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贴】《某平窝案》(11)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3/08/26首发于:留园书屋   11,   “小姐,”有人在一旁轻轻的叫,好像是在喊小薇。   小薇用余光扫了一下,发现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胖男人。身体臃肿,面容琐碎,态度庸俗,穿着邋遢。一幅小人像。   小薇没有说话,继续走自己的路。她走的是抡猫步,每一步后面的那条腿都要把脚抡起来,在身旁画一个大大的半圆之后再落到前面那只脚的正前方,抡腿途中膝盖绷得笔直笔直的,一点弯都没有。   “包夜多少钱?”男人跟在小薇的后面试探性的问到。   在现代中国性工作者的词汇中,‘快餐’和‘打炮’指男人与性工作者之间发生一次性性关系。地点即可以在女方的场地,也可以在男方的住所。交易时间以男性射精为准,射精结束即为交易完成。如果男人不能射精,一般以半小时为限。这种服务通常是为了解决单身男人;或虽已结婚,但女方不能行房(怀孕,生病,性冷淡等)的男性的性困境。   而‘包夜’是嫖妓或网吧的一个专用词汇。交易时通常指女性工作者到男性客户所订的旅馆服务数小时。一般从傍晚开始,到次日凌晨结束。这段时间正是性工作者业务最繁忙的时间段,错过这段时间便很难找到其他业务,所以叫‘包夜’。包夜时性交的次数不限,以男方要求为准。而且有可能被要求做一些如陪浴、乳交等的其他的服务,不另加钱。包夜一般是为了方便那些出门在外的男人的生理以及心理的困境,或受雇于私人或团体聚会。包夜的收费相对较高。   小薇涉世不深,不能完全听懂男人问话的意思,但是也没有赶他走的意思,我行我素;仍旧抡着脚走自己的路。要是平时见到这种人报警都够条件了。   男人见没有拒绝以为有了机会,也不考虑一下自己丑八怪的条件,舔着脸硬往年轻女性身上靠。如果他知道小薇是警察,这时恐怕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跟走一段路已后,丑陋老男人终于忍不住拍了拍小薇的肩膀,“喂”,他说。他每次提高打招呼的一个等级。这次从问话起发展到了身体接触。   小薇没有理他。   男人又小心的拉起了小薇的手。开始与小薇熟人一样肩并肩的走到了一起。   小薇困惑的看着这个比自己父亲还要大的男人,好似不明白他要做些什么,又好像懒得理这么琐碎的男人。   “你去哪?”男人问。   小薇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便没有作声。   “到我旅馆来吧。”男人外表邋遢,办事却异常果断。说着便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话都不说,开门便把小薇塞了进去。然后自己也一起坐了进去。   “快开车。天南大饭店,,”关上车门后,陌生男人才告诉司机的地址。说后他不安的看了看小薇。这是一次相当大的冒险。   小薇虽然显得不大情愿,但是仍旧一声不吭。默默的接受了现实。   出租车司机惊讶的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这一对既不匹配的乘客。“这个瘪三今晚捡到洋捞了。”他想。   男人将小薇带到一个不错的宾馆,走进一个干净整洁的客房。进去以后迅速关门,挂上了防盗链。   “来,手袋放到这里。把手机关了吗?”男人问小薇。见没有回答,便替小薇关了手机,把手机连同手袋一同放进壁橱里。他开始变得更加自信起来。   “坐床上来。”男人弯腰拍着床面向站在门口的小薇说。他没有让小薇坐靠窗的扶手椅,逼她坐到床沿上。   “喝茶还是喝饮料?”男人问,随手递给小薇一瓶国内知名饮料。   小薇没有回答,也没有接饮料。   “轻松一下嘛。”陌生男人放回饮料,自己打开一罐啤酒,同时打开了旅馆的音乐频道。他选了一首抒情音乐。“曲子很好听,”他说,“好像是贝多芬的。”   他见小薇虽然丢魂落魄,但是气度不凡,觉得她应该喜欢这类音乐,便随手点了一个西洋的曲子,并随便选了一个自己知道,并估计配得上这段洋曲的作者的名字,以显自己的高尚情操。   小薇‘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是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这是这么半天她的第一句话。   虽然露了切。男人却一点不害臊。反而为自己估计正确而高兴。自己估计这个女孩喜欢西洋音乐,她果然喜欢。当然,他还估计这个女孩可能是个家庭环境很好的呆傻女青年。这点他没有估计对。   大街上居然捡到了这样的A货!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陌生男人不由得开始用眼睛去剥下小薇的衣服,‘小胸脯鼓鼓的,至少37吧?极品啊!她的奶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坚挺型的?尖尖的?抑或是面包型的?硬弹性还是软弹性?这些只有摘掉乳罩后才能看出来。’陌生男人紧张的在自己两腿之间挫着手。   “这么好的宝贝,下次到手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了。”陌生男人决定记录下这段美好的时光,同时也为自己的机灵而自豪。他走到小薇侧面,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的掏出了手机,开始假装打电话,“哎,老王啊,,”   小薇一把夺过了他的手机扔到壁橱里。扔之前特意把手机屏幕转向了陌生男子。可以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照相机镜头里看到的晃动的,暗淡的场景,这种状态哪里是在打电话?   陌生男人一下僵住了,他没想到这个女孩手脚竟然这么快,自己根本都没有反应,东西已经没了!   “飞车党?”一个可怕的名字在他的大脑里一闪而过。陌生男人身子不灵光,脑子却很好使。他立刻摸了摸自己的钱包,硬硬的还在。但是刚才的兴奋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将狐疑的目光从壁橱重新移回到小薇身上。   小薇坐在床沿的边边上。双手按着床沿,仍旧低头看着自己涂得鲜红的脚趾甲。两只鲜红的指豆正在你上我下的互相摩擦着,磕绊着互相玩耍。   男人绞尽脑汁,在想下一步的动作。‘是再考验一下?还是现在下手?’最终,色胆包天的成语得到了证实。   “我坐你旁边好吗?”陌生男人指着小薇身旁的地方说。   见小薇没有吭声,陌生男人马上一屁股坐到了小薇的身旁。他坐得如此挨近小薇,以至于臃肿的屁股压住了小薇的一只手。也许是由于男人太重,也许是压得太死;小薇连抽了两次手都没有抽出来。   男人沉重的体魄让大床忽忽悠悠的波浪了好几荡。随后男人借机用胳膊环住了小薇的后背,手搭在另一侧的肩膀上。   小薇一巴掌打掉了男人的魔掌。   面容猥琐的陌生男人并不在乎,厚着脸皮把手重新放了上去。   再打掉,再放上。   三番两次之后,小薇停止了无谓的反抗。   “真香。”坐稳之后,男人得寸进尺,开始用臭烘烘的鼻子拱着小薇的面颊和鬓角。用嘴唇叼咬着小薇的耳垂,用舌头舔着小薇的耳朵眼。   小薇好像被男人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全身颤抖了一下,身子不由得团到了一起。但是她仍然没有反抗。   陌生男人见小薇没有拒绝,明白机会到了。他立即不失时机的从身后扳住小薇,开始解小薇上衣的扣子。   小薇感觉有些不舒服,用肩膀甩了两下,但是没能甩开男人。   男人终于脱下了小薇的上衣,露出里面的胸罩。   小薇的胸罩颜色搭配有点问题,那是老公结婚前偷着为小薇买的,所以虽然他打听到了尺寸,却无法确定颜色。不过毕竟是国产的高档货,还是亲老公送的,小薇非常喜欢它。这条胸罩一共只穿了两次。一次是结婚当天,一次是今天。本来想等老公回来给他一个意外惊喜,没想到却便宜了其他男人。   男人后仰,半躺到床上,这样可以看到小薇整个诱人的后背。他用两只手从后面摘掉了小薇的胸罩。还不忘忙里偷闲的用手在小薇的后背上轻薄了一番。   回到小薇的正面,陌生男人见到了小薇鼓胀胀的两只奶子,由于胀得太鼓,使得奶子的颜色都发生了变化,明显比周围的皮肤白。半透明的,薄薄的皮肤下,淡青的静脉血管都看得一清二楚。两只奶子十分有精神的站在那里,小巧的乳头向着天花板的方向翘着,好像它们正在等待陌生人的出现。   小薇表面沉静,内心却在激烈的斗争着,“要不要给他(老公)一个惩罚?”她想,最终她选择报复自己的老公,“但是,看看可以,不能碰我的身体是底线。”   男人重新坐直,起来时两条胳膊一起向前伸。一不小心碰到了小薇富有弹性的乳房。只见那粉红色的小乳头竟然像弹簧一样“扑楞,扑楞”的颤了好几下。把丑陋男人的魂都勾走了。   “他是无意中碰倒的。”在一阵心悸中小薇想。   “噢,”男人十分欣赏小薇的乳房。禁不住侧过身去,一边用一只手从后边把小薇的背部搂住,一边偏过头去用嘴叼住了小薇的一只小乳头。   小薇浑身一阵颤栗,但是还是接受了男人的轻薄。她内心激荡,却没有拒绝。眼睛仍然呆呆的向前直视。“手没碰到便算了,这是给他(老公)的一个教训!”   陌生男人没想到如此容易搞到了这般天香国色的女人,高兴得抓狂。他开始用手抓住小薇的一只乳房,使劲的揉弄着。好像一下要把以后多年的工作都一起做完。   在男人如此疯狂的玩弄中,小薇突然产生了一种幻觉。在被陌生男人的疯狂抓弄中,心中一种快活感油然升起。她呆滞的目光中朦胧的出现了老公的身影。难道这是老公给小薇一个意外惊喜?难道是老公化装成了这幅丑陋的怪模样来调弄自己?怪不得这么舒服呢!   小薇清清楚楚的记得,结婚的那天老公也是这样一幅下流的样子。当他看到了小薇上翘的乳头时竟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惊喜。那天晚上他用手在小薇的乳房上又揉又搓,按来按去,欣赏着人肉的弹性。今天几乎就是那天的翻版,连胸罩都与那天的都完全一样。不可能仅仅是一次巧合!   “下一步老公要干什么了?好像是吻我的嘴?”小薇心想。   琐碎男人继续搬弄着小薇。他想去吻小薇的嘴。‘呼呼’的喘出的臭气喷了小薇的一脸。   小薇本能的向后躲避着。结婚的那天老公曾经激烈的吻过小薇的嘴,舔过她的牙,勾过她的舌头,吞过她的涎水。   “以后这里只许我一个人吻!不许别人碰。”老公当时非常坚定的对小薇说。   “那我妈妈呢?”小薇眨着眼睛调皮的问。   “也不许!”老公当时这样的斩钉截铁。   陌生男人见没有吻到,便将小薇扳倒在床上,顺势翻身上马,压在了小薇的身上。这是小薇特别喜欢让老公做,但是老公却经常忘掉的一个动作。   男人骑在女人的身上,沉重的身体令女性喘不过气来,下面一根坚硬的棍子顶在女人的阴部,令她销魂。这时他有了做任何动作的自由。   小薇躲不开,只好紧紧的挤住自己的眼睛,闭紧了嘴,接受了对方。“这是底线!再出格便不可以了。”   两个人的嘴唇碰到了一起。男人鼻子中喷出的一股股臭气与小薇芬芳的鼻息交错出现,然后混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臭中有香,香中含臭的升华到天花板上去了。   男人得寸进尺,立即用试图用粗大的舌头拨开小薇紧闭的嘴唇。这个动作再一次突破了小薇可以接受的底线,她试图用晃动脑袋来躲避这种侮辱。心里甚至在想:“想干那事便干吧,老乱亲个什么呀!”   男人明显是个老手,他用双手从两侧夹住了小薇的小脸,男人作这个动作时,两只手完全失去了支撑的作用,沉重的身体全部压在女人的身上,甚至令女人呼吸困难。   如果这事发生在夫妻之间,男人通常会心痛配偶呼吸困难而停止,但现在是在操别人的老婆,陌生男人不会因小薇的急促喘息而手软。况且小薇还可以从准窒息中体验到另外一种快活。这就是窒息性自慰所追求的快感。(祥见《天南警校》)   陌生男子控制住小薇的头部以后将自己的头转动了九十度,让自己的嘴与小薇的嘴十字形的对在一起。在这么强大的攻势下,小薇的牙关也被顶开。   这时,男人用一只手插到了小薇两条腿的中间,“没有内裤?”陌生男人一惊,再次用手去触摸小薇的阴部。他碰到了一个丰满的沾满淫液的女阴,手指都戳进阴道里了,还是任何布毛都没有。   陌生男人似乎明白了什么,“浪货,”他向小薇冷笑起来。“出门竟然不穿裤衩!你是不是准备在大街上卖?!原来你真的是卖逼的!十块钱就让老头摸的贱货?你可真够不要脸的。”男人恍然大悟,说话更加放肆。“就你这模样到了夜总会肯定是抢手货,打一炮没有五百根本拿不下来,为什么干这种下贱的事情?” 他百思不得其解。   “我在等我老公。”小薇急忙辩解说。她生气的想推开男人,但是哪里还推得动!   “算了吧。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你这号的我见得多了。”   男人说着从小薇的身上爬了起来,站到地上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小薇利用这个机会也爬了起来。回身寻找自己被摘掉的胸罩。   “你自己把裙子脱了。”身后传出一个震撼的声音。   小薇停下了正准备去拿胸罩的手。把它停到了裙子的腰上。   “快脱!别那么磨磨蹭蹭的!我说你没有听到吗!没听说过卖逼的还害臊。”   小薇完全无意识的把裙子褪到自己膝盖的地方。抬出一条腿。站好。又抬出另外一条腿。   “这样多好。配合着点,两个人都方便。”男人一把夺过小薇手中的裙子,扔到了远处的地上。他顺手拍了拍小薇鼓鼓的小屁股,“你不用站街。就你这身材,这脸蛋。在旅馆大厅坐几分钟就有买卖。宾馆的不管。”   男人拿起写字台上的一个锡纸的小袋。把它撕开,拿出里面一个乳胶圈。“把它给我戴上。”男人一屁股坐到了床沿,挺起硕大的阴茎。抬手把那个乳胶圈塞进小薇的手中。   小薇两口子正在造人,从来没有用过避孕套。但是在警校的生理课上她见过这个东西。还在老师的指导下,在黄瓜上实习过它的用法。   小薇回忆着课上的内容,笨手笨脚的拿起乳胶圈。一只膝盖向上,一只膝盖向下的半蹲在赤条条的男人前面。男人上翘的阴茎,正好指向她的面颊。   小薇用另一只手的两只手指挤空套套前面小头内的空气。把它扣在男人闪着丑陋紫光的阴茎头上。然后用虎口卡住乳胶套卷上来的突起,向下一撸到底。   这只阴茎与老公的截然不同,称得上是个大家伙。它更粗,更黑,并且在不停的跳动。   说实在的,小薇并没有仔细的观察过老公的那件东西,刚刚结婚,两个人都有些不好意思。还不如今天看得真着。   做完了这件事情后小薇手足无措,想再看看,又不敢看男人的那根大东西。尽管尽量的转开了目光,但是有时眼角仍不由自主的又转了过去。就这样小薇赤身露体的站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好看么?”男人问道。   “……”小薇默不作声。   “想摸就摸摸。”男人仿佛看透了小薇的心思。看到小薇犹犹豫豫的样子,男人一把把小薇按得蹲了下去,“摸摸,”他说。   小薇的小手握到了男人粗大的阴茎上。隔着乳胶套,小薇感到了一股强悍的震动。她抬头翻着眼睛看了看男人,便把手松开了。   “它过一会就要插到你的小洞里了。”男人仿佛看穿了小薇的心思,“坐到这里来。”男人将自己的两条大腿并拢。一把把上翘的阴茎压进两条腿的中间,把它夹住。然后从上面拍着大腿说,“过来呀,坐到上面来。”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