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师生涯》01-04

 

              我的教师生涯


作者:狂想的小猪
首发:风月、羔羊、海岸线

***********************************
  写在前言:本文只供消遣,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概不负责。
***********************************

                (一)

  我在自己骂骂咧咧的诅咒声中下了那辆颠得我屁股很痛的小巴车,身上那个
随我到这个荒凉小村来的背包被我狠狠的甩在了肩膀上。

  「王八羔子的,老子好歹也是个正规师范毕业生,竟然被下放到这种狗不拉
屎,鸟不生蛋的地方。我拷,有没有天理啊?」

  唉,没办法,我家里不是什么高干家庭,老头子和老娘都是正正经经拿工资
吃饭的工人,家里一没钱来二没道,使得我这个天资聪颖的高才在大学毕业后竟
然被通知到乡下一所中学教书。

  我在收到通知的时候像鲁迅先生的那种出离的愤怒。我所认识的身边的那些
高干子弟,平时灯红酒绿的,没看书人家也弄了个大学来读,和他们在一起的时
候发现他们换马子的速度比我换衣服还快。可怜我,在没有经济基础做为强大后
盾的情况下连多看女孩子一眼都没勇气。生怕那女孩子对我甜甜一笑我就完了。

  因为我会为了那一笑付出的代价将是下半个月的伙食全部改成方便面。

  唉,「人比人,气死人。」老娘的淳淳教诲一直响在我耳边,熬吧,熬到毕
业后咱就出头了。谁知现在……手里那张通知被我握得皱巴巴的,我要自己去闯
荡。在我下定决心打好背包后竟被母亲含泪的眼光留住了,她说好歹是个职业,
虽然当乡村教师钱不多,但毕竟是个稳当的职业,咱不图啥,就图一日三餐能自
保。我再不说话,第二天就走马上任来到这个叫杨梅坳的破地方。

  我抬眼看了看,眼前一条曲折的黄泥小路在两旁树的拥护下似乎没有尽头。

  这该死的小巴,停在这地方,一个人也没有,我没去过怎么去啊?想找个人
问路都没有。没办法了,只好见山过山,见河过河,找到个人问路再说,我就沿
着这条路走了。

  我一边踢着路上的石子,一边傻傻的回想过去∶

  「班上那个小静确实不错,脸蛋漂亮奶子大,心眼又好,唉,可惜啊,怎么
会被肥波那头猪给泡上了?」

  「阿爆的马子也不错,那样子够骚,上床肯定是淫水哗哗流那种。」

  「小D那马子上次对我笑的那么暧昧,肯定有搞头,唉,当时怎么就因为什
么朋友妻,不可戏,白白浪费机会了……他妈的,哪个狗王八蛋说的这话?害得
老子现在还是处男!」

  ……

  一路上,我就这么遐想着,本人虽然穷困落泊,却也是超级无敌大帅哥一个
啊,当初怎么没人看上我啊?本人176公分,70公斤的身材应该算是标准,
高挺的鼻子上架着副眼镜,一脸的书生气,有时候想想自己不当老师好像还真的
不太对得起自己长相。

  自我陶醉了一番后,心情开始有点好转,我开始预想着到学校后的事了。不
知不觉走了有2-3里路,还没见个人影,不觉尿意大起。我回头看了看身后,
没人跟着,前面的小路是个拐弯,听听好像也没有人走过来的声音,就在这路边
解决吧。

  当我正准备掏家伙的时候又想,「万一那个拐弯有个和猪比美的MM出来,那
本帅哥的清白不就完了?我这家伙除了老娘还没别的女人见过呢!被男人撞到也
不好,一来有损我的祖国园丁的形象,二来嘛,恐怕他们会自卑,嗯,还是到路
边的林子里去解决好了。」我拉起拉链走进了路边的林子里。

  路边开始的树是稀稀拉拉的,我还是怕被人撞见,就往深处走,渐渐的树多
了起来,密麻的到处是。就这棵了,哈哈。我选了颗很大的树站定,解开裤子。

  「唔……好舒服啊,不知道秦始皇在泰山五大夫(指5棵被秦始皇册封的大
树)那有没有拉过尿呢?呵呵。」我想着不觉得笑意露了出来。

  打了个冷战正准备收鸟回笼的时候,我听见了附近一棵树旁那一人高的蒿草
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人在那?!」我赶紧拉好裤子,定定的盯着看,只
见蒿草不断的摇动。

  「是人还是动物?」我怀着疑惑慢慢走近,在距离还有30步左右,我听见
了女人的咿咿唔唔的声音,「不会吧?大白天的有人在这打野炮?」哈,平时只
在A 片上看过,现在终于可以看现场直播了。

  我怀着激动和好奇的心情小心的绕到那从蒿草的边上去,一件碎花布的衣服
露了个角在草外,更加肯定我的猜想了,于是我慢慢的接近……


                (二)

  农村野外的蒿草可真高,一个小孩扎进去还真看不出人影来。我放慢脚步悄
悄的接近到距离那香艳的地方只有10来步的一蓬蒿草中,我轻轻的把身体藏在
蒿草中,慢慢的放下我的背包,因为我生怕弄出声音来好戏没得看,还得被人打
破头。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觉得没人可以看出我在这了,才放心地欣赏免费的表
演。我用手轻轻的把挡住视线的几根蒿草拨到一边去,就看到了一个白生生的肉
体正在上下运动。

  「女上男下,日哦,这男的真他妈的会享受!」虽然我没有性爱的经历,不
过常听宿舍那帮损友议论起什么姿势最享受,什么姿势最刺激等等,加上到校外
和民工挤在一起看A 片得回的经验,因此我对这个姿势并不陌生。

  只见那女的跪坐在男人的大腿根部,两苹白嫩的手臂撑着男人的小腿,雪白
的肥臀上下颠簸着,坐到那男的大腿根泛起一圈圈外扩的臀浪,她胸前的那两个
奶子也随着上下的运动在跳动着,活像两苹小白兔,可惜我只能从她手臂旁边看
到乳房的侧面,不过由此推断尺寸应该不小。

  她的腰肢略嫌粗了点,背部因肩胛骨外扩的原故,脊椎那条线聚集了好多汗
水,几缕散落的头发洒落在后颈上,长发只在后脑勺这打了个结。她的头痴迷的
摇着,口中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看来正在逐渐亢奋中。唉,可惜,看不到
正面,不知长什么样,还有最精彩的部位也被那肥臀挡住了。

  尽管如此,我的小弟还是一跳一跳地向他们表示谢意。我不甘心,继续等待
一窥全豹的机会。我两眼死死盯着那肥臀以下的部位,终于,那女的也许在男人
的小腿撑累了,把两手转扑在男人的胸口上,她的身子也跟着向前倾了少许,这
少许已经足够让我看到了我想看的精彩。随着肥臀的上下移动,我看到了一条黑
乎乎的肉棍插在两片肥厚的肉唇中间,两片肉唇长了不少黑毛,从里面流出来的
淫液绞和着黑毛,形成一撮撮状。

  「阿根,我有点累了,换你在上面吧!」这时候那女的停下了运动伏在男人
的身上,小声的对男人说着。就因为她这个更大幅度的倾身动作,使我得以看到
她更多的阴部,那条肉棍仍然被两片肉唇夹着,肉唇的边缘渗着粘粘的淫水,淫
水顺着肉棍流了下来,那男人的蛋蛋也粘满了淫水。

  「这妞水真多啊!」我的喉结紧了一下,吞了一口口水。接着那叫阿根的男
人叫这女的转个身狗爬着,他就爬到了这女的肥臀后,一挺棒子直插进去,那女
的又开始「咿咿唔唔」的呻吟了。

  被那男人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可没兴趣看他的光屁股,再说了我也不屑于看
他那比我小一号的家伙。这时我才观察到他们的环境,他们都把各自的衣服铺在
被压平的蒿草上,避免蒿草把身体弄得痒痒的,被压在衣服底下的蒿草好像很顺
服的样子,看来他们在这办事应该不是一次两次了。

  在我观察得出结论后,我发现那女的呻吟越来越浪,估计她快要到高潮了,
反正没看头了,我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慢慢的爬出躲藏的蒿草,悄悄的回归到
那条小路上。

  「嗯,不错,看到这出戏也不枉此行,说不定以后都有得看呢!哈哈」和来
时相比,我的心情明显好了一个档次。我看了看表,下午3点多了,我得赶紧赶
路,别到天黑还是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岭就好。

  「究竟要走到哪时候去啊?」走了半小时我又有点埋怨了,「嗯,那偷情的
男女应该是住在这附近,所以应该离有人住的地方不远,找到人就可以问路了,
反正就这一条路,走下去我就不信找不到人住的地方。」想了一下后我觉得自己
还是很聪明的嘛,心情又好起来了。

  我哼着歌,甩着背包,边走边踢着路上的小石子,「猛虎出笼」,我一个箭
步踩上,踢了一块比较顺眼的小石子。「唉哟!」一个女声发出的相声词让我意
识到我踢中人了。不会吧,早没人,晚没人,偏偏这时候有人,而我又没注意,
被我在学校系里面称之为「黄金右脚」踢中可不是说着玩的啊。我赶紧跑上前去
看。

  只见一个约摸14-15岁的女孩子双手捧腹蹲在了前面的路上,脸上因剧
痛而惨白,前额的发尖被冷汗贴住了,双目紧闭,小嘴好像狠狠的咬着牙。我吓
坏了,赶忙问道∶「小妹子,你怎么样了?」

  「……」

  「对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注意看到有人,所以……」

  「这附近有医院或者诊所吗?我送你去看看医生吧!」她还是一言不发,继
续着她那痛苦的样子。

  「很痛是吗?我踢到你哪了?真对不起哦!我……」

  「你扶我起来!」

  「哦,好的。」我背好背包,两个手搀住她的右手臂,在我的帮助下,她站
了起来。

  「能走吗?」我小心翼翼的问。

  「我试试看。」她刚迈出一步就顿住了,左手在小腹下按了一下后就放了下
来。一向观察力很敏锐的我自然看到了。「不会吧?这么巧?踢中她那了??」

  好像记得有杂书上说过女人的阴部和男人一样脆弱,难怪她会那么痛苦。
我苦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你踢伤了我还笑?」没想到她也是这么敏锐,而且语气中好像
有点戒备,可能是怕我看破了她伤在重要部份。

  「没什么,我只是苦笑而已,自己这么背,踢伤了你!」为了不让她继续戒
备,我赶紧转移话题∶「你是让我送你回家还是到医院去?」

  「送我回家吧,也不是很严重。」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我还乐得送你回家呢,省得我破财!」我心理暗暗
的高兴,却不敢表露出来。

  「好吧,你家在哪?」

  「就在前面的中学里。」

  「什么?你家在学校里?什么学校?」我赶紧问道。

  「XX中学。怎么了?」

  「太好了,我也要到那去!」我有点兴奋,终于找到向导了。

  「哥哥,你怎么也要去那?」她终于开始对我有点礼貌了,正确的说是应该
消除了戒备。

  「边走边跟你说吧,时间不早了,我得赶时间办正事。来吧,我背你走!」

  我把背包换到胸前,矮了矮身子在她面前。

  「这个……不用了,我还是等会自己走吧!」

  「不行,我得赶时间,需要你带路呢!」我不由分说把她强行背在了背上。

  但心里不由得有点奇怪,乡下的孩子不是好单纯的嘛,这孩子怎么好像不那
么简单?

  小女孩在我背上也没有挣扎,乖乖的顺从了。把她背在背上这么近距离的接
触,使得她胸前的小花蕾在我背上软绵绵的触感,再加上处女的幽香在我鼻孔钻
来钻去,弄得我想起刚才的一幕,下面又开始有点反应了。


                (三)

  「小归小,发育到是蛮良好的嘛,现在的女孩子真早熟。」别说,这小妮子
在我刚才的一翻观察下,得出结论是个小美人胚子。她有着鹅蛋型的脸庞,一双
清澈的大眼睛,秀灵的美目中似乎涵着汪汪的清水,小巧的琼鼻找不到一丝的瑕
坯,配着樱桃般的小嘴还有那一口整齐的贝牙,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出自农村的
小女孩子会有这么好的气质。

  感受着她软如棉絮的身躯在我的背上,我心里不由得邪念涟漪。好在这路上
没什么人,不然的话看到我那挺枪负美的样子我就糗大了。

  「哥哥,你到这来干什么啊?」小女孩的问题打断了我的遐想,也好,分散
一下注意力,不然我在心理上也接受不了对一个未成年少女有如此犯罪感的行为。

  「我是到这来任教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小妹子!」

  「你是老师啊?太好了,哥哥你叫什么?我该叫你什么好?你教什么的?」
听到我介绍自己是老师,这妮子好象有点兴奋,说话的语速特别急,一连串的发
了好几个问,把我问她的问题都撂在一边了。

  「我姓李,你在这中学读书吧?那你可以在学校里叫我李老师,课后嘛,你
叫我李子哥好了。我是教语文的。」

  「哦,李子哥,李子哥,嘻嘻!」

  「干什么啊?」

  「没事,觉得好玩呗!」李子是我同学帮我起的外号,沿用至今,所以我并
不介意她这么叫我。

  「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说,叫什么名字?」我开始摆出老师的尊严,有点
命令式的问她。

  「我叫蒋丽丽,干嘛对人家凶啊?」她觉察到我的语气,有点不高兴了。刚
才得罪了小美人,人家还没和我算完帐呢,我还想对人发飙,真他妈的该骂,我
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好好好,是我不对,以后我都小声细气的和你说话好了吗?丽丽小姐。」
我赶紧赔不是,她听到我赔小心后又开始高兴起来,这时候她的两苹手从我肩膀
上环到我脖子上来,甜甜的笑着,娇嗔了一下,「算你了!」

  「对了,你父母是这学校的老师吗?」

  「我爸爸是校长,我妈……我妈妈前年被车撞死了!」她犹豫了一下,声音
有点呜咽。我心里不由得一惊,「乖乖,一来就误伤了校长的宝贝千金,不要倒
楣就好。」同时我心里也多了几分对这孩子的爱怜。

  就这么默默无语了几分钟,我忽然感到肩头有点湿润,耳边听到鼻子一缩一
缩的抽泣声,「乖,别哭哦,是哥哥不好,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

  「哇~~~ !」

  天哪,不说还好,一说这妮子哭得更凶了,两苹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几
乎害我喘不过气来。我没法子,只好给她讲笑话,在说了N 个笑话之后我终于听
到身后「扑哧!」的声音,笑了,呵呵,目的达到。

  我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略微红的美目上涵着泪水,小脸有点红扑扑的,
嘴角正露着一丝笑意。这梨花带雨的样儿把我看得呆住了,连路都忘了走了,就
那么定定的背着她杵在路上。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垂下了眼睛。我也发觉了自己的
尴尬,赶忙说「还好哦,别到了你家门口你爸爸还以为我欺负你呢,他一怒之下
砸我饭碗我只好卷铺盖回家罗!」

  果然她又「扑哧」的笑了,得意的说,「本来就是你踢伤人家的嘛,你敢不
承认?」话一出口,我又象斗败的公鸡一样。

  「是是是,我招了,我投降!哦,对了,你伤怎么样了?还疼吗?」我想到
这不由得又关切的问。

  「早就不疼了!」

  「啊?那还赖在我背上?」

  「就罚你背我!嘻嘻!」她仍然得意的在我身后笑,还故意动了动身子。

  「好哇,你整我?!」我抓住她的腿部手腾了一苹出来,狠狠的在她屁股上
打了一记。

  「哎哟,你敢打?你再打,再打我就哭!」她狠狠的威胁我。

  「不敢了不敢了,我认了就是了。还要不要我背着?」

  「要,怎么不要?本小姐还没有享受够呢,继续,快走,驾!」她以胜利者
的姿态在我肩膀上大力拍了一下,我们又继续赶路了。

  我心里还在回味着刚才那一巴掌打在她圆润的臀部的感觉,「好有弹性,好
丰满哦,啧啧!」我又吞了吞口水,其实一路上过来我都有几次想摸她的屁股,
只是那时候的心情不同,始终没下手,现在好了,终于有机会和她的香臀来了个
亲密接触,爽!

  这一路上就在我蓄意吃豆腐下走了过来,对我来说,背着这么一个小女孩来
说并不是件苦差事,况且她也没有留意我的恶狼行径,就这么嘻嘻笑笑的和我纠
缠着。

  约摸又走了10来分钟,我看到了前面有些民居,三三两两的分布在路的左
右,「到了吧?应该可以下来了吧?」走了这么久的路,我不用装也累得喘着气
问她。

  「恩。」

  「那你可以下来了吧?大小姐!」

  「恩。」虽然她从鼻子里恩了一声,可是好象她丝毫没有下来的意思。

  「下不下来?」我在她的屁股上扭了一记,「哎哟!」她挣扎着下来了,却
没有责怪我,我有点奇怪的看着她,她咬着下唇,脸有点红红的,垂下了眼睛不
敢看我。天,不会吧?难道刚才她一直真的很享受?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小妮子
被我撩起了情芽,现在这样子一脸的思春样。

  「天哪,我在干什么啊?人家还是个未成年的少女啊!」我心里哚哚不安的
想着,有点后悔刚才对她做的一切,心里充满了负疚感。我知道再不打破僵局连
我都会跟着尴尬。

  「学校在哪呢?学校里面应该有住宅区吧?你家是住学校里面吧?」我像是
在问她,可又有点象自言自语,我两眼扫视着前方,却不敢看她一眼。

  「跟我来,李子哥!」她似乎恢复了正常,过来牵着我的手拉我走了,她的
手心很软,还有些湿润。我看了看她走路的样子,挺好,刚才的伤应该没事了,
这时候我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四)

  在丽丽的引导下,我看到了一座破旧的大门。从铁栅上的锈迹可以想象它的
年岁已经很长了,大门旁边有个小瓦房,开着个窗口,我想那应该是门卫的值班
室了,于是我走到那去,说明了我的来由,门卫没有留难我,让我进去了。

  这所学校真的不算大,我只用眼睛那么扫视一下好象已经参观完毕了。校中
央是个篮球场,球场两旁的的篮球架子也在诉说着学校的历史;球场的一侧就是
一栋两层楼的教室,从砖石的颜色上来看并没有建成很久,我估计是希望工程的
赞助专案之一;教室的右侧是几间瓦盖的平房,瓦片似乎是重新整饬过的,透过
瓦房的窗口可以看到里面有些办公桌,我料想应该是以前的老教室改成的教师办
公室吧;教室的左侧也是一排瓦房,屋檐下有晒衣服的竹篙横着,这就是住校生
的宿舍吧?在教室的后面有栋5层的楼房,似乎是和教室同期的作品,有些阳台
摆着花盆,有些晒着衣服,我知道那就是教师宿舍楼了。

  现在是璁假,离开学还有那么一周的时间,所以看不到一个学生。少了学生
的喧哗的校园显得特别的安详,她是那么的朴素,那么的成熟,我忽然发现我有
点喜欢这的宁静,平时过惯了都市的喧嚣生活,在这一刻,我觉得心情是那么的
畅美。

  就在我思绪如潮的时候,丽丽拽了拽我的手,「李子哥,走,我带你去我家!」

  「去你家?我得先到校长那报到再说。」我被她打断了思考回复到现实中来,
还好我没有忘记自己来干什么的,先见了校长再说。

  「你笨死了,没记性的脑袋啊?我不是跟你说过我爸爸就是校长吗?你不去
那找鬼来见你啊?」

  「哦,我忘了。」我确实有点忘了,同时心中又奇怪,「怎么现在快开学了,
校里的校务还没有正常化?说不定是他老爸偷工减料躲在家里不上班呢!」

  在丽丽的督促下我和她来到了她的家,在那栋宿舍楼的3楼。丽丽从胸口掏
出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把门开了,她边在门边换鞋边叫道,「爸,我回来了!」

  「啊,终于野回来啊?」一个低沈略显得沙哑的男中音带着调侃的语气回着
她。

  「爸,你怎么这样说你女儿啊?有客人在呢!」这妮子撒娇的语气确实能让
人大晕其浪。

  「呵呵呵呵,谁来了啊?能把天不怕地不怕的你弄得害臊啊?难得哦!」丽
丽的爸爸终于从阳台外走了出来。他大概40来岁,和我一样架着付眼镜,看起
来很平易近人的样子,身体有点发福的迹象。

  「校长好!」这时还傻鸟一样的杵在门外的我赶紧立正站好,手上还提着我
那背包。

  「你是……?」他用手扶了一下镜框,似乎在找寻着记忆。

  「爸,人家是新来的老师,来找你报到来的。」这妮子嘴比我快多了。

  「哦,你好你好,欢迎欢迎,快请进来。」「你看看,我刚收到通知说有位
新老师来,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坐坐,丽丽,给新老师倒杯茶!」「哎呀,我
这家呀,脏乱得很,别介意啊。」我这么突然来造访,给了校长一个措手不及,
他正忙着清理沙发上的那些杂报纸什么的。

  茶倒上了,我和校长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前面只隔着一张茶几。「校长请看,
这是我的履历以及市局的通知证明。」「李少枫,22岁,刚从XX师范大学中文
系本科毕业……」他边看边自言自语着,丽丽也傍着他坐,伸出个小脑袋在凑哄
着看,两苹大眼睛时而转个不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说小李啊,今天上午到市局开会去了,局里通知说分派一个新老师给我
们,我很高兴,下午我才从市里赶回来,没想到前脚进门你后脚就报道了,哈哈!」
他真的很高兴的笑。

  「没有令爱的指引我现在还得在外面晒太阳呢!」我也随着笑了,顺便看了
一眼丽丽,这小妞也冲着我甜甜笑了笑,让我再次看到她鼻子皱起几丝小皱纹的
可爱样。

  「不过小李啊,说实在的,你不觉得在这里委屈了吗?」校长可是个老鸟了,
看得出我年轻肯定不安心的。

  我沈默了一下才回答,「我虽然心有不甘,但是我还是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毕竟我还年轻,可以在基层多磨练磨练嘛!」虽然来之前我真他妈的想操市局局
长的屁眼,不过从刚进校门后我就开始改观了,觉得乡下也不错,朴实无华,可
以修心养性。

  「对,年轻人就要志比天高,也要经受得起考验!以后在这好好干,我相信
你会干好的。」

  「谢谢校长的鼓励,我会努力的做好工作。」

  「恩,明天要开个全体教职工大会,传达上级的指示以及我们新学期的计划
工作,你也参加。」

  「好的校长。」

  「对了,校长,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你看是不是可以帮我安排个可以住的
地方。」

  「这是肯定的,不过现在校务处还没正式上班,恩,我看这样吧,暂时你在
我这住几天吧,不过我这地方不大,你得睡沙发哦,怎么样?」

  「好哇好哇。」我还没来得及答应,丽丽已经拍手叫好了。

  其实不住这我还能住哪啊?总不能枕着个背包躺树下过几天吧?但是我还是
客气的问到,「这……好象太打搅了!你看我这第一次来……」

  「没事没事,我向来相信自己的眼光,再说我这家没什么值钱的,我恐怕送
你你都不要,哈哈。」校长看出我的心思,一句话把我的顾虑打消,我也不得不
尴尬的笑了笑。

  「好,今天你远到而来,我就代表XX中学的全体师生,欢迎你的到来,给你
接风洗尘,今天我做几个拿手的好菜,咱爷俩喝两杯。」

  「好哦,我有口福罗!」那傻妞又乐了。

  「丽丽你陪李老师坐会,爸去买菜做饭。」

  「校长还是我去吧,我这初到府上,两手空空的哪好意思啊!」

  「你给我在这歇着,我不兴那套,再说了,你一天的工资还没领呢,等你领
了工资再回请我吧。」

  「恩,好吧,一言为定!」校长提了个菜篮出了门,房里只剩下我和丽丽了。

  「李子哥,我带你看看我家!」丽丽有点兴奋的说。

  「好!」我无事可做当然答应下来。

  这套房是个二室一厅的工薪阶层住房,一个较大的房间是校长的卧室,小的
那个房间自然是丽丽的,客厅里摆设也很简单,一个书柜,一套沙发,一张茶几,
一张饭桌和一个组合矮柜,矮柜上摆设着电视机和一套音响设备。校长那间房我
没有仔细观察,只知道有个门通往阳台,丽丽的房间是比较少女化的,墙上贴着
一些明星的画报,一张卡通图案的宝宝床,床上的被子也是印着星星月亮等卡通
图案的印花,枕头旁边还有个小熊。床头柜有些女孩子的小玩意,什么小石子啊,
千纸鹤啊,五角星啊之类的,床尾摆设着一张书桌和一个小衣柜。

  「布置得怎么样啊?」丽丽得意的问我。「恩,不错不错。」我敷衍的回答
她,其实我的注意力已经放到书桌上的那个相架上了。我伸手拿过相架,很用神
的看了看。那是一张全家福照,相片上的那个很美的女人应该是丽丽的妈妈,这
妮子颇得乃母遗传,神色间竟有五分相似。「真是天妒红颜,可惜啊,唉!」我
心里真的替丽丽惋惜。

  「我妈妈漂亮吧?她以前是市里的舞蹈教练呢!」丽丽发现我的注意力转移
了,也凑过来,看到我手上的相架,无不敬慕的告诉我。

  我怕她又控制不住情绪,赶紧逗她说,「是啊,你妈妈是个大美人,你呢,
嘿嘿,是个小美人。过得几年,你也会变成个大大美人了!」说完我做了个伸手
去勾她的下巴的轻佻样子。吓得她赶紧后退两步,一口啐道,「讨厌了,李子哥
是大色狼!」

  「嘿嘿,是啊,我是狼,我好久没有吃东西了,终于让我看见你这个白白嫩
嫩的小美人了,别跑,快让我咬一口!」我童心大起,和她玩起了游戏。

  「呵呵,你抓不到我,啊~~~ 不要过来!」她跳上床抓起枕头对着我就是一
脑袋。我和她就那么互相追逐了一会,彼此都出了一身汗。

  「不玩了,我累死了。我投降了!」我生怕继续玩下去万一校长突然站在面
前就糟糕了。

  「我也累死了,呼~ 我先去洗个澡,李子哥,你闷了就看看电视听听音乐。」
说完丽丽抓了套衣服蹦跳着到浴室去了。我一个人傻坐了一会,就在屋内转了转。
我看到有个热水壶上面印着红字,拿起来看了看,「赠∶92年先进工作者」落
款是市里的一所重点高中,「哦,原来校长是从市里调到这来的,恩,不对,也
许是被下放到这来的,想必他以前也是个校里的领导。难怪我怎么看丽丽都不象
乡下女孩子那么简单。」我终于落实了一点猜疑。

  过了一会,丽丽满身香喷喷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这时的她头上松下了马尾
辫,长长的秀发只在头上随意的打了个结,上身换上了一件宽松的白色文化衫,
胸前的部位因为被那对小花蕾撑着,形成一条凹下去的沟壑,长长的衣摆挡住了
她的下半身,竟然使我在猜想她有没有穿裤子,也许穿的是条内裤,她的双腿原
来是这么的修长,不愧有乃母的基因遗传。

  我的喉结又紧了一下,好不容易咽下了口水,这时候我才看着她的脸,洗去
了烟尘的她肌肤胜雪的白,小脸蛋看上去都会觉得滑不溜手。糟糕,她那双要命
的眼睛正定定的盯着我看,我顿觉自己的失态,乾咳了一声,明知故问的道,
「洗好了?」

  「恩,李子哥,你刚才那样看我,我好看吗?」

  「咳,咳,好看好看。」被她似乎漫无心机的揭破了我刚才的邪念,我脸皮
再厚也得红了。

  「嘻嘻!」捉弄了我后这妮子得意的笑了一下,她把长长的衣摆在腰上打了
个结向我身边的沙发走来。过我身边的时候那要命的香气使得我大力的偷偷嗅了
两下,这时我才发现她穿着一条齐腿根的弹力沙滩裤。真不敢相信一个小孩子竟
然会这么性感,而且是那种要命的性感,我强迫自己压下邪念,暗暗告戒自己刚
才的负疚感不要继续有下去。于是我没话找话的问她。「今天下午你怎么会在路
上被我碰到啊?」

  「我本来和同学越好去抓树上的知了的。」

  「什么?你也爬树去抓?」

  「是啊,有什么好奇怪啊,以前我都抓了好多呢!」

  「难怪进门时你爸爸会问你从哪野回来了。哈哈!原来你这么调皮啊!」

  「哼,才不是呢,你看我调皮过吗?」她有点为自己抱不平。

  「没有,没有,我没见过你调皮,只是你的刁蛮好象我领教过了。哈哈!」
我逗她的结果是一本杂扑面而来,不一会,校长刚整理好的那些报纸书刊好象
又重归原位了。正要和她继续闹的时候,钥匙声响,门开了,校长买好菜回来了!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