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罚之城 卷2 第二章:“我……我的歌迷?”

 
  “呃……头好疼……”脑后传来热辣辣的痛楚,从昏迷中醒转过来的智美呻 吟着睁开了眼。   她晃了晃头,才想起昏迷前经历的事情。   对了……那噩梦是真的,诅咒也是真的,我……我从剧场逃到了明子家,明 子被袭击了……她迅速的整理着记忆,适应了光线的眼睛也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里不是明子的房间,周围的墙壁上挂满了智美所属的偶像团体的海报,书 架上摆满了动漫玩偶、漫画和录影带,带着防尘玻璃的单独架子上放满了各种机 器人的模型,她一个也叫不出名字。   抱枕,水手服,录像机,电脑,色情杂志……智美苦恼的皱起了眉,毫无疑 问,这是一个男人的卧室,看着这些陈设,她由心底感到一阵抵触。   尽管这个群体的男性是她们团体最大的购买力所在,她依然无法从内心深处 喜欢上他们。   不过……为什么会在这儿?智美疑惑的坐了起来,双手解除了束缚,手腕上 的红印还被涂了药油,她摸了摸脸颊,花了的妆好像也被湿毛巾擦的干干净净, 只剩下一点没有卸妆液就不好解决的眼影和睫毛膏而已。嘛……现在也不是注意 自己仪容的时候,智美下意识的拉开裙子看了一眼,幸好,被脱掉的只有脚上的 靴子而已。   看来,至少这次被侵犯的肯定不是她,这认知让她稍微感到安心,从被褥上 站了起来,更仔细的看了一遍屋里的情形。   亮着灯,拉着窗帘,也看不出现在是几点。海报里单人的部分出现最多的, 就是智美本人,这让她再度担忧起来,真要被狂热的男拥趸带回家里,会发生什 么可怕的事情啊……   “呃……小智美醒了啊,要不要吃点东西?头还痛吗?”一个欣喜的声音从 打开的拉门外传进来。   智美扭过头,就看到了一个瘦瘦高高长相毫无特点可言的男生,差不多也就 是高中到大学间的年纪,带着一副黑边眼镜,穿着土气的花格衬衫,裤腿长到脚 后跟的位置,是只有在握手会上她才会勉强接触一下的男性中的典型。   被那样的男人握住手掌还能露出甜蜜微笑的时候,智美才会觉得自己的演技 真正超越了偶像派的范畴。   “你……是哪位?”她露出了可爱动人的微笑,用很天然的表情问他。大概 是职业习惯,遇到这样的男人,她就忍不住表现成平时舞台上的样子。   那男生脸红了红,不敢直视她一样低下了头,推了推眼镜,“我……我是大 桥君的同学。也是她的邻居。我……我就住在她对面。”   是明子的同学?智美跟着问:“那……明子呢?她在哪儿?她没事吧?”   那男生连忙抬起双手摇着:“她没事,就是被打的有些惨,我本来想找医生, 可是……可是外面好乱,我找不到。我给她上了些药,应该会没事的。”   “哦……那就好。对了,你还没说你的名字呐。怎么称呼你呢?”对这种明 显为自己着迷的男性,智美很自然的放松了下来,坐在床边舒了口气,问道。   “呃……田村悠二。我、我是你的坚定支持者,今天剧院里的暴乱,我特别 担心你,一直都在找你,真的。”田村有些激动地抬起头,对着她说,“幸好你 没事,不然……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谢谢。嗯……等等,你叫悠二?那,那个家伙,他……他是……你的什么 人?”想起了那个凶狠的少年打过的那个电话,智美立刻警惕起来,双手不自觉 地压在了裙子上。   田村楞了一下,跟着想明白了一样发出哦的长音,“你是说藤田吧,那家伙 死了……我到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应该是诅咒发作吧。他勉强算是我学校里的 前辈吧,我从加入拳击部就被他欺负到现在,不知不觉也算是成了关系比较微妙 的朋友呢。唉……没想到他就这么死掉了。外面这么乱,也不知道尸体什么时候 才有人处理。”   听他絮絮叨叨一直说着,看起来不像什么危险分子,不过一旦诅咒发作,毕 竟这也是个男人,智美小心的留意着手边有没有什么可以防身的东西,随口说: “是你救我们过来的?那真是谢谢你了。”   田村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那个……昨晚的噩梦里说的那个诅咒,果然是 真的吗?”   智美警惕的扭过身,双手护在双腿中央,防备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不、不是你想得那样。”他晃着手,脸涨得通红,“我……我绝对不会对 小智美、啊、不、不是,是伊田小姐,我是绝对不会对你做出格的事情的。请相 信我,能好好地守护伊田小姐,是我此生最大的心愿!”   “那……那还真是太感激了。”智美熟练的露出一个微笑,接着说,“我的 手机掉了,这里有电话吗?我想问问家里的情况。”   父母和弟弟们都在家,因为噩梦的缘故,弟弟没被允许去上课,估计全城的 学校有八九成的学生都休假了吧,智美跟着田村走到电话边,拨了家里的号码, 让他们开车来接吧,外面这么危险,自己回去是不太可能了。   “喂,喂?”电话接通后,里面没人回话,只有一个粗重的喘息声不断的回 响。智美疑惑的拿着话筒,问,“喂……是伊田家吗?”   那一头的喘息费力的平静了一些,接着传来的是她熟悉的声音,“啊,是小 智美啊,怎么样,演出完了吗?没有出什么事吧?市中心那么乱,要不要爸爸去 接你?”   “爸,你怎么搞得,刚才一直喘个不停也不说话。”智美心底紧张终于在听 到父亲的声音后放松了大半,声音也不自觉地带上了撒娇任性的口气,“家里没 事吧?没事的话,来接我吧,我在明子的公寓这边,地址是……”   她刚说到这里,就清楚地听到听筒里传来她母亲声嘶力竭的声音,“智美! 不要回来!你爸爸疯了!他疯了!千万不要回来!啊——!”   母亲最后的惨叫吓的智美浑身一阵哆嗦,颤声问:“爸……你怎么了?你对 妈妈做了什么?”   父亲的声音又混上了粗重的喘息,“智美,你回来,回家来!只有你妈妈一 个女人在家,你两个弟弟怎么办!你快点给我回……”   啪!智美用力的把电话挂断,额头上全是冷汗。   果然……真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血缘道德伦理这些无聊的东西就都会被一 脚踢开吗?智美摇着头向后退去,不行,我不能回去,本来就是我一个人在养活 失业的老爸和两个无能的弟弟,为此我受了多大的屈辱你们知道吗?凭什么还要 我牺牲自己的身体救你们的命!你们都去死最好了!   “叮铃铃……”电话铃刺耳的响起,多半是老爸顺着号码拨了回来,智美摇 着头,不愿意去接。   田村看了她一眼,走到电话边,一把扯掉了电话线。刺耳的声音消失了。   “你……你这是干什么?”智美松了口气,小声嘟囔着说。   “伊田小姐不喜欢接的电话,就让他永远也打不进来好了。”田村的眼睛里 满是显而易见的狂热,“请放心,我一定会比你的家人更能保护你!”   呵呵……现在是这副样子,等到诅咒发作的时候呢?快要死了也依然会坚持 保护一个所谓的偶像吗?智美苦笑着摇了摇头,但还是决定留在这里,毕竟,面 前这个看起来十分弱气的男生总要比外面狂暴的野兽们好对付许多。   而且……她私心的想着,起码,这里还有另一个女人,她即使到时候逃走, 被对方穷追的可能性也会大幅降低。   “这诅咒发作,可是会死的。”她盯着他的眼睛,注意着他的反应。   在偶像圈子里活跃了这么久,从镜头里只会一闪而过的边缘一路拼搏到现在 的位置,智美可不是一般的少女那样缺乏阅历。眼神不会骗人,其余的,都不好 说。   田村诚实的露出了恐惧的眼神,但他还是坚定地说:“我……我可以自己解 决。我……我用手做了好多年了,现在,现在也一样可以。”大概是察觉了用手 这种事在自己的偶像面前讲出来属于彻底的失言,田村的脸立刻涨得通红,低下 了头不好意思再看她。   “没、没什么啦,健康的男孩子都会做这种事嘛。呵呵。”不自觉地表现出 设定中不在意小事的特点,她笑了两声,本想用关心的表情提醒他,用手可是不 能解除诅咒的,不然就不会有男人死掉了,可一想到提醒后倒霉的很可能是自己, 她就还是乖觉的闭紧了嘴巴。   她到隔壁的房间看了一眼,明子盖着一条薄被,躺在宽大松软的被褥上,也 不知道是依旧昏迷不醒还是睡得正香。   没有卸妆液,她费了一番功夫,才把脸上的残留彻底清理干净,这是典型男 生独居的地方,不要说化妆品,连护手霜都没有,洗发水看生产日期也已经是半 年前买的了,到现在还剩大半瓶。她对着卫生间的镜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在 这种地方待下去,还真是对自己的一次考验啊。   没办法,这种时候,还能去哪儿?家里已经不安全了,警署更不可靠,逃跑 的路上就见到有警察拿着枪逼迫着把一个女人拉上了警车。要是这个田村真的宁 死也不会伤害她,这里反而是最安全可靠的躲藏之处。   至少,暂时是。   “嗯,还可以……”抬头看了看系的彻底素净的容颜,虽然暴露了长期使用 化妆品导致的苍白肤色,但依旧是清纯可爱的美少女模样,睫毛没那么长翘,眼 睛看起来小一些,也是没办法的嘛,智美端详完毕,考虑了一下,从镜台上拿了 一片剃须刀的刀片放进口袋。   在猫眼后确认了很久,确定对面的门内没有任何异常,智美才叫上田村一起, 去了对面明子的家,翻找出很多衣服和女性的内衣,装了满满一包,连同冰箱里 的饮料面包一道搬了回来。   警察的处理效率显然接近于零,那具尸体还在屋内躺着,面目扭曲。看到田 村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尸体,智美连忙拉住他的手,牵着他离开。   仅仅是手被拉住,田村就露出了幸福到想要飞起的表情,这让智美稍微有点 开心,毕竟这种特殊时期,一个忠心的支持者可比平常的时候几万个观众都要有 用得多。   “还真巧呢,你就住在明子对面。”不习惯太沉闷的气氛,智美随口找着话 题。   田村嘿嘿笑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也是听说大桥君是你小时 候的好朋友,才费尽力气搬过来这边住的。我就是想说不定哪一天你来看好朋友, 我就能转做偶遇的样子碰到你,运气好……运气好的话,还可以要到合影吧。”   智美把嘲弄的笑容压在了心底,温柔的说:“你这样喜欢我,我真是高兴呢。 那接下来的日子,就拜托田村君了。”   “我一定会尽力的!”田村关上房门前,握紧拳头宣誓一样的说。   看起来,田村的家境还算不错,能供得起他租这种高级套房式的公寓,明子 可是大道场的独生女,也只舍得租对面那种小很多的户型。   至少不用发愁如何住下,六叠半的和式房间足够明子和她两人住的舒舒服服, 至于那间堆满了各种东西的卧室,就留给它原本的主人好了。   即使里面堆满了智美所有发售过的商品,她也依然对那里生不出一点好感。   “啊……那个,我的料理技术很一般,不是很美味的话,请千万原谅。”田 村围上了围裙,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厨房探头出来说。   嗯……这是增加好感的机会,让他更死心塌地一些吧,智美这么想着,从明 子的身边起身,因为明子比较高的缘故,换上了那边拿来的居家服后,她被宽松 的衣袖和裤腿衬的更加娇小,加上苍白的面颊,一副惹人心疼的模样,她走向厨 房,挽起袖子露出白嫩的小臂,“还是交给我吧,料理这种事情,我可是不输给 小绫的哦。你就放心等着吧。”   “哦……哦!”田村兴奋的连着应了两声,激动地说,“那……那请让我帮 忙吧。能吃到伊田君亲手做的料理,就算吃完就会死也值得了啊!”   “笨蛋,怎么可以说女孩子细心烹饪的料理吃过就会死。”智美娇嗔的敲了 田村的头一下。   果然,对方不仅没有生气,还露出了近乎痴呆的笑容,像看着什么宝石一样 盯着她,“啊啊,对不起,我这个人很笨,不太会开玩笑。”   “没事了,你去照看明子吧。她昏了这么久,醒来会很头痛的。”不打算让 一个诅咒还没发作过的男人一直站在自己身后,万一兴奋会引发诅咒,她不就要 首当其冲的倒霉,展露出迷人的微笑,露出她最自信的可爱虎牙,成功把田村驱 赶到了客房去乖乖坐到了明子身边。   两家冰箱的东西几乎全凑到了一起,明子那边的材料反倒不如田村这边准备 的充分,估计了一下,大概能吃个三四天,一边取出今晚要用的部分,智美一边 把剩下的小心收好,开始盘算着如何度过Z市这场可怕的风波。   出门是不行了,现在的外面绝对是女性的地狱,她那些同伴也不知道有几个 能有她这样的好运气,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厨房里,悠闲地用冷米饭捏着饭团。   嗯……平时趾高气扬的队长大人,貌似是跑步最慢的呢,带着那么大的一对 胸部,被抓到应该是必然的吧。真可怜呐,一直维持清纯形象,连在杀必死的演 出中都暴露最少的家伙,真要被男人们当街轮暴,一定会疯掉的吧。   噗,想想就觉得很有趣。智美幸灾乐祸的在心中想象着,尽管是工作时间一 直泡在一起的女孩,但除了本多知江,依然没有一个会让她担心的朋友。   而知江,也没有和她亲密到会让她冒险去寻找的份上。她一边切开香肠,一 边有些感叹的想着,值得她冒险的人,好像还真是不存在啊。毕竟真的被抓住的 话,恐怕诅咒彻底解除之前,都会被男人控制着当成泄欲工具,想一想,智美背 后就冒起一层鸡皮疙瘩,觉得那一定比死都难过。   该来的迟早要来。   智美把三人份的晚餐准备的差不多时,田村满头大汗的跑了出来,紧张的按 着自己的肚子,结结巴巴的说:“我……我的肚子,开始痛了。”   立刻握紧了手里的餐刀,智美挤出一丝笑容,“那……那还真是糟糕啊,该 怎么办?”   田村慌乱的看着她,“你……你先去看着明子,我回卧室,那个……用手试 试看。”   智美点了点头,看他冲到卧室里后,才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将餐刀小心的藏 在背后,小步挪进了客房,坐在明子身边,谨慎的盯着房门。   四五分钟后,卧室的拉门被用力拉开,裤子都没有完全提好的田村要哭出来 似的冲了过来,“天哪!不管用,数字一直在减少,一直在减少……113、1 12……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救救我,我……我不想死啊!”   如果他要袭击过来,我就杀死他。下了这样的决心,智美看着他,握紧了背 后的餐刀。   “呜……对不起,小智美,我……我没办法继续保护你了。”田村趴在榻榻 米上,擦着眼泪,这样说道。   虽然不是很喜欢在这种时候听到这样的男人用昵称称呼自己,但智美还是多 少有些感动,而且,证实了他确实诅咒发作也不愿意袭击自己后,她反而有些不 舍得失去这么一个现成的保护者。   一切安定下来之前,就算是出门买东西什么的,也要有个男人才行啊。她飞 快的想着,很快就做好了决定。   “田村君,我不会让你死的。”她站起来,露出了坚定的表情。   田村抬起头,惊慌失措的说:“可……可是,我总不能对你……不行!那样 不行!小智美是最纯洁的,谁都不许玷污,我也不可以!”   “笨蛋!”智美干脆的过去敲了一下他的头,“谁说要你碰我了?你是不是 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   “呃……嗯!当然!小智美如果这就叫我去死,我也立刻遵命!”   智美用抱歉的目光看了一眼躺在被子下昏迷不醒的明子,弯腰拉住了被角, 猛地掀到了一边。   明子瘦削修长的裸体顿时暴露在空气中,即使带着各式各样的伤痕,即使胸 部并不丰满,双腿也有些太过结实,这依然是一具女性的裸体。   “你不能死。也不需要死,明子也是女孩子,不是吗?”智美看着目不转睛 盯着明子裸体的田村,快速的说。   “可……可是她……她受着伤……”田村已经把手放在了裤腰上,嘴里还是 犹豫着说。   “你可是会死啊,明子是个热心的好女孩,一定不会怪你的!”智美焦急的 催促着,用手推了推田村的后背,柔声说,“田村君就这么死了的话,小智美会 非常难过的。”   仿佛这句话让软弱的男生最后下定了决心,他向前探出身子,手脚并用的爬 到了赤裸的明子身上,喃喃的重复说着像是“对不起”的句子,飞快的脱下了自 己的裤子。   智美缓缓退出了客房,站在门口,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