完全赤裸了,将她小小的身躯展开,使她最隐秘的部位暴露在眼前。
小樱的胯间几乎光洁溜溜,但不是白虎,阴部上方有一小片粉色的丛林,只是因
为刚刚发芽而不明显。
 
  真的是粉色的阴毛,二次元无奇不有啊,佐助感叹道,顺着丛林往下看去,
是一颗含苞待放的珍珠,与它相邻的是一条浅浅的细缝,精致无比,那条细缝紧
紧闭合着,仿佛不欢迎任何陌生人。佐助越看越爱,但好肉要慢慢吃,所以他抬
起了小樱的玉足,还有着婴儿肥般的小脚丫,因为紧张害怕,一粒粒仿佛豆蔻般
用力的蜷缩着。
 
  佐助仔细舔着玉足,他本就是个足控,这种美足岂能放过,相比成人,小樱
的玉足更显可爱的多,完全是件艺术品,而在他品尝的时候,小樱身躯抖动起来,
连呻吟都大了几分。“很好,脚是她的敏感点。”佐助不急不缓,将两只玉足挨
个舔着,珍珠般的玉趾更不会放过,直到将两只玉足上都沾满自己的口水才罢休。
 
  顺着小腿缓缓吻了上去,在他进攻到终点的时候,小樱的阴户已经能看到隐
隐的潮湿了,佐助一口咬了上去,小樱忽然发出一声尖叫:“不要,佐助不要,
那,那里不干净的。”
 
  佐助充耳不闻,只是细细舔弄着她的小穴,而小樱却陷入失控的状态,她的
情绪明显高昂起来,如果说刚才是在压抑,那当佐助含着阴核的时候,小樱就彻
底崩溃了,她的手扶着佐助的头似乎在推却,纤细的双腿却又缠绕着佐助不依不
舍。
 
  三分钟,佐助已经扒开了她的阴唇,挑逗起穴口的嫩肉,不用说,那穴肉也
是女孩特有的粉红色,晶莹的淫水佐助吃了不少,没有腥臊味,反而有种淡淡的
甜香,用舌头一下下扫动着,小樱颤抖的越快,扫动的就越快,终于,小樱惊声
道:“不,不要,佐助……放,放过我吧……啊,佐助快停下,我要,我要尿了,
啊啊啊,尿了……”
 
  一股清泉忽然从穴洞处涌出,全都涌进佐助的嘴里,小樱的身躯剧烈的打着
摆子,一下一下向上弹动着,泄出了人生第一次阴精,她的双手紧抓着床单,无
神的双目呆呆的直视着天花板,嘴里也无意识的流下唾液,整个人仿佛是个被玩
坏的洋娃娃!
 
  佐助看见这一幕,脑子轰然炸响,在这一刻,他唯一的念头就是,一定要干
死她!
 
  扯烂了短裤,让早就勃起的阴茎脱困而出,佐助瞬间跳到床头,将枕头拿来
垫在小樱的头下,然后趁女孩的小嘴还无力的张着,就狠狠的贯穿下去。
 
  “唔!”小樱刚刚上到天堂,还没等下来,就感觉眼前黑影一闪,接着一根
腥臭的东西粗暴的捅进她的嘴里,直接抵进了喉咙,这一刻瞬间将她从天堂拽落
到地狱!
 
  小樱猛地摇头,双腿也一下下踢动着,佐助恍若未见,只是用手固定住头部,
就开始像操逼一般,次次捅进温暖潮湿的所在,慢慢的变成他上半身趴在床上,
将整个下体坐在小樱的脸上,用腿将她固定住,然后拼命耸动着肉棒,在紧窄的
檀口中寻找最深的地方。
 
  小樱自出生起就没这么痛苦过,窒息的感觉,被大力击打的鼻子与喉咙,纷
纷冲刷她的神经,泪珠断了线一样往流下,好在她知道元凶是谁,没有将那根东
西咬断,她只是紧紧抓住佐助的臀部,似乎在向他抗议。
 
  佐助不管不顾,只是自私的寻找极致的快感,那条滑腻的小蛇终于不再阻止
他的进入了,可以让他的肉棒畅通无阻的进入更为狭窄的喉咙里,小樱的樱桃小
嘴名符其实,包含了他的肉棒后就再无一丝空隙,口腔中好像真空的,充满吸力。
 
  棒身每次出入都有种被箍的酥酥麻麻的感觉,佐助觉得自己就像个贪吃的孩
子,明明已经舒爽的灵魂出窍,还想再寻找更加销魂蚀骨的美好。
 
  不知是快感累计到了极点,还是小樱鼻腔的痛苦声越来越重,佐助决定加快
速度了,湿漉漉的肉棒快速的进出着,仿佛有人鼓掌一般,不断回响着胯下和小
樱的俏脸撞击的声音。
 
  终于,佐助嘶声大喊道:“小樱,全部射给你,给我一滴不剩的吞下去!”
 
  小樱发出一声绝望的闷哼,无数的精华在她喉咙中爆射而出,在压力的作用
下,不少又从鼻孔喷了出来,小樱翻着白眼,停止了挣扎。
 
  佐助大口喘息着,将精液全部射了出去,还不肯走出温暖的洞穴,直到快感
完全过去,才将半软的肉棒拔出,发出‘啵’的一声轻响,他这才注意到,小樱
已经昏过去了,即使他的肉棒抽离,小樱的嘴也没有合上,泪水汗水混合着精液,
被撞击的通红的鼻梁,那副可爱动人的面孔,已经是一片狼藉了。
 
  “都跟你说了一滴不剩,还吐出这么多,这样可不好。”佐助把小樱脸上所
有的液体,全都收拢进她的嘴里。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