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家的风情艳史】(33- 34)

 
33   杨柳依回到商行后,就赶紧安排人员前往老罗那里。   把一切安排妥当后,才坐在沙发上长舒了一口气!   这时才感觉到下身黏糊糊的,很是难受!   于是,又起身走下楼,准备回家洗个澡。刚到门口,就看见联络员匆匆地走 了进来。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又匆忙地离开了。   杨柳依赶紧向家中赶去。在离家50米左右的地方,她看见了一个农村打扮, 身材瘦削的姑娘。   就走上前,微笑着说:「你是玉梅吧!我是万通商行的杨柳依!」   玉梅也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两人便回到了杨柳依的住处。   进了门后,杨柳依简单地询问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又告诉她已经派人去 给老罗治伤了,让她放心。   之后,对玉梅说:「你在这里的公开身份是我的助理,帮助我打理商行还有 车店的事务。老罗在短时间内无法到万通车店上班,这段时间就由你代替他的位 置。一会儿,我把两边的详细情况给你介绍一下!」   两人小声地交谈了一阵,又接着聊了一会家常。   看着玉梅的打扮,杨柳依说:「我得赶紧给你做两身衣服,我的衣服恐怕你 都撑不起啊!」   玉梅有些羡慕地说道:「女人还是丰满点儿好看,像你一样多好,我太瘦了!」   杨柳依呵呵笑着说:「你是没彻底恢复过来呢,过两年你再看看!不过也别 胖成我这样!」   说着,搂起上衣,拍了拍自己稍显丰满的白肚皮!   两个人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俩人洗完澡后,又聊起了女人的穿衣打扮。正说着话儿,电话铃响了,玉梅 就赶紧退了出来。   她来到卫生间,把自己泡在水盆里的衣服洗了出来。   看见杨柳依扔在地上的一团衣服,她想了想,也拿起来要帮她洗了。   抖开衣服,就看到了那个奶罩,玉梅没戴过这个玩意儿,感到十分新奇。就 把浴巾解开,放到自己的乳房上比了比。然后就伸了伸舌头,那个奶罩显然比她 的乳房要大得多!放下奶罩,又看到了杨柳依的裤衩。那裤衩的裆部有一大片黏 糊糊的东西,似乎还能闻到一股腥味儿。玉梅知道那是什么,不由得小脸一红。   她想起了昨晚和翰武在一起的情景,不知道翰武是不是也在想她!   翰武不仅在想她,而且想的厉害!   他是一个豁达的人,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对女人也一样。唯独对玉梅是个 例外,她的身影总在他眼前晃悠。   玉梅虽然瘦,可在他心里却是沉甸甸的!   他对倪静的喜欢,是一点一点开始的。   而对玉梅的喜欢却是产生在一天之间!而且,分开后,自己便像丢了魂似的, 没有着落!   倪静和玉梅他都喜欢,难以取舍。如果非要做一个选择,冥冥中玉梅占的份 量似乎更多一点!   这种烦人的思绪,困扰了他好久。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才又回复到以往的生活中。   就这样,时间流转到了1945年。   这一年的8月15日,小日本被美国的原子弹炸怕了,只好宣布投降无条件 投降。   被日本统治长达14年的东北地区,终于获得了解放!   随即在8月20日,苏联红军进驻哈尔滨及周边地区。   广大老百姓都兴高采烈地沿街欢迎「解放者」的到来,也为能过上安稳的日 子感到欢欣鼓舞!   可还没高兴几天,情况就急转直下。   他们发现这些「解放者」们并非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友好,反而像土匪一样, 四处乱串,见东西就抢。吓得老百姓关门闭户,心惊胆战。   最令他们感到害怕的是,这些苏联红军到处追逐、强暴女人!即使在大白天, 在大街上,都敢当众强奸良家妇女!   在日本占领期间,很少发生这样的事件。不是日本人有多么善良,而是他们 自认为血统高贵,蔑视东北妇女。   苏联人是把东北当成了占领区来对待的,肆意胡作非为。   就连东北松花江军区的副司令员,都因阻止苏联士兵抢劫而被枪杀!   黑泥崴因为地处偏僻,躲过了一劫。   可翰武他们仍不敢大意,每日派人在村口放哨。一听到风吹草动,便让大家 往南面柳条通里钻。女人们还都剪去了长发,出去干活都在脸上抹上了锅底灰。   大家不知道这样生活还将持续多久,都盼着「老毛子」能早日离开!   7个月后,他们终于走了!   同时也带走了掠夺到的,无法估量的各种战略物资。一时间工厂都变成了空 壳,连丰满水电站的部分机组,都被他们拆了下来,运回了苏联国内!   1946年的4月28日,经过几轮的政权交替,共产党的军队终于开进了 哈尔滨,国民党则狼狈地退到了哈尔滨以南的地区。   5月初,黑泥崴所在的县城也进驻了共产党的军队。   翰武知道自己的部队来了,于是赶紧组织人手,装了三车粮食送往县城。   刚到县城门口,他们就看见了戴着狗皮帽子,穿着棉衣服的战士。一问才知 道他们叫东北民主联军。也有一些老百姓仍习惯性地叫他们八路军。   县城里好多人都拿着小旗子,在道路两旁欢迎部队进城。   那些战士脸上带着笑容,与以往看到的军队明显不同。大家知道他们终于迎 来了太平安宁的新社会!   翰武他们直接把粮食拉向粮库,在门口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 原来是那个和他有过两次接触的地下党警察。   两人都是异常高兴,亲切地攀谈起来。   翰武才知道他姓关,大家都叫他小关。   小关告诉他,在几年前的那次行动中,一名地下党员牺牲了,老罗也受了伤。 经过一个月的修养,又返回了哈尔滨。   翰武也假装无意地提到了玉梅!小关说他也只知道她目前仍在哈尔滨,具体 工作内容他也并不了解。   翰武的心里总算落了底儿,毕竟她还好好地活着!而且仍然在哈尔滨,他们 还有重逢的那一天!   卸完粮食,拿到了收条。小关把翰武一个人留了下来,因为这几天还要用他 的大车拉运物资。尤其是要给部队运送单衣,现在已经是5月初了,但很多战士 还穿着厚重的冬衣。   忙碌了一天后,小关把翰武安置在了县里的临时住处,自己又去忙别的事情 了。   翰武一个人在街上转了转,不自不觉地就走到了当初和玉梅住过的那家车店 门口。看到车店,不禁又想起了那天和玉梅在一起的情景。一种难言的滋味涌上 心头,忍不住摇了摇头。   刚想离开,就见一个农村妇女打扮的女人,从他背后走进了院子里。   翰武刚一迈步,忽然觉得这个身影有些似曾相识。   他低头琢磨了一下,便也走了进去。   那女人进了车店,和店小二说了几句话后,就上了二楼。   翰武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二楼都是单间房,翰武也不知道那个女人进了哪个房间。就在走廊里竖着耳 朵,一边走,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   当快走到南边的205房间时,房门「吱」的一声咧开一道缝儿。   翰武赶紧走过去,推了一下门,便马上贴墙立住。   这时,屋里的人爽朗地笑着说:「老弟,别玩这一套了!赶紧进来吧!」   翰武一听说话声,也呵呵地笑出声来。   然后,迈着大步就进了屋!   桌子对面坐着的正是和他有过一次肉体之欢的水中仙!   两人一见面又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翰武抱拳拱手,刚想喊大当家的。可又一想,就改口说道:「姐,你怎么会 来这里啊?」   水中仙便说:「我是路过此地,没想到咱姐俩有缘,又碰到了!」   说完,向后努努嘴。   翰武回身把房门关上,也坐了下来。   水中仙笑着说:「老弟本事见长啊!15年不见,看我背影就能把我认出来!   翰武嘿嘿笑着说:「我有啥本事,只是因为姐姐的身形太好看了!看一眼, 就忘不了!」   「呵呵!多年没见,老弟的嘴上功夫也见长啊!进院门时就认出你了!我想 要是咱姐俩投缘,没准你能把我认出来。否则,那就各走各的路了!没想到老弟 还真记得我!一会儿,咱姐俩喝两杯!你要是不嫌弃姐太老,咱们在练一回!」   水中仙说完,自己哈哈地笑了起来!   翰武也笑了起来,爽快地说:「怎么都行,只要姐高兴就行!」   之后,又压低声音说:「您怎么到了这里?您的绺子……?」   水中仙苦笑一声,便把来龙去脉给翰武说了个大概。   原来自从他们那年在哈尔滨分别后,水中仙就竖起了抗日的大旗,和小鬼子 真枪实弹地干了一阵子。可打了几年,物资越来越缺乏,人也越打越少。后来就 带着队伍退到了大山深处,只是时不时地出来搞个小规模的突袭。   等鬼子投降后,又重新聚拢人马回到了靠河寨。   去年9月,东北联军撤出了哈尔滨,驻扎在了周边县市。之后,便开始清剿 附近各个山头的胡子。知道水中仙一直在抗日,和抗联也有过合作。就多次派人 去劝说她加入他们的队伍。后经过老罗在从中斡旋,水中仙终于答应解散队伍。 其中大部分人马都加入了东北联军,少数不愿意的,签了保证书后,都回了家。   可水中仙受不了他们严格的纪律约束,也害怕他们以后翻自己的老账,就决 定自己下山找个归宿。   翰武一边听着,一边端详着水中仙。   发现她比以前瘦了,脸上皱纹也明显增多了!   只是眼睛里散发出的光芒,还是那样的明亮犀利!流露出来的神态,还是和 以前一样的潇洒干练!   正说着,跑堂的把酒菜都端了上来,二人又坐下接着聊起来。   两人连干了几杯后,翰武问道:「那您打算去哪儿啊!」   「早在几年前,我就把我的贴身随从派下了山,就是上次你们见到的那个小 姑娘。她在齐齐哈尔找了个好人家,我这次就是去她那儿!我岁数也大了,也不 想耍枪弄棒的了。就想在那儿也找个老头,安安稳稳地打发了后半生!」   说完,自己又笑了起来。   翰武喝了一口酒,嘿嘿笑着说:「那得找个身体好的老头,要不然没两天就 得让你给练散架子了!」   水中仙听后,乐得笑出声来,拍着翰武的肩膀说:「老弟说话还真有意思! 可老娘我岁数不比从前了,瘾头也没那么大了!」   但马上用眼睛瞟了一下翰武,慢声说道:「不过……,听老弟刚才一说,我 还真有点等不急了!来,先过过瘾,一会儿接着喝!」                 34   说罢,就起身拉着翰武来到了床上!   两人嘁哩喀喳地把衣服都脱光了,正要搂在一起,水中仙又呼地跃下了床。 光着屁股倒了一盆水,然后说道:「光急着赶路,好几天没洗了!我自己都闻着 味了,真成骚老娘们了!来,老弟,先给你洗洗!」   说完,朝翰武招招手。   翰武也蹦下床来,双手端起盆子。水中仙一手托着翰武已经硬起八成的鸡巴, 一手撩着水冲洗。嘴里还叨咕着:「你媳妇儿真他娘的有福气,我他妈的怎么就 碰不上呢!」   说完,自己嗤嗤地笑了!   翰武洗完后,侧身躺到床上。歪头看水中仙蹲在水盆上,哗啦哗啦地洗着下 身。   他发觉水中仙的确瘦了很多,乳房都变小了,而且开始向下耷拉了。皮肤虽 然还是很白,但明显比原来松弛了!可一想自己都三十五了,水中仙也得有四十 五六了。联想到山里的条件,她能保持这样也已经算不错了!   一想到山里,他又想到了玉梅!也不知道她现在胖了没有?   正想着,突然看到水中仙的左大腿上,又一处贯通的伤疤。   禁不住问道:「姐,你腿上的伤是……?」   水中仙头也没抬,恨恨地说:「妈的,叫小日本的三八大盖给穿了个透亮!」   「哦!我说看你走道怎么和以前有点不一样呢!」翰武有点心疼地说。   「没事儿!不耽误吃,也不耽误喝!就是阴天下雨有点酸胀胀的!」说完也 光不出溜爬上了床!   水中仙来到床上,也侧着身子,把翰武的鸡巴含到了嘴里。自己把阴部对着 翰武的头,并抬起一条大腿。   翰武把嘴伸到她的胯间,扒开黑乎乎的阴毛,一口就裹住了两片探出来的小 阴唇。   水中仙嘴里含着鸡巴,发出「呜……」地一声闷哼!   看似很久没有这样舒服了,连屁股都剧烈地抖动起来!   翰武的鸡巴被裹得舒服,不自觉地来回抽插起来。   水中仙的嘴里便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响声!   可没几下,水中仙就吐出了鸡巴。喘着粗气说:「你这个鸡巴玩意儿太大了, 杵的我腮帮子都酸了!」   翰武嘿嘿一笑,舌头就开始撩拨起她的阴蒂来!   水中仙闭着眼睛,一边撸着翰武的鸡巴,一边「咿咿呀呀」地哼唧着。   没舔多久,水中仙就急切平躺下来,高高地举起了大腿。   翰武也顺势趴到她身上,水中仙探过一只手,把鸡巴放到了屄口上。   翰武一使劲,鸡巴「嗤」地一声,进去了大半!   水中仙随之就「嗷……」地叫了一声!也不知是疼的,还是舒服的!   翰武小幅度地抽动了几下,就加大了速度。   「啪……啪……」的撞击声也随之响起!   水中仙闭着眼睛享受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地说道:「老弟,慢点儿!姐姐我 好久没干这事儿了,让我先舒服舒服!」   翰武也就慢了下来,把她的两只乳房聚拢起来,挨个啃咬她的两个大乳头!   上下的双重刺激,让水中仙渐渐地进入了仙境。   她双手抓着翰武的头,双脚勾着翰武的腰,像一只章鱼一样盘在翰武身上。   翰武觉得水中仙少了当初生猛狂野,却多了成熟女人的绵软柔长!   如果翰武还是当年的20岁的楞小子,他还很难适应现在的慢节奏。但他经 过了十多年女人的历练,已经可以从容地享受这份温情了!   水中仙还在持续不断地呻吟着,那声音比大声叫喊更加勾人魂魄。   两人就在这慢节奏中抽插了几百下!   最后还是水中仙先松开了手脚,她觉得一股一股的快感从阴道传到了大脑, 让她舒服得四肢无力,身体发飘。   翰武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姐姐,还能试一下上次的动作吗?」   水中仙笑呵呵地说:「好!姐就再和你试试,但腿可抬不了那么高了!上次 你可把我弄惨了,感觉你那鸡巴都插进我肚子里去了!」   翰武呵呵笑着,把她扶起来。   水中仙搂着着翰武慢慢地把左腿抬了起来,翰武忙用手托住,并用另一只手 把住了她结实的屁股。   水中仙的腿确实抬不到那么高了,在距离床面大约170度角的时候停了下 来!但这也是普通人很难做到的了!   翰武见状便用硬邦邦的鸡巴找了找屄口的位置,然后腰向上一送,鸡巴就滑 进了水中仙的阴道里!   水中仙「啊……」地呻吟了一声!   这次两人是斜对面,翰武的鸡巴无法像上次那样全根没入。又有翰武有力的 大手托着大腿,搂着屁股,水中仙觉得既舒服,又安全。很快就随着翰武节奏, 也微微屈膝去套弄翰武的鸡巴。   两具汗津津的肉体就这样紧紧地相贴在一起,运动在一起!   水中仙的乳房挤蹭着翰武的胸膛,翰武的浓密的阴毛摩擦着水中仙的阴蒂!   两人都呼哧呼哧地喘着,嗯嗯啊啊地叫着,像比赛一样谁也不认输。   水中仙阴道里的淫水越来越多,随着鸡巴的抽插,都飞溅了出来!   不知又插了多少下,水中仙的支撑腿有点打晃了!   她闭着嘴,咬着牙,好像是在抑制高潮的到来!   翰武也感觉到了她的变化,慢慢地屈膝下坐,两人又回到了床上。   翰武的屁股坐到了自己的脚跟上,双手托着水中仙的大胯,把鸡巴又插到了 她的阴道里。水中仙两只手向后支着床,屁股悬空,跟着翰武的节奏不断向前伸 展回收,两人又拉锯般运动起来!   这样的姿势碰触不到阴蒂,水中仙觉得那种奇痒难忍的感觉消退了一些。于 是。也使出全身力气,快速套弄起来。还不断地收缩阴道,挤压翰武的鸡巴。她 的乳房也随着运动上下甩动,翻飞不停。   翰武觉得那两团白肉好像随时都能飞出去一样!   随着咕叽咕叽的交合声越来越响亮,两人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   水中仙渐渐地感觉到又有一股电流在身体里流窜,在阴道深处和大脑之间反 复循环。刺激得她浑身战栗,面目抽搐。   这电流也在击打着翰武!听着她的的淫叫声,看着她的放浪样,翰武也觉得 精关失控,即将跑马!   于是,俯下身子,把水中仙平压在身下,鸡巴如捣蒜般疯狂地抽插起来!   没过二三十下,就「啊……啊……」喊叫着,射在了水中仙的阴道深处!   还没等翰武平息下来,水中仙的手就紧紧地箍住了翰武的身体,屄里也一动 一动地,像一张小嘴似的啃咬着翰武的鸡巴!嘴里也含糊不清地嚷着:「来了! 来了!」   水中仙呈大字型地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慵懒地说道:「你小子,天生就 是祸害女人的种!」   翰武嘿嘿一乐,随即答道:「那你就是专吸男人阳气的女妖精!」   水中仙用脚蹬了一下翰武,呵呵地笑了!   两人又简单地擦洗了一下,回到桌旁,继续喝了起来。   翰武担心小关找他,在酒足饭饱之后,就起身告辞了!   二人都知道此时一别,再见就难了!   可谁都没有露出惆怅的样子,彼此故作潇洒地分手了!   之后,翰武又帮着小关忙了两天,才回了家。   一个月后,老罗又来到了黑泥崴。   他的到来改变了隋家的命运,也改变了翰武和倪静的人生轨迹!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