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家的风情艳史】(41- 42)

 
【隋家的风情艳史】(41- 42) 作者:139461 2015/04/27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8461 (想想还是按照节奏写吧,不强加肉戏了!关键是那时的人大都很正直,像毕书记那样的是极少数!要是换成现在,那可好写了!) 41 两天后的一个上午,倪静正在楼门口的黑板报上书写宣传文稿。忽然身后传来了汽车的马达声。她回头一看,一辆吉普车开进了院子里,随即从车上跳下来三个人。 其中一个是持枪的军人,显然是警卫员。另外两个,虽然也都挎着手枪,但都穿着灰色的改良中山装,一看就是从上面下来的领导。 倪静一瞧,其中的一人是区委宣传部的李部长。以前开会时,远远地见过他一面。 倪静心想,李部长根本就不认识自己,自己也不是所里的领导。如果贸然去打招呼,不免会有些唐突,还有巴结领导的嫌疑。 于是,转过身,继续做自己的事儿。 她刚写了几个字,就觉得后面有人停了下来。 一回头,是李部长和那个领导。 站在李部长左边的人,中等身材,带着一副宽边的黑色眼镜,看上去有40岁左右。浓眉大眼,面部白净,透出了青须须的胡茬! 倪静不认识他,只是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然后,侧过脸,很不确定地对李部长说道:“您是李部长吧!” 李部长笑着点点头,然后抬手介绍道:“这是刚调任我们区党委的韩书记!” 韩书记伸出手,对倪静说道:“同志,你好!” 倪静赶紧递过手,可立刻又缩了回去。 她咧了咧嘴角,翻开手掌,让他看了看自己满是粉笔灰的小手。 韩书记呵呵一笑,说道:“这有什么啊!” 说罢,手也没有撤回去。 倪静只好甩了甩手上的粉笔灰,和他握了握,并说道:“韩书记好!” 两人松手后,韩书记就接着看黑板上的字,还点头称赞道:“没想到啊,一个柔弱的女同志,居然能写出这么遒劲有力的魏碑体!而且,这字体也正好符合所写的内容!” 倪静不好意思地说道:“领导过奖了!我就是以前瞎练过几笔,谈不上什么字体!” 嘴上虽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喜滋滋的,毕竟得到了领导的夸奖。而且还有一种遇到知音的感觉!魏碑难写,流传度也不高。很多人见过这种字体,可大多说不出具体的称谓。 “这可不是瞎练的!你应该临过贴,还加以了变化!这字看上去跌宕有力,又舒展自如,这明显是保留了隶书的特点嘛!”韩书记赞叹地说。 倪静一听,又是一愣。 心想:“他不光认识这字体,还能说出门道,看来的确是个行家!” 她刚想再谦虚两句,还没张嘴,就听到了大声打招呼的声音。 “韩书记,李部长!欢迎你们来我们所里检查工作啊!” 毕书记热情地打着招呼,老远就伸出了手。 三人寒暄了几句,就一起进了楼。 倪静看着韩书记的背影,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感慨! 这个人很有文化,应该受过很好的教育。但和他握手时,又感到他的手掌宽厚,颇有力量,应该从事过体力劳动。 他的性格也豪爽大气,没有柔弱文人的特性。 而且,他说的是东北话,却不是纯正的东北味! 这个人是什么来头呢! 倪静不禁站在那儿,思索起来。 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暗自笑道:“人家和自己八竿子也打不着!想这些有什么用呢!” 想罢,又接着写起字来。 她写完黑板报,回屋刚坐到椅子上,门就呼地一下被推开了! 倪静吓了一跳,抬头见是王所长。 王所长气喘吁吁地说:“倪静!快跟我去会议室,马上给领导汇报工作!” 倪静一下子愣住了,满脸疑惑地说:“怎么是我!何组长负责我们的工作啊!” 王所长手一挥,说道:“别提了,来不及跟你细说了!让你去,你就去吧!” 倪静只好跟着王所长急匆匆地进了会议室! 进到会议室,倪静就觉得气氛不太对头。 屋里一共有10来个人,除了两个外来的领导,其余的都是所里的人,都多多少少负责一摊子工作。 韩书记和李部长坐在那里抽着烟,李部长的脸色很不好看,鼓着腮帮子,似乎带着一股怒气。 毕书记搓着手,局促不安地坐在李部长的旁边,完全没有了平常的派头。 何彩云坐在最后,低着脑袋,满脸通红。 倪静一看这场景,心里也猜出了大概。 事实和倪静猜想的差不多。 原来这次区领导下来检查,是随机性的,事先没有通知。 把所里各方面的负责人员召集起来后,就挨个做口头工作汇报。 汇报时,领导也会不时地插几句话,或提出一些问题。 大家平时都做了大量的工作,心里都大致有数。虽然有些同志的语言表达能力还不够强,层次不够清晰,但基本上都能把所做的事情讲出来。 对于前面的汇报,两位领导都基本满意。 大家只等何彩云把完宣传方面的工作汇报完,领导再讲几句话,检查工作也就顺利结束了。 可偏偏在她身上出了岔子。 宣传工作本身带有很强的理论性,干的事情又很细碎纷杂。何彩云的表达能力又很一般,大部分工作还都推给了倪静他们。所以很多事情只知道个大概,具体细节却说不明白。再加上过度的紧张,使她说起话来,磕磕绊绊,逻辑不清。一个问题绕了好几遍,也没有表达清楚。 看领导的眼色不对,就更加慌张了,连自己亲自做过的工作,也说得是前言不搭后语! 尽管韩书记还笑着劝她不要紧张,放松一点儿。 可她还是四肢冰冷,脸上冒汗。到后来说话都颤颤巍巍的不成句子了! 看到这种状况,李部长的脸都青了。他本身就是主管宣传工作的,可恰恰是这方面出了问题。可当着韩书记的面,又不好发作。只好强装笑脸说道:“小何同志,你太紧张了。要不然你先喝点水,调整调整情绪。” 这时毕书记小眼睛一转,随后说道:“小何同志就是太紧张了,她平时工作还是很认真负责的,为人也……。” 可没等他说完,李部长就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毕书记只好尴尬地停下来,马上又说道:“要不让倪静同志来讲讲吧,她也熟悉这方面的工作!” 李部长一听倪静的名字,眼睛不禁一亮。他听下属夸过这个人,说她不仅字写得好,材料也写得层次分明,有理有据。她写得材料基本上都不用修改! 他只记得这个名字,因为这个姓氏不太多见,可忘了是哪个所的了! 毕书记这么一提,他马上就点了点头。 王所长带倪静一进来,韩书记和李部长就都笑了! 韩书记笑着说道:“你叫倪静!我们已经见过面了!你应该不会紧张了吧!” 李部长接着说道:“就把你们做的工作,遇到的问题,自己的想法以及老百姓对我们的看法、要求等等,做一个汇总就行!” “就当是聊天了,不过要有的放矢,不要那些空话套话!”韩书记补充道。 倪静点点头,坐下来后,就把相关的工作汇报一遍! 她在黑泥崴时,先给翰武讲故事,后来编故事,再后来还给村里人讲过小说。 来到街公所后,又深入过基层,掌握了第一手的材料。所以叙述起来,既有概论,又有实例。说话间,还有抑扬顿挫,轻重缓急。 对领导的提问,回答的也是有点有面,流畅自如。 在场的人也都赞许地频频点头。 倪静就这样顺利地结束了自己的工作汇报! 检查结束后,韩书记特意把她叫了过来,问道:“倪静同志,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倪静低头小声说道:“我……我就念过几年小学!” 韩书记听后,哈哈地笑着说道:“那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建设祖国不分学历高低,只看贡献大小。再说,你还年轻,可以继续学习嘛!” 倪静苦笑着说:“我都36了,没机会了!” 韩书记又不解地问道:“干工作和岁数有什么关系嘛!怎么会没机会呢!前两天不是下发了一批培训名额吗?所里没有推荐你?” 毕书记赶紧上前解释道:“倪静同志业务能力很强,工作忙,一时脱离不开。等这段忙完了,下一批一定让她去!” 韩书记看了一眼倪静,没有说话。和大家握手告别后,就上车离开了。 第二天,街公所就接到了一纸调令。 调任倪静去区委宣传部报道! 毕书记第一时间把倪静叫到了办公室。宣读完调令后,就笑着对倪静先是一通赞扬,后又委婉地一顿解释。 倪静也没有驳他的面子,也违心地敷衍了几句感谢话。 毕书记望着倪静离去的背影,收起了他一贯的笑容。心里恨恨地说道:“走着瞧吧,总有一天,你会落入我的手里!” 倪静离开了街公所,开始了她第二段革命历程! 她到区里报道后,李部长就给她交代了具体的工作内容。令倪静感到意外惊喜的是,她还得到了一个参加学习培训的名额。 当天下班后,倪静就高高兴兴往家走,她想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家里人。 刚要进大院,后面就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叫声:“倪阿姨!” 倪静一下子就乐了,她听出那是张薇的女儿莹莹。 回头一看,果然是张薇母女俩。 莹莹只有5岁,遗传了张薇的优点,长得很漂亮,也比同龄的小孩高出一点。但皮肤却明显比她妈妈要更白一些,小脸蛋粉嫩粉嫩的! 倪静很喜欢女孩儿,可自己却生了三个小子,这个愿望一直都没有实现。 所以,内心里是把莹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每次都会亲她一两口,逗她玩一会儿! 张薇笑着对倪静说:“别亲了!要是喜欢,以后就给你做儿媳妇吧!” 倪静抬起头说:“那当然好了!就怕莹莹这么漂亮,看不上我们家义国啊!” “这事我就做主了!我就喜欢义国虎头虎脑的样儿!”张薇笑眯眯地说。 两人说笑了一会儿,倪静就把自己调到区里的消息告诉了张薇。 张薇高兴地说:“那得庆贺庆贺啊!走,去我家吧,我请你吃饭!” 说完,拉着倪静就走。 倪静本不想这么贸然地去她家里,毕竟两个人还不是非常熟悉。可看张薇这么热情,又不好过分推让,只好跟家里打了个招呼,跟着张薇去了她家。 一进门,一个50来岁的女人就迎了出来。 张薇赶紧对倪静介绍说,这是她的姑妈,这房子就是她姑妈的。 可倪静觉得她姑妈的打扮、气质和张薇差距很大,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家人! 倪静和她打过招呼后,就被张薇拉着上了二楼。 边走,边说道:“饭一会儿就好,咱俩先聊聊!” 张薇的卧房装饰得很漂亮,既奢华又不庸俗,古典中透漏着张扬,雅致却不失高贵。最为醒目的是那张超大的卧床,样式是典型的欧洲风格,可用料却是带着暗刻的中国红木。看上去既有欧式大床的方便通透,又有中式家具的温暖含蓄。 房间的装饰风格和女主人的气质倒是很吻合! 倪静觉得自己站在这房里,好像显得有点土气。 好在她不是一个对物质生活有过多要求的人,嘴上说着赞美之词,可心里并没有太多的羡慕之意。 张薇进屋后一边和倪静说话,一边脱起了衣服。 “我和你们韩啸伟书记在延安时还有过一面之缘呢!” 倪静知道张薇在来东北前一直在延安工作,但没想到她和韩书记还见过面。 嘴上就“哦……”地惊叹了一声。 张薇把衬衫和背心脱掉后,后背上就露出了很宽的两条肩带和一条背带。 虽然都是女人,可看见张薇半裸的后背,倪静还是觉得有点不自然。 可也被张薇的后背上的带子所吸引,她知道那是乳罩带子。于是装着在屋里转悠,却一直用眼睛偷瞄着。 她知道那东西是用来托住乳房的!在街公所洗澡时,她只见过一个女同事戴过类似的东西。可那个乳罩明显没有张薇的做工精细,布料也不一样,好像是自己缝制的。 她觉得这个东西自己应该能用得上,自己的两只大乳房老是颤颤悠悠的,太惹人注目了。 她还特意去过一次“秋林百货商店”,可匆匆地看了一圈,也没发现这个东西。 正琢磨着,张薇已经很自然地转过了身。 她的乳房很丰满,只是由于身高的因素,对比不像倪静那样显眼。 乳罩兜住了她大半个乳房,露出一小半光滑的乳肉。 她两手伸到腋下,边解着乳罩的两个扣子,边说道:“那时我在鲁艺,韩书记在边区部队。我们两个单位曾在一起搞过联欢!”! 倪静没太注意听张薇的话,却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胸脯! 张薇瞟到了她这个细微的动作,一下子就想到了什么,可她没点破。接着说道:“他是刚调到市里的,老家就在本地。好像是在外地上的大学,后来参加了革命,还参加过长征呢!” 倪静“哦”了一声,恍悟道:“我说呢,他看着挺有文化的!……那他资历挺老的啊!” 张薇叹了一口气,又说道:“是啊!可惜,当年受她爱人的牵连,要不然以他的资历,都能当上纵队司令了!” 说完,把乳罩拎在手里,两只饱满瓷实的乳房都明晃晃地坦露在倪静眼前。两粒乳头还很红嫩,直直地矗立着。乳晕也不大,颜色也很淡! 倪静有些脸红,但觉得低头又显得太扭捏,只好直视着张薇的脸和她闲聊。 张薇放下乳罩,又脱下了裤子,全身就剩下了一条白色裤衩。裤衩很贴身,鼓囊囊的阴阜全都凸显出来。 倪静为了避免尴尬,也是对韩书记的事情好奇,就追问道:“他爱人怎么了?” 张薇长呼了一口气,边套睡裙,边说:“一时也说不明白,以后跟你说吧!” 42 她的睡裙是西洋样式,很薄很透。借着光线都能看到里面的裤衩痕迹,走动时还隐约可以瞧见乳房的晃动。 她俩来到楼下,饭菜都已摆好了。 四人坐到一起,开始吃饭。 张薇的姑妈和莹莹吃的很快,一会儿就下桌了。 张薇看着倪静,有点惋惜地说:“姐,你长得这么漂亮,身材还这么好。怎么就不打扮打扮呢!” 倪静笑着说:“我哪有你夸的那么好!再说了,在区里上班也不能描这儿,化那儿的啊!” 张薇摆摆手说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又没让你浓妆艳抹!可你看你现在的打扮,哪像城市里的女人!脸色暗淡,一点光彩都没有!再看看你穿的衣服,又宽又大的,不知道还以为是个孕妇呢!” 看倪静只是抿着嘴,没答话。她又说道:“我们在政府工作,是不能像那些太太、小姐一样,穿着旗袍,露着大白腿。可打扮漂亮点,自己穿的舒服点,总行吧!这女人啊,穿着得体了,气质就有了,就会更加的自信了!” 张薇说话直爽,可也说到了倪静的心里。 她知道自己没有张薇说的那样不堪,但也确实觉得自己有点落后于时代的变化。 她在黑泥崴呆了14年,就只去过几次县城。回到哈尔滨,看见大街上五彩斑斓的衣服,花样繁多的样式,她真有乡下人进城的感觉。 在这号称“东方小巴黎”的哈尔滨,尤其是赶上这新旧交替的时代。看着那些穿着入时,描眉画眼的女人,她怎能不动心!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可她不敢那样打扮,而且也不会! 她也没有一个知心的女伴,来和她探讨这些问题。 听张薇这么一说,她还真有点伤感! 倪静撅着小嘴说:“我哪像你啊,在鲁院学过艺术,知道如何装扮自己!” 张薇瞪着她说道:“我说姐啊,就一个穿衣打扮,怎么还扯上艺术了!哎!你就是在农村呆的时间太长了,人都自我封闭了!一会儿,我给你拿几本书,你回去看看,也接触一下新思想,新文化!” 倪静点点头说:“我以前读的都是古书,最多也就是明清小说,新书我还真没看过几本呢!” 张薇故作严肃地说道:“革命者就应该走在时代的前边,要不然怎么成为带头人呢!做宣传工作的,更应该顺应潮流,这样才能除旧布新嘛!” 倪静赶紧连连点头,嘴里奉承道:“是,是!多谢领导教诲!听您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张薇一听,就气乐了,攥着拳头,就要打她! 两人嘻嘻哈哈地吃完了饭,倪静夹着几本书就回家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才想起没有接着问韩书记爱人的事儿。 自从昨天遇到韩书记之后,他的影子就时常出现在倪静的脑子里。她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但隐约觉得除了对他有好感外,好像还有其他的因素掺和在里面。 回到家,倪静就开始翻看从张薇那儿拿回来的几本书。 她喜欢看小说,挑的第一本书是鲁迅先生的《伤逝》。 这本书并不长,她一口气就看完了。 看完后,她觉得自己很像小说里的女主人公子君。自己和翰文的失败婚姻,虽然翰文要负主要责任。可现在想来,自己不也正像子君一样,在婚后就只想做做一个庸庸碌碌的家庭主妇,成为男人和家庭的附属品吗? 她现在明白了,她和翰文分开是早晚的事儿!即使没有晓寒的介入,两个人也不会厮守一生的! 她又想到了自己的现在,以前只想做一名普普通通的政府职员。可那不也是一种没有追求,甘于平庸的心态吗? 翰武应该不会嫌弃她,可自己会一直甘心被人踩着吗? 想起翰武,倪静突然觉得这个人有点陌生了。除了例行的床上运动外,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好好聊聊天了! 她有时会想念在黑泥崴的日子。晚上两人趴在被窝里,翰武会饶有兴趣地看她白天写的字,会听她编故事,讲小说! 那时两人会斗嘴,会打闹。当她生气时,翰武会丑态百出地讨好她。当她高兴时,翰武会陪她一起玩耍,一起大笑! 可回到城里还不到两个月,他们的关系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是她变了?是翰武变了?还是两人都变了?抑或是这个剧烈动荡的时代改变了一切? 倪静想不明白,她顺手又抄起了另一本书。 一看书名叫《美的人生观》,写作年代竟是1924年! 她本想翻翻就睡了,可看了几页后,居然没有撒开手! 这本书内容宽泛,涉及很广,谈论了关于美的各个领域。 其中的一章,引起了倪静的兴趣,那就是关于女人的乳房。 她才知道所谓的乳罩早在唐朝就有了,只不过那时是用布兜着,会露出诱人的乳沟。 她也想起来,在民国16年,也就是她结婚的前一年,政府还颁布了法令,禁止妇女束胸,提倡天乳,要让中国妇女挺起胸膛走路! 她不禁摸了摸自己的乳房,好像还是有点痛感。 这几天来她就一直在束胸,每天都拿布带把乳房紧紧箍住,不让她们活蹦乱跳的,到处招摇!可后果就是乳房被勒出了红印,乳头都被压倒在一边,要好久才能直立起来! 她用手揪了揪乳头,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后面的一章更是令她瞠目结舌,居然谈论到了性! 而且说得极为详尽,极为大胆,居然看得她有些面红耳赤! 几天后,她就把几本书都看完了。 这些书有杂文集,有美学著作,还有名家写的小说。 有些书她看得不是太明白,但也知道了大概意思。 倪静觉得自己真的发生了变化,仿佛一夜之间就从灰姑娘变成了漂亮的公主。工作起来也更有了自信和劲头。除了定期参加学习外,每天都是忙个不停! 一天上午,倪静和几名工作人员跟随着韩书记等区政府领导,来到附近村镇做宣传动员工作。 临近中午,大家按原路向区里返回。 卡车拐过一个急弯,就突然慢了下来。大家站起来一看,前面有一牛辆正在慢吞吞行进。 正当大家观望时,卡车却“吱嘎”一声急停了下来! 车厢里的人都没有准备,七扭八歪地撞在一起。 这时,只见韩书记从副驾驶位置跳了下来。 挥动着手枪,大声说道:“有土匪,快趴下!” 说完,就朝斜前方的草丛里“啪……啪……”地开了两枪,然后一个横滚,就趴到了卡车底下。 随即就从路旁的草丛里站起了几个人影,一阵密集的子弹便倾泻在卡车上! 车上保卫人员也立时进行了还击,两边激烈地对射起来。 倪静和另外一名女同事都吓得“啊……”地一声叫了起来! 韩书记从车底滚了过来,大声叫到:“油箱打漏了!快跳车!” 开枪的士兵扭头对她们两个女人喊道:“你们先跳下去!” 那个女同事一闭眼睛,就跳到了车外。 韩书记赶紧上前扶住了她,然后大声喊道:“倪静,快跳!” 倪静腿脚发抖,一狠心,手扶着大箱板也跳了下去。 由于太慌张,一只脚绊在了大车板上,人横着就栽了下去。 她的脑子顿时“嗡”地一下发麻。心想:“这下完了!一定会摔个半死!” 可还没落地就觉得忽悠一下,她斜着身子被人接住了。 倪静的双脚刚着地,韩书记就势把她扑倒,两人一起翻滚着倒在了路旁的草丛里! 当她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和韩书记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她柔软的乳房似乎都感觉到了韩书记心脏的跳动! 她下意识地想坐起来,可一下子又被韩书记压在身下! 还没缓过神来,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看见汽车已经被炸得七零八落,还呼呼地窜起了黑烟!木块、铁条散落了一地! 韩书记松开了她,低声说道:“趴下,别动!” 然后,自己匍匐到路旁,举枪又向对面射去! 枪声和爆炸声引来了附近的联军战士和民兵,他们赶紧向出事地点奔了过来! 土匪一见形式不妙,抛下两具尸体,慌忙地向草丛里逃去! 韩书记率领战士们追了一段,见土匪已逃远,就折了回来。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只有司机和一名战士受了轻伤,其他人员都安然无恙。 当他转过身时,倪静发现他的后背开始渗出了血。 她“啊“地叫了一声! 大家顺着她的眼光看去,才发现韩书记负伤了! 一名卫生员赶紧上前检查了一下伤情,原来是一截尖锐的木条扎进了肉里! 大家一看都有点慌了,都说赶紧送他去医院! 韩书记笑着说:“这点伤,上什么医院!拔出来就行了!” 卫生员见状便说道:“那您忍着点儿!” 韩书记不耐烦地说道:“忍什么忍!快点!” 卫生员一使劲,一块木条就拔了出来! 伤口虽然不大,但扎的很深,出了不少血! 给韩书记和另外两个伤员包扎完毕,大家又重新上了路。 倪静第一次经历这样真实的战斗场面,有点被吓懵了,一路上都没说话。 倒是韩书记和大家边走边聊,还不时地讲几个笑话。 那个女文员由衷地赞叹道:“想不到韩书记不光文化水平高,打仗也很在行啊!” 旁边的警卫员赶紧搭话到:“那当然!咱韩书记是出自大名鼎鼎的三五九旅!在延安时保卫过党中央、毛主席!来东北后,还带部队剿过匪呢!” 大家都不由得“哦……”地感叹了一声! 韩书记扭身对警卫员说道:“你是越来越会给我戴高帽了!全中国除了国民党反动派,谁不是在保卫党中央、毛主席!你们不也一样吗!” 大家都呵呵一乐,但心里都产生一种喜兹兹的自豪感! 回到区里,大家都听说了他们的遭遇。在庆幸他们安全回来的同时,内心里都不免产生了一丝恐慌! 他们所在的区正处在城市的南边,离国民党军队最近,也是土匪活动最猖獗的地方! 联想到最近听说的一些暴乱事件,很多人都在心里打起了鼓,不知道这座城市的未来和自身的命运将会走向何处! 韩书记和区里的领导也觉察到了大家的情绪变化,觉得这样下去会削弱大家的干劲,甚至会动摇一部分人的革命信念! 为了鼓舞士气,消除大家的紧张情绪,也为了弘扬中国共产党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区党委决定在第二天下班后,举办区直机关合唱比赛,各个部门都要参加。合唱比赛后,还要举办交谊舞会。会跳的要积极上场,不会的要赶紧找人练习!不求舞步精准,但求气氛热烈! 倪静听到这个消息后,不禁犯了愁。 唱歌她还凑合,而且大家一起唱,就是跑调了,别人也听不出来! 可跳交谊舞,她压根就不会。要是扭大秧歌,她还有半拉架! 回到家里,婆婆已经做好了饭。 可她没有心思吃,只是简单地应付了两口,就回到了自己屋里。 她站在窗前,回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不禁又激灵一下,打了个哆嗦,她感到有点后怕。又想起跳舞的事儿,就又增加了一层烦恼! 正犯愁呢,忽然看见那个高挑熟悉的身影走进了大院,她一下子就有了主意!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