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家的风情艳史】(23- 24)

 
作者:139461 2015/03/31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5593                 23   接下来老罗就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大老李嗜酒如命,一天都不落!喝到后来,肝脏就出了问题。他不相信西医, 就按药铺开的方子,自己熬中药喝。老罗就在药里加了一剂慢性毒药,大老李喝 了不到三个月就一命呜呼了!   隋老板沉默了一会儿,幽幽地说道:他必须得死吗?   老罗点点头,说道:现在鬼子正在集中兵力围剿抗联,局势很危急!日本人 派出了大批的探子,主要是寻找抗联藏粮食的地点。如果粮食被发现了,那到了 冬天,山里的同志都得被饿死、冻死!以前还能到山下附近的村子里寻找吃的, 但后来日本人开始并户迁民,周边几十公里,都成了无人区!已经有人坚持不住, 叛变投降了。在这个时期,也只有把大老李弄掉了!万一有什么重要情报从他那 里传出去,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隋老板点点头,又问道:他临死前留下什么话了吗?   他把一切都和我说了!老罗答道。   隋老板惊诧地抬起头,盯着老罗。   老罗慢慢地说道:他一个亲戚朋友都没有,在他最后的那些日子里都是我在 照顾他。一方面,我是想套出他所掌握的情报!另一方面,我们毕竟在一起十多 年了,还是有感情的!另外,我还给他买了一口上好的棺材,他看后很满意!   隋老板点了点头。   老罗又接着道:可能是不想带着秘密到地下去,也可能是想找一个人说说心 里话!他就把他做的事儿,说给我听了!   于是,老罗便把大老李说的话,简单地讲了一遍!   原来大老李并不是对日本人有什么好感,而是觉得日本人可以替他报仇。   他之前生活在俄国人占领下的辽东。7岁那年,一天,几个俄国兵闯到他家 里,要糟蹋他娘和他姐姐。他爸去阻止,被俄国人开枪打死了。他姐姐跳井自杀 了,他娘没跑出去,被俄国兵按到院子里,扒光了衣服,给糟蹋了!俄国兵还让 大老李瞅着他娘被强奸的过程,听着他娘撕心裂肺的叫声,他被吓傻了!   俄国人走后,他娘也跳到井里去了!   大老李就和同村的一些人跑到了黑龙江,四处找活干,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他流浪到了双城堡。隋太太看他可怜,就留他在店里打工,他这才 过上了稳定的生活!   后来他听说日本人在日俄战争中,打败了俄国人。他觉得谁杀俄国人,谁就 是他的恩人。恰巧又遇到了一个会说中国话的日本商人,其真实身份就是一个日 本间谍。那个人提前潜伏在了东北,为日本全面占据东北收集情报。大老李就跟 了他,为日本人打听一些消息。   搬到哈尔滨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人和他联系。直到晓寒来到隋家后,才 又和他接了头。   由于能接触各个绺子的土匪,日本人就让他收集信息,伺机拉拢亲日势力。 然后让晓寒把情报带出去,同时也会带回一些指令!他们两人倒是互不了解,他 也不知道晓寒最后去了哪里?   听完老罗的讲诉后,隋老板想了想说:他有没有提双城堡二宝的事儿?   老罗说:提了,说二宝无意间听到了他和日本商人的对话,并以此来要挟他, 大老李才把他给杀了!   其实,老罗并没有把大老李的原话告诉隋老板,因为这涉及到隋太太的一些 隐私!   大老李之所以杀死二宝,就是因为隋太太!   被隋太太收留,大老李自然是感恩戴德。又加上隋太太心眼好,对他很是照 顾。他又从小没了娘,嘴上不说,内心里就把隋太太当成亲妈一样看待。   一天,二宝喝多了,神秘兮兮地跟大老李说,他发现了隋太太的一个大秘密! 还淫笑着说,以后要以此为要挟,让隋太太答应他的一些条件。否则,就把秘密 说出去!   大老李一听,就赶紧装作很感兴趣地把话儿套了出来!   原来,一天二宝在修剪靠近二楼的树枝时,发现从支起的气窗上方,可以看 到隋老板夫妇的房间。他早就对隋太太丰满的身材垂涎三尺,怎能放过这个机会!   于是,便在黑天偷偷爬到树上,往里偷看。可一连几天,什么也没有看到! 隋老板夫妇回屋后,总是脱了外衣就上床睡觉了。他连隋太太光腚的样子也没瞧 见!   可他不死心,在隋老板外出办事的那天晚上,又爬到了树上。   没一会儿,隋太太就进了屋,接着便脱起衣服来!激动得二宝坐在树杈上, 就掏出鸡巴,撸动起来!   当看到隋太太那肥硕的大乳房,乌黑浓密的阴毛时,二宝没撸几下就射了出 来!兴奋的他差点儿没从树上掉下来!   他以为隋太太要上床睡觉了,就想下来。可又见隋太太撅着大屁股,从柜底 下拿出一个布包。打开后,把一个东西握在了手里!又在上面抹了一些东西,使 它变得油光锃亮。   二宝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个木制的假鸡巴!虽然不是特别逼真,但形状也 大致相仿。   然后,隋太太就躺在床上,把大腿分开,把假鸡巴插进了裆部!   二宝从侧面看不到插进去的细节,但隋太太抽插的动作,晃动的大乳房,以 及脸上的陶醉表情,已经使二宝兴奋得浑身嘚瑟了。鸡巴也二度翘起,二宝又撸 了起来!   就这样,隋太太到了一次高潮,二宝又射了两次!   射的二宝全身虚脱,差点下不了树!   秘密,如果不说出来,那就不是秘密!   二宝也一样,这秘密憋在心里,让他难受。他想找人分享,于是告诉了大老 李!   他原本以为大老李会和他一起,去实施那个邪恶的计划!   不料想,大老李却杀了他!   在大老李的心里,隋太太是神圣不可亵渎的!   他当年无力保护自己的母亲,但他发誓以后不会让任何人侵犯到隋太太!   于是,二宝就带着美好的记忆离开了人世!   隋老板听了大老李的事情后,一种矛盾的心情便萦绕在心头。   他不知该如何评价大老李?大老李本是个善良淳朴的人,只是由于自己不幸 的遭遇,才选择了与敌为伍。可不管怎么说,他毕竟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这 一点又不容原谅。不论什么时代,在个人荣辱与国家利益之间,普通人有时真的 很难做出明智的抉择!   老罗第二天一早便离开了黑泥崴。   隋家人的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节奏!   到了1938年,也就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第二年,隋家又添了一个男丁!   翰武的第二个儿子诞生了,取名叫隋义国。意在与「一国」谐音,希望能国 家早日统一!   虽然此时关外正值焦土抗战时期,然而就局部而言,东北地区腹地却是一个 「和平」环境。绝大部分人是不曾闻到硝烟,不曾听到枪声的。   隋家也是一样!直到1939年,情况发生了改变!   这一年的12月末,老罗急匆匆地赶到了隋家!   隋老板一看老罗的神情,就知道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   果然,老罗一进屋,就和隋老板低声交谈起来!   谈了一会儿,隋老板又把隋太太、翰武及倪静也都叫了过来!   老罗向大家说了一件事,征求大家的意见!   原来敌人在几天前进攻了抗联的一个营地,第5军的一个机要秘书,因为重 病缠身,被藏在了一个树洞里,没能随大部队转移。两天前,被交通员找到了, 把她临时安置到了一个隐蔽处。但由于缺乏粮食和药品,那里也不能久留,必须 再找一个安全的地点。   老罗就想到了黑泥崴!这里地方偏僻,人员成份简单,便于隐藏。所以他打 算把她安置在这里,但考虑到危险性,他必须征得大家的同意!   大家听后都瞅向隋老板!   隋老板看着老罗说:这个人应该很重要,否则你不会大老远的跑到这儿来!   老罗点了点头,说:她原是一个富家小姐,父亲是一位爱国人士,后被日本 宪兵队逮捕入狱,不久便被折磨致死。她在东北大学念过书,后来加入了抗联。 在吉林省委工作过,掌握着很多机密材料,所以一定不能让她落入日本人的手里!   这时翰武插了一句:为什么不在城里找个地方,还能找医生治病!   停了一下,又马上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问问!   老罗笑了一下,说:我知道!   接着补充道:这两年抗联在山里过的很艰苦,一年也吃不上几顿粮食。都是 吃野果、野菜,甚至是树皮。冬天就更惨了,零下三四十度,既没吃的,也没穿 的,还没有住的地方!大部分人不是被日本人打死的,而是冻死,饿死的!所有 的人都像野人一样,看不出本来面目了!城里搜查的很严,这样的人,一到那里 就会被认出来的!这个女同志也一样,所以我才……!   这时,隋老板摆了摆手,说:不用说了,就接到这儿吧!不过咱们得商量一 下,别出什么纰漏!   隋太太突然问了一句:老罗,你啥时候加入的那边儿啊?不会是在大车店就 ……?   老罗笑了笑,点点头!   翰武嘿嘿地笑着,自豪地说:我早就知道!就是老罗不带着我!   隋太太瞪了他一眼,说:不带你,就对了!楞的呵的,早晚得出事儿!   翰武也不辩驳,只是撇撇嘴角!   接下来,大家就给她编了个身份。说是隋太太的表侄女,因为得了重病,婆 家不管了,就被接到了这儿!还起了个名字,叫隋秀梅!                 24   第二天晚上,翰武赶着车来到约定的地点。等了10多分钟,看对面开来一 辆盖着帆布的卡车,然后慢慢停下来。车灯有节奏地闪了闪,翰武赶紧拉着马迎 了上去。车门一开,下来两个穿警察制服的人。翰武一看,吓了一跳,不由得倒 退了几步。   这时传来一个声音:同志,别怕!是老罗派我们来的!   翰武一听老罗的名字,这才安稳下来。   那两个人立马跳上车厢,把帆布撩到了车顶。   翰武看见两人在里面忙活了一会儿后,抬出来一个木箱子。打开箱子,一个 人晃晃荡荡地站了起来。   一个警察跳下车,把那个人抱在怀里,放到了翰武的车上。   翰武赶紧用事先准备好的棉被,把她裹住!   那个和他说话的警嚓,又从兜里掏出两个小瓶递给了翰武。翰武知道这就是 老罗说的那两种珍贵的西药,于是小心翼翼地揣在了怀里!   相互道别后,翰武就赶着马车向黑泥崴奔回去。   刚到家门口,院门便打开了!   翰武直接把车赶进了院里,隋老板立刻关了院门,并插上了门栓。   翰武停好车,伸手把车上的人和棉被一起抱了下来。   这一抱,吓了他一跳!   凭手感就知道,她的体重不会超过60斤!   翰武在猜想这个人得瘦成什么样啊!   看翰武进了屋,隋太太赶紧打开西侧房门,翰武直接把人放到了热炕上。   隋太太上了炕,轻轻地打开了被子。   屋里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蓬头垢面,骨瘦如柴的人,蹬着两个大眼睛,躺在那里!根本分辨 不出男女!   身上的破衣服也仅仅能遮蔽身体,大窟窿小眼子的,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了!   露出来的脸和手已经被严重冻伤了,都是红色的裂纹,还有的地方都流脓了!   隋太太摆了摆手,隋老板和翰武就出了屋。   你就是玉梅吧?隋太太小声问道。   女人点了点头。   隋太太接着说道:我先把你的衣服脱了,你盖着被先暖和暖和!一会儿,在 喝点稀粥。我再给你洗洗身子!   玉梅又默默地点了点头。   隋太太先把她的破棉鞋脱了下来,里面还垫着一些乌拉草。露出来的十根脚 趾头,也都红肿变形了!   看得倪静身上直发冷!   隋太太接着把她的上衣解开,里面是一件脏兮兮的军用秋衣。把秋衣解开, 上身就完全坦露出来!   身上黑得看不出皮肤的颜色,根根肋骨都清晰可见!一对乳房已经萎缩得只 有豆包大小了,只有两个大乳头和深色的乳晕,还有女人的特性!   隋太太一看,就知道她是生育过的!   隋太太又把玉梅的棉裤脱了,里面是一条黑黢黢的衬裤,还散发出一股难闻 的味道!   把衬裤脱掉,就露出黑乎乎的阴部!   阴毛不多,都打成绺了,粘在了一起!屁股瘦得都没了肉,失去了原有的弹 性!   隋太太把她脱光后,赶紧用棉被把她重新裹了起来。   倪静把翰武叫进来,让他把玉梅的衣服抱了出去,填灶坑里烧了!   自己出去端了一碗热乎乎的稀粥和一碗咸菜条走了回来!   隋太太接过热粥,一勺一勺地喂着。玉梅也是饿坏了,不大功夫,两碗粥就 见了底儿!   隋太太对玉梅轻声说道:姑娘,咱先吃这么多!吃多了,怕你受不了!明早 儿,再吃!   玉梅点点头,咧咧嘴角,笑了笑!   之后,婆媳俩帮她擦了两遍身子,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又抹了一些冻伤 药。   看没什么事儿了,倪静就回屋睡觉了!   隋太太则留下来,照顾玉梅。   倪静这一晚是噩梦连连,双手紧紧地把着翰武的胳膊,迷迷糊糊地熬到了天 亮!   这之后,玉梅就在隋家养起了伤!   黑泥崴地处偏僻,乡里很少派人来。本村的人知道隋老板是讲究人,也从不 来他家闲唠嗑。   因此,好长一段时间,没人知道他家还住着一个生人!   经过隋太太和倪静的精心照料,加上西药的作用,玉梅恢复的很快。一个月 后,身上的炎症都消失了。冻伤也治愈的差不多了,身上像脱了一层皮一样。只 是脱的不均匀,脱过皮的地方,露出白色的皮肤。而没脱干净的地方还是有一层 浅黑色的死皮。   先前倪静不敢给她上药,觉得害怕。而现在的玉梅,容貌已经恢复的差不多 了。倪静越发觉得玉梅长得漂亮!以前是瘦得有点脱相,现在五官也基本恢复了 原型。长圆脸,双眼皮。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清澈见底!尤其是在她身上,有 一种倪静说不出来的气质!晓寒给人的感觉是清高冷傲,拒人千里。而玉梅则是 端庄高雅,但又不失随和性!   一天晚上,倪静把义国哄睡后。又照例拿出一个大木盆,往里面放些中草药, 再兑上热水,给玉梅擦澡。每隔几天,都会让她泡一次。   玉梅坐在木盆里,上身露在外边。随着体重的增加,一对乳房也比以前大了 一些。乳头和乳晕的颜色也变淡了。   倪静一边拿着毛巾替她擦洗,一边说:玉梅啊,你应该有小孩吧,谁带着呢?   玉梅呼了一口气,说:生下来几个月,就夭折了!   倪静听了一愣!她听说过,有些抗联战士会把孩子送给当地的老乡抚养,她 以为玉梅也是那样。没想到孩子竟然没有了!   她不由得说道:怎么会这样呢?   玉梅黯然地说道:三年前,生过一个女孩。出生4个月,就得了肺炎。在山 里没吃的,更没有药,几天后就……!   说完,又惆怅地叹了一口气。   倪静赶紧安慰她说:你才26岁,等身体恢复了,再要一个也不晚!   玉梅摇了摇头,苦笑着说:不可能了!   倪静惊讶地看着她,说:为什么啊?   玉梅平静地说道:山上条件艰苦,男人有的都受不了,何况女人了!最遭罪 的就是来月事的时候,因为没有纸,只能用破布或砸软了的树皮垫在里面。有时 赶上情况危急,就用冰水冲下面,把月事激回去。因此,所有的女战士都有严重 的妇科病,有一些可能永远都不能生孩子了!   她看了看倪静惊恐的表情,接着说道:我生完孩子后,就落下了病根。又经 过了一年多的行军打仗,身体彻底垮掉了!尤其是月事,有时两三个月才来一次。 虽然后来和丈夫调到了一起,可一直都没怀上!   倪静一看这情形,就故作轻松地说:也许身体好了,以后还会有呢!   想了想,又说道:就是没有,我这有三小子呢,你就认一个做儿子呗!   又接着问道:那你男人呢?   我们部队被打散了,我也不清楚他现在的情况!玉梅平静地说道。   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说:嫂子,你刚才说的话,算数吗?   倪静愣了一下,马上点头说:当然,当然,你看上哪个,哪个就给你当儿子!   玉梅又一摇头,说道:就是你同意了,小武哥也未必会愿意!   不用管他,我说了就算!倪静语气肯定地说。   玉梅笑着说:那……我就要老三!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