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罚之城 卷2 第八章:“还是,躲不过吗?”

 
  好不容易排完了所有的尿液,仿佛连所有的力气也跟着被带走了一样,智美 低垂着头,不愿从马桶上起身。   虽然裤子和内裤还在脚踝的位置,上身的家居服也穿的好好的,智美仍然有 种被剥光了的羞耻感。被田村这样的男生亲眼看到自己小便的模样,这是以往根 本无法想象的情形。   而更让她感到绝望的,是随着便溺的结束,之后的部分依然要靠田村帮忙才 行。不用想也知道,她这样淅淅沥沥的把内裤穿上的话,那股尿骚味恐怕会陪上 她好几天。   她忍耐着巨大的羞耻感,缓缓地站了起来,紧并的膝盖不得不向两边打开。   “田村君,拜……拜托,请帮我,帮我擦一下……”   没有毛发的耻丘,清清楚楚的裸露出湿漉漉的秘裂,鲜嫩的缝隙被尿液浸润, 闪耀着淫靡的光泽。   能看到偶像这样的下体,恐怕田村的心中已经在感谢这次的诅咒了吧。   他足足盯着看了将近半分钟,才恍然醒悟过来一样哦了一声,撤下了一段卫 生纸,站在她身前,伸手往胯下掏去。   “等等!”男生当然不会有擦拭阴部的经验,田村直接把手往后伸去,智美 连忙惊叫着喊停,“不能这样!请……请从前向后擦,拜托……”   田村结结巴巴的答应了一声,向后拉出手臂,充满热度的手指隔着卫生纸按 在了她的耻丘外,沿着湿润的纵隙,向臀后的方向小心的擦了过去。   纸对折了三次,湿淋淋的私处总算恢复了干爽,智美涨红了脸,低着头小声 说:“可以了,请帮我……帮我穿上吧。”   不知是在回味手指碰触到柔软阴唇的滋味,还是看到了心中的女神不为人知 的凡俗模样,田村愣愣的望着手上沾着尿渍的卫生纸,足足看了十几秒,才低声 嗯了一句,拉起她的内外裤,一口气提到了腰部。   好像在对什么事情感到心慌一样,田村飞快的帮她整理好衣服,转身开门跑 了出去。   戴着手铐洗了洗脸,热辣的脸颊总算稍微冷却了一些,这样丢人的姿态也被 看到,智美的心态反而平静了许多。可以预料到,她的羞耻心还将一次次被明子 抓在手里任意的玩弄。   她甚至隐约觉得,田村所谓的男友称号根本就是个笑话,如果真的如此,恐 怕明子还会很乐意见到田村来侵犯自己。   “啊啊啊,到最后,还是要和这个懦弱没用的家伙做那种事吗……好恶心。” 对着镜子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就像第一次站在某财团董事家的卫生间里做的一 样,智美总算是让自己按捺住了砸碎镜子把手腕割开的冲动。   这诅咒一定会过去的,到了那一天,我还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这样给自 己鼓着劲,智美深深地呼吸了几次,离开了卫生间。   明子和田村都在主卧室中,智美犹豫了一下,想要去客房躲避,却发现客房 和厨房的门都已经锁上。她只好走到屋子的角落,依旧蜷起膝盖坐下。   她选择依旧坐在榻榻米上,而不是那张西式单人床,心底小小的希望着,不 要与任何可能联想到性爱的东西牵扯上。   不管是明子还是田村,现在都是危险的象征。   那两人到没有理她,而是亲热的挤在一张椅子上,吃着零食,对着电脑屏幕 小声的嘀咕着,时不时发出一阵呵呵的低沉笑声。   她低下了头,闭上了眼睛,不关心他们究竟在看什么。因为进门时的一个张 望,已经足以让她看清污浊之门那显眼的巨大变体字。   霉运已经降临在自身头上的时候,她不可能还有心情对曾经的同伴们幸灾乐 祸。   “呀啊,看,这个这个,这个我见过,是叫……是叫什么来着?”   “麻里奈,二期生,算是智美的后辈。不过挺出风头的,人气也不低。”   “嗯,算长的比较出众的吧,比小智美不差太多。真可惜呢……似乎落进不 懂爱惜女孩子的恶棍手里了。”   “不、不是的,看,这个应援扇,是麻里奈的fan才会购买的。这男人以 前肯定是她的忠实拥趸。”   “呵呵,原来忠实拥趸也会有这样的时候啊,买来扇子的那天,恐怕做梦也 没想到将来会把扇柄插进自己偶像的屁眼里吧。你们男人真是变幻莫测的野兽呢。”   不愿意再听这两人的对话,把手铐的链子拉的笔直,智美费力的捂紧了耳朵, 把脸埋进了膝盖之间。   既然风暴已经不可避免,至少,她可以像鸵鸟一样先把头插进沙子里。   可明子并没打算给她这个机会。   “小智美,你怎么在这里自己缩成一团了呢?是不是一个人很无聊?不如, 我们一起来看有趣的东西吧。”明子在智美的面前蹲下,抓着她的手从耳朵上拿 开,微笑着说。   “我……不是很想看呢。”智美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小声说。   “你爱说谎的习惯一直都没改掉啊,明明自己上网的时候还偷偷浏览过的, 不是吗?”明子笑吟吟的抓住了她的项圈,一把把她提了起来。   身高不足155CM的智美在明子面前根本就象玩偶一样娇小轻盈,双足离 地的她瞬间就进入呼吸困难的窘境,脖子被项圈勒住,整个头部都被血液冲涨, 好想要从内部炸开一样难受。   “呜呜……对……不起……”艰难的吐出求饶的单词,下一秒,智美就被丢 到了屋内唯一的床上。头顶直接撞上了床头,撞的她眼前金星乱冒。   田村在电视前忙活着,好像是把电脑接了上去。   接着,应该是预先下载好的视频开始在比电脑屏幕宽大许多的电视上播放。   毫无疑问,这些视频的来源,就是污浊之门,那个借着诅咒的混乱而大肆释 放内心深处阴暗和罪恶的地方。   可看到开头,智美就发现这和她想象中的东西不太一样。   不是便携家用数码摄像机或手机拍摄,一开头就看得出来,用的是非常专业 的摄影器材,拍摄的地点也并不是普通的公寓,而是宽敞奢华的大厅。   开场也并没有出现任何女孩,只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脸上戴着一副露出诡 异笑容的面具,连手上也带着白色手套的男人。   他的声音也经过处理,根本不可能听出是谁。   “这……这是谁?”智美疑惑的看着明子,问。   明子拿过遥控器,开始向后快进,“我怎么知道是谁。不过他说的那一串废 话倒是很有意思。他说,他就是污浊之门的创建者。在撕下了你们这样的偶像虚 假的面具后,开始想要寻找同伴。他和他的朋友们带着抓到的猎物聚集在了一起, 当然,我想那几个猎物的名字你肯定非常熟悉。”   “他……他想干什么?”因为快进的缘故,电视上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的头在 迅速的摆动摇晃,智美只好继续问下去。   “我不是都说了,他在寻找同伴。那些和他一样的幸运儿。他想让这些人带 着自己的女孩聚集在一起,互相扶持帮助,最后安全的度过这要命的诅咒。到他 那里去的每个人,都可以自由的享用所有女孩的身体,不仅没有性命之忧,还能 得到新鲜的满足。而且作为你们的fans,不走运没有得到自己偶像的倒霉蛋, 还可以趁机交换到圆梦的机会。听着很诱人,对不对?”明子带着微妙的笑意说 着,眼角的余光不时扫向智美一下。   “不……不要带我去哪!”智美慌张的叫了出来。   电视上,那个男人留下了一串联系的邮箱地址后终于消失。大概是为了表明 可信度,接下来的画面,切换到了昏暗的场景之中。   地点还是那个大厅,只不过人数出现了变化。四个男人穿着宽松的睡袍,坐 在沙发上喝着啤酒看着电视,他们的脸部都被模糊处理,声音也一样做了变化。 他们看的电视上,正播放着充满肉欲的淫秽场面,到处闪动着白花花的肉体。   旁边一个只穿着三角裤的壮汉不耐烦的看了看墙上的表,说:“喂,你们的 诅咒还不到时间?我看那边摄像机好像开了。”   其中一个不耐烦的回答:“哎呀,不是都说了时间只是在一个区间内有规律, 我们已经在看AV帮忙了,别着急嘛。”   “把名单给我,我先去把要用的几个带过来好了。你们要是还需要点时间, 就先把摄像机关了。”那壮汉说完,就从镜头的一边消失了。   沙发上的四人中的一个捂住了肚子,应该是诅咒发作前的征兆,可他一点也 看不出惶恐,反而哈哈笑了起来,得意的说:“看来第一个是我!哈哈,我就说, 小芽屁眼的处女一定会是我的。”   小芽?智美惊讶的喊了出来:“不会是樱田春芽吧?她……她才14岁啊!” 没想到连同伴中最小的那个也没能逃脱悲惨的命运,智美顿时觉得一阵晕眩。疯 了……这个城市已经疯了。   不到两分钟,那壮汉就折返了回来,身后跟着四个低着头的少女,身上还都 穿着她们曾经穿过的演出服。   尽管低着头,智美也一眼认出了走在最前面的春芽。挑染了亮眼玫红的齐颈 半长发,正是她们最后一次演出时春芽的形象。   “我不客气啦!”那个即将发作的男人兴奋的跳了起来,脱掉睡袍丢到一边, 拽过春芽搂在怀里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不要……不要啊……”春芽无力的哀求着,还是无法阻止男人的手掌一口 气伸入到仍在发育的柔嫩乳房上。   剩下的三人智美只来得及认出了亚津子一个,她们就被剩下的三个男人瓜分, 各自搂抱着按在了沙发上,任意的亵玩起来。   “啊啊……我的小芽最棒了!”男人大叫着掰开春芽的双腿,咬住短裙中的 内裤,用嘴巴拽了下来,挂在一边的脚踝上。   伸着舌头的脸埋进股间的时候,春芽的身体猛地一颤,悲鸣着向后仰起了头, 穿着靴子的脚举在空中,细密的颤抖着。   诅咒很快发作,软垂的细小肉棒吹气一样膨胀起来,转眼就变成了昂扬的巨 大凶器。   春芽已经放弃了抵抗,纤细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并在胸前,眼泪不住的 从眼角滚落到耳边。男人抱住春芽的脚,脱掉了碍事的长靴,把包裹在黑袜中的 脚趾一口含进了嘴里,一边狂乱的舔吮,一边骑在春芽另一条大腿上,从身侧用 力的刺入那软嫩多汁的蜜壶之中。   “呜啊啊——裂……要裂开了……救救我,救救我啊……”哭泣变成了嚎啕, 春芽捶打着男人的胳膊,疼的连五官都有些扭曲。   只是一些口水的润滑,根本不足以让一个才失去贞操不久的14岁少女容纳 下如此凶残的肉棒。可男人并不顾及这些,为了诅咒也为了性欲,他啃咬着春芽 的脚,疯狂的前后摇晃。   淫宴就此开幕。   那两个没有被智美认出来的同伴成为了第二、三个牺牲品,身材较好的那个 被男人剥光了上衣,揪住了头发按在胯下,粗长的肉棒直接贯入了可以唱出美妙 歌声的纤细脖颈。瘦削的那个一开始还挣扎了两下,结果被男人用耳光狠狠地教 训到瘫软无力,接着被面朝下压在茶几上,撩起短裙干了进去。   亚津子是里面最乖顺的那个,主动解开了上衣和胸罩,露出了丰满上翘的乳 房,脱下内裤放在一边,对那男人小声说了几句话后,爬到了男人的身上,低头 含住了还没勃起的分身,同时将股间的肉缝送到了男人嘴边。这样69的姿势, 和旁边被强暴的三个同伴形成了奇妙的对比。   大概正是这种行为上的不同引向了不一样的结果,骑在男人身上,皱着眉头 发出悦耳呻吟的亚津子,用娇嫩的花蕊顺畅无比的将整根巨物吞入。她不断地抬 起放下圆润的臀部,纤细的腰肢好想要断掉一样的扭动,与其说是在做男人解开 诅咒的道具,倒不如说是把男人当作了取悦自己的工具更为恰当。   这淫乱的八人交合就这样持续了下去,诅咒发作的男人拥有异常的精力和耐 久,他们不断交换着身下或身上的女孩,变换着各种姿势,品尝着鲜嫩的女体上 每一处可以享用的器官。   第一个男人果然圆了自己的美梦,在与另一个人交换之前,他死死按住了春 芽的后颈,然后从动弹不得的少女身后压了上去,被淫蜜泡发的发亮的巨棒强硬 的挤开窄小的肛口。   花蕾一样簇拥在一起的尻穴顿时被撑成了血红的圆洞,摄像机特地移近到旁 边,对着已经半昏迷的春芽全身来了一个仔细的特写,最后画面就定格在被男人 松弛的小腹密集拍击而泛起一片红晕的屁股上,随着肉棒的抽拉,一圈嫩红的肛 肉向外翻出,让仅仅是看着的智美都觉得臀部的中央一阵发紧。   不省人事的春芽被交换到另一个男人身下,马上红肿的蜜壶就又被粗暴的侵 占,半裸的娇躯侧躺着在强暴中晃动,同时,鲜红的血线从尚未合拢的肛门中留 下,划过被捏到红肿的臀肉,好象一道血红的泪痕一样刺目。   “明子……求求你,可以……不要看了吗?”智美难过的看着团体中最年幼 的女孩被粗壮的男人玩弄充气娃娃一样的蹂躏,由心底感到一阵连带的战栗。   “怎么?我以为……你很乐意见到她们现在的模样呢。”明子侧过头,眼睛 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芒,“你一向不都是看到身边的人遭到不幸就会开心的吗?”   “没有,我……我没有……”智美下意识的否认,眼光逃开了依然在播放的 电视,垂下去盯着自己的膝盖。   “你还是那么擅长撒谎呐,不知道要是让你也去到电视里说的地方,会不会 变成诚实的乖女孩。”明子玩弄着自己小指的指甲,轻描淡写的说道。   “不要!”智美立刻尖叫了出来,接着扑到明子的肩头,摇着头哀求,“求 求你明子,不要,不要把我交给他们。绝对不要,到了那里,我会死的,一定会 被弄死的。”   不论相貌还是身材,智美都是团体中的佼佼者,发行过性感路线的魅惑写真, 加上天生缺乏纯情的气质,拿她作为性幻想对象的男fan数量毫无疑问是团体 内的第一。   那么要是交到那样的一群男人手里,没日没夜的轮奸是她唯一能预见的结局。   “明子,求求你,咱们不是一直都是好朋友吗……不要,不要送我去那里, 不要。”智美抓着明子的肩膀摇晃,泪眼婆娑的继续求饶。   “傻瓜,”明子欣赏了一会儿智美恐惧的神情,才抬起左手,抚摸着她的脸 颊,微笑着说,“我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呢。你总是忘记呢,我也是女生,真的 去了哪里,万一也成为袭击的对象,那要怎么办。”   不是性命攸关,不会有人袭击你的吧,在心里这样说着,智美微微松了一口 气,冷汗已经顺着后背流到了裤腰附近的位置,凉飕飕的。   “而且,”明子另一只手也抚山了智美的脸颊,捧起到与她对视的位置, “我怎么舍得把你交给别人呢?末日就要来了,最后的时间,正是该随心所欲的 时候啊,哈哈哈。”   看着明子异常的笑容,智美陷入几乎要崩溃的虚脱感中,她颤抖着声音小声 说:“明子,诅咒会过去的。只是Z市而已,不是什么末日,你……你清醒过来 啊。”   明子的笑容消失了,她昂着头,眼睛垂下来望着智美的脸,轻轻的说:“我 的预感一直都很敏锐。别天真了,这是所有人类都无法逃避的诅咒,这就是神罚 的开始。拥有无底欲望的虚伪人类,最终只会被清除。这诅咒,只是个开始而已。”   这次,智美终于清楚的看到了,明子眼中的疯狂。   天哪……要怎么办……无计可施的智美,只有沮丧的低下头,避开明子充满 扭曲神情的视线。   “既然你抱着活下去的希望,就为了这样的希望,好好的努力吧。乖乖的听 我的话,我是绝对不舍得杀死你的。”明子有些兴奋的喘息起来,搂住了智美的 脖子,凑过去啃咬她的耳根。   “呜……”无力挣扎,也没有可能逃开的智美只有绝望的蜷缩在明子的怀里, 放任明子的嘴唇在她敏感的颈窝上来回的吮吸。   至少……至少不要在田村面前啊,被明子玩弄的心理准备智美早已做好,可 田村就在一边安静的坐着,这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下一分钟,她的担心就宣告了结束。   田村皱着眉捂住了小腹,抬手关掉了电视,匆匆的走到了床边,拍了拍明子 的肩头,带着怯意说:“明子,我……我要来了。怎么办?”   明子有些不满的唔了一声,在智美的脖子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才撤开头 站到了床边,“又来了吗?它发作的频率好像真的越来越密集了呐……”   智美缩回到床角,庆幸着逃过一劫,谨慎的说:“你……你还是先帮田村君 吧。我反正也不会逃走,你……你什么时候来找我,都可以的。”摆出柔顺的姿 态,总不会有错,心里这样想着,智美努力掩饰着想要逃走的欲望,摆出认命的 神情。   但明子并没有离开,反而爬上床,过去拽住了智美的项圈,用力把她拉到了 床边,然后盯着她微微上翘的红润嘴唇,微笑着站直了身子,拍了拍田村的肩膀, “悠二,你应该感到高兴,你有一个如此大方的女朋友。”   “哎?”智美和田村同时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明子喘息着低下头,像只兴奋的母兽一样一把攥住了智美丰挺的胸部,低沉 而充满威胁的说:“小智美,尝过你美妙的肉体后,我暂时没兴趣碰男人了。可 悠二这个男友挺不错的,我还不想他死,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智美猛然意识到,一直最担忧的危机,终于降临了,她惊慌的摇着头,“别 ……别这样,我……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明子……拜托你……”   明子伸出一根手指打断了她,冷笑着说:“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没兴趣碰 男人,又不想让悠二死掉的时候,是怎么做的?才不过几天而已,你不会想不起 来了吧?”   好像从万米高空中被抽掉了唯一的踏板,智美的心随着这句冰冷的话,瞬间 沉入到无底的深渊之中。   在她失神的视线中,田村慢慢走到了床边,低下头,手指颤抖着解开了皮带。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