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家的风情艳史】(39- 40

 
(这几章的肉戏是少了点,可人毕竟不是动物,不能见面打个招呼就兹哇乱 叫的,总得有个过程!可能是我写的有点啰嗦,或者是我的写作风格所致吧,让 一些朋友失望了!再有股市大盘剧烈上涨,但个股涨幅不大。所以赚的钱不太多, 只能让大家闻点肉腥味了!希望下次能让大家喝上肉汤!) 39 这是一位很有风韵的漂亮少妇,30岁左右。个子很高,大约有1.72米。皮肤 不是很白,但光滑润泽。头发垂到肩头,微微还有些波浪卷。长睫毛,大眼睛。 上身穿着一件半长袖的小翻领衬衫,露出修长的脖颈。胸部隆起,但不突兀,形 成了一道自然优美的弧线。左手腕上带着一块精致的小手表,右手拿着一个档案 袋。下身是一条灰色的裤子,脚上蹬着平底儿皮鞋。衣着虽然普通,但干净整洁, 一尘不染。 她一见倪静,就张开丰润性感的小嘴,眉眼带笑地说道:「你好,我是市委 秘书处的张薇。请问隋镇岭同志在家吗?」 她的声音听着很爽朗,看着就是一个外向的女人。 倪静赶紧笑着回答道:「你好!我公公在家呢!您请进!」 张薇跟着倪静就来到了客厅。 和隋老板打过招呼后,张薇从档案袋里拿出一张纸。 隋老板接过一看,是一张聘请书。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还特意关注了最后 的印章。 原来这是一个叫利民经贸公司给他发的聘请书,聘任他为经营顾问。 张薇看到隋老板不解的神情,就解释道:「这个利民公司是市里刚刚成立的 国有公司。现在很多私人公司都在囤积物品,想伺机哄抬物价,赢取暴利。利民 公司主要是采购粮食、布匹、砂糖等生活必需品,进而起到平抑物价的作用。」 隋老板点点头说:「现在市面很乱,物价不稳,人心不定啊!这么做很有必 要!」 又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离开这么多年了,你们怎么想到了我呢?」 张薇回答道:「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您原来的几个老朋友推荐的, 他们现在也在这个公司任职!您到了那儿,就清楚了!」 隋老板也笑着说道:「好吧,既然政府看得上我,我会尽力而为的!」 张薇这时站起身,说道:「那我就告辞了!」 倪静也起身说道:「我来送送你!」 走到门口,张薇笑着对倪静说:「我们还是邻居呢!我住在最后一排的3 号 门,以后没事儿可以去找我聊聊天!」 倪静惊讶地说:「哦,那太好了!我要去街公所去上班了,好些事都不懂, 正想找人问问呢!」 张薇爽快地说道:「行!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然后两人一起走到屋外。 倪静看着张薇的背影,心里很是高兴。她喜欢张薇的性格,觉得她没有架子, 很好相处。自己这些年还真没几个说得来的朋友! 两天后,翰武和倪静都分别收到了通知,去参加为期10天的岗位培训。 培训的内容主要是:1 ,学习中国共产党党史,了解当前的形式和任务,树 立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远大理想!2 ,宣讲各种纪律要求,强调党的利益 高于一切。3 ,学习如何发现各类敌对分子,如何与他们作斗争,又如何正确地 保护自己! 培训完成后,他们就各自走上了工作岗位! 翰武兴冲冲地奔向了粮库!他之所以这么高兴,是因为他还从来没有正式「 上过班」呢!以前干活是为了自己家,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是在为共产党干革命! 翰武报道后,粮库主任就给他安排了工作。 他主要负责安保检查,尤其是防火防盗方面的事项。 他原来和县粮库接触的比较多,对这方面也比较熟悉,所以工作起来也算是 得心应手。 在七月中旬,还配合军管会平息了一起暴乱事件。 国民党的特务组织利用共产党在哈尔滨立足未稳之机,纠集了一部分土匪武 装。在一天夜里,向兴盛粮库发动了突然袭击。妄图烧毁粮食,制造恐慌,进而 引发市民的抢购风潮! 但我军提前得到了消息,战斗没进行多久,就将土匪全部歼灭。 翰武在这次行动中,机智勇敢,粗中有细。不仅带领保卫人员参加了战斗, 还亲自抓获了潜伏在粮库里的内鬼。 因此,被上级给予嘉奖,被提拔为粮库的副主任。几天后还参加了军区和市 委举办的表彰会,并且上台领了奖! 和翰武相比,倪静是更加的忐忑不安。她除了结婚前在商店工作过两年外, 几乎没有上过班。这些年,她最主要的活儿就是照看三个孩子。上班对她来说是 一个既向往,又感到紧张的事儿! 到达单位门口时,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甚至在那儿徘徊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推开了门。 街公所的毕书记热情地接待了她。 毕书记今年37岁,中等个头,身材偏瘦。眼睛不大,还总是笑眯眯的,给人 感觉很亲切。 倪静心里暗自庆幸,第一天就碰到了这样一个领导,让她放松了很多。 毕书记笑着说:「我是一个大老粗,这说说写写的活儿,我干不了。我们这 儿真正能干这个活儿的也没几个,大部分都没啥文化。你来了,可帮了我大忙!」 倪静红着脸,说道:「我也没什么文化,就是练过几笔字!」 毕书记笑道:「能写几笔字就不容易了,我看你能行!我带你去各处去看看!」 说罢,就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倪静也走到了门口,她把门打开,觉得应该让领导先走,就站在那儿没动。 毕书记倒是很客气,伸手示意她先走。 倪静没动,毕书记又示意了一下。 倪静一想不能再相持下去了,就向前迈了一步。 可巧,毕书记也是一样的想法。 于是,两人一起迈了一步,就挤在了门口。 毕书记的胳膊就紧紧地挨到了倪静的一只乳房上,那软绵绵,肉乎乎的感觉, 让他身体一抖,像过了电一样。 倪静也尴尬地涨红了脸,赶紧后退了一步! 这样两人才一前一后出了门。 倪静就这样在36岁的时候,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 她最初开始接手工作时,也是胆胆怯怯的,生怕出了差错,或被人瞧不起。 但后来她发现,虽然这里有几个学历较高的,但在实用文体的写作上,还不 如她写得有条理,有层次,又通俗易懂。 慢慢地单位里的人都知道来了一个长相秀气,身材撩人的才女。 所里派给她的任务也越来越多了,各种宣传稿件、汇报材料,甚至标语口号、 黑板报也都归了她! 虽然工作很累,有时还要加班加点。但她觉得活得很充实,也增强了自己的 认同感和归属感。也体味到了被人赞美的那种身心愉悦感! 工作顺利的同时,她也遇到了一些小烦恼。 她发现盯着她看的男同事越来越多,而且都集中在她的胸部上。尤其是当她 快走或小跑时,那上下颤动的乳房,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她觉得那两只丰 满的乳房已经成了她的累赘!无奈她只好穿上更加宽松的衣服,来掩饰一下。 单位里有一个不大的洗澡间,用热饭的大水壶来提供热水。 倪静自从离开大车店,还没有去过澡堂洗澡呢!虽然都是女人,但赤身裸体 地展现在众人面前,她还是有些难为情。 一天,她出去做宣传,回来时已被吹得灰头土脸。 觉得脏得难受,也进到了洗澡间里。 当她脱完衣服,好几个人都发出了「啧啧」的赞叹声! 一个大姐说道:「你看人家倪静的身子长得,看着就光溜。看看人家的腰, 哪像生过三个孩子啊!」 另一个说:「是啊,腰细才更显奶子更大啊!你看我这两玩意儿,也不小, 可整个人看着就跟个水桶似的!」 这些人说得倪静很难堪,也不知该怎么应答,只好蹲下身子擦洗起来。 这时,又一个人低声说道:「自从倪静来了,咱所里的这些男的,也不盯着 何彩云看了!」 一提何彩云,倪静不禁想起了一件事。 建立了新政权,所有人都卯足了干劲,都希望能为革命多做贡献!虽然工作 很累,可大家的脸上都挂着笑容,处处都呈现着欣欣向荣的景象。 可在这积极向上的氛围中,倪静也看到了不太和谐的一面。 一天晚上,倪静下了班就往家走。走到半路,突然想起还有一个稿件要抄一 遍,就急忙返回所里,想拿回家里写。 刚进院里,抬眼就看见自己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她明明记得是和同屋的李彩 云一起走的,而且是她亲手关的灯! 走的时候,她注意到只有毕书记的房间还亮着灯。可现在两个房间的灯却都 开着! 她有些疑惑,也觉得有点蹊跷。 她想问问门口的哨兵,可一想他们是轮岗的,所里的人他也未必认识。 这些天,毕书记有事没事地,总好往她们屋里溜达。难道……? 想到这些,她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悄悄地上了楼。 蹑手蹑脚地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前,贴着墙壁,仔细一听。里面有动静,而且 这动静听着还很熟悉。 她知道了里面的人正在做着什么事儿! 转身想走,可突然想到门上的拼接板活动了,中间有一条细细的缝儿! 好奇心最终让她把眼睛贴到了门板上! 40 正如她所预料的那样,屋里果然是毕书记和何彩云。两人干的事儿,她没感 到意外!可令她惊诧,也令她气愤的是,他俩是在自己的办公桌上运动着! 何彩云光着屁股坐在桌子边上,两条大腿被毕书记用手擎着,一只小腿上还 挂着裤子和裤衩。上衣和背心被卷到了脖子下面,一对还算丰满的白皙乳房,随 着毕书记的推送,不住地颤悠着! 毕书记上衣齐整,裤子却堆到了脚踝处,裤衩撸到了大腿根。 倪静只能看到何彩云的上半身和毕书记一耸一耸的屁股,看不见两人交合的 地方。 她在性方面很满足,翰武每隔几天就能喂饱她一次,有时还能把她撑得有点 想吐! 但头一次看别人偷情的场景,还是令她心潮澎湃,手脚出汗。 看到这个场面,倪静一下子想起了偷看父母在炕上交媾的情景。 可那毕竟是自己的亲人,兴奋的同时也有一种强烈的负罪感! 如果是陌生人,倪静可能会马上走开,因为跟自己无关。但他们是自己的熟 人,白天还衣冠楚楚的,晚上就裸裎相向。 这让她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刺激感! 她甚至觉得下面有点儿发痒,不禁夹紧了裤裆,摩擦了几下。 肉体碰撞能让人满足,可感官刺激也会让人欲罢不能。 倪静本打算确认一下就走,可现在却有点迈不动腿。 她控制住呼吸,继续往里看着春宫戏。 毕书记还是有条不紊的往里插着,可何彩云显然比他紧张得多。 她皱着眉头,咬着嘴唇,时不时地对毕书记抱怨着什么。 每隔一两分钟,她就会往门口扫上几眼。 倪静一开始会吓得往旁边一躲,可后来知道那只是何彩云下意识的动作,也 就坦然了许多。 插了几十下,毕书记把何彩云的一只袜子撸了下来。然后把五个脚趾头依次 含在了嘴里,反复地唆啰起来。 看得倪静的脚趾头也扣动了几下,好像也是痒痒的! 何彩云起先挣扎了几下,可一会儿就不动了,应该是觉得很舒服! 看到这儿,倪静想起了翰文,他也曾经这样舔过自己的脚丫! 她曾经觉得翰文有点不正常!可后来想明白了,这房事哪有正常不正常之说, 只要两人玩得高兴,什么方式都无所谓! 倪静正想着,毕书记却停了下来,站在那儿喘息了几下,便从何彩云的阴道 里了拔出了鸡巴。他转过身,坐到了倪静用的椅子上。 两人一分离,各自的性器官就显露出来。 毕书记的家伙尺寸很普通,比翰武的小了一大号。不过安在他较瘦的身子上, 看着还挺协调。鸡巴虽不大,但很坚挺,呈90度角直立着。上面还沾着何彩云的 淫水,发出灰白色的淫光。 倪静只看见了何彩云的外阴,她的阴毛不多。两腿夹紧时,只有一小撮飘在 了外边。 看毕书记还没玩够,何彩云撅着嘴,不情愿地穿上袜子,蹋拉着鞋,走到他 跟前。还用一只手拽着裤子,那动作既可笑,又狼狈! 倪静捂着嘴,差一点笑出声来。 何彩云调转通红的屁股,对着毕书记的鸡巴,慢慢坐了下去! 看着毕书记的鸡巴一点一点地消失在何彩云的大腿间,倪静的屄里也是一紧。 性事这东西就像吃饭!自己虽然吃的是大鱼大肉,可看人家吃着清谈小菜, 还是有点眼馋! 她的一只手也放到了三角地,忍不住摩挲了几下! 何彩云坐下去,又抬了起来。屁股抬得稍微高了点,毕书记的鸡巴就掉了出 来。她手扶着鸡巴,对准屄口,打算再塞进去。 可就在这时,屋里屋外呼地一下全黑了! 倪静吓得头皮发麻,浑身一颤。她一动也不敢动,连放在裆部的手也没拿开! 何彩云更是惊吓过度,「啊」地一下叫了出来! 屋里屋外的三个人都静静地呆在原地,谁也没有动弹。 过来几秒钟,才都认识到是停电了! 停电对他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可在这个当口,却显得如此地突兀、骇人! 听到屋里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倪静才醒过神来。赶紧猫下腰,小心摸索着下 了楼。 走出大门,她才长如释重荷地长出了一口气! 那天晚上,她睡得很不好,眼前总是浮动着那两人交媾的情景!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来到了办公室。 看到自己桌子上的东西都大致复了位,但明显有移动过的迹象! 她厌恶地看了看自己的桌子和椅子,气得两腮都鼓了起来。 毕书记选择在自己的桌子上干那事,倪静在昨晚就猜到了原因。他在打自己 的主意,他是把何彩云想象成自己了! 想到这儿,她觉得很是恶心。昨晚的兴奋和刺激,瞬间已荡然无存。 她把抹布打了好几遍肥皂,用力地擦着桌子和椅子。仿佛要擦掉一层皮,才 算解气。 正擦着,门一开,何彩云进来了! 两人一见,都尴尬地楞了一下! 何彩云挤了挤笑容,说道:「倪姐,来的这么早啊!」 倪静也不自然地答道:「我昨天有点材料没写完,所以今天特地早来了一会 儿!」 何彩云「哦,哦」地敷衍了两声,然后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可刚坐下,又赶紧起身,拿起拖布在水桶里涮了两下,就拖起地来。 倪静拎起椅子,闪开身子,给她腾地方。 低头一看,地上有一大圈黄色的痕迹! 倪静一皱眉头,又差点笑出声来!心想一定是昨晚停电时,她被吓出尿了! 何彩云擦完地,装作很忙的样子,头都不抬一下。 过了两天,毕书记来到倪静所在的办公室,笑呵呵地宣布了一个消息。 何彩云被任命为宣传组的组长,这是一个刚刚设立的职位! 听到这个消息,何彩云没有露出太兴奋的表情,倪静更是神态自若!倒是屋 里的另两个同事瞪大了双眼,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倪静。 组长官不大,可毕竟负责一方面的工作,怎么地也算是个干部了! 而且这也是向上提拨的第一个阶梯,谁心里都清楚! 大家都积极要求进步,谁得到提拨,就说明谁的能力强,工作出色,并且得 到了领导的认可。 可另一方面,也恰恰说明其他人做的不够好,或者工作还有这样、那样的缺 陷。 新的市政府刚刚成立不到两个月,谈不上资历深浅的问题。 就目前的工作能力,工作态度和工作量来说,倪静都是第一人选! 而业务水平一般的何彩云却得到了提拨,实在出乎大家的意料。 倪静事先已经知道有这个空缺的职位,是毕书记亲口和她说的。毕书记和她 说完后,还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好好进步,要积极地向党组织靠拢! 倪静知道向党组织靠拢,其实就是像毕书记靠拢。这里的党组成员中,他的 资历最老,党龄最长,说话也最有份量! 可具体怎么靠拢,倪静当时还真不太清楚。她认为只有努力工作,积极进取, 才是向党靠拢的最好方法! 这件事后,她才真正理解了靠拢的确切含义。 她是不在乎这个职位,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市政府号召大家要解放思想,畅所欲言。要敢于打破旧的官僚体制,实行党 内民主集中制。要求大家说真话,干实事! 因此,好几个同事都说这事儿做的不公开,不民主,不透明。应该重新讨论, 或者通过投票选举来决定。如果还不行,就把问题反映到区里去。 倪静很真诚地对大家说,前方战士在流血牺牲,我们在后方要积极做好服务 工作,不能给政府添乱!我们是为革命做工作,一切都要服从组织安排。况且, 这也是党组织对自己的考验。如果大家再谈论此事,会被认为是我不顾大局,发 牢骚,闹脾气的! 大家一想也是,就不再提及了! 毕书记也听到了风声,主动找倪静谈了话。 说的内容也大致如此,还是强调要继续向党组织靠拢。说现在部门还不健全, 以后还有重要的工作等着她去担任! 倪静也向毕书记表明了态度,说自己完全同意组织的决定,没有任何意见。 她还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她不会为了这个芝麻大的小官,而去送上自己 的身体! 倪静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即使当初离开大车店搬到黑泥崴,她也没抱怨过 一句! 她已经36岁了,来到街公所,她压根也没想当什么官! 她学习过党章,也接受过培训。 知道共产党所领导的政府讲究官民一致,权利平等。只要自己踏实肯干,不 出差错,当一名与世无争的普通职员也挺好的。 之后的几天,一切还如往常一样。 可渐渐地,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倪静发觉何彩云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冷淡,说话的口气也越来越生硬。对她 的工作也是挑三拣四,甚至是吹毛求疵。 没过几天,又一件事让她也很烦心。 一天,毕书记在和大家聊天时,无意中透漏了一个信息。说区上要给他们所 两个半脱产学习的名额,培训后会给一个等同于高中毕业的学历证明。 很快去学习的人选就确定了,可还是没有她。 她对培训后的高中学历证明不是太在乎,可她想提高提高自己的能力,增长 一下见识。毕竟自己没读过几年书,底子有点薄,这是一个再学习的好机会。 并且她也完全符合文件上对学员的条件要求! 她曾想问问毕书记,可又怕无端地给她扣上一顶什么名堂的帽子。 而且,毕书记还放出话来,说那两个名额是区里指名定的! 倪静觉得很苦恼,可她的性格又始终让她保持在沉默状态。 她也想找人诉说诉说,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玉梅。可玉梅实在太忙了,每次 来家里,呆不了多大一会儿,就会匆匆地离去! 翰武,她是指望不上的,他一周要值三天夜班,两人在一起的时间都越来越 少。而且,翰武对她说的事儿,也不太感兴趣。他没事时耍耍贫嘴还行,可让他 去宽慰别人,做做思想工作,可就勉为其难了!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