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的花季一 巧遇

 

一、巧遇

  周平百无聊赖的走在马路上,虽然是夏天的中午,但是大家都好像不怕热一样,马路上熙熙攘攘。周平感到无聊的理由很简单,考试刚刚结束不久,在等待高中的录取通知书之前,实在没有什么事情可做,除非又去找那些狐朋狗友干一些无聊的事情。

  就在这时,周平的目光被对面走来的一位少女所吸引:虽然现在是34度的高温,但是这位少女的出现使周平彷佛身处在春天一般的感觉。她的美丽与那种温柔婉约的气质,使周平不禁着了迷,停下了脚步向她行着注目礼。

  看她年龄也就十五、六岁,背着一个小书包,手里还拿着一个活页夹,看样子里面文件不少。少女丝毫没有注意周平对自己的注视,径直走了过去。

  周平此时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跟上去。一来反正也无事可做,跟踪一下解解闷;二来以前从没见过这么让自己动心的女孩,跟上去看看能不能猎艳成功。周平不远不近地跟着那位少女,那少女只是在匆匆赶路,并没有注意有个色魔已经跟上了自己。

  行人逐渐稀少,两人一先一后进入了一个小区。这是一个比较古老的小区,里面都是那种用板材建成的古老的塔楼,这种楼墙壁的隔热效果不是很好,里面房间的布局也不够合理。为了能搞清楚这位美少女究竟住在哪里,周平加快了脚步,终于只比她慢一步进入大楼的电梯大堂,她正在等电梯。周平镇静地站在电梯门前,假装也是在等电梯。

  那少女看了他一眼,觉得他面貌陌生,不像是这座大厦的住客,却只以为他是来探访朋友的,所以也没在意。

  电梯来了,少女进去后按了17层,就站在面向电梯门的位置。周平一进来先用眼瞄了一下电梯内摄像头的位置,然后就按了19层。当电梯门关上后,电梯徐徐上升,此时站在少女身后的周平,感到一股淡淡的清香飘了过来,那是少女头发的香气,看着少女后背优美的线条,柔顺的秀发,以及那翘起的臀部,周平忽然觉得不能再忍耐了,一时间淫心大作,想一亲香泽。

  于是他从后面接近少女,用手去轻抚她的秀发,少女大吃一惊,却不晓得如何处理,刚在犹豫要不要大声呼救时,周平采取了进一步的行动,伸手抚摸她的臀部。触手处虽然隔着裙子和内裤,但是周平仍然感受到了惊人的弹性。

  以前他也和几个很开放的女学生有过关系,但是今天这种亲近良家少女的感觉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不禁使他兴奋了起来,再加上少女并未有什么反抗的举动,使得他以为少女软弱可欺,更加大胆起来。

  在抚摸少女臀部的同时,另一只手已经从少女的腋下穿行而上,想袭击其酥胸。少女赶忙抱紧手中的活页夹,使周平没有得逞。

  于是周平索性用身体贴紧少女背部,更以下体摩擦她的臀部。

  少女此时已经知道自己遇到色狼,感到对方在自己的后背及臀部不断扭动,同时感到有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在自己的臀部上,心里感到十分慌张。

  平时虽然看过一些书本在教导自己遇到这种情况是该如何如何,可偏偏什么也记不起来,脑中一片空白,等猛然间注意到自己已经被对方挤到了电梯的一角时,猛然开始挣扎起来。但是她的挣扎对于周平来说只是身体的扭动而已,这更刺激了周平的感官,他于是便乘机轻吻她的粉颈及耳珠。
此时少女不禁产生了异样的感觉,浑身感到一种无力感。周平感到对方的身体由刚才的紧张绷直逐渐开始放松柔软起来,正在暗自高兴的时候,17层到了的铃声响起,少女一把推开他,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周平茫然的愣在那里,没有追出去,等到19层到达的铃声响起,才回过神来。走出电梯,他决定回17层去侦察一下,万一情况不好再溜走。

  少女回头见色狼没有跟出电梯,方才松了一口气,匆匆开门入屋。这种事情实在太过于羞耻,家里又没有人可以商量,只好匆匆脱掉鞋子,进入自己的房间换衣服,因为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周平从楼梯下到17层,听了听,楼道里很安静,于是慢慢走近来,这一层共有8户,每一户的防盗门都是关着的,用手轻轻转动,发现都是锁着的。

  「她住在哪里呢?」仔细的观察,发现有一家楼道里的窗户有一个狭小的缝隙,于是趴上去观看,正巧看到刚才的少女在里面拿着一大杯水正在猛喝,原来这间屋子是她家的厨房。

  少女已经换了衣服,上半身是一件短袖的睡衣的上衣,雪白的脖子下面不远处是两处微微的凸起,下半身则只有一条白色的内裤,使周平得以看到少女修长笔直又光滑洁白的双腿。看到这里,周平感到下边的兄弟已经硬的有些发疼了。

  少女喝完了水就走出了厨房,周平只好离开窗缝,顺着墙壁来到少女家的门前,无奈防盗门紧紧地关闭着,正在无奈想离开的时候,忽然发现少女匆忙间竟然将自家的钥匙留在了里面的木门上忘了取下,真是天赐良机啊!

  周平轻轻用携带的小刀将防盗门上的纱窗开了一个小口,伸手进去把钥匙取了下来,屏住呼吸轻轻地打开了防盗门和木门,发现里面毫无动静,只传来了哗哗水声。

  「嘿嘿,已经洗好澡等着我了吗?」周平按奈住心底的兴奋回身把防盗门和木门关好,脱了鞋,开始在屋里调查起来。

  为了安全起见,他先把屋里的电话全部拔掉。在厅里的右手是一间小屋,他走进去,发现这是一间干净整洁的房间,整个房间装饰得比较朴素,但是充满了那少女身上的那种香气,床上放着刚才那少女身上穿的T—shirt和裙子,还有那小巧的白色三角裤和淡蓝色的乳罩,拿起来一闻,少女迷人的体味散发出来。

  不用说,这一定是那少女的闺房。整齐的写字台上有些书本,周平发现那是初三的课本,难道她和我一样大?

  写字台的右手放着一张照片,上面是刚才那少女与一位中年女性的合影,少女那俏丽娇艳的面容、清澈灵动的大眼睛、精致小巧的桃红小嘴、白皙细滑的香腮和似嗔非嗔的颦笑,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国色天香。

  视线离开照片,周平从桌上拿起一本课本,扉页上那清秀的字迹写着:三年三班项菲。原来她的名字叫项菲。

  放下书本,旁边的书柜里全是书,有很多书周平连听都没听过。众多的书本中间,夹着一本相册,周平随手把它取下翻开,全都是项菲的照片。周平顺手取出两张放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这时候水的声音停了,周平赶忙把相册放回原处,自己则悄悄的溜进一边的大屋,等待时机。

  这时,项菲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的娇躯裹在一条淡蓝色的浴巾里,珠圆玉润的双肩和白腻浑圆的大腿全都裸露在外面。

  清秀俏丽的脸庞在经过沐浴滋润后,就像出水芙蓉般娇艳欲滴、一尘不染,乌黑的柔发从脸侧垂了下来,淌着一粒粒的水珠,愈发衬得她姿色出众、肤光胜雪。

  世上还有什么比一个刚刚洗完澡的香喷喷的美女更能唤起男人的欲望呢?周平再也无法忍耐了,扑了出去。

  项菲冲了个凉,感觉刚才那种恶心的感觉好些了,谁知道刚刚走出浴室就被人从后面抱住,顿时吃了一惊。而这时周平已经死死的勒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则用力的摀住了她的嘴,并且低声说:「别出声,否则掐死你!」

  项菲此时才明白过来有色狼进了自己的家了,却不明白他是怎么进来的,不过她也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了,因为周平已经拖着她进了她的房间,把她压在了床上。

  项菲身上的浴巾在中途的扭动中已经不知去向,现在是一丝不挂的样子,闻到男人的汗臭味,她不禁又感到有些恶心。

  周平的突袭非常成功,项菲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被制住了,虽然隔着自己的背心和短裤,但是他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身下少女身体无尽的细致与温柔了。

  周平稍微的抬起身体,映入眼帘的是玉凿冰雕的晶莹身躯,雪骨冰肌,玉肤凝脂;曲线柔美,起伏圆滑;肌肤柔嫩,光洁细腻;乌发如丝,平顺亮泽,散发出阵阵香气。

  梦幻般迷人的秀靥白皙娇嫩,清纯灵秀;樱唇娇艳,丰润俏丽;香腮柔美,玉颈微曲;皓月般的肩头纤瘦圆润,雪藕似的玉臂凝白娇软;葱白修长的纤纤十指柔若无骨,近看之下竟然如同冰玉一般透明。

  晶莹如玉的胸脯是如此的丰润雪嫩,挺拔傲人的完美双峰紧凑而饱满;高耸的峰顶之上,月芒似的乳晕嫣红玉润,而两点鲜嫩羞涩的朱砂更是如同雪岭红梅般,轻摇绽放,我见犹怜;平滑光洁、纤细如织的腰腹盈盈一握。

  周平没有犹豫,为了防止夜长梦多,他决定速战速决。但是,看到少女水汪汪的一双明亮黑眼睛流露出哀求神色,并且同时不断摇头并扭动身躯,如此楚楚可怜的样子,周平一时竟然有些不忍对她下手,不禁愣在了那里。

  项菲此时还在拚命的挣扎,因为她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且,自己的母亲今天要晚上才回来,如果这样下去,自己肯定无法逃脱魔掌。

  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趁着周平一愣神的功夫,她竟然挣脱了周平的压制,一下子弹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周平被这一举动弄了个措手不及,不由得恼羞成怒,一个健步追上去揪住了项菲的长发,把她拽了回来,并且一拳轰在她的小腹上。

  项菲那里受得住这样的一拳,一下就瘫软在地上,周平也不管她怎么样,硬生生把她拖到床边,又把她推倒在床上,然后恶狠狠地说道:「你要是老老实实的听话,我还对你客气点。否则我一会儿把你先奸后杀,再把你就这样赤条条的从窗户扔出去,让你死了都见不得人!」

  项菲被刚才那一拳打在小腹上,顿时感到整个身体都不听话了一样,软倒在地上,喉咙里感到想吐的感觉,脑袋也发晕,此时刚刚感到身体有些缓过来了,就听到了周平恶狠狠的说话,不仅感到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因为自己如果真的就这么被扔出去,那么自己一死了之,自己的母亲可怎么办呢?她还怎么在这里生活呢?想到这里,有些愣神,原本紧绷的身体不禁放松了下来。

  周平见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不由得暗自得意,三下两下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小弟弟一声欢叫,霸气十足的暴铤而出,青紫的前端竟早已经泫然欲泣、垂涎欲滴,空气里立刻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腥味儿。

  然后俯身压在了项菲洁白的身体上,开始狂吻了起来,最后终于停在了她诱人的小嘴上。虽然项菲没法反抗,但是却坚决不张开嘴。

  周平用力掐了一下她,项菲不禁疼的叫了出来,周平舌尖用力的朝前一拱,就顺利的探进了湿滑温热的口腔中。

  项菲感到对方粗重的呼吸,以及热乎乎的嘴在自己的脸上脖子上,来回逡巡着,感到十分的恶心,由于疼痛张开了嘴让对方的舌头闯进了自己的嘴里,想到自己宝贵的少女初吻就这么被一个不知名的少年无情的夺走了,不禁悲从中来,眼睛里淌下了晶莹的泪珠。

  周平的舌头一进去就缠住了她小巧的香舌,并且不断的吮吸她清甜的津液,尽情的体会着唇齿相依、双舌缠绕的美好触感,同时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握住一个乳房,开始轻轻的揉搓起那少女柔软的乳房。

  项菲的乳房并不十分丰满,但是却小巧而坚挺,并且软绵绵的好像把周平的双手吸引在了上面一样。

  此时,周平终于离开了项菲的小嘴,开始向下进军。由于长时间缺氧,项菲此时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充满了荷尔蒙味道的空气,忽然,她感到自己的乳房上传来了一阵无法忍受的感觉,身体不禁扭动了起来,嘴里也发出了一声呻吟。

  这声呻吟在周平听来就像仙乐一样动听,原来他把嘴放在了项菲那美好乳房上,含住了那娇嫩的乳头。同时空出来的一只手已经游弋到她下身的两腿之间,试图进入她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可是项菲把双腿合拢得紧紧的,丝毫不给他罪恶的手任何空间。

  于是周平把手挤进了她的大腿内侧,上下抚摩搓动,耐心的等待她屈服于自己的挑逗,同时加紧揉搓她的乳房并且用舌头轻舔她那已经微微上翘的乳尖。

  项菲越来越感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一种不知名的东西在汹涌而来,逐渐地占据了自己的意识,使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无力,越来越热。这种感觉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受,只是感觉到自己紧闭的双腿越来越无力,对方那只手已经离自己的股间越来越近了…………

  终于,周平的手成功地到达了目的地,在如此敏感的地带,周平狠狠地掐了一下。项菲原本晕晕乎乎的,此时一吃痛,身子像触电般一抖,这一剎那周平两只手一起用力,成功的分开了她的双腿。在她的惊叫声中,用膝盖把她的腿呈「大」字形的牢牢顶在了两边。

  周平跪坐在床边,双手握住了她那双小巧柔美的纤足,尽情的欣赏者少女双腿间的风景。这是一双洁白修长的美腿,虽然还不够丰满,显得美中不足,但是已经可以说得上是动人心魄了。


再向上看,尽头处是一些稀疏的阴毛,但是少女鲜艳可爱的花唇以及那一道紧紧闭合的缝隙,让周平不禁咽下了一口口水。

  凑上头去,下体笼罩着一股刚洗好澡的香味,周平用舌头轻舔,使项菲不禁发出颤抖的呻吟声。像受到了鼓励一般,他开始时轻时重地在那周围舔了起来,并且不时地用舌尖顶开玉门,轻触那已经蠢蠢欲动的阴蒂。

  项菲感到自己如同丧失了意识一般,在对方的舌头接触到自己下体的时候,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让她忘记了一切,甚至忘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随着周平挑逗的加强,项菲的身体开始抖动了起来,原本白皙得不带一丝瑕疵的脸庞上顿时蒙上了一层绯红的彩霞,雪玉般晶莹的胸脯急速的起伏着,乳沟之间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珠,玉润的乳晕也变成了娇艳的桃红色。

  不多时,周平感到项菲的玉门开始湿润了起来,虽然不多,但是他已经等不及要去征服这位美丽的少女了,于是他继续用一只手揉捏着项菲的阴蒂,同时另一只手扩开了丰美的玉门,然后一点点的侵入了少女未经人事的花心之中。

  此时只见项菲柳眉轻蹙,贝齿紧咬,一张原本白皙的脸上升起了一片红云,周平感到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后退下了床,用枕头垫在了项菲的臀部并且把放在一边的项菲的三角裤垫在了上面,这才把项菲的臀部放了上去,用两只胳膊紧紧夹住她两条美腿,用手扶住自己的武器,对准了项菲的小穴,轻轻的往里捅去。巨大的龟头立即没入了少女的体内,被两扇花唇紧紧的含住。

  项菲原本躺在那里已经是意乱情迷了,忽然感到对方停止了对自己的侵犯,心里一股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刚想缓一下,忽然感觉对方紧紧的夹住了自己的大腿,而且股间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了进来,赶到十分的疼痛。

  此时,再无知的少女也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开始使劲挣扎起来,嘴里刚要发出呼喊,周平的嘴已经堵了上来。接着就是一下剧烈的刺痛,然后就像有一条烧红的铁棒不断深入自己的体内,她明白,自己终于被人强奸了,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周平感到自己的分身进入了一个狭窄而温暖的地方,狭窄的甚至让自己的分身有些疼痛,但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继续慢慢前进着,终于感到前面一道柔韧的屏障所阻,他深吸了一口气,又再看了一眼因疼痛而冷汗直冒、泪光莹莹的少女,缓慢而又坚决地继续前进,终于一下子突破了那一道屏障,整个阴茎慢慢地滑入了项菲的阴道中,并且停了下来。

  原来由于项菲的紧张,她整个身体紧绷得像块铁一样,这样周平是丝毫不会感到快感的,于是他决定停下来让项菲的身体有个放松。所以,他就让自己的分身停留在少女娇美绝伦的胴体深处,并且尽情的享受着来自两人身体结合部位的密窄、充实和温暖等各种细致而敏锐的感觉。

  同时,他的双手再一次抓住了少女腻滑丰挺的雪白椒乳,嘴唇再次在她的身上游移起来。不多时,项菲感到自己的体内并非像刚才那样疼痛了,周平也感觉到她的身体不像刚才那样紧张了,于是便开始了抽插。

  刚开始的时候,周平看到项菲楚楚可怜的样子,还想着自己要怜香惜玉,不过分用力,速度也不算太快,但是逐渐的,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力量也渐渐加大了。

  就在周平如同在云端享受的时候,项菲此时如同身堕地狱般经历着极度的悲惨痛苦。当铁棍一般的阳具钻入体内的时候,她已经不由自主的想绷紧身子,无奈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反而身下一点点被撑开的疼痛越发的清晰敏锐起来,这个过程是如此的缓慢,使她感到无比的屈辱。

  好在对方在完全进入后并没有马上开始剧烈的运动,这使她得到了一点喘息的时间,可就在她身体逐渐放松的时候,对方开始了抽插。

  她绵软洁白的身躯被强烈的抽插冲撞得上下抖动,肉棒进出时牵动了娇嫩阴道的每一处,粘膜摩擦带来的烧灼疼痛从下体传遍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这样的摧残令项菲的面色苍白,大汗淋漓,身体彷佛也要在剧痛中瓦解、消散。为了使自己有所凭依,她一双原本秀丽的纤纤素手此时紧紧的抓住床单,连指节都屈曲得没有一丝血色。

  周平见她已失去了反抗的可能,就松开了夹紧她双腿的胳膊,改为捉住少女腻滑丰挺的雪白椒乳,不断的挤压和揉捏令柔软饱满的雪峰在掌下变换着形状,也让细腻娇嫩的肌肤留下了淡红色的痕迹。

  项菲的双腿无力地垂了下去…………。

  周平此时并没注意项菲的情况,只是一味地加快了冲刺的速度而已,他的肢体一次次有力的撞击着项菲洁白柔嫩的下体,发出「啪、啪」的接触声和「沙、沙」的摩擦声。

 

忽然,他感到一股酥麻如电的感觉蓦地里从结合处袭上了来,赶忙把分身挤入阴道最深处,双手抓紧了项菲的椒乳,猛然间放松了精关。霎时间,灼热的阳精像火山爆发一样的射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周平仍然筋疲力尽地伏在项菲身上,疲倦使他连动都不想动。耳边就是项菲心脏的鼓动声,和双乳上下起伏的颤抖,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周平还是勉力爬了起来,看到自己身下的少女彷佛如同死了一般,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只是从眼角不断有泪珠流出,心里不觉有了一丝愧疚之感。但是他又觉得这样的美少女只来一次实在太可惜了,于是把项菲又放平躺在床上,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终于忍不住再一次扑到神女般的莹白胴体上…………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周平感觉到自己实在是太疲劳了,看看表,已经三点多了。

  「该撤了…………」周平把沾有少女鲜血的内裤和那淡蓝色的胸罩找了个不透明的口袋装了起来,穿上衣服,看了看床上被他凌辱过几次的少女,只见她除了嘴唇有些苍白之外,还是那么的艳光照人,「这真是上天的杰作!真想把你带回家好慢慢享用,可惜啊……」

  临走时,他还是恶狠狠地对项菲说道:「你要是敢报警的话,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生不如死!听见了没有?」也不管项菲有没有回答,径直地走了。

  项菲感到自己的身体各处都火辣辣的疼,尤其是下体那里更是疼得要命,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刚才那人的话她全听见了,一时间一个念头在脑子里闪过:「我该怎么办?报警吗?那人可是知道了我是住在这里的,万一他真的来我这里报复我,我和妈妈都有危险啊……可是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一时间各种想法在她脑海里转来转去,不知不觉中,她昏昏地睡去了……

  「滴答……」刺耳的手机铃声吵醒了熟睡中的项菲,看着这熟悉的天花板,项菲只希望刚才自己这一觉永远不要醒来,或是一觉醒来,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可是看到屋里凌乱的样子和自己身体的感觉,她明白这一切都是不久以前发生的。赶忙挣扎着从书包里取出手机,原来是妈妈。

  「菲菲,怎么回事?家里的电话怎么没人接?」手机里传来了妈妈焦急的声音,可是不等项菲回答,就接着道:「我这里刚来了一个任务,今天回不去了,明天还不好说,你自己做饭吃吧。钱在妈妈床头柜的抽屉里,你自己小心,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妈妈知道你应该没问题的,挂了,晚上别忘了锁好门啊!」

  「卡嚓」,妈妈挂断了电话。

  项菲此时的心情可是说是低落到了极点,本来想等妈妈回来商量一下,可是看来妈妈后天能不能回来都是个问题,我该怎么办呢?

  自己一身都是臭汗味,尤其是对方还在自己身体上留下了大量的唾液,想到这里,项菲感到一阵地恶心,赶忙挣扎着冲到浴室,打开喷头,细密的水点「沙沙」落下,彷佛为项菲裸露的娇躯披上一层纱衣。

  那一头云瀑般飘逸的柔发被水点打湿后呈现出黑亮的光泽,粘结成束贴在身体前后,与一片雪白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水点慢慢洒遍了项菲的全身,洗去了身体上的汗水、泪水,却洗不去她的痛苦……

  也不知冲了多长时间,虽然她明白就算她跳进太平洋也洗不去今天所受到的屈辱,但是她仍然把自己的身体仔仔细细地洗了好几遍……

  出了浴室,天已经黑了,虽然肚子感到十分饥饿,但她却一点食欲也没有,她就这样赤身裸体的站在黑暗中,两眼茫然地望着窗外,两行清泪又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清晨,当闹钟的声音响起的时候,项菲又像往常一样,穿好衣服,吃早点,然后拿起了书本,强忍着双腿间的疼痛,匆忙地向她担任家教的那个孩子的家走去…………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