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霭凝香】第二章:女飞贼

 
【暮霭凝香】第二章:女飞贼 作者:snow_xefd 2014-11-02发表 ***********************************   本文首发于文行天下、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及第一会所。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第二章:女飞贼   “还……还有一串?”那冒名顶替的崔姑娘愣在原处,原本理直气壮的气焰 登时消弭大半,只是口中仍强撑场面倔强道,“人……人家又不知道,还以为你 毁约在先。”   她侧眼看了看周围,扁了扁嘴,委屈道:“还不是你威逼利诱,哄着人家和 你定了约,你可没告诉我,你是要我到这种武林高手满地爬的鬼地方装腔作势。 不管,我不想干啦。”   那小厮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笑道:“你要只是不想干,这不是走错了地方? 逃下山的路多的很,你怎么绕到库房这边了?”   “你……你没听说过贼不空手么?”她哼了一声,气鼓鼓道,“这回可是我 头一遭走江湖,偷你的剑被逮了个正着,受你一番欺负也就罢了,都到了这种地 方,不带点东西走,以后还做什么飞贼?”   “先不说做飞贼有什么好,这暮剑阁里,你当飞贼很容易做么?”那小厮微 微一笑,迈步走到墙边,单手在墙上一扶,道,“库房周围的确没什么人看管, 因为被放进庄里的,都算是白家的客人。可你知不知道,这庄园周遭每一处通路, 都已被白家弟子紧密看护起来,断霞峰脚下,更是被这庄中原本住着的弟子看管 的滴水不漏。唐门若要生事,他们都有备无患,岂会逃了你这么一个笨手笨脚的 毛贼?”   “你胡说,就……就知道吓我。”那少女脸色有些发白,显然也明白自己考 虑的实在不够周详。   那小厮看言谈已经奏效,便放柔语气,安抚道:“你不惹事生非,就什么事 也不会出。乖乖的,回你的房去,接着做你的碧姑娘,这样自然有我帮你。”   听她一番说话,也知道应是活泼健谈的脾性,恐怕是整日绷着脸装样子憋得 难受,又是以飞贼身份进了名门正派的老巢,心里紧张的难免有些脾气,那小厮 话音未落,她就低声怒道:“姓小的,我不就是想偷你的那把好剑么,大不了你 扭我报官去吧!挨一顿板子我也认了。你什么都不肯对我说,凭什么要我对你言 听计从?天底下女人多得是,你随便找一个不就是了,扮个木雕菩萨嘛,谁不会 啊!”   那小厮不急不恼,笑道:“我说可以叫我小星,可不是就姓这个小。一来你 偷我的财物被我捉到,本就欠我一份在先,我说叫你帮忙抵偿,你可是答应了的。 行走江湖最重信义,出尔反尔,可成不了天下第一的女飞贼。二来你的面目本就 和那位崔碧春姑娘有几分神似,你叫我再去找人,可不知要多久才能找到如此合 适的底子。再者说,你也姓崔,旁人喊你一句崔姑娘,你绝不会露出破绽。你看, 这活是不是只有你最合适?”   “可……”这位崔姑娘话头一梗,憋了一憋,才委屈道,“可我功夫不行, 别个都当我是那一剑夺命的碧罗裙,哪知道我是笨手笨脚的偷儿崔冰,都像酒肆 里那两个帮忙做戏的还好,要是来真的,我早晚被砍成十七八块,洒进河里喂鱼 咯。”   “做戏?”   “不是做戏给那些人看,难道那把剑是你打断的?”崔冰撇了撇嘴,讥笑道, “你要有那么好的功夫,还用我帮你骗人混进来啊。”   “是是是,”小星哈哈一笑,搔了搔下巴,道,“没想到崔姑娘一双招子到 是亮得很。那两人演的真是不错,回头我一定好好打赏。”   听到打赏二字,崔冰眨了眨眼,心想反正已走不脱了,索性一咬银牙,道: “你既然不放我走,那约好的报酬,就得加码。我先前可不知道会这么危险,单 一串夜明珠大大的不够。”   小星唇角微勾,淡淡道:“那崔姑娘准备再要些什么?”   崔冰心里打了几个转,想着这家伙身上再怎么也不可能带更多的值钱物件, 略一犹豫,道:“你先告诉我什么时候算个完,完了之后,我还要这把剑。”   这把剑光是剑鞘价值就远超那一串随珠,不然也不至于让她一眼望见便忍不 住伺机下手被捉,看小星的样子对这把剑也是颇为珍惜,又道:“你造个假货也 不容易,不舍得的话,那就算了,你明早把我送下山去,此后两不相干就是。”   不料话音才落,小星竟点了点头,道:“这把剑虽说不是我的,但事毕之后 送你也不是不行。事已至此,我也不瞒你,白家的大婚典礼一结束,你与我同去 翼州走上一遭,就算是完了任务,这串珠子连同这把剑,到时都是你的。保不准, 还有更让你惊喜的礼物。”   崔冰狐疑的望着他,心底衡量再三,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道:“好,我就再 憋上几天好了。”   “放心,大婚之后,你就不需再假装碧姑娘,比起现在可轻松得多。”   “是么?那好得很,真不知道你们那个碧姑娘是怎么过的,整日不说话,不 难受么?”崔冰知道对库房下手已是绝无可能,便打量着退路,道,“对了,要 是有什么危险,你可别怪我说穿自保。酒肆里那遭就吓得我够呛,后心都溻湿了, 你倒好,找人帮忙做戏也不提前吱一声。”   她顺着来路退了两步,回头看小星还站在原地,不禁柳眉微蹙,道:“你还 在这里做什么?等着喝露水么?”   昏暗夜色之中,小星一双眼睛显得格外明亮,被这样两道视线直直盯着,竟 让崔冰心里莫名打了个突,连忙又道:“你不走,我可要走了。”   小星摆了摆手,悠然道:“莫慌。崔姑娘,既然约定还要继续履行,你可还 记得,咱们约定之中,你若不依我的安排擅自行事,该作何惩戒?”   崔冰一张小脸登时一白,跟着一片红云飘起,羞恼道:“我……我这不是没 跑么,又没耽误你的事情。你、你就大人有大量,放过这一回吧。”   小星伸手一扯,将她拽回墙边,微笑道:“那不行,我这人一向赏罚分明, 你一路过来表现得很好,这把剑就算是赏。可你不声不响打退堂鼓,也一定要罚。 还是老规矩,你自己挑吧。”   崔冰面上神情愈发扭捏,磨磨蹭蹭,声若蚊呐道:“哪……哪有你这么奇怪 的规矩……你明知道,人家身上只有些散碎银子,掏不出一百两来。”   小星搓了搓手掌,笑道:“那还不站好。”   面颊红如火烧,崔冰脸色明明一副羞恼至极的模样,却偏偏乖乖站定在墙边, 将身子转了半边,背对着小星,咬牙道:“打就打,又、又不是没被你打过。数 好了,十下,一下也不准多。你、你要是打错了数,我和你没完。”   小星像是看穿了她心底一般,突的凑到她耳根后面,轻声道:“放心,绝不 会少一巴掌。”   “你……”崔冰嗔怒之声才起了个头,啪的一声脆响,小星的巴掌已经正正 拍在她腰下圆润丰盈之处,将她的话也迎头拍回了肚子,拍成含羞带怯的一声惊 呼,“哎、哎呀!”   柳腰纤瘦,易显臀股腴美,崔冰那两丘丰玉虽不多肉,却紧凑翘挺,穿起束 腰长裙格外妩媚,数步之外看去,不知有多少男人心里会想着要捧在掌中温柔抚 弄一番。她自从身段初成,色迷迷的眼光不知见过多少,屁股上挨巴掌,这却也 才是第二回。   那头一回,便是偷剑不成被捉那晚,也是拜这位小星所赐,让他按在膝上, 噼噼啪啪打了十掌。   这次倒没被按住,可她偏偏就是迈不开腿逃掉,只是任着脸上火烧火燎,咬 住下唇等下一掌。   崔冰唯一擅长的就是轻身步法这种逃命功夫,练的一双长腿紧实无比,两瓣 翘臀饱盈弹手,一掌拍上,肌理一阵律动,倒也算是诱人美景。   转眼三掌过去,说痛自然算不上很痛,可要说不疼,屁股后头也火辣辣的不 是全无感觉,小星每一掌后都要拖上片刻,落掌时又不知用了什么古怪力道,初 时那点刺痛,转眼就扩成一片痒麻,热乎乎的好似落了一层牛毛。   上次被打屁股便有这种感觉,此次更加清晰了许多,第四掌一落,崔冰下唇 咬的更紧,鼻后噎住般嗯了一声,脚下一个踉跄,慌忙扶住了墙,匆匆喘了几口, 恨恨道:“你……你就不能快些么。”   小星悠然晃了晃手,仍照着先前的节奏等待片刻,才一掌拍去,口中道: “你当真想我快些么?”   崔冰幼时曾失陷在无比龌龊的场所,懂事许久才被救出,可不像寻常处子那 般单纯懵懂,被他语气中的戏弄闹的耳根一红,当即啐道:“我只嫌你功夫太差, 打女人的屁股都有气无力,一副要死的模样。”   听得出她也不是真的恼了,小星兀自一掌扇上,笑道:“再大些力气,我也 不舍得。”   “你大些力气也打不死我。”本想顶他这么一句,可话到嘴边才觉得不对, 怎么好像在求他多用些力似的,她连忙顿住话头,硬生生转道,“你大些力气, 打死我算了。”   “那可不成,我去哪儿再找这么好的帮手?”一边随口答道,小星一边拍下 第七掌。   一掌掌均是一般的手法,一样的力道,受伤是绝无可能,痛也不是很痛,可 崔冰就是冷不丁膝头一软,一直紧紧夹着的双腿不知为何抽了两下,叫她险些立 足不住。   不多时,十掌薄惩已过,崔冰娇喘吁吁转过身来,额上竟出了一层细汗,油 润光莹,她抚着胸口深深喘了口气,才愤愤道:“决计不会再有下次了。”   小星轻轻搓了搓手,笑道:“那是最好,我还担心你乐在其中,到时故意给 我捣乱。”   崔冰柳眉一竖,红着脸扭过身去,低声怒道:“下流,色胚,好不要脸!”   小星哈哈一笑,在她肩上拍了一拍,道:“你若是见过真的下流色胚,就会 知道我有多厚道了。时候不早,早些回房吧。在暮剑阁的地方,凡事多小心些, 不要冒失。有什么事,记得先跟我商量。你那间院子我去不好,你委屈些自己回 去,明日我再来陪你。”   “要走就快走,啰啰嗦嗦,像个老妈子一样。”崔冰哼了一声,仍是别过脸 去。   一直等到小星脚步声去得远了,她才转过头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若不是见多了真的下流色胚,鬼才会跟你做这么个莫名其妙的交易,州衙的 土牢,我又怎么会怕。”   她静静站了片刻,等到脸上的热度退却,才俯身猫腰顺着来路摸了回去。   那小星明明也没给她什么当真可靠的保证,可不知为何,心里就是安定了不 少,而他口中提到的那个惊喜,她也不知为何从心底感到期待,好像隐约有种预 感,在提醒她,那报酬其实比宝剑随珠都要贵重的多。   连个姓氏也不肯提,这样信他,当真好么?崔冰扪心自问,心下又有了些许 犹疑。这男人面相稚嫩,但实际相处下来,年纪八成比她还大,只是扮个陌生人, 在这么个名门正派里走一圈,就许给她这么重的报酬,当中真没什么算计么?   她低下头,下意识的拢了拢胸口,转念又暗骂了自己一句,心道真要是为了 这副皮囊,被捉那一晚就已被连皮带骨吃干抹净了,他功夫看上去虽颇为不济, 对付她这个只会逃命的偷儿还是绰绰有余。   他说有旧相识在暮剑阁,难不成,就真只是为了来参加这场婚礼,担心自己 默默无名无缘观礼,所以才费了这一番周折么?   那他倒还真是有情有义呢……   胡思乱想着摸回到园中,探头一看,峨嵋女侠住的三间屋子竟还有一间亮着 灯烛,一眼瞥去,倒有两个身影像是正在交谈。   这大半夜的,姐妹情深也太过了些吧?崔冰皱了皱眉,只好和来时一样,绕 了个大圈,避开了峨嵋弟子居处,免得里面的女子武功高强听到她的动静。   躲过两班巡哨,她总算回了自己房中,往凳上一坐,臀下仍有些不适,她稍 稍挪了挪身,麻酥酥的热流自下而上透来,心尖儿莫名就是一酸,身上一燥,想 必又是飞霞扑面。   她咬了咬唇,恨恨把那包袱搁在桌上,半是气小星罚她的手段,半是气自己 太不争气,竟冒了当时就算身上有一百两银子也不愿掏出来的古怪念头。   定了定神,她随手打开包袱,将那把价值不菲的宝剑拿了出来,喃喃道: “都说江湖人精明得很,怎么光这么一身行头,一把拔都拔不出来的假剑,就骗 了这么多武林高手?”   想着一路行来,遇到之人口中所说的那个碧姑娘,倒真是威风得紧。什么 “一剑夺命碧罗裙”,什么“宝剑碧痕,一剑夺魂”,什么“碧光照人影,剑下 不留情”,句句都令她心驰神往,比起她心心念念的天下第一女飞贼的称号,高 了不知多少座山。   将来要是有缘,能真见这碧姑娘一面就好了。她心里想着,旋即自嘲一笑, 她这不入流的小贼,能有资格假扮一番,都是老天开眼,还奢望其他作甚。   “等我存下些银子,不如去求求如意楼好了……”纤掌一托香腮,她微翘红 唇,望着窗外皓月垂云,自语道。   她提到的那如意楼,到并不是什么酒楼客栈,而是数年前在江湖中崭露头角 的一个神秘组织,势力多大,人数几多,均不为人所知,直至今日,江湖中人了 解的情况也并不太多。   不过知道的最清楚的,就是只要你肯付出足够的代价,如意楼就肯为你做你 做不成的事。   天下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八九不如意事,唯如意楼。   一旦拿到一朵精工巧制的银芙蓉,便意味着,你成为了如意楼选中的客人, 你也就有了一次请如意楼办事的机会。   但与寻常赚取赏金的门派势力大相径庭的是,如意楼自有迹可循以来,选取 的客人,反倒是与江湖人不巧有所牵扯的寻常百姓居多,为此也得罪了不少武林 大豪。而同样是从江湖中选取的客人,名声越高,选的反而越少,要的代价也越 大。   延州大豪鲁平江枪震北关,千方百计寻来一朵银芙蓉,求治练功留下的丹田 顽疾,得偿所愿后,满屋的金银珠宝未被取走分毫,只是双掌拇指,自此无影无 踪;永州参王金林,为报妻儿血仇,被那一朵银芙蓉,换走了两座山头的老参; 某镖局为了追回一笔重要红货挽救声誉,几乎倾家荡产才得偿所愿,险些就此一 蹶不振。   而与之相对的,是丐帮无袋弟子用两个馒头便换来对头一条臂膀,山贼家眷 自甘为奴就废了某大侠一双招子之类的传闻。   所以像崔冰这样的下九流飞贼,应该只要花些银子,就可以遂愿才对。   只是那诡秘莫测的如意楼,也不知在什么地方,该如何联系才好。   这般走了会儿神,心里总算平复了许多,崔冰美美伸了个懒腰,抓起那柄宝 剑,犹不死心的拔了一拔,果然仍旧纹丝不动,这才摇了摇头,款款走到屏风之 后,宽衣解带,倒卧入眠。   山林之中,日出比起开阔之处更显慵懒。薄纱似的白雾将晨光透的格外朦胧, 山风未起,仍有一股清新越窗而入,渗入香甜鼻息。诺大的山庄,便这样缓慢而 稳定的醒转。   崔冰醒的很早,尽管身子还有些困乏,但脑海之中,已完全的清醒过来。   她自记事以来就不曾安安稳稳的睡过一个长觉,在这暮剑阁中,她又怎会有 什么好梦。   拿起床边叠放的衣裙,她轻轻叹了口气,一件件穿在身上。她的动作很慢, 不仅是因这华贵的衣装此前她从未有过一刻着身,也因为她需要这样的过程,来 让自己变成这身衣裙中应该包裹的那个人。   那个令人心悸的碧姑娘。   脸上的神情逐渐淡漠下来,她对着铜镜拧了拧身,缓缓束上丝带,那个战战 兢兢的女飞贼,已消失的不留一丝痕迹。   白祥一大早就等候在了园外,这些女客本就比来观礼的大半男宾都重要许多, 不少事情,他只有亲自打点,才不致失了礼数。所幸今日峰顶本家的人几乎都要 下来,他的兄长白吉早早就到了庄内,帮他担下了不少活计。   丫鬟刚刚泼湿了石板小路,白祥便看到那个碧绿色的影子款款走了过来,带 来的那个小厮也早就等在园门,立刻迎了上去。   他一拂前襟,大步跟去,微一颔首,道:“暮剑阁此次准备匆忙,如有招待 不周之处,小老儿先代白家主人给碧姑娘赔个不是,万望海涵。”   崔冰早已练熟了各式应对之法,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并不答话。小星在旁躬 身一笑,道:“多谢老爷子费心,我家姑娘行走江湖这么些年,什么地方都待过, 您这儿可算得上招待最好的咯。”   “那是最好不过,”白祥顺势扫了小星一眼,微笑道,“大礼就在明日,这 山庄之中景色还算怡人,两位若是有暇,大可四处逛逛。只是四下走动之时,还 请千万多加留意,来客众多,难免有人惹是生非,可莫要坏了二位的心情。”   “有劳白总管了,您只管招待别人,我家姑娘有我伺候,不必多费人手。” 小星笑嘻嘻的将手一撇,道,“峨嵋的几位女侠只怕就要起了,您忙您的,我们 先往别处转转。”   “不过是给了串珠子,至于这么巴巴的伺候么。”一路婉拒了几个要贴身伺 候的丫鬟,两人到了一间凉亭坐下,崔冰眼见四下无人,忍不住低声问道,不过 她格外小心,口唇依旧勉力维持不动。   小星站在一旁,笑道:“这倒不怪他们。咱们冒名的这个碧姑娘,不管去参 加哪家的喜宴,主人家只怕都要格外小心。这么喜庆的大事,谁也不想出什么大 乱子。”   “新娘子都不给看,好没意思。”口气百无聊赖,崔冰脸上仍还得绷着那副 波澜不惊的样子,坐姿也不敢有半分懈怠,唯恐破了武林高手的风范,“对了, 你那旧相识是哪个?不去找找他么?”   小星笑着摇了摇头,道:“这倒不必,按那些下人所说,最晚今日过午,白 家人就都要下来,准备晚上的前宴谢客。到时一定见得着。”   安安静静坐了一会儿,突然外面的人声变得有些喧闹,崔冰好奇心起,看了 小星一眼,两人一道走了出去。   外头仆人倒是没什么变化,但放眼望去,有几个正往这边走来的护院脸色却 有些奇怪。   小星侧身一探,向一个步履匆匆的年轻丫头问道:“妹子,出什么事了么? 怎么外头闹喳喳的?”   那丫头是临时雇来帮忙,显然不太懂武林中的事情,茫然道:“就是新来了 一批客人,人数还不少哩。不知为啥子,一个个都突然绷起了面孔,大院子里头 正吃饭的,也都叽叽喳喳聚起来咯。”   本来这答案说了与没说无异,但小星倒也不必再做追问。   因为旁边已有一个护院匆匆赶到另一个较年长者身边,道:“唐门送贺礼的 来了,总管叫咱们都过去。”   小星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转身道:“咱们也去看看热闹吧?”   这话虽说是询问,崔冰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便微微颔首,领在前面走了过 去。   其实若是换做崔冰来拿主意,她可是千万个不想去。   毕竟江湖中人只要提到唐门二字,最先想到的必定是两个词,毒与暗器。   这种按理说并不入流的手段,却在唐门中发展到了极致,并以此为根基,令 唐氏一宗稳居武林四大世家之一,与南宫、慕容、萧三脉并列齐名。而且四大世 家之中,唐门历史最久,不要说当今天璧皇朝,就是前朝未立之时,唐门都早已 名动天下。   单讲武林地位,峨嵋尚可与唐门一比,至于这不过数十年光景的暮剑阁,至 多也就是个后起之秀。   想来白家也应料到,峨嵋与暮剑阁联姻,唐门绝不会坐视不理,如此多的江 湖豪杰结集之处,仍做出严密布置,提防的是谁并不难猜。   不过他们可能也没料到,唐门竟这样光明正大的上门道贺来了。   同为武林正道,同在蜀地经营,白家断然没有拒不招待的借口,哪怕对方来 了几十个高手,也只能硬着头皮当作贵客一并迎入家门。   幸好,唐门来的并没有几十人那么多。除去挑担搬箱的临时脚夫,一看便是 唐门中人的,只有八个。   小星和崔冰到了之后,那八人已被迎入主厅,不过身边那些江湖人的闲言碎 语之中,倒是透出了其中三人的身份。   那三个都出自唐门本家,算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领头是最为年长的唐行 简,另外两人唐行杰、唐昕为同胞兄妹。至于未曾提到的五人,想必是唐门支系 所属的部下帮手,名气不足以叫在场见多识广的人士辨认出来。   原本应在练武场用饭的那些江湖人,倒有十之七八抛下了碗筷,围拢在厅堂 门前,竖起耳朵听着迎宾下仆高声唱列唐门一行送上的贺礼。   几幅字画,一套鎏金首饰都谈不上什么重礼,几箱稀奇古怪的药材也只能算 是唐门的特色礼物,值不了多少银子,有人正低声感叹唐门出手颇为小气时,就 听那仆人的语气突然略显吃惊,报出的名字都带了一丝微颤,“阴、阴阳透骨钉 一对,大搜魂针一盒,解药一瓶!”   众所周知,暗器这门功夫大略可以分为手法与机簧两种,机簧一道自孔雀翎 不知所踪后,便由唐门独领风骚,而手法一道,名满江湖的漫天花雨这门暗器手 法的程度,据说都进不了唐门本家的院子。   再怎么优秀的暗器,没有合适的手法或机簧,也不过是废物一个,所以若唐 门只是送上一盒大搜魂针及其解药,那贵重程度也就相当于那几幅字画罢了。   但唐门还送了一对阴阳透骨钉。   几百年来的武林历史中,能令人闻风丧胆的机簧暗器并不多,毕竟行走江湖 的人都清楚,任何器物,都远不如自己可靠。   而能令对暗器不屑一顾的人也趋之若鹜的,发必中、中必死的孔雀翎自然稳 坐头把交椅,其下则是出必见血、空回不详的暴雨梨花钉,只是这两种堪称神奇 的宝物,早已尘封于传奇,威力并不逊色他们太多的阴阳透骨钉,却还在唐门的 手里。   谁也没想过,唐门会将这种东西当作贺礼。   对武林中人来说,这一对阴阳透骨钉即使是配上寻常透骨钉使用,也已是价 值连城,更不要说还送了一盒可替代入内的大搜魂针。   大搜魂针贵为唐门三绝之一,与其配套的武功大搜魂手一旦略有小成,威力 便足以登堂入室,装入阴阳透骨钉中,即便不如大搜魂手,也只是略逊一筹。   若这对小巧精致的精钢圆筒是十足真货,那在在场众人心中,对暮剑阁的价 值简直胜过了峨嵋那即将过门的新娘子。   立刻便有人低声猜测起来,莫非,唐门这次,竟是来与峨嵋做竞争对手的么?   三方目前并无直接利害关系,破坏其中两方的连结,与使出更加热络的手段 拉拢相比,效果其实并没什么不同。   只是这种不伤和气的法子,江湖人很少去用,也很难想到罢了。   清心道长此时多半还在峰顶本家,也不知见到这份礼单后,会是怎么一番滋 味。   崔冰本还担心挤不到人群之中,哪知道昨日酒肆里的贺客,恰有几位留下观 礼,一见她来,低声交头接耳一阵,顷刻间就让人群自发散出一条路来。   “这就是那个碧姑娘?看着不像啊……”   “就是她一招吓跪了陈家兄弟?”   “这女人不会是来找白若云比剑的吧?新郎官可出不起丑呐。”   听着两旁的议论纷纷,崔冰心底暗觉好笑,而随着靠近厅堂门口,议论的焦 点总算不再围绕着她,而转到了厅内众人身上。   寻到一个靠前的位置,崔冰和小星这才算是见到了唐门诸人的模样。   八人均是一样的打扮,灰衣灰裤,箭袖扎脚,软底布靴,玄色束腰,唯一区 别之处,就是落座的三人比站着的五人身上,束腰布带中央多了一道银线。   目光的焦点,自然都聚于座上端坐的三名青年男女。   最上首那名男子白面微须,脸庞方正,本来五官颇为豪气,偏偏眉毛内高外 低,八字下垂,一眼看去便透着一股诡异丧气,看座次,应是此次唐门一行的首 领,唐行简。   当中那位身形瘦削矮小,活似一只深山老猴,若不是一双阴森森的眸子莹润 流光显露内功不弱,几乎看不出是位江湖武人,更让人不敢相信会是唐门本家弟 子,唐行杰。   最后这名少女相貌颇美,白白净净的瓜子脸上泛着一丝魅人微笑,黑幽幽的 眼睛灵动有神,左目下一颗泪痣,平添几分怜惜之意,再加上前面二位衬托,更 显妩媚动人。若不是她叫唐昕,只怕外面会有不少人生出追求之心。   唐门贵客,绝不能单靠白吉白祥两位管家接待,可无奈白家众人大多未在别 庄留宿,留宿的那几位,也不够格擅自出面。因此厅内除了流水般进进出出的丫 鬟,便只剩下一个满头大汗不住道歉拖延着时间的白吉。   “主人家到了!”人群外侧传来几声低呼。   庄门外旋即大步走进十几人,正是白家本家一行,想来是接到了什么传讯, 匆匆赶了下来。   走在最前的是四个衣着古朴的中年汉子,佩着无鞘阔剑,与身后白家众人似 乎大有不同。小星远远望了一眼,低声道:“看来是暮剑阁的四大剑奴。”   这四位剑奴据说是昔年神剑山庄的剑奴后人,所以武功并非暮剑阁一系,反 而与清风烟雨楼的谢家渊源更深,论武功,据说也不在暮剑阁任何一人之下。   特地带上他们,足见白家对唐门抱持的戒心。   以暮剑阁在蜀州的名望,剑奴身后的众人均不难认。   那看着白白胖胖好似个生意人的,应是阁主的大哥白天英,身旁与他模样神 似的敦厚青年,自然是他的长子白若松。   阁主白天武是他们五兄弟中最英俊的那个,人到中年依旧风采不凡,只是身 前并不见他的二哥白天雄,身侧也不见他的嫡子白若云。   行四行五的白天勇白天猛并排走在最后,一个极高,一个极矮,却偏要亲亲 热热的勾肩搭背,看着颇为可笑,后面跟着的几人,尽是他兄弟俩的子嗣。   小星抢在人前匆匆望了一遍,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不过马上就听到后面还有 人跟着,便立刻看了过去。   这次进来的是峨嵋派先行一步的那些,那肤色微黑,留着半长胡须,眼帘半 垂的中年道人,便是天绝师太的高足清心道长。   作为峨嵋掌门,总不能在唐门面前失了礼数,清心道长向厅前几张熟面孔略 一寒喧,便带着弟子匆匆迈过门槛。   小星仍在望着门外,显然在等的也不是峨嵋派这些道俗弟子。   崔冰心下到有些怯了,方才走过的诸人,尽是些川中如雷贯耳的名号,要是 露了骗局的底,此后还是绝迹江湖的好。她勉力维持镇定,尽量不露痕迹的凑到 小星身边,带着满掌冷汗轻轻捏了他一把。   哪知道他身子一颤,突的站定在当场,一双眼睛,难得一见的怔怔望向一处, 竟好似转瞬间陷入什么回忆之中,略微失神。   崔冰一眼望去,就见一个高挑苗条的少女挺背沉腰的大步走了进来,一张鹅 蛋脸清丽可人,净无铅华,细眉大眼,小口挺鼻,明明腰佩长剑,却没被半点英 武之气冲煞,直教人暗暗惋惜她那一身朴素劲装,若是换上绣衫罗裙该有多好。   “看、看,兰姑娘也下来了。”旁人一句轻声,却结结实实的落进崔冰耳中。   于是,她总算知道了,小星煞费苦心来见的旧相识,就是这位暮剑阁的阁主 千金,白若兰。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