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芳的性福生活》(十三)共事一夫下

 

           (十三)  共事一夫下

  过了好一会后,玲姐用力的推开邓龙,把嘴里的鸡巴吐了出来,之后开始大
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泪与口水流了满脸,然后玲姐又一脚把芳芳踢开。

  「你个浪逼还亲……呼呼……不知道我都达到了么!」

  「怎么不知道,逼逼的水那么多,差点呛到我。」

  芳芳一边揉着被玲姐踢到的奶子,一边笑着她。

  「怎么不呛死你个逼养的呢,怎么样,喝饱了没?」

  玲姐说着把逼逼里的跳蛋拽了出来,拿在眼前看了看又塞回逼逼里面。

  「你那么多水怎么喝不饱?都胀到了。你说你怎么流那么多水呢?操,你个
骚逼还想要阿?」

  「因为你家玲姐的浪逼够浪呗!芳芳,大骚逼的逼水好喝么?」邓龙挺着大
鸡巴在一边起哄。

  「你想知道阿,不会自己尝尝。」说完芳芳还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不过眼睛
却是盯着邓龙的鸡巴。

  「小骚货是不是想吃鸡巴了?想吃就过去吃阿,看看你能不能像我一样整个
吃下去。」玲姐一边说着,一支手就握住了芳芳的一个奶子揉搓起来。

  「不能,玲姐你太厉害了。」想想让鸡巴插进喉咙就害怕。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呢?来吧,让我也看看你的本事。」

  「就是,别不好意思嘛,又不是不给你吃,快,来吧!」

  虽然芳芳说不同意,但在玲姐和邓龙的拉扯下,芳芳半推半就的就被按倒在
床上了,其实芳芳自己也很好奇自己可不可也把整个鸡巴含到嘴里,以及鸡巴插
在喉咙里的滋味,真所谓好奇害死骚逼啊。

  芳芳躺在床头,双腿被玲姐坐在了身下,脑袋搭在床沿上,抬眼从下看着邓
龙,恍如窥视天神一般,再看男人的阴部,大大的阴囊几乎垂在眼睛上,其上的
鸡巴显得格外的巨大。

  芳芳的心里有一些紧张,又有一些期待和跃跃欲试,这时邓龙劈开腿骑在芳
芳脸上,顿时,芳芳就被一片黑暗笼罩了,一股浓浓的精液腥骚味吸入口中,这
种味道刺激的芳芳情不自禁的就伸出了舌头,开始舔弄起来。

  芳芳先是用舌头舔弄着邓龙的阴囊,接着又将他的蛋蛋含进嘴里,仔细而又
专注的吮吸起来,芳芳轻轻的用她那湿滑的舌头刮着嘴里的蛋蛋,时而又吮吸着
努力的要把蛋蛋吞下去一般,芳芳用老公教的技巧努力的为男人服务着,爽的邓
龙甚是享受。

  「哦哦……芳芳你的小逼嘴真厉害……嗯嗯……真舒服……啊……比小玲都
厉害了……嗯哦……真爽……」

  「阿龙,你个负心汉,刚给你搞完就说我不行是不是?白给你舔鸡巴了。」

  「哦哦……吃醋了?大骚货……人家的确会舔阿……舒服……再说我也没说
你的质量不高阿……哦真爽……芳芳你果然是老手……嗯……」

  芳芳听到别人的夸奖,心里美滋滋的,更加卖力的舔弄起来,芳芳轮流的把
邓龙的两个蛋蛋含到嘴里,用口水泡着,用舌头舔着,最后把带着骚味的口水吞
下去,再用新的口水浸泡另一个蛋蛋,芳芳就这样乐此不疲的玩着。

  这时,芳芳感觉到自己的腿被分开了,逼逼里那几乎要掉出来的假鸡巴被那
了出去,反正已经没什么感觉了,芳芳也就无所谓了,就在芳芳以为玲姐要把假
鸡巴插进她自己的逼逼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逼逼小阴唇被分开,接着假鸡巴一
插而进,而且是迅速的插到了底。

  芳芳爽的扭动起来,嘴里因为含着蛋蛋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感觉逼逼里的
假鸡巴的龟头插进了子宫一般,有些疼痛,但更多是无尽的刺激,而且鸡巴前端
不停的转动,刮着逼逼内壁,实在是太刺激了,要不是嘴巴在干活,芳芳早就浪
叫起来了。

  「爽吧,小骚货?流了这么多水,真骚!贱货,操死你!」

  说着,玲姐报复似的用手扭动着假鸡巴的底部,加大鸡巴在逼逼里的扫描力
度,只见芳芳的逼逼渐渐被搞的发红起来,淫水也多了起来,玲姐用假鸡巴抽插
起来,发出嗤嗤的声音,大量的淫水被挤压出来,使得芳芳的屁股下面床单湿了
一大片。

  而芳芳也有了要高潮的迹象,都有些顾不上给邓龙服务了,这时邓龙也就索
然无味的退了出来,再看芳芳的脸,额头上全是汗,嘴巴鼻子上沾满了口水,满
脸通红,头发乱糟糟的,有些沾在脸上,如同被人强暴了一般,嘴巴获得了自由
后,开始发出舒爽且勾人的浪叫。

  「嗯嗯……玲姐你插的好深……啊啊……要搞死我了……嗯……」

  「小骚逼,我就是要弄死你啊,你这么欠操,这样操死你不刚好么?对吧,
阿龙?」

  「就是就是,使劲操她,把她的逼插烂,干死她!」

  「嗯嗯……不要……啊……玲姐轻点……哦……轻点搅……嗯嗯……逼逼要
被你搞破了……啊……龙哥……嗯嗯……不要让玲姐插烂我的……逼逼……哦哦
哦……插烂了就没得操了……嗯嗯……」

  「浪逼,就知道让人操,你说你咋那么贱呢?」

  「不让人操就不是芳芳了,昨天晚上操她的时候就说了,是一个欠操的小骚
逼,对吧,小骚逼?」

  「嗯嗯……我不是……不是小骚逼……啊……昨天是你强奸我……呃呃……
酸……哦……轻点……」

  「是么?也不知道早上是谁说自己是个欠操的骚逼,求我操的?再这样说我
就让小玲把鸡巴拔出来!」

  「不要……不要拔出来……呃……操我……嗯嗯……操我……不要停……」

  「操,贱逼,真是欠操,说你是不是欠操?是不是个贱逼?」

  「啊啊哦……操我……我是个贱逼……嗯嗯……使劲……操我的骚逼逼……
哦……不要停……啊啊……爽……爽死了……嗯嗯……操我……啊……逼逼都搅
大了……嗯嗯……」

  「小逼嘴叫的真浪啊,来给我舔舔鸡巴。」

  「嗯……呜呜……啊……玲姐……操死我了……哦……好爽……呜呜……」

  「怎么样?我的鸡巴好吃吧?」

  「呜呜……好吃……呜呜……」

  「好吃就多吃点,骚逼嘴操着真爽。」

  「呜……大骚逼玲姐……嗯……给我亲亲逼逼……哦……逼逼里好多水……
啊啊……给你喝……嗯嗯……呜呜……」

  「小骚逼要求蛮高阿,这么会享受。」

  玲姐说着就把芳芳的小逼豆豆含到嘴里吮吸起来,芳芳说的没错,她逼逼里
全是水,玲姐也不客气直接对着逼逼吮吸着,发出嗤嗤的声音,这让芳芳爽的更
加浪叫起来,同时玲姐自己也被逼逼里的跳蛋搞的有些吃不消,达到高潮后的女
人更容易满足。

  「呜呜……啊啊……玲姐……好酸……难过……呜呜……」

  芳芳还是一如既往的淫声浪语的呻吟着,小逼豆豆被亲的酸酸的很难受,逼
逼则被假鸡巴搅的甚是酥麻,淫水大盛,芳芳都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达到
高潮了,有了高潮的感觉,却又这样一直持续着,总之很爽很刺激,不过尽管这
样,芳芳仍尽量的吮吸舔弄着邓龙的鸡巴。

  不过很快芳芳就有些抗不住了,在长时间的视觉触觉刺激下,芳芳的性奋点
已经到了顶峰,马上就要喷发了,双腿绷的紧紧的,把逼逼努力的向上顶着,喉
咙的呻吟也变得有些沙哑,鸡巴也有些顾不上了,只是偶尔会逮住狠狠的吮吸几
下。

  「嗯……我不行了……啊……好酸……玲姐大骚逼……啊……搅死我了……
呜呜……难过……嗯嗯……玲姐……使劲……啊……操我啊……呃呃……操死我
啊……哦哦……快点……阿……呜呜……要来了……要来了……嗯嗯……」

  只见芳芳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努力的夹紧假鸡巴,逼逼向上拱着,在玲
姐的搅动和邓龙的注视下,芳芳爆发了,在无声的呻吟下,大量的淫水顺着假鸡
巴流了出来,而玲姐则配合着扭动假鸡巴,让芳芳的高潮彻底爆发出来。

  在这几分钟里,芳芳大脑中一片空白,只是身体有节奏的蠕动了几下,便不
动了,但是逼逼里依然翻江倒海一般,在逼逼有节奏的驰张中,如同男子射精一
般,淫水被一下一下的射了出来,而且由于逼逼里的假鸡巴仍不知疲倦的搅动,
刺激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

  在这超长的高潮中,芳芳获得了空前的满足,连芳芳自己都难以置信高潮居
然能维持这么长的时间,或许是因为这种氛围实在是太过刺激了,激发了体内隐
藏的潜质。

  几分钟后芳芳才从高潮的高峰中慢慢缓过来,只见芳芳此时全身如洗,私处
更是一片狼藉,白白的皮肤下透着暗红,眉眼如丝,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而逼
逼里的鸡巴还在搅动着,刺激着芳芳那个饥渴的骚逼。

  芳芳费力的抬了抬头,以为玲姐肯定又要调侃自己了,却发现玲姐紧紧的皱
着眉头,嘴里发出呜呜的低吟,右手将跳蛋深深的塞进逼逼里,明显是一服要高
潮了很享受的模样。在芳芳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玲姐迎来了她这个晚上的第二次
高潮。

  只见玲姐绷紧了双腿,骚逼逼紧紧夹着跳蛋,在玲姐的呻吟下,逼逼下的床
单很快就湿了一片,且有不少的淫水在跳蛋的震动下,飞溅开来,芳芳甚至能隐
约看到她的阴道里变的红红的。

  「小骚逼你看什么看?还没爽够?」玲姐见芳芳盯着她看,没好气的说。

  「浪逼,我看没爽够的是你吧!是不是还想要阿?」芳芳也是毫不示弱。

  「小逼嘴真会说,阿龙操她小逼嘴,看她还能说不。」

  「哈哈,两个骚货真欠操,来吧亲爱的芳芳,看看你能含多少。」

  说着邓龙示意芳芳躺了下来,将鸡巴举到芳芳的嘴边,芳芳看着几乎碰到鼻
尖的鸡巴,只见阴径上青筋凸出,龟头紫黑紫黑,想到一会这个大家伙要插进自
己的的喉咙里,心里就有些紧张,还有些刺激和期待。

  芳芳先是乖巧的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邓龙的龟头,接着张开嘴将其含住,
用舌头在龟头上扫着,很快芳芳就准备好了。

  这时,芳芳只觉逼逼里的假鸡巴被人抽动起来,摇摆震动的鸡巴将淫水震的
飞溅起来,并发出丝丝的淫荡的声音,爽的芳芳发出呜呜的浪叫。

  「阿龙,我们来个前后夹击,操死芳芳这个浪逼怎么样!」

  说着玲姐将手中的鸡巴狠狠地插进芳芳的逼逼里。使得芳芳几乎含叫出来,
感觉逼逼里的鸡巴划过里面的每一个地方,震的阴道内又酥又麻,甚是刺激。

  「亲爱的,我要插进去你的逼嘴了。」

  邓龙轻轻的向前推进着,鸡巴一点点的进去芳芳的嘴巴里,很快芳芳就感觉
到龟头顶到了自己喉咙,喉咙处痒痒的想要干呕,芳芳知道关键时刻来了,如同
阴道第一次被插入,屁眼被鸡巴占领,自己的喉咙也要宣告失受了,虽然这个男
人不是自己的老公,但是芳芳依然非常期待,或者说此时芳芳早已沉浸在肉欲之
中,管他是谁,只要是个男人就好。

  芳芳尽量的将头向后昂着,使喉咙与口腔保持在一条直线上,同时尽量的将
喉咙张开,以便迎接龟头的大架光临,很快芳芳就感到喉咙尽头的龟头开始努力
的向前推进起来,龟头一点点的挤进来,芳芳拼命的想吞咽口水以抵制干呕的冲
动,却发现此时已无法吞咽,甚至也无法呼吸了。

  鸡巴向前推进的非常缓慢,龟头要一点一点的撑开喉咙,很快芳芳就抗不住
了,脸憋的红红的,这时邓龙慢慢的向后推了一步,芳芳立刻吐出鸡巴,发出几
声略带痛苦的干呕,芳芳贪婪的大口喘息着,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眼里的泪
水也禁不住的流出来了。

  「没事吧?是不是很难受?」邓龙关心的问道,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没事,一会就好了,我刚开始也这样,等习惯了就好了。」

  玲姐不等芳芳说话抢先回答。芳芳狠狠地瞪了玲姐一眼,没等芳芳开骂,玲
姐就有了反应。

  「看什么看?本来就是,再看干死你。」玲姐说着把假鸡巴拉出一截,然后
再用力插进芳芳的逼逼里,刺激的芳芳大叫一声。

  「玲姐……你要操死我啊……」

  「是啊,我就是要操死你,谁让你抢我男人呢?」

  「我哪里抢你男人了?明明是他主动的还好?」

  「你要不是个浪货谁主动操你啊?」

  「就是就是,你要不骚我才不上你呢?整天就知道翘着屁股勾引我。」邓龙
在一边附和道。

  「你们……我就骚了,就抢你男人了咋地?」

  「那我就干死你个浪逼。」

  在玲姐的舞动下,逼逼里的鸡巴更加肆虐起来,芳芳索性不理她,逮住邓龙
的鸡巴用力吮吸起来。邓龙于是又开始下一轮的探索之旅。

  这次邓龙先深插一下,再退出来让芳芳有个喘息的机会,再向前插一下,每
次都比前一次深入一点,芳芳感觉到喉咙里龟头一点点的前进,喉咙一点点的被
撑开,芳芳不知道,其实从外面也能看出她喉咙中鸡巴前进的痕迹。

  在一次次的努力和尝试下,鸡巴一点点的消失在芳芳的嘴角,芳芳此时非常
想呕吐,感觉胃里都有些难受了,不过芳芳知道马上就要成功了,再努力的忍一
会就好了。

  终于,在他们的努力下,邓龙的鸡巴完全消失在芳芳的嘴里,浓黑的阴毛触
及到她的嘴唇,两个蛋蛋也打在芳芳的鼻子上。

  芳芳排了拍邓龙的屁股,让邓龙退了出来,再看芳芳满脸通红,大口大口的
喘息着,口水顺着嘴角滴落下来,芳芳还没有意识到从这一刻起,她已经成为拥
有上下三个可完全供男人彻底使用的洞的超级浪货。

  「小浪逼果然够浪,这么快就能将这么大的鸡巴吃下去,以后还得了?」

  「比起你来还差远了,你不早就可以了啊……玲姐……你轻点……嗯嗯……
逼逼被你搞的好酸……哦……呜呜……」

  芳芳的逼逼被玲姐搞的酸的难受,淫水止不住的流下来,无处发泄的芳芳只
好逮住邓龙的鸡巴拼命的吮吸起来,发出了嗤嗤的声音,而此时芳芳上下两个嘴
都被占据着,且嘴里的水水直流,好一幅淫秽的场面,而芳芳却沉醉其中乐此不
疲。

  很快,下一轮的深喉训练就开始了,邓龙摆正了芳芳的脑袋,鸡巴慢慢的深
入,等龟头顶到她喉咙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让芳芳有个准备,然后再开始
进一步的深入。

  由于刚才已经完全插入了,可以说已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所以这一次芳芳
提早做好了准备,当龟头插进喉咙之后,芳芳尽量使得喉咙与口腔保持在一条线
上,同时努力的吞咽着口水,很快芳芳的鼻子就碰到了蛋蛋,芳芳再一次把邓龙
的整个鸡巴裹进嘴巴里。

  这一次邓龙没有轻易的就结束训练,而是让鸡巴在喉咙里待了一小会才抽出
来,目的就是让芳芳的喉咙能慢慢适应鸡巴的深入,邓龙将鸡巴抽到她嘴巴里,
让芳芳喘息一会,又慢慢将鸡巴插到喉咙里。

  这样邓龙可以享受到芳芳口腔的湿热,灵活舌头的舔弄,以及喉咙的紧紧包
裹,当看到芳芳一边忍受着小骚逼里假鸡巴的肆虐,同时还要努力的吞下自己的
真鸡巴,邓龙甚是享受,很是得意。

  而芳芳呢?虽然被邓龙搞的喉咙很难受,不过自己居然能吞下整个鸡巴,芳
芳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来,她完全沉浸在这种成就感中,完全不在意这根鸡巴是
谁的鸡巴,只要是鸡巴,芳芳就要好好表现一番,让男人知道自己还有这本事。

  芳芳尽量的为邓龙服务着,感受着鸡巴慢慢把喉咙撑开的感觉,与此同时芳
芳还用舌头扫着阴茎杆,喉咙处偶尔还发出呜呜的声音,那是因为玲姐还在玩弄
她的逼逼。

  不得不说,芳芳的适应能力真的很强,芳芳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可以适应鸡巴
喉咙里的抽插,当邓龙最后把鸡巴抽离的时候,芳芳只是咳嗽了几声,其他的就
没什么了,倒是逼逼被玲姐搞得是淫水飞溅。

  「嗯嗯……玲姐……你要搞死我了……喔喔……酸……嗯嗯……」

  「小骚货舒服吧?就是要搞死你。」

  「哦……不舒服……酸死了……嗯嗯……要不停的捣才舒服……啊……」

  「要求还蛮多的嘛,这样呢?爽不?」

  「啊啊……好爽啊……喔喔……好舒服……嗯嗯……全抽出来再插进去……
啊……使劲啊……操我啊……嗯嗯……好爽……玲姐……玲姐……喔……舒服舒
服……嗯嗯……」

  芳芳淫荡的昂着头尽情的呻吟浪叫着,感受着逼逼里被抽插的酥麻,大量的
淫水不停的溢出,发出啪啪的声音,只见芳芳的阴部大腿内侧已沾满了淫水,小
逼被操的红红的,从芳芳那高亢的浪叫中不难发现,她已到了高潮的边缘。

  「啊啊……玲姐……使劲操我……嗯嗯嗯……我要……阿啊……操我……呜
呜……」

  「小浪逼,看我怎么操死你!骚货,给姐也舔舔。」

  说着,玲姐就将她的水汪汪的骚逼跨在了芳芳的脸上,芳芳抬眼一看,正赶
上一滴淫水滴落,这等好东西怎可浪费了,芳芳想也没想,抬头张嘴接住那滴淫
水,并顺势含住玲姐的骚逼豆豆,用力吮吸起来,发出嗤嗤的声音,芳芳将大量
的淫水从玲姐的逼逼吮吸出来,吞了下去,满嘴黏黏的咸咸的。

  芳芳的这一系列动作刺激的玲姐不住的呻吟起来,性奋的玲姐更加有力的用
假鸡巴插弄起来,自己逼逼里的淫水也更加泛滥起来,两个人都被对方刺激的淫
声阵阵,一时间满屋子都是她们两个人的叫床呻吟与浪语。

  「呜呜……芳……好舒服……嗯嗯……酸酸的难过……喔喔……把舌头伸进
去……啊……好爽……」

  「玲姐啊……操我啊……啊……使劲操我……呜呜……插进去搅一搅……呜
呜……啊……插的好深啊……嗯嗯……玲姐啊……你要搞死我了……啊啊……呜
呜……」

  「骚逼,我就是要搞死你……哦……舒服啊……小骚逼真厉害……爽……嗯
嗯……我捅……捅死你……」

  「玲姐……你这个大骚逼……还好意思说我啊……嗯嗯……你的骚逼里全是
水啊……呜呜……你说你个骚逼怎么流了这么多的水呢……啊啊……是不是欠操
啊……」

  「啊……我是欠操咋了……嗯嗯……你不欠操干吗这么骚……啊啊……轻点
别咬……你个欠操的小骚货……哦哦……都出白色的了……啊啊……是不是要到
了……呜呜……小骚逼是不是快了阿……」

  「哦哦……玲姐啊……好爽……好舒服……呜呜……操我……操死我……哦
哦……捅到肚子里了啊……子宫被你顶到了……啊啊……玲姐……干我……操我
啊……」

  邓龙站在一边看着这两个赤裸的女人淫荡的表演,心里甚是得意,虽然芳芳
不是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但也是经过了自己的开发,让两个骚货在自己面前互
搞着,相信哪个男人都会有一种成就感。

  此时的芳芳已经忘却了所有,只是沉迷于这种无尽的肉欲中,甚至都忘记了
旁边还有人,只是尽情的享受着玲姐给她带来的快乐,放肆的的呻吟浪叫着,同
时卖力投入的为玲姐服务着,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淫水味道和淫荡的气息。

  「呜呜……玲姐……你的骚逼里的水水真多……哦哦……都呛到我了……呜
呜……」

  「嗯嗯……还不是被你搞得啊……啊啊……好舒服……喔喔……小逼嘴真会
吸……啊啊……我的水水好喝吧……啊啊……」

  「嗯嗯……咸死了……哦哦……逼水你又不是没喝过……喔喔……玲姐……
搅搅……啊啊……舒服……舒服……用力操我……嗯嗯……操死我……啊啊……
爽死了……」

  「小骚逼……今天就操死你……嗯嗯……操死你个小骚货……啊啊……你说
你是不是个骚货……是不是个欠操的骚货……嗯嗯……好舒服……啊啊……舌头
都进去了……啊啊……痒……酸……哦哦……」

  「嗯嗯……玲姐爽吧……呜呜……骚逼啊……逼逼分的这么开……啊……啊
哦……肯定想让人操了……喔喔……玲姐插进去搅一搅……哦……好舒服……啊
啊……操死我了……呜呜……小骚逼快被你插烂了……啊啊……」

  「嗯嗯……今天就是要插烂你的骚逼……啊啊……芳芳……嗯嗯……你说你
怎么这么骚……这么欠操……哦哦……小骚逼……干死你……」

  「玲姐……啊啊……我就是欠操啊……嗯嗯……使劲操我……啊啊……干我
啊……呜呜……我不行了……玲姐……快……用力操我……啊啊……操死我……
呜呜……操我的小骚逼……啊啊……操……呜呜……啊……」

  在芳芳一阵急促的浪叫声中,她把小逼拼命的向上顶着,全身绷的紧紧的,
大量的发白的淫水沿着假鸡巴流出,或许是因为已经达到过一次高潮的原因,第
二次高潮来的非常快。

  高潮后的芳芳全身如洗,由于太性奋,皮肤也投出红红的颜色,全身没有力
气,软软的躺在那,享受着高潮的余温,以及逼逼里假鸡巴带来的酸酸爽爽的感
觉。

  「小骚逼,操的你爽吧?」

  「恩!」

  「你是爽了,我还想要呢。」

  「我没力气动了。」

  「那我怎么办?」

  「让龙哥操你吧!」

  「阿龙,怎么说?」

  「既然小骚逼都说了,那就操你呗。」

  「好,快来操我吧。」

  「来,小逼张开逼嘴,先润滑一下。」

  说着,邓龙挺着鸡巴放到芳芳的嘴边,芳芳乖巧的伸出舌头轻轻的舔弄着龟
头,然后张开嘴将整个龟头含了进去,用舌头在鸡巴上扫来扫去。

  由于此时芳芳是昂着头为邓龙服务,主动权几乎完全不在她这,嘴巴只能被
动的让邓龙抽插着,邓龙当然不会怜香惜玉,他先是慢慢的抽插着,渐渐的将鸡
巴深入,直到龟头顶到芳芳喉咙,芳芳知道邓龙肯定会玩深喉,所以心理早有准
备。

  果然在邓龙几次将龟头顶到她喉咙后,鸡巴再一次深入其中,充血的龟头慢
慢的挤进她的喉咙,尽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芳芳依然被搞的很狼狈,芳
芳只觉喉咙里痒痒的,有一种要干呕的感觉,而且没办法呼吸,感觉都快要窒息
了。

  乌黑的鸡巴毛盖在芳芳的下巴上,好像是张了胡子一样,鸡巴蛋紧紧的贴在
她鼻子上,邓龙把整个鸡巴都插进芳芳的嘴巴里,还不不遗余力的向前顶了顶,
这才慢慢的推了出来,而芳芳则趁机喘口气,迎接下一次的插日。

  邓龙的这一顿抽插,干的芳芳脸红脖子粗,口水都顺着嘴角滴了下来,等邓
龙玩的差不多,再干就感觉是在虐待芳芳了,邓龙才将鸡巴抽离芳芳的嘴巴,然
后在芳芳的注视下,邓龙毫不客气的将坚挺的鸡巴狠狠的插进玲姐的骚逼里,由
于玲姐的骚逼里全是淫水,所以邓龙很轻松的一插到底,同时也将玲姐逼逼里的
淫水挤了出来,挤出的淫水滴在芳芳的脸上,有些直接落到她的嘴里。

  芳芳此时还没有从刚才的深喉游戏中恢复过来,还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对
于这些滴落的淫水也是毫不在意,甚至开始品尝着这淫水的味道。

  邓龙操日玲姐的时候,芳芳的脑袋就夹在邓龙的两退之间,所以只要芳芳睁
开眼就能看到他们两个人的交合,只见邓龙黑黢黢的鸡巴一下一下的插进玲姐的
骚逼中,鸡巴上沾满了两个人的淫水。

  而玲姐的骚逼更是不得了,由于性奋而变得红腾腾的,还有淫水从骚逼逼里
溢出,顺着阴毛滑落,特像一个小母狗在挨操。

  玲姐非常积极的配合着邓龙的操日,每一次抽插时玲姐都把屁股高高的翘立
着,并配合着抽插向后撞击,使得两人的交合处发出啪啪的撞击声,且玲姐从邓
龙的第一下插入,就开始性奋的浪叫起来。

  「啊啊……好爽啊……阿龙……阿龙……嗯嗯……操我……用力操我……啊
啊……好舒服……啊啊……阿龙……哦哦……大鸡巴……操我……啊啊……」

  芳芳被玲姐叫的心烦意乱,心里都有些酸酸的了,而且此时逼逼里的假鸡巴
也快掉出来了,玲姐由于太性奋也顾不上为芳芳服务了,芳芳看着大鸡巴迅速而
有力的插进抽出,小逼里都开始冒水了。

  「啊啊……阿龙……使劲操我……哦哦……插的好深……嗯嗯……操我……
阿龙……使劲操我……嗯嗯……插进去搅搅……啊啊……太爽了……啊啊……」

  「哈哈,爽吧,操死你骚逼,哦,真爽,操死你。」

  可能因为刚才刺激的时间比较长,之间玲姐的的逼逼里很快就出白色的了,
带的鸡巴上也是,看来玲姐真的是性奋了。

  「玲姐,你的骚逼里都出白了,真骚。龙哥,用你的大鸡巴操死这个欠操的
骚货!」

  「必须的,一会操完大骚逼就操你这个小骚逼。」

  「恩,快把玲姐操翻,操我的小骚逼。」芳芳恬不知耻的回答。

  「啊啊……芳芳你个小骚货真他妈的欠操啊……啊啊……阿龙……使劲儿操
我……啊啊……操我的骚逼逼……嗯嗯……好爽……使劲干我……哦哦……」

  邓龙一口气干了一百多下,爽的玲姐直叫,淫水不停的滴落到芳芳的脸上,
而且随着淫水的增多,操逼的声音大了很多,啪啪的声音很大。邓龙扶着玲姐的
腰部喘了几口气。

  「小玲,你说你咋流了这么多水阿?」

  「还不是你操的。」

  「因为玲姐是个大骚逼呗!这还要问。」

  「你不是的?你更是个欠操的小骚逼呢!一会阿龙操你的时候你不流水才怪
呢。」

  「我又没说不流,不过没你丢人就是了。」

  「行了,别再说了,你两都一样,都是欠操,骚逼流了这么多水,操起来不
爽,芳芳张开嘴给我打扫打扫。」

  「我才不要,又不是我流的。」

  「来嘛!一会儿多操你几下,再说等操你的时候,也让小玲给你打扫,行了
吧?」

  「这还差不多。」

  邓龙将沾满了逼水的鸡巴从玲姐的骚逼里抽了出来,惹的玲姐不高兴的扭了
扭屁股,芳芳则乖乖的伸出舌头,开始舔食鸡巴上的淫水,芳芳用舌头一圈一圈
的舔弄着龟头,将上面的淫水舔的干干净净,但是毕竟是躺着头部活动不灵活,
不用尽情的舔弄邓龙的鸡巴,于是邓龙让他俩在床上翻了一下,芳芳趴到了玲姐
上面,这样芳芳就可以尽情的为邓龙服务了。

  芳芳先是用舌头将龟头上的淫水扫食干净,接着用舌头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
舔弄着鸡巴杆上的白白的逼水,芳芳只觉得这些逼水淫液入口,较直接舔弄玲姐
逼里的淫水更咸,味道更重,其中还有股腥腥的味道,不过芳芳喜欢,喜欢这种
味道,喜欢这样为男人服务。

  此时芳芳骨子里的淫贱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她已经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骚
货,不过芳芳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她正专心致志的舔弄着邓龙的鸡巴,全身全意
的为男人服务着。

  芳芳把能舔弄到的地方全部用舌头仔细的扫过,尽量的吞着鸡巴,让龟头顶
到了喉咙出,要不是再进一步干呕的感觉太过强烈,芳芳就来深喉了,芳芳将舔
到的淫水全部都吞了下去,还美名其曰养颜。

  邓龙被芳芳的口交搞得爽的直叫,要不是玲姐开始催促了,邓龙还要继续下
去,芳芳依依不舍的看着鸡巴抽离出去,深深的插进玲姐的骚逼中,接着就传来
玲姐满足的浪叫。

  「嗯嗯……好爽啊……啊啊……阿龙……使劲……喔喔……使劲操我……啊
啊……插到底啊……操我……嗯嗯……骚逼被大鸡巴操的好舒服……嗯嗯……阿
龙……操我……操死我……啊啊……太爽了……」

  听着玲姐的呻吟,芳芳暗骂骚逼,而邓龙直接就开骂了,骚货、贱逼,干死
你!

  鸡巴也狠狠的操日着,发出啪啪的声音。只一会,玲姐的逼逼里就开始淫水
四溅,再一会,芳芳又开始舔弄起邓龙的鸡巴,吞食着上面的淫水逼水,接着邓
龙继续操玲姐。

  当芳芳第三次为邓龙清理完鸡巴后,玲姐已经被邓龙操的不行了,呻吟都变
了声,下身努力的追寻着鸡巴,大量的淫水飞溅出来。

  「啊啊……操我……阿龙……使劲……嗯嗯……我不行了……太爽了……啊
啊……干我……干我的骚逼……啊啊……使劲……快……啊啊……爽死了……喔
喔……阿龙……操我……啊……要到了……要到了……啊……」

  随着玲姐一声长长的呻吟,玲姐的身体开始有规则的抖动起来,每一次的抖
动都伴有淫水流出来,而邓龙则只是慢慢的抽插着,让玲姐慢慢从高潮的余温中
降下来,等玲姐慢慢平静下来后,邓龙才将鸡巴从逼逼里抽出来,芳芳马上想去
舔弄鸡巴,却被邓龙躲开了。

  「这些让小玲舔,你把她的骚逼清理一下吧,里面的料很足。」

  邓龙走到床的另一边,接着就传来玲姐吮吸鸡巴的声音,芳芳不去管这些,
而是舔弄起玲姐那刚刚高潮过的骚逼,芳芳细心的将玲姐阴唇上的淫水舔干净,
然后扒开她的逼逼,将舌头尽量的伸进去,舔弄着其中的淫水,直把玲姐搞的又
是一顿浪叫。

  「玲姐,看把你浪的,逼逼里全是水,真是个啊……大骚逼……啊……」

  芳芳正调侃着,突然逼逼就被热辣辣坚挺的鸡巴一插到底了,爽的芳芳大叫
起来,芳芳喜欢这种真刀真枪的实干,虽然假鸡巴可以无休止的插抽搅动,但真
的就是真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的。

  而且芳芳一个晚上都与假鸡巴打交道,这次终于来真的了,这种被真人操的
感觉刺激的芳芳淫水直流。接下来的事情跟邓龙干玲姐的情况基本一样,邓龙奋
力的操着芳芳的小逼,芳芳则大声的呻吟浪叫,当淫水过多的时候,玲姐就来清
理一番,做着深喉游戏,不同的是芳芳浪叫的更淫荡,水更多,快感来的更快,
只一会芳芳就有些抗不住了。

  「啊啊……龙哥……好爽……嗯嗯……操我……操我的骚逼逼……哦哦……
酸……逼逼里好酸……啊啊……」

  「芳芳你真骚阿,看你还说我不,阿龙使劲操她,把她的骚逼操烂!」

  「啊啊……龙哥啊……使劲操……操烂我的骚逼……啊啊……好舒服……啊
啊……玲姐……你也是个大骚逼……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太爽了……
呜呜……」

  芳芳淫贱的把屁股高高的翘立着,让邓龙狠狠的把鸡巴插进自己的逼逼里,
屁股被撞的有节奏的啪啪直响,芳芳也跟着有节奏的呻吟。

  「小骚货,喜欢阿龙的大鸡巴吧?」

  「嗯嗯……喜欢……啊啊……喜欢龙哥的大鸡巴……操我……啊啊……操我
的小骚逼……啊啊……龙哥……大鸡巴哥哥……操我……嗯嗯……使劲操我……
嗯嗯……操的小逼逼好舒服……嗯嗯……」

  芳芳知道怎么浪叫才能勾起男人更强的欲望,她拼命的迎合,淫荡的浪叫,
配合男人的占有欲,甚至是引导男人的占有欲,让男人在自己身上找到更强的自
信,让男人喷发出更强的能量,譬如现在的邓龙就被芳芳的浪叫搞的性奋异常,
用尽全身的力气操弄着芳芳,恨不得把芳芳操翻操死。

  「芳芳,你个欠操的骚货,操死你,你说你是不是欠操的骚逼?操死你!」

  「嗯嗯……龙哥啊……你好厉害啊……啊啊……大鸡巴哥哥……你快操死我
了……啊啊……小骚货的逼逼被你操的好爽……啊啊……哦哦……鸡巴好大……
大鸡巴……大鸡巴哥哥……喔喔……使劲操小骚逼……啊啊……小骚逼被你操的
爽死了……啊啊……」

  「真是骚逼,芳芳,你说你这么骚愿不愿意让我天天操你呢?」

  「嗯嗯……愿意啊……愿意让大鸡巴哥哥天天操我……啊啊……操我的小骚
逼……喔喔……太爽了……大鸡巴哥哥……嗯嗯……操我……使劲的操我……啊
啊……我要……我要天天让你操……嗯嗯……」

  「那阿亮呢?阿亮怎么办?」

  「嗯嗯……阿亮也天天操我啊……啊啊……你们两个都要……嗯嗯……操我
骚逼……嗯嗯……好爽……啊啊……大鸡巴哥哥……快快……嗯嗯……使劲的操
我……嗯嗯……骚逼快不行了……啊啊……使劲……嗯嗯……」

  「真贱,芳芳你真贱,居然要两个男人才能满足你,真是个骚货!」

  「啊啊……我就是个骚货……啊啊……欠操的骚货……操我……嗯嗯……大
鸡巴哥哥操我……啊啊……使劲……快快……鸡巴好大……啊啊……逼逼被你操
破了……啊啊……」

  芳芳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同时也感觉到逼逼里鸡巴大了一圈,芳芳知道邓
龙马上也要达到了,芳芳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超大号的鸡巴操进去的感觉。

  「啊啊……骚逼我要射了,射进你骚逼里可以么?」

  「嗯嗯……大鸡巴哥哥啊……啊啊……射进来……射到我小骚逼里啊……啊
啊……大鸡巴好大……干死我了……啊啊……我也不行了……啊啊……呜呜……
好爽……呜呜呜……」

  芳芳只觉的逼逼里的鸡巴变的超大,操的自己好爽,一下子就把自己操到了
高潮,同时逼逼里的鸡巴也开始发射,一发发的精液子弹射进逼逼深处,刺激的
逼逼不住的收缩,紧紧夹住里面的鸡巴,逼水也源源不断的溢出,芳芳达到了今
晚最长最性奋的一次高潮。

  邓龙将鸡巴深深的插在芳芳的逼逼里,将浓浓的精液射进去,直到鸡巴变软
才拔出来,无力的躺在一边。

  过了一会后,白白的精液才从芳芳的骚逼里缓缓的流出,而此时的玲姐早已
迫不及待的趴了上去,用嘴巴堵住芳芳的骚逼,用舌头舔着溢出的精液,吮吸逼
逼里面的淫水,如同沙漠里饥渴的路人遇到甘泉一样,将其中可以获得的淫水精
液全部吸进嘴巴里,然后在芳芳羡慕的眼神下,一口吞了下去。

  慢慢的从高潮退下来的芳芳疲惫的躺在邓龙的一边,想到刚才自己淫荡的表
现,心里面对老公充满了愧疚,芳芳自己还在找理由,认为是由于邓龙的强迫还
有玲姐的诱惑才导致自己又被邓龙操的,她还没到意识到自己骨子里是多么的淫
荡。

  芳芳想着想着就想到了刚才是如何的刺激,想到这些,刚才的片刻愧疚就无
影无踪了。

  芳芳忍不住想去摸一下刚才插进自己喉咙里,让自己欲仙欲死的家伙,芳芳
伸手沿着邓龙的肚子一路摸向他的鸡巴,却猛然发现,邓龙的鸡巴早被人捷足先
登了,一只手早就开始撸着鸡巴,芳芳抬起眼一看,原来是躺在邓龙另一边的玲
姐,玲姐看着芳芳得意的笑了笑。

  「小骚货,你也想玩阿?可惜来晚了一步哦。」

  「是啊,想不到玲姐这么早就下手了,真不是一般的骚包阿。」

  芳芳一边说着一边抢着摸鸡巴,实在摸不到了就去摸蛋蛋,总之就是不让玲
姐一个霸占整个鸡巴。

  玲姐哼了一声,直接将头移到邓龙的鸡巴处,开始用舌头舔弄起来,芳芳那
肯轻易认输,立刻也同样凑了过去,一起用舌头舔弄起来。

  只见这两个赤裸的淫荡女人翘着白花花的屁股,趴在男人的鸡巴上,争先恐
后的用舌头舔着,两个人的舌头不停的在鸡巴上打转着,时而玲姐将龟头含进嘴
巴里快速舔弄一番,时而芳芳又把鸡巴含进嘴巴吮吸一番,两人你争我夺互不相
让,有时两个人的舌头舔到同一个地方,舌头就会互搅一番。

  邓龙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鸡巴一会就坚挺起来,因得两个女人又是一阵浪
叫,邓龙抬头看着此时玲姐含着鸡巴快速的套弄着,芳芳则在自己的两退只见舔
弄着蛋蛋,邓龙得意的看着两个女人淫荡的表演。

  这样的玩弄持续不到十分钟,玲姐就抗不住打破了这种平衡,玲姐趁芳芳不
注意,一下子骑了上来,将湿淋淋的阴户对准鸡巴,一坐到底,玲姐舒服的浪叫
一声,便开始不顾一切的上下起伏起来。

  芳芳显然没有料到玲姐会来这一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先机早
就失去了,芳芳恼怒的瞪着玲姐,无奈玲姐看都不看她一眼,只顾自己享乐,这
里只有一根鸡巴,芳芳岂肯让别人独占,可是现在却又无可奈何,芳芳转眼看了
看,直接面对着玲姐骑了上去,然后一屁股坐到邓龙的脸上,将逼逼对准他的嘴
巴。

  「龙哥哥,给我舔逼逼,逼逼好痒。」

  邓龙一时被芳芳的动作吓了一跳,想不到她会来这一手,不过现在他也没办
法,只好用舌头舔弄起芳芳的骚逼来。这下好了,鸡巴插一个,舌头舔一个,两
个女人都没话说了,一时间两个女人的浪叫此起彼伏,只是苦了邓龙了。

  「啊啊……阿龙啊……啊啊……大鸡巴……操我……嗯嗯……逼逼被操的好
爽……嗯嗯……」

  「嗯嗯……骚逼逼被舔得更舒服啊……哦哦……把舌头伸进去了啊……啊啊
啊……好棒……搅一搅……嗯嗯……真舒服……」

  两个人像是要比比谁更骚,谁更淫荡一样,相互较劲,大声浪叫,不过又相
互搀扶,也不知道谁先开始的,两个人开始相互揉挫着对方的奶子,芳芳抓住玲
姐柔软的奶子,用力揉捏着,奶头也拉拽着,同样,自己的奶子也被玩弄着,搞
得两人又是一阵阵浪叫,两人又相互啃吻着,用舌头在对方的口腔里搅动着,分
享这口中的口水以及残留的逼水和精液,一时间这场景要多淫荡就多淫荡。

  只是邓龙坚持不住了,嘴巴鼻子被芳芳的骚逼堵死了,而她的逼逼里又不停
的溢出淫水,搞得他憋的难受,邓龙坚持了一会后,实在坚持不住了,用力将芳
芳和玲姐推了下去。

  「你们两个骚逼真他妈的骚,既然这么欠操,就排好了,一个一个的操谁也
跑不了。」

  说着邓龙让两个女人把屁股高高翘起来,并排趴在床上,将鸡巴插进一个浪
货的骚逼里,把假鸡巴插进另一个浪货的骚逼里,然后快速的抽插起来,插一会
后,再交换着操两个女人。

  就这样芳芳和玲姐变换着姿势让邓龙的真鸡巴和假鸡巴操弄着,一会是并排
趴着挨操,一会是并排躺在挨干,一会又是叠在一起挨日,一会是面对面叠加被
插,一会是69式的玩弄……总之姿势变化多端,刺激无处不在。

  很快芳芳就在邓龙的玩弄下又一次达到了高潮,玲姐也在之后很短的时间达
到了高潮,但邓龙依然生龙活虎的,又狠狠的操日了很长时间,才把鸡巴抽离她
们的骚逼,提着鸡巴放到她们的嘴边,芳芳和玲姐开始抢着吮吸起鸡巴,每个人
只吸几口后,就被对方挤走。

  邓龙此时也到了高潮边缘,芳芳含住他的鸡巴时,邓龙一把抓住芳芳的脑袋
开始用力的抽插起来,这一下把芳芳插的嗯啊大叫起来,邓龙不管不顾一味的抽
插着,大喝一声,鸡巴努射,一股强劲的精液射进芳芳的喉咙里,接着邓龙把鸡
巴从芳芳嘴巴里抽出来,对着两个女人的脸,将精液一下一下的射了过去,芳芳
和玲姐则非常默契的张开嘴迎接这人间美味。

  等鸡巴变软后,芳芳还抢过去,把邓龙鸡巴上残留的精液舔弄干净,芳芳将
所有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吞了下去,再看她们两人,脸上头发上嘴角上都沾满了精
液。

  看着自己的杰作以及她们两个骚货脸上满足的表情,邓龙甚是得意,他知道
从现在起这两个女人肯定离不开自己鸡巴了,特别是芳芳,以后再加以调教,肯
定是个极品浪货,如果说前一次干她,她还不愿意,那这次之后,自己想怎么玩
弄她都可以了。

  芳芳此时倒没考虑太多,只是觉得自己今天早上自己的表现有点过火,或者
说是有点太骚了,不过自己也得到了空前的满足和刺激,芳芳舔弄着嘴巴,品尝
着男人精液的味道,她还沉溺于刚才的刺激中,全然不顾自己被颜射,现在满脸
都是粘粘的精液。

  这一夜还没有结束,邓龙还没有玩够,芳芳的嘴巴小逼还要接着被操,但芳
芳愿意,芳芳喜欢。第二天,芳芳醒来,发现已经快中午了,逼逼里还插着已经
没电的鸡巴,玲姐和邓龙还在熟睡,玲姐的嘴巴里含着邓龙的鸡巴。

  芳芳将假鸡巴从逼逼抽出来,发现以及的逼逼已经红肿,坐都不敢坐,芳芳
忍着疼去洗完澡,换好衣服,邓龙和玲姐才起来,芳芳想到昨晚的淫乱,不觉脸
红起来,而邓龙却毫不在意,直接对芳芳上下其手。

  从这天开始,几乎每天晚上邓龙都来药店将芳芳和玲姐两人玩弄一番,而芳
芳则慢慢的变得更加淫荡起来,有时在白天芳芳都跟邓龙搞在一起,甚至会躲在
桌子底下为邓龙口交,后来邓龙干脆让芳芳和玲姐穿裙子,里面不准穿内裤,只
要有机会,邓龙就掀开裙子玩弄一番。

  这种淫乱的日子一直持续到芳芳老公回家,芳芳从药店搬回自己的家里,晚
上的淫乱活动才宣告结束,白天也收敛很多。

  阿亮出差回来,带了几套情趣内衣,还有几个性爱工具,当天晚上芳芳就穿
上情趣内衣,让阿亮用各种假鸡巴和跳蛋玩弄,直把芳芳玩弄的高潮迭起,不过
高潮后,芳芳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或许就是被别的男人干的那种刺激吧。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