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贴】《某平窝案》(21)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3/11/07发表于:留园书屋                 (21)   晚上琼崖特地拉着琼薇绕道看了一眼领导。这种时候出现可以显示不同一般的关切,并且多少有一点幸灾乐祸的心态。尽管已经作了心理准备,见面时琼崖还是被吓了一跳。只见领导眼睛凹了进去,脸色蜡黄,两颊也塌了下来。“怎么??”刚说了一半,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别君一日,如隔三秋。   “真有这么厉害?”琼崖心想,回头看了看身后正在玩弄自己衣角的琼薇。自己能够用竖嘴喝酒已经是天下一绝了。没想到还有比自己更厉害的。   “你们来啦。我还正要找你呢。你过来。”领导把琼薇支开。和琼崖密谋起来。“现在国防车队有点困难。已经确切知道有人要在运输途中搞破坏。不知道的是他们要如何下手。”   “那个小女子怎么样?厉害不厉害?”琼崖谐问到。她对国防车队不感兴趣,注意力全都在男男女女那点事情上。她喜欢看到领导在这方面出丑。   “什么‘厉害不利害’。能活下来就谢天谢地了。她不是人,是狐仙啊!我要给她贡牌位。我非要给她贡牌位不可。”领导不无感叹的说。   “找我什么事?”   “明天晚上为运输的事首长来。”   “怎么办?”   “老规矩。你安排。这回你们是五个了。你们五个都要在场。首长选中了哪个,哪个就必须去。”   “我们没问题。那个新来的小的你有把握吗?”   “她?”领导眼睛一瞪,“我现在就放心她一个!”   “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会?让姐高兴高兴。”琼崖坏笑着调戏领导说。她知道领导此时肯定骨头缝里都空了,只能投降。   “矮油!我的亲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果然。   琼崖得意的转身,迈着猫步,扭着小屁股走了。     ***   ***   ***   ***   ***   “琼薇,明天晚上咱们有活动,你也参加。”回去的路上,琼崖便通知她说。   “我正要请假呢。我公公过生日。我要请两天假。台风之前赶回来。”   “后天放你假,台风过了你再回来。明天晚上首长检查国防工程的安全保密工作。政治任务。活动你必须参加。”琼崖又说“如果首长要求作那事,你可不能推辞。这是政治任务!”   “我行吗?”   “你记住了。如果去,便不是搞什么不正之风,也不是卖淫嫖娼。就跟上班时做操,走正步一样。是工作的一部分。你用身体完成任务而已。没有那么多的个人因素在里面。”   “噢。”琼薇若有所思的说.   “有困难吗?”琼崖还是不大放心。   到了第二天晚上,琼薇和琼崖一起按时来到了一家饭店。招待会将在这里召开。   局里的五朵金花全都来了。领导让最年轻、漂亮的琼崖和琼薇坐在主桌。招待首长不能有半点私心。其他品相较差的三朵金花坐到另一张桌子陪客。   由于最近查得很严,所以请客表面上由个人凑钱,实际用的小金库,绝对不会让公家报销。这是个原则,突破了这个底线,离被撤职就没多远了。只要你报销了,不管以什么名义,报销单白纸黑字的就会永远的留在那。无论是么时候你出事了,只有万八千的旧账随时都可能被翻出来作为罪证。   “这是我们几个人自费为首长接风。所以简单了点。请领导包涵。”领导说了开场白。   “这符合中央的精神。但是让几位,,,”首长将手摊向众人。   “我们平时就是这样,大家摊钱坐一坐。谈谈工作,联络一下感情。今天特别感谢首长体察下情。参加我们的私人聚会。”几句话把首长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让人十分满意。这段话不但把大吃大喝的性质改变了,仿佛还是首长的功劳。   大家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既是感谢首长光临,又是夸奖领导,话说得好。相当有水平。   吃的确实没有太铺张。没有贵重的食材,但是做得非常精致。   这也是有血的教训的。因为即使你包了单间,或是在单位食堂里小范围的活动,看似安全了。可是隔墙有耳,谁又能保证哪个正在向厨房送菜的不会掏出手机偷偷的照上几张?这时如果让人家发现有野生动物出现、濒危物种存在。就算关系好,这次躲过去了,把柄却留下了,有仇人的话早晚会被用上。   以前出现过这种事,一个送海鲜的因质量多次不合格,不是尺寸小了,便是重量轻了。总之,被某家饭店辞退了。   送海鲜的有自己的苦衷。他明白人家是在压价,可是他本小利微,已经很困难了。   作为饭店买卖很好,送货的价钱也很合理。问题是当时老板刚刚让饭店经理去接受了准们培训。当时大饭店和超市的培训中有这样一种理论:那些供货商是有实力的。只要你持续要求是可以榨出油水的。压榨的方法很多,例如要求提供特价;借口宣传,搞买一送一的活动等   遇到这种情况供货的人一般有几种选择:   第一, 对经理行贿。有钱能使鬼推磨   第二, 以次充好。使用假冒伪劣的产品   第三, 最常见。同意人家的全部要求。维持关系   可惜这个送海鲜的没有采用这些忍气吞声的方法。而是像那些炸机场的,杀城管的小贩一样,使用了鱼死网破的报复行动。   央求几次没用后,人家见恳求没用,只好放弃了这条送货的渠道。不过人家也没有闲着,没事便蹲到饭店前面专门看有没有公务员被请,大吃大喝之后又去干什么了。发现以后立即匿名向媒体举报。   到高档酒店吃饭的公务员哪有什么好人。吃了饭不嫖娼的少之又少。几天便把材料收集齐了。直接向媒体爆料。   因为都是真实情况,此事见报后,卖海鲜的再到网上实名散发。没多久事发,那些公务员便被处理了。   尽管这事也可以直接向纪检部门举报,但是卖海鲜的知道:如果被举报的余纪检部门关系足够好,便不会被处理。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卖海鲜的需要的是将信息最大的公开化,从而暴露饭店的名字。纪检部门是不会公开他们的工作的。   果然,这之后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公款吃喝的人认定这家餐厅不吉利。为了不暴露,谁都不肯到这家餐厅请客。私人除了请客没人到这种浮华的地方来,来了就是挨宰。就这样,揭发了两三次之后,一个曾经门庭若市的大饭店很快便被搞黄了。门可罗雀。   最缺德的是饭店倒霉的时候那个送海鲜的还专门等经理和老板都在场的时候故意走到他们面前:“还认识我吗?”送海鲜的故意问经理。   “你不是那个送海鲜的吗?我们已经关张了。不要货了。你去别的饭店吧。”经理好心的说。她以前做的都是按照培训的教材做的。并不是刻意刁难什么人。   “我早就被你赶走了。就因为你用根本不可能达到的条件刁难我,害得我赔本散摊,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次是专门来告诉你:检举和在网上散布消息的都是我,早就超过500次了!你可以去检举我散布谣言。”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经理还想追。   “有用吗?”老板问她。   随后经理也被解雇了。和卖海鲜的成了同一水平。   干黄了可以,被人算计不行。从她压价的第一天起,这个灾难已经为她准备好了。   刁难人可以。逼人到死地,不给留活路不行。   与炸机场的和捅死两个城管的相比,卖海鲜的确实使用了正确的对抗方法。违法的是那些握有公权力的人,你一个私人永远告不赢人家,但是如果你有智慧,它既然要获取非法利益,便不可能没有破绽。   当然,这一做法现在越来越困难了。因为高法对网上言论作了一条‘解释’:不许网上造谣!   不许造谣本身不是什么坏事,问题在于这条解释的目的并不是制止谣言,而是试图堵住老百姓的言路。说你造谣你就是造谣,连个争辩的机会都没有。   老百姓说话,除了在网上还能在哪?电视?广播?出书?这都不是老百姓能发出声音的地方。既然说话,便难免有不好听的。听得进去,听不进去全凭个人素质。怎么还成了谣言。   政府希望老百姓到揭发网上去揭露贪腐。这样事情都在控制之中。但是,老百姓对此并不信任。另外,有的事情一开始并不是十分清晰,需要在网上寻找线索,进行讨论。这些现象现在都成了‘谣言’。   高级领导显然看不惯某些老百姓,甚至外国人在中国的网上指手画脚。但是,时代不同了,这么简单,粗暴的做法除了很难达到目的外,更显得其本人的方法不多,思维不缜密,很容易被人笑话。由于有一个巨大国家的后盾,开始的时候消极的方面未必都能显示出来,但是时间长了,一定要遭殃。   ‘谣言’的出现,首先是由于大道消息不可靠,不可信。不想着改进自己,只是一味的抓扣提意见的,并不是什么好办法。   而且即便要抓‘谣言’,也不能由警察去定罪。认定是否造谣的是警察;抓人的是警察;定罪的是警察;执行的还是警察。公检法后面两项全部作废,本身便是违法。更容易造成当权者携私报复。取消了劳教本来是社会的一项进步。抓谣言的一出来,比劳教还坏。     ***   ***   ***   ***   ***   医生把大眼睛的实习女生拉进了另外一个房间,关好了门。“你不是没见过正男人正常的睾丸吗?现在让你看看。”医生说着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急忙忙开始向外掏东西。   “我不看。”女生立即拒绝。   “那我可没法在你的实习报告上签字啊。”   女生愣了。但是她不是那种软弱的女孩,“你敢!我去考试委员会控告你。”   “这不过是正常的教学嘛。我又没有提出非分的要求。你要是这么胡思乱想,我倒要控告你引诱导师。”   女生到底没有见识,被导师镇住了。只得把手伸向导师的腰间。   “你要干什么!”导师一闪身躲开了。   “你不是要我摸你的睾丸吗?”女生委屈的说   “你这个学生怎么这么不要脸!我让你摸那边的模型。谁让你摸我来了!”主任医师厉声说。   形势突然急转直下,女生忍不住哭了起来。   “你先不要出去。想一想你的问题。”医生不让女生出去是怕她将真相讲出去。“实习通过必须靠实干!像你这样平时不好好学习。只想着毕业时怎么投机取巧,你对得起谁?对得起你的父母吗?对得起老师吗?”医生反倒成了正面人物了。他重新系好了裤腰带,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房间。   从此大眼睛女生每天都在战战兢兢中度过,恐怕发生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好不容易熬到了实习结束。主任医师虽然让她通过了,但是评语写得非常差。这意味着她如果没有人帮助,毕业时各医院到学校要人的关口,她根本不可能去任何好一点的单位。   这是她才发现想控告都不可能了。人家第一印象一定是:‘这个女生没考好。试图色诱导师又没有成功。借此报复。’     ***   ***   ***   ***   ***   简单的饭菜并不一定不好。   酒足饭饱之后领导悄悄的问首长,“您看让谁送您回房间?”   “听说你们这里有个挺有名的演员,她经常在这里吗?”首长的秘书和领导咬耳朵根子说。   “她啊。是有一个。演过不少电影、电视剧的。我想也没有什么问题,她们明白这个。可惜这两天她不在这里。下次首长来前我让她在这等着。”领导凑到首长秘书的耳朵边悄悄的说。他知道说的是谁   “那就不好办了。”秘书面带难色   领导一下慌了神,拍着自己的脑袋说,“我怎么把这事忘了呢?”连忙央求秘书,“你帮忙说两句好话。我们忘不了你的帮助。”   秘书又把情况向首长作了汇报解释。“您看。这几个女警多威风。”   “她们也可以吗?”   “我去问问。”秘书说着走到焦躁不安的领导的身旁。“我女儿准备出国留学,可惜她靠的分数不高。拿不到全额奖学金。你看,,”   “早说啊。”领导长长松了一口气。“这事包在我身上。我们有一个合作项目,外国承包商正问我可以做什么呢!”领导拍着胸脯说   “那我再问问首长。”秘书重新回到首长的身旁。“可以。”   “别这么走马灯似的乱转。”首长批评秘书说,“那就这么着。旁边桌子那个白白净净的女孩叫什么名字?”   秘书连忙招手把领导叫了过去。   “那个白白净净的女孩叫什么名字?”   “她叫琼浆。”   “跟她说好了吗?”   “她知道。”   “就是她吧。”谁都没有料到,年轻貌美的琼崖,琼薇都没有入选;上级选中的竟然是旁边桌子上的琼浆!   有的男人喜欢年轻貌美,花一样的女孩;有的则偏爱可人的,知情达理的,水一般的女人。   “要不要交一个陪着你?”领导又问秘书   “我就算了吧。”秘书谦虚道,“不过还真没试过警花哈。”   “都是自己人。没关系。比那些戏子强多了。”领导替秘书点了瘦高的琼崖。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