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母后的奸情

 

             第一话 母后的奸情

  由于和悦公主那暴躁的性格,谁也挡不住她进入太后的寝宫。

  而和悦公主在外面的那一声厉喝,也惊动在里面的太后。

  太后一直在担心会被宫女们撞破她与爱瓦的奸情,唯独没有想到和悦公主会
在这时候闯进她的寝宫。

  连续两道由小宫女们组成的防线都被和悦公主突破,而小宫女们越是拦着和
悦公主,和悦公主就越觉得里面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和悦公主长这么大,除了跟
爱瓦在花丛里偷偷干过一次外,还真没有干过见不得人的事,所以她的眼中就更
揉不进沙子了。她甚至把两个小宫女推倒在地,直闯太后的寝宫,掀开那道藏着
母亲丑事的门帘……

  太后知道来不及掩饰了,于是干脆毫不掩饰地坐在那里,等着女儿发怒。

  “母后!”和悦公主想过各种情况,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自己的母亲与自己的
丈夫在奸淫,而且还有两个小宫女参与其中!

  太后脸上本来就泛着潮红,现在见女儿突然闯进来,那种羞涩自不待言,她
的身上一丝不挂,丰满的胴体毫不掩饰地诉说着一个女人强烈的欲望。

  太后的眼中没有哀恳、没有不安,而是平淡与沉静。

  “你们还要不要脸!”和悦公主尖叫道。

  爱瓦没有回应和悦公主,只是慢慢地从小宫女身上爬起来,而粗大的一根仍
深深地扎在小宫女的胴体里。

  突然爱瓦直起身子,巨大的肉棒一下子从小宫女的体内拔出来,让小宫女顿
时有一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爱瓦却笑了,他握住和悦公主的纤手,贴在他的脸上:“嘿嘿,我就知道公
主不会舍得打自己的丈夫,不如我们一起来吧……”

  和悦公主猛然抽出手,狠狠瞪了爱瓦一眼,又狠狠瞪了太后一眼,便回过身,
一把扯下门帘,用力地踩了又踩,然后冲出?胄。

  太后刚想穿上衣服,去拉住和悦公主时,爱瓦却拦住太后。

  “让她去吧,一会儿就会好,不要管她。”爱瓦将太后那雪白的胴体再次拥
入怀中。

  “可是……”太后还是不放心。

  “别管那么多,她又不是不知道她的丈夫是个好色之徒。”

  可是太后却兴致全失,毕竟她得顾及到女儿的心情,于是她随便应付一下爱
瓦,便让两个小宫女留在寝宫与爱瓦淫乱,自己则穿上衣服到处去找女儿。

  可太后找遍了整座皇宫,也没有见到和悦公主,最后才听一个太监说和悦公
主独自骑马出宫了。

  和悦公主骑着马来到那天被爱瓦救出的地方。在那片荒漠上,她极力地回忆
着当时发生的一切,那时爱瓦有多么爱她,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把她从敌人的手里
救回来,所以她根本不怀疑爱瓦对她的感情,可她就是想不明白,爱瓦既然那么
爱她,为什么还要与自己的母亲通奸呢?

  如果爱瓦跟其他女人有染,她都可以原谅,但唯独不能原谅他与母后!

  一想到母后与爱瓦赤裸地交缠着,和悦公主的心里就隐隐作痛,甚至无法制
止去想象母后在爱瓦身下淫荡的样子;一想到这些,她就有了想死的念头。

  以后她在宫里要怎么见人?她要怎么再跟母后说话,又怎么生活在一起?这
种无法忍受的难堪,残酷地折磨着和悦公主的心灵,让她觉得再也活不下去了。

  这时和悦公主想到爱瓦送她的那把短剑,便把它从腰间拔出来。

  自从知道这把短剑的用途后,和悦公主就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身边,但现在
她觉得这个爱情信物已经失去意义,唯一的用途就是结束她的生命。

  和悦公主仰天长笑一声,便举起手中的短剑,将锋利的剑尖对准心脏……

  和悦公主想要用心爱男人的短剑来结束自己生命,这样就算是永远跟他在一
起了吧!

  和悦公主闭上眼睛,狠狠地朝着胸口刺下去……她早已准备好接受那剧烈的
疼痛,可是那一剑刺下去后,她竟然毫无感觉!

  和悦公主只感觉到胸口像是被拍了一巴掌似的,却没有被利刃刺穿的疼痛感。

  和悦公主惊讶地睁开眼睛,低头查看胸口,她不相信这样一把锋利的短剑无
法伤到她的肉体!但奇怪的是,那把短剑明明插进她的胸口,只剩下那镶着金边
的剑柄在外面,但她真的没有感觉到疼痛,而且一滴鲜血也没有流出来。

  “也许是剑还没有拔出来,血才没流出来吧?之所以没有感觉到疼痛,应该
是因为我插得太快了吧?”

  和悦公主用力地将那把短剑从胸口上拔出来,等着短剑拔出后如注般的鲜血
向前喷出。

  然而,和悦公主什么都没有看到,好像她从未这么做过。难道刚才只是错觉?

  她根本就没有把剑插进胸口?

  但和悦公主的死意已决,于是她再次举起短剑,朝着胸口猛刺下去!

  这次和悦公主所感觉到的依然是双手拍在胸口上的微疼,丝毫没有刀子扎进
肉体里的疼痛感,甚至连胸口被利器戳到的感觉都没有!

  和悦公主再次狰开眼睛,发现一切都像刚才一样!

  “不要白费力气了。”一道很好听的女人声音飘然而至。

  刚才和悦公主来到这茫茫无际的荒漠时,明明就只有她一个人,。连一头狼
都没有看见,现在哪里来的人?

  和悦公主不禁好奇地回过头。只见一个绝世美女站在她的身后,长发飘逸、
裙衫雪白,竟与那天晚上突然出现的仙女极其相似。

  “你是?”和悦公主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

  “我是谁并不重要,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把短剑是杀不死你的。”

  “为什么?”和悦公主更想不通了。

  “能不能杀死人,完全取决于这把剑的主人;如果对方是他心爱的女人,这
把剑就无法刺进她的身体,甚至连她的一根毫毛都不会伤到。”

  和悦公主一听,很疑惑地拿着那把短剑查看,怎么看它都是一把普通的钢剑,
但它竟然无法刺进主人心爱女人的身体里?

  “这么说,这把短剑根本就不能伤人?”

  “呵,那也不是。如果哪个女人背叛它的主人,它就会主动刺进那个女人的
胸部。”美女的眼中闪着一种神秘的光芒。

  此时正是白天,和悦公主不相信这名美女是鬼魂,但至少这名美女所说的一
半事实已经在她身上被证实了。

  “这么说,爱瓦还是爱我的?”

  和悦公主的心情忽然转好,尽管在自杀前,她曾经这样安慰自己,但事实上,
她并不相信爱瓦对她的深情厚意。

  “你说呢?这把短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你是他的什么人?”

  那天夜里,这名美女突然出现在爱瓦的面前,让和悦公主觉得她与爱瓦应该
有关系。

  “这不重要,也不是你该知道的事,你还是好好的活着吧!别让他失望,你
要是真的死了,他一定会很伤心。”

  美女说完后,和悦公主只觉得一阵晕眩,再度睁开眼睛时,美女就不在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

  和悦公主朝着空旷的荒漠大喊着,但只有风声从耳际呼啸而过,却不见半个
人“怪了,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人就不见了?”和悦公主不死心地在荒漠上搜寻
着,不过她知道,凭她现在的功力很难找到对方,今天要不是她自杀,对方也不
会突然出现。

  现在和悦公主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回到宫里,既然那个女人说爱瓦还爱着她,
那么知道她离开后,爱瓦一定会到处找她,她不能让他着急,于是和悦公主踏上
回皇宫的路。

  当和悦公主快到宫门时,正好看到爱瓦带着人出来找她。

  一见到爱瓦,和悦公主立即支撑不住,便晕了过去,要不是爱瓦飞身过来扶
住和悦公主,她一定会从马背上摔下来。

  和悦公主一连昏睡三天,使得爱瓦出去寻找那神秘女人的计划被迫延后了。

  当和悦公主醒来时,浑然不知她已经昏睡了三天三夜。

  和悦公主将在荒漠上的经历说给爱瓦听,爱瓦只是笑了笑,却不相信,他觉
得那把短剑无比锋利,怎么可能杀不死人呢?

  “你没烧糊涂吧?”爱瓦笑着摸了摸和悦公主的额头。

  “这是真的!我的确遇到那个女人,她长得好漂亮。不信我试给你看!”和
悦公主说着,便要去拿那把短剑试验给爱瓦看。

  “别试了,我可不希望这么吓人的东西往我老婆的身上戳!我相信你就是了!”

  爱瓦赶紧把放在和悦公主枕边的那把短剑收起来。

  “你还是不信!”和悦公主噘着小嘴,不高兴了。

  爱瓦觉得和悦公主是受了风寒的缘故,才说出这些话,因为她昏睡时一直在
呓语,而且由于她昏睡不醒,御医无法用药,只能等她醒来;现在御医把过脉后,
告知公主并无大碍,不需要服药了。

  听到和悦公主醒来,内心有愧的太后便硬着头皮来看望她。

  看到母后到来,和悦公主立即想起那天亲眼看到的情景,虽然她没有感到那
么厌恶了,但心里还是有个结,只是出于礼节,仍欠了一下身子;而太后看出和
悦公主的心态,赶紧土前制止她,让她继续躺着。

  看到爱瓦坐在那里,太后感到很尴尬,但爱瓦却若无其事,照样说笑。

  “还好吗?”太后先开口了。

  懂事的小宫女不等公主回话,抢着说道:“刚才御医瞧过了,说公主只是受
到风寒,并无大碍,休养两天就会康复。”

  “既然是受到风寒,那就不要再帮公主补身体了,风寒最忌参汤之类的东西,
熬些粥让她喝,并让她多睡一会儿,不要打扰她。”

  太后自小生长在侯门,颇懂药理,所以她很少用药,而是极注重养生之道,
这也正是她三十岁出头却保持着姣好身段与容貌的秘诀。

  虽然爱瓦表面上大剌剌,不过他明白此时这对母女间的隔阂需要化解,于是
他故意找了个借口,撵走那些宫女,随即也跟着出去。

  在外面的大厅,爱瓦少不了又要调戏那些宫女,可那些宫女都知道和悦公主
的厉害,哪里敢随便跟爱瓦开玩笑?不过爱瓦也有他的招数,身为驸马,他在宫
里说话相当有分量,见那些宫女不肯跟他玩,他就用命令的口吻跟她们说话,还
把宫女弄到身边,这样一来,那些宫女就算再怕公主,也不得不由着爱瓦在她们
的身上乱摸一通。

  太后见人都走光后,吁了一口气,准备向女儿说出自己的想法,她不想再与
女儿闹别扭了,毕竟女儿是要与她相依为命的人。

  “你也经历了兵变之事,你应该知道现在的形势,我们孤儿寡母的,能依靠
谁?

  如果没有爱瓦,也许我们早就成了那个混蛋的刀下之鬼,母后这样做也是无
奈之举……“

  太后j 边说,一边观察女儿的神情,以判断女儿是不是已经原谅她了,如果
不能得到女儿的原谅,她实在无法心安。

  和悦公主没有想到太后是出于这个目的,毕竟她太年轻了,无法猜到太后当
时的想法;而太后之所以心甘情愿地做爱瓦的姘头,多少与她所说的有一定的关
系,不过身为母亲,她无法把内心的渴望真实地告知女儿。

  和悦公主躺在那里,不断地绞着双手,其实她从荒漠回来时,就已经原谅太
后。

  “母后,别说了……”心情复杂的和悦公主流下眼泪:“只要不是他强迫你
就行了。”她抬起头看着太后,想从太后的眼神里寻找答案。

  “放心,没有人能够胁迫得了母后!”太后伸出手,抹去和悦公主脸上的泪
花;和悦公主也伸出手握住太后的手,母女俩的误会终于冰释。

  此时和悦公主能体会到当寡妇的苦衷,因为她与爱瓦相爱没有几天,她就已
经对爱瓦恋恋不舍了,像爱瓦这么优秀的男人,被女人爱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以后女儿不会再怪母后了。”和悦公主不仅打算原谅太后,更希望太后也
能从爱瓦身上得到女人应该享受到的快乐。

  太后叹了一口气,苦笑道:“还有什么以后?你们马上就要离开皇宫了,恐
怕我们见面的日子也不多了。”

  “他只是暂时离开,而且我们走后,也会经常回来看您!”和悦公主紧紧握
住太后的手,现在弟弟年幼不懂事,她是太后唯z 的贴心之人。

  母女俩一讲到爱瓦去找那个神秘女人的事,就立即沉默下来,这时两人都听
到爱瓦在外面与宫女嬉闹的声音。

  “要是以后再碰到他跟别的女孩子暧昧,千万不要放在心上,男人都是这样
的。”

  太后对于性格倔强的女儿,其婚后的生活很不放心,凭她的经验,她知道爱
瓦与身边的女人一定少不了偷鸡摸狗的行为,如果女儿不能面对这种事情,那小
俩口会成天吵嘴。

  “母后请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听声音,看来爱瓦在外面只是摸摸那些宫女,没有做出更出格的事,加上和
悦公主想开了,听到宫女发出的娇嗔声,她也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充满情趣。

  看到女儿脸上开心的微笑,太后也感到无比欣慰。

  太后出来时,爱瓦正把手伸进一个宫女怀里捏她的奶子。

  一看到太后出来,小宫女吓得赶紧从爱瓦的怀里挣脱出来,满脸通红。

  “太后……”小宫女低声叫道。

  “我们走吧。爱瓦,多陪陪她,可别惹她生气。”太后一脸正经地说道。她
在宫女们面前不得不拿出威严来,却又忍不住趁着宫女低头时,朝爱瓦抛出一个
媚眼。

  自从那天太后与爱瓦交合后,她变得有精神许多,但心事也跟着多起来,几
乎无法入睡,睁眼、、闭眼都是爱瓦的影子。

  就在和悦公主卧床休息时,爱瓦就跟天心道长在一起。

  这不只是因为天心道长的仙女气质和动人的相貌,而是爱瓦想从这个修炼三
百年的女人身上获取难得的能量。凭爱瓦现在的功力,他可以把别人修炼的成果
吸收到体内,为己所用,而不需要重新开始。

  在两天的交合里,爱瓦从天心道长那仍如处子般的肉体里获得无尽的快感,
同时还从她身上得到她在洞中修炼三百年的成果。

  爱瓦将一柔一刚、一阴一阳同时充斥于体内,不但互不干扰,而且还相互裨
益,而更让爱瓦惊喜的是,他竟然能够以特异龙血斗气同时施放两种功力,使攻
击力与防御能量增强了数倍。

  这种吸取不会让天心道长的功力受到损失,相反的,天心道长也多次从爱瓦
体内吸收不少能量,这让她的功力也跟着突飞猛进。

  爱瓦与天心道长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顺利找到那个法力无边的女人而
进行的准备。

  让爱瓦为难的是那把短剑还在和悦公主的手里,如果抛下和悦公主,爱瓦有
些不忍;但若是带上她,又怕她会成为累赘。

  和悦公主在床上躺了三天后身体康复了,虽然她不急于去找那个神秘女人,
却想帮爱瓦完全心愿,所以和悦公主去找爱瓦,说要一起去寻找那个女人。

  “这……”爱瓦实在无法拒绝这个天真的女孩。

  “怎么,你不去找她了?到时候可不要怨我拖累你哟!”和悦公主以为爱瓦
打消去找那个女人的念头,心里不由得高兴起来。

  “谁说不去找了?只是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你还是留在家里吧!”

  “你嫌我?”听到爱瓦的婉拒后,和悦公主立即眼泛泪光,一向要强的她在
爱瓦面前学会掉眼泪。爱瓦对付那些凶残之人虽然残酷,但对于喜欢的女孩却极
为心软。

  “我怕你受苦嘛!”

  “人家不怕,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和悦公主搂着爱瓦的脖子撒起娇来。

  爱瓦实在拗不过和悦公主:“好吧,我们就一起去!”

  “这才是我的好老公!”见成功地说服爱瓦,和悦公主立即赏他一个香吻,
又神秘地对他说道:“我想奖励你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还能有什么?当然是我母后了。”

  和悦公主终于不再排斥爱瓦与太后在一起,再者她觉得能够为太后做点事,
便让她心里不由得有种自豪感。

  “怎么,不吃你母后的醋了?”和悦公主会有这么大的转变,虽然在爱瓦的
预料之中,但转变得如此之快,多少让他有些惊喜。

  “还不相信我?我可以陪你到母后那里!”为了表明决心,和悦公主决定要
跟爱瓦一起去见太后。

  “想不想与你母后一起跟我上床?”爱瓦色眯眯地摸着和悦公主越来越丰满
的乳房,问道。

  “你这个淫棍!”和悦公主的脸上立即泛起一层红潮,却把一只手插进爱瓦
的裆部,握住他的阳根。

  爱瓦早就想将和悦公主母女俩一起压在床上,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
快。

  当爱瓦与和悦公主同时出现在太后的寝宫前时,太后心里不由得一阵惊喜,
这是和悦公主原谅她的最好证明,而且爱瓦马上就要离开皇宫,她也很想再见爱
瓦一面。

  这时所有的宫女都被遣退,太后的身边只剩下爱瓦与和悦公主。

  在和悦公主的提议下,三人来到太后的寝室。

  “母后,我们马上就要走了,临走前,我想让他跟你单独说话!”说完,和
悦公主朝着爱瓦使了一个眼色,就要往外走。

  太后当然知道和悦公主话中的含义,虽然女儿原谅了自己,可她也不能再伤
女儿的心,因而还没等和悦公主站起身,太后就一把抓住和悦公主。

  “悦儿,别走!”太后知道,一旦和悦公主离开这间房,后面的事就再也说
不清楚了,她不想让女儿觉得她是个寡廉鲜耻的女人。

  “就是嘛,别走。母后的意思是我们三个人一起玩一次,这样该有多好?”
爱瓦故意扭曲太后的意思。

  “爱瓦,你在说什么?”太后娇嗔地瞪了爱瓦一眼,但在女儿面前,因为曾
被女儿撞见跟爱瓦做爱,因此无法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女人了,
连她都无法相信的话,怎么能说给女儿听呢?

  “母后,爱瓦说得对,我们都是女人,既然我们都那么喜欢他,又何必在乎
那些小细节呢?”只见和悦公主折了回来,并劝起太后。

  “悦儿,你怎么也跟着起哄啊!”太后心里怦评跳着,脸上一阵红潮。那天
虽然跟两个小宫女一起玩过三人游戏,可和悦公主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她很难越
过那道鸿沟。

  “母后,说到底,男女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我们又不让别人知道,你身边
的这些宫女嘴都挺严的,谁也不敢随便说出去!今天我们好好玩一次,他走了之
后,你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和悦公主唯恐太后不答应,抱着太后的胳膊一个劲
地摇。

  “母后,这可是和悦公主的一片孝心,你若是不答应,我们走了之后,和悦
公主会放心吗?”爱瓦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太后哭笑不得。

  和悦公主一边撒娇,一边拥着太后的身子到床上:“就让女儿服侍母后一回
吧……”说着,和悦公主就解起太后的衣服。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太后觉得再拒绝下去的话,只会让大家更为尴尬,于是
她半推半就让和悦公主解开她的上衣,不等衣服脱下来,爱瓦就趁火打劫,上前
一把抓住她的一只乳房揉捏起来。

  “你们两个小赖皮!”太后娇嗔着,却没有真的躲闪,眼睛都变得灵动起来。

  为了不让太后觉得尴尬,和悦公主脱掉上衣,连肚兜都扯下来,饱挺的双峰
圆鼓鼓地压在爱瓦身上,同时双手解开爱瓦的衣服……

  太后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爱瓦当着和悦公主的面,将太后脱得全身赤裸,连最后遮羞的内裤都褪了下
来,母女之战对爱瓦来说挺刺激的。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