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贴】《某平窝案》(24)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3/11/19发表于:留园书屋                 (24)   这时协警突然也出现在她们面前。“领导叫你到他的房间去等他。”协警认真的对琼薇说。   “琼浆不是跟他,,?”琼崖有些奇怪,但是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而且琼崖马上又被醋意激怒了。女人的心思!   “,,”琼薇一时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那我先走了。”琼崖故意坏笑着说,“老韩。我们去你的那个什么313俱乐部去。”   “咱们一起去领导那吧。”琼薇央求着。   “矮油!”琼崖的嘴岔子都快咧到下把上去了。“干什么去?当电灯泡啊?”琼崖断然拒绝了。   “哪来的313?”韩某华有些糊涂。   “213加上我不就313了吗!”琼崖愤愤的说着先走了。   突如其来的招呼让琼薇有点不知所措,或是不好意思。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其中还有两个是男人。‘跟着他走算什么?那和应召女郎还有什么不同?可是,不走又能怎么样?’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思考了几分钟。最后琼薇决定不再遮遮掩掩,而是大大方方的对琼崖说,“那我跟他先走了。”   两个女人都不知道琼浆已经占据了她们的位置,这时正在领导的床上卖弄着她那一身雪白、雪白的白肉,施展着她那天生具有的笑容的无穷魅力。   两个女人也没有发现,两场更大的阴谋正在等着她们。   隔墙有眼。   自从琼崖和琼薇从厕所回到包间后,协管员一直盯着包间的门。他先看到领导出来后走了,并没有在意。接着又出来两个女人。她们是琼浆和琼州。只见两个女人出来后互相摆了摆手,其中一个去了洗手间。而另一个看看周围没有人注意后,却走向领导离开的方向。她便是琼浆。   本来琼浆不是协警的目标。但是她的行动鬼鬼祟祟的,四下窥测了半天才作下一步动作,走的又是领导去的同一个方向。而且他们去的方向还不是离开饭店必经的大堂,而是电梯间。协警多了一个心眼,跟了上去。   果然,琼浆径直去了客房区的一个套间。三长两短的敲了几下门后,开门后探头出来向四下观察的正是领导。   确认这两个人在搞一夜情,一时半会不会离开后,协管立刻有了主意。他回到包间门口继续等待。当琼薇她们出来时跟了上去,准备等到她们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后单独把琼薇拦下来。   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老韩突然出现了。当他听到老韩准备将两个女孩拐走后。像日本人一样顾不得后果。协警果断出手,准备虎口谋食,于老韩碗里分一杯羹。   协警的做法有很大的风险。首先,他不知道这个借口能不能把琼薇骗下来,如果琼薇和领导没有那种暧昧的关系,她很可能不信,打个电话自己的谎言便可以被揭穿;其次,一旦事发他不但要丢工作,而且很可能要下大狱。   没想到琼薇果然和领导有一腿。她居然相信了协管的谎言。“在哪里?”琼薇问。   “跟我走。”协警没有回答,直接把琼薇领走。七拐八拐,当看不到老韩后将琼薇径直带向自己那个隐秘的休息室。   “我们也走吧。”老韩对还在凝视着琼薇背影的琼浆说。“不去213。咱们的地方比他们的好。”   郁郁不欢的琼崖随老韩离开了。   “别想人家的事情了。人必须为自己活。”老韩明白琼崖吃醋了,一边开车一边开导说。直到他们来到远郊的一处僻静的地方。   这时天黑得更厉害了。在一片树林中,他们来到一处不起眼的庄园门口。   进门的手续极为繁琐。   进了大门后看不到任何建筑,又过了一段盘山的林间路后才到了一处绿树掩映的大房子前面。   老韩将车钥匙递给一个大龄车童。然后领着琼崖进入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   琼崖只觉得眼前景色豁然开朗。只见一席瀑布从将近十层楼的高出沿假山奇石缓缓流下;丛丛锦鲤在水草碧波中穿梭;一面玻璃墙后面,美丽的金刚鹦鹉正在热带雨林板状根的巨树枝丫上打着瞌睡。   外面看着不起眼,里面比豪华酒店要好上几倍。   “你那辆破车还好意思让车童开?”地方好也不管用。琼崖不满意领自己走的人的官衔比叫琼薇的低。她不过是因为和琼薇怄气才跟了老韩,说话自然不会客气,处处让人不舒服。   老韩如果有眼力,现在可以送她回宿舍了。这种状况让她上床几乎没有可能。   “开好车的都是你那些213俱乐部的。真正给面子的是车牌。是个人你便买得起傻逼车,可你搞不到咱们的车牌和车子前面的市委进门证!”老韩好像并没有意识到琼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这又是当前人们对权力的一种追捧;一种误解。   绕过瀑布,眼前景色突然一变,大气磅礴,一泻千里的澎湃景色突然变成了小桥流水,竹蓠扉门的江南小景。只见周围丝竹阵阵,泉响竹吟;虫鸣犬吠,鸟语花香;一个个理疗室散布其间。琼崖看得心里喜欢,便不再提回宿舍的念头。   再走,转过一户农家小院的院墙。景色又是一变,一派海滨景象。两个人在一个插在沙滩上的遮阳伞下停了下来。尽管没有太阳。两个人还是站到了伞的下面。这和真正的海滨沙滩浴场的情形是一样的,白人往太阳底下晒;中国人朝阴凉下面钻;黑人根本就不去那种鬼地方。   这时奇石溪涧已经不见了踪影;眼前的景色变成了棕榈椰树,碧浪沙滩。只见不远处波涛荡漾,海天一色。虽然是人工场景,但是好像比天然的更加惬意。   在这种氛围下,一个狗卵子形的大泳池突然展现在面前,在几个狗熊脚趾豆般的小泳池的簇拥下懒散的拥抱着几个一动不动的宽胯巨乳、长腿金毛的白种女人。   “假人。”琼崖立即想到。“这真算得上是崇洋媚外的一个新境界了。”   “什么做的这么像?”琼崖又想   为了辨别材质,琼崖在一个假人上面捏了一把。   “啊”的一声尖叫。‘假人’竟然站了起来。金毛乍起,抠睛竖立;前胸爆满,后臀拱起。竟然是个货真价实的西洋女人。   琼崖绝对不是故意的。作为今天男性或女性人造伴侣的塑料人的材料,目前有了非常大的改进。从前的充气塑料人已经快被完全淘汰了。这才造成了琼崖的误判。   将来的机器人,或说‘机器配偶’,不但材质、材质的手感与人体组织相似;他(她)们还会有感情、思维甚至性格。这种机器人不再仅仅限于一个性交或泄欲的工具,而是孤男寡女们真正的生活伴侣,感情的依托。   如果有了一个英俊、漂亮,从不发脾气,事事顺着你的机器人生活伴侣;你还会与那些花心而且打老婆;偷情甚至谋害老公的人结婚吗?这时,人类的婚姻必将遭遇一次巨大的关口和考验。   “想游泳吗?”老韩问   老韩的问话打断了琼薇的思考。“比不过人家。”琼崖红着脸说。   “她们都是外资公司的雇员,和我们一样挣工资。没什么了不起的。”老韩思维敏捷,知道琼崖说的不是游泳技术。既然不是游泳技术,那当然是指挣钱多少了。   “我没说钱。”   看到已经转了弯还是跟不上女人奇怪的思维,老韩偏头看了看琼崖的乳房。   在琼崖贴身的小上衣里面,一对挺挺的乳房还是相当鼓、十分挺拔的。只是直径小,分量轻;很硬。用眼睛估量一下,知道大概质感较差,没有那种颤颤巍巍的感觉。这种奶子在中国人中相当不错了,比外国人尚有不足。当然了,就凭琼崖瘦瘦的小身板,如果果真挂了那么大的两颗梨,那也是极不搭配的。这便是‘什么树结什么果,老鹞子下不出凤凰蛋。’   古时候中国人对妇女的审美不在胸臀;而是在小脚金莲,溜肩细腰。而外国妇女除了涂涂脚趾甲,很少保养脚部。   “噢?不看她们,那边还有好地方。我带你过去。”老韩还是蛮体贴人意的。   “他们没有男人吗?”看得出,琼崖确实感兴趣了。   “男人还要再晚一点才出来。他们都是夜间动物。一身黑毛,猪鬃似的你们受不了的。”老韩仿佛是在漫不经心的说着。一边用鞋尖在沙子上划着字。   “也没那么可怕吧。好多中国女孩嫁给老外也没被扎得浑身是包啊。”琼崖小声嘟囔着。   “你是说草台小生吧?”老韩说。留园曾经有个名叫‘草台小生’的,最反对中国妇女与外国男人做爱。但是他对中国男性与外国女性性交却持支持态度。这代表了很多中国男人的思想。一种视女人为财物的封建思想。   “找一个试试?”老韩开了一个低级玩笑道。   “滚!说着说着便没正经了。你这样的还不如那个小心眼的草台小生呢。”琼崖嗔怒道。   “二位的椰汁。”一个穿草裙的女孩送来了两杯杯口插着柠檬,杯里竖着螺旋状吸管的乳白色的液体。   “我们又没订!你们是不是还要说,‘已经做好了。不喝也要交钱?’”琼崖口气严厉的说。先说了这句话就等于断了硬性推销的后路。不然这帮人惹不起,一杯可以卖你好几百。你若不买,他们便给你制造无数的麻烦,让你将本想开心的一天变成无数窝心的日子。   戴着深蓝地白花小围裙的女孩瞠目结舌,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没关系。”老韩不知在对谁说,“这是免费的。”说话间他已经坐在躺椅上,嘴里吸嘬着杯中精液般的液体。如同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好像在为自己将要发生的激战补充能量。   迷信的说法是‘吃什么,补什么’。   当然那都是无稽之谈。一辈子吃牛鞭的到死也长不出个鸡巴样来。   “就凭你的工资加入这个俱乐部?”琼崖判断得非常准确。   不仅如此,在中国,凡是公务员自费送子女到国外读中、小学的,都有类似的疑点。外国中、小学校没有奖学金,一个公务员没有外援或不出卖国家利益根本做不到。   所以这里老百姓会恨恨的说“看到政府办公室窗户开着,向里面打一梭子冲锋枪,保证伤不着好人。”言外之意,他们不是为非作歹,便是吃里爬外,鱼肉乡民,横征暴敛,强暴妇人。尤其糟蹋妇女时连几岁的女娃也不放过。令人发指。   更为蹊跷的是,某地发生了公务员强奸幼女的事件后,疑犯的法院同事竟然不顾党纪国法,仅仅判他5年缓刑,不用赔偿!真是狼狈为奸,猪狗不如。   “当然不是我交钱啦。再说,有钱顶个屁,照样进不来。这是一个私企老板介绍的。”老韩说。   “谁会白请你入会!”琼崖说着也坐了下去。   “过几分钟那边有场3D电影。我们去看。”老汉遭到了抢白也不反驳,只是转移了话题。   他这样做是有道理的。女人的直觉虽然好,一语击中要害。但是她们分析问题的能力不够,并不能保证每次都可以根据发现的现象得出正确结论。转移一下话题便可以让她们忘掉刚才的事情。因为她们还无法判断孰重孰轻。   “什么电影?”琼崖果然中计。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外国的娱乐片。随便看看。消遣一下。”   放下了剩下的半杯饮料,两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噌,噌,噌,’的向电影院走去。可惜,正当他们走到电影厅门口的时候,老韩的手机突然响了。“你拿这个先进去。我接个电话。”老韩从身旁的一个小木盒中拿出一付立体眼镜交给琼崖,“看完拿走。不用退。”他说。   “那我在里面等你。”琼崖不愿意偷听别人的电话,自己先进了电影厅。   电影厅不大,却是正规影院的气势。银幕很高,很大,音响非凡。所有的座位都像包厢一样,有着各自封闭的小环境,互不相扰。每个包厢里都有两个宽大的双人沙发,面对面的排列着。很难想象前面一排背对着银幕有什么作用。好像只能放脚。俱乐部的影院,条件就是比外面的好。   琼崖看看一共也没几个人,知道关灯后老韩也能找得到,便找了一个靠后,靠墙偏僻的包厢独自坐了下去。   ‘他要是利用昏暗的环境对我动手动脚怎么办?’等待电影开演的时候琼崖突然想到,‘我已经不欠他了。绝对不能同意!他敢动手我就出去。’想到这里琼崖又再次起身重新换了一个中间两边都可以离开的包厢。   琼崖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她坐了下去,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觉得两颊有些发热。好在这时电影厅里的灯光暗了下去。琼崖赶紧向门口瞟了一眼,老韩还没有来,‘又煲电话粥。’她想,‘他不来更好。没有骚扰。’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