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罚之城 卷一第二章:噩梦的倒计时

 
  “一周前的晚上,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做了一个完全一样的梦。”坂 本用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对荣子讲述着一切的起因,“那是个非常奇妙的, 无法形容的梦境。我们每一个人起来之后,都清楚的记得梦里有人传达给我们信 息,但没有一个人想得起来,梦里究竟看到了什么。”   “嗯……就像是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将那个消息直接刻在了我们的意识里一 样。”他斟酌了一下,这样形容道。   “那信息,就是您说的诅咒?”荣子放弃了记录,她已经察觉到,这里的事 情根本无法用常理解释,也不可能成为被大众接受的新闻。   “对,我只能用诅咒来定义。每个人都接收到了那个噩梦传递的信息,我也 不例外。不过……最开始并没有人认真的对待这件事,大多数人聊天的时候谈到 做了一样的梦,也只是笑一笑就带了过去。但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所 有的人都做了那个梦,而且,梦里的信息真的开始发生,恐慌飞快的随之传播起 来……”   “等等,老师,您说的信息到底是什么?”荣子打断了他有些焦虑的讲述, 问到这个关键性的问题。   “那是个……模糊笼统的讯息,并没有准确的语言和文字,就像使用神秘的 力量让你的大脑直接了解了事实。呃……我尽可能用我的意识来概括一下讯息的 内容。”他推了推眼镜,白净的面颊上泛起了一抹红色,像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一直回避这信息的内容,并不是有心要瞒你,而是……我害怕你会觉得 我疯了,会觉得危险,然后逃掉。只要你离开,我就必死无疑了,我……不想死。” 他近乎哀求的看着她,那是坂本第一次在他面前展露这样脆弱的一面。   荣子冲他露出了一个安抚的微笑,“老师,请您相信我,我是真的会尽全力 帮助你。”   坂本依旧盯着她,小声说:“那……你可不可以去把书房的门反锁上?”   “哎?”她脸上登时也一阵发热,与一个男性反锁在一间拉着窗帘的屋子里, 屋子里还有一张显得有些突兀的西式双人床,如果对方不是她所了解的那个老实 的教授的话,她真的会有一丝淫荡的幻想。   看到她起身锁上房门后,坂本抬起了头,垂下的额发间,发亮的眼睛依然在 谨慎的打量着她的裙子,或者说,是她裙子里露出的那双美腿。   “我想,你一定会觉得我下面说的话是在骗人,是想诱骗你和我……和我做 爱。我用我一生的名誉担保,我说的没有半句是在骗你。如果时间来得及,我会 在诅咒发作前给你看相关的证据。”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象是为了让自己 的话显得不那么荒谬,“那么,我开始说了。”   “这个诅咒的第一个内容,就是让全城的男性,都无法再随心所欲的勃起。” 他脸变得更红,“我尝试过让妻子为我口交,也试过辅助的药物,甚至用了小店 里的药油,证实了这部分的确是真的。事实上,大部分的男人,也都在尝试后最 先接受了这部分内容的真实性。”   “这……是阳痿?”荣子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心里的荡漾变得十分可笑,就算 是自己再怎么仰慕的老师,也不可能在对方阳痿的情况下发生什么,那他脸红做 什么,真是的。   “不,不是阳痿,而是不再受自己的控制。”他做了个让她耐心听下去的手 势,让她有种回到大学时代两人在图书馆进行特别授课时的恍惚错觉,“第二个 部分的内容是,在诅咒发作前,会感觉到腹部有细微的刺痛,不过这疼痛并不严 重。这种痛感持续五分钟左右后消失,消失的时候,该名男性会进入无法自控的 异常勃起状态,经过我的测试和调查,不管是用疼痛还是医疗工具,甚至是放血, 用绳子勒紧根部,都没有办法抑制这次勃起。而这次勃起的开始,就是诅咒发作 的开端。”   隐约猜到了,这诅咒应该是和性有关,荣子不安的挪动了一下丰满的臀部, 看向坂本,“老师,单纯是勃起的话,应该不会导致死亡才对。最坏的结果,也 不过是器官切除的手术吧?”她扫了一眼老师的裤裆,并没有明显的隆起,难道 这七天来老师都没有受诅咒的影响吗?   坂本摇了摇头,“不,诅咒带来的并不是长久的勃起,而是死亡。”他的嗓 音有些干涩,忍不住又喝了口水,才继续说了下去,“我即将说的,就是这诅咒 最关键的部分。从勃起开始的时候计算,那个男人就只剩下了一百二十秒的寿命。 而如果是提前切除了阴茎,那这个男人就会在这个时期直接死去,毫无挽回的可 能。”   “两分钟?”荣子惊讶的叫了出来,“这……这也太快了……”即使跟最毒 的蛇比起来,这样的存活时间也不逊色太多。   坂本又摇了摇头,“但这不是意味着那个男人必死无疑,这一百二十秒,就 是他拯救自己生命的时间。”他低下头,犹豫了十几秒,才小声继续说,“而方 法,就是和异性交合。从噩梦中的信息里了解,当男性进入交合状态后,剩下的 时间就会被冻结,而如果性交中断超过十秒,时间就会继续倒数。我……切身经 历过,脑海中会有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数字,不断的跳动,不断的提醒你生命就 在这样倒计时。每一秒,都像是有一个拿着镰刀的死神在你的身边对你耳语。你 ……绝对无法理解那种让人脊髓发冷的可怕。”   “交……合?”荣子惊讶的盯着面前的中年男人,她熟悉的老师不是会开这 种玩笑的人,可她怎样也不愿意相信这种怪异的诅咒会真实的发生。   坂本低着头,喃喃的说着,像是要排解心中的压力一样,一口气说了出来: “根据梦中的信息和城里居民这些天的尝试,大家也都发现了最终的规律。口交 和肛交都可以中断计时,手淫和乳交却不行,所以我初步判断,诅咒暂停的一个 要求就是进入女性体内。但我试过,在太太的口中射精的话,无论多少次情况也 不会有任何变化,阴茎会依然维持着异常勃起的状态,我猜,那些在后庭中发射 的男性应该也是如此。而只要勃起的状态维持,那一百二十秒的死亡计时就会一 直存在。”   他抬起头,直视着荣子,眼神有些呆滞,“唯一取消那个死亡计时的方法, 就是在女性的阴道射精,而且并不一定可以一次成功,我这一周里,发作了十二 次,只有第一次是一次射精就恢复了正常,其余的次数里,几乎都要射精两次以 上。”他抬手推了推眼镜,叹了口气,“我初步推断,应该是和进入女性生殖器 内的精液多少有关。”   荣子觉得舌尖一阵发苦,突然产生了立刻逃离这里的冲动。   如果坂本老师说的都是实话,那么……这座城市现在对于任何女性来说,都 是一个毫无疑问的恐怖之地。而且,很快就会转变为可怕的无序之城。   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路上的所有人都至少带着一个女性,也明白了为什么有 些女性的神情显得那么的怪异,更明白了为什么老师的夫人失踪后警察无力接受 处理。   一座城市的百万男性,任何官僚也不敢开口说把他们放弃,更何况是这样一 个男权乐园一样的国度。难怪封锁了周边后,依然允许外界的女性进入,现在的 情况下,城中多一个女人,就多一个男性存活下去的依靠。   允许十四岁以下的女性离开,怕是这混乱的城市最后的一点人性的体现。   这太可怕了……   荣子不敢相信的问:“老师,您……您确认了,真的会死吗?”   坂本点了点头,挪开了椅子,让出了电脑屏幕前的空间,“一开始,并没有 多少人相信。但第一天的中午之后,就传出了出现牺牲者的流言。政府机构不可 能坐视不理,有女性的代表请求相关机构进行辟谣,好保障女性的人身安全。可 毕竟主要的官员都是男性,他们本身也在迟疑。你知道,对于这种性命攸关的事 情,很少有人能干脆果断的否定。”   “于是……就有了当天下午的这场直播。”他打开一个视频文件,屏幕的正 中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干练女性,身上充满了令人信赖的气势,他指着那个开口讲 话的女人,“她叫松田泽子,本市妇女联合运动的领袖之一,同时也是两家生物 科技公司的首席顾问,有过一次婚史,但并未冠过夫姓,也没有子女。她对这个 噩梦持完全的否定态度,并认为那是一场巨大的阴谋,由邪恶的男性科学家在暗 地里进行,那些认为自己受了诅咒的男性,都是被催眠的暗示所影响。”   荣子当然认的出泽子,她一直很想为这个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做一场专访,只 可惜一直没能成功预约到时间。如果是泽子的话,不相信这种荒谬的噩梦简直是 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拉动着滑块,让视频直接拖到了中段的位置,“为了和不作为的官僚对抗, 她以个人的名义在她的会议室里进行了这次直播,在场的只有她的助手丽香,几 个赞助机构的高层。全部直播的内容,都在市内各处的电视墙进行播放。所以, 全城的人,都目睹了一切的发生。”   他皱着眉,看着屏幕里正在激昂的驳斥诅咒说法的泽子,惋惜的说:“可她 绝对不会想到,正是她的直播,让所有的人都彻底的相信了诅咒的可怕后果。”   荣子听着坂本的话,心里突然涌出了不好的预感。难道泽子……   “她的演讲很有说服力,我当初看直播的时候,也对自己相信诅咒的愚蠢行 为产生了动摇。如果,没有后半段的事情的话。”坂本指向屏幕的角落,为数不 多的几个观众中的一个中年男子的背影突然细微的颤抖起来。大约十几秒后,那 个男人举起了手。   “怎么了?桥本先生,你有什么问题吗?”讲话被打断的泽子很干脆的表示 了自己的不满,“如果不是什么急事的话,我无法原谅您失礼的行为。”   “对不起,我……小腹这里,觉得有些刺痛。”桥本的声音有些发颤,听得 出恐惧正在涌上他的心头,冲击着他对泽子的信任。   “这就是意志不坚定的表现!”泽子冲着他挥了挥手,“你其实是被自己的 心理暗示击败了,事实上,紧张的情绪很容易就会导致腹痛,这是很常见的生理 现象,现在大家都受到了那么强烈的催眠暗示,意志比较薄弱的人会出现这样的 症状是完全可能的。既然说到了这里,我正好给大家讲解一下,意识对于人体的 影响究竟可能有多大。”   泽子很顺畅的将话题带进了下一个阶段,凌厉的目光再也不去看一眼那个不 断颤抖的男人。但她应该也是在担心着什么,她在讲台后做了个不易察觉的按下 什么东西的动作,似乎在叫什么人过来。   “这里就是悲剧的开端。”坂本的声音愈发有气无力,像是对泽子有非常浓 郁的惋惜之情。   他把进度向后跳了四分多钟,挪动着椅子闪到一边,给荣子让出了最合适观 看的位置,“而这里,就是噩梦的开始。”   正在激昂的陈述自己观点的泽子再一次被桥本的行为打断。那个不断颤抖的 中年男人突然站了起来,用手扯着自己的领带,声音像是被人扯住了声带一样嘶 哑而尖锐:“天哪!这……这怎么可能!118,117,116……这是真的! 这是真的!”   他狂乱的挥舞着双手,转动着圆圆的头在屋中来回看着。   助手丽香在泽子的示意下飞快的走了过来,双手按着那个男人的双肩,用责 备的语气说:“桥本先生,您应该放松一下,请坐下做几组深呼吸,这有助于您 从催眠的暗示中尽快解脱出来!”   “这不是什么混账催眠!这是诅咒!”桥本愤怒的指着自己的胯下,他背对 着镜头,荣子看不到那里,但她能猜得出,桥本一定已经勃起。   丽香显然对泽子深信不疑,很干脆的说:“您已经被影响到露出这种丑态, 看来需要做进一步的治疗了。我建议您先离开会议室,去隔壁休息一下。”   “95……94……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桥本大吼着翻过了面前的长 桌,凶狠的抓住了丽香的手腕,扯着她要把她压倒在地上。   “呜!”随着痛苦的闷哼,桥本向后踉跄着退开,双手捂着小腹,丽香收起 手肘,利落的整理了一下被弄乱的衣服,“桥本先生,请您自重。”   会议室的门打开了,两个应该是刚才就被叫来门口待命的保安架住了桥本, 把他往外拖去。   “不要!放开我……我要死了!救我啊!你们救救我啊!”桥本疯狂的大吼 着,挣扎着还要往丽香那边冲去。   但两个粗壮的保安不是他这种肥胖的商人能抗衡的,他还是被一步步拖向了 门口。   就在他就要被带出这间屋子的时候,他的动作突然停止了,他涨红的脸一霎 那失去了所有血色,紧接着,他的五官开始扭曲,眼神流露出无法形容的惊骇, 他张开嘴巴,想要说话,却只是吐出了充血而紫红的舌头,他的喉咙里发出嗬嗬 的声音,浑身骤然一阵剧烈的抽搐,然后,他肥胖的身躯软弱无力的瘫倒下来。   一个保安惊慌的松开了手,另一个缓缓蹲了下去,应该是在伸手摸他的颈动 脉。   “他……死了……”   泽子站在台上,表情明显变得僵硬,她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努力让自己的 声音显得不那么慌张,“他可能是紧张过度了。你们快联系医生,我想这应该是 急性心肌梗塞,桥本先生平常身体就不是很好……你们那是什么眼神?不相信我 说的吗?”   “松田女士,我们很想接受您的观点,可您能不能从您的专业角度来解释一 下,为什么桥本连心脏都已经停止跳动了,可那里却还是勃起状态?”   泽子的眼珠快速的转动着,有些慌张的说:“那是Angel lust, 也叫做最终勃起,以前绞刑处死的男性尸体上经常能见到这种现象,桥本是站立 死亡的,死前也有明显的阴茎充血,死后依然会这样并不奇怪。这只是单纯的血 液被重力影响流向下肢造成的结果而已。你们完全没必要这么惊慌!”   泽子转向镜头,匆匆的说:“抱歉,屏幕前的观众朋友,因为这突如其来的 变故,我将不得不中止这次讲解,最后希望大家能坚定自己的意志,不要被暗示 的力量击倒。我下次一定会用更加专业的分析来驳斥那些无聊的谣言,谢谢。丽 香,去把摄像机关掉吧。”   丽香点了点头,向长桌另一侧的通道走过去。   当她经过蹲下的保安背后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她的 肩膀。   “你干什么?”丽香愤怒的呵斥,“太失礼了!”   那个保安的脸色煞白,额头上满是细细的汗珠,他的嘴唇哆嗦着,说:“我 ……我的小腹,也开始疼了。”   “呃……糟糕,我……我也……”   “呜!为什么!”   惊呼的声音在两分钟内接连响起,两个保安和在场剩下的四名观众总计六名 男性,竟然都在这一时刻陆续出现了腹痛。   坂本在荣子身边悲伤地说:“看到了吧,噩梦就要这样上演了。那个诅咒就 像有自己的意识一样,把松田泽子这个徒劳的反抗者就这样彻底的戏弄了。”   荣子惊讶的张着嘴,不敢相信的看着屏幕。   六个男人互相看着,很快,他们的视线就转到了泽子身上。   泽子的年纪已经不小,但是保养的很不错,肌肤并没有松弛,脸上的纹路也 依然稀疏,是足以让年纪大一些的男人依然感到心动的女士,而更重要的是,此 刻,现在,这屋子里有六个男人,而除了丽香之外,女人就只有泽子而已。   “你们想干什么?”泽子惊慌的向后退开,一直退到了会议室的角落,她摸 索着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结果手一抖,反而掉在了地上。   丽香虽然学过防身术,却也敌不过两个保安的夹击,一下子就被三个男人制 服,牢牢地按住四肢压制在长桌上。剩下的三个中年男人别无选择,只有冲向泽 子。   “你们疯了吗!那是催眠!你们不用相信!没有什么诅咒!没有!”泽子被 连拉带拽地扯到长桌边,面颊被狠狠地压在桌上,略显瘦削的臀部无奈的撅在桌 边。   其中一个男人擦了一把汗,有些心虚的说:“松田女士,现在我们还相信你。 请你稍微委屈一下,如果一会儿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们一定放手,并向你好好 的道歉。”   泽子粗重的喘息着,恶狠狠地瞪着身边的男人,小声的咒骂着。   另一边的丽香可没有那么好运,那个肥胖的中年男子还勉强维持着理智,那 两个保安可已经对泽子完全失去了信任。毕竟,就在刚才,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他 们手中就那么突然的失去了生命,留下了一个那么惊骇万分的神情。   他们两个紧张的死死摁住丽香的手脚,对望了一眼之后,其中一个点了点头, 把手伸进了丽香的裙子里。   荣子从这个角度看不清他们干了什么,但从动作上能猜的到,那只手正费力 的撕开包裹着丽香下体的丝袜,然后将内裤从屁股上拽下。   接下来的两分钟,连并未身临其境的荣子也感觉无比漫长。泽子和丽香的斥 骂她也听不进去,只是紧张的盯着那六个男人。   这样的诅咒下,每一个男人都成了会随时变身的禽兽。荣子绝望的看着泽子 和丽香,已经了解了她们接下来的命运。那悲伤、而又耻辱的命运……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