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長的熟女情緣第一章、从处男高材生到强奸犯

 
  第一章、从处男高材生到强奸犯

  春城县一所老旧的小屋,两个男人正在对饮,他们年纪相差不小,不过都长得贼眉鼠眼的,一看就是一家人。年长的那个叫唐牛,年少的那个叫阿武,是唐牛的外甥。他们俩来自邻省,因为不愿务农,长期在外面流浪,靠着转红蓝铅笔、推销假古董之类的老千伎俩讨生活。这几年春城县来了不少流动人口和外地客商,他们就把这里当作了落脚点。

  不过爷俩其实并没什么绝活,江湖骗子的生涯越来越有走到头的趋势。最近好不容易接到一个出价很高的活计,偏偏进展不顺,阿武就是来和唐牛商量这事的。

  「舅舅,张寡妇大概嫌钱少,说犯法的事她不干了!」阿武汇报。

  「他娘的,再加钱,我们就没的挣了!不就是个婊子吗?又不要她真的卖屄,还了不得啦!」唐牛皱了皱眉,「你没跟她说要对付的人是谁吧?」

  阿武摇摇头,「还没有,换人还来得及。不过说真的,就她这逼样,要价算低的。我怕换一个更麻烦,听说还有事到临头了还讲价的呢。」

  「浪子无情,婊子无义!」唐牛啐了一口。

  「谁说不是呢?」阿武探头向外看了看,「其实呢,舅舅,我倒觉得,这事叫上外人本来就不保险,不如在内部想想办法。」

  唐牛的视线顺着阿武的目光来到院子里。一个发丝凌乱的妇女正蹲在地上洗衣服,她穿着粗布花长裙和黑色T恤,因为裙摆碍事,撸到了膝盖上面。这样一来,从窗内这个方向一眼看去,可以看到她穿的是一条颜色鲜艳的粉红色内裤。

  唐牛一巴掌打在阿武脑袋上,「你想什么呢?」

  阿武一缩头,「哎呀,舅舅,舅妈稍微打扮一下还是拿得出手的嘛!」

  「混账东西!你怎么不把你的小花送出去?」唐牛又是一巴掌。

  小花是阿武在本地交到的女朋友或者说炮友,阿武说:「我倒是想,只是我说了不算啊。舅舅你就不同了,舅妈对你是服服帖帖的。」

  唐牛犹疑了一下,阿武的马屁非常到位。除了管得住自己的老婆,唐牛大概也没别的可以炫耀的资本了。但是,让老婆当肉钩子这事总觉得有点丢人,所以有点左右为难。

  阿武见唐牛表情松动了,连忙趁热打铁:「舅舅,你不是早就想离开这破地方了吗?拿到这笔钱,我们机可以好好合计了。再说,舅妈又不会真有什么损失。

  关键是这事没外人搀和了,咱们不是安全多了吗?要知道咱们算计的那小子好歹是个警察,随便找个人还真糊弄不过去。」

  阿武说的确实在理,不过唐牛知道阿武真正在乎的是这样一来他们可以省下一大笔成本,他又何尝不在乎?「实在不行,也只能这样了,不过要说服你舅妈可不容易。咱们六四分账吧。」

  「哎呀,舅舅……」阿武慌了。

  唐牛打断外甥,「为这点破事把你舅妈都搭上了,你还叽歪什么?」

  「好吧。」阿武想不到更好的方案。

  唐牛还有些犹豫,「不过,阿武啊,你说你舅妈人老珠黄的,都可以当那混球的妈了,听说那混球在省城读的大学,很臭屁的。要是那混球眼界高,不上套怎么办?」

  阿武立即说:「这事呀,我想过啦,你看这是什么?」

  阿武变戏法一样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药瓶,药瓶上面并没有厂家的商标,标签纸上用钢笔写着「男用」两个工整的楷体字。

  唐牛接过瓶子,「这是春药?你买的?」

  阿武得意地说:「我哪有那闲钱?这是我从隔壁怪老头那里拿的。」

  阿武嘴里的拿,就是偷。唐牛狐疑地看着:「噢?怪老头的玩意?不会吃死人吧?」

  怪老头指的是县一中的退休化学老师孙秭归,是所谓的「春城四怪」之一。

  这老头退休前就不务正业,说自己的理想不是教几个农村的笨娃,而是要成为生物化学家。他在地下室里建了一个实验室,乡下人没什么文化,往往传得神乎其神。

  唐牛和阿武租的这老屋就是孙老头的产业,他们自认为见多识广,倒不觉得老头有多么神秘,而且他们还知道老头有时候会悄悄卖一些类似摇头丸的自配药给一些小混混。

  阿武说:「放心吧,老头写了是男用,肯定不是兽药,怎么会死人?」

  「好吧,到时候让黄脸婆少用点,别闹出事来。」唐牛把瓶子收好,因为酗酒而多年不举的他心里另有想法:如果这药真的好用,自己可以把剩下都用了,到时候就可以像年轻时那样喂饱老婆了。

  凌晨两点多,林小阳脚步歪斜地从酒吧出来,叫了一辆出租车,到了自己住的那条街。这套房子在所谓新城区,其实就是很偏的地方。县城里往往如此,明明是准备开发县城西面的,换了一届领导,马上开放东边去了。林小阳租的这套房子就是这种拍脑袋决策的牺牲品,房子很大,一楼原本是计划当店面的,但是因为这边几乎还没人入住,店面也就谈不上了。

  整条街黑黢黢的,不远处传来一阵哭闹声,一听就是有男人打老婆了。林小阳摇摇头,掏出钥匙,手指有点不灵活,试了几次都没把钥匙插进铁门的锁眼。

  好不容易打开门,斜刺里突然冲出来一个人影,叫道:「小弟,救我!」

  林小阳吓得酒醒了一小半,那人已经钻进了屋里,并且一把把门给关上了。

  林小阳听出是个女人的声音,连忙去开灯,结果手被那女人抓住了,「小弟,求你了!」

  按住林小阳的那只手很软,黑暗中还传来女人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林小阳心想,我不是碰到狐狸精了吧。这时,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的叫骂声,说出的话不堪入耳。林小阳感觉到那女人在黑暗中瑟瑟发抖,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

  等那男人的声音消失了好久,林小阳问:「可以开灯了吧?」

  那女人不好意思地放开林小阳的手,林小阳按亮了门厅的日光灯,有点意外地发现面前的女人长得非常漂亮:凌乱的长发披散,五官生得很精致,下巴尖尖的,嘴唇圆润地微微张开,眼睛大大的,怯生生地垂着长长的睫毛。

  不过这女人看上去有些年纪了,大概在35岁以上,正是一个女人彻底熟透的时候,这也给她带来了少女不能比拟的性感身段:她穿着一件半透明的长袖白衬衫,衬衫里面是红色的胸罩,因为胸部太大,衬衫绷得非常紧,可以看到一条深深的乳沟。

  林小阳连忙把目光下移,不敢在女人的爆乳上停留太久,不过,这并没有让他解放,因为一对凝脂般肥润的大腿很快映入他的眼帘。林小阳从青春期起就喜欢大腿长而丰润的女人,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拥有这样一双性感美腿,而且几乎全部露在外面,因为她穿的是一条县城妇女常穿的那种黑色弹力短裙。

  也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因为这个女人刚好是最诱惑林小阳的那种类型,他顿时感到一阵躁动,肉棒竟然直接就翘了起来,顶在西裤上面。那女人本来就低着头,刚好一眼就瞟见林小阳下面的异状,嘴里「咿」了一声,害羞地转过脸去。

  林小阳尴尬得要死,忙说:「那个,刚才那个是你男人吧?好像已经走了。」

  面对林小阳逐客的态度,女人突然弯下膝盖要给林小阳跪倒,一边叫道:「小弟,你别赶我走,我怕!」

  林小阳忙扶住她的两条胳膊,「别这样啊,有话慢慢说!」

  「小弟,你能收留我一个晚上吗?我现在出去,被我男人抓到,肯定要被打死的!」女人哭丧着脸。

  林小阳心想我这里又不是收容所,何况孤男寡女的也不方便。他为难地问:「你男人为什么要打你?」

  「我,我……我男人对我很凶,喝酒了就乱打人的……」女人结结巴巴地问。

  林小阳皱着眉,知道女人没说实话,拿起电话说:「那我帮你叫警察来接你走。」

  女人连忙握住林小阳的手腕,「别,别,我都说。」

  女人开始断断续续地诉说,情况比林小阳猜的还要爆。这个女人的男人是个性格粗暴的酒鬼,女人渐渐地和男人的外甥有了奸情,这次是半夜被男人抓到了,一路追到这里。

  最后女人说:「小弟,我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阿武也不值得我对他好,一出事他就跑了,根本不管我。我现在只求能等到天亮就坐车回娘家去。」

  林小阳按说应该同情那个戴绿帽的男人。但是,他知道在乡下确实有太多像这个女人一样遇人不淑的情况,又怎么说的清谁对谁错呢?当然,这个女人不该太不要脸,尤其不该和自己的外甥乱伦,但任由她被丈夫打得半死似乎也太残忍。

  他叹了口气,「那天亮你就走吧。」

  「小弟你太好了!」女人大喜,抬起眼看着林小阳,「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

  林小阳心想:你当然知道的,只要把我当成你的禽兽外甥就可以了。不过,这无非是林小阳半醉半醒之间的一点胡思乱想,他天生有绅士风度,对趁人之危的勾当更是不齿。于是,他只是淡淡说:「不客气,我带你上楼去吧。还是先洗个澡?」

  「我没带衣服,就不洗澡了……」女人说。

  「嗯,好吧,跟我来。」林小阳不好强求,省得别人以为他是色狼。

  林小阳和女人一前一后上了上楼的台阶,突然女人在后面发出一声惊呼:「哎呀!」

  林小阳一回头,只见女人正向后倒去,估计是穿着高跟凉鞋的脚崴到了。林小阳手疾眼快,一回身把女人给揽住了。女人顺势倒在他怀里,分量不轻,差点把他撞倒,满身软肉顿时紧紧贴住了林小阳。林小阳心念一动,下意识地把她搂紧。女人扬起脸,眼睛里放着光,显然并不反感林小阳的拥抱。

  林小阳情急之中,手的位置不会刻意规避,这时候其实右手正托着女人的丰臀,而且女人的裙摆缩起了,林小阳的手有一半是直接贴在女人的臀部肥肉上,加上女人的那对硕乳正鼓鼓地堆积在林小阳胸口,林小阳的下体立即举枪致敬。

  不过,他毕竟还有理智,轻轻放开女人说:「小心点。」

  「嗯!」女人低下头,掩饰着眼神中的失望。至于失望计划没能顺利进行,还是失望于自己缺乏魅力?这个只怕她自己也说不清。

  林小阳醉酒之后脸会变得很白,这会因为心里有鬼而变得通红。为了掩饰,他快步上前,来到主卧室,赶紧收拾了几下。他之所以把自己睡的房间让出来是因为客房久没人用,灰尘都起了,根本见不得人。

  交代好之后,林小阳就下楼去洗澡了。他不知道那女人很快就尾随下来,轻轻打开门,门口马上有个男人凑过来低声问:「人呢?」

  女人说:「洗澡去了。」

  男人不耐烦了,「你干嘛呢?真想过夜啊?」

  女人很委屈,「我这么老,他看不上啊,我有什么办法?要么我们走吧,别干这种缺德事了。」

  「什么缺德不缺德?你的药呢?」男人焦躁地问。

  「在我包里呢!」女人有点惊慌,「真的要用药?」

  「废话,要么你带着干嘛?快点,等他吃了药发疯,一脱掉裤子,你就喊!」

  男人说着把门重新关上。

  女人颤抖着手从包里拿出药瓶,她早就看到门厅的桌子上放着个大水杯,刚才林小阳已经喝了一口。她打开药瓶,犹豫了好一会才开始一点点倒着里面的药粉。就在这个时候,浴室那边传来了推门的声响,女人的手吓得一抖,整个瓶子的药粉绝大多数都倒进了水里。

  女人心说糟糕,可别闹出大事来!有心把水泼掉吧,已经来不及了,好在那药粉非常速溶。林小阳走了过来,下身裹着浴巾,看到女人他有点尴尬,「嗯?

  你怎么下来了?还是要洗澡?」

  「嗯,身上好多汗……」女人只能借坡下驴,她低着头不敢看着林小阳,林小阳乍看起来和她男人一样瘦,现在脱了衣服,她才发现他其实很结实。

  「那赶紧去吧,早点睡觉。」洗澡之后人容易口渴,他一气喝完了女人添了药的那杯水。

  女人吓得呼吸都屏住了,其实她和她男人都缺乏常识,如果是春药的话,再怎样也不会立竿见影,总得有半个小时左右的延迟效应。然而,有的时候,反倒是无知的人会接近真相。不知道女人给林小阳放的到底是什么怪药,林小阳刚吃下去就感觉更加口渴难耐,他赶紧又倒了一杯凉水喝掉,但是一团难以抑制的火球反而从小腹蒸腾起来。

  女人一直在盯着林小阳,发现林小阳的脸越来越红,不由十分担心,「你,你没事吧?」

  女人不开口还好,她这一说话,林小阳的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两团火光从眼睛里迸射出来。女人白衬衫下面的红色内衣,黑色短裙下面的丰圆大腿,还有看着他的担忧的眼神,在林小阳眼里都成了强烈的性暗示。这是一个和外甥乱伦的骚娘们,她可以和外甥做,为什么不可以跟我?不,林小阳,你可是人民警察,别惹这种女人!

  林小阳丹田的那团火已经在全身燃烧,肉棒像旗杆一样耸立,将浴巾撑了起来。他压抑着自己的渴念,有点唐突地说:「你怎么还不去洗澡?」

  女人已经忘记了此行的目的,现在她只担心惹出大祸,几步走到林小阳身边,抬手摸着林小阳的额头,顿感手心被火苗烫了一下,「啊?你,你没事吧?」

  慌乱之间,女人的双手捧着林小阳的脸,发现他的脸也一样的滚烫。她知道这下麻烦了,得赶紧让这小伙子去医院!然而,该怎么开口啊?自己男人还在外面,他不把自己打死才怪!她满脑子都是这些,根本没注意自己正在给林小阳怎样的刺激。她的手指滑过林小阳的脸,对于欲火焚身的林小阳就是赤裸裸的挑逗,何况她的身体太过接近,高耸的乳房不断地研磨林小阳赤裸的胸膛。

  「唔……」林小阳发出一声低吟,猛地把女人紧紧抱在怀里。

  「啊?」女人不敢大声叫,轻轻地抗议:「别,别这样,你放开我……」

  「你讨厌我?」现在的林小阳是一头临界爆发的野兽,全身热火奔涌,脸上、眼睛里焕发着惊人的光芒。

  「啊?不,可是,你不能……」女人感到林小阳的命根子正隔着浴巾拱着自己的小腹,她突然很想要,想要感受男人的味道,想要被男人狠狠地侵犯!

  「姐,给我吧,我会对你好的!」林小阳的双手伸进了女人的裙摆,直接褪她的内裤。

  女人喜欢林小阳直接的动作,喜欢他粗重的呼吸,喜欢他身上散发的雄性味道。她不由自主地问:「你真会对姐姐好?姐这么老了……」

  「姐姐才不老,姐姐好美……」林小阳的手指把女人的内裤重重扯下。

  「嗯啊……」女人站着,内裤拔掉之后就成了捆着双腿的布绳,让她有点立不稳。她扶着林小阳赤裸的身体,听着林小阳呓语般的赞美,不由意乱情迷,似乎回到了初恋时代。

  林小阳托着女人的光臀,一把将她托举起来。女人体态丰腴,体重不轻,但是林小阳来势汹汹,女人顿时就飘在半空。她连忙伸手拦住林小阳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了林小阳身体上。她又下意识地把双腿打开,好缠住林小阳的腰稳住身体,但是内裤羁绊了她的动作。林小阳一看,扯住内裤一拉,由于用力过猛,内裤竟然直接被扯断了,发出「嗤啦」一声脆响。

  内裤被强行扒掉、撕烂,这种粗暴的细节往往比温柔的调情更能撩拨女人的情欲。女人「啊」地一声惊叫,只觉得小腹溢满一股热流,淫水奔流而出,很快涌到了阴道口外。女人心说不好,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变得如此淫荡。她琢磨着要不要现在就大声叫喊,让男人进来阻止林小阳对她的侵犯,但是她摆出的动作却是张开了两腿,夹紧了林小阳的腰胯。

  林小阳在女人的配合下,抱着她将她放在了沙发上。女人四脚朝天,大腿高扬,裙摆自然褪下,裙子里面旖旎春光彻底暴露。不过,狂躁的林小阳无暇细赏,只一眼看到女人一大片乌黑的阴毛和一条红嫩肥满的肉缝。他顿时眼冒红光,更加失去自控,肉棒「啪」地一声弹起,直接拍打在女人的大腿根上。

  女人的大腿和小腹交界处一阵酥麻,粗大刚硬而又富有肉感的男根给了她奇妙的触感,淫液再次泛滥。她好奇地拿眼一瞄,更是满脸生春,满目情思:只见林小阳的浴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两人的交缠中掉落,他浑身赤裸,从阴毛丛中钻出的肉棒异常霸道,粗大异常而且昂头挺立。

  天哪!这样一根坏家伙插到肉洞里面得把里面搅合成什么样啊?女人又爱又羞,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将目光移开。林小阳的肉棒在脐下三寸处兀自跳动,他喘着气,突然问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本以为他的男根就要插进身体里面,全身雪肉都绷紧了。问题一出,女人意外之余更多的是感动,不假思索地答道:「姐叫唐雪梅,弟弟呢?」

  林小阳说:「我叫林小阳,我叫你梅姐好不好?」

  「嗯,姐姐喜欢你这么叫!」这女人正是唐牛的老婆唐雪梅,看她现在的情形倒是真心爱慕林小阳。这一方面是因为唐牛霸道而且爱吃醋,唐雪梅没什么机会接触其他男人。另一方面,文质彬彬的林小阳确实是那种最让唐雪梅动心的男人,何况她现在又见识到他极其强大的一面?

  正所谓两情相悦,水到渠成,林小阳再没耽搁,硕大的龟头顶在唐雪梅湿答答的蜜穴口上,往里面一挤,顿时感觉到鱼嘴一样的肉洞紧紧裹住了他的龟头,爽得他浑身一颤。

  不过,林小阳处于极度冲动之中,而且他没有过实战经验,肉棒和阴道出现了些许角度差,使得林小阳没有立即插入唐雪梅的身体,也正是这一下延误带来的疼痛感让唐雪梅从情欲中回过神来,她猛然想起自己此行的初衷,更想起丈夫唐牛就在门口留意着屋内的动静!

  唐雪梅的肉唇正饥渴地含着林小阳的龟头,刚才肉棒插歪了之后造成的痛楚让她反而更加冲动,但是她无法纵容自己的欲望。她奋力抬起头,嘴巴贴在林小阳耳边,娇喘着说:「不要,宝贝,不要进来!」

  林小阳的肉棒如箭在弦,如何还能引而不发?他只当唐雪梅是故作娇羞,龟头执着地在唐雪梅的穴口滑动。也该得歪打正着,猛然间,林小阳的龟头竟然能明显感觉到一股热泉在冒,就好像钻井打到了石油一般!就是这里了吗?女人的屄这么美妙啊!林小阳头脑发热,肉棒一绷,龟头顶在浆液最密集的地方,强行捅入!

  「噗哧」一声,汁水四溅,半根肉棒猛然顶进唐雪梅的阴道。唐雪梅的眼神里闪着惊恐,半张着嘴叫道:「好大,好大!」

  林小阳更是浑身激动到颤栗。在大都市里度过了看A片、打鸟枪的几年大学屌丝生涯,他有时候难免觉得男女之乐不过是那些演员的夸张表演,毕竟一根棍子一个洞的简单动作,能有多大玄机?然而,当他自己这根棍子第一次插进了唐雪梅的肉洞,他才明白所谓阴阳互补并非古人虚词。男女之间的这种肉体快乐不是语言能形容的。他浑身热浪滚滚,肉棒像烧火棍一般,在唐雪梅的阴道膣腔内猛冲猛撞,狠插狠抽!

  「啊啊啊啊,要死了,轻点呀,噢噢哦,好大的鸡巴……」唐雪梅的蜜壶含住林小阳的半截肉棒时尚且感到不堪承受,没料到迎来了一波凶狠的抽插,禁不住浪水狂涌,蛮腰乱扭。林小阳的抽插并没有任何技巧元素在其中,唐雪梅情不自禁的扭摆其实起到了引导的作用,让两个人的性器官更加和谐、紧密地结合。

  「停下啊,啊啊啊,好大……」唐雪梅想逃开林小阳的抽插,但是她的身体又实在迷恋着林小阳肉棒的侵入!无边的恐惧和无尽的舒爽,编织成了一张无法形容的情网,将唐雪梅笼罩在其中。

  在呐喊声中,唐雪梅的体内也在发生微妙变化。林小阳这才知道成熟女人不但外表肉感,阴道里面同样肉感十足。随着快感的强烈冲击,更由于内心深处的恐惧,唐雪梅的肉道急速地收缩、张开,形成了一波波强烈的抽搐,这让林小阳的肉棒随时有爆发的可能。

  林小阳下意识地把两手伸到唐雪梅的身后,扳住那肥满的臀肉,肉棒急促抽动,把唐雪梅送上了高潮的顶点:「啊啊啊,宝贝弟弟,大鸡巴弟弟,姐姐不行了啊!噢噢噢噢,姐姐要泄了!」

  不过,唐雪梅显然是被林小阳给操昏头了,她这样大喊大叫怎么可能不造成后果?「咣当」一声,大门猛地被撞开,一个小个子男人疯了一样大吼着冲进来。

  沙发正对门外,唐雪梅正仰面躺着张开双腿挨操,从她这个角度一眼就能看到男人狂暴的表情,脑袋「嗡」的一声,开始拼命推着身上的林小阳,叫道:「快停下,停下啊!」

  林小阳当然也听到房间内闯了人进来,但是他的肉棒正处于射精的前一刻,整个人完全被下半身控制,正应了「难以自拔」那句成语!他的头脑空白,将滚烫的精液「噗噗噗」地狂射向花心,喷进唐雪梅的子宫口。

  「混蛋!强奸我老婆!」唐牛连踢带打,林小阳竟然还在猛操自己的老婆,而且老婆还在发出不堪入耳的叫春声!唐牛抄起门后的一根扁担,朝着林小阳的后脑勺狠狠扫去!

  「哎呀!」唐雪梅一声惊呼,用尽浑身力气把林小阳向后推开。

  林小阳滚落在地,尚未软化的肉棒从唐雪梅的阴道里滑出。唐雪梅可以说救了林小阳一命,否则扁担正中后脑勺的话,林小阳肯定就当场毙命了。唐牛见老婆向着外人,本就怒不可遏,再一眼瞄到老婆的穴口流出了浓稠的精液,更是抓狂,手中的扁担像雨点一样落在林小阳身上。

  林小阳听唐牛肆意辱骂,明白他是唐雪梅的男人,知道自己闯祸了。他毕竟做贼心虚,暂且抱住头,蜷着赤裸的身体,单纯地放手没有回击。不过,接下来的一幕让他更加心惊:房间里面似乎来了更多的人,嘈杂的叫声和脚步声,说的最多的都是一个词——强奸!

  林小阳猛然明白了,脑子里闪过另外一个词——仙人跳!

  什么和外甥乱伦,什么被丈夫追杀,都是骗局。没想到这个貌似本分的妇女竟然这么工于心计。林小阳的脑袋一片空白!自己身为警察,却要接受几个流氓无赖的敲诈了!然而,尖利的警笛声想起,林小阳这才知道噩梦刚刚开始!

  不对啊,如果是仙人跳陷阱的话,对方应该是为了敲诈勒索,根本不可能报案的!这不是仙人跳,至少不是以钱为目的的仙人跳!这根本就是要置人于死地啊!

  林小阳是名牌政法大学的高材生,在整个春城县都属于高智商的代表,但是遇到这样的桃色陷阱,他的精神正趋于崩溃。他已经猜到了是谁策划了这一切,是马健,他唯恐还害得自己不够,他不光要把自己赶出公安局,更要把自己送进牢房!

  可笑自己为了一个上了年纪的村妇交代了自己的处男生涯,更光着身子被捉奸。名誉、工作、前途、命运,彻底崩塌!林小阳啊林小阳,你不是很骄傲的吗?

  你不是很聪明的吗?你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房间里又是一阵嘈杂,林小阳麻木不仁地蜷缩着,直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阳,是你吗?」

  林小阳抱着头窥视了一眼,更加无地自容:原来两个出警的民警之一正是他刚进警局时候的好伙伴王海波。王海波看清他的样子,嘴巴张得半开,转身对着田牛说:「喂,你们是不是诬告啊?」

  「老子当场抓到的,你不许包庇!」田牛立即抗议。

  「就是,我们都看到的!这个混蛋强奸了我婶婶!」阿武带着一群混混帮腔。

  不用说,这群混混都是阿武约好了的。

  王海波刚才的话确实有些武断,且不符合出警纪律。小地方的警察往往随意性很强,何况他根本无法将林小阳与强奸犯联系在一起。现在王海波见自己引发了公愤,只好服软下来,「先别吵!都到所里去做笔录!」

  后记:第一章很长,为了做好铺垫,不得不然。感谢能看完的读者。

  目前已经提到几个熟妇的名字:鲁芳,许美婷,唐雪梅。其中有一位是本文第一部分(大概十几个大章节)的女主角。不知道大家觉得会是谁呢?跟帖猜对了的,小弟将来在权限范围之内尽量多送点金币。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就是个互动游戏,图个乐儿。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