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霭凝香】 第二十五章 钱庄的少东家

 
想了想还是不祝妇女节快乐了。看这小说的应该没人过这节…… 本文首发于文行天下、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及第一会所。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与先后十几条人命,折了暮剑阁过半主事者的风波相比,追查灵秀五娥的行 踪不过是为了了结与峨嵋之间的事端,紧张与急迫自然少了许多。   一离开山腰别庄,崔冰的身份也不再需要刻意隐瞒,一并上路的诸人,除了 南宫星依然偶尔露出在思忖什么的神情之外,其余各人都显得轻松了不少。   白若兰生平第一次被允许行走江湖,办了几场白事的晦气顿时一扫而光,连 山道周围早已看腻了的景色都变得顺眼得很,连装出一副英气利落的模样也忘得 干干净净,眉开眼笑简直像个被塞了一嘴糖的娃娃。   直到山脚“巧”遇早等在这边的唐昕,二男二女的队伍硬是被挤进一人,白 若兰才想起应有一副女侠的样子,总算又回了常态。   在白家的时候唐昕出力不少,她借宿农家苦等良久只为结伴随行,白若兰当 然不会拒绝,白若云虽然觉得不妥,但不愿影响与唐门的关系,也只好点头应允。   只是唐昕嘴上虽然说着是为了调查清楚峨嵋派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好对得起 自身搜集情报的责任,可上路才一会儿,一行几人就都感觉到她的心思显然更多 放在了南宫星身上。   倒并非是会让崔冰吃醋的那种在意,而是鲜明到近乎不加掩饰的探秘意图。   上路不久,白若兰就忍不住扯着唐昕快走了几步赶在前面,偷偷问道:“唐 姐姐,小星身上是不是藏了什么你感兴趣的东西啊?”   唐昕摇了摇头,扭脸看了一眼南宫星眼底的戒备,轻笑道:“不是东西,是 他这个人。你就不想知道他更多事情么?”   白若兰转了转眼珠,抿嘴笑道:“说实话,想。别看我和他小时候是过命的 交情,可知道的不比你多多少。”她拉了拉唐昕衣袖,小声道,“其实我前天还 偷摸问过崔冰,结果她也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还这么放心?也不找他好好问问?”唐昕似笑非笑的瞄着她道。   白若兰立刻摇了摇头,笑道:“等我想知道的不得了的时候,自然就去问他 了。这么不知道着,其实也挺有趣。对他我可没什么不放心的,他要是也想害我, 我早死了七八百回了。”   唐昕拍了拍她的肩头,道:“他想要的万一不是你的命呢?”   白若兰一愣,马上道:“他本事那么大,难不成还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在我身 上,他拿不去的?”   唐昕呵呵一笑,拉着她道:“没有没有,看你的样子也知道,他真要想要, 绝对都拿的走。”   白若兰挠了挠鬓角,觉得唐昕似乎话里有话,可偏偏听不出来,索性问道: “唐姐姐,你呢?你不是比我更想知道他的事么,那怎么不直接去问?”   我可不是没问过,只不过碰了个大钉子罢了。在心里嘟囔了一句,唐昕微笑 道:“我没那本事,你救过他,我又没救过,你问他肯说,我问啊……肯定是自 找没趣。”   白若兰眼中闪过一丝光芒,突然道:“唐姐姐,你想问什么,要不你告诉我, 我帮你问?”   唐昕张口欲答,突然醒觉过来,话到嘴边又改口道:“我想……呃……其实 也没什么要紧的,说不定我多帮帮你的忙,他就肯告诉我了。”   险些被套出话来,唐昕这下记住了,白若兰兴许江湖经验不足,情窦未开显 得天真迟钝,但绝对不是个蠢货。   那份救了白天英的解药,显然并没有有效到可以让这位白家千金对她完全放 下戒心。   这两人没聊几句,崔冰便掺了进来。她不用再假扮碧姑娘之后,恨不得把之 前憋在肚里没说的话统统补回来,一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好似个树梢盘旋的小 雀儿。白若云话少的要命,南宫星也比平时沉默了不少,她自然只能加入到白若 兰与唐昕这边。   唐昕对崔冰本就刻意讨好,白崔二女也已经交上了朋友,三人聊的倒也融洽, 闲谈之间,不觉把话题扯远,不再绕着南宫星打转。   虽说行程不赶,却也不能靠两条腿一路走去陆阳,过了官道最近的驿站不远, 便有一家小小马场。   里面的马匹量少质差,价格反而比附近阳梁镇中还要贵上不少,就是仗着地 利,赚那些在驿站附近不得不换乘之人的油水。   不过白若云兄妹盘缠带的很足,唐昕也随手就从怀中摸出一片金叶子,引得 马场老板眼珠子都突了出来,南宫星并不缺钱,无奈白若兰和唐昕都不肯叫他付 账,一番争执后,还是由唐昕矮子里挑了个将军,选了匹好歹像模像样的黄鬃送 他。   五个人买了四匹,最好的那匹胭脂马由白若兰带着崔冰共乘,十六只马蹄随 着他们一声轻叱,扬尘卷土便往阳梁镇而去。   阳梁与陆阳并不在一个方向,但一来灵秀五娥来时曾在阳梁落脚,不知会不 会有什么蛛丝马迹,二来富贵楼的春红后事还等着了结,无论如何也要先走一遭。   巴遗郡是蜀州北部第一大郡,阳梁县则是郡中第一大县,繁华甚至远胜郡城, 而阳梁镇,又是该县几乎所有规模较大的集市所在,前些年县令索性将衙门搬到 了镇中,往来商旅说起阳梁,指的便反倒成了市镇所在。   富贵楼的主人,同时也掌管着县内官妓乐户,算是半公半私的地头大豪,虽 顶的是不入品级的虚衔,寻常佐官县丞见了却都要点头哈腰。   白家商贾一脉与富贵楼关系极好,而暮剑阁这一系尽管在江湖上称得上一方 豪强,在富贵楼眼中却不过是个舍得出钱的豪客而已,看在另一系白家面上,往 来之间多有照顾,可要论交情,就相去甚远了。   光是每月一次从富贵楼里要去个小姐折腾三天这一桩事,就足够让老鸨龟公 头疼不已。   结果这次竟连人都没送回来,也亏得出事之后白家正闹得不可开交,便飞鸽 传书交代给白家商号的人帮忙,那边的主事知道人命案子不可怠慢,早早上下打 点安抚了一番,所幸死的不过是个贱籍妓女,倒没掀起太大波澜。   因此,他们一行费了一番力气才见到的那位老鸨,脸上的神情可着实谈不上 好看,那双刀子一样的眼,也只有在唐昕和崔冰两人身上来回打量的时候还称得 上和气。   “春红的遗物?你们是在说笑么?”听南宫星寒暄之后讲明来意,那老鸨脸 上更是几乎结出冰渣滓来,“她存的那点银子,加上客人平日打赏的珠宝首饰, 往大了算也够不上她赎身价的一半,少说还差八百两,让她走这一遭丢了命,我 亏得都要吐血,你们还有脸来问我要遗物?”   这种场合下白若云实在不知如何开口,白若兰也只能压着脾气闷不做声,场 面上反倒只有南宫星和唐昕一搭一档好声好气沟通。   “其实银子不是问题,这次的事本就是我们不对在先,不光春红姑娘差的赎 身银子,就是再加几百两赔偿也是理所当然。”南宫星略一思忖,陪笑道,“我 们过问遗物,只是想看看春红姑娘有什么值得纪念的物件,过后我们带上山去, 与她葬在一起。”   找了个由头将这一桩事带过,南宫星看老鸨脸色好了一些,便又提起了春红 打算骗过赵敬一事,到时赵敬必定会来富贵楼询问,两边总要对好口风。   老鸨眉心一皱,道:“春红蠢,你们怎么也跟着蠢?不妨告诉你们,我老早 就从中京的朋友那边听到了信儿,这次高中状元的考生,就叫赵敬。他不光在登 龙殿见过了皇上,还被封疆大吏看上收了女婿,哪儿还用的到我去骗他。”   白若兰脸上登时一暗,忍不住道:“这……这是真的么?”   老鸨哼了一声,道:“痴心女子负心汉,寡情薄幸的读书人,千百年来多如 牛毛,要不是怕伤了春红的心,我早就该断了她这个盼头。瞧瞧她,为了存这点 破烂银子,什么乱七八糟的客人都来者不拒,最后……最后还把自己一条贱命搭 了进去,那赵敬要是敢来,我……我非一鞋底子抽死他不可!”   不知道触及了什么伤心往事,老鸨说到最后,竟落下几滴眼泪,她自觉失态, 拿起手帕擦了擦,起身道:“我们这里入夜才开张,没什么别的事,就都请回吧。 记得把该赔我们的银子送来,否则我可要去你们家的商号要账。”   看她要走,一直默不作声的白若云突道:“我们该赔多少银子?”   老鸨扭头看他一眼,道:“听说你们家最近也很晦气,看在老主顾的份上, 我不多要你们的,凑个整,一千两。怎么样?”   白若云点了点头,起身就往外走。白若兰也是满心不悦,立刻跟了出去。   才一出了大门,白若兰就忍不住道:“这……这也太可恶了。春红姑娘人都 不在了,凭什么她存下的银子还不能按她的遗愿安排?那……那个赵敬,怎么能 这样辜负春红的一片心意啊!”   听崔冰唐昕在旁附和了两句,南宫星插言道:“不要急着下定论,流言蜚语 未必可信。最好还是见到赵敬本人或是他的家人再说吧。”   白若云扭头看了一眼富贵楼的招牌,道:“反正今天也打算在这里过夜,你 们先回客栈,我骑马赶回去拿银票过来,先把这里的钱赔上。欠着这种地方的帐, 我睡觉都睡不安稳。”   南宫星皱眉一想,左右张望了一下,拍了拍白若云的肩膀,道:“不必,犯 不着为这种小事单枪匹马赶回去一趟。不然,我都不知道是该陪你回去还是在这 里陪兰姑娘等你。”   白若云若有所思的看向南宫星,片刻后才点了点头,问道:“可咱们身上的 盘缠凑起来也不够,难道欠到咱们再回来么?”   南宫星微微一笑,道:“这好办,若云兄,欠富贵楼的你不愿意,那要是欠 我的呢?”   白若云一怔,道:“你身上带了这么多?”   南宫星笑道:“身上没有,但去提一下,也就有了。”   提现银要靠银票,兑银票要靠现银,不管哪种,身上都得先有才行。这下其 余四人都是一头雾水,可看南宫星颇为笃定,只好将信将疑的跟着一路走了过去。   绕了几个街角,在东市北市交接的交叉路口,南宫星径直走进一家店里,身 后众人抬头看了一眼,高悬的牌匾挂着“朗珲钱庄”四个大字。   白若兰一愣,忙赶上两步扯了扯南宫星的衣袖,小声道:“喂,你……你该 不会是来抢钱来了吧?即使人家开钱庄有为富不仁的地方,你也不能劫人家的富, 济咱们的贫啊。”   南宫星哑然失笑,拍了拍她的手背,道:“想哪儿去了,我有银子在这儿, 凭我的暗记可以直接提钱。”   白若兰微张小口,目瞪口呆道:“还能这么办么?我……我怎么从没听过?”   看剩下几人也颇为惊讶的看了过来,南宫星只好解释道:“我是这钱庄东家 之一,当然跟寻常商户不同。”   这时迎到门口的杂役恰好听到这句,皱了皱眉陪笑道:“哟,客官,您是来 兑票还是存钱呐?”   南宫星转身走到柜前,往里张望了一眼,道:“你们大掌柜不在?”   那杂役恭敬道:“大掌柜在后院清帐,帐房先生在,您办什么找他也是一样。”   南宫星想了想,道:“你给我拿纸笔来。”   那杂役虽然眼神颇有疑虑,但还是快步进了内屋,拿了纸笔出来。   南宫星挥手在纸上涂了一个似字非字似画非画的古怪图案,跟着在图案角上 写了一个小小的“独”字,对折两下,递到杂役手上,道:“你去交给你们大掌 柜。就说少东家来了。”   唐昕伸长脖子也没看清纸上是什么,反被白若兰瞪了一眼,讨了个没趣。   进去没一会儿,那杂役就飞快的跑了出来,掀开帘子弯腰伸手,毕恭毕敬道 :“您往里走,大掌柜有请。”   “那我朋友……”南宫星一边迈开步子,一边随口道。   那杂役立刻点头道:“小的一定招呼好。”   白若兰好奇的看了一眼帘子里面,小声道:“我们不能跟去么?”   那杂役立刻将帘子放下,陪笑道:“对不住,大掌柜点名只见那客官一个。 您几位坐,小的给列位上茶。”   沿着走廊进到后院,穿过一条蜿蜒小路,南宫星也不敲门,直接推开门扇走 了进去。   屋里一张摆满了账册的黑色木桌后,坐着一个约莫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 正皱眉紧盯着打开的一本账册,南宫星敲了敲桌面,他才回过神来一样啊了一声, 抬起头来,笑道:“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是替风老板来查帐么?”   “吕掌柜,我哪儿看的懂这些账本,别取笑我了。”南宫星道,“我也到了 能出来办事的年纪,当然该出来历练历练不是。”   “您从生下来就跟老江湖打交道,给您接生的稳婆都是江湖排的上号的高手, 哪儿用得着历练呐。”吕掌柜把账本合上,笑道,“没事您可不会来这儿,既然 到了就别客气了。只管吩咐就是。”   南宫星嗯了一声,从怀中掏出林虎身上搜出的那朵银芙蓉,交到吕掌柜手上, 道:“帮我看看,这一个是真的假的。我记得咱们的这些花,挺难仿造的啊。”   吕掌柜收起笑容,接过那朵银芙蓉,仔细端详了一阵,又拨开花蕊打量了几 眼,略一思忖,取过砚台,磨了些墨,在纸上印出了白思梅的名字,将纸张举起, 逆光看了片刻,这才开口答道:“是真的。”   “可花托下的暗纹我怎么摸不到?”南宫星立刻追问道。   吕掌柜摸索着银芙蓉的周围,慎重道:“发出这朵银芙蓉的人不想让人知道 是从哪一堂口出的手,所以暗纹的地方,是故意磨平了的。”   看南宫星面色有些凝重,吕掌柜接道:“不过并非查不出来,只要让十八名 堂主一起从上往下追究,有白思梅这名字在,绝不会跑了这内鬼。”他看着南宫 星的眼睛,淡淡道,“这种事别人做不到,您和楼主可是轻而易举。”   南宫星微微一笑,道:“没你说的那么容易。不过你说的也是个办法,这银 芙蓉就交给你,你帮我捎去总舵,交给楼主定夺吧。我还没想好接不接这大摊子, 下令的事,我还是不管的好。”   他顿了一顿,接着道:“这桩事就这么定了。另一桩我还要考虑考虑,我身 边有个姑娘,带着上路觉得有些危险,她恰好和我一个任务有关,我要是想好了, 明天你就帮我把她送到总舵,让她在那儿等我。”   吕掌柜点了点头,道:“是先前满蜀州的分舵都动员起来找寻下落的那位崔 姑娘?”   南宫星笑道:“我没领多少任务出门,还能有谁。”   吕掌柜也笑了起来,道:“您这性子,谁知道会不会多接一串小姑娘的任务。 问一句总没错。听说白家的事闹得挺狠,您还要跟一阵子么?”   “是啊,少说也还要一两个月,”南宫星苦笑道,“要不我也不用先来找吕 掌柜支点盘缠不是。”   既然说到了银子,他顺势将富贵楼的事也匆匆讲了一遍,道:“这一千两银 子倒不是大事,关键我想让你帮我通知一下这边分舵的人,帮我打听一下赵敬这 人的下落。春红的遗愿,我既然接下来了,就也算是任务一件,总不好虎头蛇尾 就这么草草交代。我随行的朋友太多,不好自己去分舵那边找人。”   “好,既然是家住在这附近村子的人,一定给您查出来,明日您出发前,保 准给您消息。”吕掌柜说着,从桌下的抽屉里掏出厚厚一摞银票,数了半叠,放 在桌上一推,道,“这是五千两散票,只要不在太偏的地方,三大钱庄都能通兑。 您看够么?”   南宫星笑着点出一小叠,道:“用不了这么多,两千两足够。现银再给我些, 就差不多了。”   吕掌柜笑了笑,把剩下那些银票揣进自己怀中,起身道:“富贵楼的老板与 我也有些交情,干脆赔偿的事就由我去解决好了。”   南宫星只得道:“那就劳烦吕掌柜辛苦一趟了。”   “能给楼里出点力,我心里可高兴得很。”吕掌柜呵呵一笑,与他一起出到 门外,回身将房门上的三道大锁锁好,跟着一并走了出来。   与吕掌柜见面之后,听他一口一个少东的叫着,剩下四人总算知道南宫星所 言非虚,一个个都极为惊讶,白若兰口快,当场就问道:“这可是三大钱庄之一, 你都做到他们家少东了,还……还走什么江湖啊。”   吕掌柜在旁接口答道:“白姑娘有所不知,正因为是钱庄的生意,才必定要 和江湖人士搞好关系,否则光是镖银托运,就有数不清的麻烦。实际上我们在阳 梁这边的产业,还有你们另一房白家的一份。我们背后的大老板里,也着实有几 个绝顶高手。”   将店面的事情交代了一下,吕掌柜便跟着他们再走了一趟富贵楼。   同样的事,同样的那个老鸨,这边不过是多了个吕掌柜,那张能结出冰凌子 的脸就变得堆满笑容,简直能暖融了面皮上的白粉。   一番笑语闲谈,那老鸨不光一口答应下来若是赵敬找来一定帮忙圆谎,连此 前非要白家赔的银子也一口免去,说了一番春红如何如何命苦,掉了几滴眼泪之 后,还将春红遗下的木匣交给了南宫星他们,只是春红攒下的那些赎身银子,就 决不肯再吐出来了。   这已是极好的结果,好到让南宫星都有些懊悔还不如一开始就叫吕掌柜来谈。   与吕掌柜分别之前,南宫星带着崔冰与他单独聊了片刻,崔冰一听要把她送 去安全的地方等着,脸上顿时便满是不情不愿,任凭南宫星说破嘴皮,也只是闷 声不吭的抿着嘴连连摇头,直到南宫星搬出她姐姐,道:“冰儿,你也不想想, 万一你真要有个好歹,我将来就算帮你找到姐姐,她也只能对着你的牌位伤心欲 绝。这一趟真没你想的那么安全,我只是不好明说,其实按我推测,这一趟出去, 很可能比在白家得时候还要凶险几倍。”   崔冰这才满心不甘的眨了眨眼,道:“那……容我再考虑考虑。”   吕掌柜走后,日头都已偏西,他们一行本就赶路耽搁了一顿,此时了了一桩 事情,心中一松,一个个都开始感到饥肠辘辘。   去客栈定下房间的时候白若云就已表明态度,既然都是为了帮白家的忙,一 路上的吃住自然应由他来付账。既然他是付银子的那个,吃饭的地方索性就也交 给他来决定。   客栈里还没开灶,不过对面就是一家酒楼,背临富贵楼后巷,装潢颇为铺张, 白若云打量一圈,周围也没什么早早开张的铺子,干脆就选在了酒楼大堂。   白家本就是大户,这一趟又九成九是个远门,白若云身上带的盘缠自然十分 充足,天天这样吃喝当然不够,但偶尔吃上一顿也是绰绰有余。   这酒楼的厨子手艺极佳,他们五个又都饿的腹中连连作响,这一餐简直吃的 犹如风卷残云,连三位姑娘都吃得樱唇闪亮,口角沾腥,真应了江湖人不拘小节 的风评。   一个娇美,一个俏丽,一个妩媚,酒楼里本就只有两桌坐了人,这三女初一 落座,还引得旁人侧目偷瞄,后来一顾不得吃相,反倒把另外桌上的男人吓退了 眼。看的南宫星暗暗发笑。   吃饱喝足,他们也不急着离开,坐在远处一边喝茶一边商量还要不要在阳梁 镇找一找当初灵秀五娥落脚的地方。毕竟是抬着一顶花轿赶路,如此显眼应该不 难打听。   白若云兄妹觉得没什么太大用处,那四人逃走的路线未必就和来时一致,而 且就算这里打听到她们来过,住的也必定是客栈,客房每天都要收拾,哪里留得 下什么蛛丝马迹。   南宫星思忖一番,觉得好像确实有些浪费时间,不如回客栈里好生休息一晚, 明日买好快马,早早赶路。   唐昕在唐门负责情报一系,此时也显得极为大方,主动帮诸人分析了一下灵 秀五娥的各自情况,方便一起推演若是陆阳扑空后该往何去。   钟灵音与南宫星所说并无二致,唐昕也赞成最先从这位大姐身上入手,只是 她也提出,既然大家都能想到这一点,难保他人也会想到,因此对于陆阳之行, 应该加倍小心提防,并做好钟灵音已被设法处理,不能再开口的准备。   白若兰心中一惊,忍不住道:“她们毕竟是同门师姐妹,应该不会下杀手灭 口吧?”   唐昕摇了摇头,微笑道:“仔细想想就知道,单凭她们四个峨嵋弟子,当真 就敢谋划下这种几乎必定会导致暮剑阁与峨嵋派交恶的事来?这其中未必就没有 阴谋,若是想得远些,甚至可以猜测,很可能天道在这一方向上也使了力,为了 帮暮剑阁中的那些人造就方便出手的混乱环境。而钟灵音性格优柔寡断远不如田 灵筠果敢决绝,一定不会是这四人中的主谋,她思念孩子,其余三人可不会冒险 陪她回去,而若是她一人返回陆阳落了单,要换我是幕后主使之人,肯定会给她 挖个大大的坑等着,让她再没机会多嘴。”   田灵筠是灵秀五娥实际上的首领,与孙秀怡关系极好,犹如亲生姐妹,至今 尚未婚配,也没许下人家,单说找她,绝对是最无头绪的一个。   行三的齐秀清,新婚不过半年,嫁的是同门师兄,有父母兄弟在老家补山郡, 若是能确定他们逃走的路线向西,就很可能在齐秀清老家找到一些线索。此人不 似钟灵音那么软弱,决定了帮孙秀怡的忙,就不会半途而废。   宋秀涟年纪虽比孙秀怡长些,但性子更加稚嫩,既有小孩一样的天真,也有 小孩一样的狠辣,她一贯对田灵筠言听计从,家中也是和武林沾边的镖局行当, 若是她们逃亡的路线朝向东南,说不定就会在宋家落脚。   至于孙秀怡,早先曾有传言是清心道长的私生女儿,只是没有真凭实据足以 佐证。她样貌在峨嵋派首屈一指,年纪尚轻,并没太大主见,传与师兄凌崇私下 相恋,只是还不及定下终身,就被掌门许给了白家。   而凌崇这位穿花剑客,算是峨嵋派俗家弟子中数一数二的高手,是天绝师太 退位归隐那年被峨嵋收养的弃婴,天资根骨都是上乘,师父死后过到清心道长门 下,不两年便仗剑江湖闯下不小的名气。传说此次孙秀怡婚期方定,凌崇便赶回 峨嵋山大闹了一场,之后告病休养,再不见其出现,有人称其早已离开峨眉山, 不知所踪。   六个目标的大致情形说完,唯一可能的路线也就基本确定,先往陆阳寻找钟 灵音的下落,如果不成,便去补山郡看看齐秀清的老家,再然后是东南宋家的镖 局。这几人身上盘缠都不算多,找可靠的地方先藏起来应是最可能的行动,这样 追踪下来,总会找到一些她们留下的线索。   大体商定了行程,他们正要回客栈休息,刚才钱庄的那个杂役却匆匆跑了过 来,将一张纸塞进南宫星的手中,道:“少东,大掌柜叫我给您的。”   南宫星皱了皱眉,到亮处展开一扫了一遍,抬头苦笑道:“看来春红的事, 倒是能彻底了结了。”   白若兰对此较为关心,忙道:“什么意思?是赵敬找到了么?”   南宫星点了点头,缓缓道:“他六天之前就已回家,打算卖掉家中田地老屋, 只是家中老娘身体抱恙,才耽搁未成。”   白若兰柳眉一竖,眼底等时便露出一股怒气,白若云皱了皱眉,道:“看来 无论如何,咱们还是去与他见上一见的好。”   白若兰抿紧嘴唇恨恨道:“我……我非给他两记耳光不可!”   南宫星只有劝道:“一切见了再说。兴许其中有什么苦衷,或是有什么误会。”   反正要往附近的村子走一遭,他们便先去将来时的劣马卖掉,换了五匹耐力 绝佳的蜀州良驹。   去客栈整理了一下春红的遗物,挑了一根颇不值钱的木钗出来,那东西极不 值钱,却偏偏用丝帕层层包着,八九不离十应该是赵敬所送的信物,用来骗他刚 好合适。   将要出发之际,饭后一直默不作声的崔冰突然开口,说想要留在客栈休息, 不想跟着跑这一趟。南宫星猜她可能还在纠结要被留下的事,只好叮嘱她锁好房 门,不要独个出去。   唐昕略一斟酌,主动请缨留下陪在崔冰身边,这种狭小斗室里有个唐门弟子 守着身边,当然是安全了许多。   事不宜迟,南宫星也就不再磨蹭,与白家兄妹一道纵马上路,向着赵家绝尘 而去。   西赵村的位置颇为偏僻,三人问了几次路,才七折八绕的找到村口,里面的 土路坑洼难行,他们不愿伤到马儿,便将坐骑拴在村外,一脚一脚低的快步走了 进去。   进去的地方便是东头,没走出几步,就能远远望见那棵已近枯死的歪脖柳树。   柳树边上有两三户人家,南宫星看了一眼,径直往屋后田地已荒草丛生的那 家走去,口中扬声叫道:“赵敬赵公子是否在家?”   破布帘子里传来一阵咳嗽,跟着一个颇为瘦削的年轻书生撩开门帘,端着一 个缺了口的瓷碗走了出来,手里捏着半张硬饼,指缝里还夹着一段腌菜。   他眯着眼睛走近两步,看了看面前三人,迷惑道:“小生便是赵敬,列位有 何贵干?”   白若兰原本满腔怒气,可一见他这副模样,不禁奇道:“你……你不是中了 状元么?怎么……怎么还是这副穷酸样子?”   赵敬瞪圆了眼睛,道:“不要乱讲,小生穷尽所能,也不过中了探花而已。 状元郎是小生同宗,向来是以讹传讹有了误会。三位,找小生究竟所为何事?”   南宫星一拦白若兰的话头,拱手道:“我们是春红姑娘的朋友,受她所托来 找你交代些事情。不过说之前,有些传言我们想要问个清楚。听人说赵公子被一 个封疆大吏招作了女婿,可有此事?”   赵敬楞了一下,立刻道:“你们是说翼州的许大人?他确是跟我提过家中有 两位千金尚未婚配,可小生早就下定了决心,不管旁人如何看待,如何讥嘲,春 红都一定会是小生的结发妻子。没有她,怎会有如今的小生。上赐诰命,她也受 之无愧。”   白若兰目瞪口呆,问道:“那……那你为何不去找她。”   赵敬又是一愣,道:“小生一回阳梁,便去了富贵楼,可听说她恰有贵客, 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只好先来处理家中琐事。”   白若兰急道:“富贵楼的老鸨怎么都不知道?”   赵敬面上一红,露出几分羞赧之色,道:“不瞒姑娘,小生去找春红,通常 是从后门靠她一个相熟的姐妹传信,怎敢让鸨母知晓。”   白若兰有些心慌,又问道:“我怎么听人说你还卖了田地房产,准备带着老 娘搬走?”   赵敬展颜一笑,道:“小生托那位同宗状元美言相助,恰好许大人治下有个 从六品的文缺,早早得了外放,下月便要走马上任,俸禄不多,小生算了算,连 春红的积蓄一并算上,最多半年,就能为她赎身,接她过去与小生成亲。你们既 然是她的朋友,到时一定要来吃我二人的喜酒。”   白若兰眼眶一酸,忙扭开头去,道:“你……她……我……”   南宫星手里早已攥住了那根木钗,却不知该如何交给面前这位形容憔悴却喜 形于色的青年。   这时,白若云突然从南宫星手中拿过那支木钗,沉声道:“这事本就是白家 的不对,也没什么必要再作隐瞒。赵公子,就由我来原原本本告诉你吧。希望你 ……节哀顺变。”   赵敬脸上的微笑登时凝结,跟着,随着白若云的讲述,崩塌成紧抿的弧线。   也许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吧,赵敬红透了的眼圈中,始终没有掉下泪来,只是 他面上先前的喜悦,却在转眼间被抽干,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他们三人迈着沉重的步伐转身离去的时候,身后的老柳树下,才传来了 压抑不住的、苦闷到令人不忍细听的抽噎……   “我宁愿他是个负心薄幸的混蛋,真的。”到了客栈门口,白若兰的鼻尖才 算是没那么发红,她揉了揉眼,将马缰交给小二,低低咕哝了这么一句,快步上 楼去了。   阳梁往来商旅众多,宽敞的上房他们只要要到一间,留给三位女子合住,南 宫星和白若云则各自要了一个单间,虽说空间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住着 也不算难过。   听小二说崔冰和唐昕出门了一趟,回来时拎着几包下酒菜,要了一坛酒上去, 南宫星思忖片刻,打消了上楼劝劝崔冰的念头,直接回了房间。   草草擦洗一遍,他吁了口气,躺在床上一边行功,一边想着白天英死前所说 春红并非是他所杀的话究竟有几分可信。   思来想去,若是严合凭据,就再没其余凶嫌,若是单凭内伤状况贸然猜测, 又一下多出一串疑犯。   还没理清,房门突然被敲了两下,他皱了皱眉,刚一侧头,门扇便吱呀一声 缓缓打开。   一阵诱人的浴后清香,登时便随着穿堂微风吹了进来。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