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花淫贼历险记01-03

 

                第四集

             第一章 重返旭日

  乌幻历一千二百一十年,冬。

  栗纱静静地坐在太师椅上。史加达已经消失三四个月,但他仍然没有死,她
相信他会回来找她,所以她哪里都不去,只守着赵宗隔壁的庄院。

  因赵天龙的死,赵宗发疯,近几个月出兵原城,要找苏家和非士算账,但兵
到原城时,扑了过空,于是赵宗在整个普罗非帝国搜寻他们的下落,至今未有音
杳。

  「栗纱妹妹,你又在想史加达了?」

  栗纱不动于衷,道:「苏胡,你没事跑出来做什么?你就不怕被赵宗的人看
见?」

  此人正是苏胡,他与原城的一众人一直躲在栗纱的庇护之下,而栗纱所在之
地正是赵宗范围内的小院。因此,赵宗虽然搜寻普罗非帝国,却忽略了他的周边
的情况。

  苏胡笑道:「安啦,他们搜遍乌幻大陆,也不会搜他们宗俯范围内的。这得
感谢鲁茜姐姐,把你安排在这里,使得我们有躲藏之地。所谓的最危险的地方,
也即是最安全的地方。嘿嘿,我以前也不知道你也是鲁茜的仆女……直到师傅带
我们投靠,我才知道你们原来是一伙的,呵呵,瞒得挺紧的。」

  栗纱淡然道:「如果不是瞒得紧,史加达杀了赵天龙,我们这个窝早就被翻
起来了。苏胡,应该感谢的不是你姐姐,而是史加达。若非因为他,蒙莹和舞早
就把我们揭发,但她们知道这个地方,却一直没有揭发。」

  苏胡笑道:「看来当性奴也是有些好处的。妈的,那家伙为何在那事儿上如
此之强?如果我苏胡有他一半的强,我就高兴得自杀了!干,我才不感谢他,若
非他杀了赵天龙,我们何须如此躲藏?」

  栗纱道:「若非他杀掉赵天龙,则他、非菲和你姐都被赵天龙所杀!你姐现
在生死未明,唉,希望他能够早些回来……」

  苏胡道:「也许他死了也未可知,不管怎么样,都是他害了我们,如果没有
他,我们会过得很好,用不着躲躲藏藏。栗纱妹妹,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史
加达和我姐都死了,你会不会考虑跟别的男人?」

  栗纱冷冷地瞪着苏胡,道:「你说的别的男人,指的是你自己吧?」

  苏胡道:「不是我自己,但最好是我……」

  栗纱沉默了一会儿,道:「我在这里等他一年,如果一年之后,他不回来的
话……」

  「他不回来,你就跟别的男人?」苏胡兴奋地抢道。

  栗纱冷笑道:「我虽然管理着一群性奴,但我不是鲁茜。如果我失去希望,
则我回到原来的海滩,做一个捕鱼的寡妇,也比在这里生活好过。」

  苏胡大失所望,叹道:「为何女人都对那家伙如此的痴情?非菲如此,舞如
此,你如此,我姐如此,他到底有什么好?他只不过是一个性奴,就性交能力强
些!」

  「因为他生得很好看!」栗纱站起来,看了看苏胡,道:「我想如果能够帮
他生孩子,则我们的孩子也是很好看的,所以我只喜欢他,因为只有他能够给我
很好看的孩子。」

  苏胡看着栗纱离开,他嚷叫道:「栗纱,你这是什么理由啊?我的孩子也是
很好看的……」

  「等你能够光明正大地走到大街上的时候,随便你抓一大票女人替你生吧!
我对你的种没有半点兴趣,而且,我必须说明的是,如果史加达回来,知道你想
勾引我,小心他杀了你!虽然他是你的师弟,但你敢惹他吗?别忘了蓝富尔,跟
他争非菲,差点连命都搭上!对了,告诉你一件事情,史加达另一个真实身份,
是你的姐夫……」

  「我干!」苏胡听到此处,张嘴大骂,恨得牙痒痒的。他见栗纱已经走远,
倒躺到大师椅上,喃喃自语道:「妈的,老子永远不承认性奴是我的姐夫,即使
姐姐没有死,以后真的嫁给他,我也不会承认!操他娘的性奴,没道德,专门勾
引女人,而且被他勾引的女人都是上等货色,真他妈的眼红!唉,有时候真想做
性奴,那些性奴经常出外面搞女人,我只能够躲在这里跟那个女仆玩玩……太郁
闷了。为何我会沦落到这地步?可恶的性奴,他若果敢出现,我跟他单挑!」

  「你敢跟他单挑吗?」

  苏胡听到此句,急忙沿声看去,只见舞向他走来,他眼睛放光,喊道:「舞
小姐,你又来啦?是不是想念我了?」

  舞笑道:「哦?你要我想念你?如果你要的话,我在外面大喊我爱苏胡好不
好?」

  苏胡一听,尴尬地道:「你还是别想念我了,我不想那么张扬。舞小姐,外
面的情况如何了?」

  舞道:「和以前一样,赵宗仍然要找史加达和你姐姐以及你们,所以你们这
辈子别想冒头,除非你们不在普罗非帝国。听说你很喜欢兽女,我建议你到兽国
去生活。」

  苏胡反驳道:「你不也是喜欢鸟人吗?」

  舞冷冷看着苏胡,道:「如果你敢再提他,我就去告密。」

  苏胡慌忙道:「舞小姐,请原谅我,再也不敢了,你喜欢的是性奴。」

  「我的初夜都是给他的,喜欢他又怎么样?你如果不爽,撞墙死算了。」舞
说罢,不理会苏胡,偏道寻栗纱去了。

  苏胡尴尬好一阵,突然叹道:「唉,痴情女为何总是爱上烂男人?像我苏胡
这般优秀的青年,为何就没人爱?想想似乎去兽国也是不错的主意,熊女都喜欢
我……哼哼,熊女的滋味也不错!就是大了些……」

     ***    ***    ***    ***

  栗纱躺在床上没有入睡,自从鲁茜和史加达离开,她就成为性奴的领袖,为
了生存,她开始在旭日城的生意,像当初她做妓院的老板娘一样。她这次也做得
很好,甚至比鲁茜做得还好,但她的心情永远都难以好起来,她每天都在这里等
着,希望史加达有天突然地回到她面前——她相信,如果史加达没死,一定会回
来找她的。

  「栗纱,开门,是我。」舞在门外道。

  栗纱起身开了门,道:「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任何消息。」舞说着,和栗纱坐到床沿,道:「我想,即使他们没有
死,亦不敢涉足旭日城,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寻找的范围扩大?」

  栗纱道:「或者他们早已经不在普罗非帝国,毕竟是天圣族的人救了他们,
我一直猜测他们在天圣族,只是我们暂时还没有能力前往天圣族寻找他们。赵宗
大概也猜测到他们会在天圣族,但赵宗也不敢招惹天圣,因此,只是在普罗非寻
找非士和苏家的人,想替赵天龙报复,也替赵宗挽回一些面子。」

  舞道:「其实赵天龙的死,赵宗亦是有人高兴的。比如赵天显和他的妻子蒙
莹就希望赵天龙早些死掉,但为了赵宗的面子,他们确实也想杀掉与史加达苏兰
娇有关的所有人。我最近派人调查蒙莹,发觉那个女人也在暗中找寻史加达。若
非你跟我说她跟史加达亦是那种关系,我还以为她是想杀他,现在看来,那女人
似乎对我们的性奴的念念不忘。」

  栗纱道:「蒙莹若真的想杀史加达,一早就杀了。以前未杀,以后也就永远
都不会杀。她的身心背叛了赵天显,寻找史加达,也是像我们这般悄悄地进行,
目的和我们是一样的,所以有时候我想跟她连手。但女人的心总是难以猜测,没
有十足的把握,不能够让她知道我们跟史加达以及鲁茜的关系。」

  舞道:「鲁茜和我没有关系……」

  栗纱道:「有的,关系大得很。鲁茜现在是阿朵图的王妃,她已经爬上那个
高位,任何时候都能够借阿朵图之手对我们进行灭口,但她仍然让我们活着,我
们就得替她保密。虽然你说她想杀害史加达,可是我想这其中必定另有原因,况
且她那般地相信我们不会捅她的事情,我们也得相信她不会害我们。鲁茜是不值
得信任的,可是这个女人很护着她的部下,特别是那些曾经和她出生入死的。所
以,我至今仍然相信她不会陷害我们!」

  舞道:「你可以相信鲁茜,但我不会相信她。那女人的心太狠……」

  栗纱笑笑,道:「我的心也不会很软……舞,这段时间很感谢你的照顾,若
非你的牵针引线,我也没办法把生意做得如此红火,现在所有的性奴都攀上不错
的顾主,他们也终于渗入旭日城的上流社会。虽然他们在你们的眼中,只是低贱
的性奴,但我是很感激他们的,因为他们替我赚了很多的钱,有了这些钱,我才
能够做许多的事情。」

  舞笑骂道:「我知道,你现在俨然是一个秘密的女财主,随时养得活两三千
佣兵。但这些有什么用呢?」

  栗纱叹道:「总有用到的一天的。我最担心的就是鲁蒙,他的顾主也是最高
的,只是我就怕他会爱上枫……」

  舞道:「你是否想杀了他?」

  栗纱道:「暂时没有这种想法,即使有,我现在也难以杀他,毕竟枫暗中教
他许多武技,我又如何杀得了他?」

  舞冷笑道:「你觉得我比枫差吗?枫教了他武技,我也教你武技的,你怕什
么?」

  栗纱躲了下来,道:「我什么都不怕,就怕史加达不回来。如果史加达从此
失踪,我所期待的一切,都会幻灭。舞,你回去吧,我有点困,想睡一觉了。晚
上我出去找你,我们找上千雾逛逛街,你觉得如何?」

  舞道:「好的。」

     ***    ***    ***    ***

  华灯初上,旭日城的街道依旧热闹非凡,栗纱和舞、千雾走在夜的人流中。
但栗纱和她们相隔有一段距离,只是偶尔的接触,这是因为栗纱是隐秘的、且是
无名小辈,若果突然间跟舞在一起,被有心人撞见,肯定会追查栗纱的身份,因
此,她们之间的交流是很秘密的。

  也许逛街是女人的天性。即使在这种时节,三女跑到街上,似乎还是很开心
的,舞还购买了许多物品,叫千雾帮忙提着,直叫千雾后悔跟出来——唉,谁让
她是舞的心腹呢,心腹总是被「重」用的。

  栗纱倒是没有买什么,在街上撞见赵天龙的小妾风菲,这女人其实知道的事
情不少,但一直未向赵宗揭发栗纱和鲁茜。只因为自从赵天龙死后,她生的是儿
子,所谓的母以子贵,她现在吃香得紧。在赵天龙这一脉,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她
说了算。因此,她心里其实感激史加达杀了赵天龙,反正赵天龙又不是她的儿子
的父亲,死了对她没有半点坏处,好处倒是一大堆。

  「栗纱,你今晚怎么有心情出来逛街?不怕被赵宗捉住吗?」

  风菲从后面发话,惊得栗纱回头,看见是她,栗纱就笑道:「如果我被捉住
了,你风菲不是生活得很无趣吗?说吧,什么时候需要?」

  风菲道:「明晚,我要鲁乾,鲁法,鲁洪、鲁铁……」

  栗纱不满地道:「风菲,我就只有七个性奴,你一晚上占了四个,叫我如何
做别人的生意?」

  风菲道:「这我可不管,因为我们家还有应妮大姐,所以要四个。如果是史
加达,一个就行了,可他们都不是史加达。虽然他们很强,但他们集中起来都不
够史加达强,因此,你得给我四个。」

  栗纱无奈地道:「好吧,明晚我安排他们陪你们。」

  「谢谢栗纱,老实说,你的性奴真的很不错,虽然少,但个个都是精英!」
风菲说着,就离开了。

  两女的相遇到分离,不过是瞬间的事情,但已经谈了生意,可是栗纱很不喜
欢跟风菲谈生意,因为风菲从来没有给过她一分钱……

  舞走过来,问道:「风菲又威胁你了?」

  栗纱道:「这个女人知道太多的事情,一直没有揭发我,只是让我免费向他
提供性奴。以前她都只是要两个,且十天半月的才要一次,可是最近两三天要一
次,每次都要三四个,且是我性奴中最强的那几个,害得我根本没法做生意。我
会让她后悔的……」

  「你想杀她?」舞惊问。

  栗纱冷然道:「时间问题。」

  舞凝视栗纱,道:「暂时不要在旭日城惹事,我不希望你因此出事。」

  「我会小心的!」栗纱点头,道:「晚了,我先回去!千雾,明天带两个漂
亮女孩过来,我家那个小色狼饥渴得很,喂喂他。唉,苏兰娇怎么有那么好色无
能的弟弟?烦!」

  栗纱离开两女,沿路走回,当回到宅院大门前之时,她忽然顿住,眼睛望着
守在门前的三道人影……

  「栗纱,我回来了!」


             第二章 性奴本色

  黑暗中,栗纱认出是史加达,她不理会他身旁的两个女人,哭着扑入他的怀
抱,像以往一般没有任何语言,只是疯狂地吻他、扯他的裤子。而史加达亦被她
的感染,和她激吻之时,双手也解她的裤子,两人的裤子掉落,史加达把栗纱压
到墙上,扛起她的一边大腿,持着粗大的硬物就插入栗纱的阴道,疯狂地抽插起
来……

  「狗男女!」梦雪娇低叱一声,转入门里,虹跟着她进入,史加达抱起栗纱
的屁股,也跟着她们进入。栗纱被插得性起,一路呻吟,却见苏胡冲过来,远远
地喊道:「栗纱妹妹,是谁在欺负你?我苏胡来救你了!」

  ——黑夜灯火不亮,苏胡看不清楚,只听到栗纱要命的呻吟,以为是谁强暴
栗纱,所以远远的喝喊。

  史加达亦惊道:「苏胡,你怎么在这里?」

  苏胡一听,顿住脚步,道:「史加达,是你?你没有死?」

  「让你失望了,我好好地做着你的姐夫!」史加达道。

  「我操你祖宗!」苏胡一听就怒,大骂出口,可是他转念一想,又惊喜道:
「史加达,你是说我姐姐没有死吗?哪个是我姐姐?这两个是女人?可她们不像
姐姐和非菲……」

  「你姐和非菲在天圣族活得好好的,这两个是天圣族的天使,你替我招待她
们。如果你有本事,可以勾引她们上床,我暂时没有任何意见!现在我要跟栗纱
到房里聚聚,等下我过来见师傅和你老爹,我知道他们肯定也在这里。」史加达
说着,往栗纱的房间走去。

  栗纱呻吟道:「史加达,不是那边,我现在住在鲁茜的阁楼。」

  史加达于是又转身往鲁楼阁楼走去,道:「苏胡,顺便把我们脱在外面的裤
子捡回来,谢谢了!」

  「谢你妈个屁!」苏胡又是一声破骂,掉头跟着史加达后面。

  史加达回首就吼道:「你跟在我屁股后面做什么?」

  「这里太暗,我想进去帮你们点灯,也好看看栗纱妹妹的屁股……」

  史加达猛地转身,踹出一脚,骂道:「去死!看你秋菊的去!」

  苏胡躲开,史加达走进阁楼,关了门,又把栗纱压在门背上,一阵狂野的抽
插,把她送上高潮,抱着软软的她,凭着记忆放她到鲁茜的床上,然后点着灯,
回来坐到床上,凝视她许久,道:「我说过,我都会回来的。活着回来!」

  「躺下来!」栗纱搂他下来,侧趴在他臂弯,道:「你这段时间,过得怎么
样?」

  「除了受伤那段时间,其余的时间都过得很不错。」史加轻搂着她说道。

  栗纱又道:「非菲和苏兰娇呢?」

  史加达没有立刻回答,他抚摸着她的阴户,轻吻她的嘴唇,看着她弯月似的
美脸,发觉她越来越美丽,比他初时在海上遇到她的时候不知美了多少倍!

  「为何不说话?你……还想要吗?我可以的……你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强,明
天舞和千雾过来,我们三个和你一起……噢,好胀!」

  在栗纱说话的时候,史加达侧抱着她,悄悄地插入她湿润的小阴户,缓缓地
抽插,细细地叙说他的天圣之行。当他把故事说完,她也经历了三次高潮,幸福
地昏睡过去。

  史加达离开她的身体,起床穿好上衣,出得门前,喊道:「苏胡,把我的裤
子拿过来!」

  只见苏胡跑过来,把裤子丢给他,怒道:「史加达,你凭什么对我呼来唤去
的?」

  「凭我杀了赵天龙!」史加达冷冷地道。

  苏胡只觉暗夜里空气忽然变冷,缩了缩身体,道:「那只是个意外,你以为
能够吓得倒我吗?别忘了我是你的师兄,你那点小玩艺全是我教的!」

  「你吃屎去!」史加达骂道,狗屁他教!

  苏胡怒得跑过来扯住史加达的衣领,吼道:「你真的以为我苏胡是好人?」

  史加达不动于衷地道:「师傅和你老爹睡了没有?」

  「没有,他们都在等你,你这烂性奴,做一场爱要花那么长时间。」苏胡妒
忌地道。

  史加达又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苏胡道:「子夜!」

  「既然这么晚,他们都在等我,说不得过去跟他们碰碰面了!苏胡,你泡那
两个天圣美女没有?」

  「泡了,可是她们都不理人,很不懂得礼貌,我严重怀疑她们是天圣族的天
使!」苏胡更是气愤地道,看来他在虹和梦雪娇面前受到的打击很不小。

  史加达淡淡地道:「可以放开我的衣领了吧?」

  「不放又如何?怕你啊?」苏胡吃了豹子胆地道。

  史加达冷笑,伸手捏抓住他的脖子把他提起来,空出的拳头轰在他的小腹,
痛得他在黑夜里杀猪般的鬼叫,然后把他丢到一边地上,冷冷地道:「以前看在
你是师兄份上,给你一点面子。现在我正式成为你的新姐夫,身为长辈,任何时
候想揍你,就揍你,小子,觉悟吧!」

  苏胡坐在地上,揍腹痛骂道:「他妈的烂性奴,你别妄想,我绝对不会让姐
姐改嫁给你!」

     ***    ***    ***    ***

  每个财主的宅院,一般都会在地下储藏室。史加达清楚这点,他直接进入庄
宅后院杂物屋,绕过杂物堆,进入地下储藏室——苏胡跟他在后面,不停地虚挥
着拳脚。

  史加达再次见到非士和苏韩,以及除了鲁蒙之外的七个「性奴兄弟」,他向
非苏两老行了礼,然后和苏胡坐好,苏韩的双眼落在他的身下,许久才道:「史
加达,兰娇和非菲为何没有随你回来?」

  「她们留在天圣族,我会把她们接回来的。」史加达回答道。

  「我家……兰娇,真的还活着?」苏韩仍然有着怀疑,毕竟赵天龙那一剑不
可能是假的。

  史加达平静地道:「嗯,活着,天圣族的治疗天使让她复活过来了。」

  苏韩忽然老泪纵横,叹道:「活着就好,活着什么都不要紧了,她嫁到赵宗
是一个错误,既然她最终选择你,我也就不理这事孰对孰错,就在此把她托付给
你吧,唉!」

  苏胡惊道:「爹,你不能够把姐姐托付给他,他是性奴啊!」

  苏韩道:「这事轮不上我和你管,不管他是什么人,你姐姐喜欢他就好。」

  苏胡道:「我一定要管,绝对不能够让他变成我的姐夫,他会把我吃得死死
的……这种事情绝非聪明的苏胡犯的错误。打死不认他做姐夫……当然也不认死
鬼赵天龙做姐夫,妈的,如果我没有姐姐就好了!」

  一直未说话的非士叹道:「我们只是急着见你一面,顺便确认非菲和兰娇的
生死。现在晚了,你们先出去吧。史加达,明天你找个时间单独下来见我!」

  「好的,义父!」史加达答应着,率先走出地下储藏室,苏胡和七个性奴跟
着出来了。

  众男出来,立即热哄起来,你言我语的,都在问史加达,然而在天圣岛变得
很多话的他,自从妖精岛之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史加达,听说你杀了赵天龙,拐跑了他老婆,我们真的不敢相信!你真是
我们性奴界的骄傲……」鲁夸兴奋地道。

  史加达来到庄院前部的空旷地,坐了下来,七个性奴围着他而坐,苏胡想了
想,也坐下来了。

  鲁法叹道:「以前那么多人,现在就只剩我们几个了,连主人都把我们丢下
不管了,唉。史加达,我想问你个问题。」

  史加达没有答语,鲁法继续道:「北仓的事情,是你错还是主人错?」

  「没有对错,只是一个交易。她让我牺牲性命助她获得阿朵图殿下的信任,
我则要求事后获得所有的自由,仅如此而已。」史加达没有感情地道。

  鲁乾道:「史加达,你还是像以前一样,没有变。」

  鲁法又道:「其实……主人错了。她可以牺牲任何人,却不应该牺牲你!我
们都知道,她的性命是你救的……」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鲁法,主人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完全可以离开
的,为何继续留在这里?」史加达问。

  鲁法沉默一阵,道:「也许是没有地方可去,也许是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
不想改变……」

  鲁铁插言道:「主人虽然离开,可是栗纱变成我们的主人!她以前一直代替
主人管理我们,所以主人不在,我们就听命于栗纱。我觉得她比主人厉害,现在
大家过得很好,接的客主都是旭日城有头有脸的女性,且都生得挺漂亮的,她们
都被我的铁捧征服了!」

  鲁智嘲笑道:「你说话用点脑子,谁被你征服?她们只是买你一两晚,要说
征服,得像鲁蒙那般,把枫整个征服,让枫离不开他!」

  鲁锁道:「鲁蒙那家伙很久没有回来这里,是不是被枫锁住了?」

  鲁洪笑道:「枫那阴道宽得很,怎么可能锁得住鲁蒙?鲁锁,你别老说话带
个『锁』字,大家都知道你叫鲁锁……」

  鲁夸道:「鲁洪,你又没有跟枫好过,怎么知道她的阴道很宽?」

  鲁洪晒道:「我操,我猜的,难道猜猜不行吗?难道性奴就不能够猜测一些
东西?」

  「你们别吵!」鲁法轻喝,接着朝史加达道:「我们一直害怕着主人会杀我
们灭口,也担心鲁蒙迷恋枫会出卖我们!史加达,你是我们这群人中最特别的,
也是最有本领的,虽然你平时和我们不怎么说话,但我知道你把我们当兄弟,一
直都很照顾我们。现在你获得自由,且你是栗纱的男人,而我们是栗纱的性奴,
自从鲁茜丢下我们那刻开始,栗纱就成为我们的新主人。因此,某种意义讲,我
们也是你的部属。所以,我希望,如果你要带走栗纱主人的时候,顺便也让我们
跟着你们吧!因为离开了主人,我们不知道该怎么活!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想跟
着你们……」

  黑夜陷入短暂的静默,史加达站起身,道:「我拒绝!」

  「为什么?」七个声音同时问道。

  「不想替你们收尸!」说罢,史加达头也不回地走向栗纱住的阁楼。

  「冷酷的家伙!」鲁法感叹,声音却充满感激。

  众男忽然记起史加达是普罗非帝国头号通缉犯……

     ***    ***    ***    ***

  「栗纱,开门,我和小姐过来了,你今天怎么睡懒觉了?」

  大清早,千雾就在门前喊叫,舞站在她的身旁,觉得她的嗓门大了些。

  不久,两女听到里面有了脚步声,她们愣然:怎么脚步声那般的沉,像个男
的?

  难道栗纱已经忘了史加达,开始偷男人了吗?

  ——门开时,两女目瞪口呆:站在她们面前的,竟是失踪许久的史加达!

  「栗纱未醒,所以我出来开门!」史加达看着眼前惊呆的两女,他从栗纱口
中得知自从他离开普罗非帝国,舞已经正视对他的感情,并且和栗纱站到同一阵
线。至于本来很淫乱的千雾,因伊是舞的心腹,今舞心随史加达,又因史加达是
伊所遇到的最强壮的男人,所以伊决定随主人一起忠于史加达,自称为史加达的
女人——也没问过他同不同意,干!

  「混蛋!」舞忽然哭叱,扑到他的怀里,双手捶打他的胸膛,哭咽道:「混
蛋,混蛋……」

  史加达抱她进屋,千雾跟进来后把门锁得紧紧的,然后跟着史加达进入栗纱
的寝室(原鲁茜寝室),看见栗纱也醒了,她不由分说地爬到床上——像是怕史
加达把她赶出去一般。

  「你打够没有?」史加达抱着舞坐在床沿,可她仍然没有停止对他的哭打,
虽然这打得不痛不痒,却令他有些烦。

  舞嗔哭道:「就打你!为何回来不找我?」

  史加达头都大了,道:「我是昨晚才回来的,怎么找你?再且,你又是我什
么人?」他把她丢到床上,她躺在床上好一会,爬起来擦擦眼泪就脱衣服,他惊
道:「主将,你要做什么?」

  舞道:「我现在已经被撤职,不再是主将,你明知故问,我脱衣服,还能够
做什么?」

  史加达道:「你要跟我做爱?」

  「我也要!」千雾欢喜地道,她脱衣的速度不让舞。

  史加达转眼看着赤裸的栗纱,问道:「栗纱,你收了她们的钱没有?」

  栗纱摇摇头,笑道:「她们很穷!」

  说话之际,舞已经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扑过来就把史加达压倒在床,疯狂
地吻住他的嘴,被她吻咂一阵,他推开她的脸,喊道:「要我跟你好,你必须付
我钱!」


             第三章 豪迈不拘

  三女诧异地凝视他,她们以为他脱离鲁茜如许久,已经不是性奴,当会有所
改变,然而结果是出乎她们意料的——这家伙死要钱的性奴本色一如既往,看来
要改变他非常之难。

  愕然一阵,舞开始脱他的睡衣,恼嗔道:「别想从我手中得到一分钱,打从
一开始,我就没给过钱你,但你毁了我的贞操,你得赔偿我的损失,用你一辈子
来赔偿我,哼,听到没有?」

  史加达道:「你别忘了我并非故意要毁你的贞操,那是在性祭上的事情,我
必须那么做,不然打败仗你会赖到我头上!很显然,你上次在北仓打了败仗,因
此回来之后,被撤掉所有的军职!」

  舞怒道:「这还不是因为你?不但杀了赵天龙,还伤了阿朵图王子,若非我
天之助家族本钱雄厚,我早就被你害死了!」

  史加达道:「你还好意思说?当时我被赵天龙和阿朵图追杀,你为什么不救
我?现在跟我亲热,门都没有!」

  舞道:「你以为我不想帮你吗?可是你的对手是赵天龙和阿朵图,这两个都
是难惹的角色,还好你只是杀了赵天龙,如果你杀了阿朵图,我天之助家族也要
跟着遭殃!这事情,估计是鲁茜在事后,在阿朵图面前帮忙说了几句好话,因此
帝都不追究我的责任,但帝都和赵宗都把你列入必杀之罪人,在整个帝国范围内
通缉你。只要你一露脸,就会死得很惨!」

  「真可惜,我一直活得很好!」史加达的衣服已经被舞扯脱掉,他翻身压着
她,凝视她一会,忽然很认真地道:「是不是很想我?」

  「我……我……我才不会想你!」舞一时不知所撒,谎言竟出。

  史加达笑了,道:「想你的鸟人?」

  「不想。」舞这次说的是实话。

  史加达抓弄着她那比以前还要圆大的乳房,道:「假如我说鸟人是我杀的,
你信吗?」

  床上三女心中暗惊,千雾和栗纱都看着舞,却见她沉默着,不知她心里到底
想什么。

  史加达得不到她的回应,想起蓝图曾经是她所爱的男人,他心中暗叹,翻身
要离开她的身体,她却在此时紧搂住他,道:「其实我很早就猜测到蓝图被你所
杀,你连赵天龙都敢杀,杀个蓝图又算得了什么呢?虽然蓝图的死,已经不能够
叫我伤心,但我想问问你,为何要杀他?我那时候都已经是你的人,你为何还是
不肯放过他?」

  「因为他只是一个该死的鸟人!」史加达冷冷地道,接着史加达把蓝图之事
说了。三女听罢,感叹人心隔肚皮,舞感伤地道:「亏我对他那么好,在你没毁
我贞操之前,我的心都给了他,一直觉得他是好人,可是想不到他救我,原来是
计划好的,还想害我!他,真的该杀……谢谢你帮我杀了他。」

  史加达道:「不是我杀的,是狼伢的母亲伢儿杀的,我只是答应做她母女俩
的情人而已。」

  千雾嗔道:「你竟然答应做狼母的情人?」

  史加达道:「我喜欢狼,更爱狼女。特别喜欢能够化成真狼的狼女,狼伢就
是能够变化成母狼的。当她变化成母狼的时候,她的狼穴非常狭小,而且温度极
高,插进去的时候很舒服,不知道为何,我那个时候,阴茎会有着公狼的特性,
也许我曾经真的是一匹狼……」

  「我懒得管你这些,你也永远没有机会再回到北仓了,这辈子你都得藏在这
里,哪里都去不得!」舞很不满史加达此时只顾说话,她知道他跟狼女的事情,
因此并不感到突然。

  「你错了,我回来这趟,只要是带栗纱离开旭日城。天圣族那两个女人不会
让我在这里停留太久的!」

  史加达的手不停地挑逗舞的蜜穴,她的阴户已经被他的手指弄得潮湿无比。
情欲难耐的她伸出手抓住他巨大的男根,把男根扯到她的蜜穴前,命令道:「我
不管,你先插进来再说话,我已经被你弄得想杀人了!」

  史加达依言沉胯,阳具进入她温润紧凑的隆穴,缓缓地耸动,她开始轻轻地
呻吟,双眼充满笑意地凝视他,问道:「你是说战夜把你带到天圣族?」

  史加达埋首在她的洁白的颈项,道:「这些事情,我昨晚跟栗纱说过,不想
再重复,待会我离开后,让栗纱告诉你们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现在的时间
只够满足你们三个欲女,别浪费你们的时间。」

  「嗯,我不问太多,只是问你,为何她们不会让你久留?」舞很柔驯地道,
这和她以前的性格真是天差地别。

  史加达回道:「非菲和兰娇被她们软禁,要我到魔国替她们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就是让我做性奴,勾引魔国的王妃之类的。」

  千雾惊道:「天圣族也逼你做那种肮脏的事情?」

  「标榜圣洁的,不一定就很圣洁。」史加达忽然伸手把千雾搂过来,让她躺
在舞的身旁,看着她洁白的脸蛋,道:「就像你一样,虽然你的脸蛋看起来甜美
纯洁,可你就是一个淫荡的小女人!」

  千雾羞嗔道:「人家现在只在你面前淫荡啦!你离开的这段日子,人家都守
身如玉,没跟任何一个男人好过。」

  「哦?你以前那么多姘头呢?都不要了?」史加达调侃道。

  千雾媚笑道:「不要了,就要你!以后我一辈子跟着小姐,因为小姐肯定会
嫁给你。我服侍小姐,就等于服侍你。人家被你的性奴之棒完全征服了!」

  史加达笑笑,他侧身躺左,左手扛起平躺的舞的右腿,左脚曲膝顶在她的腿
肘处,阳具再次插入舞肥隆的阴户,如此抽插着,他的左手伸向躺在舞右边的千
雾,手指捏弄着她嫩嫩的阴户,道:「性奴只负责征服女人的肉体,并不承担女
人的心灵。」

  ——虽然千雾说以后只跟他,但他不会相信她的话,即使她所说的是真的,
他也不会相信;鲁茜曾经说「不要相信女人」,他永远都记得鲁茜的这句话。

  然而,有些时候,他也相信少数的几个女人……

  在天圣族的那段日子,他渐渐地懂得一些感情,心性也渐渐地变得开朗,开
始容易相信别人,变得容易和人相处。只是经历了精妖之岛,他才觉悟:不管他
想变成什么样的人,只要他曾经是性奴,则他的生命永远都有着那一道影子。

  归根结底,他就只是一个性奴——能够接受他的「性奴」身份的女人,才是
值得他信任的;但值得信任,不等于信任。

  迄今为止,他只信任三个女人:栗纱、非菲和苏兰娇。

  至于他的感情——他不清楚。

  感情对他来说,毕竟遥远……

     ***    ***    ***    ***

  离开三女的肉体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史加达让她们继续睡,他则走了出
来,看见苏胡靠坐在门侧,他提起一脚就踹过去,骂道:「苏胡,你什么时候染
上偷听的毛病了?」

  苏胡这次没能够躲开,肩膀被踢个结实,滚倒在地,又立即爬起来,怒道:
「史加达,我之所以忍让你,全因为我的姐姐!你也不想想,我被困在这里两个
多月,平时只能够跟下等的女仆玩玩,很久没跟美女玩了,知道你跟三大美女在
里面玩,偷听一下不行吗?我变成这样,也是你害的,若非你杀了赵天龙刺伤阿
朵图,我每天风流快活,根本不需要做这些无聊之事。」

  史加达不理会苏胡的唠叨,他继续向前走,气得苏胡跑过来就踹他的屁股,
他躲不过,被踢中。他回首冷盯着苏胡,那双眼睛带着狼的饿光,苏胡打了个冷
颤,慌道:「史加达……不小心踢中的,看在姐姐的份上,你别动手,我现在打
不过你,我很明白则个!」

  「你把那两个婆娘安排在哪里了?」史加达冷问道。

  苏胡慌忙道:「她们好像还没有起床,我带你过去。就在这宅院西面的小阁
楼,那楼以前好像是用来招待贵客的,一直空着,所以我把她们安排在那里。」

  史加达骂道:「干你娘,安排那么好的房间给她们干嘛?你应该把她们安排
在肮脏的柴房……」

  苏胡道:「你不早说,我以为她们跟你的关系很好!」

  「如果不是因为你姐和非菲,我根本不愿意理会她们!走吧,我们过去看看
她们,然后我带你到街上走走。」史加达很友好地道。

  苏胡受宠若惊,但他忽然想到此时的境况,道:「你别想害我,就现在的情
况,我们出去被赵宗的人撞见,不到片刻,就被砍成十段八段!」

  史加达懒得理他,转身往西走去,到得两女住的小阁楼前,敲了敲门。

  虹出来,问道:「都处理完了吧?可以启程了吗?」

  「你急什么?勾引女人的可是我!」史加达没好气地进到屋里,随便找张椅
子坐了,道:「你帮我叫醒梦雪娇,我有事情求她!」

  虹转身欲走时,刚巧梦雪娇从二楼的房间里出来……

  「什么事情?」梦雪娇远远地问道。

  史加达道:「我要到外面走走,你能不能使用魔法帮我们变换一下脸容?」

  梦雪娇叱道:「你以为我是万能的吗?」

  史加达道:「也就是说你无能为力?」

  梦雪娇不答,史加达知道她的性格,也不想多问,就道:「在旭日城的这段
时间,你们别管我做什么。如果我有生命危险,你们出来救我就好,其余的事情
别插手。」

  梦雪娇冷言道:「你说得倒轻松,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生命危险?」

  虹道:「我跟着他吧……」

  「免了!」史加达当场拒绝,道:「我只是想见一两个女人,你跟着我,碍
我事。」

  苏胡插言道:「史加达,你想见谁?旭日城你还有别的女人吗?」

  「干你屁事!」史加达大骂出口,「我带你去见秋菊!」

  「秋菊不错!」苏胡淫笑,幻想秋菊嫩嫩的小花穴,担忧地道:「但是,让
我进赵宗……我双脚都发软!」

  史加达冷笑道:「你大概是怕得神经错乱了!秋菊不是已经跟着鲁茜进帝都
了吗?」

  苏胡尴尬地道:「我想到秋菊,就直接想到赵宗!既然秋菊不在赵宗,我就
更加不能够进赵宗了。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会送掉小命,这种事情我可不能够
做。」

  史加达忽然问道:「苏胡,赵天龙的三个小妾跟你熟吗?」

  苏胡道:「只是见过一两面……」

  史加达想了想,道:「今晚你化妆,跟着鲁法、鲁洪、鲁乾去服侍风菲和应
妮……」

  「我抗议,我绝对不做性奴!」苏胡愤怒地道。

  史加达瞪着他,道:「你不想尝尝赵天龙的宠妾的滋味?」

  苏胡色眼一转,忽地又泄气地道:「虽然很想……可是,还是不要了,赵天
龙以前是我的姐夫,总觉得这样不好!」

  史加达冷笑道:「我记得秋菊也是赵天龙的女人……」

  苏胡抢道:「秋菊不同,她是我姐姐的婢女,是被赵天龙强奸的,况且当时
老子被你气得发疯,就跟秋菊好上了。」

  「你既然这么有良心,就乖乖地在这里呆着,千雾说给你买了三个年轻漂亮
的女孩,都是十七、八岁的处女……」

  「什么时候送过来?」苏胡急色地问道。

  史加达道:「你叫我一声姐夫,我就告诉你!」

  苏胡瞪大双眼,怒道:「没门!反正我不问,也会送过来的。」

  史加达耸耸肩,道:「哦?那你信不信我随时可以让那三个女孩躺到我的床
上?」

  苏胡一惊,慌然道:「别、别……你别把千雾给我买的女孩拿来享用了,我
叫你姐夫还不行吗?反正你跟姐姐都是那种关系……姐夫,求求你,赶快把女孩
送过来吧,我以后都听你的话,做你的小弟!」

  「哈哈……」史加达狂笑着站起来,道:「我根本不稀罕什么处女!苏胡,
洗干净的你的鸡巴,今晚准备杀鸡吧!老子要出去找个化妆师,说不得今晚再做
一回女人了!」

  看着史加达走出去,苏胡朝屋中的两女问道:「两位姐姐,他是不是疯了?
你们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虹冷冷地道:「我只知道一件事情,如果你还借故逗留,下一刻你将被轰出
去!」

  「男的女的都他妈的是疯子!」苏胡放一句屁话,捧着屁股就逃……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