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贴】《某平窝案》(4)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3/08/10首发于:留园书屋   4,   “那我们开始吧,”领导建议说,“开始之前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志。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就是我左手边的这位,咱们局新到的天南警校毕业的高材生,小薇同志。”   大家一起鼓掌。   “来,小薇,我也给你介绍一下。闹了半天了你也许还不知道谁是谁呢?从今天起我们在一起便是一家人了。今天的气氛你可能不太适应。大家随便惯了,都是这样。过些时候,时间长了你会习惯的。”领导随后把什么韩某平、陈某华的大概介绍了一番。介绍完了男士,开始介绍女性。   中国官场既没有西方交际场那种女士优先的绅士风度,也没有过去战争年代的秉公办事,雷厉风行的作风;盛行的是阳奉阴违,见利忘义,得过且过,男盗女娼的封建传统。说话顺序只按官职大小。如果没人捞车、纠错的话,交警是份苦差事,这里女性很难提职。   “这是琼州,,那两个是琼瑶、琼浆;”领导继续有板有眼的介绍着,“刚才喝酒的是琼崖。她们的名字都是自己起的,不是我们编的。裤裆里揪鸡巴毛——碰巧(雀)了。都有个‘琼’字。我们这就是穷,所以都是琼字辈的。以后你就叫‘琼薇’算了。咱们凑够五朵金花。”   其他人听到这么荤的说法,不免配合的笑了几声,拍了拍手算是把后一个问题通过了。   因为这是个几乎私人的聚会,所以领导说话非常随便。但是这让琼薇难以接受。她将脸转向一边。   领导立刻发现了这一点,哪壶不开提哪壶,“来,琼小薇。给大家说几句。”一番介绍后领导对小薇说   “大家好,我是小薇,,,,”这个琼薇说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她迅速的忘掉了刚才的不快,开始讲话。   在警校,教官会经常安排学员作这样的活动,甚至大家坐成一圈一起互相辩论。不要求你讲道理,就是在一起胡搅蛮缠。锻炼的就是大家说话、辩论的能力。尤其是对付那些市井的滚刀肉,大街上不文明的人。交警与其他警种不一样的一点是:总要不停的对外交涉、交流、劝解。   “打断一下,”琼薇刚说了个开场白,便被韩某平打断了。说:“这个没有意思,说完了你还是不知道我们的长短;我们也不知道你的深浅。不如表演个节目,我们大家看看便知道了。大家说是吧?”   这么隐讳的话,初出茅庐的琼薇是听不出来的。   “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让人家说完。”陈某华看似不满的说。   “那我给大家唱支歌。”琼薇对这种场面还是蛮有控制能力的,她见节奏被打断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借力打力,找机会亮出了自己的拿手好戏。   “唱歌谁不会!要唱过一会我们一起去ktv唱去。现在你要表演就跳舞,”韩某平又一次提出了自己不着调的建议。“要跳还得跳裸体舞,别的舞我不看。”韩某平总是和别人想不到一起去。   “刚喝几杯狗尿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说话的是琼瑶,一个妩媚的姑娘。   “不理他。唱你的。”性感的琼浆鼓励琼薇说。琼浆身体的女性第二性征非常发达。这在一个主流女性十分纤秀的城市里非常引人注目,甚至招风惹蝶。   琼薇知道这是个表现自己的关键时刻,不再扭捏,立刻来了一首海豚音。   天南警校有专门的艺术课提高学员们的艺术素质。所以琼薇的歌声可以说是委婉动听,绕梁三日。而且难度很高,别人如果没有受到过专门训练很难完成。琼薇的表演、形象双佳。比起那些脖子粗的,皮肤黑的、小眼睛滴溜溜乱转的歌手来,形象不知要好多少倍。所以听完之后连刚才坚持要看裸体舞的都不由得热烈的鼓起掌来。   “这个可以啊。年底文艺会演的时候可以算一个。”有人建议说。   女人吸引人的地方不仅在其相貌,言谈举止也非常重要。一般情况下,女人的才艺可以使她在熟识的朋友面前、工作环境里显得更为出色;在生人面前掩盖住自己的弱点,让周围接触得到的人动心,从而一鸣惊人。当然,也会引起异性的性冲动,例如现在这个场面。   既然唱了歌,于是大家正式开工。敬酒的敬酒,聊天的聊天,吃饭的吃饭。警务工作非常繁重,过劳死时有发生。大家平时也很难见面,好不容易碰到一起都有着数不尽的奇闻怪事,英雄气概准备交流。场面十分热闹,欢愉。   最活跃的还是韩某平,他举着酒杯再次来到领导的旁边,“这位是?,,”假装不认识,两杯酒下肚韩某平急于和琼崖搭讪。   “韩局,”琼崖主动站起来和韩某平拉了拉手。   “我这人说话直啊,”韩某平色忒忒的说,“既然新的来了,妹子是不是也该让我们尝尝了?”   韩某平说话时本应看着领导,但是他却看着琼崖。因为琼崖是领导的红人,至今还没有让旁人碰过。明着,他说这个话的意思是向老大问路。实际却是向女人调情。   琼崖嗔怒的瞪了他一眼。   “领导会怎么想?”韩某平并不理会琼崖的不满。说完这话便开始转为紧紧的盯着领导,看领导怎么表态。如果领导不愿意便算了。这次他准备排琼浆的队。   领导什么话也没说,他转到了琼崖的身后,两只毛茸茸的大手从琼崖的腋下穿过,十指交叉扣死在琼崖的双乳前,享受着女人的弹性。他对着琼薇的方向向韩某平使了个眼色。这个眼神琼崖是看不见的。   领导的心思缜密,他已经发现琼薇不是一个容易到手的角色,但是这块美肉不能轻易放过她。因此他让老韩先去试探一下。此时他根本不认为老韩可以得手,况且自己还特地安排了一道保险。这样他可以从琼薇对老韩的反应中找到今后的对策。   “你到这边来。”领导拿了一杯酒,拉上琼崖,一起走到厕所里。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   剩下的人你看我,我看你;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又都不愿意第一个开口。终于有人忍不住,不知道哪位说了一句,“咱们也不要闲着了。抓紧吧!”   果然,剩下的男男女女开始相互搭讪,挑选着各自的对象。拉拉扯扯,讨价还价。也有几个贪杯的,好吃的不去理会他们,自顾自的在那里喝酒,吃菜。不时的也评论一下厨师的手艺,聊一聊自己近期的英雄事迹。   韩某平并没有按照领导的安排去找琼薇。他似乎知道领导肚子里的小九九。他想先找一个其他女警放放水。然后再找琼薇随便搭讪几句。毕竟是领导安排的任务,不能不作。   老韩最先看上的是那个腼腆的女警,琼州。但是马上碰了一鼻子灰。   “我今天身体不方便。”琼州说。   ‘身体不方便。’暗指妇女的月经期。是他们圈子内约定俗成的拒绝的暗语。归根结底还是人家看不上老韩。交通警,风吹日晒雨淋的,等你混出个一官半职的时候早就老得不成样子了。   琼州是陈某华带来的,几个女警中数她最为沉稳。老韩与老陈一直明争暗斗,连下属都受到了影响。所以琼州对老韩不像对其他人那么热情。老韩现在觉得下体憋得厉害,一定要喷了这口不可。   男人总是这样,一旦他认为应该放水了,无论如何也要办到,哪怕是手淫,强奸也行。有做宣传的干部不明就里,要求男人们此时应该憋着。这完全是党派中清教徒般的一厢情愿。这个世界上不是人人都是党员,人家凭什么为你憋着?特别是那些年轻人,荷尔蒙高,又没有结婚。处理不好会引发很多社会问题。   那些搞党务的这时往往会说,“怎么不能憋着?这是人体的一个正常机能。如果想干就干,那和牲畜又有什么区别?”   被质问的人到了这里往往无言以对。   实际上,那些党棍简直就是蛮不讲理。当一个人长时间的‘憋’着的时候,身心健康都会受到摧残。而那些道貌岸然者,他们的性生活甚至富裕到老婆都整年整月的睡空床,自己则与为数众多的情人纵欲。如果明白了这一点,便可知他们说的都是些混账话。是在利用对手无法还嘴的机会大放厥词。   如果开明点的政府,对这种事情应该采取人性化的措施。   这种事情的最佳解决方案便是允许身体工作者名正言顺的公开营业,政府为他们提供保障。这样一来至少有三个明显的好处:1,社会治安善化;2,解决了部分就业问题;3,摈弃了党的以往说一套做一套的虚伪做法。减少了老百姓对官员的憎恶。顺便还有税收。   老韩失去了目标,鬼使神差般的晃晃悠悠的来到了琼薇的身旁。“陪咱喝两杯?”他十分小心的问道。   “我不会喝酒。”看到现场乱七八糟的样子,琼薇并不是十分满意。尤其是领导带着女警钻厕所,让她着实无法接受。她已经结婚,知道男女一起钻到阴暗的角落以后干得是什么肮脏的事;也能猜出领导现在在干什么。她现在头脑里已经出现的画面正是一男一女赤条天的纠缠在一起交媾。就向新婚那天老公操自己一样的疯狂。男人们在这时完全不考虑女方的感受。想象使琼薇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但是琼薇不能走。这是为她自己专门开的欢迎会,不能马上拍屁股走人,这是最起码的礼节。再说自己是领导开车带来的,现在让自己走也找不到回宿舍的路。   又不想吃东西,于是她坐到了旁边休息的沙发上。   “你们说话。我在旁边听着。”韩某平并不灰心。而是放松的在琼薇身旁坐了下来。两手张开放在两侧的椅背上,身体下滑,半躺的瘫坐在那里。与旁边笔挺的坐着的琼薇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琼薇身旁另一侧还有一个女警,就是韩某平开始准备排队的琼州。因为刚才拒绝老韩的一句‘身体不方便。’把自己也变成了待业青年。既然不能陪老韩,再去陪其他人就说不过去了。她也没有多大的胃口,不想吃东西;只能过来陪着琼薇闲聊天。   老韩心里明白,琼州的谎话本来骗不了人。‘你要是身体不方便还来干什么?就算你不懂,老陈也不知道吗?’一定因为临时出了什么状况,所以变成目前的样子。   “不理他们。咱们接着说。那你是天南哪一届的?现在干警已经有回炉的机会了。但是进修的地点不是天南警校,是省党校。”琼浆说。她在争取进修的机会,所以一说便提到了这个。   一般人都是这样,想什么才会说什么;或是想什么,才有说什么的兴趣。琼州是几个女警中年龄最大的,想的问题也比较现实。   琼薇只是听着,面带微笑。她的话很少。   “尽说些没用的,”韩某平听到女人那些唠唠叨叨的家常话便要上火,“问她结婚了没有?”   “真的诶,”琼州兴奋的说,“妹子你有男朋友没有?”   “我都结婚了。”琼薇说。她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丈夫的样子。满脑子都是在家里做爱时的场面。两个人赤条条的在床上捉对厮杀。男人疯狂的分开了她的大腿,傻子一样的惊叹着。很多人不相信,结婚那天却是她的初夜。   “啊?”琼州惊讶得睁大了漂亮的双眼,“这么年轻便结婚了?不过也好,省得那帮恶狼惦记。在这里,你要是没结婚,保证天天都有人缠着你说媒,献殷勤。烦死人了。”这个好像是再说她自己。“怀孕了吗?”她又问道。   琼薇点了点头。   “看不出来啊!”韩某平对琼薇说,“想着我点。你要是离婚我排第一。”   “去去去。说什么呐。”琼州不干了,她就像琼薇的保护人一样开始替琼薇设防,“哪有这么说话的。还领导呢,没事盼人家离婚。真不要脸。”她又转向琼薇替韩某平推脱,“你别往心里去,他说话从来不过大脑,全是脊椎反应。”   人的反应类型有两种,一种是大脑反应,例如叫床。这种反应可以通过大脑来控制。比如如果房间隔音不好,女性会主动放低叫床的呻吟,甚至不出声音。因为它是大脑反应,可控。平时的学习阿,运动啊,都是这类反应。   另一种是脊髓反应,不通过思考,自己也无法控制。例如射精,依靠大脑无法控制,只能通过改变外界的环境,用憋住尿道或减小阴茎抽动强度等外界条件 ‘试图’去延缓或加快射精的过程。但是能不能起作用谁也不知道,因为它是脊髓反应,大脑无法控制。肚子里的消化运动,内分泌系统的工作,出汗全属于这类。   当然,韩某平的话虽然很糙,但是却是在暗中夸琼薇的美丽,所以琼薇当真不很在意。   正在这时,远处发出一阵嘈杂声。原来陈某华和琼浆刚刚办完那事和她一起从一个屏风后面钻了出来。   “厉害吗?”陈某华扳着琼浆的肩膀问道。   看到其他人都在直挺挺的看着自己,琼浆没敢出声,只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哪里厉害?”说话的时候,男人的嘴唇几乎咬到了琼浆的耳廓。   琼浆‘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又马上捂住了嘴巴。   看到这一幕,排队的人心里都忽悠了一下。于是大家都想先进去。推推搡搡的不免发生了争执。中国人,没人管连个队都排不好。不管受过多少教育。   这时的琼浆云鬓散乱,面带红晕,看起来更加性感诱人。可能是老陈的本事太大了,把个琼浆调理的十分兴奋,流出的体液过多;琼浆显然在自己的阴部堵上了卫生纸或卫生护垫。因为只穿了一条短裤,这些状况都明明白白的摆在了大家的面前,显得那个第二特征本来就十分明显的地方更加鼓鼓囊囊,增添了不少女性的神秘感。引得好奇的男人们都想扒开她的裤子,看看里面的究竟。   琼浆的另一个好处是才一个人,她便已经汗水津津的了。在性生活中女人如果主动或者投入,则性交的质量可以成倍的提高。琼浆出了这么多汗,说明她是出了力的。这比那种性生活中死鱼般的妇女不知好了多少倍。(说她们死鱼是指她们不单身体不主动,不配合;连眼睛都没有任何感情。虽然睁着,却呆滞无力,和死鱼的眼睛一样。)   一个职位比较高的中层想抢先,遭到了排队的人的一致抗议,“排队,排队。这里不按警衔啊。”不过说话的人都是低着头,或是把脸转向另一侧再说。不敢直视他们的对手。   好在那个高级警官十分知趣,用手抠了一下琼浆的阴户部位鼓鼓囊囊的那堆东西。算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没说话便离开了。   排第一的人立刻不失时机的拉着琼浆向屏风后面走去。琼浆想拒绝。可是还没等她说话已经被重新拉进了屏风。   “慢点脱,别把我衣服弄乱了。”   “赶快趴好了。”   “别那么毛手毛脚的好不好啦!”   外面的人听到他们的争论声,甚至可以透过屏风上的影子隐隐约约看到他们用的是后入式的体位,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人若长得性感,动作也一定性感。从侧影中可以看到琼浆的屁股厥得高高的,腰则完全塌了下来,乳房完全贴在屏风后的茶几上。细细的长腿上架着一个大屁股,这是一种非常勾魂的姿势。琼浆随便一个pose,看似不经意,却绝对到位。拍个照片拿出去便可以当教材了。   “你们几个。说你们那。别看了。转过脸去。轮到你们的时候可以扒光了仔细看。那时想怎么看怎么看。”陈某华多少有点不满意的说   于是排队的人纷纷转过头去,背对着屏风。有人拿过一盒烟,开始派烟。   老韩在一旁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看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他想立刻过去加入到革命队伍中真枪真刀的干它一场。不然今天来干什么的?   “眼馋了吧。去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不去眼珠子都掉出来了。”琼州将腼腆丢在一旁,从身后推了老韩一把。嘲笑般的对老韩说。   “要不咱俩??”老韩半玩笑,半调侃的说。   “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今天肚子不舒服。”   “嘿嘿,领导说了:碰巧了。我今天身体也不舒服。”老韩随便的说着,眼睛再次贼忒忒的看向了琼薇。   “哼,有了新目标了?”琼州在老韩身后酸溜溜的说。   “呵呵,”老韩用手挠了挠头,他想和琼薇说话却没有个合适的话题。“最近我们有个重大的国防任务,这个油水可大,。”他对琼薇说。由于是临时找来的由头,和刚才琼州说进修一样,这时他说的正是他平时想的最多的。   “在这不要谈工作。”琼瑶在背后警告说。她刚刚过来。今天排她的人少,两个快刀斩乱麻的以后便没事了,所以也来找新人凑热闹。   “嘿嘿,”韩某平毕竟是有经验的,突然一把抓住了琼薇的手腕。   琼薇使劲抽了两下没有抽出来,两人就这样僵持着。都板着脸,谁也不出声。   面对着高级警官的突然举动,其他两个女警在旁边一时不知所措。   远处传来了琼州的呻吟声,婉转莺啼,如泣如诉。   “今天的会开得不错,菜也可口,这地方以前还真没来过。”喝酒的人在议论着。几个完事的男人心满意足,暂时失去了对女人的情趣,都回到了离琼薇不远的餐桌旁。   僵持了一段时间后,突然,韩某平猛的一把将琼薇拉进自己的怀里。琼薇的大背心被掳了上去,露出整个光滑、平整的后背   开始时琼薇只是屏住气,不出声拼命的挣扎。拉屎攥拳头——暗使劲。不过毕竟是女人,琼薇后来渐渐的挣扎不动了。老韩的手也伸进她的裤裆里去了。琼薇终于无奈的大喊了一声,“滚开!再不住手我报警了!”   好像餐厅里被扔了一颗手榴弹。   其实刚才的会场看似正常,其实所有的人都悬着一颗心,不知道新来的小妮子看到这种场景会有什么反应。大家都觉得领导今天办事有些草率。但又不得不服从。   老韩的手迅速的从琼薇的裤裆里抽了出来。尴尬的低着头,好像要撇清自己。   屏风后面的两对野鸳鸯也迅速穿好衣服走了出来。速度快得让人觉得他们发生性关系的时候是穿着衣服的。   领导打开了厕所的门,先出来;过了一会衣服皱皱巴巴的琼崖也出来了。   但是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琼薇已经忍不住,穿上制服愤愤的摔门而去了。   有人想拦住琼薇,被局长叫住了,“让她走吧。”然后对琼崖说,“你去,陪她一起回宿舍。”   琼崖立刻穿上警服跟出去了。   然后领导对大家说,“大家接着吃吧。没事了。”   那两对临时夫妻正在兴头上被惊扰,害怕染上倒马毒,又急急忙忙的回到屏风后面去了。   韩某平不好意思的坐到了领导身旁,抓耳挠腮。   “算啦。没你什么事。”局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强扭的瓜不甜。还有风险。以后不要这么鲁莽。我们会有办法的。而且,”他说,“我喜欢有个性的。。。你们都学着点。”   “来吧,我们继续。你找谁啊?”领导问韩某平。   “琼州,但是他身体不舒服。”   “什么身体不舒服。我让他先陪琼薇坐一会的。你现在找琼州去吧。她没事了。”   老韩立刻拉着极不情愿的琼州向厕所走去。还没到地方手已经插进了琼州短裤的后腰。害得琼州一扭一扭的走不好路。“现在怎么肚子没事啦?”老韩故意挖苦琼州。   “你管不着!”琼州说。   “马上让你彻底没事,,,”   琼州立刻觉得阴部一紧。隐隐约约的里面流出东西来了。   “要是琼薇还是不肯就范呢?”一名中层不放心,   “那就只好请她走人。老子这一亩八分地不养白眼狼。再说,今天老韩对她不是什么事都没干吗?”   “可是别人干什么她看到了。她会不会检举?”说话的人不好意思提领导自己也作了违法违规的事情。   “琼崖跟着呢。她知道应该怎么办。”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