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霜华】(13)

 
作者:江东孙伯父 2015年/1月/1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第十三章   尽管两人心中充满柔情蜜意,但身边躺着个死人实在是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 更何况不知道贼人后面有没有帮手,府里其他人境况如何。恢复过精神后,两人 站起身来,收拾一下身上的衣服,确认不会被人看出什么问题。李天麟取了凉水, 进入各个屋子将府上人弄醒。众人这才知道当晚来了贼人,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 一阵阵后怕。   月儿一路哭着跑到娘亲的房间里,看到母亲没有事才放下心来,反而被苏凝 霜安慰了大半夜,直到天色蒙蒙亮才在母亲怀中睡过去。   天色刚亮,李天麟便派人到州衙去禀报此事,马上有两名捕头带十几名捕快 一路小跑着赶到韩府,查看案发现场,收拾了穿花蝶的尸首,接住追问李天麟案 情经过,乱糟糟的直到快中午了才完事,袖子里揣了韩府送上的银子,高高兴兴 回去向州中的老爷报功。穿花蝶是朝廷缉拿的要犯,身上背着十几桩案子,这次 栽在玉州城,衙门里自上而下都能沾几分功劳。   等到一切安定下来,李天麟才去苏凝霜房中禀报。月儿一直靠在母亲身边, 听师兄将昨夜的惊险经过说了一番,其中自然隐去了与苏凝霜后来的事情,一阵 阵的后怕,紧紧拽着母亲的袖子,脸上满是忧虑神色,几乎要流下泪来。苏凝霜 反过来安慰了月儿几句,才平静下来。   到了晚上,李天麟给府里下人聚集起来,分派了晚上巡视警戒的班次。谁也 不知道穿花蝶在城里还有没有同党,会不会前来报复。每个人都打起精神,睁大 眼睛不敢懈怠,幸好一夜无事,到了天亮众人才放下心来。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月儿才重新恢复了平日的活泼,一家人高高兴兴吃了 饭,又在一起说了一会儿闲话,苏凝霜起身回房。   李天麟殷勤的为苏凝霜掌灯,两人出了客厅,眼看四下无人,李天麟悄悄靠 近苏凝霜身后,悄声道:「师娘,我们的约定怎么样了?」   苏凝霜脸上一红,小声哀求道:「天麟,师娘,还……还没准备好,再等几 天。」   李天麟微笑着小声道:「嗯,那我就一直等着师娘的答复了。」趁着苏凝霜 不备,抬手在苏凝霜翘臀拍了一下,啪的一声响。苏凝霜吓了一跳,回头嗔怪的 看了李天麟一眼,快步走到自己房门,推门进去,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李天麟微微一笑,提着灯回去。却不知苏凝霜刚关上门,身子立刻软了下来, 手撑着桌子,脸上身上半是羞涩半是欣喜,悄悄的用手在自己娇臀声摸了一下, 霎时脸色通红,眼中半是迷茫,半是羞涩,呆立半晌,痴痴的说了一句「小坏蛋」。   晚上,苏凝霜心中仿佛烧着一团火,翻来覆去睡不着,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 中不住做着梦,一会儿梦见夫君,一会儿梦见李天麟,两个形象一会儿清楚一会 儿模糊,最后渐渐凝成了一个人似得,半强迫的与自己做了让人羞涩的事情,奇 怪的是自己竟然没有做过多抵抗,只是开始时候挣扎了几下,然后便顺从的任由 摆布,到最后甚至是悄然摆动身子应和起来。等到惊醒之后,只觉得下面湿了一 片,浑身发热。折腾了大半夜,最后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天色放亮,苏凝霜起身穿衣,摸了一把身下潮湿的床单,红着脸塞进衣柜, 待徐婆婆进来服侍自己净面之后,坐在镜子面前,由徐婆婆给自己梳头。   眼看着镜子少妇容颜娇艳欲滴,似羞似喜,眉宇间挂着淡淡光彩,苏凝霜有 些发呆:这就是我此刻的样子?   徐婆婆一面为苏凝霜梳妆,一面道:「小姐,你有什么心事吗?」   苏凝霜脸上微微一红,衡量了片刻,才轻声道:「徐婆婆,我心里很乱,有 件事不知道该怎么办。」   徐婆婆若无其事的应道:「嗯。是和麟少爷之间的事情吧?」   苏凝霜心中一惊,霎时额头渗出汗来,颤声道:「您……您都知道了??」   徐婆婆道:「小姐生病的那几天,还不自觉的喊着麟少爷的名字呢。后来病 好了那几日您一直心神不宁,老婆子都看着心疼。这几日您自己感觉不到,我可 是看着小姐您每看一眼麟少爷眼里头都含着情意呢。老婆子总归也年轻过,多少 能猜到一些事情。」   苏凝霜玉手轻轻按住胸口,颤声道:「徐婆婆,我该怎么办?」   徐婆婆道:「小姐,您真的喜欢麟少爷吗?」   苏凝霜迟疑片刻,摇摇头,又点点头,茫然道:「我不知道。我原以为夫君 走了以后心里就不会再有其他男人,可是自从那天以后,为什么每次被天麟送了 东西就心里喜悦,有他在身边陪着就心里安静许多,看着他高兴的时候也没来由 的高兴?可我是他的师娘啊,将来还还会是他的岳母,我怎么能和他在一起?」   徐婆婆叹道:「小姐,这就是冤孽啊。躲不开,剪不断,化解不了,缠在身 上越挣扎越紧。明知道不该做一件事,可是无论做与不做,心里却刀割一样难受。」   苏凝霜眼圈一红,抽泣道:「徐婆婆,我该怎么做,您教一教我啊。」   徐婆婆道:「感情的事情老婆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至少有一点:小姐 这几天脸上的喜气比前几日多了许多呢。您想怎么样就去做吧,无论如何,老婆 子都永远站在小姐这边。」   苏凝霜怔怔的出神,两只玉手下意识的绞在一起,久久无语。   接下来几天,日子过得平淡,府上众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苏凝霜照例去 佛堂念经,月儿却没了读书的耐心,偷偷跑出去玩耍,苏凝霜见了也只是笑笑, 不做深究,李天麟在府里上下忙活,里里外外打理得周到,府上的老人都私底下 佩服小小年纪能将这么大的家业打理起来不容易。   晚饭的时候,家人照例在一起,说说笑笑,其乐融融。眼看着月儿和李天麟 在下面嬉戏打闹,苏凝霜只是微笑,浑不在意,有时被女儿胡乱牵连进去,便放 下矜持陪着他们两个一起疯一阵。   李天麟仍然隔三差五的买几件礼物回来,每一次月儿都很高兴,在母亲面前 一件件的摆弄,弯弯翘起的嘴角藏不住喜悦的神情。苏凝霜接到礼物也笑着手下, 首饰就戴在身上,绸缎就让人裁剪了,各种吃食也毫不在意的品尝。偶尔李天麟 炽热的目光看过来,苏凝霜也不再回避,温柔的应对着。   如此若即若离过了几天,李天麟得不到师娘回复,暗暗心焦,终于有一日, 趁着月儿不在,悄悄靠近苏凝霜身子,道:「师娘,我们之间好像还有个约定呢。」   苏凝霜嗯了一声,微笑着低下头去不回答。   眼看师娘并未生气,李天麟胆子打了几分,又追问了几声:「师娘,好几天 了呢。」   苏凝霜低着头,脸上越发红晕,带着笑意不说话。   李天麟有点摸不着头脑,眼见师娘并未生气,胆子不由得大了些,半开玩笑 道:「师娘再不给我答复,可当心徒儿夜里要去把师娘偷了啊。」   苏凝霜娇嗔着瞪了李天麟一眼,低着头快步走开,离开了几步后,忽然回过 头来,白了李天麟一眼,面颊通红,小声说了一句:「你倒是来偷啊!」   说完这句,霎时间脸上艳若桃李,明艳不可直视,慌不及地扭头快步向房间 走去,只觉得脚下发软,不由自主的靠着门瘫坐下来,手捂着砰砰直跳的心脏, 自己都没想到最后竟然说出这一句话来,心里面半是羞涩,半是喜悦。   「你倒是来偷啊!」,这几个字在李天麟听来不亚于天籁,胜过世间一切美 妙的音乐,当下一呆,一股热血涌上心头,心中忽然生出无限欢愉,忍不住发出 兴奋的笑声。   夜色深了。   苏凝霜坐在床头,看着桌上燃烧了一半的蜡烛,心中半是羞涩,半是喜悦的 期待着,两只手下意识的绞在一起。脸上施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红唇微张,显 得柔软而湿润,一双眼睛如同春水般流淌,身上穿着特意挑选出来的藕色纱衣, 高耸的乳峰将红色肚兜高高撑起,几乎遮掩不住,两点突起之处隐隐可见。绝色 美人含羞带臊,紧张的坐在床头,心中充满了柔情蜜意,整个人仿佛熟透了的水 蜜桃,诱人的气息挡也挡不住。   房门轻轻的被拍打了三下,苏凝霜脸色更加红了,只觉得手心出汗,心脏止 不住的砰砰直跳,头几乎要低到胸膛中去。   房门轻轻打开,李天麟微笑着走进来,关上房门,坐到苏凝霜身边,看着师 娘娇美容颜,心中一荡,伸出双手,慢慢捧起师娘的面颊。   灯光下,美艳绝伦的少妇眼睛闪动着羞涩的光泽,吹弹得破的面颊仿佛生了 晕的羊脂美玉,光滑细腻,两片微微张开的香唇吐出一股诱人的甜香。   李天麟心中一阵激动,慢慢的俯下头,火热的嘴唇含住这两片诱人无比的香 唇,用力允吸着,一双大手不自觉的覆上苏凝霜的一对骄挺玉乳,轻轻揉弄。   苏凝霜忍着羞意,闭上眼睛,修长的睫毛轻轻颤抖,香唇轻张,含住李天麟 的舌头。   两人的口腔成了战场,彼此的舌头互不相让的彼此缠弄挑逗,香甜的津液在 口舌间流淌,再难分清彼此。半晌之后,嘴唇慢慢分开,两条舌头之间拉出一条 亮晶晶的柔丝。   两人相视而笑。   李天麟温柔到:「师娘,我来『偷』你了呢。」   苏凝霜羞涩的低下头去嗯了一声,连脖颈都成了玫瑰色,摆弄着衣角,不敢 与李天麟对视。   李天麟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颤抖着手解开师娘的纱衣,解开肚兜,一对 饱满骄挺的玉乳顿时显露在眼前。   不同于月儿的娇小,师娘的玉乳圆润高耸,如同羊脂美玉雕琢而成,两只嫣 红乳头骄傲的挺立,仿佛鲜嫩的红葡萄。丰盈的玉乳如此硕大,哪怕是李天麟手 掌宽大,却仍然难以把握,雪白的媚肉带给手掌一股柔软滑腻的感觉,弹性十足, 让人忍不住想用力蹂躏。手掌微一用力,乳球在掌中随意变换着形状。   李天麟俯下身去,将另一枚乳头含在嘴里,轻轻允吸着。   苏凝霜身子一颤,将李天麟的头抱住,脸上现出温柔神色,轻轻呻吟:「嗯 ……小坏蛋……」   抚弄良久,李天麟的手放弃了师娘的乳峰,慢慢探向更深入的地方,解开师 娘的腰带,将绣裙解下,双手一推,苏凝霜顺势倒在床上,一对硕大乳峰轻轻摇 动。   迫不及待地分开师娘的双腿,李天麟向下一看,忽然笑了一声:「师娘今天 穿的亵裤是那天的那条呢。」   苏凝霜想低头看,只是被一对巨乳挡住视线,心中不明所以,道:「什么那 天那条?」   李天麟不答,俯下身,隔着亵裤在苏凝霜的玉门外轻轻的舔弄,一阵酥麻感 觉令苏凝霜轻轻呻吟。不多时,亵裤已经湿透了。   李天麟一拍苏凝霜的娇臀,苏凝霜会意,将玉臀抬起,亵裤被李天麟剥了下 来,只觉得胯间一凉,一股花蜜汩汩流淌下来,粘在床榻上。   李天麟微笑着将手上亵裤给苏凝霜看,正是当日躲在衣柜中用来擦汗的那条。 苏凝霜霎时羞红了脸,娇嗔道:「快给我。」伸手去抢,却被李天麟笑着避过, 放在一边。   李天麟再次俯身,只见师娘的阴户色泽呈娇嫩的粉红色,周围没有一根毛发, 光润洁净,两片粉色肉唇中间一条细缝,紧窄的根本不似生养过的,亮晶晶的花 蜜流淌在玉门周围,灯光下闪闪发亮。如此完美的美穴几乎让李天麟呻吟出声, 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吸引一般,伸出舌头,在玉门周围舔弄,舌尖上沾满了花蜜, 拂过敏感处时,苏凝霜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玉门周围的嫩肉不受控制的颤动不已, 一股股的花蜜流出来。   苏凝霜只觉得又是羞涩又是喜悦,下面传来的刺激感虽然看不见,却可以想 象到天麟深情舔弄是何等模样,想着夹紧双腿,却被天麟双手撑开,只得含羞任 由他施为,只是一股股酥麻快感几乎要将自己身子融化了一般,忍耐不住,一面 呻吟一面道:「小坏蛋,别再弄了,嗯……舌头,舌头探进去了。」   那恼人的舌头在花房中肆意搅动,一对玉臀被徒儿的大手用力揉弄,苏凝霜 身子一阵阵发颤,哀求道:「天麟,别再使坏了。快,进来吧。」   李天麟早已热血奔涌,嗯了一声,起身飞快的脱掉衣服,将胯下巨物抵住苏 凝霜的玉门,喘息道:「师娘,要进去了。」   苏凝霜还未回答,只觉得一根粗硕火热的巨物挑开肉唇,猛地刺进身体,花 房中充满花蜜,几乎没有受到多大阻碍,大半根东西冲关过寨,深深的进去,肉 穴中瞬间被填满,发出一声清晰的扑哧声。   李天麟兴奋的呻吟了一声。师娘的美穴里面实在太美了,不同于月儿的紧窄, 却分外的柔软紧凑,形状呈葫芦口状,刚探进去不甚拥挤,每向里挺进一分,便 觉得龟头上与媚肉的摩擦令自己一阵阵酥麻,仿佛一只柔软的小手在调皮的揉弄, 肉棒不自觉的胀大了几分,突突乱跳。   「嗯,进来了啊。」苏凝霜被肉棒挑弄的目光迷离,喘息着。却不妨李天麟 喘了口气,腰间又是一挺,巨物猛地顶开前面阻碍,又插入一截。   苏凝霜啊的一声,睁大眼睛:「还……还有?」   巨物的挺进并没结束,稍稍一顿后,以更加猛烈的气势冲破紧密包裹的嫩肉, 冲关破锁,杀透重重包围,到达了以前从没有人到达的地方。   苏凝霜身子一阵抖动,声音都发颤:「怎么这么长?」心中却想着:原来男 子的那根东西不是只跟夫君一般长短。只是这年头刚涌出来,霎时只觉得羞涩不 安,恨不得钻进地缝去。   火热的巨物仿佛烧红的铁棒,硬生生挤开了夹紧的嫩肉,竟然给自己带来撕 裂般的疼痛,与新婚之夜一样。   李天麟一面喘息着,一面开始挺动着腰。肉棒被夹得紧紧的,每一次退出都 很艰难,粉色的嫩肉被生生带出体外,夹着一股股爱液,半张床都淋得湿乎乎的, 一股醉人的香气挥发出来,弥漫了整个屋子。然后,不等苏凝霜喘息,巨物又带 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再次挺进,如同撞城门的冲车一样,撞得苏凝霜身子一阵阵晃 动,身不由己的双腿盘绕在李天麟腰间,整张床咯咯作响。   苏凝霜紧咬下唇,脸上娇媚神情不可直视,伴随着李天麟的抽插轻轻摇摆着 腰肢,柔嫩的美穴吞吐摩擦着徒儿的肉棒,一股股销魂蚀骨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 起初之时还能勉力应和,但后来却几乎被一波又一波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吞没,放 下所有矜持,两条玉腿紧紧环绕住李天麟的腰部,两眼失去了焦点,不知身处何 处,只有身子不由自主的一下下被李天麟带动着抖动,口中发出一声声销魂的呻 吟。   「啊……天麟,好,好……厉害!……」   不知过了多久,李天麟闷哼了一声,在苏凝霜体内喷射出来,大口的喘息着, 然后来不及拔出东西,伏倒在苏凝霜的身旁。   又不知多久,两人才慢慢回过神来。   李天麟看着师娘带着高潮余韵的脸颊,忍不住轻轻吻了上去,问道:「师娘, 舒服吗?」   苏凝霜只觉得心里晕乎乎的,几个月来积累的情欲在刚才一下子全部释放出 去,全身没有一丝力气,嘤咛一声,迷离的看着李天麟,道:「小坏蛋,怎么这 么厉害?师娘都快要被你弄死了。」   这恐怕是一个男人最喜欢从爱人那里听到的责怪了。李天麟嘿嘿一笑,温柔 到:「师娘才厉害呢,徒儿从没有这么舒服过。」   苏凝霜温柔的抚摸着李天麟的脸颊,柔声道:「你这么喜欢师娘,师娘很高 兴呢。」说着话,忽然脸色一变,啊的叫了一声:「小坏蛋,你都射进去了?」   李天麟愣了一下,笑道:「师娘不喜欢吗?」   苏凝霜嗔道:「师娘怕坏了孕呢,到时真没法见人了。」感受着体内那根半 软不硬的肉棒,娇声道:「还不拔出来?」   李天麟坏笑着:「徒儿一刻也不想离开师娘的身子啊。」话虽然这么说,仍 然慢慢的将肉棒拔出来。   苏凝霜红着脸低头看着那根令自己欲仙欲死的坏东西一分分的拔出来,出来 了四五寸仍然有一截陷在美穴中,忍不住哼的一声,羞涩道:「怎么这么长?」   啪的一声,肉棒终于完全出来,鲜红的龟头上沾满爱液,光亮亮的带出一股 爱液,炫耀着赫赫战功。混杂着乳白色精液的爱液喷洒得到处都是,本来已经湿 透的床单顿时污秽不堪。   李天麟笑着抱起师娘,一手扯下床单,抱着师娘来到衣柜前,找了一条干净 床单铺上,将苏凝霜放下,顺势躺在一旁,轻轻揉弄师娘胸前的玉乳。   「师娘,还想要吗?」   苏凝霜红着脸,哼了一声:「是你这小坏蛋还想要吧?」嘴里虽然有些埋怨, 身子里的渴求却无法忍耐,只得靠近徒儿的身子,轻轻张开双腿,闭上双眼,羞 涩的等待着徒儿的进入。   房中再次响起了诱人的呻吟声。   直到过了一个多时辰,李天麟才起身,穿好衣服,在苏凝霜面颊一吻:「师 娘,我回房了。」   苏凝霜瘫软在床上,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雪白的肌肤上汗水淋漓,尤 其是自高耸的玉乳到小腹之间满是斑斑点点白浊色的液体,只是无力的嗯了一声。   李天麟怜惜的亲了苏凝霜一口,打开房门,刚走出去,就听见旁边一个声音 低低道:「麟少爷。」   李天麟心都要跳出来,身子一僵,慢慢转身,脸色苍白颤声道:「徐……徐 婆婆?」   徐婆婆哼了一声,冷然道:「下次记得声音小一点,还有记得关窗子。事关 小姐名声,马虎不得。不要还得老婆子一大把年纪还得替你们操心。」说完也不 等李天麟回答,颤巍巍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等到徐婆婆走远,李天麟这才长出一口气,摸了一头汗水,只觉得后背整个 都湿透了。   而在房内,苏凝霜也是啊的一声,猛地将身子裹进被子里,缩成一团。过了 老大一会儿,被子里面传出吃吃的笑声。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