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罚之城 卷2 第九章:“呜!呜啊啊啊啊——!”

 
  牛仔裤缓缓褪下,内裤也被脱掉,尚未膨胀起来的男性器官,近距离的暴露 在智美眼前。这是田村的性器,很符合他单薄的整体形象,龟头仅仅露出一半, 后半截包覆在略长的暗褐色软皮中,淡青色的血管从包皮延伸到乱糟糟的黑毛之 中,整根东西看起来像是一棵从杂草里长出的、营养不良的香菇。   “明子……那时候是我不对,我没顾虑你的感受。”智美盯着近在眼前的阳 物,焦急的说着,“你原谅我吧。再说,田村君现在不是你的男友吗?”   “最后我们两个都会死的,那还在乎那么多做什么。”明子耸了耸肩,也不 知道究竟是怎样的预感让她有了这样的想法,“而且,我很大方。你以前很乐意 向我分享你和男友的甜蜜,我比你更大方,我直接拿男友和你分享,呵呵呵,你 是不是很感谢我?”   “真……真的好吗?这样。”这次发出疑问的,却是田村,也不知道他到底 是在担心明子的心情,还是尚未彻底从智美给他的美好幻象中清醒。   明子站起来从背后勾住他的肩膀,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他的耳垂,低喘着说: “有什么不好?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小智美吗?以前无数个晚上,不是都对着小 智美的性感写真自慰,射的满手都是吗?现在,真正的小智美,不是海报,不是 写真,也不是摄像机捕捉到的虚象,就在你的面前啊,可以触碰,可以抚摸,可 以亲她,咬她,你愿意的话,还可以捆她,打她,你可以把你的精液随便射在她 什么地方,嘴巴里,屁眼里,还有子宫里。想想污浊之门的那些人是怎么做的, 你真的不羡慕吗?你现在维护的,只不过是你自以为是认定的假象而已,她不是 什么顶着光环的女神,脱掉她的衣服,你一样可以用力操进去,就像你每天对我 做的一样。”   田村用力咽了一口唾沫,凸出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仅看他的眼神就能明 白,如果不是诅咒让他只能在发作时勃起,他的肉棒一定早已膨胀到极限。   智美当然也看得出来,她试图不着痕迹的后退,但才挪动一只脚,项圈就被 明子牢牢地抓在了手里,反而把她拉到了田村的胯下,脸颊贴上了阴毛,软乎乎 的阴茎就垂在她鼻子下方。   浓烈的男子体味一股钻进了鼻腔,第一次闻到这种没有洗澡的纯正味道,智 美胸口一闷,几乎当场呕吐出来。   田村低头看着自己胯下的智美,眼中的贪婪迅速的增长。   “小智美,你应该清楚的吧,这诅咒可是让人连一秒都不舍得浪费呢。虽然 我的悠二还没硬起来,不过你不觉得你应该提前做点什么吗?”明子松开项圈, 转而抓住了智美的马尾辫,扯着她昂起头,盯着她满含眼泪的眼睛微笑着说, “电视上看你的节目,你说你数到三就可以哭出来,看起来,这句话倒不是骗人 呢。我的耐心很差,你是知道的,乖,别再磨蹭了。”   智美抽了抽鼻子,微微摇了摇头,张口想要求饶,可话还没说出来,明子的 手掌已经扇上了她的脸颊,发出响亮的一声“啪”!   这是有段位的空手道道场千金没有丝毫留手的一掌,因为头发被揪住,智美 的头并没歪出多远,只是眼前一片昏黑,金星乱冒,一边的虎牙硌破了嘴唇,顿 时满嘴都是咸腥的血味。   明子甩着手掌,在满脸惊讶的田村面前满不在乎的说:“脸肿了就不好看了, 小智美,我的段位低,还没学会手下留情呢,真是抱歉呐。”   “呜呜……”智美低声哭泣着将头转了回去,连鼻子里流下的血也没有敢擦, 直接张开了嘴巴,向着田村的股间凑了过去。   “呃……呃啊……”看来诅咒只是让男性失去勃起的能力,该有的快感并未 因此而消失,龟头被智美含入的同时,田村绷紧了脊背,舒畅的呻吟紧跟着流泻 出来。   其实对于口交,智美的经验并不算丰富。   最初交往的男友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学长,她的嘴巴根本都动不上几下,对 方就迫不及待的分开她的双腿,彻底投入到柔软娇嫩的蜜壶中去,连换个姿势的 空暇都不舍得,一直起伏到射精。   而导致她产生排斥心理的那几个中年胖子,也绝对不肯让她用唇舌侍奉太久, 以他们的体力,一晚上也只能来上宝贵的一次而已,她的舌头多舔几下,恐怕他 们来不及抽出来就会直接射在她嘴里。   所以她含着田村的分身,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对于勃起的阴茎,她还懂得要 移动嘴唇吸吮,用舌头包裹摩擦,可对于软绵绵好像一根肉条一样的东西,她只 有迷茫的试探。   她嘬了一下,结果从龟头前吸出一股腥骚的咸味,布满了整个舌面。也许… …推开包皮直接舔里面更好?可她实在不愿意那么做,弟弟小的时候那里曾经发 炎肿胀过,所以她知道被包皮覆盖的冠沟如果不洗的话会有什么东西——一层白 黄色的,黏乎乎的污垢。   可以的话,她真的不想让那种东西进到嘴巴里。   幸好,仅仅是这样含着,用舌头抚慰着阴茎的外皮,田村就已经表现出了足 够的愉悦。明子松开了智美的马尾,满意的抱着手肘站在一边,笑着说道:“啧 啧,人气偶像把男人的肉棒含进嘴里的场景可不多见呐,我是不是应该拍下来给 污浊之门的人分享一下呢。”   不敢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智美张开嘴,就这样含着肉棒哀求:“不要,明 子,我会听话,不要……不要让他们看到我。求求你……”   “嗯嗯……”明子伸手抚摸着智美的后脑,回答道,“他们能不能看到你丢 脸的样子,就看我的心情和你的表现了。加油,马上就到你来挽救一个人的生命 的神圣时间了。呵呵。”   “嗯?唔……呜呜——!呜嗯嗯嗯——!咳!咳咳,咕呜……”   一连串的声音从智美的喉咙中溢出。本来还不懂为什么明子的手放在她脑后 没有拿开,而当口中的软小肉虫急速膨胀起来,想往后退的头却被明子用力的顶 住时,她才明白过来。   原本在勾起的舌尖部位享受舔吸快感的柔软肉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变化到 口腔难以容纳的大小,整个舌头都被压挤到紧贴下颚的程度,而本来有一半包裹 在包皮内部的羞涩龟头,也迅速的化身成直刺向智美喉咙的坚硬矛尖。   尽管智美的头被明子狠狠地压住,田村的肉棒依然有一小截从她的嘴里退了 出来,只不过,更多的部分,凶狠的插入到她口腔的深处,负责吞咽的肌肉诚实 的反馈着受到的刺激,一边蠕动着压迫顶入的异物,一边把呕吐感和咳嗽的信号 传递给呆滞的大脑。   “呃——呜咳咳!咳呃呃——”明子根本没给智美喘息的机会,紧紧地握住 了她的马尾,前后摇动着她的头。   口水从嘴角喷溅出来,鼻涕也呛出了鼻孔,智美的双手在手铐中无力的推着 田村的大腿,以从未有过的难堪姿态,承受着对她口唇的凶猛强暴。   “不懂得自己动的话,我不介意继续帮你的忙。”明子看着田村一副要升天 的快活表情中混杂的微妙同情,撒开手冷淡的哼了一声。   智美连忙向后拉开距离,手也跟着抬起握住了肉棒的后部,一边前后移动着 嘴唇,一边费力的喘息着补充缺失的氧气。口鼻间充满了各种浓厚的男性味道, 让她的大脑都感到麻痹,仿佛有什么奇妙的细小种子,随着那巨大肉棒的翻搅而 悄无声息的进驻,让她忘记了恐惧,甚至忘记了哭泣,只是在明子威压的支配下, 专心的取悦口中的肉棒。   田村则根本注意不到任何变化,脑海中诅咒的倒计时都已经吸引不到他的注 意力,从肉棒彻底的侵入智美的嘴巴开始,巨大的满足感和心目中形象破碎的异 样兴奋就完全的支配了他的兴奋神经,从诅咒……不,从发育算起,他还是第一 次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散发出喜悦的快感,如果不是诅咒强化了他的耐久和精力, 这种心理上的满足就强烈到足以让他射精。   这是他梦寐以求的美少女,现在就跪伏在床上,狼狈但认真的吸吮着他没洗 过的脏臭肉棒,这一刻,他几乎忍不住要感谢这场可怕的神罚。   很快,兴奋感就攀到了顶峰,变异过的巨大肉棒一瞬间扩散开无法形容的极 致甜美,田村张大了嘴巴,啊啊的低叫着,一把抱住了智美的头,在龟头开始跳 动的时候,用力向湿热的口内插进去。   智美呜呃一声闷哼,瞪大了双眼,鼻尖被压入到坚硬的阴毛丛林之中,张开 到极限的颤抖樱唇几乎夹住了分身的根部。食道好像要被撑开一样,吞咽的肌肉 快要卡到龟头的棱沟后方,有那么一瞬,她甚至觉得这根粗长的肉棒就要一路捅 进她的胃里去。   她还没来得及让猛然升起的呕吐感冲上喉咙,肉棒最粗大的那个部分竟然又 胀大了一些,简直好像要在她的嘴巴里炸开一样。紧接着,一股浓稠的浆液从顶 端喷射出来,直接灌进了她蠕动的腔管。   射出的精液一部分冲进了消化系统,而另一部分则呛进了呼吸道,智美沉闷 的惨叫了一声,用力向后拉开头,接着剧烈的咳嗽起来,白色的精液从嘴里,鼻 孔里喷射出来,糊满了她小巧柔润的下巴。   从懂事以来,她还没有让自己像现在这么狼狈过,委屈和羞愤一股脑涌上心 头,她伤心的用衣袖擦着口鼻外的污秽,眼泪源源不断的流下红肿的脸颊。   可还没擦几下,明子就爬到了床上,又一次揪住了她的马尾,一把把她按回 到田村的胯下,“小智美,你是在装傻吗?悠二不软下来,诅咒是不会结束的哦。 10秒的间隔都过去了,你还有时间顾着自己的脸?是想让我帮你一把,让你以 后都不必再在意自己可爱的脸蛋是吗?”   智美打了个寒噤,可怜兮兮的看了明子一眼,嘴里的精液都还没有吐完,就 不得不再次抬起手握着依然坚硬巨大的肉棒,小心翼翼的用嘴唇包覆上去。   只有在女人的蜜穴内射精一次以上,那诅咒才会消失,如果一直这样下去, 田村根本不可能软化,智美徒劳的前后移动着嘴巴,溢出的精液黏糊糊的从嘴角 流下去,让她恶心的一直想要呕吐。   都已经这样了,就赶快帮他摆脱诅咒吧,智美在心里这么想着,可要她主动 开口要求田村插入另一个地方,实在是无法想象的耻辱。   她毫无办法的继续让田村的巨大分身在窄小的口腔中进进出出,为了不让突 出的虎牙刺到嘴里那直径有些过分的器官,她的下巴都有了脱臼一样的肿痛感。   比起辛苦忍耐的智美,田村则已经完全被快感和满足支配,他试探着弯下腰, 双手缓缓地伸向智美饱满的胸部,象是有些胆怯,他迟疑了一下,手悬在那里, 停止了行动。   明子瞪了他一眼,把手伸到智美腰间,抓起她的上衣往上推去,一直到把淡 粉色的胸罩整个暴露在外面,沉甸甸的乳球被重力牵引,几乎束缚不住一样坠在 智美苗条的娇躯下,像成熟的果实,等人采摘。   “知道吗?胆小鬼是吃不到好东西的。”明子抚摸着智美裸露出来的腰肢, 手掌在光润滑腻的肌肤上上下移动。   智美只是微微的颤抖,不敢抵抗,也不敢躲避。   田村吞咽着口水,终于把手掌放在智美酥软的乳房上。尽管有胸罩的阻隔, 那饱胀而充满弹性的玉丘依然让他感动的快要落下泪来,比起明子瘦削身型上并 不突出的胸部,智美浑圆翘挺的双乳是毫无疑问的赢家。他激动地胡乱揉搓起来, 手指费力的从胸罩的缝隙挤进去,贪婪的寻找着智美的乳头。   “呜……唔唔——”过于激动的田村把智美娇嫩的乳房揉捏到发痛,她乞怜 的哼叫,试图唤醒他一些理智或是同情。   可惜,少女哀痛的柔软呻吟反而激发了男性血液中潜藏的兽性,就连懦弱的 田村,眼睛中也渐渐闪动起饥渴的贪欲。   看到田村的神情还是有些犹豫,明子勾起唇角冷笑了一下,从背后捏开了胸 罩的挂钩。   保守的整杯胸衣瞬间松脱,盖子一样的罩杯直接翻开,露出了白里透红的美 丽乳房,和翘立在乳房顶端的深樱色乳头。   田村歪着腰,看着智美胸前美妙的景色,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一把攥住其 中一边,汗津津的掌心粗暴的挤压着弹手的乳肉。   上身已经彻底沦为田村的玩物,智美机械的用口唇服务着肉棒,脑中一片空 白,支撑身体的手肘也渐渐失去力气。   “哈啊……哈啊……”田村喘着粗气,捏住智美在他玩弄下充血发硬的乳头, 突然兴奋地叫了起来,“好棒!啊啊……太棒了!来……来了!”   又是一次激烈的射精,被诅咒的身体仿佛能瞬间制造无穷无尽的精子,比起 第一次射精的数量丝毫不见逊色。尽管这次已经有了准备,智美依然被有力的喷 射呛到,不得不强忍着咳嗽和恶心,一口一口费力的把粘稠的液体吞下去。   不需要明子再“提醒”她,她没把头挪开,而是稍微休息了三四秒,就继续 移动起来。比起刚才被呛的无比狼狈,现在的情形总算是好一些。   可……难道明子真的要让她这样无休无止的为田村口交吗?智美担忧的想着, 托舞蹈练习的福,她的体力还算不错,但真要这样一直做下去,总有不支的时候 啊。一想到到时明子不知会怎么惩罚自己,她就忍不住一阵战栗。   不行的话……就只好主动开口了。智美羞愤的握紧了手中的肉棒,考虑着如 何委婉些表达自己的意思,才不至于显得淫荡。   不过还没等她想好,欲望攀升到顶点的田村已经先忍耐不住了,他焦躁的抬 起头,试探着说:“明子,一直这样下去,诅咒是不会结束的啊。”   明子斜了他一眼,爬到了智美翘起的臀部旁边坐下,拍着她的屁股对田村说 :“啧……你这就忍不住了嘛。我可是在等聪明听话的小智美开口呢。一个可爱 漂亮的美少女偶像,含着满嘴巴的精液,主动要求一个她以前绝对看不上的男生 去干她的小穴,多美好的偶像剧台本啊。她要是不求你,诅咒就解不开,你猜猜, 她能这样含着你的鸡巴晃上多久的脑袋?”   “呜,呜呜呜!呜嗯嗯……”智美的呜咽被肉棒插成了微妙的鼻音,她微微 摇头,即使田村看不到,也应该能从下体感觉到她的哀求。   田村抿了抿嘴,小声说:“明子,可是……我真的很想。要不……要不咱们 来吧?我也很想抱你。”   明子眯起眼睛望着他,轻轻叹了口气,说:“悠二,你连撒谎都撒不好,难 怪在学校总是被人欺负。这世界就要被神惩罚了,Z市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你已 经被诅咒了,甚至找不到彻底解开的方法,也就是说,总有一天你会死的,我保 证,你死的时候,趴在你前面的这个女人绝对不会再多看你一眼。末日就要来了, 你还有心思同情她……”   田村辩解一样的说:“我不是同情,我、我是真的想要……想要下面。智美 的嘴巴不行,开始的兴奋劲儿过去了,现在我都没什么快感。这样下去我射不出 来也很难受啊。”   即使没有精液漏出来,明子也不会蠢到看不出刚才他才又在智美的嘴里来了 一发,不过明子也没继续坚持,反正智美这个玩具,还有充裕的时间来慢慢玩弄。   “好吧,不过你不用想着抱我,以后救你命这事,就是小智美的责任了。我 想要的时候,自然会来抱你。”一边宣判智美此后的命运,明子一边挪动到更加 合适下手的位置,抓住智美的裤腰,连同内裤一起剥到跪伏的膝弯处。   智美从腋下到膝盖之间的躯体,赤裸的暴露在空气中。为了穿泳衣的时候不 出现明显的瑕疵,即使是臀后很少见人的肌肤,她也一直坚持仔细的保养,滑嫩 的臀肉细腻紧绷,好像轻轻一咬,就会留下两排白里透红的齿印。   一直焦急的想要早些解决田村的诅咒好得到解放,直到现在屁股感受到空气 的凉意,智美才惊慌的想起另一个被忽略的问题。   这让她的下巴都快要裂开的巨大肉棒,真的插入到股间两根手指都会感到胀 痛的小穴中……一想到那可怕的情景,她的脸上就霎时间没了一丝血色。   这种时候再说不要,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智美慌张的想,轻轻摇动臀部, 尝试着提醒明子,可不可以帮她先做一下前戏。   “小智美这就开始扭腰了啊,也忍耐不住了吗?”明子盯着她光滑无毛的耻 丘,看着中央还没有一丝水气的肉缝,冷笑着说,“那,悠二,别耽误时间,来 享受一下你偶像淫荡的小穴吧。”   肉棒迅速的从口中撤出,智美惊慌失措的叫了出来,“不!不是!明子,先 帮帮我,先帮帮我啊……不然,不然会裂开的,不行,这样不行啊!”   只有十秒时间可供改变位置的田村飞快的爬上了床,叉开腿骑在了智美的臀 后,双手用力的掰开雪白的臀肉,炽热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初蕾一样绽开的鲜嫩果 裂。   那里确实还没有一丁点爱液的润滑,完全就是性器平时包裹在内裤里的模样, 原本并在一起的蜜唇被扯开后拉出了一道泛白的黏丝,仅有的亮泽来自女体本身 分泌的粘液。   肉粉色的莹润内壁随着绽放的蕊心而暴露出来,几乎能看清内部复杂的褶皱, 张开的蜜壶随着智美的呼吸,如同活物一样蠕动。面对这样的诱惑,即使没有诅 咒的推动,也很难有男人可以忍得住将分身押入的冲动。   肉棒上沾满了智美的口水和之前精液的混合物,对于插入这个动作来说,已 经足够滑溜。   至于女性蜜壶的弹性也和官能唤醒的程度有关这种事,不要说田村不可能知 道,即使知道,也已经来不及在做什么了。   当脑中的数字带着死神的气息再次开始变幻的时候,田村扶正了肉棒的前端, 一口气贯穿了智美股间狭窄细长的蜜壶。   如同被咬住了喉咙的幼兽,智美的腰肢折断一样的反弓,修长的脖颈抻直到 极限,侧面的青筋显眼的凸起。   她似乎是想要喊出自己的痛苦,可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噎在了喉咙深处,只 有挤出气流一样的啊啊声偶尔出现。   这样的姿势僵持了十几秒,随着一道刺目的血痕从娇嫩的蜜壶发源,一路淌 下白嫩的大腿,智美软软的爬了下去,双手捂住面孔,抽噎起来。   撅起的美臀后方,田村凶狠的撞击,却才刚刚开始……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