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猛保镖的艳遇》第一章

 

                第一章

  清晨,一缕阳光射进室内。孟文淞渐渐地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可是他的脑袋
依然昏沉沉的,他恍恍惚惚感觉到一位女郎正趴在他的大腿根部上,尽情地吸吮
着他的大阴茎,孟文淞无法区分,这是在梦境中还是在现实。他下意识地揉了揉
睡眼惺松的眼睛,他微微低头一看,眼前的画面渐渐地清晰起来,他看见一位漂
亮的女郎正在贪婪的吸吮着他的大阴茎,他的大阴茎本能地高高勃起。

  孟文淞下意识地伸出手抚摸了一下那位女郎波浪形状的头发,她轻轻地哼了
一声,继续用嘴唇吸吮着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孟文淞仰面躺在床上,他紧闭双眼,
尽情地体验着从他的大阴茎头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渐渐地,回忆起了昨天晚上
发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心情郁闷的孟文淞走进了一家酒吧,他摸了摸挎在腰间的左轮手
枪,径直酒吧的角落里坐下,他一屁股坐下就喝起闷酒来。这时候,酒吧里一阵
喧哗,孟文淞抬头一看只见一位打扮入时的漂亮女郎走进酒吧,她一下子引起了
周围男人的注意,也自然引起了孟文淞的注意。那位漂亮女郎上身穿着一件粉色
的衬衫,下身穿着深色的超短裙,脚上穿着一双粉红色的皮鞋,她从容自信的坐
一张桌子旁边,她的脸上露出一副高傲的表情。

  孟文淞用审视的目光仔细打量着这位漂亮的女郎,然而既使他凭借多年保镖
的经验,他也猜不出这个女人是作什么,从她那高傲的表情来看,她不像是一位
妓女,因为妓女没有那么自信。

  孟文淞用眼角偷偷地上下打量起这位漂亮的女郎,作为保镖,他有一种能看
穿人心里的本事,这也是他能够在这一行业里生存下来的原因。然而,眼前的这
位漂亮女郎的确让他感到疑惑,她竟然敢孤身一人走进这陌生的酒吧,这是一间
男人经常光顾的酒吧,很少有女人来,这位漂亮的女郎究竟想干什么,这引起了
孟文淞的兴趣。

  孟文淞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假装若无其事地坐到女郎的身旁,他也要了一杯
酒喝起来,那位女郎似乎没有发现孟文淞正在偷偷地打量自己,也许她根本不在
乎被别人打量,她一口一口的独自一人喝酒。

  又过了几分钟,孟文淞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起来。那位女郎的脸上依然流
露出高傲的表情,她似乎并不感到害怕,也没有把孟文淞放在眼里,这让孟文淞
多少感到一些尴尬,不过他并介意,今天晚上,他的确想跟一个女孩儿推心置腹
的聊一聊,因为他的心情实在太郁闷了。

  就在一个多月前,他的相恋多年的女友跟别的男人跑了,而且,更让他感到
气愤的是,女友已经怀上了那男人的孩子。自从女友离开后,每当夜里,孟文淞
独自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天晚上的情景,无论他怎
么努力都挥之不去。

  孟文淞记得那是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已经后半夜了,当他执行完任务回到
家以后,他轻轻地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把他惊呆了,只见他的女友和一个陌生
男人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他们俩的身体扭在一起正在做爱。

  孟文淞气得一把扯下了被单,他的女友赤身裸体地蜷缩成一团,吓得瑟瑟发
抖。而那个陌生男人趁势光着屁股逃之夭夭了。孟文淞本想狠狠的揍一顿女友,
可是女友却苦果哀求他说,自己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求求他网开一面放过自
己,在孟文淞的逼问下,女友承认肚子里的孩子是那个男人的,万念俱灰的孟文
淞只好放过了他的女友,当天夜里,女友就收拾行李搬出了他的屋子。

  此后的一个月里,孟文淞始终无法从痛苦中摆脱出来。他整日泡在酒吧里借
酒浇愁,他想发泄心中的愤怒,然而却没有发现目标。今天晚上,他见到了眼前
这位漂亮女郎,他想把她当着发现的目标。孟文淞狠狠的喝了一口酒,跟这位漂
亮的女郎攀谈起来,与此同时,他偷偷地盯着女郎丰满的胸部,女郎衬衫的领口
很低,乳沟清晰可见,孟文淞猜测她可能没有戴乳罩,于是,孟文淞装作漫不经
心地探出头,偷看那位女郎的乳房,他隐隐约约的看见了深红色的乳晕,然而她
的乳头却被遮住了,这证实了孟文淞的猜测,这位漂亮女郎果真没有戴乳罩。

  孟文淞假装将打火机碰落到地上,当他拾起打火机的时候,他偷看了一眼那
位漂亮女郎的下身,只见她的两条雪白的大腿赤裸着,紧紧地夹在一起,要不是
酒吧里光线昏暗的缘故,孟文淞甚至能够隐约看见她的大腿根部的阴毛。孟文淞
怀疑她没有穿内裤,不过他喜欢看到眼前的一切,这让他的性欲突然被激活了。

  孟文淞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碰女人的肉体了,这倒不是因为他不好色,而是女
友的背叛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的,事实上,他既是一位优秀的保镖,也是一位疯
狂的好色之徒。孟文淞作为一位28岁的强壮男人,他有着超乎常人的性渴望,
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他想找一位漂亮的女郎疯狂地跟她做爱,然而,白天由于
保镖任务的繁忙,他根本无暇顾及寻找女人寻欢作乐的事情,再加上,他讨厌一
夜情,所以他一直没有碰女人的身子。今天晚上是个例外,孟文淞被眼前这位漂
亮女郎深深吸引住了,他想打破自己的“规则”,他想跟这个女郎来一段一夜情,
他想跟她做爱,他无法抗拒这股欲望。

  孟文淞凭借其保镖职业的本能,他打量着漂亮女郎纤细的手指,他注意到女
郎的食指上有一圈明显的痕迹,很显然,她刚刚将戒指退下来,也许那枚戒指正
躺在她的钱包里呢。孟文淞仔细打量着女郎漂亮的脸蛋儿,她的皮肤雪白而细腻,
她约有二十二、三岁的样子,就像一位富家的千金小姐,孟文淞敏锐的注意到,
她的一对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某种难以言表的渴望和一丝的惆怅,她没有一般
少女那种羞涩,反倒有几分成熟和自信。

  孟文淞凭借其职业本能,他敢肯定眼前这位漂亮的女郎肯定是一位已婚的少
妇,而且结婚不久,她也许对自己的婚姻不满意,最起码对自己的性生活不满意,
也许她嫁给了一位有钱的老头,也许她是某一位富翁的小老婆,或者只是一位情
妇,但是不管怎么说,孟文淞都不想放过今天晚上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很显然,这位漂亮女郎是来寻找一夜情的,也许她想报复的老公,也许她只
是想获得生理上的满足,只是想跟一位身强力壮的男人做爱,这一切,孟文淞都
不在乎,今天晚上,孟文淞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跟这位漂亮女郎疯狂做
爱,尽情地发泄心中的欲火,同时也满足这位漂亮女郎的性饥渴。

  孟文淞一想到这些,他举起酒杯微笑着向漂亮女郎敬酒,那位女郎也微笑着
向孟文淞点头,她显得有些紧张,不过她依然无法掩饰眼睛里流露出的某种渴望,
孟文淞作为一位标准的好色之徒,他知道那是一种女人对性爱的无法掩饰的渴望。

  “你叫什么名字?我的漂亮小姐。”孟文淞贴在那位女郎的耳边小声地问,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挑逗。

  “张妮芬,……你叫我张妮芬好了。”那位女郎左右看了看,她似乎怕被别
人发现似的,羞涩地小声回答,说完,她紧紧的咬住嘴唇一声不吭。

  此时,孟文淞已经断定,这位女郎肯定是背着她的丈夫,偷偷跑到酒吧里寻
找一夜情的,于是,他将张妮芬领到僻静的包房里。张妮芬的话依然不多,她只
是搪塞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但是,这些信息足以暴露了她的动机和目的,
她是一位刚刚结婚一年多,对婚姻绝望的女孩儿,她那有钱的丈夫根本无法满足
她的性欲,她渴望寻找一位身强力壮的男人做爱,满足她的压抑不住的性饥渴了。

  孟文淞跟张妮芬聊了几分钟后,邀请她去跳舞。张妮芬欣然同意了,孟文淞
搂住张妮芬的细腰,一把将她揽进怀里,起初,张妮芬本能地躲闪了一下,很显
然,她以前没有贴过陌生的男人的胸膛,过了一会儿,她渐渐地适应了,她将柔
软的身子依偎在孟文淞的怀里,进而她将丰满的乳房贴在孟文淞那坚实而宽阔的
胸膛上。

  孟文淞微笑着紧紧的搂住怀里的大美人儿,他慢慢地解开了夹克上的钮扣,
露出了别在腰间的9毫米口径左轮手枪。张妮芬吓得大惊失色,她瞪着漂亮的大
眼睛,张大嘴一句话说不出来,孟文淞紧紧地搂住张妮芬,贴在她耳边小声地说,
“不要怕,我的大美人儿,我是一名私人保镖!”

  可是张妮芬依然疑惑地望着孟文淞,她本能地将身子依偎在孟文淞宽阔的怀
里,她想获得安全感,这是女人的本能,可是,她的身子却在瑟瑟发抖。此时,
孟文淞感到有些懊悔,他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对待一位如此美丽的女郎,这不是他
的本意。

  孟文淞和张妮芬在灯光昏暗的舞池里翩翩起舞,孟文淞搂住张妮芬细腰的大
手,慢慢的向张妮芬的下身摸去,当他的手摸到臀部的轮廓的时候,张妮芬的身
子本能的颤抖了一下,孟文淞犹豫了片刻,他将手掌扣住张妮芬细嫩的臀部,越
来越紧。

  张妮芬没有反抗,她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将整个身子软软的依偎在孟文淞
的怀里。孟文淞尽情地揉捏着张妮芬那细嫩的臀部,他感觉到张妮芬果然没有穿
内裤,一想到这些,他的大阴茎就情不自禁地勃起了。

  孟文淞猜想,眼前的这个漂亮的少妇退下戒指藏在钱包里,背着她的丈夫,
偷偷跑到酒吧里找男人寻找性快乐,一想到这些,他的脸上就情不自禁地掠过一
丝狞笑。于是,他大胆地将已经高高勃起大阴茎,毫无顾忌地顶在这位漂亮少妇
的小腹上,张妮芬轻轻地哼了一声,她的脸上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兴奋,她微微地
扭动小腹,摩擦着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她感觉到一股阴液正在缓缓的从她的阴道
里流出,润湿了她的大腿内侧。此时,孟文淞已经敢肯定,今天晚上,他不会孤
单的一个人过夜了,他的身边肯定会多一位漂亮的大美人儿,他要尽情地跟她做
爱。

  大约又过了20多分钟,孟文淞挽着张妮芬走出了酒吧,来到了自己的汽车
旁,他们俩一钻进汽车,孟文淞就迫不及待地将张妮芬紧紧地搂进怀里,两个人
尽情地亲吻。

  此时,张妮芬已经不再掩饰,她对这位身强力壮的男人的性渴望了。她喜欢
孟文淞,她喜欢跟身强力壮的男人做爱,这是她结婚一年多来,压抑在心中的梦
想,她的丈夫性无能,她在睡觉的时候无数次梦见跟另一个男人做爱,她通过自
慰的方式,满足自己的性渴望,她甚至还偷偷的从网上成人用品商店买来假阴茎,
插入自己的阴道里自慰。然而,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她已经无法压抑心中的寂
寞了,她要到外面寻找一位真正的男人,尽情地跟他做爱,如今,她终于勇敢地
迈出了这一步。

  张妮芬将舌头伸进了孟文淞的嘴里,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她那丰满的乳
房一起一伏,贴在孟文淞的胸膛上。孟文淞将手摸到张妮芬的胸脯上,他轻轻地
揉捏着张妮芬那细嫩的乳房,张妮芬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

  孟文淞一个一个地解开了张妮芬衬衫上的钮扣,张妮芬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
渐渐地露了出来,孟文淞贪婪地盯着这位漂亮女郎的乳房,他也兴奋地哼了一声,
他用大手罩住张妮芬的乳房,用手指揉捏上她那坚硬的乳头,然后,他探出头将
张妮芬的乳头含进了嘴里,他尽情地吸吮着乳头,就像一个婴儿一样,张妮芬的
身子兴奋得颤抖了一下,她感觉到一股快感从她的乳头辐射而出,传遍全身,一
直传到她下身的阴道里,她感觉到更多的阴液从她的阴道里缓缓流出,润湿了她
屁股下的裙子。

  孟文淞将大手伸进了张妮芬的大腿,他抚摸着漂亮女郎的大腿,然后将大手
摸向她的大腿内侧,张妮芬出于女人羞涩的本能,她紧紧夹住双腿不肯让步,她
当然知道孟文淞想要干什么,他想摸她的女性生殖器。过了一会儿,张妮芬执拗
了半天,还是顺从地分开了双腿。孟文淞顺势撩起她的裙子,他的大手抚摩着漂
亮女郎的大腿内侧,沿着尼龙丝袜一点一点向大腿根部摸去,张妮芬的大腿一点
一点撑开,给她的新情人留出更多的空间,孟文淞的大手一步步靠近那梦幻般的
目标。

  忽然,孟文淞的手指碰到了一条隆起的细嫩皮肤,暖暖的,富有弹性,他知
道那肯定是张妮芬的大阴唇,她的大阴唇湿漉漉的,已经被粘糊糊的阴液浸湿了,
她的柔软的阴毛胡乱地贴在隆起的大阴唇上。孟文淞继续抚摩着张妮芬大腿根部
的女性生殖器,他的手指尖碰到了另一侧的大阴唇,孟文淞兴奋地哼了一声,正
如他猜测的那样,眼前的这位漂亮女郎果然没有穿内裤。

  孟文淞用手指在张妮芬两片高高隆起的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滑动,他摸到了
夹在沟槽里的两片细嫩的小阴唇,湿漉漉的,十分性感,他的手指继续向沟槽的
上方摸去,当他摸到一个硬硬的小肉球的时候,张妮芬兴奋地小声哼了一声,那
个小肉正是她的敏感的阴蒂,那是女人敏感的刺激点,她的阴蒂已经从包皮里探
出头,变得坚硬而敏感。

  孟文淞用两个手指轻轻地拨开了张妮芬的两片大阴唇,这时,她没有拒绝,
而是顺从地用力分开了双腿,于是,孟文淞拨开她的两片湿润的小阴唇,将粗大
的手指缓缓插入了张妮芬的阴道里,张妮芬再也克制不住了,她兴奋得哼了一声,
然而她并没有合上双腿,她紧绷双腿上的肌肉,用力收缩阴道,她用阴道壁紧紧
的裹住孟文淞的手指,她的臀部不停地在座椅上扭动,她的嘴里不住地发出兴奋
的哼哼声,一股阴液从她的阴道里缓缓流出,流淌到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
甚至流到了她的肛门上。孟文淞继续将手指在张妮芬的阴道里插入拔出,他的手
指上粘满了粘糊糊的阴液。

  忽然,张妮芬再也克制不住了,“啊!啊!啊……”张妮芬兴奋的尖叫,她
的性高潮达到了顶点。

  过了一会儿,张妮芬的性高潮渐渐地消退,她那紧绷的身子渐渐地放松下来,
她将头扭向另一侧,她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的风景,她不敢看孟文淞的脸,此时,
她的脸已经羞臊得通红,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背着丈夫,偷偷的跑出来找
男人,她让一个陌生男人尽情地玩弄了自己的女性生殖器,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
的羞耻感。

  孟文淞的手指依然插在张妮芬的阴道里没有抽出,张妮芬紧紧的夹住双腿,
也夹住了孟文淞的大手。孟文淞似乎也看出了张妮芬的羞臊,不过,让他感到奇
怪的是,这位漂亮的女人并没有拒绝他玩弄她的女性生殖器,他做梦也没有想到,
张妮芬的性欲是如此的强烈,她的阴道里的阴液依然在不断的涌出,以至于润湿
了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甚至屁股。孟文淞注意到,张妮芬偶尔也会溜号,他不知
道这位漂亮的女郎在想什么,也许她在思念她的丈夫,她觉得自己对不起丈夫,
也许她在痛恨自己的丈夫性无能,谁知道呢?

  孟文淞微微的撑开张妮芬的两条大腿,张妮芬没有拒绝,她顺从地分开了两
条腿,孟文淞的手指快速地在她的阴道里插入拔出,张妮芬的性欲又达到了高潮。

  此时,孟文淞在思量如何跟这位漂亮的女郎不过一个销魂的夜晚,他想尽情
地玩弄张妮芬的肉体。

  孟文淞紧紧的搂住张妮芬,而张妮芬将头深深地埋在他结实的臂弯里,这时
候,他贴在张妮芬的耳边小声地问,“今天晚上,到我家过夜,好吗?”

  张妮芬抬起头深情地望着孟文淞,她紧紧地咬着嘴唇,然后默默地点点头。
孟文淞借助昏暗的灯光看到,张妮芬的脸羞臊得通红,之后,她又将头低下头,
作为女人,她实在没有勇气看她的新情人的脸,她明白,今天晚上她将跟这个健
壮男人,度过一个销魂之夜,而这个男人并不是她的丈夫。

  此时,孟文淞感到他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紧紧地顶在裤子上,几乎要把裤
子撑破了,他抱紧张妮芬小声地说,“妮芬,我的房子就在附近,我一个人居住,
没有外人。请你放心!”

  “那很好……”张妮芬小声地说,她将后背靠在椅背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然后,她放下短裙遮住了她的雪白的大腿。孟文淞礼貌地将手指从她的阴道里抽
出,他借助路旁的灯光看见手指上粘满了粘糊糊的阴液,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出
一种异样的光芒。

  孟文淞驱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而张妮芬将头扭向另一侧,她静静的望着窗
外的夜景,她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孟文淞看到她紧绷着嘴唇脸色凝重,她的丰
满的乳房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孟文淞注意到她衬衫上的钮扣并没有完全扣紧,她
那雪白的乳房微微地露出来,在路灯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迷人。

  忽然,张妮芬扭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孟文淞,然后扣上了衬衫上的钮扣,也许
是张妮芬发现了他正在偷窥她的乳房。孟文淞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觉得女人的心
思真是难以捉摸,就在刚才,张妮芬还允许他揉捏她的乳房,尽情地玩弄她的女
性生殖器,甚至允许他将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里,可是现在,她竟然不让他偷看她
的乳房。

  大约过了10分钟,汽车拐进一个小区,在一处旧楼房前停了下来,张妮芬
下车后紧张的向四处张望,她似乎很害怕被人发现,四周静悄悄的漆黑一片。孟
文淞拉着张妮芬迅速走上楼去,他在这栋楼里租了一套房间,已经居住很长时间
了。

  自从他的女友跟别的男人私奔以后,他早就想搬出这栋楼,毕竟这里有他太
多的痛苦回忆。

  这是一栋九层楼的旧楼,没有电梯。孟文淞住在三楼,两室一厅,房间虽然
算不上宽敞,可是对一个人居住已经绰绰有余了。

  孟文淞拉着漂亮的张妮芬一步一步向楼上走去,楼道里的灯光昏暗,让人感
到很压抑,好在张妮芬走在他的前面,她的漂亮的臀部在他的眼前左右扭动,就
像一块诱人的大蛋糕,他真想克制不住的伸手摸一下。

  过了一会儿,孟文淞和张妮芬终于来到了他家门口,他一把搂住张妮芬,将
她揽进怀里,他尽情地亲吻着张妮芬的嘴唇,而张妮芬像小鸟依人一样依偎在他
的怀里。

  “妮芬,今天晚上想跟我过夜吗?”孟文淞深情地问,张妮芬默默地点点头,
孟文淞心满意足地舒了一口气,他知道怀中的这只漂亮小鸟不会再飞走了,今天
晚上,他要跟这位漂亮的女郎尽情地做爱。

  房门一打开,两个人就迅速溜进了屋子里,紧接着房门轻轻地被关上。孟文
淞再一次将张妮芬紧紧地搂进怀里,他慢慢地解开了张妮芬衬衫上的钮扣,张妮
芬左侧雪白的乳房露了出来,紧接着她的肩膀也露出来,不一会儿,她的衬衫就
飘落在地板上。

  孟文淞又伸出手抚摩着张妮芬的臀部,他慢慢地解开了裙子上的钮扣,张妮
芬顺势扭动一下臀部,她的短裙滑落在地板上,她抬起腿将裙子踢到了一边。此
时,她只穿着一双尼龙丝长筒袜,除此之外,她全身赤裸的一丝不挂的站在孟文
淞的面前,她那雪白而丰满乳房高高挺立着,一对诱人的褐色的乳头顶在乳房上,
她的大腿根部贴着一层薄薄的黑褐色阴毛,两片大阴唇的轮廓依稀可见,大阴唇
之间的沟槽隐约露出来。

  孟文淞紧紧抱住张妮芬那赤裸的肉体,他感觉张妮芬的身子在微微地发抖。

  孟文淞抱起张妮芬一步一步向卧室走去,那里有一张大床在召唤着他们。张
妮芬的身子很轻,就像一只轻盈的小鸟趴在他的怀里,而孟文淞的身高1米8,
体重200 斤,相比之下,张妮芬要瘦弱得多,尤其是她赤身裸体、一丝不挂
的样子,更显得她苗条和妩媚动人。

  张妮芬赤裸着身子坐在床边,她望着孟文淞开始脱衣服,她的眼睛一直注视
着孟文淞腰间的左轮手枪,她感到不寒而栗,作为女人,她害怕武器。孟文淞似
乎发现了张妮芬紧张的表情,他将手枪带解下来,放进了床头柜的抽屉里,避开
了这位漂亮女郎的视线。张妮芬望着关上的抽屉,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她的
确不喜欢冷冰冰的手枪,她觉得那是一件危险的东西,不过,身边有一位高大英
俊的孟文淞保护她,她感觉有一种莫名的兴奋,那是一种充满冒险的刺激感。

  这时候,孟文淞已经脱光了上身的衣服,他的胸膛上的一道伤疤,引起了张
妮芬的注意,这多少增加了他的神秘感,让他有一种粗旷的美,这种美对女人充
满了诱惑力。

  张妮芬心里在想,如果自己的丈夫知道她,正赤身裸体的躺在一个危险的陌
生人床上,他该作何感想?他是否有勇气来找孟文淞算帐,张妮芬一想到这些就
不寒而栗,她怨恨自己的丈夫对自己过于冷漠,她怨恨丈夫的性无能,她想用跟
别的男人睡觉的方式,惩罚她的丈夫,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错。她觉得,自己是
一位漂亮的女人,她有权利享受从男人身上获得的性快乐,她有权利跟自己喜欢
的男人上床做爱。

  孟文淞一边脱裤子,一边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张妮芬望着她的情人,她的脸
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此时,孟文淞穿着一条内裤站在她的面前,他
的腿上布满了黑毛,他的左侧大腿上的一个圆形伤疤,引起了张妮芬的兴趣,她
在猜想这个伤疤是如何留下的,也许那是枪伤?然而,孟文淞并没有给她更多遐
想的时间,她看见孟文淞慢慢的脱下了内裤。张妮芬兴奋地盯着孟文淞的大腿根
部,她看见一团浓密的黑色阴毛露出来,而内裤被勃起的大阴茎高高顶起,她知
道孟文淞的大阴茎就要露出来了。

  “哎呀!”张妮芬抿着她漂亮的小嘴,兴奋得尖叫了一声。此时,她看见孟
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从内裤里跳出来,直直的挺立在自己面前,尽管她已
经是结婚的女人,可是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硕大无比的大阴茎,她觉得丈夫的阴
茎根本没办法跟孟文淞的相提并论,他的大阴茎就像自己在情色网站上曾经见过
的男人大阴茎,一想到这些,张妮芬兴奋得心怦怦地狂跳起来。作为女人,尤其
是作为一位性欲强烈的漂亮女人,她对男人硕大无比的阴茎,有着一种痴情的渴
望,她无法抵御那种诱惑。

  孟文淞挺着高高勃起的大阴茎站在张妮芬的面前,他将包皮向后一撸,他的
大阴茎头一下子翻出来了,直直的对着张妮芬的脸。

  “噢,你的大鸡巴太大了!”张妮芬情不自禁地尖叫了一声,她睁大漂亮的
眼睛,痴情地盯着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她一想到眼前这个大阴茎,即将
插入自己的阴道,她的整个赤裸的身子兴奋得颤抖了一下。

  孟文淞仔细端详着张妮芬那漂亮的脸蛋,他看到了一个少妇对性欲难以抑制
的渴望和一丝羞涩,还有一点点恐惧。张妮芬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孟文淞那又长又
粗又硬的大阴茎,足足有五分钟。这时候,孟文淞向前跨了一步,将大阴茎对视
张妮芬的脸,以便让她看得更清楚,过一会儿,他也想仔细端详张妮芬那梦幻般
的女性生殖器。

  这时候,张妮芬抬起腿脱掉了尼龙丝袜,此时她已经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坐
在她的情人面前。孟文淞贪婪地盯着张妮芬那梦幻般的肉体,她的身材苗条,乳
房丰满而挺拔,尤其是小肚子扁平而细嫩,很显然,张妮芬没生过孩子,因为生
过孩子的女人腹部都有或明或暗的妊娠纹。

  孟文淞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他喜欢怀孕的女人,他觉得挺着大肚子的女人
最性感,这些女人无论是在肉体上还是心灵上都有一种成熟的女性美。也许是孟
文淞的女友抛弃他的缘故,他的梦想被彻底粉碎了,他曾经幻想跟女友生儿育女,
然而现实却是女友怀上了别的男人孩子,这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从此以后,
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对女人有一种强烈的报复心理,他想疯狂的强奸一位漂亮的
女郎,直到这位女郎怀孕为止,他渴望看到被自己强奸的女郎,挺着大肚子站在
自己面前的样子。而如今,这位让他发泄性欲的女郎,正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地
坐在他的面前,等待跟他做爱,他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渴望,他要疯狂地强奸张妮
芬,他要让她怀孕,他要把她的肚子弄大。

  张妮芬深情地望着她的情人,她扭动一下腰肢,她那丰满而挺拔的乳房晃了
晃,乳房顶端的一对深红色的乳头挑逗似的对着孟文淞,她伸展一下腰肢,露出
了平滑而细腻的小肚子,还有她那大腿根部黑褐色阴毛。张妮芬的阴毛并不能浓
密,精巧的贴在她的大腿根部的隆起上,隆起底端的沟槽隐约可见,那就是她的
两片大阴唇的顶端。孟文淞贪婪地盯着张妮芬大腿根部的阴毛,他觉得裸体女人
的阴毛特别有诱惑力,容易让男人想入非非,他觉得张妮芬不愧为是一位标准的
美女。

  张妮芬赤裸着身子坐到床的中央,她慢慢的分开了双腿,将整个女性生殖器
完全地展现在她的情人面前。孟文淞喘着粗气,贪婪地盯着她的大腿根部,她看
见张妮芬的两片已经隆起的大阴唇微微的分开,她的两片肉红色的小阴唇,从两
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羞涩的探了出来,湿漉漉的,十分可爱,两片小阴唇微微
的一张一合,她那梦幻般的阴道口若隐若现,她的阴道口里已经灌满了粘糊糊的
阴液,在明亮的灯光照射下晶莹剔透,张妮芬的整个女性生殖器,就像一朵含苞
待放的玫瑰。

  孟文淞慢慢的伏下身子,他跪在床前将头伸向张妮芬的大腿根部,他看见张
妮芬的脸上掠过一丝诡秘的笑容,然后用力分开了双腿,给他留出更多的空间。

  孟文淞开始亲吻着张妮芬雪白而细嫩的大腿内侧,他的嘴唇一点一点向张妮
芬的大腿根部靠近。这时候,他听见张妮芬兴奋得哼了一声,她更加用力地分开
双腿,她的两片大阴唇已经完全隆起,她那粉红色的阴蒂也从两片大阴唇之间的
沟槽的探出来,孟文淞贪婪地盯着张妮芬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他知道女人的
性欲达到高潮的时候,她们的大阴唇会隆起,阴蒂也会变得又粗又硬,而且十分
敏感。

  孟文淞贪婪地亲吻着张妮芬细嫩的大腿内侧的肌肤,他喜欢女人如丝绸般的
肌肤,慢慢的,他的嘴唇贴近了张妮芬那两片隆起的大阴唇。孟文淞并没有马上
向张妮芬的女性生殖器发起进攻,而是轻轻地吹了吹张妮芬的两片湿润的小阴唇
和阴道口,一瞬间,张妮芬的整个女性生殖器本能地抽动了一下,一股阴液缓缓
的从她的阴道的流出来。之后,孟文淞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张妮芬的大阴唇,她的
并不浓密的阴毛贴在大阴唇上。

  “啊……啊……你想……干什么?”张妮芬喘着粗气小声地问,说完,她就
有些后悔,她知道自己是在明知故问。

  孟文淞抬起头,假装疑惑的望着张妮芬那羞涩而美丽的脸庞,他一字一句地
说:“我想吃你的屄!不行吗?”

  “噢!噢!你太下流了,我丈夫……他从来没有对我干过这种事,你是个大
流氓……”张妮芬兴奋得结结巴巴地说。

  起初,孟文淞不相信张妮芬的话,他觉得张妮芬很孩子气,他难以想像,在
如今的社会里,一位年轻漂亮的女郎竟然没有体验过被舔食女性生殖器的滋味,
这太难以置信的。可是他转念一想,张妮芬虽然是一位已经结婚的漂亮女人,可
是由于她丈夫的性无能,尽管她的处女膜已经被穿破,可是在性经验上,她跟一
位十七八岁的少女没有区别,她的性体验少得可怜,这也正是他冒险到酒吧里寻
找别的男人,满足性饥渴的原因。

  孟文淞在胡乱猜测,他的脸上掠过一丝抑制不住的狞笑,他像是在喃喃自语
地说:“噢,我的大美人儿,我今天一定要让你体验被舔食屄的感觉,那是一种
难以形容的性快乐,你一生都不会忘记的。”说完,他用力分开了张妮芬的两条
大腿,张妮芬没有拒绝,她仰面躺在床上,喘着粗气,等待着那一销魂时刻的到
来。

  孟文淞用手指轻轻地拨开了张妮芬的两片大阴唇,她的两片肉红色的小阴唇,
像花瓣一样绽放开来,隐约遮住她那迷人的阴道口。然后,孟文淞小心翼翼地拨
开了张妮芬的两片小阴唇,她那肉红色的阴道口完全展现在他的面前,她的阴道
口很紧,尽管处女膜已经被穿破,可是她的屄却跟处女没有两样。

  此前,孟文淞也玩弄过朋友妻子的屄,那个女人生过孩子,他知道,一位生
过孩子的女人的屄和处女的屄完全不一样,生过孩子的女人的阴道口很大,很容
易就撑开,而且阴道口的皮很薄,可以轻而易举地看见阴道里的女性生殖器的结
构,甚至可以看到子宫口的位置,而处女的屄却完全不一样,她们的阴道口很紧,
紧紧的裹着,而且皮很厚,根本无法看见阴道里的结构。孟文淞发现张妮芬的屄
就像一位少女的屄一样,紧紧的裹着。

  这时,轮到孟文淞兴奋得忘乎所以了,他兴奋得深深吸一口气。他贪婪地盯
着张妮芬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整个沟槽里已经灌满了粘糊糊的阴液,他伸出
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一下右侧的大阴唇,然后又舔了一下左侧的大阴唇,接着,
他用舌头尖拨弄一下两片湿漉漉的肉红色的小阴唇。这时候,他清楚地看见,一
股粘稠的阴液缓缓的从张妮芬的阴道里流淌出来,挂在两片已经肿胀的小阴唇的
边沿上。孟文淞将鼻子凑到张妮芬的女性生殖器的跟前,他深吸一口气,他尽情
地体验着女性生殖器散发出的独特诱人气味,他感到异常兴奋,那是一种足以让
男人发狂的气味。

  孟文淞像发情的野兽一样嚎叫了一声,他将头向前一看,用嘴唇尽情地吸吮
着张妮芬那两片敏感的小阴唇,然后他用牙轻轻地咬了一口小阴唇。

  “啊……啊……你……你这个流氓!”张妮芬兴奋地尖叫一声,她感觉孟文
淞正在用牙齿撕咬她的两片敏感的小阴唇,一瞬间,她感到一股难以抑制的性快
感从她的阴道里辐射而出,迅速传遍全身,那是她多少年来梦寐以求的快感,而
这种感觉是她那性无能的丈夫永远也无法给她的。张妮芬曾经暗示过丈夫,她渴
望丈夫能够吸吮她的女性生殖器,然而糊涂的丈夫却莫名其妙地拒绝了她的要求,
这让她十分懊恼。如今,她终于从孟文淞身上体验到了,这种女人梦寐以求的性
快乐,同时,她也明白,作为一位性欲强烈的女人,她失去的太多太多。

  孟文淞用嘴唇吸吮着张妮芬女性生殖器的每一个细节,从大阴唇到小阴唇,
从阴蒂到肛门上方,甚至,他的舌头像犁一样,在大阴唇和小阴唇之间的褶皱里
滑动。孟文淞用手指拨开张妮芬阴蒂上的小包皮,张妮芬那粉红色小阴蒂一下子
探了出来,她的小阴蒂坚硬而敏感,每当孟文淞用舌头舔一下阴蒂尖的时候,她
的整个女性生殖器都会情不自禁地抽动一下,最后,孟文淞用嘴唇尽情地吸吮着
她的阴蒂,然后,他用牙齿轻轻地咬了一下阴蒂。

  “啊……啊……”张妮芬情不自禁地大声尖叫起来,突然,一股阴液从她的
阴道里喷射而出,直直的射进了孟文淞的嘴里,紧接着又一股阴液射到了孟文淞
的脸上。孟文淞吧嗒吧嗒嘴,感觉味道咸咸的。起初,孟文淞还以为张妮芬是在
小便,可是当他拨开她两片小阴唇,仔细端详着她阴道口上方的尿孔的时候,他
发现张妮芬并没有小便,这时候,张妮芬的阴道猛烈的抽动一下,又一股阴液从
阴道口里喷射出来,此时,孟文淞才敢确定,张妮芬不是在小便,而是在喷射阴
液。孟文淞早就听说过,性欲强烈的女人会从阴道里喷射阴液,就像小便一样,
如今他终于看到了这一梦幻般的奇景,他感觉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