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贴】《某平窝案》(28)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3/12/05首发于:留园书屋                 (28)   “男人、女人们怎么都没有阴毛?”琼崖忽然发现了电影中的一个问题。‘白虎?还是刮掉了?’   不过没有时间思考这类杂七杂八的问题了。因为银幕上壮汉一只手已经扣到了仍然兀自在地上蠕动的贵妇丰满的大白屁股上。壮汉的手很大,但是女人的臀部更大,根本抓不全,抓不住,挠两下,留下两道鼓起的指痕而已;   壮汉另一只手的手指也已经放到了女人的阴户上,开始撮弄起来。   ‘连毛毛都没有。搓个什么劲啊!’琼崖在胡思乱想。   银幕上出现了一个特写:粗糙、黑褐色的男人的手指在细嫩、洁白的女人的阴肉上摩擦着。手指上的皴垢都被放得很大,异常清楚。尽管这样,镜头仍在拉近,最后定格在女阴上。   女人阴部每一个毛孔,每一个毛孔都非常清楚的表现出来!在3D强大的表现力的衬托下,质感强烈。甚至可以看到毛孔里逸出的露珠越长越大。   琼崖甚至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看到过自己的那个部位。每当自己蹲在地上用镜子检查它的时候,并不能看得十分清楚。而且即便旁边没人也不敢长看,跟做贼似的。可是人家外国的电影却不在乎这些。越是平时看不到的、有伤风化的个人隐私,越要给你清清楚楚的演出来。生怕人家不知道一样。   银幕上女人的外阴晶莹透彻,就像被刷了一层油一般。在门外照进来的日光直接映射下,女人小阴唇的特写充满了整个银幕。阴唇上面网格状的肌肤纹理凹凸有致,非常非常清晰,深刻;甚至整片阴唇都变成了透明的!看得见薄薄的小阴唇里面血管中血液在缓缓流动。   在阳光的直接照射下,女人的阴道在缓缓的,一下一下的蠕动着。仿佛已经湿湿的、凉凉的pia到了琼崖火辣辣的脸上。微臊而且微骚的阴道分泌液中混杂着香水味;但是仍然挡不住女人阴户特有的味道扑面而来。   琼崖抽动了几下鼻子,确实是女人阴户的味道!和自己的只有微弱的区别。那是寄生在阴户周围的细菌群落略有不同造成的。每个女人都不相同。像指纹一样,没有一对女人是完全一样的。每个女人的不同时刻也是不同的。   ‘难道,’琼崖暗想,‘电影院里有发出气味的装置?’‘不然不会这么真实!’   壮汉松开了贵妇手脚上的绳子。   贵妇没有逃跑或者抵抗,而是突然搂住了壮汉,与他疯狂的对吻起来。其间,女人的嗓子里不断发出“嗯,嗯,”的声音。就像乡下牲口在交配。   镜头又开始向下走。这是琼崖想看又不敢看的地方。   只见贵妇的一只手挪到了两人中间,开始用一只手指拨弄自己的阴蒂。那只阴蒂开始发红,勃起。   琼崖感到面红耳赤,口干舌燥。她舔了一圈嘴唇,感到十分口渴。   一杯香茶举到了自己的面前。琼崖想都不想,接过来喝了。   茶叶熟悉的香气让琼崖忍不住一口喝干了全部茶水。这是自己老家一种特别的红杉茶。乌龙茶的一种。茶树在弱碱性的土壤里与引进的美国红杉间种。只在极小的区域内生长,气味芳香,功能独特;滋阴养精,极为珍贵。   这时,琼崖突然反应过来:身边没有人啊!茶是哪里来的?难道有鬼?   目不转睛的盯着银幕的琼崖又一想,估计这是韩某华打完电话,进来了。是老韩在献殷勤。而且这种男人的殷勤从来没有白送的。他要的是自己的身体。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种茶?”琼崖脱口而出。   “……”没人回答。   ‘我不能和他一起看这种电影!’琼崖突然惊醒道。   琼崖急忙想站起来。她事先挑选的两边都能出入的座位这时起作用了。不想刚站到半截,腿还没伸直却被一只大手毫不费力的按了回去。   ‘这回完了。’心慌腿软的琼崖想。   银幕中女人的叫床声很大。放映厅里女人们和男人们的喘息声更大,而且越来越大。于是,放映厅里女子们的呻吟声与银幕中贵妇的叫床声交织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交响乐一般此起彼伏,交相辉映。   同时,一股股女人或男人生殖器部位特有的那种气味,抑或是这两种器官纠结在一起时发出的气息时而浓烈,时而飘过;若出其中,若出其里。   ‘电影院里肯定有发出气味的装置。’琼崖想。‘人的哪能这么浓?’‘或者,电影院里有多对男女在做爱。但由于电影厅设计的好,人们近在咫尺,却彼此看不见?’   ‘难道我也要和他们同流合污?和老韩在这种场合公开做爱?’琼崖心里在剧烈的跳动,紧张得要死。   琼崖好像有些明白老韩带自己到这里来的目的了。‘这个老奸巨滑的东西。他要得是氛围,是气场;是女人主动的要求和纵欲。’   ‘不管喝没喝他的茶,这次献身都躲不过去了。况且电影的刺激让自己的身体发出了极大的渴望。它渴望得到男人的接触。’   ‘不行!’琼崖又一想,‘不能让这种人得逞。不然以后便再也逃不出他的紧箍咒了。’   一只大手从琼崖上衣下面伸了进去,带给她一阵凉意,也将琼崖准备抵抗的决心带到了谷底。   大手很大,一只手便完全握住了琼崖一只乳房。让她十分舒适。   ‘老韩这个老不死的。个子不大,手却不小?’可惜,和所有发情中的男人女人们一样,琼崖这时已经没有多少思考能力了。想到这里便不再深究。   当那只手的拇指和食指捻动琼崖长长的乳头的时候,她感到了一种放松。她把自己的手沿着裤腰的缝隙放到了自己的阴户上。像电影里的贵妇人一样,开始自己拨弄着自己的阴蒂。‘它应该又红又大了。’琼崖的大脑按照电影里女人阴蒂的样子估计着自己外生殖器的变化的程度。   该来的终归要来的。琼崖的心跳得更厉害了。   ‘是不是刚才喝的茶里他们放了催情药?’琼崖想到。但是她马上推翻了自己的想法,那种茶她太熟悉了,无论加了什么她都能喝出来。有人曾经出高价请她担任品茶员。‘会不会是那杯椰汁里有问题?’可惜这时琼崖已经没有思考问题的能力了,情欲中的男女只有放纵,没有自制力。   “嗯,嗯,”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琼崖发出了剧烈的喘息和低沉的呻吟,与电影中的贵妇及前座女人的叫床声竟然相差无几。以前琼崖从来没有发出过这样的声音。与男友性交时只是鼻息声比较大,从没用嗓子以下的发声器官发出过任何声音,声带根本就没有震动过。   可能是在公共场所的缘故,大手并没有试图解开琼崖衣扣的举动。   “不行!不能这样!我是警察,这里是公共场所!不能在公共场所和男人这么拉拉扯扯的!”琼崖再次准备往起站。   她再一次被按了回去。   托住琼崖乳房的那只男人的大手始终没有闲着。当那只手的拇指和食指捻动琼崖长长的乳头的时候,琼崖再一次放弃了的抵抗,闭上眼睛,坐在男人的身旁一动不动了。   虽然坐着不动。琼崖却呼吸急促,两颊火热。   看到琼崖已经入彀,男人将一只手放到了琼崖的背后摘下她乳罩的挂钩。然后搂紧了她另一侧的肩膀。   另一支正在玩弄琼崖乳房的手向下走是不可避免的。那只手随即松开了琼崖的腰带,伸向琼崖裤子里面,   原来按在那里的,琼崖自己的手被轻轻的移开了。   然后两只光滑的手指开始捏弄琼崖的阴蒂,时而一只手指拨,时而两只手指夹。乳头长,阴蒂自然也长。最后男人用拇指和食指分开琼崖粘滑的,紧紧的贴在一起的,两片窄窄的小阴唇,在它们之间轻轻的滑动。   电流在琼崖极其敏感的身体里上下窜动,使她浑身发烫。令她不由得想起了银幕上的那只近似透明的女人小阴唇。   琼崖忍耐不住,再次睁开了眼睛。   银幕上一只巨大的阴茎正‘咕叽,咕叽,’的在一个洁白的阴户中的一汪清水里机械的插动。每一下都像在戳向琼崖的眼睛。   亮晶晶的液体布满了阴茎被抽出来的那部分柱体上,当阴茎拔高的时候,那些粘液开始向下流动,产生了一道道蜡泪一样的,清晰的流痕。当巨大阴茎不慎滑脱的时候,‘噗’的一声,尖细的龟头暂时离开了女人的身体。这时女人的阴道内壁便会缓缓的合上,从阴道口挤出大股,粘稠的液体。   每到这时,男人总要急不可耐的,动作极为可笑的用手拿住自己的阴茎,对准女人的阴户,把它重新塞回去。这时那些淫液又会回流到被重新捅开的女人阴道中,滋润在阴茎与阴道之间的缝隙里,时而被挤压出来,时而又沉浸下去。   看到这么露骨的景象,琼崖不由得‘啊’了一声蜷缩了起来。男人则立即利用这个机会像护花使者一样搂住了琼薇的身体。给她坚实的感觉,给她温暖。   在大手的挑逗和3D图像的双重刺激下,琼崖感到浑身无力,眼神迷离。她侧身斜靠到了男人的身上。“爱爱我。”她有力无气的抬起一只胳膊,环绕在老韩的脖子上。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琼崖呆住了。   她搂住的不是老韩,而是一个陌生人!一个皮肤白皙,满头黄发,和银幕中的男子一样的,真正的西方年轻人。琼崖的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和老韩一起已经够丢人的了。怎么还成了国际玩笑?’   琼崖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   琼崖的脸像手头的红苹果一样。不过与以往红到脖子根不同,一直红到了自己的阴户,连肚皮都红了。这个情景如果让男人看见,那可实在太丢人了。   “你,你是谁?”琼崖急忙想松开手,惊慌失措,磕磕巴巴的问道。   “”对方并没有回答,只是不顾琼崖的反对,轻松的将她抱起。然后将琼崖仰面朝天的横放到了自己毛茸茸的大腿上。   这回琼崖想跑都跑不了了。   男人用一根手指挑拨着琼崖紧闭的嘴唇。在她的人中和下唇之间划来划去。嘴唇们重新碰到一起时发出‘啪啪’的清脆的声音。   “你,你不能这样!”到了这种关键时刻,琼崖仍然不敢大声说话。生怕别人发现她涉足这种地方。按规定和纪律,她并不能出入这种场所。‘把我带到这种地方!’琼崖气得牙根直痒痒,恨不得咬下老韩两块肉下来才解气。但是当前的问题不在老韩身上,而在这个白种男人的大腿上。   琼崖躺倒在男人的叉开的两条大腿之间,屁股漏在下面,根本使不上劲。除非她会铁板桥的工夫。她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上面洋人的脸。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怪不得手那么大呢。老韩哪来的这么大的手。我当时就应该反应过来。’都快被老外糟蹋了,琼崖还在那里乱想。   琼崖用两只手在身边乱扒,用小臂架在男人毛茸茸的大腿上使劲。再次试图往起站。没想到胳膊肘碰到了男人裤子包着的一个硬硬的大家伙。琼崖立即反应到这是什么,红着脸刻意的去避开它,受到了这层限制,琼崖的反抗更没有力量了。   她再一次被按了回去。   抓住琼崖乳房的那只手也没有闲着。当那只手的拇指和食指捻动琼崖长长的乳头的时候,琼崖瞪大眼睛看着健硕的男人,心里想不出任何解脱的方法。她几经周折终于放弃了最后的抵抗,躺在男人的怀里大口的喘息着,不动了。   大手将琼崖的裤子拉到她的膝盖处。在她裸露出来的,光溜溜的小屁股上使劲的搓弄着,‘啪,啪,啪,’的拍打着。琼崖的屁股可不像电影里的那么大,一只大手抓起来还有富裕。   男人的手劲很大,抓得琼崖有点疼。但是她没有挣扎,她喜欢这种微疼的感觉。   接着,男人拉开了自己的拉链。   当看到男人打着弯掏出那只白白的大家伙的时候,琼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支东西白白净净的,和电影里的几乎别无二致。尖尖的头头,纺锤装的身子,干干净净,和电影里那个男青年的一模一样。琼崖隐约感到这支阴茎虽然尾部隐藏在裤子里没有露出来,但是感觉上应该也没有毛发。‘那些外国人不是说胡须毛发象雄是一样是男性的象征吗?没有了它们这些人怎么还这么趾高气扬?’   电影中传出女人更加疯狂的叫声。壮汉仍然在恣意的蹂躏着那个贵妇。她跪在地上,抬起一条腿,让整个阴户毫无保留的呈现在银幕上。男人用手指试了试女人的肛门。女人没有任何反应,仍然在那里朝着天大呼小叫。于是男人抬起了自己的阴茎。   琼崖偷眼看了一下。再一次注意到男人阴茎后面并没有发现毛发。‘我这个有没有?’琼崖突发奇想。但是她不敢去摸,这种心情被称作‘矜持’。   琼崖身旁的男人突然抓住了琼崖的手。把琼崖吓了一跳。但是,没容她反应,男人已经把琼崖的手放到了他大大的阴茎上。   琼崖挣扎了一下想躲开,但是男人的力气很大,又是故意调戏琼崖,哪能挣得开。琼崖只能用小手满把握住了那只东西。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很长,琼崖握自己男朋友的那只时,一把下去可以握住整个阴茎体,但是眼前的这个能握住三分之二就不错了。虽然不是很硬,但是肉肉的,热乎乎的太阳下的蝴蝶虫一样,手感不错。‘我一定要摸摸它,看它到底有没有毛。’琼崖的好奇心又在蠢蠢欲动。想着它过会没准会刺进自己的身体,现在摸摸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琼崖将自己的手偷偷的向阴茎的后段移动了一下。男人当然捕捉不到琼薇的想法。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为了献殷勤或是臭美,他从自己的拉链后面又掏出了两只大大的卵子来。   阴囊皮竟然也是白的。   电影里男人的阴茎竟然干干的插进了贵妇的肛门!琼崖看着都疼。不由得紧紧的闭住了眼睛。   趁此机会,男青年拉着琼崖的手,把它放到了自己的卵子上。   大概是知道观众要做大量的体力运动,影院空调开得很大。所以男人的阴囊皮收缩了不少,成了两个连在一起皱皱巴巴的厚皮大包紧紧的贴在男人阴茎的根部。过一会如果能够运动起来,身体发热,那层皮会舒展开来,睾丸也会挂下去,吊在那里。   琼崖手的外缘碰到了男人的身体,这是男人的阴埠,她本以为会碰到一片毛茬茬的皮肤证明自己估计这些男人有阴毛但是被刮掉了的猜想。可是这个男人阴埠的皮肤竟然像小孩屁股一样光滑。   自己的男友刚刮完脸的时候,有时候也是很光滑的。琼崖想到。可是她没能继续想下去,男人做了一个她没有意料到的动作,用一只手指在她的阴缝里刮了一下,又把那根手指送到了琼崖的眼睛前面。   尽管放映厅里很暗,借着银幕上闪烁的光线琼崖还是可以看见那根手指上布满了厚厚的一层自己的淫液,指端的一滴已经摇摇欲坠,马上就要滴落下来了。   琼崖的脸再一次红到了肚皮。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