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贴】《某平窝案》(5-7)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3/08/12首发于:留园书屋   5,   吃饭的地方离宿舍并不远,琼崖领着琼薇步行回宿舍。   一路上灯火辉煌,看得出是个大都市。   这是琼薇来到之前一直担心的,城市太小不是她的期望。看来老公的保证还是对的。当时老公告诉她,虽然不在一个城市,但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都市。正是出于对老公的信任她才最终选择了这里。   知道琼薇刚才一口东西都没吃。琼崖问琼薇想不想吃东西?这里的夜市非常有名。琼薇拒绝了。   “那是什么?”当他们来到一处车辆比较稀少的大街时,琼崖突然指着远处问。   “看不清。好像几个人,还有一个警察。”琼薇的视力非常好。   琼崖肯定发现了什么,带着琼薇走了过去。“到那不许乱说,一切听我的。”琼崖摆出一幅十分老练的样子。   “嗯,”琼薇答应了。   “执勤呐?”走近以后发现是一个民警正在检查违章。琼崖便主动打招呼说。   “现在这里不许卡车通行,这辆大车违规了,我让他们纠正。”值勤民警队琼崖说,同时他将脸转向违章车辆,“你们站好了。”值勤民警严厉的对违章的人说,但是眼睛的余光始终没有离开琼崖和琼薇两个女警。   “你是那个分局的?”琼崖又问。   “江分局的。”   “警察同志,我们知道错了。我们马上退回去。”违章的司机哀求说。   “现在没让你们说话,”值勤民警再次喝斥违章的司机。由于两个漂亮的女民警在场,他开罚单时有些犹豫,大概想多留她们几分钟。和美女一起执勤的机会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遇到的。   “那行,你继续工作吧。有人给我打电话。我要先去接个电话。”为了不影响民警工作,琼崖一边说着一边拉着琼薇走到了路的另一边。直到对面听不到她们的说话声音为止,但是他能够清楚的看见她们。   “别跟个马路桩子似的傻站着,挡着我点。”走开以后,琼崖对琼薇说,口气突然变得很厉害。   “监控中心吗?我是琼崖,”琼崖压低了声音对电话另一端说,“我在解放路和北京路的交叉路口,标志是一辆前四后八红色大卡车。看见没有?让周围最近的执勤人员赶快过来。”   “我看见你了。他们马上就到。”值班人员马上把监控调了出来。   两三分钟过后,正当值勤民警收缴了罚款让卡车离开的时候,两辆警车呼啸而至。   值勤民警见到警车过来,突然掉头就跑。警车上下来的民警想拦都被他撞倒。‘值勤民警’瞬间冲过了公路,准备逃进离琼崖不远的一片树林,眼看就要逃脱。   琼崖见此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却被男人小鸡一样的抛了出去。正在这时,逃跑的‘值勤民警’突然觉得脚底一拌,身子发沉,竟然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上身还没着地,一条胳膊已经被人扳到了身后,等他挣扎着跪起来的时候,另一条胳膊也已经被扳了过去。马上,自己的双手被自己的手铐铐到了一起。   显然,这是个大事故,随后又有几辆警车赶到,先后赶到的警察竟有十几人,还在现场拉了警戒线。警察们将逃跑的疑犯带到车里突击审查。其他警察忙着将卡车司机请到一边协助调查。带队的警官则来到琼崖的身边,“谢谢你们了。差点让他跑了。”警官说。听得出,他的感谢是由衷的。   “不是我,”琼崖说,“是她。”琼崖指着琼薇说。   “怎么不认识?”   “今天刚分来的。人家可是天南的高材生。”琼崖不无醋意的介绍说。   “我说手脚怎么那么厉害呢!”   “这个是咱们江分局的陈大队。以后就熟了。”琼崖又对琼薇说。   “还有需要我们的吗?”琼崖问。   “天南的能到我们这来不容易,还这么漂亮,这可是咱们局的宝贝。天晚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二位能不能到我们分局来一趟?说明一下情况,我们也好替你们请功。”   “不用客气。明天见。”说着琼崖拉着琼薇离开了现场。   琼薇看到,除了警察的调查人员在拍照,检查;这时报社的、电视台的车辆正纷纷涌来,一些记者正手拿话筒找人采访弄情况。而旁边观看的老百姓更是七嘴八舌的猜测着。一些人把手机举得高高的拍照、录像;有的人则急忙用手机发围脖、微信。这里的规矩是如果你的视频被电视台采用了,一段几十秒钟的录像报酬是一千元人民币;即便是向朋友发微信,也可以得到网上朋友们的青睐。所以虽然天色已晚,但是现场却人声鼎沸。   “抓住的是谁?是警察?”琼薇不解的问琼崖。   “不是。”琼崖肯定的说。   “你怎么知道的?”   “交警不得单独执勤。一看便是假的。你在警校没学过吗?”   “噢,现在想起来了。”琼薇说,“那个陈大队长挺好说话的?”琼薇说到这里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你的身手不错。到底是科班出身的。以后教教我吧。”两人一边聊一边回到了宿舍。   “说说,他怎么你了?”进了房间后琼崖小心翼翼的问。   “谁?”   “就是那个韩某平,江分局的局长。”   琼薇本来不想说,所以等了好一会才回答,“我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他先抓住我的手,然后就往他身上拉。还摸我那个地方。我便喊了。”   “哪个地方?”好像是好奇,但是好奇的不是地方。   “小便的地方!”   “摸到了吗?”   琼薇点点头。   “流氓。便宜他了。”到此,虽然还是同情,琼崖却已经将一个道德问题成功的转化成了一个技术问题了。从奸淫少女变成了试图猥亵女人了。   “我也被领导摸过。”琼崖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提醒琼薇。   “你为什么不去告他!”琼薇愤愤的说,但是马上知道问错人了。人家都跟领导那么亲密了,那个地方大概也被领导摸得都快起糨子了。甚至刚才在厕所里还不止只是摸摸那么简单。   想到那么漂亮的琼崖很有可能和她老公或男友之外的人亲吻,摸阴,甚至媾合。琼薇的脸再一次红了起来。难道为了内勤、外勤这样的事情,自己真的能够背着老公让其他人轻薄,甚至和外人上床吗?看来外勤这关躲不过去了。   如果要求去陈大队他们那个地方执勤呢?这是刚才琼薇突然出现的一个想法。陈大队人相当和善。琼薇有这个判断能力。但是她马上又把自己的想法否定了。江分局的副局长正是韩某平,这不是羊羔自己走进虎口狼窝了吗?   就在琼薇胡思乱想的时候,琼崖又说话了,“有什么用。这种事情哪来的证据。没有证据你去告他,能不能告倒人家不说;自己首先没法在警察里干了。这一辈子就完了。我可不想脱掉这身警服。我喜欢当警察,和我一起的姐妹想当警察都想疯了,可是只有我一个当上了。只要能当警察,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你就甘心这么让男人们随意糟蹋?”   “这算什么糟蹋?不就男男女女那点事嘛。又不掉块肉。而且对将来提职,涨薪都有好处。”琼崖本来还想说‘感觉也相当不错。’但是话到嘴边没敢说出来。   ‘你不穿衣服和其他人上床干那种事情的时候不觉得难受?害臊?’琼薇心里一阵恶心,产生了一种不能说的想法。‘她怎么这么想?’   “有时候还没床呐!你是不是刚结婚?”琼崖问。   “嗯,,,”琼薇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但是这种事情和什么时候界的婚有关系吗?’她心里暗想。   “我说也是,”琼崖比较喜欢自言自语,“你老公干那事是不是特别粗暴?而且老不放心你?”   “不放心还不好?那是爱!”琼薇说“但是粗暴的是什么样?不粗暴又是什么样?”她又好奇的问。   结婚几个月来,琼薇竟然从没尝到过性交的乐趣。每次性交老公都不考虑她的感受。每每一见面他便急匆匆的提出要干那事,几分钟完事后倒头便睡。跟猪几乎没什么两样。这时小薇刚刚出现的一点想做事的兴趣又被无情的压制回去了。‘也许真的和粗暴有关。’她想   “粗暴就是完全不考虑女方的生理要求,也不问你准备好了没有。刚脱完衣服就直接把那个男人的东西往女生身体里插。女人最讨厌这种男人。你老公是这样的吗?”   “你别说的那么下流嘛!”嘴上这样说,琼薇的心里却觉得琼崖好像亲眼见过自己老公怎么操自己一样。这简直就是对自己老公的描述。所以听得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她不知道人家琼崖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而且已经在尽量使用那些‘文明’的字眼了。   “那不粗暴是什么样子?”琼薇终于被套住了。   “不粗暴的男人,,怎么说呢。肯定要让女人舒服。就象咱们领导。他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情,一切都按照你的意愿。我一开始也怕得要死。后来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琼崖自顾自的说。   “噢,”琼薇不再说话,思考着什么。   琼崖没有吃琼薇出现的醋,反而开导她。因为琼崖最近交了个男朋友,开始准备与领导保持距离了。这时她需要一个代替自己的人。   两个人就这样随便聊着。琼薇不禁回想起在警校学习的那些快乐的日子,也是没事便聊天。那时的教官阿红姐常常开玩笑说说,“小薇以后当交警可别做外勤哦。要不这么白净的小姑娘就该像我一样,变成瓦冈寨的黑夫人了。”   没话题了。琼崖静静的,一动不动的坐在琼薇的旁边。   “要不你走吧。”琼薇对琼崖说。   “我也没事。回去也是坐着发呆,就在这里等等吧。你这不是还有一张那床嘛。今晚我就在这里了。”琼崖和琼薇并不在同一间宿舍,“你那里还不舒服吗?”琼崖又问   琼薇摇了摇头。   “警校不是教你防身术了吗?刚才你露的那手多漂亮。韩某平轻薄你的时候为什么不使出来?”   “自己人没法用。”   “你打算怎么办?”   “我宁可出外勤,,”琼薇咬牙说。她必将为过早说出自己的打算付出代价。中国社会的复杂程度世界第一。   既然琼薇不打算报复,而是曲意迎合。琼崖放心了。   6,   第二天一早,琼崖早早的打了几个电话后,回到宿舍发现琼薇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我去江分局。你还没有正式分配工作,所以必须回局里人事处。放心,我会替你请功的。”   立功是中国军警提升的一条捷径,否则你只能按部就班的缓慢提职,工作环境也不是很好。立功以后可以迅速提级,增加了得到高级警衔的机会,否则一辈子都得不到。   小薇无奈的来到办公室。与一般人不同,只见她立刻变得精神饱满,斗志昂扬。好像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连局长见此都大吃一惊,“这个女孩真坚强。培养出来一定是个好样的。”但是他的这个想法只能埋在心里。   “你回家休息几天再回来吧。你的工作我们还要再研究研究。等有了结果我们会通知你的。”当琼薇再次来到局长办公室的时候,局长说。本来这种事情只要交人事处办就可以了,但是领导怕琼薇有思想情绪,特地亲自为她解释。   “领导,,”琼薇本来以为领导会再次拿‘内外勤’说事,也准备屈从这个决定,以保自身的清白。没想到又出了新的状况,‘怎么会这样?’琼薇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的要求我们都明白,等你回来再说。好吧。现在你可以走了。”领导面无表情的对琼薇说。   领导心里不住的暗暗的感谢琼崖,昨天晚上如果不是她及时将琼薇带走,如果让她在镜头前面暴了光,今天再打发她走就难了。又多亏琼崖及时向领导报告了琼薇的真实想法,使自己提前有所准备,免掉了不必要的尴尬和女孩的可乘之机。   “我,”小薇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可以出外勤。您昨天不是说如果我出外勤便可以留下吗?”小薇终于屈服了。她咬牙答应了下来。她已经铁了心了,就是放外勤也要坚持下去,当好这个警察,当个好警察。   正在这时有人走进了办公室,打断了领导的话。来的竟然是昨天开罚单,嘬脚趾的那名协警。“领导,外面太热了。大伙都被晒成黑包公了。兄弟们想领导能不能发电防暑降温费?买点冷饮什么的。”他说。   ‘他昨天也是一个人在那里开罚单。’小薇突然想到。   突然在这里看到了琼薇,协警也不免有些吃惊,明白那天真的罚错了人。他看到琼薇穿上警服后比昨天更加有味道了。“原来是你。对不起,啊,昨天,,,”尽管说‘对不起’的应该是小薇。但是美女是不会犯错的,永远用不着说这三个字。   “省局还在研究。经费都没有发下来。你让我怎么给你?你们都出去吧。我已经替你们打报告申请了。你们再坚持几天。等一下,”局长对协警说,“这是我的五百块钱,报告批下来之前你先拿着给每人买点冷饮。”领导隔着宽大的写字台递给了协警五百块钱。   “谢谢领导。”协警带着感激的心情走了。   实际上局长并没有替协警们写请领增补室外高温补助。后勤处也没有提这事。今年夏天太热,把人都热糊涂了,把这么关键的事情给热忘了,‘一会琼崖回来让她立即打报告。’他想   “你出外勤?”领导对琼薇说。   “嗯。”琼薇回答。   “你出外勤,他们怎么办?”领导接着对琼薇说。他说的‘他们’指的正是那些协警。“你去。他们就要失业了。大家都要有同情心。对不对?你回家吧。想好了再回来。”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这个安排令琼薇大吃一惊,出外勤是她痛苦了一夜后做出最坏的打算,没想到几个小时一过,连外勤也泡汤了。她六神无主,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但是又不能走,走了就什么都完了。   “还有事吗?。”看到琼薇站在办公室里不动,领导问琼薇。   “求求你了。”琼薇倔强的不肯走。这是哪怕让她下跪、嘬脚趾头,只要能留下,她也愿意。   “你干的好事!”正当琼薇以为领导改变了主意,给她安排工作的时候,领导突然对她说:“昨天是不是你在闹市逼着协警舔你脚指头了?”领导突然非常严肃的说。   “,,,”琼薇终于为自己的不理智付出了代价。当时他的目的不过是让那个协警长点记性。没想到逮到了狐狸,也弄了自己一身骚。   “幸亏你还没穿警服。否则立即开除,记入档案。局里念你还年轻,准备原谅你一次。以后记住,你是一个人民警察,不管穿不穿警服你都是。你必须用警察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局长严肃的说,“当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件事情不能这样算完,你要准备做深刻检讨。你现在回家写检讨去吧。什么时候回局里做检讨等通知。”   “而且昨晚你还公然刁难韩副局长,他工作一天非常疲劳,想放松一下,跟你开个小玩笑。你看你,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乱喊。像话吗!他不就是想摸两把吗?你让他摸摸不就完了!遇到这种情况,你们做下属的就应该主动配合。都像你这样一毛不拔,斤斤计较,讨价还价。领导的工作还怎么做?”局长又说。“你回去,好好想想再说。什么时候回来听我的通知。”   琼薇还是站在那一动不动,眼泪一串串的掉了下来。她彻底崩溃了。只见领导那只毛茸茸的大手恶狠狠的敲打着桌子,把自己最后一线希望的肥皂泡彻底敲碎了。   领导原以为琼薇这时会屈服,这样他便可以享受这块新鲜、倔强的新肉。这也是为什么他昨天上了琼崖以后便再没碰其他女警的原因。但是他彻底失望了。   “你回家好好想想。如果什么时候你想明白了,随时可以回来。”领导说,“我现在出去,你也离开吧。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出去吧。”   琼薇根本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出的领导办公室的。   7,   眼圈红红的小薇突然的回家使老公大吃一惊。但是小薇不想让老公为自己担心。他那个火爆脾气,听到自己的遭遇没准会走极端。所以她并没有说出实情。“现在还没有安排工作。要等电话通知。”她对老公说。   晚上躺在床上,小薇愁眉苦脸的想着自己的心事,老公则把身体转向一边玩手机。   “抱抱我。”小薇说。她恨老公竟然看不出自己受到了这么大的打击,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   老公伸出一只手放到了小薇的身下;另一只手继续举着手机;眼睛仍然盯着手机屏不肯离开。   小薇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在那些过分的情节的刺激下,小薇对老公的慢待不但没有反感,自己的身体反而产生了极大的需求。   “你压压我。”这是他们小两口之间的信号,意思是想要性生活。这是小薇第一次主动使用这个暗号。   在受到打击有得不到安慰的情况下,很多女人选择用性交缓解内心的压力。因为这象征着自己的男人仍然忠于着自己,是自己的后盾。所以她们此时即便被蹂躏也会心安理得,曲意迎合;不会像平时那样大吵大闹的反对、抗操,不可一世的样子。   更为严重的是:如果自己的男人此时不能给出她们所需要的性鼓励。她们不是停止自己的索求,而是将性索取的目标转向他人。很多已婚妇女的一夜情,出轨等情况都是这样造成的。   面对妇女的出轨,社会舆论往往将原因归咎于妇女的不贞。他们不知道,也不愿意承认:男人的不当行为才是女人出轨问题的真正根源。   对于小薇的挑逗,男人并没有产生往日的那种狂野的性冲动。也没有给她足够的关照。   失望中小薇记起两个人的第一次的时候,老公听到她说“抱抱我。”后立即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下面硬硬的正好戳在自己的阴埠上,紧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虽然那次很痛,却真的好温暖。现在,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这种温暖却不知哪里去了。小薇觉得很冷,她抱紧了自己。   见老公仍然没有反应,小薇索性把手伸到老公的暗绿色的裤衩内搜寻着,希望籍此激发他的性欲。   在老公最隐秘的地方她触到了一个突出的东西。可惜那个东西和老公的态度一样软绵绵的。不论小薇怎么拨弄,它也打不起精神来。三个小东西软塌塌的堆在一起,分不清哪个是枪,哪些是蛋。   “你看看我嘛。”小薇发起嗲来,眼泪却在眼眶里打着转。   老公终于放下了手机。“今天太累,工作一天后很疲劳,没精神嘛。”他终于懒洋洋的把小薇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同样是交警,同样是累了一天,韩某平他们工作结束后需要的是性安慰;而老公却拒绝老婆的性要求。要是老公能够像其他男人那样就好了。   “摸摸我。”小薇央求道。   男人在小薇性感的的背上敷衍的画着圈圈。   有的男人看女人只注意她们的脸、乳房、臀部;其实真正懂得女人美的都知道,女人的背部,肩头,都是非常诱人的部位,关键是你懂不懂。   从女人后面观察,她的美有这样几个方面,肩头看曲线、圆润;后背看她的丰腴,平滑,脊沟和背坑。   背坑指的是女人上身与臀部的交界线上,由于肌肤的滋润,上等的品色在臀部崛起的那条线的下面一点会有两个小肉坑,极为生动。   但是,抚摸的时候则不同。因为这属于近距离的亲密,所以男人的手手在抚摸女人后背一会后,必须要向下移动;去欣赏女人手感最好的部位,臀部。如果不是这样,这套动作便没有完成,男女双方都会感到不舒服。   老公心不在焉的用一只手在小薇后背上胡乱涂抹着,没有一丝向下移动的意思;眼睛仍旧紧紧的盯在手机上。“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的情况?”老公突然问小薇   “没有啊。怎么了?”小薇被狠狠的吓了一跳,以为老公发现了自己被人家扫地出门了。身体不免有些颤抖。她不得不加以掩饰。抱住老公,用自己的阴部在老公的身上、大腿上不停的摩擦着。但是实际上她身上那点性冲动,性索求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别这么骚。”老公说,“我不过是想问你怀孕没有。结婚都两个月了。我妈妈今天还在问。我们又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按说你应该怀孕了。”老公说,“就是鸡也该下个蛋了。是不是你身体有什么毛病?”   “不会那么快吧?”小薇也没有经验。   老公又不说话了。   小薇感觉得到,那个小家伙流了自己一手粘粘糊糊的东西后变得更加软绵绵的,一点也没有要硬起来的意思。“离上次做爱至少有三天了。它竟然还是这个样子。”小薇不免非常失望。   “算了,”知道再怎么挑逗也没用,小薇终于放弃了让老公坚挺起来的企图。转向背对老公的位置,恍惚中她忽然觉得老公将手此时反倒将手伸到了自己的屁股缝中间,抠动着自己的肛门。   ‘它来了。’小薇顿时觉得全身流过一阵暖流。   小薇把手从自己两腿之间掏了过去,拉住了老公的手。以往老公的手纤细白软像女人的手一样;但是它现在变成一只大手,毛绒绒的,非常性感的手。她把它放到了自己的两条大腿正中间的位置,那个地方有妇女身体最重要的性器官之一,阴道口。   那只毛茸茸的大手好像知道小薇的心思一样,顺着湿滑的阴缝蛇一样的蠕动着,探索着。这时,男人的手是不能直接触及到女性的阴道口的。还有两道滑溜溜的阴唇的阻拦。   即便没有探洞工程,那只大手仍然将小薇的心弄得坐到秋千上一般;一下悠到天上,又一下掉到了谷底。小薇春心荡漾,下体流出来的粘液更多了。   慢慢的那只毛手游离到了小薇阴埠的前方,轻轻的扣动着她那敏感的,小巧的阴蒂。青草萋萋,水合澹澹,小薇的阴毛已经被粘得紧紧的贴在阴埠前鼓鼓的皮肤上。阴蒂已经开始‘怦怦’的跳动起来了,这种情况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   小薇顿时觉得一股电流传遍全身,面色潮红,身体立时轻松了很多。昨天发生的事情也不像当时那么可怕了。她长出了一口气,“压我,”她央求说   老公果然将她扳平,扳到仰面朝天的位置。小薇摊开了身体,暴露着自己所有的隐秘部位,迎接着暴力的到来。这是一种外人看来非常无耻、下作的样子。小薇以前连想都不敢想。   “琼崖说得不对。女人希望粗暴的性爱。”此时此刻,小薇太需要它了。   重重的男人身体果然压到了自己的身上。沉重的男人甚至让娇小的小薇有些喘不过气了,但是她希望的正是这种感觉,“再快一点,狠一点!我要,”她恳求着。   老公翘起了下半身,腾出了一段空间,以便让自己的阴茎对准小薇的阴道口,那个刚才老公触弄了半天却始终没能进入的神秘的地方。尽管现在老公的阴茎大得出奇,现在他仍然不用瞄得太准。按照万岁漏斗的原理,小薇的湿滑的阴户会自动的将男人的阴茎导入。   当男人的家伙寻找万岁漏斗的时候,因为阴茎较长,他不得不更加使劲的向上翘臀,这样压在小薇上身乳房上的压力更大了,呼吸也有些困难。但是她喜欢这样。身材娇小的她能承受得住这么沉重的男人身体,真的令人惊讶。   “啊~~~~~~~”当阴茎进入身体的一瞬间,小薇兴奋的叫了起来。她从来没有承受过如此舒服的性交。老公以前的阴茎总是不能很硬,而这次竟然硬得根铁棍一样。   ‘我那么拼命的保护我的贞节全是为了你!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现在与我做爱是你的责任;我的义务是承受你的粗暴,你的狠。我是你的唯一,你也是我的唯一。’小薇激动得热泪盈眶。   老公听到小薇剧烈的喘息声,推了推她的后背,“老婆。醒醒,醒醒。梦见什么了?狼哭鬼叫的这么难听!是不是做恶梦了?”   小薇惊醒过来,发现不过是南柯一梦。但是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已经满头大汗,两腿之间凉森森,粘糊糊的流出了很多东西,比前天和老公两次做爱流出的都要多,把床单也浸湿了一大块。   原来是场淫梦。   女人的淫梦往往都是在与自己老公、男友之外的男人做爱。可惜小薇的老公不知道这一点,否则他应该对老婆更好一点,免得授人以柄。   “没事。你睡吧。我上厕所。”小薇说着披头散发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只觉得屋子里凉飕飕,阴森森的。   小薇夹着大腿,用一种怪异的动作一点一点蹭到了厕所。   老公抬头看了一眼小薇的背影。今天父母还打电话催问小薇是否怀孕的事。看着怪模怪样的小薇他心生厌恶,“不能生孩子的女人要她有什么用!老子射出一滴精液就等于十滴血!”   小薇蹲在厕所地上准备冲洗阴部。洗阴前她先排空了尿液,直接将尿尿到了地上。在“哗哗哗”的排尿过程中,一股热腾腾的臊气腾空而起。小薇深深的吸食了一口臊气。“想起什么了?怎么跟荡妇的味道一样!”她不禁哑然失笑,接着,又重新掉入无尽的深渊中。   穿上两件宽大的内衣,小薇重新回到床上。她紧紧的压在床单上被自己淫液浸湿的部位,希望用自己的体温把那里烤干。白天的事情似乎已经忘掉了。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