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贴】《某平窝案》(22)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3/11/14发表于:留园书屋                (22)   按照老公电话里的安排,小薇直接到了婆婆家。   也许分开的时间太长了,这次回来婆婆突然变得特别和善。“路上累不累?”“吃饭了吗?”婆婆不停的嘘寒问暖,对比以前她总是认为小薇抢走了她的宝贝儿子,动不动便给个冷面孔,这次简直是天壤之别。小薇觉得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晚饭非常丰盛,饭后还有一个大蛋糕,放花。虽然公婆的生日以前从来没有这么隆重过;虽然公公今年的生日并不是个整数,也不是本命年;还没有找些老同事共叙友情,随礼的都没有。这么大事操办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但是喜庆之中没人去想这些。   仪式按部就班全部都完成了之后,一家人重新坐到了一起。“我去冲咖啡去。你们聊。”母亲照样安排一切。   “你们呐。今晚就不要回去了。”起来做咖啡之前,母亲拍着儿媳妇的大腿说,“家里有地方,还是他结婚前自己的房间,已经为你们收拾好了。他那床我重新修了,原来那种‘吱吱呀呀’的声音早就没有了。在上面翻跟头都没问题。”说着,母亲进了厨房   “来,喝咖啡。”工夫不大,母亲从厨房里又出来了,手上的大盘子里摆着两杯茶和两杯浓郁的咖啡。“这是你的;这是你的;这是小薇的!我们喝茶,你们年轻人新潮,喝咖啡。”母亲为每一个人面前摆了一大杯。   母亲又拿来了一些水果,全家人坐在一起看电视。   窗外小旋风好像提前来临了,风刮得树叶‘哗啦啦’的响着。这树年年都有被刮断的。   “据中央气象台、省气象台预测,今年第*号台风已经改变了方向,将会提前到达我国东南沿海,预计登陆地点是,,”电视里气象台在作台风预报。   “国防车队已经快到你们那里了。他们必须加紧行动,赶在台风一过马上下海施工。”老公对小薇说。“你们传达精神了吗?因为这项工程意义重大,外国势力正在刺探。随时准备下手。”   “通知了。让多加小心。特别是驻扎和安装的时候。”   “它们怎么破坏?安炸弹吗?”   “你说的是什么年代的手段了!现在一个U盘插一下就可以解决问题。”   “就像我插你一样?”老公咬着小薇的耳根玩笑道。   “还说呢!”小薇一咧嘴,“人家一插就插进去了。你这个能不能插还要看。”   “人家一插就插进去了?你让谁插了。”老公有些多心,但是他的多心坚持不了几秒钟了,“哎?我怎么这么困?”老公说到关键的地方突然感到眼皮发沉,说着一头倒在沙发中,蜷成一团睡着了。   公公奇怪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他听不见这小两口在说什么,以为老伴下药时出了状况,“你,你和你男人换咖啡了?”他满脸狐疑的问小薇。   “你们下药了?为什么???”小薇太聪明。立即从公公的话里猜出了端倪。并且拒绝再喝剩下的半杯咖啡。   “没,没有,都睡觉去吧。”婆婆连忙遮掩说。   小薇没敢再问。由着老两口把自己的老公抬到房间里去了。   “要不你也睡吧,”婆婆对跟在后面回到房间小薇说。送完儿子她却不肯走,好像非要看到小薇脱衣服不可。   小薇没有理她。仍在玩自己的手指头。   “。”母亲也不走。因为一旦她出去,小薇必然从后面把门锁死,他们便回不来了。有钥匙也不行。那今晚的计划便泡汤了。小薇现在不动就是在等婆婆离开,她好关门。但是不能说,说了便像赶人走一样,不礼貌。   “,,”小薇瞪圆了两只美丽的大眼睛想说什么,还没说话,忽然感到一阵晕眩,接着她也躺倒在床上了。   “你怎么不出来?”公公从门缝里探头问道。   “行了。你进来吧。”   “你把两杯都放了安眠药了?”   “那当然。儿媳妇这么鬼,她要是和儿子换杯子怎么办?防着她这手呢(实际上小薇并没有换杯子,老人们想多了)。不过她喝得少,没准醒得快。你过来帮我把儿媳妇的裤子拉下来。再说了,儿子也一起睡了,这样至少可以让儿子摆脱嫌疑。”   老两口把小薇拉到床的中央,让她直挺挺的躺在那里。儿子则被放到了床的边缘。   “不全脱吗?”公公看到婆婆将小薇的裤子拉到膝盖便不往下拉了,觉得十分奇怪。   “你个老色鬼。拉下来能干那事就行了。你还真打算脱光了抱着儿媳妇一起睡觉啊!”   “这样不是不方便吗!”   扒下小薇的裤子后,青春女孩的隐秘部位暴露在灯光之下,阴森森的一堆毛和胖嘟嘟的几块小肉。小薇与琼崖不一样。她的大腿比较粗,阴部也比较丰满,不够骨感,但是性感。   “别看了。你赶快吧。你看我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仔细过。”小薇的婆婆催促说   “这样好吗?”公公突然腼腆起来。   “矮油,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文明了?你动作快点,我帮你。”   “你不走啊?”公公吃惊的说。   “我走?”婆婆说,“哪有这种‘好事’。我走了以后你想怎么耍流氓都可以了。你干我的时候哪次我不在场了?那时候你怎么不赶我走?快点。”   公公没办法,只好在老伴的监视下开始自己脱衣服。尽管这辈子不知这样做过多少次了,惟独这次格外的别扭。巴不得老婆躲远点。   “你脱上衣干什么?真想和儿媳妇一起睡觉啊?只脱掉裤子就可以了。”婆婆指挥一切。   公公没办法。照做了。   “再快点。”婆婆催促着。   公公又往上推了推小薇的上衣。   “你这个老色鬼。射到她身子下面就完了。你推她上衣干什么?”   推开了上衣后,隐隐露出小薇的一对漂亮乳房。小乳房鼓鼓的,表皮被撑得薄薄的、显得更加洁白。甚至可以透过皮肤看到里面的血管和脂肪组织。不过在明亮的灯光下更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几块淤痕。   “慢点,这是什么?”婆婆止住了打算把儿媳妇的上衣再拉下来的公公,指着淤青说。   “训练时碰的。”公公说。   “你怎么知道的?”   公公不说话了。这话平时说就是找茬打架。现在无所谓。   “这个位置有点问题。”婆婆说   “这个位置最靠前。打球当然要碰到这里了。”   “你懂什么!女人的这里最软。怎么会被撞伤?”   “等明天她醒了你问她。”公公不说了。   这时问题又来了。小薇的裤子只是被退到了膝盖处,所以公公并不能把儿媳妇的腿分开,露出里面的洞口。他又不比当年身强力壮的时候,阴茎又长又硬,随随便便便可以戳进女人的阴户。现如今年纪大了。年纪一大,阴茎包皮的颜色便要发黑,或许还会变粗,但是长度却要少不少。这时如果事先插进去,女方再把大腿合拢还凑合能干那事;如果女的先合拢大腿,长度都不够,肯定插不进去的。   公公坐在儿媳妇的大腿上,向前爬去,上半身悬在儿媳妇的乳房上面几厘米,几乎可以乳头碰到乳头的地方;他腾出一只手扶着阴茎对准了儿媳妇的两条胖胖大腿的接合部试了几次,都因为皮肉之间涩得很,怎么都捅不进去。阴茎头一旦触及到女人大腿的哪块皮肉后便不再分开;阴茎向里走,它蹭到的那块女人的大腿肉便会跟着挪动。男人的阴茎在女人的大腿上蹭来蹭去,发出‘吱吱’的怪叫声,但是不管怎么卖力,阴茎与阴唇间的距离始终不会改变。   “还要把她的裤子完全脱下去。”公公直起身子,无奈的看着婆婆说,“老了,把她的腿分开才行。”   “你笨啊。操我的时候怎么就那么厉害呢?”婆婆一边说一边脱鞋上床,一屁股坐在小薇正上方的枕头上,两条大腿臊烘烘的正好夹着小薇的头。昏迷中的小薇都不由得纵了纵鼻子。“不要!”她说。   婆婆哪里顾得上小薇的想法,坐好以后向小薇的下身俯了过去,把小薇的腿向上抱了起来。一直扳到膝盖过了乳房。婆婆又伸手把住小薇大腿内侧的肌肉,把它向两侧拉开。露出一片白花花的阴户和黑森森阴毛的边缘。   小薇的腿被婆婆抬起来后,等于公公从小薇的前面转到了她的后面。小薇的阴部也不再夹紧。   婆婆再从旁边两个方向掰转小薇的大腿肉,使小薇的大小阴唇一起张开。这时小薇肥厚的大阴唇不再合紧,露出了里面窄窄的小阴唇,有着锯齿状边缘,粉粉嫩嫩的处女膜残余的阴道。   一切都那么生动,比起老婆子的黑逼 真的是香艳无比。   如果进行了激烈的性交,阴道一时难以恢复原来的样子,呈现出来的将是一个黑洞。但是现在性交还没有开始,所以小薇的阴道前壁和后壁紧紧的合拢在一起。   “还愣在那干什么?等她醒啊?”婆婆催促道。   “噢,”公公初如梦醒。他随即一个饿虎扑食重新压到了儿媳妇扳向上面的大腿后面。这时公公冰凉的大腿前面贴到了小薇热乎乎的屁股和大腿后面。男人的阴茎正好对准了女孩张开的阴户。   公公刚一压倒到小薇的身上使劲,不争气的床垫立即塌陷了下去。床沿高处儿子的身子也跟着向里面低洼的地方滚。婆婆连忙伸出一支脚蹬住了儿子的身体。   一家人都够忙活的。   然而就在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更大的意外发生了:公公刚才折腾了那么半天,加上现在这么突然刺激,就在阴茎终于可以进入女人阴道的瞬间,鸡巴却把持不住,爆了。   公公当时就呆在那里,一股黄黄的,极其珍贵的、粘稠的精液正好喷到了小薇的阴道口边上,没有进去。   “怎么不干了?”婆婆费力的抵抗着两方面的进攻,忽然看到老公不动了,多少有些不满。   “出来了。”公公满脸无奈   “什么出来了?”   “你孙子都跑外边来了。”   “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你就是个享不了福的命!你让我看看,”婆婆刚想动,发现不行。“你过来把着来。”婆婆把老公叫过去替下自己。   公公裤子都顾不上提,跪行着挪到了婆婆的位置。抱住了儿媳妇的腿,蹬住了儿子的腰。   小薇下体混乱的场面让婆婆大吃一惊,“你怎么不小心点?这东西外面买你知道多少钱吗?”婆婆开始叨逼叨的埋怨起来。她在医院问过,知道价格不菲。   “现在你知道宝贵了!你说说我怎么小心?”公公不服气,开始顶嘴。   “行啦,不跟你贫了。棉签在哪?”婆婆准备用棉签把精液收拢起来再捅到小薇的阴道深处去。   “棉签不行。那不都吸走了?用我刮痧的牛角板。宽窄正合适。我来怎么样?”   “你老实在那呆着。”婆婆找来牛角板,将散落在小薇阴户周围的每一滴精液都收集起来,再捏圆了小薇的阴道口,小心翼翼的把精液送到头。利用子宫颈口的凸起往上一刮,正好把精液留到了儿媳妇的宫颈口周围。   “总算好了。”婆婆擦了一把头上的汗说,“你先别穿。”她马上又制止住蠢蠢欲动公公。“我看你这上面还有没有。”婆婆从公公的两条腿之间拉出皮筋一样的阴茎,剥开包皮看到果然还有粘粘的一层,用牛角板刮下来也放进儿媳妇的身体里了。   老鸡了。这么一通刮来刮去,除了颜色变深了,公公的阴茎竟然一点其他反应都没有。   这是不长的时间内小薇身体第二次被注入男人的精液。   “行啦,别赖着不走了。赶快穿衣服。”婆婆刚刚把最后一滴精液刮完,马上逼着老公穿裤子。“看你就不是个好东西。”   “怎么骂起人来了?”公公觉得很冤枉。“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我让你买东西去你怎么总是赖着不去?一说这事你就这么积极?屁颠屁颠得拦都拦不住。你当时应该劝阻我。因该说‘这事情不能这么干。’怎么就连个磕都不打便同意了呢?”婆婆越说越有气。公公里外不是人。   “算啦。算啦。我不说了。把她的裤子穿上吗?”公公跪在儿媳妇的一侧说   “你自己的裤子都顾不上穿,就这么急急忙忙的管儿媳妇?”婆婆看哪都不顺眼。“你把儿子的裤子脱下来。”   “脱儿子的裤子干什么?”   “要不小薇先醒会发现的。”   忙活完了出了儿子的房间。公公忽然发现忙活了半天除了挨训,自己几乎什么都没得到。连打儿媳妇炮的机会都被浪费了。   一股突如其来的失落感。   只能寄希望于即将到来的儿子或孙子了,也许是女儿或孙女。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