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贴】《某平窝案》(25)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3/11/21首发于:留园书屋                 (25)   “把手机给我。”像作安检一样,进屋后协管双手在琼薇身上上上下下的拍打了几下,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他又打开琼位的手袋,发现了里面的手机并把它夺走了。“过一会还你。”他说。   琼薇以为这是领导宠幸之前的规定动作;加上协警都是一个系统的,便未加阻拦。   “你在这里等一下。”协管当着琼薇的面将她的手机关机后放到一旁。随后退了出去。‘喀吧’一声反锁住了房门。   房间里只有一盏昏暗的红灯。琼薇很慢才适应过来。她继续站在那里,环视整个房间。房间里太简陋了,简直就是一间普通的职工休息室,连卫生间都没有。与上次的豪华套间有天壤之别。从小娇生惯养的琼薇心里有些不高兴,决定过一会领导准备上身的时候给他点颜色看看。‘打发要饭的呢!’她想   隔壁的迪厅里声浪震耳欲聋。这也是饭店为什么把这间房间格外恩赐给协警的原因:噪音里它什么用场都派不上。   ‘什么破地方!’琼薇想。   突然,房门再次被打开。一个矫健的黑影闪了进来。然后迅速往门上一靠,将门顶死在身后。   ‘谢天谢地,你总算来了。’琼薇回头看了一眼后暗想。她再次转到面对门口,背对沙发的位置。   门打开的时候,门外漏进来的强光让琼薇看不清领导的面容。只见背着光的人影圣人般的显得十分高大。这便加大了领导的神圣感。让琼薇感到十分敬佩。   知道自己的身上马上要发生什么事情,琼薇看了一眼后索性不再看他,继续矜持。琼薇高傲的本性令她故意不去理领导,管你是什么!我行我素。他不搬她,她便不动。这个年代的女孩中有不少是这个德性。   房间内恢复了黑暗和沉寂。空旷得嗅得到尘土的气味。   黑影绕过琼薇,一屁股坐在她身后的沙发上,一把将琼薇倒着拉进自己的两腿之间。   “开始了。沉住气。不过十几分钟的性交生活。自己又不会怀孕,不会有人知道。没什么可怕的。”琼薇告诫自己说。她扭动了几下肩膀,装模作样的抵抗了几秒钟后便任由他去了。   琼薇的身体很多部位出现了发热的现象。如果有光的话,可以看到她额头上的一粒粒汗珠。   男人的魔掌在琼薇的身上再一次从上到下的拍打着。欣赏着女人曼妙的曲线。它先摸了琼薇的额头、发迹;   ‘你摸这些不沾边的地方干什么?老公好像从来没有摸过这些地方。’琼薇总爱用老公做个比较。而其他有些女人偷情时则往往故意不去想自己的老公。以避免内心的不安和愧疚。   接着摸的是鼻子,,然后嘴唇。琼薇突然感到心里一股热流涌动,心脏‘怦怦怦怦’的跳个不停。肋骨都快被撞断了。她喜欢被男人爱抚,被他们如此这般的摸弄。甚至后面的事情。害怕是伦理层面的,是大脑中意识的评判。身体和意识,现在成了势不两立的,相互矛盾的,支配琼薇下一步动作的两大力量。   魔掌摸得十分缓慢,每到一个关键部位手还会停下来,抠抠索索的仔细感受一番后再向下走。看来领导对女人十分有研究。也愿意考虑她们的感受。   琼薇喜欢被这样。她自己也在仔细的品味着刚刚得到的爱抚。   魔爪就这样在琼薇身上缓慢的移动着。   琼薇的心跳随着抚摸在加剧。她开始觉得浑身发痒、发烧,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不知道便无法行动,只能咬着牙坚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逆来顺受任他去摸。   此时的琼薇看起来像一只安静的小猫,其实她的心中刀光剑影,血流成河。   当魔掌来到琼薇的腰的时候,被琼薇突然变宽的胯部挡了一下。男人将手掌几乎放平才能继续向下移动。这时男人有力的大手拇指按在女人充满弹性的屁股上,其他四指分布在琼薇臀部的两侧。   ‘老头子还蛮有情趣的。定力不错。’琼薇暗想。   所谓‘定力’的通俗说法就是反应迟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愚钝竟然也成了好事了。   突然,魔掌终于发动了第一个攻势。它拉开了琼薇腰部裙子的松紧带,将裙腰磕磕绊绊的拉了下去。过了女人的胯和屁股,再往下便是一马平川。没有任何凸凹可以阻拦的裙子的滑落。最后裙子环绕着琼薇的脚踝,摊铺在她脚下的地面上。   就在这时琼薇抓住了领导的手,“换个地方再搞。这里不好。那个协警已经知道这里了。”看来她希望回到上次那个豪华的套间去。   外面震耳欲聋的音乐突然停了几秒钟,声音好像一下全部渗入了沙滩。房间里寂静得可以用仍在‘嗡嗡’作响的耳朵听到裙子落地的细碎的声音。   其实琼薇并不真想换地方,只是一种提醒。告诉领导那个协警不是什么好人。所以领导轻轻一甩便摆脱了她的手。   这时迪厅的音乐再次想起。当噪音再次涌来的时候,魔爪没有去捡裙子,而是拉开了琼薇内裤的松紧带。显然,与领导上次玩弄琼薇的手法略有不同。这次是从下向上脱。   琼薇没有任何反抗,静静的站在那里继续等着。双手护住阴部。   内裤的带子很紧,即使绕过了胯骨仍然不能像裙子一样自动下落。男人用手半握在琼薇大腿的两侧,将她的内裤向下撸动。于是琼薇的高档内裤卷成了一根橡皮筋。   琼薇有些不高兴。男人们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脱名牌的内裤。这点琼薇的老公比他们都强。   不过琼薇已经没有时间继续想了,这时皮筋一样的内裤已经到了琼薇的脚踝。她本能的抬起一只脚,把它提出裙腰;甩掉脚上的鞋后再将脚提出内裤皮筋。   接着,抬起另一只脚。   高档名牌内裤被随意扔到了一个角落里。女人的防御已经被摘除,门户大开。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暗中较劲。   魔掌直接伸向了女人的要害。好事马上便要开始。   突然,男人的手停住了,它竟然再次碰到了一层织物的阻拦!‘裤衩都摘掉了,里面怎么还有东西!而且找不到入口。难道??’黑影百思不得其解。好像有人说过琼薇是‘石女’。那岂不是狗咬猪尿泡,空欢喜一场?   琼薇明白过来忍不住暗笑。   摸索了好一会男人才弄明白,女人身上还有一条裤袜。   这个女人以为晚餐上有人会对她下手。把内裤套在裤袜外面了。显然男人并不都了解高档次的女人是怎么穿衣服的。   下一步动作当然是将女人的裤袜扒掉。   “我自己,,”琼薇的‘脱’字还没说出来,只听见‘刺啦’一声,提臀细腰除味护阴的连裤袜上露出白白的一条,挂了丝了。   琼薇心疼得不行,这时她专门托人从机场免税店里买的。虽然后来发现包装上有made in China的字样。琼薇原想自己脱掉特纺的提臀裤袜。但是黑影粗暴的拒绝了,结果便是这样的下场。   几秒钟后,男人终于找到了裤袜在琼薇腰部的端头。这回有经验了,照样打着卷,把它一撸到底。   现在琼薇的下身真的一丝不挂了。皮肤光滑、柔润。   男人用拇指抠了抠琼薇的肛门。   这令琼薇十分难受。连续扭动着小屁股,甩掉了男人的脏手。   “换房间。”琼薇再次提出要求。这是一种艺术的拒绝。   男人还是不理。但是他放弃了玩弄琼薇的肛门,转而去脱她的上衣。七手八脚的扒光了琼薇所有的衣服,在琼薇身上抓弄了几把后,黑影低沉的说到,“弯下腰去。”   声音太吵,琼薇没有听清。不知道男人让自己做什么。   黑影见琼薇没有理会,便‘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到琼薇的后背。又从上向下按着琼薇光溜溜的后背,把她上半身按成与地面平行的状态。和上次与领导在一起时不一样,虽然也是赤条条的站在男人面前。背对着准备糟蹋自己的男人。但是这次琼薇的面前既没有梳妆台,也没有大床。琼薇双手只能支撑在自己的双膝上。   领导站了起来,一边用一只手脱自己的衣服,一边用另一只手开始寻找一切机会,好像从没有见过不穿衣服的女人一样,毫无目标的在琼薇身上上上下下的一通乱摸。   琼薇顺从的弯着腰。她两只手按在自己的膝盖上,赤裸的屁股对准了身后的黑影。这正是上次领导教给她的姿势。直到领导脱完衣服重新坐了回去。   此时的琼薇兴奋异常,正充分的享受着性活动带给自己的兴奋。此刻男人们对她身体任何部位的触动都是一种享受;一种刺激。特别是对她外生殖器的任何玩弄都可以引起她充实的快感。这是她老公不可能给予的。   “快插吧。我好了。刚才那个二货的协警一直特么在外面转。我怕他发现什么。”琼薇有些急不可耐的说。   影子没有回答,也没有加快动作。仍然慢吞吞的欣赏着琼薇的身体。丝毫没有开始性交的样子。   上次与领导交欢时一共作了三次。那情形琼薇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当时的感觉是领导每次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而且在自己马上要高潮的千钧一发的关头。那种感觉已经到了杯口,只要再有芝麻大的一点劲便可以高潮了。这种高潮的感觉她还从来没有尝到过。所以她急切的要求着“快点!”她气喘吁吁的央求到。   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刻,领导射了。   领导不但射了,而且不论琼薇怎么弄都起不来第四次了。留下了一个遗憾。很明显,这次领导选择了开始尽量先用手指进行挑逗,以节省体力的方法。   也许这算不上是一个悲剧,琼薇结婚这么长时间了,虽然有过动情,有过享受,却还从未体会到性高潮的滋味。领导那次虽然非常非常接近,可是还是没有到达。   也许是没吃好,男人背气的肚子里有些气涨。他斜身抬起了半边屁股,慢慢的从屁股沟里挤出了一个屁泡。因为消化不好,屁的质量也不太好,伴随有少量的渣滓。最为不幸的是,松开肛门的一刹那,好像一股稀稀的液体也随之排了出来。蹭到了沙发上。   然后,那个屁泡便无声无息,随着男人的屁股钩子,热乎乎的,一点一点的升到他的后脊梁上去了。又然后弥漫了半间屋子。强势取代了烟臭味。   “等一下。”琼薇向前跨了一步,从茶几上自己的包里取出一块湿纸巾像防毒面具一样捂在自己的口鼻上。“快点吧。我都快被你熏晕了。”琼薇在前面捂着鼻子说。   男人将脸凑到紧贴着琼薇的屁股的地方,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琼薇冲着地面的阴唇已经涨得非常大,紫红紫红的,像两个完全成熟的小芒果。这是妇女被挑逗起性欲的明显标志之一。   “你的这里怎么肿了?”男人有些不明白,用手指尖戳着琼薇红肿发烫的阴唇说。   “关你什么事!快点!”琼薇红着脸说。   男人把右手从琼薇的两条大腿中间钻了过去,用手指轻轻的摩擦着琼薇的阴蒂。由于多次刺激已经肿胀,过分敏感的阴蒂立刻带给琼薇全身一阵电流。   “快点干吧,”琼薇反复催促着。   男人站了起来。小腹紧贴着琼薇的屁股尖;钢丝一样的阴毛刷弄着琼薇的外阴。当男人的身体稍微向后移动的时候,琼薇感觉到一个粘滑、松软的物体触及到自己的外阴。那是男性龟头顶端的海绵体,没有旁的作用,是一个专门为保护女性外阴而存在的男性性器官的零部件。   阴茎缓慢的推进到女人的身体里面作着阻尼运动。动作很慢。   琼薇已经箭在弦上。她的阴道里发出了一种‘唧唧咕咕’的声音。好像在对进去的那部分男性器官说,‘谢天谢地,你到底来了!’   现在反倒成了女人催促男人。“你动作快点。”琼薇一边说着一边回头,近距离的扫了领导一眼。   这一扫,扫出了一个大麻烦!   就在琼薇回过头来的一瞬间,她脸色突然大变。“你,你怎么来了。”琼薇惊慌的说。一边用胳膊护住女性关键的部位,一边下意识的想往前冲,试图拔出插在自己身体里的男性生殖器,转过身面对男人。   ‘怪不得声音有些不对呢!’琼薇想。正在与她交媾的,这个将自己鸡巴插入琼薇身体的,正在恣意玩弄自己的男人不是领导,而是那个猥琐的协警!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