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霜华】(14-15)

 
【月影霜华】(14-15) 作者:江东孙伯父 2015年/1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十四章 天色刚亮,李天麟早早起来,照例到后面练功。自从上一次的穿花蝶之事后, 对于武功上可不敢有半点懈怠。 过了一会儿,月儿悄悄来到练武场旁边,找了石凳坐下,也不打扰李天麟练 功,只是手托着香腮,两只眼睛水汪汪的,微笑着看着师兄在场中一招一式的演 练。 过不多久,忽然身后传来脚步声,月儿一回头,只见母亲身穿白色罗衫漫步 走来,眉眼中含着藏不住的喜意,身姿婀娜,如同拂风摆柳一般,急忙站起身, 迎上去道:「娘亲,您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苏凝霜笑道:「早就醒了,想着你们两个肯定都在这呢,就过来看看。」 月儿嗯了一声,忽然退后几步,围着母亲转了一个圈,道:「娘亲,今天看 起来真漂亮。」 苏凝霜被女儿看得心中一阵慌乱,嗔道:「死丫头,净会奉承。娘亲老太婆 了,那比得上我家月儿漂亮。」 月儿咯咯笑着,拽着娘亲的衣袖,回头问道:「师兄,你看娘亲好不好看?」 「师娘当然好看了,和月儿一样好看。」李天麟停下来,一面擦着汗水,笑 道:「别人见了师娘,定然以为是月儿的姐姐而不是母亲呢。」 苏凝霜脸色微微一红,笑着捏了一下月儿的鼻子:「就你们两个会说话。」 伸手递过一条毛巾:「去给你师兄擦一擦。」 月儿接过毛巾,走到李天麟身前,为他擦去汗水,弯弯的眼睛看着他的面颊, 充满柔情蜜意。李天麟心中一颤,突然生出一丝愧意,伸手去接毛巾,精神不集 中,却将月儿的小手一起握住。 月儿脸色一红,小声道:「娘亲在呢。」 李天麟尴尬的笑了笑。 苏凝霜道:「好了,赶紧收拾一下,一会儿要吃饭呢。」 三人一路说说笑笑,走进客厅,早有仆人准备了饭食。三人坐定,说笑几声, 各自捧了碗吃饭,苏凝霜偷偷瞟了李天麟一眼,吃了两口菜,漫不经心地拿筷子 夹了一块肉,放进李天麟碗里:「天麟练功辛苦了,多吃点肉。」 李天麟心中一荡,道:「谢谢师娘。师娘也辛苦了,也该补补。」「辛苦」 两个字微微加重语气,旁边月儿筷子敲着桌子,娇嗔道:「娘亲偏心,我也要。」 苏凝霜笑道:「知道了,月儿这么乖,也赏你一块肉吃。」夹了一筷子肉放 进月儿碗里。 月儿转了转眼珠,将肉夹起来,放到李天麟碗中:「还是师兄吃。」 李天麟一笑,将两块肉同时夹起,放进口中咀嚼。月儿盯着李天麟,问道: 「好不好吃?」 李天麟道:「嗯,好吃。」 月儿咯咯直笑,苏凝霜却微微低下头去,脖颈间微微红了一片。 三人吃完饭,李天麟便准备出门去做事,月儿一直送到门口,眼看着四下无 人,忽然贴近耳边道:「师兄,今晚我在屋里等你。」 李天麟轻声一笑,同样伏在月儿耳边说道:「那你今晚记得穿那件粉色衣服 啊,师兄很喜欢呢。」 月儿脸上一羞,抬脚在李天麟的脚上踩了一下,咯咯笑着跑进府里。 一路跑回自己的房间,月儿拿出一本书开始研读,看了只是一小会儿,心里 热热的怎么也看不进去,把书放到一边,呆呆的出了一会儿神,忽然跳起来,打 开衣柜,找出那条粉色衣裙,拿在手里看了看,脸上红了一片,娇哼了一声,飞 快的换上。 想到师兄在床上那令自己想起来都耳热心跳的动作,月儿心里直跳,拿白白 的小手摸了摸发烧的面颊,这书再也看不下去了,索性出了门,直向佛堂走去。 进了佛堂,却不见母亲踪迹,四下里找了找,恰好遇上徐婆婆。「小姐?应 该在后花园赏花吧。」 「赏花?」月儿笑了,自从爹爹去世,母亲总是在佛堂里呆着,时间长了自 己都有点担心了,如今听到母亲有心情赏花,顿时高兴起来,快步向后花园走去。 后花园不大,种满了各种花卉,芍药、海棠、月季等等正当花时的鲜花争奇 斗艳,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花香,一对对蝴蝶翩翩起舞,几只蜜蜂嗡嗡的采蜜。 绕过一颗花树,只见苏凝霜正站在一株牡丹前,里面穿着粉白色贴身里衣,勾勒 出诱人身材,外面披着浅色的纱衣,下面一条绣着牡丹图的百褶裙,腰间一条鹅 黄色腰带,唇边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艳胜桃李,人比花娇。 月儿叫了一声:「娘亲。」走到跟前,从后面抱住母亲的娇躯,小脸蛋在母 亲背上摩弄。 苏凝霜笑道:「月儿,什么事这么高兴?」 月儿脸一红,小声道:「哪有?我是看到娘亲高兴,自己才高兴的。」伸手 接过母亲手中的花锄,为花树松土。 「唔,真的没有吗?」苏凝霜调笑着。 月儿心中慌乱,抬头看到母亲头上的簪子,急忙岔开话题,道:「娘亲这根 簪子好漂亮,能给我戴吗?」 苏凝霜一笑,拔下簪子插在月儿头上,道:「鬼丫头,总想着从娘亲手里弄 东西,什么时候你有好东西孝敬给娘亲啊?」 月儿娇笑了一声:「我的东西不都是娘亲的?衣服,首饰,胭脂水粉,娘亲 喜欢哪件只管去拿好了。」 苏凝霜嗯了一声,心中砰砰直跳,轻声道:「要是,要是这东西是月儿很喜 欢的呢?」问完了这一句,只觉得手心里都捏出汗来。 「那也要先给娘亲啊。」月儿笑道:「如果有两件,我一件娘亲一件;如果 只有一件,就给娘亲用。」 苏凝霜笑道:「娘亲可不会夺月儿喜欢的东西。」 「没关系啊,大不了那娘亲用一天,我用一天。」月儿调皮的笑道:「娘亲, 我也很喜欢您那条羊脂玉的链子呢,您能不能让我戴两天?」 苏凝霜笑道:「在我房里首饰盒里呢,一会儿自己去拿。」 夜色朦胧,四下无人,李天麟来到月儿的房门外,轻轻敲了敲门,只听里面 答道:「门没关,进来吧。」 李天麟推门进去,关上门,刚一回身,一个火热的身子扑到自己怀中,骄挺 的小胸脯在胸前一下下的挤压。 月儿仰起头,双手勾住李天麟的脖子,小嘴不由分说的亲上去。 「笨蛋师兄,这么多天不来找我。」 李天麟一笑,伸手将月儿抱起,直接抱到床边,一面亲着月儿的嘴唇,一面 道:「怕师娘发现呢。」 月儿哼了一声,脸上挂着娇嗔的神色,眼睛里却泛起喜悦的光彩,坐在床上, 两条小腿一下下的摇晃,脚上没有穿鞋袜,两只素白的小脚丫白嫩嫩的十分诱人。 看着月儿娇嗔可爱的样子,李天麟一笑,蹲下身躯,握住月儿的双脚,张开 嘴含住玉石一样的脚趾,轻轻允吸。 月儿身子一颤,咯咯的笑了起来,嘴里叫着:「好痒!」,抬起另一只脚, 放在李天麟肩头,一脸坏笑的用脚趾蹭着师兄的面颊。 「月儿,真淘气。」李天麟笑道。 月儿脸上现出娇艳的红色,道:「还有更淘气的呢。」探身解开李天麟的裤 带,露出那根高高挺起的巨物,脸上娇艳的笑着,抬起玉足,在顶端摩弄着。 李天麟忍不住打了个舒爽的冷战,握住月儿的双脚,一同按在巨物上。 月儿咯咯娇笑着,两只脚轻轻摩弄,脚下传来的热度令她面颊都泛起红色, 鼻息有些凌乱。不大一会儿,白白的小脚丫上已经沾了一层黏糊糊的液体。 李天麟哼了一声,再也无法忍耐,分开月儿双腿,解起衣裙,伏在月儿双腿 间,大手隔着亵裤抚弄着小巧的玉门,不大一会儿功夫,亵裤已经深处一圈水渍。 「坏蛋师兄……」月儿面颊红晕,眼中含着一汪清水,颤声呻吟道,伸手脱 下贴身里衣,解开肚兜,雪白的身子一览无余,伸手抱住李天麟的头,轻轻的抚 摸着面颊。 「师兄,月儿好想你啊。」 李天麟嗯了一声,将亵裤褪至膝下,抬起身来抱住月儿的身子,一只手扶着 月儿的纤腰,火热的肉棒顶在胯间,在早已湿淋淋的玉门上摩擦。 月儿呻吟一声,一面亲吻着师兄的嘴唇,一面探下小手,握住那根作怪的肉 棒,引导着抵在正确的地方,身子向下一沉,轻哼一声,将半截肉棒吞进去。 纤腰轻轻摆动,羞人的啪啪声从缓到急,酥胸在结实的胸膛上一下下撞击, 粉嫩的乳头被师兄的大手轻轻捻动,一股股酥麻电流一样流遍全身。 「师兄,坏蛋……」月儿通红的小脸洋溢着幸福的神彩:「小媳妇……好喜 欢……」 李天麟一下下挺动身子,看着眼前月儿的柔美的面颊,心神一晃,与师娘羞 涩中带着幸福的面容重叠起来,心中涌起一股愧意,却偏偏同时升起一股奇异的 刺激感,下面的肉棒硬的像铁棍,不由自主的越插越是有力。 「月儿,我的……小媳妇!」 两人彼此轻声呼唤着,身子上下起伏,床板跟着吱呀作响。 过了一会儿,月儿长长的呻吟一声,紧紧抱住李天麟的身子,雪白的小脚勾 住他的腰部,浑身一阵乱颤,一股热流涌出来,浇在李天麟肉棒上,随着一下下 的抽插滴落在床上。 李天麟闷哼了一声,腰部挺动的更加用力,一下下顶的月儿娇喘连连,浑身 酥麻。 忽然,李天麟从月儿身体里拔出来,粗大的肉棒高高挑起,一滴滴爱液顺着 流下来。 李天麟伸手捧起月儿的脸,月儿会意,俯下身子,将肉棒顶部含住,轻轻的 摇动头颈。 「嗯——哼……」李天麟呻吟一声,双手抱住月儿的后颈,肉棒一阵颤动, 身子僵直。过了一会儿,身子才松弛下来。 月儿鼻息急促的抽动几下,松开李天麟的肉棒,微微抬头,仰望着师兄的面 庞,脸上挂着调皮的神情,张开嘴,口中含着乳白色液体,接着雪白的喉头一阵 吞咽,将液体咽下肚里。 李天麟爱怜的抚摸着月儿的脸:「月儿,委屈你了。」 「嗯哼。」小小的鼻子中传出不满的哼声,月儿将头伏在李天麟胸前:「难 吃死了。」 「对不起。」李天麟只得说道。 胸膛上传来柔柔的声音:「可是,师兄的东西……月儿喜欢吃呢。」 两个人紧紧拥抱,没有一丝间隙。 同一时刻,另一间房间中,美艳的少妇,同时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声。 「小坏蛋,」美丽的眼睛紧紧闭着,脸上挂着灿烂的红晕,被子里的手一下 下抽动:「你害死我了……」                第十五章 吃饭的时候,月儿一直觉得母亲的目光总是怪怪的盯着自己,弄得自己心中 发毛,不由得正襟危坐,连平日里私底下与师兄的小动作都不敢做了。 等到吃完饭,苏凝霜喊了月儿一起去后面赏花,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花丛中, 苏凝霜忽然回头道:「月儿,是不是又和天麟乱来了?」 「哪有?」月儿下意识的说,只是两只眼骨溜溜的直转,脸上的红晕怎么也 遮挡不住。 苏凝霜又好气又好笑,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女孩家要矜持,怎么就是 不听呢。」 月儿红着脸,讷讷的道:「师兄非要的……」 苏凝霜脸色微微红了一下,啐到:「这个小害人精,今晚回来我说他几句。」 月儿慌了,急忙道:「娘亲,不愿师兄的,是我自己忍不住去找的他,您可 不能责怪他。」 苏凝霜眼眉一挑,深深呼吸了一下,神色平静下来,拉住月儿的手道:「你 们两个小家伙从小就腻在一起,彼此间也不知道注意男女之别,如今刚尝了甜头, 难免食髓知味,忍受不住。可是毕竟还没有成亲,如果传出去,总归不好听。」 嘴里这么说着,心中却突然想到自己跟天麟之间理不清的关系,微微一怔。 月儿羞红着脸,听母亲劝告,隔了一会儿,才抬头轻声道:「那……我和师 兄尽早成亲,不就好了吗?」 苏凝霜没来由的心中一慌,脱口道:「不行!」随即意识到语气不对,口气 缓了一下,想了想,才说:「不是才说好过一段时间在让你们成亲吗?是你们两 个自己坚持的,怎么现在又要反悔了。」 月儿低下头,噘着嘴小声嘟囔:「是师兄的主意,我可没这么说。」 苏凝霜好笑的抚摸着月儿的头顶:「你这丫头,这么想早点嫁人,留娘亲一 个人孤零零的自己过啊?」 「不会啊,就算是和师兄成亲了,我们还是住在一起啊。我,娘亲,师兄, 我们在一起,永远不分开。」月儿抬起头,与母亲对视着,面颊绯红,却鼓足勇 气说道:「娘亲,月儿喜欢师兄,从一开始就喜欢,好想有一天穿上嫁衣,做师 兄的娘子。」说着话,眼里涌现出无限光彩,目光明亮的如同天空中的星辰闪烁。 望着女儿天真无邪的眼睛,苏凝霜心中忽然涌出一股愧疚,将女儿搂在怀里, 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神色,轻轻叹口气:「月儿,娘亲一直都爱你,这一辈子最大 的愿望就是你能幸福啊。」 「我知道的。娘亲,我知道。」月儿微笑着说道。 月色下的佛堂中,苏凝霜坐在蒲团上,双目微闭,低声念经,只是显得有些 心不在焉的样子。 一双手从后面探过来,轻轻抱住苏凝霜的娇躯,接着在唇上亲下去。 「师娘,想死我了。」 苏凝霜挣开李天麟的怀抱,回身道:「天麟,师娘有话跟你说。」 李天麟却不肯松手,一面追逐着苏凝霜的香唇,一面笑道:「有什么事情, 我听着呢。」 苏凝霜躲开李天麟的嘴唇,猛地推开他,后退几步,双手护住胸口,正色道 :「不许乱动。天麟,我有话跟你说。」 李天麟一愣,停下脚步,道:「什么事?」 苏凝霜咬了咬嘴唇,下定了决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色道:「天麟,我 们之间的事情,到此为止吧。过几日,我就安排你和月儿的婚事。」 李天麟惊讶问道:「为什么?」 苏凝霜神色黯然,低声道:「我想了好久,我们终究不能在一起,你和月儿 早晚要成亲,我们之间早点了断,免得以后弄到不可收拾。」 李天麟呆立片刻,忽然抬头注视苏凝霜的眼睛,怒道:「师娘,这算什么?」 苏凝霜心中一慌,不禁偏过头去,道:「我们之间不可能的,以后我们私下 里不要再会面。那天的事情,就当是一场梦,我们都忘了吧。」 「一场梦?忘掉?」李天麟重重的呼吸了两下,紧紧抓住苏凝霜的胳膊:「 师娘,你真的能忘了吗?师娘那天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我都记 得清清楚楚,怎么能忘了?」 苏凝霜痛呼一声:「放手,你弄疼我了。」 李天麟双眼喷火,两手抓住苏凝霜的衣服,用力一扯,从外面的纱衣道贴身 里衣,顿时被撕开一个大裂口,一对饱满雪白的乳峰顿时露出来。 「天麟!你要干什么?」苏凝霜惊叫道。 李天麟双手紧紧抓住苏凝霜的乳峰,用力之大令苏凝霜眼泪差点痛出来。 「师娘不是说要忘了吗?我看你现在忘了没有。」李天麟咬牙道:「师娘, 我现在就要你。」 「不行!」苏凝霜惊叫道。 李天麟伸手抬起苏凝霜一条玉腿,咬牙切齿的道:「师娘,我要狠狠地操你。 你的小穴,后庭,每一根头发,每一寸肌肤都是我的。我要让你整个身子都记得 我,永远不能忘记。」 听着李天麟粗俗无礼的话,苏凝霜心中慌乱,猛地手肘撞在他胸口将他推开, 准备跑出去,却被李天麟回手抱住,嗤的一声扯下衣裙,然后两只手抱着离了地, 放倒在地上。 「天麟,快放手。」苏凝霜哀求着。 李天麟闷哼一声,怒道:「师娘不听话,该打!」抬手在苏凝霜的玉臀上大 力拍打几下,伸手解开裤带,扯下苏凝霜的亵裤,挺立的肉棒狠狠的插进去。 苏凝霜痛呼一声:「快停下!好疼!」 李天麟俯下身子,双唇封住苏凝霜的嘴唇,下身一下下猛力的抽动起来。 苏凝霜嘴里呜呜的说不出话,脸上流下泪来。 李天麟看着苏凝霜的眼泪,呆了一下,霎时心头仿佛被扎了一刀一样疼痛, 身子如同坠入冰窟,动作缓慢下来。 「师娘,对不起。」他惶恐不安道:「我是混蛋。」 苏凝霜哀怨的看着李天麟,满脸泪痕,忽然抱住他的身子,双唇狂乱的亲吻 着他的嘴唇,同时两条玉腿紧紧攀住李天麟的腰部。 「小坏蛋,坏蛋!」她哭泣着:「操我!用力操师娘!拿去吧,师娘全都是 你的!」 她了两只手紧紧抓着李天麟的后背,指甲深深陷入肉中,雪白的银牙咬住李 天麟的肩头,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 李天麟闷哼了一声,紧紧将师娘的娇躯揉进怀里,那对丰满娇嫩的玉乳紧紧 压在胸前,变了形状。 「是,师娘,徒儿要狠狠操你!」 李天麟将苏凝霜的玉腿架在肩头,双手大力揉弄着师娘丰盈的乳峰,粗大的 肉棒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和速度一下下撞击着她的阴户。苏凝霜一面低低哭泣,一 面扭动腰肢回应着。两个人的动作如此狂野,没有一丝顾忌,火热的身子彼此纠 缠,摩擦,撞击,夹杂着喘息和呻吟,以及水渍飞溅的声响。过了不知多久,终 于在一阵激昂的演奏后安静下来。 几乎脱力的两人躺了好久才缓过精神。李天麟捧起苏凝霜挂着泪水的脸颊, 轻轻亲了一下。而后者脸上带着脸上一片潮红,哀怨的看了对方一眼,轻轻别过 头去。 「师娘,好师娘。」李天麟轻声呼唤着:「我爱你,不要离开我。」 苏凝霜轻轻抽泣着:「你害苦了我。我以后怎么办?怎么去面对月儿?」 李天麟抚摸着师娘汗水津津的身子,用不容置疑的声音道:「不要想着离开 我。师娘,不要担心,一切有我。」 怀中玉人痴痴地看着李天麟的眼睛,良久没有说话,双臂勾住他的脖子,仿 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慢慢将身子靠在他身上,喃喃的说道:「天麟,如果这 是一场梦,不要让师娘醒过来。」 李天麟在她唇上庄重的一吻,站起身来,扶苏凝霜半坐起来:「师娘,起来 吧,地上凉。」 苏凝霜半坐着,抬头看着李天麟肩头上殷红一片,轻声道:「天麟,师娘抓 的你还疼吗?」 李天麟笑道:「怎么会疼呢。师娘,这次徒儿比上次还舒服呢。」 苏凝霜轻声道:「师娘给你道歉。」说着目光盈盈的看了李天麟一眼,俯下 头檀口轻张,将面前的那根重新挺立的肉棒含在嘴里。 香舌轻轻舔弄,玉手摩弄着底下两颗肉袋,苏凝霜头颈一下一下前后挪动, 将又粗又长的肉棒几乎整个含在嘴里,顶端几乎触到了喉咙。 平日端庄娴静的师娘此刻刻意侍奉之下,李天麟舒服得呻吟了一声:「师娘, 你弄得比月儿好很多呢。」 苏凝霜鼻中嗯了一声,缓缓吐出肉棒,身子挺起一些,伸手托起两颗饱满的 乳峰,紧紧夹住肉棒,一下下的摩擦着,肉棒上挂着的液体涂满了乳峰,龟头被 埋在深深的沟壑中,马上又顽强的跳出来,一只凶恶的独眼狰狞恐怖。苏凝霜抬 头看了李天麟一眼,低下头去,探出舌尖在顶端轻轻舔弄。 「天麟,」苏凝霜喘息着:「喜欢吗?」 「喜欢,太舒服了。」 粗大的肉棒一下下跳动,青筋暴起,喷出一股股白色的液体,沾满了洁白的 胸膛和娇艳的面颊。 李天麟微微喘息着,看着师娘带着喜悦神色的眼睛,忽然俯下身,将师娘抱 起来,自己做到地上,然后将师娘的美臀放在自己腰上。 「师娘,徒儿舒服了,接下来该让你舒服了。」 苏凝霜白了李天麟一眼,娇声道:「是你想要舒服吧。」手指握住刚刚软下 去的肉棒,灵巧的抚弄一会儿,眼看着它不一会儿就恢复了精神,低声嗔道:「 小坏蛋,怎么这么快就有精神了?」腿上用力抬起身子,另一只手分开自己的花 瓣,轻轻坐了下去。 巨物挺入泥泞的花径,苏凝霜舒服的呻吟了一声,低头眼中含着脉脉柔情看 着李天麟的眼睛。李天麟一笑,将师娘的腰扶住。后者娇媚的微笑着,双手按在 徒儿强壮的胸膛,身子一上一下的起伏着。粗大的肉棒一下下进出,发出淫靡的 扑哧声。 「师娘,我爱你……」李天麟喘息着:「你是我的菩萨。我的观音娘娘……」 「小坏蛋,」师娘呻吟了一声,慢慢加快节奏:「喜欢使坏的善财童子……」 月光照在苏凝霜洁白无瑕的身上,仿佛一尊圣洁的白玉观音。 静静躺在床上,苏凝霜双眼呆呆的盯着天花板。桌上灯烛闪动,天花板上纹 理变幻不已。 自己明明去找天麟要了结这段孽缘,怎么后来变成了这种模样? 想到最后两人的癫狂,苏凝霜忍不住脸上发烧,心脏的跳动声在夜色中大得 吓人,似乎全世界都能听见。 这个小坏蛋,最后不仅让自己骑在上面好好侍奉了一回,还用那条可恶的舌 头将自己全身都舔了个遍,全然不顾及自己苦苦告饶,连最羞人的地方都没放过。 又想到今后的乱七八糟的事情,苏凝霜轻轻叹了口气,侧过头去,瞥见一只 飞蛾围绕着蜡烛拍着翅膀乱飞,离烛火一会儿远一会儿近,几番进退之后,最后 终于冲进火焰中,将自己烧成灰烬。 自己就像是那只飞蛾吧,苏凝霜痴痴的想着。明知道那有光的地方最后会把 自己燃烧殆尽,却还是控制不住地要迎上去。也许自己心中一直欺骗自己不能舍 弃的,是那被火焚烧的一刻的片刻的温暖吧。 苏凝霜慢慢进入梦乡,脸上还挂着淡淡笑意。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