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芳的性福生活》(十一)老板的强迫

 

            (十一)  老板的强迫

  自从跟玲姐的那一夜疯狂,芳芳跟玲姐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两个人在一块什
么话都说,网上聊天的时候两个也不再避讳什么,跟网友聊一些露骨的话,还探
讨甚至比赛谁更能勾引网友。

  而他们连续两个晚上都睡在一起,当然免不了玩一场,这几天下来,芳芳都
有些上瘾了,看到玲姐拿出假鸡巴,逼逼里就开始发痒,就开始流水。

  这天,玲姐说女儿回家了,晚上要回家陪女儿,让芳芳晚上看一下店,到九
点左右的时候就可以关门了,可以回家也可以住在店里。

  芳芳一想都几天没回家了,下午就先婆婆家看了看儿子,等晚上再帮玲姐看
店。

  到了晚上,没什么人来买药,芳芳就跟她的网友聊天,今天是跟一个叫「偷
心小王子」的聊着,这个人也是芳芳的好友,之前聊的也不错,不过所在的城市
很远,是在四川的一个地方。

  「……芳,最近怎么老是有空上网啊?」

  「老公不在家,出差了。」

  「哦,那不是很寂寞?」

  「是啊,很无聊,没什么事做。」芳芳说着就想起玲姐不知道现在在干嘛,
想着想着逼逼就痒了,芳芳想反正也没人,于是就把手伸进内裤里挠着逼逼。

  「……老公一走就寂寞了?欲望很强啊。」

  「是啊,每天都想要呢。」芳芳想反正你在四川,又见不着面,随便聊没关
系,也不怕难为情。

  「……哦,这可如何是好?时间长了可憋坏了。」

  「嗯,憋死了,特想老公骑了。」

  「呵呵,可惜太远,不然我去给你解决一下困难。」

  「哦,怎么解决啊?」

  「你说呢?你喜欢在上面还是下面?」

  「我喜欢在前面。」

  「哦,那姿势插的很深,还可以欣赏诱人的曲线。」

  「还可以摸胸部呢……」

  「嗯,对,一边揉着奶子,一边做爱,感觉一定很爽。」

  「肯定的,每次我老公这样做都很兴奋,弄的我也好舒服。」

  「你老公真性福,好想试试,给你老公口交过么?」

  「有啊,男人是不是都好这一口?」

  「那当然,看着心爱的女人为自己口交,感觉特棒!」

  「切,真不要脸,就知道自己享受。」

  「舔硬了还不是你们爽?」

  「……」

  芳芳跟网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同时翻着网页,浏览着一个小网站,看着
上面男女亲热的图片,全身都开始燥热起来,小逼逼里的水也多了起来,芳芳用
手挠着外阴,时不时的把手指插进逼洞里搅两下,这样不但没解痒,反而使得逼
逼更难受了,芳芳开始有些发浪发骚起来。

  就在这时,药店的门突然打开了,老板邓龙居然来了,芳芳赶紧把手从内裤
里抽出来,同时把网站和QQ聊天画面关掉。

  「……龙哥,你怎么来了?今天玲姐回家了。」

  「嗯,我知道,我就是过来看看,在干啥呢?」

  「没什么事,在聊天。」芳芳心有余悸的说。

  「……对了,阿亮什么时候回来啊?」

  这时邓龙已经走到芳芳的背后,由于芳芳今天穿了一身悠闲装,衣服贴在身
上,勾勒出芳芳诱人的曲线,特别是胸部,看着特别大。

  「……还要十多天吧。」

  「哦,这么多天,那你不憋死了?」邓龙趴在芳芳的靠背上,在她耳边说。

  「……什么啊,我才没有。」芳芳有些惊慌的回答。

  「……切,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回来拿东西了,你猜我看到了什
么?」

  芳芳这下彻底慌了,邓龙昨晚回来过?我怎么不知道,那我很玲姐干的那些
事他是不是都看到了?怎么办,太丢人吧。

  「……那……那又怎么样?你能看到什么?」芳芳还存在侥幸心理,以为邓
龙在骗她。

  「昨晚回来,本来打算拿了东西就走的,结果呢,就听见卧室里有声音,我
偷偷一看,好家伙,好一副春宫图啊,比A片精彩多了,芳,你说你怎么那么骚
啊?」邓龙悠悠的说着,嘴巴都快贴到芳芳的耳朵上了,眼睛一直盯着芳芳的大
奶子。

  「……龙哥……你看到又怎么样?」芳芳有些心虚的说,毕竟这种事情被别
人知道了,谁都很尴尬。

  「嘎嘎,不怎么样,我只是发现原来你这么骚,居然说『操我,操死我!』
啊!」邓龙学着芳芳的淫叫,只把芳芳说的面红耳赤。

  「真骚!所以芳芳既然你这么寂寞,这么喜欢被人操,那我就帮帮你呗。」

  说着两只手一下子就滑到芳芳的胸部,抓住了她的两个奶子,用力揉揉搓起
来,感觉这两个奶子又大弹性又好,手感相当好。芳芳被邓龙的行为吓了一跳,
愣了一下后,立刻反抗起来,一边掰着邓龙的手,一边挣扎着要站起来。

  「……邓龙,你想干什么?快放手,我喊人了!」

  「你喊吧,这么晚了,我保证来人的时候,你身上一点衣服也没有!」邓龙
一边说着,一边抓着芳芳的奶子,把她往卧室里托去。芳芳知道邓龙说的一点都
没错,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都睡觉了,喊了都不一定有人来,可芳芳实在不甘
心就这样束手就侵,不停地挣扎着。

  「……龙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跟玲姐是好姐妹,求求你了。」

  「还是好炮友吧,两个人玩的很爽啊,放你也可以啊,不过你要让我好好玩
玩,就跟你玲姐一样操你。」

  一会工夫芳芳就被拖到了卧室,邓龙一脚把卧室的门踢上,这下好了,就算
芳芳大叫,外人也不一定能听见了。邓龙一下子把芳芳推到床上,把鞋子一脱,
跳到床上骑在芳芳身上,应了芳芳那句:「朋友妻,大家骑。」

  芳芳被邓龙骑在身下,剧烈的反抗着,用脚踢,肚子顶,手锤。

  「……龙哥,放开我,求求你了,救命啊!」邓龙用手抓住芳芳的手腕,用
力掰到她头顶上,使得她胸部大开,邓龙分出一只手来,揉搓着芳芳的奶子。

  「……叫什么叫,骚逼!又不是没被人操过!奶子这么大,摸起来真爽,骚
货,早就想操你了,整天用这对大奶子来勾引我,真爽!」

  邓龙一边说着,一边把芳芳的体恤拉了起来,露出芳芳肚子上白白的皮肤,
和被胸罩包裹着的大奶子,邓龙嘿嘿一笑,把手插到胸罩中间用力一扯,胸罩就
到了他手上,使得芳芳的奶子一下子弹了出来,在邓龙的注视下舞动着。

  芳芳大叫一声,拼命的反抗起来,但是她哪有邓龙的力气大,无论她怎么反
抗,始终被邓龙骑在身上,双手也被牢牢地固定在头顶。

  「……龙哥,不要……不要,求求你放了我。」

  「嘎嘎,放了你?可以啊,你先让我好好操一顿再说,到时候估计你还不想
走呢,骚逼!」邓龙一下子趴在芳芳身上,叼起一个奶头吮吸起来,同时另一只
手也握住一个奶子揉搓起来。芳芳一下子如雷重击,自己的奶子被他含住了,奶
头上口腔的湿热,还有那熟悉的被吮吸感都是如此的真实,让芳芳一下子竟然忘
记了反抗。

  但随即,理智告诉她,她就要被人强奸了,于是立刻芳芳又开始反抗起来,
这时,芳芳觉得奶子上一阵痛疼传来,难以忍受,原来邓龙用嘴巴含住芳芳的奶
子向上拉拽着,同时揉搓奶子的手也加重了力道,痛的芳芳几乎要哭出来。

  邓龙一把把芳芳的衣服扯起来,拉到她手腕的地方,牢牢地束缚住芳芳的两
只手让她不能反抗,做完这些后,两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

  「……芳芳,今天你就别挣扎了,你又不是不想要,装什么贞节烈妇啊?让
我通通快快的操一下,我爽你也爽多好啊!」邓龙一边说着,一边揉着芳芳的奶
子。

  「……龙哥,求求你了,放了我吧,你这样做玲姐会杀了你的!」

  「她?我只要肯操她,让她干什么都可以。不然怎么会那么骚!」

  说着邓龙便开始拉扯芳芳的裤子,今天芳芳穿的是一条运动休闲裤,这种裤
子很显身材,可是没有腰带,所以很容易的就被邓龙拽到了大腿上,露出芳芳雪
白无毛的外阴,邓龙稍微愣了一下,很快就哈哈大笑起来。

  「……想不到阿亮那小子还挺会玩的,把你逼逼上的毛刮的这么干净,真漂
亮!动什么动,小骚逼,这么会玩,那就好好跟我操一炮呗。」

  「不是的不是的……龙哥,不要……放过我阿……」

  芳芳还是不甘心被干,仍然反抗着。邓龙把手插到芳芳的外阴处一摸,结果
发现芳芳的小逼外面全是水。

  「……哦,小骚逼,还说不要,逼逼里都流水了!看来这句话是对的,女人
都是贱货,嘴上说不要,其实心里早就想要了,对不对啊,芳芳?」

  「没有没有……龙哥,我没有想要……」

  「还说没有!你看看这是什么?这可是你逼逼里流出来的啊。」邓龙把沾满
淫水的手指放在芳芳的眼前,芳芳这次真是百口莫辩了,羞的是面红耳赤,其实
这些并不都是刚刚流的,大部分都是跟网友聊天的时候流出来的。

  邓龙见芳芳不说话也没有反抗,还以为真的是因为摸她才流的,于是继续扯
着芳芳的裤子,就在芳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裤子就被脱了下来,裤子被直
接扔到了床下,小内裤被邓龙抓在手里,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然后扔到一边。

  接着邓龙开始脱自己的衣服,芳芳知道这时候再不反抗就没有机会了,趁着
邓龙解裤子的时候,一下子把他顶倒,然后也不解开手上的衣服,爬起来就跑,
还没有跑到门口,就被邓龙拦腰抱住,按在门上。

  「小骚逼,你跑什么跑啊,这样跑出去,让别人看见,想不上你都难!」

  芳芳刚才跑的时候什么也没想,现在一看,如果自己就这样跑出去,周围的
人都认识,以后再也没脸见人了,突然又想到自己现在就光溜溜的站在邓龙的眼
前,全身一下子就起了一层冷汗。

  芳芳刚想推开邓龙,却被他抓着胳膊一转身,一下子又推到床上去。芳芳大
叫一声,刚要爬起来,立刻又被压住了,而且芳芳分明看到邓龙已经来世脱衣服
了,果然身体一接触,芳芳就感受到了邓龙身上的热量。

  很快芳芳的双手就被抓住摁在头顶上,接着就在芳芳要叫的时候,邓龙的嘴
巴堵了上来,芳芳厌恶的要扭头,却被用力地掰了回来,芳芳咬牙闭嘴,还是感
觉到邓龙的亲吻,还有他的舌头扫过牙齿。

  就在芳芳不住的摆头的时候,芳芳的奶子又被邓龙握住了,芳芳想张嘴叫一
声,却被邓龙趁机把舌头伸进口腔里,虽然立刻就被芳芳吐出来,但两根舌头不
可避免的接触了一会,这让芳芳有一瞬间的迷恋,随即又紧闭嘴巴。

  而邓龙则开始用两条腿别住芳芳的小腿,然后用力一分,芳芳的两条腿就分
离了,使得阴户门户大开。

  这时侯,芳芳已经没什么力气了,一方面已经反抗了这么久,力气早就用完
了,另一方面是自己又被人揉奶子又被摸逼,使得自己已经有些欲望了,全身软
绵绵的用不力气,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却是事实,芳芳被自己的这种状态搞迷糊
了,难道自己真的这么骚,被一个不喜欢的男人强迫也会动情?即便这样芳芳仍
象征性的做着反抗,嘴里也无力的求饶。

  「龙哥……不要……不要……放开我……求求你了……」

  「小骚逼,求我干啥?操你么?你等着,马上就来了。」

  邓龙下身开始动了起来,似乎是在准备开日了。

  这时芳芳也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口上一根热热的东西在徘徊着,芳芳知道这时
邓龙的鸡巴在找洞了,心里一阵惊慌,同时又有一股隐隐的期待,小逼里也有一
些淫水流了出来。

  这时,芳芳感觉到阴道口被这热热的东西顶开了,芳芳急呼一声:「龙哥,
不要……啊……」芳芳只觉得阴道一下子被撑开了,热量十足的鸡巴一下子就插
进了小逼逼的深处,一种久违的充实感传遍了全身,芳芳终于还是被操了。

  「我操,真舒服,小逼逼还蛮紧的,操着真爽,小骚逼爽不爽啊?」芳芳似
乎没有听到邓龙的话,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被操了!被老公之外的男人操了!

  这样想着眼泪就流出来了。邓龙被吓了一跳,刚才脱她衣服的时候没哭,怎
么现在哭起来了。

  「……哭什么啊?不就是操几下嘛,又不会少块肉,再说操你的时候你不也
爽啊!」

  邓龙见芳芳还是不肯说话,也不再劝她,而是慢慢地开始抽插起来,因为逼
逼里已经有大量的淫水,所以操起来还是很方便的。

  渐渐地邓龙开始加快了频率,两个人身体接触时发出啪啪的声响,操的芳芳
上下浮动。芳芳感觉到小逼逼里鸡巴的抽动,摩擦着阴道壁,勾着自己的欲望,
不由自主的发出轻轻地呻吟。

  「……呃……嗯嗯……呃……哦……」邓龙知道芳芳肯定是被自己操的发情
了,于是便放开了芳芳的双手,不过芳芳却没有做任何的反抗,只是动了动被按
的生疼的手腕,便任由邓龙在自己身上驰骋,任由他的双手握住自己的奶子不住
的揉捏,任由他的鸡巴在自己的小逼里插进抽出。

  「……芳,爽不爽?操的你舒不舒服?」在一阵猛操以后,邓龙趴在芳芳身
上直喘气。

  「……邓龙,你混蛋,去死!」芳芳恨恨地说。

  「……亲爱的逼逼,别生气,一会一定操爽你!」说着邓龙又开始操起来,
「真爽,小逼逼真紧,操死你,芳芳你个骚逼,我操死你……」邓龙一边猛操一
边调戏着芳芳。

  芳芳此时真的是有些发情了,只觉得小逼逼里的鸡巴坚挺无比,更主要的是
邓龙一边操一边搅动着,让龟头滑过逼逼里的每一个角落,而且对于逼逼里的一
些比较敏感的部位,龟头更是一遍一遍地光顾,直操的小逼里淫水源源不断的流
出来。

  虽然这几天晚上跟玲姐用假鸡巴插逼,那假鸡巴永远不会软,插入的也比较
深,但与被男人操还是有差异的,譬如,被男人操的时候,自己的身体是被掌握
在男人手中的,还有被操的时候男人会说一些让人性起的话,最后就是真鸡巴是
热的,感觉也不一样,所以说用假鸡巴只能玩玩,男人是踏踏实实的做爱。

  邓龙发现芳芳不再反抗,而且似乎可是呻吟起来,于是开始有技巧的玩弄着
芳芳,不再想刚开始那样用力揉搓她的奶子,而是变得非常温柔,轻轻地握住轻
轻的揉搓,有时还捏一下奶头,用手指夹着奶头搓几下,或者是用手指只摆弄奶
头,只一会芳芳的奶头就变得硬梆梆的了,同时鸡巴也不再猛抽猛插,而是有技
巧的采取几浅一深时的抽插。

  芳芳只觉得奶子已经开始发烫了,同时小逼逼被操的有些发痒,每次鸡巴浅
浅的插入时,逼逼里就痒的难受,等突然鸡巴一下子深入进入,又感到无限的充
实和满足,芳芳被搞的心里痒痒的,臀部也不由自主的向上抬着,迎接鸡巴的插
入,好像是在说欢迎光临一样。邓龙看芳芳被自己挑的这副骚样,甚是得意。

  「……怎么样,舒服吧?操的你爽吧?爽的话就叫出来嘛,有奖励的!」

  「你真变态,强奸别人,还要人家喊爽。」此话一出,芳芳自己和邓龙都一
下子愣住了,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芳芳此时特
尴尬,心里直骂自己,怎么这样的话也能出口,一下子脸就红了起来,同时全身
一阵燥热,汗都冒了出来。邓龙很快反应过来。

  「好一句强奸还要别人喊爽,呵呵,芳芳你太有才了,来,奖励你一下。」
说着邓龙又开始快速地抽插起来,一下子芳芳就爽歪歪了,被操的叫了出来。

  「阿啊……啊……嗯嗯……呜呜……啊……」尽管芳芳竭力的压抑,但还是
忍不住发出了呻吟。这样猛操了几十下后,速度又降下来,慢慢地抽插起来。

  「……爽吧!骚逼,好久没有操过这么舒服的逼了,真过瘾。」芳芳本来都
快被操的爽上天了,突然速度又降了下来,关键是有几下插的很浅,勾的自己痒
痒的,屁股忍不住抬起来,追着邓龙的鸡巴。

  「……芳,是不是很想让我使劲操你啊?想的话就说出来嘛,又不丢人,女
人长着个逼,不就是被男人操的嘛!」

  「你变态……嗯嗯……啊……我不想要……呜呜……」

  芳芳刚说完,邓龙就把鸡巴从逼逼里拔出来了,一股无尽的空虚感传遍了全
身,心里想的居然是还要,还要大鸡巴操!很快芳芳的愿望就实现了,邓龙揉了
两下奶子,然后抓住芳芳的腰把她反过来,再一拉她的腰,让她跪趴着,接着用
手扶着鸡巴对准她的逼逼,慢慢地把鸡巴插了进去。

  或许是因为角度的不同,这次芳芳感觉小逼逼被插到了底,居然被插的有些
疼了,很快全身又被一阵热浪席卷过去。邓龙拽着芳芳的腰部,跪在后面开始像
打桩机一样狠狠的操着,一下子就把芳芳操的叫了出来。

  「啊……嗯嗯……龙哥……啊……轻点……好疼……啊……疼……龙哥……
饶了我吧……呜呜……好疼……嗯嗯……」

  「呵呵,疼么?一会就好了……这样操才爽嘛,对不对?你看,水都流了这
么多!」

  说着用手在芳芳的似乎上啪的拍了一下,打的芳芳一抖,紧接着又是一下,
一时间邓龙每操一下,就在芳芳的屁股上拍一下,一会就把芳芳的屁股打的红红
的。这种情况芳芳在电影里看过,男尤一边用力的操着,一边用手拍打着女人的
屁股,之前阿亮也这样干过,却没有下手这么重过,打得自己的屁股生疼。

  「……啊……哦……龙哥别打了……呜呜……好疼……」

  「这样打你,屁股疼小逼就不疼了,是不是操的你很爽了?」

  「放屁……嗯……」芳芳还嘴硬,还想说什么,却被一下子操到肚子里了。

  邓龙这样操了几分钟后,拉着芳芳的腰站了起来,芳芳的手还被衣服裹着,
现在也顾不了了,芳芳不知道下一轮的操日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因为每次这样
被操,都感觉到很爽,很快就会丢兵弃甲。

  很快,芳芳就感觉到自己的奶子被邓龙从后面抓住了,接着他调整了一下姿
势,很快芳芳就感受到了小逼逼里面的冲击,那种语无伦次得快感一下子传遍了
全身,而且邓龙一边操着,一边把自己拉离了扶着的墙,让自己上半身的重量全
部集中在两个奶子上,而奶子又被他握着揉着。邓龙贴在芳芳的后背上,趴在芳
芳的耳边。

  「……芳,被我操的很爽吧?女人嘛,有个逼不就是要操的嘛,只要爽就好
了。」

  「啊啊……那你怎么不操你妈啊……怎么不操你闺女啊……嗯……嗯……呜
呜……」

  「骚货,这么说你被你弟弟操过?难怪这么骚呢,骚逼!」

  「我没有……你真变……啊……态……嗯嗯……」

  正说着突然邓龙把鸡巴插进逼逼里,然后屁股上下动着,让鸡巴在逼逼搅动
着,搞得芳芳都快说不出话来。直把芳芳操的逼水横流,嘴里发出嗯阿的呻吟。

  芳芳只觉得奶子和小逼里被弄得滚烫滚烫的,一阵阵的快感刺激着大脑。很
快芳芳开始急促的呻吟起来。

  「嗯嗯……啊……龙哥……啊……我不行了……嗯嗯……啊……操我……使
劲操我……啊……快点……啊……呜呜……再使劲……嗯……搅一搅……啊……
哦……好爽……啊……不行了……啊……呜呜……要来了……啊……呜呜……」
可能是因为习惯了这样,反正一时间芳芳忘记自己是被强奸的,竟浪叫了出来,
而且还被他操到了高潮,芳芳一时间就感觉到无地自容,羞愧难挡。

  但,不管怎样高潮始实实在在的,小逼里一松一紧的呼吸着,吮吸着鸡巴,
大量的淫水从逼逼里溢出来,顺着自己的大腿流下来,芳芳此时真是眉眼如丝,
脸上红红的,享受着高潮的余温。

  这时邓龙把鸡巴插在芳芳的小逼里没有动,只是温柔的揉搓着她的奶子,让
她沉浸在高潮之中。

  「……爽吧,亲爱的小骚货?想不到你这么浪,阿亮一个人哪够你用啊,你
看这样多好,你爽了,我也爽。」

  「你放屁,我只要阿亮一个人就够了……」

  「那刚刚是谁叫的那么浪?是谁到了高潮啊?」

  「那还不是你操的……玲姐还被我操到高潮呢!」

  「你家玲姐是个大骚货,你也是对不对?」

  「玲姐才不是,我也不是……」

  「不是才怪呢,你们两人都是!欠操的骚逼!」

  「你哪来这么多废话,想操就快点操……」芳芳一愣,自己怎么说出这样的
话,难道自己还想要?肯定是被气糊涂了,不然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太丢人了。

  邓龙哈哈一笑,「好好,想操就操,真是个欠操的女人。」说完他也不再废
话,开始抽插起来,鸡巴一下一下的深深的插入芳芳的小逼里,撞的她的屁股啪
啪直响。

  很快芳芳就被操的浪叫起来,女人都是这样,当你成功的占有她一次后,她
就会彻底的让你占有,还有当女人第一声浪叫发出后,后面她就会忍不住再叫出
来,女人这种被征服的欲望跟她的性欲一样强烈。果然芳芳又被操了十几分钟后
就忍不住浪叫了出来。

  「……嗯嗯……啊……呜呜……龙哥……轻点……嗯嗯……弄的我好疼……
啊……呜呜……酸死了……啊……嗯嗯……」有过性爱经验的人都知道,当女人
达到一次高潮后,如果继续操,女人会感觉到特别酸,但是达到的高潮会比第一
次要快,高潮的感觉也更强烈。听到芳芳的叫声,邓龙知道芳芳已经屈服在他鸡
巴的淫威之下。

  「……小骚逼,哪儿疼呢?这样操你爽不爽啊?」

  「嗯嗯……龙哥……啊……呜呜……好疼……啊……小逼逼被你……嗯……
操的好疼……啊……啊……嗯嗯……酸……哦哦……轻点……啊……呜呜……温
柔一点……啊……嗯嗯……操的好深……啊……呜呜……龙哥……啊……轻点操
啊……啊……哦哦……」

  听着芳芳的浪叫和告饶,邓龙甚是得意,操的更加带劲儿,啪啪的撞的屁股
直响,握着奶子的手也开始揉搓起来,同时还用手指夹着芳芳的奶头,只把芳芳
操的哭天喊地。

  芳芳只觉得小逼逼被操的火辣辣的,倒不是插的太深,而是这个角度操起来
摩擦着逼逼底部的肉,摩擦得太疼,如果稍微弯一下腰感觉就好多了。

  同时也感觉到自己奶头硬梆梆的,夹在邓龙的手指间,被捏的很过瘾。由于
小逼逼的疼痛,芳芳想推开邓龙,却因为双手被自己的体恤搅着无法分开,这样
芳芳就被操的非常狼狈,只有频频求饶。

  「……啊啊……龙哥……嗯嗯……轻点操……啊……呜呜……小逼逼被你操
疼死了……啊……嗯嗯……饶了我吧……啊……龙哥……哦哦……换个姿势……
啊……呜呜……」

  邓龙见芳芳真的是被自己操疼了,这才放开了握着芳芳奶子的手,恢复自由
芳芳立刻软了下来,腿上已经没有力气站着了。邓龙站到床下,拽着芳芳的脚把
她拉到床边上,然后用手按住她的腿分开,露出她的逼逼,邓龙用手握住鸡巴对
准芳芳的逼洞洞,屁股一挺,整个鸡巴就插进去了。

  芳芳此时被邓龙向上按住腿,膝盖都快碰到奶子了,更令人感到羞耻的是这
种姿势,小逼是高高的向上翘着的,刚好迎接来自鸡巴的冲击。

  果然邓龙开始操起来的时候,芳芳立刻就感觉到鸡巴的深入冲击,屁股也被
撞的啪啪直响,逼逼里面也有了更强烈的快感,同时大大的奶子也跟着前后晃动
着,拉拽的胸部有些难受,在邓龙的疯狂冲击之下,芳芳的底线很快就崩溃了,
嘴里发出勾魂的呻吟和浪叫。

  「……嗯……哦哦……不行了……好酸……啊……嗯嗯……操的好深……呜
呜……啊……好爽……啊……捅到子宫了……啊……嗯嗯……龙哥……啊……轻
点操……嗯……酸……啊……哦哦……好难过……啊……操……哦……龙哥……
啊……呜呜……操我……啊……好爽……啊……哦哦……」

  芳芳此时只觉得小逼逼里酸酸的,被邓龙的鸡巴插到了最里面,似乎真的碰
到子宫了,龟头碰到小逼逼里面的一个东西,每碰一下就酸一下,心里也被搞的
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感觉想要又有些许畏惧。

  邓龙此时却是火力全开,用手撑开芳芳的双腿,前后撞击着芳芳的屁股,带
动着鸡巴狠狠得插着芳芳的小逼。

  「……芳芳,你个骚逼,操死你,操死你个骚逼。骚货,被哥的大鸡巴操的
爽不?喜不喜欢哥的大鸡巴?」

  「啊……嗯嗯……龙哥……哦哦……操的好深……啊……呜呜……好爽……
嗯……龙哥……操我……嗯嗯……用大鸡巴操我……啊……啊啊……好爽……嗯
嗯……好喜欢你的大鸡巴……哦哦……龙哥……操我……啊……嗯嗯……」

  「那你说你是不是个骚逼?要不要我天天操你啊?」

  「嗯……啊……我不是……啊……我不是骚逼……哦哦……」

  「不是骚逼?那你怎么被我操的这么爽啊?我可是只操骚逼的。」说着邓龙
就停止了抽插的动作。

  芳芳此时已经被干的兴起,整是欲火粉身的时候,突然停下来,小逼逼里立
刻感到无尽的空虚传来,芳芳大急,屁股向上顶着,追寻着鸡巴。

  「……龙哥,不要停,操我,操我……」

  「那你说你是不是个骚逼?」

  「是……」

  「是什么?」

  「是骚逼,是骚货,龙哥操我!」芳芳什么也顾不了了,只要操她,只要给
她鸡巴,她什么都答应。邓龙哈哈一笑。

  「……骚逼,果然欠操,我操死你,操死你。」说着用力一顶,又开始了新
一轮的抽插。芳芳很快又感受到了小逼逼的充实,和里面那种难以言传的舒爽的
感觉,这种感觉让芳芳为之抓狂,让芳芳为之可放下一切尊严和脸面。

  「啊……好爽……嗯嗯……啊……我要……啊……呜呜……龙哥……啊……
操我……啊……操死我……哦哦……不要停……啊……操我……嗯……操我的骚
逼……啊……嗯嗯……好舒服……嗯……哦……啊……龙哥……操……啊……」

  邓龙用这个姿势操了十多分钟,渐渐地体力有些抗不住了,小腹部也压住一
股子气,一动就疼,又狠狠地操了几下后,趴到方芳的身上,抓住两个奶子,大
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芳芳被邓龙这一番狠操,差点达到高潮,小逼逼里的水不知
流了有多少,总之现在每次鸡巴插进去都发出嗤嗤的声音,感觉甚是淫荡。

  邓龙把鸡巴从芳芳的逼逼里拔出来,爬到床上把芳芳拖到床中间,然后在芳
芳的屁股底下垫上一个枕头,使得芳芳的逼逼高出一截,然后他又用手抓着芳芳
的脚踝处,分开她的双腿,再压到芳芳胸前。

  「……自己抱住腿!」

  「你要干嘛呀?」芳芳依言抱住自己的大腿,好奇的往自己的裆部一看,只
见自己的这种姿势甚是淫荡,小逼逼非常突出的显示出来,无毛的逼逼上有着淡
淡的淫水,再看邓龙,只见他的鸡巴坚挺的翘立着,上面布满了白色的液体,应
该是刚才操自己留下的,芳芳脸一红,不敢再看,赶紧把脸转向一边。

  「……你说干嘛?当然是操你啦。骚逼,准备好迎接大鸡巴了么?我可要进
来了。」

  「……准备好了,欢迎光临,啊……」当鸡巴插入的一瞬间,芳芳立刻感觉
到屁股上垫上枕头的原因了,这样插入鸡巴一下子就插到最里面,而且角度刚刚
好,刮着逼逼上面的褶皱,很有感觉,同时这样深入的插入似乎是插进了子宫里
面,龟头有更长的时间碰到里面那酸酸的东西,邓龙只抽插了几下,芳芳就有了
要崩溃的感觉,这次没用邓龙说,芳芳就开始卖力的浪叫起来。

  「……啊啊……呜呜……龙哥……啊……操的好深……哦哦……啊……爽死
了……啊啊……插到子宫了……啊……嗯嗯……好爽……啊……龙哥……啊……
操……哦哦……使劲操我……嗯嗯……操死我……啊……操我的骚逼……啊……
呜呜……使劲……啊……龙哥……操我……嗯嗯……哦……干死我……啊……」

  「好爽……好过瘾……啊……嗯嗯……龙哥……操我……骚逼……啊……嗯
嗯……大鸡巴……啊……嗯……用大鸡巴操……啊……呜呜……操我的骚逼……
啊……嗯嗯……操……加油啊……啊……龙哥……使劲操我……呜呜……好舒服
啊……啊……嗯哦……」

  邓龙听着芳芳的浪叫甚是得意,用手抓住她的奶子用了的揉搓着,或者是捏
着奶头拉拽着,芳芳的奶子在他手里变换出各种形状,同时也变得发红,且有些
肿胀起来。

  此时芳芳也顾不了这些了,因为小逼逼被操的实在是太爽了,一种从未有过
的感觉充斥着大脑,芳芳把被衣服缠绕着的双手放在头顶的位置,任由邓龙玩弄
着她的奶子,操着她的逼逼,她已经屈服在邓龙的鸡巴之下,沉醉在这种奇妙的
性爱感觉之中。

  「……芳芳,你说你有一对这么勾人的大奶子和一个欠操的骚逼,怎么可以
只让你老公享用呢?应该让大家都骑一骑,操一操嘛!」邓龙一边操着,一边调
戏着芳芳。

  「啊……嗯嗯……龙哥……哦哦……我不要……啊……不要别人操我……啊
啊……哦……不要……啊……嗯嗯……」仅存的一点理智,让芳芳保持着一些尊
言。

  「……操,芳芳,我问你,你是不是有一对大奶子?」邓龙可是一个玩弄女
人的高手,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放过芳芳。

  「……有……啊……」

  「有什么?」

  「有一对大奶子……」

  「那你是不是还有一个欠操的骚逼?」

  「没有……啊……我没有……嗯嗯……」

  「嗯?你说什么?」

  芳芳立刻想起来,邓龙说过他只操骚逼,如果说不是,他立马就停止操她,
而芳芳此时可不愿意结束这种舒服的感觉,于是她立刻改口说。

  「……龙哥……呜呜……我是……哦……我是一个欠操的骚逼……啊……嗯
嗯……有一个欠操的骚逼……哦哦……龙哥……啊……操我……哦……呜呜……
不要停……嗯嗯……用力操我……啊……嗯嗯……」

  邓龙听到这些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既然你有个欠操的骚逼,那你还不是一
个欠操的婊子?」

  「啊……呜呜……我不是婊子……啊……嗯嗯……不是……哦哦……我是骚
逼……不是婊子……啊……干我……嗯嗯……」

  邓龙一听这话,立马用力扯住芳芳的奶子,加足了马力,狠狠地操起来,只
操的两个人的阴部发出啪啪的撞击声,只操的芳芳上下猛烈的窜动着,大声地呻
吟着。

  「……骚逼,你说你是不是个骚货,是不是个婊子?被我操的这么爽,还不
是个欠人骑的婊子?」芳芳被邓龙这几下操的差点爽晕过去,小逼逼里大量的淫
水流了出来,感觉比第一次高潮的时候流的都多,一下子芳芳就教械投降了。

  「啊……嗯嗯……呜呜……龙哥……我是……嗯……啊……是个婊子……呜
呜……操我……啊……操我……嗯……」

  「是不是个欠操的婊子?想不想找男人操你?」芳芳此时已经到了高潮的边
缘,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大脑,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嘴里发出几乎嘶哑的浪叫,
欲火将所有的理智都燃烧的干干净净。

  「哦哦……龙哥哥呀……操我……啊……操我的骚逼……啊啊……呜呜……
操死我吧……嗯嗯……爽死了……啊……嗯……龙哥……操我……嗯……呜……
我是婊子……呃呃……欠操的婊子……啊……嗯嗯……使劲操……啊……」

  「哦哦……操我的骚逼……啊……龙哥……操啊……嗯哦……到底……啊啊
啊……到底……呜呜……使劲操我……啊……快点……嗯嗯……快点……啊……
呜呜……」

  突然芳芳没了声音,虽然嘴巴还是张着,却一点声音也无法发出,全身绷的
紧紧地,小逼逼往上顶着,屁股上的肉都绷了起来,迎接着鸡巴疯狂的冲击,这
种状态持续了不到一分钟,芳芳就彻底崩溃了,小逼逼里如同决堤一般,大量的
阴精冲了出去,芳芳的全身都有些微微地颤栗起来,小逼逼里更是如呼吸一样,
吞着男人的鸡巴。

  邓龙知道芳芳达到了高潮,他自己也快了,于是也没有停下来,继续猛烈的
操着。而芳芳此时的高潮还在继续,或者说是第一波高潮还没来得及退下来,第
二波高潮就来了,这两次近挨着的高潮,差点儿让芳芳缓不过气来,足足一分多
钟,芳芳才吐出第一口气来。

  高潮后的芳芳完全软掉了,酥掉了,全身没有了一丝力气,虽然邓龙仍然在
抽插着,芳芳也只是发出低低的呻吟声,直到几分钟后,邓龙达到高潮的时候,
芳芳才大声地呻吟了几声。

  因为那个时候,芳芳感觉到逼逼里的鸡巴变得又大又粗,操的也有力,插的
也非常深,特别是那最后的一下,感觉龟头是插进了子宫里面,然后鸡巴开始跳
动起来,一股股有力的精液射进去,冲击着小逼逼的最深处,也冲击着芳芳的内
心,把她心底的淫荡浇灌的茁壮成长。

  邓龙这次高潮的精液全部都射进了芳芳的逼逼里,他趴在芳芳的身上,累得
气喘吁吁的,直到鸡巴最后软掉,从芳芳的的逼逼里滑了出来,邓龙才翻身坐了
起来。

  只见浓浓的白色精液混合着芳芳的逼水慢慢地慢慢地从她的逼逼里溢出来,
看着就相当淫荡的样子。邓龙抽出几张面巾纸丢给芳芳,自己则清理着鸡巴上的
淫水。

  芳芳则挣扎着解开手上的衣服,拿起那些面纸,擦拭着逼逼里流出的精液,
大量的精液从芳芳的阴道里流出来,擦也擦不干净,芳芳没办法,只好用纸把逼
逼口塞起来。

  做完这些,芳芳倒在床上,想到自己已经被一个不喜欢男人操了,而自己刚
才的表现又是那么的淫荡,那么令人难以置信,芳芳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阿亮玲
姐还有自己。

  这时邓龙也擦完了,躺在芳芳的身边,手自然而然的握住她的一个奶子把玩
起来,芳芳此时却没有丝毫的反抗,难道自己真的这么骚,真的是一个欠操的婊
子?芳芳甚是苦恼甚是迷惑。

  「……芳芳,刚才操的你爽吧?」邓龙一边玩弄着奶子一边问道。芳芳一句
话也不想说,吐出一个滚字,然后象征性的推了他一下,结果发现自己一点力气
也没有,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于是干脆不再理他,闭上眼睛休息,不知不觉的
竟睡着了,或许这段激情实在是太累了。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芳芳感觉到身体好像在动,奶子上好像有只手
在揉捏着,小逼逼里也传来异样的感觉,非常舒服。

  很快芳芳就意识到自己正被人操着,睁开眼扭头一看,发现邓龙躺在自己边
上,一只手正抓着自己的奶子,另一只手则抱着自己的一条腿,同时他下半身在
蠕动着,带动着鸡巴在小逼逼里抽插着,这种温柔的操弄,让芳芳感觉到很惬意
很舒服,刚好配得上早上慵懒的感觉。

  芳芳估计现在应该有早上六点多的样子,她怕玲姐会早来店里,如果被玲姐
发现,那就没脸再见人了,芳芳试着推了推邓龙,发现自己根本就力气动,而且
小逼逼的感觉让她舒服的有些无法自拔,竟有些不由自主的轻轻地呻吟了起来。

  邓龙发现芳芳已经醒了,于是不再刻意的避讳,加大了力道,快速地抽插起
来。

  一下子芳芳的呻吟就响了起来。

  「……亲爱的骚逼逼,该起来啦,我要犁地施种了。」

  「龙哥,不要哦……玲姐快回来了……」芳芳被操的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不会的,现在才几点啊,她得陪佳佳(佳佳是玲姐跟邓龙的女儿),
不会来早的。」

  「早上别人……嗯嗯……来买药呢?」

  「谁大清早的来买药啊,要死啊?」

  「龙哥啊……不要,放过我……嗯嗯……早上不要再操我了……下次再操好
么……嗯嗯……」芳芳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种话,难道昨天晚上被操的还不够?

  还想继续要?

  下次再操吧?就是说有机会还要邓龙来操自己?芳芳对自己的话感到有些不
可理喻。

  「……何必呢?今天早上就挺好的,天气挺好的,精神也不错,正是施种的
大好时间!」芳芳还想争辩,却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于是只好选择了沉默,
选择了默默地挨操,当然,在邓龙鸡巴的攻击下,一颗淫荡的心是不会安分的,
很快芳芳就用呻吟和浪语打破了自己的沉默,也打破了自己的原则。

  「……嗯嗯……哦……龙哥……啊……不要……嗯嗯……不要……哦……操
我……呃呃……好爽……啊……嗯嗯……龙哥……啊……」

  芳芳在邓龙的抽插之下,小逼逼的淫水慢慢多了起来,插进抽出的时候滑滑
的,一点干涩的感觉也没有,芳芳主动地把腿劈的更大了,一条腿被邓龙抱在怀
里,另一条腿则尽量向一侧打开,让邓龙非常方便的操着。

  由于邓龙是侧着身体在操她,所以芳芳只觉得逼逼里的鸡巴不如先前宽,插
入的角度也不一样,虽然别有一番风味,但是时间长了,却总感觉想是少了点什
么,或者是说,被操的太温柔了,没有了先前疯狂时的激情,显然这种状态,芳
芳是不会满足的。

  「……嗯嗯……龙哥……哦……操我……啊……操我……嗯嗯……使劲……
操我……呃呃……使劲啊……龙哥……呜呜……操死我……呃呃……再深点……
啊……龙哥……啊啊……上来……呃……到上面操我……呜呜呜……啊……好不
好……龙哥……啊啊……在上面使劲操我……啊啊……哦哦……使劲操我的骚逼
逼……啊……搞不搞……啊……龙哥……呃呃……」

  芳芳已经妥协了,这种温柔的操逼方式,刚开始还可以,时间长了芳芳就抗
不住了,逼逼里的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到逼逼最里面却是痒痒的,空虚的很。

  「……不行啊,早上没有力气,操不动啊,要不你就自己上来?」邓龙也是
懒得动,刚好也趁此机会让芳芳上来,自己也享受享受。邓龙说完就不再挺动,
把沾满粘液的鸡巴从芳芳的逼逼里抽出来,放开抱着的大腿,然后躺在一边,等
着芳芳上来自己动。

  「……来嘛,亲爱的逼逼,让哥看看你有多骚,让哥也好好享受享受。」芳
芳看着邓龙一脸淫笑的表情,很是无奈的爬了起来,接着芳芳就看到了邓龙那根
坚挺的鸡巴,由于昨天晚上被操的有些仓促,没有看清楚他的鸡巴,现在白天一
看,发现邓龙的鸡巴并不比自己老公的大,只是长了那么一点点,但是一想到晚
上自己被操的死去活来的浪态,觉得很不可思议。

  此时,这根鸡巴上沾满了自己的淫水,有些淫水甚至都沿着阴茎流到阴囊上
了,芳芳看到这些,脸上火辣辣的,觉得很不好意思,却没想到自己已经没什么
可不好意思的了。

  芳芳劈开腿骑跨在邓龙的身上,用手抓住邓龙的鸡巴,只觉鸡巴上黏黏的,
滚烫滚烫的,芳芳用手把鸡巴对准自己的逼洞洞,然后慢慢地坐下来,让龟头插
进阴道中,放开邓龙的鸡巴后慢慢地坐下,让鸡巴一点一点的完全插进逼逼里,
芳芳只觉得自己的逼逼被一点一点的撑开了,直到逼逼所有的部分都为男人的鸡
巴开放,逼逼深处的骚痒才得到缓解。

  芳芳坐在邓龙的鸡巴上,用手扶着他肚子,前后研摩起来,让鸡巴在她的逼
逼里搅动着,这样的操日刚好使得芳芳的小逼豆豆被邓龙的吊毛摩擦着,直酸到
芳芳的心里面。

  「……嗯嗯……呜呜……好酸……啊……酸死我了……哦哦……龙哥……嗯
嗯……」这样的研摩只搞了一会,芳芳就酸得受不了了,逼豆豆被毛毛摩擦的热
辣辣的,又酸又麻,芳到抬眼一看,只见邓龙正淫笑着看着自己,一副非常享受
的模样。

  芳芳一下子趴到邓龙身上,用腿别着邓龙的腿,就像邓龙操她一样得架势,
双手撑在邓龙胸口的两边,然后屁股就开始动了起来,用逼逼去套弄着邓龙的鸡
巴。

  「哦哦……龙哥……啊……啊……我操死你……哦……操死你……啊……嗯
嗯……」

  芳芳一边动着一边叫着,其实自己被操的很爽。邓龙饶有兴趣的看着芳芳的
套弄,而且这个姿势芳芳得大奶子垂下来,奶头摩擦着邓龙的胸口,并且这样看
芳芳的奶子显得更大,摸起来也更加揉软。

  于是邓龙便忍不住伸手去抓住芳芳的奶子,揉搓起来,在这个姿势,邓龙的
大手只能抓住芳芳得半个奶子,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握不住的,这样玩奶子手感超
好,抓在手里软软的,奶头也大大的,让人忍不住要捏几下,只是这样可苦了芳
芳,要忍受着逼逼和奶子得双重刺激。

  「亲爱的逼逼,这样操逼爽吧?来吧,用力地操,使劲,一定要操爽。」

  「……嗯嗯……好爽……啊啊……操死你……哦……操你……啊……捅到子
宫了……啊……好爽……呜呜……」这样玩了十分钟不到,芳芳就撑不住了,胳
膊酸的要死,芳芳又坚持了一会就趴在邓龙身上不动了,累得直喘气,邓龙这时
用手抱住芳芳的屁股,向上一拉,让芳芳跪趴在自己身上,然后屁股开始用力的
往上顶,鸡巴开始迅猛地操起来。

  芳芳一下子就被操的叫了起来,这种姿势芳芳还是第一次,小逼被操的麻麻
的,大腿和奶子也被操的直晃动,小逼逼里的淫水顺着鸡巴就流了下来。

  「啊……哦……好爽……啊……龙哥……嗯嗯……好猛……呜呜……啊……
操死我了……啊……嗯嗯……好爽……啊……嗯……大鸡巴……哥哥操我……啊
啊……嗯嗯……使劲操我……啊……嗯……呜呜……操我……大鸡巴……嗯……
哦哦……」

  这样只一会芳芳就差点升上天,小逼逼里大量的淫水流了出来,可惜这样的
操弄还是比较耗体力的,大清早的,邓龙也没什么力气,就在芳芳马上要高潮的
时候,邓龙停了下来,这下可急死芳芳了。

  芳芳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然后蹲起来,像是撒尿一样蹲在邓龙身上,屁股开
始一起一落,啪啪的拍在邓龙身上,也让鸡巴一下一下的插进逼逼的最里面,这
样的操弄,男人是非常爽的,就跟用嘴巴套弄鸡巴一样,温柔而湿热的逼洞洞套
弄着鸡巴杆,让邓龙爽的连脚指头都有感觉。

  当然这种姿势也是芳芳最喜欢的,这样鸡巴可以最大限度的插进逼逼里,而
且角度非常好,每一次的抽插都顶到最里面的东西,触动着芳芳那脆弱的神经。

  「啊……啊啊……龙哥……龙哥……哦哦……好爽……呜呜……操死了……
啊……你爽不爽……啊……龙哥……啊……操死你……啊啊……哦哦……操死我
吧……啊……呜呜……」

  听着芳芳语无伦次的浪叫,邓龙都快坚持不住了,鸡巴被这样套弄着实在是
太过瘾了,鸡巴也变得更粗更大了,这无形中又增加了芳芳的快感。可惜的是这
种姿势,女人太耗体力了,只是一小会儿,芳芳就快坚持不住了,小腿绷的紧紧
地,不住的打着哆嗦,只是芳芳实在是不愿意停下来,因为她已经到高潮的边缘
了,只好拼命的坚持着,屁股抬起后重重的落在鸡巴上。

  「啊啊……操……操我……哦哦……呜呜……操死我……啊……龙哥……龙
哥……操我的骚逼逼……啊……啊……爽死了……啊……呜呜……快点儿……快
啊……哦……啊……呜呜……要到了……要到了……啊……呜呜……到了啊……
啊……」

  随着芳芳最后一次重重的落下,芳芳昂着头全身颤栗着,小逼逼里也张驰有
度,像嘴巴一样吮吸着鸡巴,淫水一股股的射出来,芳芳终于达到了高潮,高潮
后的芳芳几乎虚脱,软软的趴了下来。

  邓龙此时也是欲火粉身,他立刻拉着芳芳,让她跪趴在自己身上,然后开始
猛烈的顶日起来,一下子就把刚达到高潮的芳芳操的淫叫起来,芳芳此时的逼逼
里特别敏感,被这么一操,又酸又难受还有一些爽爽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

  「……啊……嗯嗯……龙哥……龙哥……呜呜……哦……不要……啊……嗯
嗯……好酸……啊啊……难受……啊……哦……」

  「贱逼,操死你,操死你……」

  「啊……呜……操我……龙哥……啊……干死我……啊……哦哦……操……
哦哦……龙哥……啊……大鸡巴好猛……啊……呜呜……操死我了……啊……爽
啊……啊……嗯嗯……」邓龙这样操了一会后,就感觉到鸡巴上沾满了大量的淫
水,自己的阴囊上也湿漉漉的,很难受。

  于是邓龙抓住芳芳的胳膊用力的把她推了起来,让芳芳坐在自己身上,然后
自己也坐了起来,这样一下子就跟芳芳成了面对面,邓龙用手托住芳芳的屁股,
用力向上一托然后放手,这样芳芳就在他身上上下颠簸起来,小逼逼又开始套弄
起鸡巴来。

  这次芳芳只能用腿夹着邓龙的腰部,小逼套在鸡巴上,芳芳用手搂着邓龙的
脖子,头则放在邓龙的肩膀上,胸前的奶子随着自己的上下掂动,晃动着摩擦着
邓龙的胸口,很快奶头就翘了起来,硬梆梆的轻擦着男人的肌肤很是舒服。

  「……亲爱的骚逼逼,被我操的爽不?」邓龙趴在芳芳的耳边轻吹着。

  「……啊……嗯嗯……爽……呜呜……好爽……龙哥……啊……哦哦……操
的我好爽……啊……呜呜……」

  「那你说你是不是我的骚逼逼?我的欠操的骚逼逼?」

  「嗯……是的……啊……我是骚逼逼……啊……呜呜……欠操的骚逼逼……
啊……呃呃……操我……啊……操我的骚逼逼……呜呜……操死我……啊……嗯
嗯……」

  「是不是我的骚逼逼!」

  「嗯嗯……是……是的……哦哦……我是你的骚逼逼……啊……呃呃……你
的欠操的骚逼逼……啊……呜呜……」芳芳已经被操的彻底臣服了。

  「……嗯,这还差不多,既然是我的骚逼逼,那你就尽情地浪叫吧,让我看
看你到底有多骚!」芳芳此时的确也被操的甚是难受,感觉鸡巴已经插到子宫里
去了,逼逼里酸酸的,感觉超爽,芳芳真的有点迷失了自己,只希望这种感觉更
持久一些,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

  「呃呃……龙哥……啊啊……操我……呜呜……爽……啊……嗯嗯……操使
劲操……啊……嗯……操我的骚逼……啊……呜呜……骚逼逼就是要操的……啊
啊……嗯嗯……龙哥……操死我……啊啊……哦……插到底了……啊……」

  「哦哦……爽……啊……干我……啊呃……干我的骚逼……啊……哦哦……
龙哥……使劲操我……操我……啊……呜……操我的骚逼逼……啊……嗯……干
的我好爽……啊……爽死了……啊……嗯嗯……我不行了……啊……龙哥……快
点……啊……使劲……到底……呜呜……操我……到底……嗯嗯……呜呜……快
点……我不行了……啊……呜呜……」

  这时邓龙也有些坚持不住了,累得全身都是汗,不过他一点也不顾了,鸡巴
插在逼逼不停的搅动着,逼逼里的嫩肉不住的刺激着龟头,慢慢的鸡巴变得更加
粗大起来,邓龙再也忍不住,一边狠狠地操着芳芳,一边低吼出来。

  「……芳芳你个贱逼……我操死你……贱逼……操死你……」芳芳只觉得逼
逼里的鸡巴变的又大又长,狠狠地插在自己的逼逼里,非常刺激,她知道邓龙要
达到高潮了,每次这种时候也是芳芳最爽的时候,芳芳被操的全身发红,连声音
都颤抖起来。

  「啊啊……龙哥……使劲……操死我……啊……嗯嗯……操到逼心了……啊
啊……爽死了……哦……干死我……啊……操死我了……啊……呜呜……哦……
操……呃……啊……」

  芳芳突然听到邓龙低吼一声,接着自己就被狠狠的按在鸡巴上,很快就感觉
到逼逼里的鸡巴变得巨大无比,同时还一跳一跳的,发射出的精液,像水枪一样
射到逼逼内部,刺激着芳芳那颗脆弱的心灵。

  在邓龙发射子孙的时候,芳芳终于也抗不住了,这种刺激太让人受不了了,
芳芳爽的昂起头来,这时芳芳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门口站着一个人。

  是玲姐!真的是玲姐!

  芳芳一下子就吓得全身都出了一层冷汗,但是现在她的身体已经不受大脑控
制,下身绷的紧紧的,小逼里也开始了有规律的抽动,一股股的阴精从逼逼里喷
了出来,同时芳芳的喉咙里也发出呜呜的呜咽声,在一段时间里芳芳都刺激的无
法呼吸,直到身体上和小逼逼里的高潮稍微退了一些,芳芳才从喉咙里发出一声
低低的声音。

  「……玲姐……」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