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罚之城 卷2 第三章:“才没有男朋友呢!”

 
  等了十几秒,对那个笨手笨脚的田村还是有些担心,智美摸了摸有些发热的 脸颊,把眼睛凑到了拉门的缝隙上。   大概是成人影片的观看经验非常丰富,田村并没像她想象的那麽不知所措, 仅仅是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把明子的双腿架在肩上,双手抱着明子的大腿, 完成了插入,并开始前后摇晃着腰部。   啧……原来不是处男啊。智美有些失望的在心里说,不过转念一想,这男生 其实长的也不算太差劲,又比较有钱,现在还是处男反倒有些奇怪。   大概是平常的狂热拥趸中给人处男感觉的家伙太多了,才会让智美有这种错 觉的吧。   她正想挪开视线,躲去田村的卧室等他完事的时候,原本一动不动仅仅是随 着男体撞击的节奏微微摇晃的明子,突然小声的呻吟了起来。   “呜……不要……好痛……”明子难过的哼着,抬起手推向自己的股间,慢 慢睁开了眼睛。   糟糕!智美心中顿时一阵惊慌,她知道自己好友的格斗水准,即使伤成这样, 要让田村无法完事也不算太过困难。   “你……你是田村?你在干什么!你想死是不是!”眼睛适应了屋里的灯光 后,明子浑身都瞬间变得紧绷而僵硬,瞪大了双眼看着满头大汗的田村,怒气直 接从凶狠的目光中溢了出来。   这一霎那,智美甚至想要冲进帮忙压住明子的身体。   田村显然对明子十分害怕,身体立刻就颤抖了起来,但他还是紧紧地抱着明 子的双腿,让膨胀的分身在她紧涩的蜜壶中抽送,“大桥君,我不想死……求求 你,救救我,我真的不想死。”   明子依然很生气的样子,但却没有真的把田村一拳揍开,而是皱着眉瞪着他 说:“你……你开什么玩笑,做出这种事来,打算拿那个匪夷所思的梦做借口吗? 你那个老大来欺负我,连你也敢这样……可恶!”   应该是下体确实十分疼痛,明子的口气异样的软弱,如果不是怒气增长了一 些气势,可能还不如智美的声音有威慑力。   “那个梦是真的!”田村慌张的说着,身体不自觉地用劲过头,向前压在了 明子的身上,一直保留着小半在外面的肉棒跟着尽根插入,明子啊呀尖叫了一声, 攥紧了身边的床单,田村连忙往外抽出一截,喘着气说,“藤田已经死了。他就 死在你身边,不然……不然我也不敢擅自把你救回我家啊。大桥君,我……我已 经这样了,你就行行好,帮帮我吧……”   “呜……”明子苦闷的看着自己打开的股间,像是在确认自己已经被侵犯的 事实,“可恶……我……我可是一点也不喜欢你的啊。我……我都还没有过男朋 友……”   田村亲吻着明子抬起的脚掌,慌乱的说:“那……那是那些男生都没眼光, 其实,大桥君也有很可爱的时候。比如……比如帮助受欺负的同学的时候,温柔 又坚强的样子真的很吸引人。”有种照着美少女游戏念对白的感觉,田村一边维 持着小幅度的抽动,一边结结巴巴的说着各种讨好的话。   “都……已经这样了。嗯……啊啊……可恶!怎么会这么痛……”明子似乎 接受了现实,抬起手臂挡住了眼睛,放松了紧绷的肌肉,喘息着躺回到被褥上, “你……你轻点,我……我怎么说也是第一次啊。”   “对、对不起!”田村立刻恭敬地道歉,但脸上还是流过显而易见的喜悦, 这种还在着迷偶像的年轻男性,对所谓的纯洁还是十分在意的。虽然明子从小练 空手道肯定是不容易见到破瓜之血,但处女秘处的紧窄和青涩多少还是会和经验 丰富的女性有些不同。   “如果……如果不舒服的话,请说出来。我会注意的。”田村把速度减缓到 过与温柔的程度,小声说,“我也没什么经验,之前……之前只和网上订购的娃 娃做过这种事,我、我还是第一次和女生……和女生做到这种程度,大桥君,你 ……你的里面好紧,我……我舒服的好像要化掉了。”   “混、混蛋……不要说这么丢脸的话。”虽然手臂挡着小半张脸,但明子露 在外面的面部肌肤已经彻底红透,虽然是斥骂,但在门口的智美听来,已经有了 一丝撒娇的意味。   看起来,这家伙的命是保住了。智美再次松了口气,也不敢离开,软绵绵的 坐在了玄关的地板上。   之后的十几分钟里,没再听到有人说话。   持续不断从门缝里传出来的,是田村越来越激烈的喘息,和明子变得越来越 柔软的呻吟。   “啊!怎……怎么射在里面……嗯嗯……好热……”明子的声音突然拔高, 接着带着纵容的意味纤细的哼哼着。   智美好奇的侧头看了一眼。   诅咒应该是暂时解除了,田村满身大汗的趴在明子的裸体上,双手紧紧地抱 着她,脸颊枕在并不丰满的胸部上,陶醉一样悠长的呼吸。明子的神情显得微妙 的茫然,双手抚摸着田村汗湿的头发,脸上的红潮还未退去,显得意外的妩媚。   心底流过一丝不愿承认的嫉妒,智美小心的站起来,轻手轻脚的走进了厨房。   有了解决诅咒的渠道,田村的危险性直线下降,加上明子应该也会保护自己, 智美顿时觉得安全了许多,一直紧张的身心也终于真正的放松了下来。   放下手里的餐刀,她继续一下一下捏着饭团。等到晚餐全部完成,客房那边 依旧没有动静。她又等了十几分钟,几乎忍不住要去叫人的时候,总算听到了拉 门打开的声音。   走到厨房的,是带着不耐烦表情的明子,脸上有伤的地方被贴上了药膏,看 起来有那么几分怪异,她一边揉着下巴,一边咕哝着说,“烦死人了,啰嗦的小 男人,不就是被揍了两拳嘛,过两天自然就会好了。呐,小智美,用帮忙吗?”   看来两人在屋里还聊了一会儿,智美耸了耸肩,“诺,全部完成,只等你们 两个的嘴啦。”   “你还是这么手脚麻利啊。”明子笑了笑,过来随手抄起一个饭团先咬了一 口,“唔……饿死了,明明只是躺着不动,还是觉得像运动了一场一样累。”   没想到好友那么大大咧咧的谈论着刚才的性爱,智美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 好干笑了两声,脸颊也很熟练的红了一红。   “干嘛脸红,刚才你不是还在偷看的吗?”还是轻松的口吻,明子的眼睛却 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目光牢牢的锁定着她的脸。   “我……我不是担心你嘛。”智美不好意思的笑着,扭开了头。   “小——智——美——”明子拉长了声音叫着她的昵称,双手从后方搂住了 她的腰,下巴枕在她的肩膀上,“你已经知道了吧,田村是我的同学。”   “嗯,他……说过了。”   “你也已经知道了吧,他可是你的超级歌迷,甚至可以说,就是为了你,才 会特意搬到我家的对面。”明子的声音很轻,但透着一股危险的意味。   智美努力维持着微笑,手尽量不着痕迹的挪到了靠近餐刀的位置,“嗯,田 村……真是个很不错的男生呢。”   “这样一个对你痴狂的男孩,体格也不算瘦弱,为什么……没有袭击你,而 是来侵犯我了呢?”明子突然从背后抓住了智美的手腕,嘴唇几乎贴在她的耳垂 上说道。   智美的脊背挺得笔直,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僵硬,“这……可能就是哪些狂热 者的古怪心态吧。不容许自己的偶像被玷污,有一点不纯洁,也会让他们歇斯底 里。正好……明子你又在,你也不是对男生完全没有吸引力啊,为什么会不相信 田村的选择呢?”   明子哼了一声,放开了她的手,退后到冰箱的旁边,靠着墙,“这种狂热追 星的傻瓜,我一辈子也理解不了。”   智美无声的吐了口气,回头看着明子说:“你刚才不是也没有把他推开么。”   明子微微低下头,有些沮丧的挠了挠头顶的短发,“我也不知道,我……本 来应该把他一拳打飞的。可是……他好像真的会死。”   毕竟是同性的密友,明子不自觉地把心里的迷惑说了出来,“而且,身体里 ……被他进入的感觉,有些古怪,胀痛的同时,也……也有点舒服。我就犹豫了 那么一下,后来……后来手脚就没有力气了。”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头垂的更低,“最后倒是突然觉得浑身都在使劲,可 那个时候真是怎么也不想推开他,反倒……反倒想要让他进来的更深一些。啊… …我是不是也被那个诅咒感染了啊,怎么会变得这么奇怪……”   这种时候,智美自然不可能露出很有经验的样子,而且,她也确实没有体会 过明子说的感觉,身体里有另一个男人的时候,她总是在克制着自己不要尖叫着 逃走,“嘛……这种事情,我也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安慰你。”   明子奇怪的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你那时候……不是和井上前辈……”   智美立刻打断了她,“没有。”她很坚决的看着明子,目光的侧边,却在看 着门口站着的田村,“我没有和他交往过。我……一直都没有过男朋友。和你一 样。”   明子微微昂起了下巴,用奇妙的眼神看着智美,接着笑了笑,“不一样。”   “不一样?”   “我现在有男朋友了。”明子抱着手肘,向着厨房门口的方向撇了撇下巴, “悠二,十分钟前刚成为我的男朋友。”   田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还是大步走到了明子身边,搂住了明子的腰,说: “即使是诅咒,我是个男人,也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且……而且明子却是是 个好女孩。”他比明子还要略低一些,但明子故意分开了双腿,还是显出了那么 点情侣的感觉。   智美一时有些混乱,不过还是微笑着说:“那还真是恭喜了。”   明子并没露出什么喜悦的神色,只是轻描淡写的对智美点了点头,用同样的 句式回答:“那还真是多谢你。”   田村很体贴的问明子,“那个……现在好些了吗?”   明子嗯了一声,拉着他往外走去,“不过下面还是别别扭扭的,好象还有个 什么东西在里面一样。真讨厌……”   “啊……我听人说第一次都是这样的啦。以后会好的。”   智美静静的看着两人离开的门口,突然有种被隔绝在外的错觉。这感觉让她 很不舒服,她抖了抖肩,端起了盘子,决定暂且忘掉这些无聊的事情。   混乱的当下,安然无恙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这顿晚餐是智美吃过的最无聊的一顿饭,没有之一。整顿饭的时间,田村都 在絮絮叨叨的说一些她不是听不懂就是没兴趣的东西,明子倒是一直认真在听, 这让她隐约觉得不妙。这个出身传统道场的好友好象是真的因为失身而倒向了田 村。   这样下去,作为第三方的她,反而渐渐成为了多余的存在。   而更让她感到不快的是,每当她试图引起田村的注意力,把话题转移到她的 演艺事业上时,明子就会毫不客气的将话题中断,引回到田村自身的无聊事情上 来。   啊啊……人家一点也不想听这家伙是怎么逛漫展买同人本看可爱的女孩子穿 成动漫人物给她拍照啊!在心里咆哮着,智美还是尽量露出微笑维护着形象,只 是咬向饭团的牙还是忍不住用上了过大的力道。   饭后明子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和智美预期的结果有点不同,明子打完电话后, 依旧是一幅很平静的样子,只是说了句,家里没事,一切都还好。   是啊,道场那边还有不少年轻的女学员,明子家那些孔武有力的大猩猩总不 至于因为无法强奸到女人而死掉。在心里忍不住这样想着,智美嘴里说道:“那 真是太好了。总算是个好消息呢。”   晚上睡觉的安排也和智美预想的不太一样。   本以为可以和明子一起睡在客房,躲开那个让她感到恶心的卧室,可最后的 决定却是她一个人睡在田村的卧室,明子和田村去客房。   “为什么?这样安排不是很怪异吗?”智美迷惑的看着明子。   明子的答案直接而果断,“悠二的卧室剩下的空间太小,住两个人会挤。现 在谁也不知道诅咒会什么时候发作,既然我是他的女朋友,我总要随时准备救他 的命才行。那结果就很简单了吧。”她停顿了一下,用开玩笑的口气说,“还是 说,你想和我交换一下?”   “不、当然不是。”智美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可一时又看不出来。硬要说的 话,就好象又一次置身于所属的团体中一样,看起来都是温柔友好的模样,心里 却不知道在算计着什么。   明子缓缓走到靠街道一边的窗户,看着外面安静下来的Z市,缓缓地说: “智美,这城市好象整个疯掉了。你觉得,最后咱们会不会也跟着疯掉?”   “别瞎想了。只要坚持下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打气和安慰本来就是她 的强项,她很自然地拿出了劝慰的口气。可话说出口,就连她自己也不觉得有什 么可信度。   “小智美,你还是老样子呢。”明子笑着走到她身边,像以前两人还是同学 时候一样,轻轻拍了拍她的头。   “哪有,人家明明变得更可爱了。”她笑着用头顶了明子一下,结束了对话。   从壁橱里掏出被褥铺好,躺在上面,闭上眼睛,智美却感觉不到什么睡意, 尽管身体和精神都已经十分疲倦,可脑海里的混乱烦躁让她无法安静的进入梦乡。   睁开眼,周围看到的尽是动漫人物的招贴画和她自己的海报,海报上的她, 比现在的她明艳精致的多,美丽的让她产生了那并不是她本人的错觉。   不知道田村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每晚睡觉前看着这些海报入睡。   会不会……看着她的海报自慰呢?智美莫名的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紧接着就 感到一阵恶寒,连忙转身侧对着拉门,不再看墙上色彩斑斓的印刷品。   第一天姑且算是平安度过了,智美蜷在被子里这样想着,终于昏昏沉沉的睡 了过去。   长久的工作中早已养成了习惯,睡上四五个小时,身体的疲倦就得到了很好 的回复。智美睁眼醒来的时候,窗帘外的天色还只是暗淡的灰。   今天……不会有工作安排了呢,她有些呆滞的瞪眼看着天花板,昨天发生的 一切还是好象做梦一样没有真实感。   她爬起来穿好睡衣,打开了卧室里的电脑。电脑的屏幕上是她甜美可爱的微 笑特写,不过旁边摆满了美少女游戏的图标,让智美很难产生什么好感。   试着连接了一下网络,大部分页面都已经无法打开,智美撑着脸颊,一个一 个的尝试,最后能连接上的,也只有Z市内的站点。而这些站点已经无一例外的 换上了警告的讯息,提醒着尚且安全的市民,现在究竟是怎样混乱的情况。   “14岁以下的女儿……这时候才提醒要送出去,也太晚了吧?”智美冷笑 着关掉了网页,昨天下午的暴乱,早就有不知多少青涩的花苞被凶狠的碾碎了。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恢复到最低限度的秩序的话,至少未来还不那么让 人悲观。生命的威胁过去后,自律性总会渐渐浮现的。   等外面稍微安定一些,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回家是不行了,不如……逃出 Z市吧。说是全市封锁,总不至于一点出去的办法也找不到。实在不成,就去找 那些肥头大耳的大叔,平常在床上的时候花样百出,这时候动动他们手上的权力 帮个小忙,应该不是太困难吧?   在心里盘算了一会儿,一夜的尿意浮现,她整了整额发,关掉电脑走出了卧 室。   那两人,应该还在睡吧。看着紧闭的拉门,智美抿了抿嘴,没有打开廊下的 灯,径直走向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镜子诚实的反映出智美现在的模样,如果被经纪人看到这样的面孔, 恐怕会立刻大发雷霆吧。   皮肤白的过分,脸颊靠近耳根的地方,能看到淡青色的脉络,眼袋变得很重, 大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她对着镜子挤出一个职业化的微笑,然后不满意的摇了 摇头。   卫生间里没有她用的顺手的东西,仅有明子那边拿来的几瓶护肤品,不夸张 的说,这些廉价货以前她可是连看都不会看一眼。但现在也别无选择了。   呜……这俗气的香味。还有这洗面奶,天哪……明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啊,一 点女孩子的自觉都没有吗?智美一边抱怨着,一边用发卡别起了刘海,开始忍耐 着洗漱。   可用的东西太过简陋,平常要在卫生间里磨蹭一个小时左右的智美这次只用 了二十分钟,就再也没有可做的事情了。不过,总算看起来精神了一些。   唉……反正也没人看,对着镜子再次端详了一会儿,智美沮丧的关好了水龙 头,准备回卧室找几本漫画看。   路过客房的门口时,她听到了屋内的动静。里面的两人,看来是已经醒了, 而且,醒的十分彻底。   不用打开门,她也知道里面的他们正在干什么。   明子原本十分中性化的声音大概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变得纤细而娇媚,从 这可以称得上响亮的美妙呻吟听来,她倒是适应的很快,这才是人生的第二次交 欢,就已经找到了作为女性的乐趣所在。   这种男性化的女生,不是应该讨厌和男人做这种事的吗?电视果然都是骗人 的。智美心里莫名的烦躁起来。   “啊啊……悠二,别……别那么温柔,再用力一些,没……没问题的。啊啊 啊……好深,哦——好舒服……”明子的叫声充满了喜悦,那不是假装出来的淫 语,纯粹是官能燃烧的产物。   我都还没有尝过这种滋味呢,可恶……智美恨恨地瞪了紧闭的拉门一眼,向 着卧室走去。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