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意都市(神魔都市)》001-005

 
            第001章  家生变故

  唐林。

  男。

  1990年11月04日出生。

  先就读于福建省N市F大专,大一。

  “越来越烦躁了,”

  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高个男生正拎着书包往回走,他打了个呵欠,就觉得
喉咙有点痒,从书包里取出康师傅冰红茶,灌下一口,还是觉得喉咙有点痒。他
看了眼左手臂,那里留着一排整齐的牙印,是他自己咬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
最近唐林总喜欢找点东西咬,就像老鼠喜欢磨牙一般。

  “又犯困了,真不知道是不是这天气的原因,”

  唐林抬起头看了眼太阳,毒辣辣的就迫使他不得不低下头继续往前走着。

  时值六月,天气不热才有鬼,但唐林总觉得随着年龄的增加,他越来越讨厌
光线了,有时候都希望自己像只老鼠一样生活在地底下,不过比起恶心的老鼠,
唐林可能更想做一只吸血鬼。在他的记忆里,吸血鬼应该是一种非常尊贵非常神
秘的种族,白天就躲在棺材里睡觉,晚上就出现吸血,而且他总觉得吸血的同时
就会伴随着一些色色的事情的发生,就像性。

  唐林虽然上了本市的大学,但他还是一个纯种的处男,除了以前陪自己的伙
伴看过毛片外,他还没有真正接触过女人,看过女人的私密之处,或许这和他的
性格有关吧,他总喜欢独来独往,都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长得帅气的他是招引
了不少女孩子的爱慕,却都被他拒绝了,当他举起篮球灌篮时,全场的女生都会
为他儿惊叫的。

  自己到底要找个什么样的女朋友呢?

  唐林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但都没有答案,或许自己的梦中情人还没有到来
吧,只是唐林不知道自己以后为了追求鲜血与性,他已经完全摒弃了现在的观念,
熟妇、少妇、寡妇、幼女,这些女人的鲜血向来都是吸血鬼最爱的,而且有些高
级的吸血鬼更喜欢吮吸亲人的鲜血,当然,必须是女性。

  “我讨厌这种天气,”

  唐林吐了吐舌头就拿出冰红茶继续饮着。

  唐林此行的目的是回家,很普通的一次回家之旅,F大专离他家大概半公里,
走十几分钟就到了,应该算是非常的近了,所以唐林都是步行回家的,这会儿,
已经回家的估计就是他的妈妈、大姐还有小妹了。

  他的妈妈生了两个女儿还有一个儿子,他应该算是非常的幸福的了。

  “喂,小林子,接着噢~~”一个骑着脚踏车的女生从唐林旁边晃过去,并
将一封情书抛给了唐林。

  唐林望着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就喊道:“许雪诺,我不找女朋友的!
你别老是这样子啊!”

  许雪诺回过头,天真无邪地笑着,微风将她的裙摆吹起来,一件白色的小内
裤就映入唐林眼中,让唐林失神了好一会儿。

  当唐林回过神时,许雪诺已经不知踪影,只有手中的这封情书证明许雪诺有
出现过。

  唐林看着情书的表面,“诺诺爱小林子”五个粉红色的大字就占领了大半张
的封面。

  “真是个傻傻的女生,”

  唐林淡淡一笑就将情书折起来,习惯性地抛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走了三分钟,唐林就看到了自己的家,他的家是典型的商品房,三间卧室,
一个客厅,一个厨房,还有一个卫生间,面积不大,住起来挺拥挤的。唐林自己
一个房间,大姐和小妹一个房间,妈妈和爸爸一个房间,唐林的妈妈是初中老师
的,爸爸则在航空公司上班,做机长,回来的时间特别的少,一般是两周回一次
家的,有时候唐林周末补课的话,他都要好几个月才能见到他的爸爸。

  走到家门口,唐林就想敲门,却发觉门根本就没有锁。

  “奇怪,应该都会锁门的,”

  唐林嘀咕了声就轻轻推开门,叫道,“妈妈,在吗?”

  没有人回答唐林。

  唐林就脱下运动鞋,换上自己那双黑色的人字拖就走进去,先是去厨房,见
菜都放在保温箱里,他就走向二姐和小妹的房间,推开门,两个人都没有回来。

  “奇怪了,怎么都还没有回来?”

  唐林嘀咕了声就走向妈妈的房间,推门进去,唐林也没有看到人。

  走进爸妈的房间,唐林就看到地上有一张硬纸片,随意拿起来看了下,唐林
的眼睛就睁得非常的大个,都像是要掉出来一样。

  “不可能?”

  唐林嘶吼道,眼睛都变得有点血红了,“不可能的,我爸爸不可能死的,我
爸爸不可能死的?”

  唐林呼吸变得非常的急促,胸口就有点疼。

  这张硬纸片是航空公司寄过来的,主要内容就是说航班遇上逆流,唐林的爸
爸为了保护乘客,去检查通风口的时候被卷入了引擎内,因公殉职了。右下角还
有航空公司的公章。

  看着这张给全家人带来噩运的硬纸片,唐林就揉成一团直接扔在了地上,吼
道:“为什么别人不会死,为什么要我爸爸死?”

  唐林捂着额头,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不争气的眼泪就流了出来,手冒青筋,
脸色都变得有点铁青,就像是发怒一样,他慢慢张大了嘴巴,两颗虎牙就慢慢变
成,就像是一只吸血鬼一样。

  “不行,我要变得坚强!”

  唐林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虎牙就慢慢变短,和常人无异,唐林站起了身子,
慢慢走出了房间,如果说这张纸他妈妈有看到的话,唐林现在就必须找到他妈妈
了,如果连他妈妈也出事了,那唐林就变得无父无母了。

  唐林走出妈妈的房间,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正彷徨时,唐林就听到卫生间
传来水流声,唐林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妈妈在里面,至于是不是洗澡,他就不知
道了,他就跑到卫生间前,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说道:“妈妈,你在里面吗?”

  唐林的话一出,里面的水流似乎就变得有点乱了。

  “妈妈?”

  唐林又叫了声,他现在心情非常的复杂,如果说他妈妈在里面,又不愿意应
他,那他就必须看到他妈妈才行!

  等了一会儿,里面还是没有声响,唐林就用力敲了敲门,叫道:“妈妈,你
是不是在里面,是的话就开门!”

  里面还是没有人的声音。

  唐林知道爸爸死了之后,心情本来就不大好,现在里面又有一个人不愿意应
他,他就退后了好几步,像只猛兽一样冲过去,直接将门撞开了,门砸到一边,
唐林就看到自己的妈妈像个受伤的小孩般赤裸着身子抱着双膝蹲在角落一直哭着。

  第002章致命冲动

  一看到妈妈如此的失魂落魄,唐林就握紧了拳头,慢慢走过去,也不管蓬头
喷下来的水,他就站在他妈妈的面前,一点也没有去审视妈妈的娇美脸颊和完美
身段,而是默默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说,当他注视到妈妈白皙的脖子时,
他忽然涌起一种想去啃咬的冲动,就像是想吸血一样,唐林更是握紧了拳头,努
力让自己这种嗜血的渴望降下去。

  唐林的妈妈忽然跳了起来,就像被针扎了般,她一下子就扑进唐林的怀里,
紧闭着眼睛,表情非常的痛苦,混合着浴水的眼泪就砸在唐林的肩膀上,让唐林
的心更加的痛。

  “妈妈,没事了,”

  唐林也抱住他的妈妈,闻着妈妈脖子散发出的体香时,唐林就真的很想张开
嘴巴咬一口。

  “你爸爸遇难了,以后我们这个家怎么办——呜呜呜呜——”

  说完,唐林的妈妈就开始放声大哭着,似乎整个卫生间都在摇颤了。

  “爸爸没在,林会好好照顾妈妈的,妈妈放心,林可以肩负起爸爸的义务!”

  唐林有点自欺欺人地叫出声,将他的妈妈搂得更紧了。

  “呜——唐林——妈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真的不知道你爸爸会这
样子离开我们——”

  唐林的妈妈还在不停地哭着,乳房就直蹭着唐林的胸膛,唐林却一点也没有
被妈妈的娇躯所惑,心里想的是以后怎么照顾这个家,自己的姐姐刚毕业出去工
作,工资就够自己平常的花销,而小妹还在读书,妈妈只是初中老师,一个月工
资就一千多一点,以前这个家都是靠他爸爸那每月三万多的工资支撑下来的,现
在他遇难了,唐林真不知道自己以及亲人的命运将会怎么样。

  “妈妈,听我说,爸爸在天之灵也不希望我们这样子的,我们一定要变得更
加的坚强,我们不能接受死神的邀请,我们要好好的活着,让爸爸在天堂看着我
们微笑,好吗?”

  唐林安慰着她的妈妈,胸口就起伏得有点厉害,他慢慢张开了嘴巴,两颗犬
牙又诡异地长长,变得更加的锋利,仿佛可以撕裂皮肉一般。

  “妈妈,我先出去了,你擦好身子就出来,”

  唐林真的怕自己会咬自己的妈妈,所以他就忍受着对鲜血的渴望而跑出了卫
生间。

  唐林的妈妈赤裸着身子站在那里,不停抽搐着,双手捂着脸,呜咽声已经盖
过了水流声,她再次跪在了地上,任凭水流冲击着自己的后背。

  半个小时前,她就接到了丈夫死的通知,为了证明这一切都是在做梦,她就
脱光衣服去洗澡,可当冰凉的浴水浇在她的身上时,她就开始哭了,而且越哭越
凶。

  唐林走出卫生间,跑进自己房间,将门关上,靠在门上就差点也哭了出来,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子死掉了,而且还是自己的亲爸爸,唐林怎么可能不难过
呢?

  “妈的,什么破事都搞到我家!”

  唐林骂出声就将上衣和裤子脱掉,拿下挂在墙上的毛巾擦着自己的身子,然
后就有点无奈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只穿着一条内裤。

  唐林望着花式天花板,心都变得有点凉,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牙齿印还在
那里,好像永远都消除不了,而且刚刚他注视着自己妈妈的脖子时,他竟然想咬
下去,这种嗜血的冲动让他都有点难和自己的亲人相处了。在学校的时候,唐林
有时也有这种冲动,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女同学、辅导员和系主任时,他的嗜血冲
动就更明了了,但如果是和男性相处,唐林又不会有有这种嗜血冲动,归结起来,
他就对女性有嗜血冲动。

  一般男性都是被女性的肉体吸引的,可为什么唐林不会想抱拥女性的娇躯并
做一些色色的事情,相反的,唐林是想咬破她们的肌肤,去吮吸她们的鲜血?

  “真的有点像是一只吸血鬼了,”

  唐林嘀咕了声就支起身子,腹部的肌肉非常的结实,每块肌肉的轮廓都非常
的清晰,而且胸膛和手臂也非常的结实,是一个身体素质非常好的人类。

  唐林在房间里徘徊着,还是有点不放心他的妈妈,他就套上了一件沙滩裤和
一条蓝色背心,走出自己房间,听到卫生间还有水流声,唐林就走过去,敲了敲
卫生间的门,问道:“妈妈,你还在里面吗?”

  “擦身子,马上就出去,”

  唐林妈妈甜甜的声音就从卫生间内飘出来,让唐林稍微有点放心了。

  坐在客厅看着电视,唐林就在想着到底他爸爸是怎么死的,他爸爸是机长,
照理来说维修这种事情都是专门的维修员做的,可为什么身为机长的爸爸会去修
理?而且那时候是在天上飞,机长不可能会去检查什么通风口的,这点他怎么想
也想不同,他就想找个时间去航空公司问个明白,不管怎么说,自己爸爸死了连
尸体都没了,他总是要问个彻底的,而且爸爸是因公殉职,应该会有抚慰金才对。
当然,唐林不是贪图那一点的抚慰金,只是现在爸爸死了,家庭已经陷入了困境,
如果他不好好努力,那以后妈妈、大姐、小妹都不知道要怎么生活了。做为唐家
唯一的一个男人,唐林是应该好好计划一下以后的未来了。

  当唐林的妈妈从卫生间里出来时,一股清香就扑面而来,让唐林都失神了好
一会儿,他并不是贪念妈妈的魅力出众,他就是想冲上去咬一口,很邪恶的想法。

  唐林的妈妈双眼红肿,看来是哭了好久了,她有点无力地坐在唐林身旁,两
条露在外面的玉腿交叠在一起,就有点失神地看着电视机,画面跳着,她的瞳孔
却一动不动,看来心思是完全没有在电视上面。

  唐林也差不多,他的心思也没有在电视上,而是在他妈妈身上,那种嗜血的
冲动让他的喉咙显得非常的饥渴,如果再这样子下去的话,唐林都怕自己真的会
咬破自己妈妈的喉咙,去吮血。

  第003章被姐姐看到

  “咕噜~~”唐林吞了一口口水,那种嗜血的冲动变得更加的明显,喉咙的
干涩让他都有点想将她妈妈按倒,然后再吮吸她的血液,但她是自己的妈妈,唐
林怎么敢这样子做?

  唐林张开嘴巴,两颗犬牙又变成了不少,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吸血鬼一样,但
唐林不知道自己犬牙变长了,只觉得喉咙很干。

  唐林的妈妈忽然靠在唐林的肩膀上,脸上露出哀伤的神情,抽噎着,眼泪再
一次流出来,冰凉的眼泪就弄湿了唐林的胳膊,让他无比的心痛。

  唐林侧过身搂住她妈妈的肩膀,将她抱进怀里,冷静地说道:“妈妈,你放
心,爸爸不会就这样子不明不白地死掉,我不可能同意航空公司用一张纸换取爸
爸的死,有空我就会去问个明白,唐林不是一个畏畏缩缩的人!我是男人,我是
妈妈的好儿子!”

  “我知道——林——妈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怕我会受不了而去
自杀——”

  唐林的妈妈呜咽着,颤抖就牵动着双峰,双峰就不停地噌着唐林的胳膊,让
唐林都有点心猿意马了,注视到妈妈的乳肉,唐林就忙别过头,并暗骂自己是个
大混蛋,竟然会去偷看妈妈那里……

  “林——咱不去找航空公司了——好不好?”

  唐林的妈妈突然说道。

  “为什么?”

  唐林叫出声,似乎觉得他的妈妈真的太软弱了。

  “我怕你也会出事——呜呜呜——如果连你也失去了——那我这个家就彻底
毁了——”

  唐林的妈妈哭道。

  “没事,只是去问个清楚而已,很快的,妈妈,你真的要好好休息才行,我
送你回房间,等她们两个回来,我会陪她们吃饭,你就好好休息吧,”

  说完,唐林就扶起他的妈妈,带她走进房间里。

  伺候着妈妈缩进被窝后,唐林就打开了空调,调节好温度,然后就拉着椅子
坐在床头看着他的妈妈,他的妈妈侧过脸,眼睛已经闭上,似乎是在睡觉,但身
体还是会时不时地颤抖着,就像是在做恶梦一样,让唐林非常的心痛。

  唐林微微叹气,再次注视着妈妈白皙的脖子,嗜血的欲望再次让他张开了嘴
巴,原本已经缩短的犬牙再次长长,而且比之前更加的锋利了,看样子就是会咬
破人的皮肤。

  “妈妈——”

  唐林叫出声,呼吸变得非常的急促,干吞了好几口口水,他就有点饥渴地趴
了下去,打算去咬他妈妈的脖子,但又握紧拳头止住自己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
在妈妈的心目中,唐林的形象向来很好,而且是阳光型的少年,打篮球、跑步这
两项都是唐林很擅长的项目,也让他奠定了自己在学校校草的地位,如果形象这
么好的人去咬自己妈妈的脖子,那传出去会怎么样?

  “怎么了?”

  唐林的妈妈感觉到有阴影遮住上方就问道。

  唐林忙移开身子,站起身,说道:“没——只是想确认妈妈睡着了没有——
吓到妈妈了——不好意思——”

  “你在我身边我才更有安全感——”

  唐林的妈妈抚摸着被单,似乎又想哭出来了,她的丈夫回来的时间本来就不
多,两周才能同房一次,而且一般是因为他的身体很累,连做。爱的机会都很少,
现在倒好,阴阳相隔,想做。爱都不可能了。

  “那我等妈妈睡着再出去,”

  唐林又坐回了座位,继续看着他妈妈的脖子。

  挣扎了足有十分钟,唐林就轻声唤道:“妈妈——妈妈——你睡着了吗?”

  等待片刻,确定她已经睡着后,唐林就再次俯下身子,嗜血的冲动已经让他
的理智接近崩溃的边缘,如果他再不用实际行动瓦解这种冲动,他就怕自己会彻
底崩溃了。

  闻着他妈妈脖子散发出的体香,唐林的犬牙长得更长了,扣住妈妈的脖子,
刚要咬下去,门突然被推开。

  “弟弟——你要对妈妈做什么?”

  清脆如夜莺的声音击碎了唐林的嗜血欲望,他忙跳了起来,就不知道该怎么
解释刚刚发生的一切了。

  站在门边的是一个看上去约二十三岁左右的妙龄女郎,是唐林的姐姐唐夏薇,
细眉,朱唇,瓜子脸,最特别的是她眉心还长着一颗痣,就像是观音痔一样。唐
夏薇穿着白色无袖衬衣,下面则是一件淡绿色的时尚裙裤,看起来非常的清凉与
时尚,再加上那束一直垂到细腰处黑色长发,唐夏薇就像是一只炫舞于天际的精
灵一般的美丽。

  但此刻,她的美丽都被生气完全覆盖了。

  “出来!”

  唐夏薇叫了声就转身走出去。

  “郁闷——”

  唐林知道这下完蛋了,自己的姐姐一定是误会自己要对妈妈做什么龌龊的事
情,但那种姿势真的太像了,估计任谁都会相信自己在猥亵自己的妈妈吧?唐林
吐了吐舌头就走出了妈妈的房间,关门那一霎那,他就注视了下妈妈的雪白大腿,
然后就准备去迎接姐姐那劈头盖脸的责骂了。

  唐林的姐姐唐夏薇现在在一家超市做导购员,月工资是一千,做得好还有奖
金拿,但就算拿了奖金,她还是觉得手头非常的紧,所以脾气一向不好,就像是
天天来月经了般。

  唐夏薇敲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直瞪着唐林,唐林都想用牙齿啃个地洞钻下
去了,该死,为什么这事恰好会被自己的姐姐看到呢?当他注意到姐姐的脖子其
实和妈妈的一样白皙时,他就有点想咬他的姐姐了。

  “妈妈在睡觉,你在对她做什么?”

  唐夏薇质问道,模样凶得就像是关东母狮子一般。

  在家里,唐林最怕的人就是他的姐姐唐夏薇了,一般情况下,唐林都不喜欢
和姐姐打交道,因为自从在超市工作后,她的脾气就越来越差,差得让唐林都有
点想绑个沙袋给她打了。

  唐林眼珠子转着,首先,他不能说自己的爸爸已经死了;其次,他不能说自
己那样子做是想咬自己妈妈的脖子。在这两个前提的混合下,唐林就很是镇定地
说道:“刚刚妈妈说想听我唱摇篮曲,就像她小时候唱给我们听时一样,所以我
就在妈妈耳边唱歌了。”

  “但我看到你在亲妈妈的脖子?”

  唐夏薇气势完全没有减弱。

  第004章邻居少妇

  唐林是长得人高马大的,但是碰上自己这个磨破嘴皮子都不可能磨通的姐姐,
唐林就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反正都没有什么意义,他叹了一口气,看着一脸怒意
的姐姐,就说道:“好,那就当我乘妈妈睡觉亲了她,那你想怎么样?”

  见唐林妥协了,唐夏薇就露出迷人的笑容,点了点头,应道:“我要的就是
这种效果,既然弟弟你已经认输了,那姐姐就不为难你了,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
过,”

  顿了顿,她就拿着遥控器换了个频道,问道,“妈妈为什么这时候睡觉,难
道吃过饭了吗?”

  “妈妈今天很饿,就提早吃过了,等小妹回来,我和你们一起吃,”

  唐林吐出一口气道,见姐姐已经开始聚精会神地看电视了,唐林就不想多说
什么了,看了眼姐姐那白皙的脖子,唐林就很想冲过去咬破她的皮肤,吸食着她
的血液。

  “咕噜~~”唐林吞了口口水就不敢再去看姐姐的脖子了,就怕自己真的忍
受不了那种嗜血的冲动而扑过去,有点机械地转过身,唐林就换下人字拖,穿着
运动鞋走了出去,出门那一刻,他看了眼自己的姐姐,说道:“小妹回来了就c
all我,我在外面散步。”

  “外面那么热,有什么好散步的,别傻了,是不是还在生姐姐的气?”

  唐夏薇正抱着一包薯片啃着,眼睛一直盯着电视上的健美操,压根就没有去
看唐林。

  “噢,”

  唐林应了声就走了出去。

  站在门外,唐林就呼出一口凉气,抬起头,眼睛经不起强烈阳光的刺激,就
低下头,寻了个阴凉处就站在那里休息着。

  唐林家处于小区之中,左边是一栋四层楼,好像是一个富商的妻子住的,唐
林只看见过那个老是穿得很清凉,就像在勾引人一样的少妇。她老是拉着她的那
只萨摩血统的宠物狗去外面散步,最近这段时间似乎变得不怎么勤快了,唐林把
原因归结于燥热得让人感觉到不安的天气。

  看了眼左边那栋楼的三楼,唐林就有看见过那个少妇站在窗户前无神地望着
远方,就像在等待谁的归来一般,遇上那种眼神,唐林就想起了闺怨,估计有几
分那种味道吧。

  右边也是一栋四层楼,是一个神父住的地方,N市是没有教堂的,所以唐林
就觉得那个神父很奇怪,为什么会来这种没有教堂的城市定居呢?而且唐林每天
早上去上学的时候都会看到神父出门,就像是去做祷告一般的虔诚。

  前面是一些参差不齐的商品房,一般都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唐林压根就没有
去串门过,给他的印象就是附近住着的都是什么熟妇、少妇、千金大小姐之类的,
而且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的男人或者爸爸都忙于事业,很少回来,回来也是匆
匆离别,唐林的爸爸就是其中一个,可惜已经死了,连尸体都没有……

  想起爸爸的死,唐林的心里就有一种想要报复的冲动,但是他只是一个大一
新生,他又能做什么?难道像黑道那样拿着枪冲进航空公司,找到他们的总经理
就开枪毙了她吗?这估计只有小孩子才会想到的幻想吧。

  “我一定要找个时间去老爸的公司问个清楚!”

  唐林握紧拳头刚要离开,就看到那个少妇探出了头,眼睛一直盯着他。

  唐林也看着她,眼前这个只露出上半身的少妇看上去在二十八到三十左右,
黑色长发有点散乱地披在肩膀上,一双有点空洞的眼睛让唐林倒有几分的胆寒,
目光慢慢往下移,U型领口的白色睡衣让春光露出几分,看样子她的玉女峰还是
挺挺挺丰满的,这年龄,也应该的,等过几年就会下垂了。

  唐林多看了几眼就觉得自己注视着的不是少妇的玉女峰,而是她的脖子,那
种嗜血的冲动让他喉咙又开始干渴了,唐林忙低下头不敢去看少妇,就怕自己会
冲动得闯进去咬破她的脖子。

  少妇目光变得有点黯淡,手里正拿着一架手机,诺基亚5320,一款黑色
小巧的智能机,外面还镶嵌着闪着萤光的薄膜,看上去非常的尊贵,挺适合她的
气质的。少妇鼻息变得有点重,眼睛一直盯着早已经关机的手机看,随意按了几
个键,似乎希望将它开机,但又没有勇气让它开机,想了一会儿,她就随意将它
往外抛,“当啷”一声就落在大理石地面。

  少妇再次注视着似乎害羞得低下头的唐林,脸上浮现出难得一见的笑容,私
语道:“看来只有大学生才有那份单纯,和他们在一起才可能拥有纯洁的爱情,
爱情,爱情骗子——”

  少妇视线有点模糊,她就怕自己的眼泪会再次流出来,就轻轻转过了身,背
对着唐林。

  唐林偶尔会用眼角余光去偷窥那个少妇,对鲜血的渴望让他有点难以自拔,
嘴巴张开,他的犬牙又长长了不少,就像是一只正欲狩猎的猎豹般。

  少妇看着地上的手机,握紧了拳头,有点冷地说道:“你背弃了当初的誓言,
那就别怪我出轨了!”

  她以最快的速度捡起手机,再次注视着唐林,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挣扎后,
她就将手机抛向唐林旁边的花圃上。

  手机落地,唐林就愣了下,然后就跨进花圃内捡起了手机,抬起头看着少妇,
就笑着说道:“夫人,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虽然说诺基亚很耐摔,但若从那么高
的地方掉到水泥地,那也是三级残废啊。”

  看着唐林,少妇似乎想起了自己的大学时代的纯洁,她的心就开始放松了,
倚在窗户上,将两边有点散乱的长发拂开,说道:“刚刚在玩QQ,聊得正起劲,
就有点激动了,小弟弟,你看你能不能帮我把手机送上来?”

  唐林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挣扎,他就怕自己进去后会做出什么超乎自己想象的
事情来,如果将这个少妇咬死那就完蛋了,但见少妇目光如此的火热,就像磁铁
一样,唐林也有点把持不住了,身体似乎就起了反应。

  “好的,麻烦你下来开门,”

  唐林眯眼笑着。

  第005章从后面抱住

  “稍等,”

  少妇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扭过身就消失在唐林的视线下。

  唐林看了眼这手机,随意按了下,见已经关机了就有点疑惑,落在草地上应
该不可能会关机才对,毕竟诺基亚确实很耐摔嘛。唐林按了下开机键,手机进入
系统后他就看到一条未读短信,点开。

  『雯,对不起,真的非常的对不起。』“雯?”

  唐林皱着宇眉,就觉得这个短信似乎蕴含着很大的含义,鬼使神差下,他就
翻阅了前面的几条短信。粗略看了几眼,唐林就露出笑意,暗暗道:原来雯是被
他男朋友甩了,怪不得最近那个丑男人都没有来找她了。

  听到脚步声,唐林就再次将手机关机了,像个猴子般跳到少妇门前,就带着
帅气的笑容等待着少妇雯来开门。

  门“吱”的一声被拉开,穿着白色半透明睡衣的她看上去非常的迷人,唐林
还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她玉女峰的轮廓,看得他不觉吞了口口水,心跳加快的他就
忙低下头。

  “谢谢你,进来坐坐吧,我弄一些龙眼给你吃,这天气吃一点龙眼会很清凉
的,呵呵,”

  少妇雯就让在了一边,就等待着这个很是帅气的唐林进门,随意看了眼他的
胳膊,雯就认定唐林一定是一个非常强壮的男人,就不知道下面是不是一样强壮
了……雯脸忽然有点红,就觉得自己看到唐林怎么就变得这么开放了呢?

  唐林正在做着思想挣扎,现在虽然只是看着少妇那露出半截的雪白大腿,他
都有那种嗜血冲动,而且似乎不仅仅是嗜血,他更想要去探索玉足尽头的禁区。
他很想拒绝少妇的盛情邀请,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点头了,并鬼使神差地脱
掉鞋子,光着脚丫走进去。

  “随我来,”

  少妇雯说着就领着唐林往三楼走去。

  “房子这么大,就你一个人住吗?”

  唐林好奇地问道。

  “嗯,是啊,你是不是觉得太大了,你家房子那么小,我不介意你搬过来的,”

  少妇雯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这笑声似乎有魔力,让唐林都差点迷失在她的世
界里了。

  看着那双玉足时不时从裙摆伸出,又时不时缩进裙摆内,唐林就有点饥渴地
张开嘴巴,两颗虎牙就增长了几分,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吸血鬼一样。

  “这可是名画噢,意大利著名画家帕尔马?韦基奥的《金发女子》”

  少妇雯指着挂在螺旋式楼梯拐角处墙壁上的一副油画介绍道,“画风很暖,
我很喜欢,你再看她那双眼睛,似乎在盯着谁,挺好玩的,呵呵,就是有点露点。”

  唐林边走边看着那副油画,油画主人公是一个金发女子,体态丰满,左手拉
着自己的外套,右手则捏着几朵颜色各异的花。至于少妇说的露点,唐林是看了
好一会儿才看到的,就是右乳的红豆有露出来,似乎是年代久远了,红豆颜色已
经快完全淡化,感觉就像没胸一样。

  见唐林看得这么的入神,少妇就笑出声,站在三楼自己房间前,说道:“有
我这个大活人看,你还去看那油画啊,你真傻。”

  少妇这么一说,唐林就尴尬地笑了笑,似乎觉得少妇是在勾引自己,她都说
油画有露点,说为什么不看她这个大活人,那就说明少妇有打算给唐林看很私密
的地方了?

  “进来吧,别傻站在那里了,”

  少妇推开门,像名女仆般站在一边,左手平方在玉女峰下缘,右手则摊开指
向里面,就示意唐林走进来。

  唐林很少去女孩子的房间,去最多的估计就是他的姐姐和妹妹的房间了,而
且他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所以有时候适应不了女孩子房间的整洁与脆弱,但少
妇雯房间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少妇雯房间布置非常的简单,一张床、一个书柜、一台液晶电脑、一个大衣
柜、一个梳妆台,这些似乎就是房间的全部了,当然,地上还有一些布娃娃之类
的作为装饰。墙壁贴着糖果屋的壁纸,连顶部也贴满了,看上去有点花,却很温
馨。

  “我真不知道你房间是这样子的,我还以为……”

  唐林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了,激动?好奇?亦或者是害怕?
他不知道,他知道的只是注视着已经端着水果盘走到他跟前的少妇。

  看着少妇那张动人的脸盆,唐林的喉咙就有点饥渴了,遂拾起一颗龙眼,轻
轻掰开,含进了嘴巴里,想用龙眼的甘甜去忘却想要嗜血的冲动,但是一点效果
都没有,越是注视少妇时间久了,唐林那种嗜血冲动就变得越强烈,如果再不离
开的话,他真的可能会咬破少妇的喉咙!

  “对不起!”

  唐林忙走向一边,心跳都加快了数分。

  少妇本以为唐林要拥抱或者亲吻她,没想到完全不是这样子,她看着背对着
她的唐林,就很想知道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勾引唐林和她上床,如果是像其他女人
那样脱光光的去勾引,那雯觉得太恶心了,她并不是真的想找男人上床,她只是
想报复,没错,只是想报复!

  “知道我为什么要叫你上来吗?”

  少妇走向唐林,就从后面抱住他那强壮的身体,手就在他前面游走着,感觉
着唐林身上散发出的温暖,少妇就觉得有个男人依靠实在是太幸福了,可是她已
经很久没有拥有了。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上来吗?”

  唐林反问道,似乎是在和少妇玩文字游戏。

  少妇摇了摇头,似乎不想知道结果,不管唐林为什么会上来,反正事实已经
摆在唐林面前了,她现在非常的主动,已经紧紧搂着唐林的虎躯,并用高耸的玉
女峰摩擦着唐林后背,就希望他能像一直野兽一样侵犯自己。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