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贴】《某平窝案》(8)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3/08/15首发于:留园书屋   8,   这一夜黄局长也彻夜难眠。他不想用自己猪一样的黄脸婆出火。两个人分床已经很长时间了。作为一个交警,美学的意识必须十分充分、牢固,否则无法胜任自己的工作。为此,自己对视觉审美非常关注。   但是老婆呢。她坚持所谓的‘自然美’。只吃绿色食品(当然她不是真正的环保主意,而是‘包装主义’。即便不绿色也没关系,用标有‘绿色食品’的包装一打扮她便可以接受了。),怀疑一切工厂的产品,认为有毒。为此她拒绝化妆,拒绝美容,拒绝保持身材。   两个人都认为对方不尊重自己。家中没有共同的话题,很难沟通。只是为了形象而保持婚姻。这起码是亲属们的印象。但是从根源上讲,这是因为领导另有发泄的途径。如果像平头老百姓一样,一夜情没人理,嫖娼警察抓。不靠老婆靠谁去?保证不再挑肥拣瘦。   第二天一大早刚到办公室领导便喊来了琼崖。   “我交男朋友了,,”琼崖面带难色的说。半句话后面显然带有很多难言之隐。   “他知道我们的事了?”领导对此却无动于衷   “没有。可是我怕他知道了不好。”   “没关系的,这个不行我替你找个更好的。”   “去你的。我不换。”琼崖开始放松刚才的紧张心情了。她娇嗔的说。   “咱们局里的?”   “外面的。可能是被抓的次数多了。想找个交警捞车容易一点。”琼崖半开玩笑的说。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好似下意识的走进了办公室内的厕所。说是‘下意识’,其实谁也没有‘下意识’。男的装作‘下意识’省了很多说服工作的口舌;女方‘下意识’则出于无奈,说了也没用。只得假装‘下意识’自己欺骗自己。   厕所门很小,里面却很大,非常大。大到分成两个部分仍然十分宽敞。外面的部分有高档的,全套卫浴设施。墙地都是满铺的肉白色的磁砖。墙上装饰着大面积的,昂贵的聚酯仿瓷砖浮雕,题材都是欧式古典浴女。   里面部分格调突然一变,基色变成了鲜艳的深蓝色。那里安排有两把精致的沙滩椅和一个同样风格的茶几。满墙只有一幅壁画,是有关海底世界的情景。地面擦拭得也非常干净,一尘不染,一点水渍也没有。   ‘下意识’的锁好厕所门,两个人很默契、很自然的开始各自脱自己的衣服。   “上过床了吗?”   “谁?”琼崖猛的问到,又突然自己明白了,“他呀!你讨厌了!说话总是那么直接,真没法接受你们。”琼崖一边脱掉最后身上一件小衣,一边低声撒着娇。   “呵呵,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早晚不都要干这事吗?”领导说着打开了莲蓬头,让水声盖住说话的声音。然后走到远离卫生设施的空地。   “讨厌啦。”琼崖用两只娇嫩的小拳头在领导肌肉充实,线条分明的后背上一通乱擂。   “到底上过没有?”   “上了。”回答的声音非常小。   “上了就上了嘛。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对领导可不能掖着藏着。”领导又说,“发现你不是处女他没说什么?”   “说什么?是他追我!”   “这就好。到底是我的兵。咱们就要让他们追。不能咱们追人家!他那个家伙事大不大?有没有我这个给力?”   “这样高不高?”琼崖赶快把话题岔开了。领导的语言有时候粗得没人能够接受。她赤条条的站在茶几的旁边,两条腿又细又直。琼崖双手按在茶几上,由于腰没有放下去,看上去就像一只受了惊的,弓着腰的小狸猫。如果有毛的话,应该可以看到她浑身的毛都是炸着的。   “嗯,”领导退后一步,从远处斜着身子从琼崖的侧面打量了一番。“把腰放下来。”   他回到琼崖的身边向下使劲按了按琼崖的腰,让她把腰塌下去。   这时琼崖双臂斜着伸直,腰塌得深深的,屁股后坐。就像一只正在伸懒腰的小猫。   看到琼崖这样一幅怂德行,领导忍不住笑了出来。“得啦,得啦。要不这样吧,你躺到茶几上。昨晚不是玩过后面的了。今天干你前面。”他说。   “头发怎么办?现在刚上班。”   “先把这个戴上。”领导递过一个浴帽,“把这个垫在脖子底下。”领导又拿过一条浴巾。   “你不是喜欢女人趴在前面吗?”琼崖乖乖的躺到了茶几上,将两条大腿抱到胸前。然后两个膝盖十分自然的分向两旁,屁股正好处于茶几边缘的位置。这样,琼崖的整个阴户完全暴露在领导的面前。露出一片黑乎乎的,杂乱不堪的阴毛和由于裤子挤压而失去血色的惨白的大小阴唇。   如果纯粹从美学的角度讲,孤零零的一撮黑色阴毛在整体一色的身体上显得有些脏乱。但是作为一个重要的第二性征,它又是一个性成熟的明确的信号,有着很强的勾引异性的意义。这就是它在进化长河中得以保存下来的原因。   不过现在人类评判性成熟、性成熟之美有了其他诸如臀宽,乳大等标准。而阴毛提供的信息又不够丰富,不够准确;最重要的是由于人类特有的服饰,这一特征并不能随时向人们显示它的诱惑,所以现代女性经常刮掉阴毛,以保持身体的整体协调。   目前刮除阴毛的现象在欧美非常流行,在中国一些时髦的女性也开始注意阴毛的处理。   欧美人刮除阴毛的初衷并不是针对阴毛本身,而是因为她们的体毛过重,毛毛扎扎的在性爱中或与异性接触时手感不好。在性爱中更是有碍观瞻,失分不少。为了迎合现代男性的审美和需求,欧美妇女体毛重的都要及时去除,就像人要洗澡、刷牙一样。在去除体毛的过程中顺便将阴毛也去掉了。   中国人体毛很轻,不用去除,所以这一去毛过程首先从腋毛开刀。双臂腋下的腋毛也是人的第二性特征之一,原来的存在原因是挥发体香,勾引异性。现在妇女多使用各种化妆品和香水塑造自己的性形象;除了据传天南市有极特殊的妇女能够分泌号称‘诱惑素’的一种体液,其他人的体香作用微乎其微,所以连累腋毛也失去了自己的存在价值。   况且当代中国城市女性着装比较开放,夏季经常穿着无袖上装;这时候腋下贼头贼脑、时隐时露的腋毛便成了女人的形象杀手,被嘲笑的对象。凡是注重个人形象的中国城市女性不管阴毛是否刮除,腋毛首先是要去掉的;农村妇女则基本不考虑这些。   当代中国城市女性去除腋毛、阴毛的方法很多。包括机械去除和化学去除。机械去除拔掉或者刮掉这些毛发;化学去除使用一些乳液破坏那些毛发的毛根。   “这些毛毛他也看到了?”戴上一个粉红色的阴茎套后领导别别扭扭的坐在琼崖的身旁所剩无几,窄窄的茶几边缘,一边捋动着她的阴毛一边说。   “嗯,”琼崖显然不好意思谈论这类问题。   “他也这样摸你吗?”领导用指尖轻轻的挑逗着琼崖的阴蒂。   “没你弄得这么好。”琼崖蜷缩了一下身体。   “他很快便可以学会了。男人学这个快得很。而你就是他的老师。”   “我可不教他这个!跟你似的没事尽说些这么无聊的话题!直接讨论这些岂不跟荡妇没有任何区别了?”   “不是正八景的教;是言传身教。”领导被奚落了一番并不生气,“他摸到你的哪个部位时你有什么样的反应,表明了你的那些部位的敏感程度。他会牢牢的记住的。下次再弄你的时候,他便会特别留意上次哪些地方你喜欢让人摸,哪些地方你不喜欢被摸;那些地方你的反应强烈,哪些地方摸了也没用。当然,有时候你越是躲避,他反而越是要弄你的那个地方。男人嘛!呵呵。”   “噢!~~”琼崖全身都有了第一次剧烈的反应,“行了。你快点吧。”琼崖把领导拉倒到了自己的身上。   领导来到琼崖两腿之间将多毛的大手放到琼崖的小腹上,粗粗的拇指在阴唇上按压着滑动了几次,这时可以看到琼崖阴唇间的隙缝里挤出了一股乳白色的粘液。   “来吧。”琼崖拉开领导的这只毛手,把它放到自己身体的一侧。   领导用那只手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抬起了自己的阴茎,很长很粗,但是没有那么坚硬,甚至有点软。但是这样便更显得这个大家伙沉甸甸的,质感强烈。   阴茎在十分坚挺的情况下是感觉不到它的质感和重量的。阴茎的重量只有在它涨大但不坚硬的情况下才能感觉出来。那些女性性交中喜欢坚硬的阴茎的说法完全是一厢情愿。   “啊~~”随着男人阴茎的刺入,琼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领导开始在琼崖的身上用力的狂颤起来。琼崖松开了抱住双膝的手,把它们合拢在男人的后背上。   阴道里热乎乎的又粘又滑,阴茎一下便没了根。领导使劲的动作起来。   “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进入了琼崖的身体后领导一面狂颤,一面气喘吁吁的对她说。   “阿~~~~~”琼崖没有回答,开始叫唤着,呻吟着。   “江分局的韩副局长和我说过好几次了。他想带你出去国外度个假。虽然未经批准他不能出国,但是他有办法,,”   “嗯~~~~~”领导的话刺激了琼崖,她想挣扎出来,但是领导牢牢的按死了她。在茶几上做爱男人无法完全压到女人的身上,只能从她们下体方向作老汉反推车的动作。这就增加了他控制女人的难度   琼崖推开领导的试图没能坚持几秒钟。很快,她那点不值一击的反抗便被一阵发自的内身的亢奋带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同意了?那我就安排了。”领导一边使劲一边气喘吁吁的说。   “嗯~~~~~,不行!!!”琼崖一边用小手拍打着领导的后背,一边红着脸说。“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一着急,琼崖的小脸憋得通红。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