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罚之城 卷2 第四章:“喂……开玩笑的吧?”

 
  一直到上午十点多,明子和田村才懒洋洋的从客房里走了出来,显然是补了 一觉。   无聊的智美一直在书桌前看漫画,偶尔从窗户往外看看,还是没能鼓起勇气 就这么孤身一人逃走。   想要离开这城市,起码要有明子的帮助才行。她略带希望的看向明子,结果 却发现对方的脸上正洋溢着一种身心充分满足后的慵懒妩媚,往日的中性化气质 荡然无存。如果不是身材还是一样的劲瘦,她几乎要认为这是个长相相似的冒牌 货。   田村也很气人的陷入到一种痴迷的状态中,初尝到女性肉体的美妙滋味,很 自然的就把注意力从不敢高攀的偶像转移到可以真切的抚摸亲吻的鲜活少女身上。   “呐,我们出门采购点必备品,小智美好好地看家,谁敲门也不要开哦。” 明子在卧室门口探头说,“对了,你在剧场那边有没有落下什么重要物品?悠二 想要去那边一趟,我可以帮你找找看。”   重要物品……也只有手机和便服里放着的钱包了吧,手机肯定是找不到了, “哦,如果不麻烦的话,请帮忙找找我的钱包,就在我的便服里,更衣柜子上有 我的名牌,很好找的。”她没精打采的回应,不太适应现在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 节奏。   往常的这个时间,她应该已经在和同伴练习舞蹈和发声了。   唉……也不知道那些同伴现在怎么样了,虽说是竞争对手,幸灾乐祸的情绪 渐渐消逝后,还是开始忍不住为她们担心起来。   大概是被明子教训过,田村没来和智美打招呼,就那么直接出门了。   智美不悦的看着周围的海报,自言自语的说:“果然都是这副模样,有了真 正的女朋友之后,偶像什么的丢开也没所谓了。说到底,我也只是个意淫的对象 而已嘛。”   不想再看不感兴趣的少年漫画,智美索性坐到了书桌上,抱着膝盖从窗户看 着下面的街道。   街道比平常空旷了太多,几乎看不到什么行人,路面上布满了凌乱的垃圾和 撕破的衣物,十几个青年男女正从街道的另一头开始收拾,他们的身边,护卫着 几个配枪的警察,大致数了数,总共不到二十人的群体,男女恰好各占一半。   人类真是一种适应力很强的生物。她嘲弄的想着,想必那些跟在里面的女孩 子,也都已经有了随时随地献身的觉悟了吧,不知道她们的脑子是什么构造,这 种荒谬的事情,竟然也可以接受。   这时候要是发作一个,就好玩了。智美正这么想的时候,一个刚把一堆破烂 衣服丢进垃圾车的男子突然捂住了肚子,脸色发白的看着旁边的警察。   那警察楞了一下,接着立刻跑了过去,拍着他的肩膀,应该是在确认。之后, 警察迅速的从队伍中拉出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指着那个男子开始说话。   那女孩点了点头,拉起那个男子的手,一起走到了旁边未开业的便利店门口。   所有的人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过去围成了一圈,背对着中心,算是遮挡着内部 的情况。   智美这种十楼的高度,遮挡视线的也只有便利店的防雨棚而已,她清楚地看 到那个女孩迅速脱掉了裙子里的内裤,抱住了那个青年,吻着他的额头。   “这城市果然疯了。”智美没来由的感到一丝气愤,大概是因为在这种时刻, 她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除了她自小向往的那无以计数的聚光灯,没有什么能让 她忍受这种屈辱。   男子拉开了裤链,向后缩了缩,防雨棚挡住了他大半个身子。然后那女孩分 开双腿,坐向了他的身上。防雨棚外还能看到的,只剩下女孩纤细笔直的小腿, 鞋尖顶着地面,费力的上下移动。   围在外面的人不少都脸红了起来,但没有一个人回头看一眼。   如果全市都是这样的人,昨天下午的暴乱就不会发生了吧。智美有些嫉妒的 就这样坐在窗边,一直看到了最后,看到那两人完成了一切,继续回到工作中, 才闷闷不乐的爬下了书桌,拿起一本漫画。   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样,这城市崩坏的速度,还真是意外的缓慢呐。   算了,还是想想怎么说服明子帮自己逃出去吧。看她那副样子,根本已经开 始享受有男人陪伴的生活了,可恶。智美看不进去手中漫画的情节,一直在压抑 不住的胡思乱想。   最后,竟然这样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多钟。智美疑惑的去客房看了一眼,那两人还 没回来。   难道……在路上被谁袭击了?智美忐忑的猜测着各种可能,却因为不可能有 答案而变得更加不安。   这样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将近两点的时候,玄关终于传来的钥匙转动的声响。   “啊,你们回来了。”智美迎了出去,很积极的接过了明子手上两个明显小 一圈的袋子。   田村放下手上的两个大口袋擦了擦汗,明子很体贴的替他拎起了一个,三人 一起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收拾进厨房。   “怎么去了这么久,人家担心死了。”做出这种程度的真诚神情对演技在全 成员中都数一数二的她来说实在轻而易举。   田村果然露出了幸福和感动的表情,连忙回答:“不好意思,让伊田君久等 了。我们碰到一些事,耽搁了一会儿。幸亏有明子和我一起,还真是有点危险呢。”   智美微微皱起眉,一边看明子身上有没有新伤,一边用关心的口气问:“是 有人袭击你们吗?你们有没受伤?”   明子的脸颊红了红,伸手在田村的腰侧拧了一下,“不是有人袭击。是悠二 这个笨蛋啦,竟然在外面擅自发作。害的我好丢脸。”   “没、没人能看到啦。相信我啊。”田村有点扭捏的摸着后脑,嘿嘿笑着。 看来,这家伙已经从诅咒的恐惧中摆脱出来,眼神射向明子短裤下的大腿时,还 透露着一丝期待。   “又不是看到的问题!”明子应该是真的觉得羞耻,脖子都有些泛红,“我 昨天还是处女哎,竟然、竟然在厕所那种地方……呀啊!你们、你们先收拾吧, 我、我去房里换内裤!”   看来,灌进去的东西流出来了呢……智美皱着眉看着明子急匆匆的跑掉,突 然对于现在的明子感到一阵厌恶。   幸好,忍耐着厌恶去迎合他人的喜好,本就是她的工作。只要说服明子帮她 逃出Z市,之后喜欢在这城市里陪田村怎样做爱都是明子自己的事,她一点也不 关心,没错。一!点!也!不!关!心!   田村把东西按照很男生的风格堆放好,突然问:“那个……伊田君,你们的 其他人,现在怎么样了?”   智美楞了一下,考虑着说:“呃,我逃走的时候情况那么混乱,害怕的腿都 软了,哪里还注意的到其他人啊。”她恰到好处的流露出恐惧的神情,不太委婉 的表示了自己不想回忆当时情景的心情。   田村轻轻叹了口气,“这么说,伊田君真是幸运呐。那样的骚乱,还是平平 安安的度过了。”   智美对着他展现一个甜蜜的微笑,从两侧拍了拍他的肩,笑着说:“最后还 是多亏了田村你啊,我真的很感谢很感谢你救了我。”   田村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守护小智美是我毕 生的梦想!”   “这样的情形下,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没有你和明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 办呢。”她不着痕迹的提起明子的名字,好提醒一下面前这看起来有些兴奋过头 的男生。   果然冷静了下来,田村醒悟什么似的往后退了半步,挠了挠头,说:“能遇 到明子,也是我的运气呢。她看起来凶巴巴的,其实对我还是很温柔的呐。”   嘛……她怎么对你那是你们的事,不必向我报告了。智美在心里说着,转身 走向了水池,“你们也都还没吃吧,去休息吧,我来负责填满大家的胃。”   田村点了点头,感激的说:“感觉真像在梦里一样啊,有了女朋友,还能吃 到伊田君亲手做的料理,哪怕今天以后就让我死掉,我也觉得没什么遗憾了啊!”   “笨蛋,不要总是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她随口答了一句,心里顺便接了一 句,你要是擅自死掉的话,可是会更麻烦的啊。   包里采购了很多经得起放置的食品,看来明子倒是比想象中更加细心。从里 面挑拣出几样自己爱吃的,智美打开电磁炉开始烹饪。   “哎呀,你明明很想看,还装什么!来啊,快点!”明子叫嚷着拉着田村走 进了卧室,大概是要用那边的电脑。   应该是要在一起看些成人电影什么的吧,明子没交过男朋友,想要学习的心 情也可以理解。智美侧头看了一眼,拉门关的倒是很严实,也没办法验证她的猜 想。   一会儿可要先敲门,给他们点时间关掉才好。无聊的用菜铲磨蹭着锅边,智 美也忍不住想起了一些色色的事情。   不过关于那种事,她最愉快的记忆还是以前国中的时候,双腿夹着棉被,想 象着当时暗恋的那个长的极像柏原崇的年轻男生,拼命地摇摆着才开始发育的臀 部用棉被摩擦隆起的耻丘,一直到内裤的底部变得湿漉漉的,才浑身发软的停止 下来。   那是明明还是处女,都比后来要快乐得多。智美有些烦躁的想着,那些可恶 的中年大叔,都是些把女孩子当作玩物的家伙,害得她不知不觉就变得讨厌男人 了。不然的话……不然的话……呃……她这么想了一下,发现即使对男性不排斥 的时候,也不会考虑田村这种类型的男友。看来,这种细微的嫉妒,纯粹是因为 明子现在显得比她快乐而已。   “呵啊!”卧室传来一声古怪的惊叫,听声音,竟然好像是田村。   “喂……看个A片也要如此吃惊吗?你还算不算男人啊。”智美嘀咕着走了 过去,敲了敲门,问,“怎么了?”   “没、没事!”田村的回答反而勾起了智美的好奇心。   她奇怪的拉开了门,同时做好了如果看到什么色情场面就迅速害羞脸红尖叫 的准备。   结果看到的是田村张开双臂挡在电脑屏幕前面,涨红着脸摇头,“真……真 的没什么!请……请快准备午饭吧,我的肚子都咕噜咕噜的乱叫了!”   一定是在看什么重口味的影片吧,真看不出明子这么大胆呢。智美猜测着退 了出来,被排除在外的感觉很是不爽,让她考虑要不要在自己不爱吃的菜中吐几 口口水。   不过如果是田村的话,吃到她的口水反而是很幸福的事情吧。她搓了搓胳膊 上的鸡皮疙瘩,果断停止了这恶心的猜想。   饭后,田村乖乖的拿了自己的掌机回去客房,明子和智美慢慢悠悠的收拾好 房间,并排坐在了榻榻米上,难得的闲聊了起来。   明子的皮肉伤好的很快,大概是自小在训练中挨打练就的恢复力,除了一些 淡淡的淤青,已经看不出曾经受过袭击的痕迹。   “明子,你们……真的去剧场那边了?”结果明子递过来的钱包,智美楞了 一下,疑惑的问。   “当然。”明子撇了撇嘴,斜眼看了一下隔壁客房的方向,“那个笨蛋,非 要去看看不可,说不亲眼确认一下就无法安心。”   “那……你们发现什么了?”智美不自觉地挺直了背,有些紧张的问。   明子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这不,你的钱包。还有你那时候穿去的便服, 都在一起,不过……衣服脏了,我就丢掉了。你还是接着穿我的吧。”   “丢掉了?”智美的音量顿时拔高了几分,那可是她很喜欢的名牌哎,怎么 是你这暴力女的便宜衣服可以相提并论的,她挤出一个微笑,“脏得很厉害吗? 为什么不拿回来洗洗。”   明子盯着她的眼睛,耸了耸肩,“小智美,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呐,明明很生 气,还是能保持笑眯眯的模样。那衣服我想我就算拿回来,你也会毫不犹豫的丢 进垃圾桶。我可是很了解你的。”   “被扯破了?”智美转了转眼珠,小声问。   明子神秘兮兮的笑着,把嘴巴凑近了她的耳朵,小声说:“没破,完好无损。 只不过,上面沾满了干掉的精液,和昨天我内裤上干掉的那块一样,白花花的, 发硬,有股奇妙的臭味。”   “够了!”智美厌恶的别开脸,“谢谢你帮我扔掉。我确实不会再要那衣服 了。”她掏出钱包,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真皮的表面仿佛也有了男人胯下的 腥臊味道。   “剧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一边用手掌擦着钱包,一边皱着眉问。   “我怎么知道。”明子靠回到壁柜的门外,长而结实的双腿交叠在一起,晃 动着劲瘦有力的脚掌,“我只知道那里一定死了很多人,直到我们去的时候,尸 体还没有清理完毕,地板上脏得要死,到处都是男人死前失禁留下的屎尿,空气 别提有多糟糕了,我敢打赌,你一定宁愿选择用男人穿过的内裤当口罩也不愿意 多吸一口那里的味道。”   “这种被鲨鱼咬还是鳄鱼咬的蠢问题我从来都是全都不要。”智美哼了一声, 从脑海里驱赶走擅自开始描绘画面的想象力,“啊……也不知道我的同伴们怎么 样了。”   明子眯着眼看向她,“放心,现在Z市中女性可是宝贵的资源,她们至少不 会死。”   智美笑了笑,说:“那就很好了,这种噩梦的时期,活着总是一件好事。”   明子看了一眼书桌上的电脑屏幕,唇角微妙的勾起一个弧度,“这倒不一定。 活着,可并不总是一件好事。”   这一眼,成功的让智美的好奇心再次回到了田村之前所挡住的内容上。   明子的生活倒是很规律,聊了没一会儿,就打着呵欠说要回去午睡。   得到机会的智美犹豫了一会儿,小心把拉门关好,跑去书桌前打开了电脑。   想了想这卧室的拉门也没有锁,似乎有点不太保险,她又转身抽下来几本书, 沿着拉门的滑带排开,试了试没办法一下拉开,这才放心的回到屏幕前。   那两人并没有拿着光盘之类的存储介质,他们看的东西,多半是直接从电脑 上调出的。   应该不是成人影片或动画,田村那时的表情不像是为了隐藏秘密的害羞,而 是一种为了掩护什么的惊慌失措。当时明子的表情很微妙,好像田村不让智美看 屏幕上的内容颇有些天真一样。   嗯……各分区似乎都没有多出什么新的东西。难道是网上?智美想了想,打 开了浏览窗口,开始用检查两个弟弟电脑的技术从浏览记录里寻找着可能的信息。   很快,她就找到了一个很可疑的私人页面。浏览时间,正是她在做饭的时候。   回头看了一眼拉门,智美小心的关掉了音箱,打开了那个地址。   “欢迎来到污浊之门”,灰黑色的页面中央,只有这样简单的一行字,汉字 和假名都用特效处理过,像用粘糊糊的白色液体写出来,没干的部分还在向下流 动。   下面,是很简陋的“进入”“离开”两个按钮。   她自然点了进入。这时,她才注意到上方的地址栏中的长串字母竟然反复出 现了她所在偶像团体的罗马文缩写,和几个她认不出来的拉丁文连在一起。   “蹂躏的日志”、“调教的会客室”、“白浊的初始”……一个个怪异的分 栏标题简陋的一字排开,除了“幸运之神的降临”那一栏可以点击外,其余的标 题下都显示着“等待添加中”的字样。   别无选择,她只有点进所谓的幸运之神的页面中。   页面的整体背景,竟然是她们固定表演的那个剧场,从舞台的装潢来开,应 该是她们值得纪念的初次演出。而在这样的背景上,上下分开的两个栏目,分别 摆放着图片和视频。   页面似乎取消了预览功能,显示在她眼前的,只有混合着数字字母的古怪文 件名而已。   她只好从第一个图片开始点开,同时在新窗口打开了下方的第一个视频,让 它在一边缓冲,毕竟是私人架设的页面,总要做好读取速度慢的准备。   第一张是很混乱模糊的一张照片,只能看到一大篇因为晃动而变成色斑一样 影子的后背。照片下的注释写着:“一群倒霉鬼的背影,冲向幸运之门的缝隙”。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智美小声咕哝了一句,点了下一张。   注释写着“神迹的验证”的这张照片,似乎是拍下了某个人的手机屏幕,屏 幕上应该在播放着什么视频,只不过太昏暗模糊,什么也看不清。   这张照片的上传者是另一个ID,看起来这个页面并不仅仅属于某个人,也 不知道背后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   “可恶!小绫被我输掉了!”注释用鲜红的大字标明了上传者愤怒的心情, 而看到内容的智美,一瞬间感到浑身都变得僵硬。   尽管那画面有些模糊,拍摄者的水准也难以恭维,但配合那句注释,智美很 难让自己装作看不懂。   一个栗色长发的少女被四五只手死死的面朝下按在地上,脸孔被垂下的发丝 挡着,上身的演出服从中间撕成了两片,一片垂在腰间,一片挂在手臂上。她的 下肢仅穿着一双过膝黑袜,脚上的鞋也没了。   尽管如此,她暴露在照片上的身体部分也并不太多。   因为大部分赤裸的肌肤,都被同样赤身裸体的男人们遮住。   是……是西津绫……两个A都大写只把中间的y小写是她专用的昵称。拥趸 也都表示这样的写法十分可爱,花体字的话像是小绫本人在做鬼脸一样。   这……就是那天自己逃走之后发生的事情吗?智美后怕的盯着从男人肢体间 伸出的手,纤细的手指徒劳的张开,想要抓住什么一样对着空气用力。   智美靠在椅背上,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她已经猜出了,之后的那些图片会有 什么,也猜出了那些视频会有什么。   但一想到那些同伴令人厌恶的某些回忆,她就忍不住想要仔细的看下去。   她的脸上浮现一丝微笑,缓缓地把鼠标的指针,移动到了“下一张”上。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