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罚之城 卷2 第一章:“天哪,这不是真的!”

 
  “呼……”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揉了揉因舞蹈太久而紧绷僵硬的小腿,伊田 智美偷偷看了一眼身边同伴们的表情,试图从她们的眼神里找到一点紧张或是惶 恐的情绪。   不过结果让她很失望,每一个人看起来都像平时一样笑容满面,互相开着不 痛不痒的玩笑,讨论着一些舞蹈的动作。   就像昨夜的噩梦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智美在心里叹了口气,比起大家喜欢的那个勇敢乐观大大咧咧的形象,真实 的她更加敏感和胆怯,只不过,对舞台上聚光灯的渴望给了她塑造另一个自我的 勇气和动力而已。   外面观众的呼唤声还在潮水一样的传来,如果是往常,她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期待着自己能给予他们一个完美的回应,可现在,她心中却在反复的警告自己, 外面的那群狂热的拥趸,都是男人。   在一种奇妙的默契下,被命令来参加这次表演的所有成员都没有谈论昨夜的 噩梦,智美很想找人说一说,却不知道该找谁开口。   而那个一直都很自信的好友,只是不屑的笑着拍她的肩膀,说:“怎么会相 信那种蠢事。做梦而已,巧合,是巧合啦。不要胡思乱想,跳错舞步的话,罚你 请全团吃拉面哦。”   嗯……她咬了咬嘴唇,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不安发酵一样的增长。   要不……还是看看那位女士的演讲吧,说不定被她说服,就不会这样胡思乱 想了。智美这么想着,悄悄拿出了手机,连接到了直播的地址上。   “怎……怎么会这样?”她惊讶的盯着屏幕中出现的场景,睁圆了眼睛,慌 乱的叫了出来。   “怎么了?小智美。”   “什么事啊?”周围的伙伴奇怪的围了过来,然后,惊讶的抽气声接二连三 的响起。   屏幕中,那个智美叫不出名字,但知道她很有名的知性女士,正仰面躺在会 议室的长桌上,嘴巴被男人扒开,口中塞着粗大的肉棒,双腿也被架起,另一个 带着恐惧表情的精壮男人正满脸汗水的前后摇动。   “难道……难道……那噩梦,竟是真的?”不知道谁颤声说出了这句话,屋 子里的十几个年轻少女顿时乱成了一团。   智美手腕一阵发软,手机直接摔在了地上,她踉踉跄跄的推到墙边,努力让 自己不要坐倒。   她的好友,本多知江努力让事态平息下来,大喊着:“安静!都冷静下来! 不要吵了!”   尽管如此,屋子中依然嘈杂了好一阵,才恢复了安静。   但这安静并没持续太久,因为大家很快就发觉,外面的声音消失了。   那些热烈的呼声,像是被掐断了电源一样,变得诡异的安静。   泉梨纱离门口最近,她犹豫了一下,说:“我……去看看。”她推开门,小 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剩下的人开始小声的说了起来,无非都是些该怎么办才好,要不要逃走之类 的话。   智美看着这些女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恐惧的神情,不知道为何,反而觉得稍 微放松了一些。   砰!门被用力撞开到两边,梨纱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脸上带着要哭出来一 样的表情,害怕的大声说:“糟了!外面的男人,都……都在看那个直播!工作 人员也在看,我看到有两个负责道具的姐姐,正往后门逃走呐。咱们……咱们也 快逃吧!”   那诅咒……是真的?智美突然觉得膝盖一阵发软。不与女人性交的话,12 0秒就会死,一旦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外面……外面可是有几千个男人啊!   不行……必须、必须逃走才可以,不然……不然一定会死的。智美慌乱的冲 向门口,随着她的反应,其余的人也终于意识到危机正在迅速的迫近,大家急促 的喘息着,互相推搡着挤过了狭窄的门口,也顾不上喊另外的休息室里的同伴们, 飞快的向着后门奔跑。   智美停了一下脚步,犹豫着回了回头,但马上,她就明白,只要那些同伴都 还留在剧场里,她们这些先逃出去的人,就会更安全一些。   虽然很对不起大家……可这种时候,还是自身的安全更加重要啊,智美狠了 狠心,转身继续跑向后门。   这一个犹豫的功夫,她已经落在了最后面。   当她跑到门边的时候,通道的另一端传来了令人心悸的声音,一群疯狂的男 人突然涌了进来,挥舞着拳头开始砸向关闭的休息室。   休息室那种薄薄的木门,根本无法抵挡这么多男人的攻击。智美恐惧的冲到 门外,使尽浑身的力气将后门拉到关闭,至于里面那些剩下的同伴最后会遭遇什 么样的命运,实在是她无力去想的事情了。   先逃出来的十几人冲向了巷子的一头,那边是繁华的街道,怎么想,也要比 另一端更加幽深的后巷安全。   可心中的直觉在警告智美,不可以逃去那边。她犹豫了几秒,转身向着更安 静阴森的方向飞奔过去。   有男人的地方,都很危险。哪里才安全?智美想的连大脑都感觉到刺痛,依 然想不出合适的藏身之处,她绕了几个拐角,双腿的力气越来越小,肺部好像要 燃烧起来一样,可还是无法安心的停下。   报警?不行……警察也有很多男人。回家?这里离家实在太远,恐怕半路就 会被哪个男人袭击。   Z市响起了刺耳的尖锐警报,看来,混乱已经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她小心翼翼的躲藏在一家服装店的后门,恢复着即将见底的体力。腿有些冷, 逃的太急,根本来不及换回原本的便装,这种演出服的短裙,本来就是为了服务 男人的视觉而设计的,整条大腿都几乎暴露在外面,平常的时候被男人的视线集 中过来,还觉得有些自得,这种时候低头再去看,只会觉得无比绝望。   她下意识的压了压裙边,不敢探头去看这条窄街两头的大道上是什么情形。 她猜,那些男人应该是都发作了,正在诅咒的支配下,满世界的寻找女人,强暴 也好,轮奸也好,总之要先保住自己的性命。   等一等的话,等到诅咒过去,也许就没事了。智美安慰着自己,靠着墙蹲了 下来,抬眼看着对面的公寓楼。   那大楼里似乎也陷入了混乱,隔着墙和围栏,她已然能听到公寓里传来的噪 吵声。   她正对着的一楼窗户里,一个丰满的少妇慌乱的跑进了这个房间,拿起家里 的电话,用力的摁下了报警的号码,惊慌的回头看着房门的方向。   智美瑟缩了一下,靠着墙躲在后门防雨棚下的阴影中,害怕被对方看到自己。   如果被对方看到,说不定在被强暴的时候,那女人会指着她说,“看,那里 有更可爱的小姑娘,去袭击她吧。”女人,本来就是习惯踩着同性的肩膀走向高 处的生物,智美深深地知道这一点,自然也没有任何想要去救那个女人的念头。   报警的电话自然是没有打通,十几秒后,房门被撞裂,木板飞向屋内,一个 健身教练一样的肌肉男瞪着通红的眼睛冲了进来,一刻也没有耽搁,敏捷的扑向 了电话边的少妇。   那少妇尖叫着想要逃走,可屋子中已经没有足够闪躲的空间,她被粗壮的男 人凶暴的拉住胳膊,恶狠狠地丢到了狭窄的沙发上。   跟着,便是让智美心惊胆战的凶狠强暴。   生命面临危机的男性完全化为了野兽,在沙发上翻滚的妇人刚刚做出了挣扎 的动作,男人巨大的拳头就砸在了她圆圆的鼻头上。   满脸鼻血的女人徒劳的用双手抓着自己的裙腰,哭泣哀求,拼命的摇头。   而袭击者的回应,就是让作为观众的智美都感觉脸上发热的粗鲁耳光。   足足抽打了七八个耳光,丰润的女体才彻底软瘫下来,在沙发上放弃了所有 的抵抗。   那个熊一样的男人匆匆忙忙的扯下内裤,露出了一根让智美脸色发白的巨大 凶器,挺着那根凶器,他飞快的进入到女人白嫩的双腿之间,抓着她的膝盖,用 力押了进去。   女人昂着头,张大的嘴巴好像鱼一样一开一合,被按在沙发靠背上的赤脚痛 苦的蜷曲起来。   智美扭开了脸,抱着双膝蹲了下去,不愿意再看屋里的情景。那只会增加她 心底的无助。   这一刻,诺大的城市,让她觉得如此的可怖,好像一只张开了大嘴的巨大怪 兽,流着口水,盯住她细嫩的肌肤,随时准备着一口撕咬上来。   “哪里?哪里还有女人?快找找啊!”焦急的男人声音从左侧传来,而且正 在迅速的接近。   智美浑身一颤,连忙扶着墙站了起来,焦急的顿了顿脚,让小腿的麻木稍微 消减一些,接着深呼吸了几次,飞快的跑了出去。   不能被抓住……无论如何,也不能被抓住。那些男人,那些丑陋的男人,那 些只知道盯着她大腿和胸部露出痴呆表情的男人,都去死好了!智美愤怒的想着, 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奔跑。   “那边!那边有一个!快追!”后面传来了男人的叫嚷。   智美加快了脚步,托长期跳舞健身的福,她的体力和耐力都非常优秀,至少, 那些终日坐在电脑椅和驾驶席上的男人绝对不可能轻易追上她。   长发在身后飘舞,她恍惚间有了一种错觉,自己变成了在森林中逃窜的小鹿, 而身后,是一群饥饿的灰狼。   身后传来扑通倒地的声音,她回头看了一眼,追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痛苦的 倒了下去,后面的几个跟着绊倒摔成一团。   “太好了,这群蠢货。”智美庆幸的拍了拍胸口,转过街角,看了看远处骚 动的人群,转身跑向另一边看起来比较安静的商店街。   对了……明子,明子就住在那附近。想起小时候的玩伴,智美立刻有了抓到 一片浮木的感觉。她是自己租的公寓,没有男人在家中,她又是道场主的女儿, 空手道现在应该都已经有段位了吧。   只要能到明子家里,那就安全多了。她给自己鼓了鼓劲,小心的躲开一波又 一波寻找女性猎物的男人,经过了一具又一具面目扭曲的尸体,到了目的地的公 寓楼下时,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疯掉了。   明子,你一定要没事啊……智美默默的祈祷着,往入口里看了一会儿,确认 暂时没人后,小跑着冲上了电梯。   10楼,10楼……快点啊。中间可千万不要停。紧张的看着闪烁的数字,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她第一时间举起了从一具尸体上拿来的水果刀。   幸好,外面没人,倒是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门开着,屋里好像还有女人求救的 声音。   这个世界疯了,智美摇了摇头,走向1016,明子的房间。   她先贴在门上听了一下,确认里面没有异常的响动,只有电视机在播放着紧 急新闻的声音,这才松了一口气,收起了刀子,摁响了门铃。   猫眼的位置亮了一下,接着传来门链打开的声音。   看着打开的门缝,智美疲惫的出了口气,“明子,让我在你这边躲……你! 你是谁?”   门内出现的并不是她想看到的好友,而是一个脸颊带着淤青,鼻子歪到一边 的矮壮少年,他赤裸着上身,下半身就穿着一条三角裤,长满黑毛的大腿足足有 智美的腰那么粗。   男人一看到她,就露出了喜悦的神情,一把就伸手抓了过来。   “呀啊——!”她尖叫着向后退去,用指甲挠着抓住她衣领的手掌,另一手 果断的去掏衣兜里的小刀。   可惜对方并不是怜香惜玉的歌迷,此前好像也在明子身上吃到了一些苦头, 一看她往衣兜里摸去,就毫不犹豫的一记直拳打在她的小腹上。   这一定是拳击部的大将,挨了这一拳的智美感觉浑身的骨架好像都被打散, 眼前一阵发黑,刚掏出来的小刀当啷掉在地上。   “进来吧,小姐。我正好还有个朋友要过来,他也没有女人。”那少年猥琐 的笑着,一把把她拽向屋门。   身体被拽的腾空,智美依然努力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一旦被拉进去,一切 就结束了……她用力的撑住两边的墙壁,用脚踩着男人的脚趾,尖叫着求救。   男人从背后揪住她的头发,一边往里推着她的身体,一边嘟囔着说:“这张 脸有点眼熟呐,好像在电视上见过呢。”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混蛋!放开我!”智美用手肘往后顶,结果好像 顶在一块铁板上一样难受,娇小的身体眼看就要被推进玄关内,她甚至已经看到 了明子蜷缩在地板上,脸被打肿,双手被反绑在背后,下体赤裸。   呜……难道……终究还是躲不过吗?听着男人用脚关上房门的声音,智美绝 望的流下了眼泪。   她厌恶男女之间的那种事,为了自己的演艺生涯,躺在有权有势的男人身下 忍受着胸口的恶心,挤出笑容克制着不要把男人踢下床去就已经是她能承受的极 限,而被这样什么也无法给予她的粗陋男人强暴,简直就比杀了她还要可怕。   少年粗暴的将她按在沙发上,纤细的手腕被强硬的扭到背后,被一条布带缠 住绑紧。   “放开我……求求你。”智美绝望的摇着头,脸上的舞台妆被蹭花,和眼泪 混在一起。   “放心,我不是那群事到临头才想到动手的蠢货。那诅咒还没在我身上发作,” 少年拍了拍手,满意的在智美圆翘的臀部上捏了一把,“等发作后,我第一个要 教训的就是这个臭女人。”他蹲到明子身边,揪住明子利落的短发,哼了一声, 伸手将明子的上衣也撕得粉碎。   明子的身体有些男性化,瘦削而结实,胸前的乳房也是不符合年纪的娇小, 不过那个少年显然不是为了色欲,他恶狠狠地掐住明子的乳头,说:“你这臭女 人,不是一直说我赢不了你吗?再起来啊?再嚣张啊?”   明子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仍然昏迷不醒。   那少年松开手,坐在地板上,用脚扒开明子的屁股,往中间看着,“啧啧, 都是高中要毕业的人了,怎么性器还一副没发育的模样,整天就知道练空手道, 交不到男朋友吧?”   明子的确不是讨男孩喜欢的类型,反倒更受女生欢迎多些,说起来,以前的 智美也曾经憧憬过明子这样帅气的女生,这可能也是友谊维持到现在的原因之一 吧。   不过智美是绝不会出声帮明子说话的,这种时候,男人都已经疯狂了,不说 话,就想不存在一样,不让男人注意到自己,才是她现在最需要做的。   她尽力小心的挪到了沙发尽头,缩起双腿,静静的看着那少年开始抚摸明子 小巧的屁股。   发作的话,强奸一个女人应该就够了吧,那样的话,至少现在自己是安全的, 智美努力让自己不那么紧张,试探着用手解开腕上的布条。   “该死的,那混球在磨蹭什么,不知道诅咒发作时候没有女人是会死的吗? 明明就住在对面,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少年骂骂咧咧的从脱下的上衣中掏出 手机,摁了一串号码,“……喂,悠二,你死哪儿去了?我在你家对面这个臭婆 娘家里,你还不赶快过来,不是跟你说了这边有女人吗。”   “什么?你在找人?你傻了吗?命都没有了还找个屁啊!老子看你平常还算 听话才打算帮你一把,别他妈的啰嗦了!赶快给我回来!对了,这儿有个小妞, 好像和你家挂的海报挺像。你要是不来,我可要上了她咯。”   少年回过头,向着智美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别说,你还真是 越看越象他家挂的那个小妞。要不要给你洗洗脸,好好看看呢?”   智美向后缩着身体,用并不长的短裙努力遮掩着过膝黑袜上方那一截白的亮 眼的大腿,洗脸什么的都没所谓,只要别动她那件事上的心思就好。   “嗯……越看越觉得,你长的还真是可爱呢。妆花成这样,也让人心里痒痒 的。”那少年托着下巴站了起来,开始仔细打量着智美裙子下腿部修长曼妙的曲 线。   “别、别过来……”智美恐惧的摇着头,背后的双手更加激烈的挣扎,可那 布条捆得实在太紧,磨破了手腕,也找不到可以挣脱的空隙。   “呃……原来发作前的腹痛,是这样的啊。”那少年突然捂住了小腹,脸上 浮现起有些恐惧的神情,“果然,这种怪异的事情,还是先相信才对。”   “滚开!滚开!不要碰我!”智美曲起腿,用力的蹬着压迫过来的少年,可 这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却有着野兽一样的力气,伸手一抓握住了她的脚踝,竟 捏得她连踝骨都剧痛起来。   张开双手,轻松地把智美的双腿拉开到两边提起,少年吹了一声口哨,满意 的看着翻下去的裙子上方露出的安全裤,“穿这么短的裙子不就是为了让男人看 吗?还非要套上这种短裤,女人还真是虚伪啊。”   “才不是……放开,好痛!”智美扭动着身体,双腿怎么也脱离不开男性的 钳制,这样下去,被强奸根本是理所当然的发展。   而就在这时,那少年的身后,明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狠狠地盯着那少年 的背影,大步冲了过来,猛地一个头槌砸在了他的后脑。   “啊!”那少年惨叫一声,摔倒在一边,大概是身体太过强壮,这一下并没 有直接击晕他,只是让他在地上滚了一下。   他扶着壁柜的门站了起来,骂了一句,然后一拳轰在明子的胸前。   敏感娇嫩的乳房遭到这样的殴打,明子却只是闷哼了一声,毫不犹豫的一腿 踢向对方的裤裆。   那少年的反应很快,一拳打在明子的小腿上,跟着上前一步,捏住她的脖子 就像前扑倒。   “你这臭婊子!母猪!我掐死你!”   明子的脸涨的通红,奋力屈膝顶在他的小腹上,一下、两下,一直顶到第三 下,那少年才痛呼着翻到一边。   智美急促的喘息着,心脏跳的越来越快,快到胸腔都感到刺痛。   “给老子下地狱吧!”那少年露出狰狞的面目,抄起旁边桌上的电脑显示器, 狠狠砸了过去。   明子扭开身体,还是被砸在了左臂上,她痛苦的哼了一声,却还是一脚蹬在 对方的胸前。   智美隐约明白了,明子并不是想要打赢,她只是在等他诅咒发作,等着靠诅 咒杀死这个禽兽。   那少年按着胸口站了起来,擦了擦歪掉的鼻子下流出的鼻血,又扑了上去。   他显然也意识到了明子的打算,这次的攻击充满了杀意,已经有了即使杀死 你也无所谓的觉悟。   这样凶狠的攻击下,双手无法使用的明子很快变成了一个沙包,麦色的肌肤 上密集的留下红肿的拳印。   终于,明子被那少年一记恶狠狠的左勾拳打在脸颊上后,真正彻底的晕了过 去,软绵绵的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该死的,快没时间了。35、34……”那少年喃喃的说着,蹲下去抱住 了明子的腰,扯开她的双腿架在肩上,从裤裆里掏出了粗黑的凶器。   让他解开诅咒的话……一切都完了。智美混乱的脑海里闪过了这个念头,趁 着那少年的性器还没插入到明子体内,她鼓足了勇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头 撞了过去。   “我杀了你!”撞的自己头晕眼花的智美还没来得及让头脑清醒过来,耳边 就传来了野兽咆哮一样的嘶吼,跟着,什么坚硬的东西重重地砸在了她的头上。   她甚至没来得及让痛苦的惨叫冲出喉咙,就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