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16)青婴初试抱龙诀

 
【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16)青婴初试抱龙诀 作者:lidongtang 2015/1/7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181 *************************************   麻烦兄弟们给《于果的逆袭》点下红心,回个贴发表意见支持一下,目前回帖 太少了。多谢,多谢,呵呵。   看官,贫道见你骨骼清奇,是万古一见的奇才!右上角的,你便点了吧!   武青婴:「两日两场外景戏,好辛苦……」 *************************************             第十六章青婴初试抱龙诀   武青婴转过娇躯面对着张无忌,剧烈的娇喘着,好不容易才把那差点迸发的 欲浪压下。方才她差点就泄了身子,然而神识里想嬉玩更久的贪恋终让她即时逃 离了张无忌的舔舐。   「怎么了,青姐?」张无忌坐起身来,捉了一只椒乳在手中轻轻揉捏着问道。   武青婴没有作答,只是「嘤」的一声,小手却按在了张无忌的手背上,似想 他揉动的更加用力一些。   「青姐,我们……那个吧……」张无忌说道。他看着俏脸妖娆的武青婴,不 禁欲火如焚,双手轻握着她的蜂腰,将那玲珑动人的娇躯放躺在草席上。   「不要……」武青婴小手捂住了眼睛,双腿却柔顺的被张无忌分开。   张无忌看着眼前的纤秀胴体和其股间的雪嫩牝户,肉茎顿时涨的有些发痛, 便挺动着胯骨将龙头抵在了武青婴的牝户上,轻轻挤开两片如花肉唇,在其间倘 佯滑动,似在寻找那玉蛤的小口。   「呃」感受到侵到肉唇间的硕大滚烫,武青婴娇躯不禁弓曲了一下,芳心蓦 地浪荡不已。张无忌的阴茎在牝户间来回厮磨,几次三番的过门不入忽让她不耐 起来,一只小手伸到张无忌腿间捉住那坚硬的阳物,引着向自己的蜜穴引去。   张无忌正忍着燃烧的欲火嬉弄,却不料武青婴主动请他入洞,顿时再控制不 住自己的欲望,心中赞叹一声「妖精」,臀股一耸,那肉茎便没入了蜜穴半根。   「唔……」   「呀……」   两声呻吟同时响起,一声娇媚婉转,一声低沉嘶哑。武青婴股间涌起的强烈 胀感和微微痛感恰如张无忌感受到的无边紧致软嫩。   张无忌销魂的吸了口气,双手撑在武青婴娇躯两侧,慢慢的抽送起来。   武青婴贝齿咬着花唇,勉力挨着花径内丝丝的胀痛,只觉那里面被摩擦的越 来越烫,滑水儿也越来越多。慢慢的胀痛变成了酸胀,又变成了酸痒,麻痒……   随着张无忌的挺动,两条搁在张无忌大腿上的纤秀玉腿象风里的花枝儿似的 一摇一荡,白如剥葱的天足无助的在空中不停蜷缩舒张。   武青婴俏脸红得像要喷出火来,娇躯痉挛似地不住扭动着,口中发出「咿咿」 的娇吟。忽然她娇羞的弓起身子,双手攀住了张无忌的厚肩,睇眼向二人交界处 瞧去。   张无忌昨日见武青婴出了血,今日倒不敢太过毛糙,阴茎虽被武青婴紧致的 蜜穴勒的有些痛痒,却强忍着慢慢的抽送,好不容易等到那花径更滑了些,才加 快起肏插的速度。   随着张无忌的加速,一股股更为强烈的畅美从武青婴的蜜穴内生起,慢慢的 汇遍全身,并缓缓地聚集,越来越浓,渐渐的心尖儿都变的慌慌的。   她看着眼前正不停肏弄着自己的少年,脸庞英挺,还带有丝丝的稚气,那插 入穴内的肉茎却肥硕粗硬,直肏的自己失魂落魄。武青婴心中忽然发腻起来,抬 起臻首如丝如吟的媚声道:「小弟……要么你躺下……让我来伺弄你……」   「嗯?」张无忌正逐渐加快速度,感受着蜜穴内越来越滚烫湿滑和阴茎传来 的销魂时,忽然听到武青婴的娇语,不禁一愣。   「……我骑在你身上……我们颠鸾倒凤……」武青婴俏脸殷虹,美目几欲滴 出水来,声音已经柔靡不堪。这时的她,早将清晨时的犹豫彷徨丢在了脑后。   ……   武青婴欲眼迷离,慢慢的跨坐到张无忌身上。   秋日的阳光穿过头顶树丛的空隙,照射在如玉雕成的玲珑娇躯上,柔白的雪 肤微微折射着晶莹的光色。雪嫩臀丘向后挺翘,两瓣完美的臀瓣饱满浑圆,光洁 的肌肤宛如凝脂般剔透,泛着淡淡的粉色。   张无忌躺在武青婴胯下,目迷神醉的看着身上所骑的完美胴体,他伸出双手 轻轻握了武青婴浑圆玉润的美乳,只觉嫩滑无比,充满骄人的紧致与饱满。这两 只乳儿形状极美,如缎般细腻,更如峰峦般娇挺,在武青婴纤秀的胸前微微上翘, 挺拔弹跳。   武青婴满面殷虹,美目似笑非笑的瞧着张无忌,她的小手在身下摸住那耸直 的阴茎,然后撅着玉臀挪凑相就,只来回摩擦了两下,一股滑腻粘黏的阴液又濡 湿了龙头。   洁白的贝齿紧咬着下唇,武青婴缓缓的蹲坐了下去,檀口里蓦地发出「哟」 了一声娇吟,细长的蛾眉蹙了起来。   张无忌顿觉那肉茎被纳入一团软嫩烫热中,无边的紧致油滑,顿时爽得浑身 一阵酥麻,不由抬头向股间看去,只见二人交合的连接处俱是光洁无比,没有一 丝毛发,自己的阴茎被武青婴的蜜穴吃入了半根。雪白的牝户被肥粗的肉茎撑得 圆圆的,两片肉唇如花般绽放,那花溪顶上,一颗红豆般的小珠艳红圆润……   武青婴感觉已坐入了张无忌的半根阴茎,臀股欲裂。强烈的涨痒中裹着丝丝 甜美在体内荡起涟漪,她感到娇躯有些酥软,不由娇喘着停了下来,一手撑住张 无忌的胸膛,一手擦了擦头上的香汗。   「小弟,舒服吗?」见张无忌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交媾的地方,武青婴俏脸 一热,含羞带怯的问道。   「嗯,好舒爽!青姐的穴儿好美……」张无忌回答道,两只手掌摸着武青婴 浑圆的美腿,揉捏抚弄起来。   「嗯,小弟你的……也好大……」武青婴说着,微微羞赧的低垂臻首,玉臀 又慢慢向下沉去。   「哟」当那肉茎被坐入大半根时,武青婴蓦地又发出一声娇吟,只见她急急 忙向上抬了抬臀丘,小嘴中抽了口冷气。   「怎么了,青姐?」感受到龙首刹那间的销魂,张无忌心神迷醉的问道。   「你的……太长了……」武青婴羞不可抑的低声说道。   看着武青婴旖旎的神态,张无忌心中一荡,说道:「要么还是我来?」   「不用……小弟躺着就好……」武青婴妩媚的睇了张无忌一眼,说着她又慢 慢的坐了下去,然后一上一下的耸起臀来。   武青婴身子玲珑娇小,牝户也是精致美丽,花径却是娇嫩多汁,温热湿滑的 清液随着蜜穴吞吐不停地泌出,沿着肉茎流下,淋湿了张无忌的小腹。   武青婴一边起伏着娇躯,一边檀口微张,高低跌宕的娇吟着。声音婉转妖媚, 如丝如绵,听在张无忌耳中有如天籁。   肉茎被嫩滑紧致的美穴裹住不停的吞吐,那美感虽然不是很强烈,却如涓涓 细流绵延不断。况且看着武青婴满是迷离的稚纯俏脸,幼滑玲珑的胴体,以及不 停驰骋的美姿,张无忌更是畅爽不已,心道:「虽然不是那般极致的销魂,但如 这般一直和她肏弄下去,也是极美的事情。」想着,见那对沃雪双峰在眼前如白 兔般欢蹦,双手便握了上去,揉捏把玩起来。   武青婴正觉穴内烫烫酥酥的,忽然双乳一紧,麻爽的感觉布满了纤秀的胸膛, 芳心更加跌宕起来,美目妖娆地瞟了张无忌一眼,呢声道:「好弟弟,姐姐这样 伺弄还成么?」   「姐姐端个英姿飒爽,一定是个骑马的好手。」张无忌一边把玩着武青婴的 椒乳,一边笑答道。   武青婴闻言一羞,瞪了张无忌一眼嗔道:「那姐姐便来降服你这匹小烈马… …」说着,贝齿咬着花唇,蹲坐的幅度渐渐加大起来。   看着武青婴的媚态,张无忌心中也荡漾不已,随着武青婴的剧烈起伏,一丝 丝酥爽的销魂美感从肉茎的龙头汇入体内,他忍不住在武青婴的胯间从下向上挺 动起阴茎。   武青婴在上面恣意驰骋,张无忌从下面挺腰耸弄,二人一时间交媾的酣畅淋 漓,你甘我甜。   销魂的美感不断在体内汇聚,张无忌心中欲火愈来愈炽,忽然一下挑的狠了, 那阴茎全根没入了武青婴的美穴内,龙头又抵在了花径尽头的软肉上。   武青婴顿时发出「啊哟」一声尖叫,娇躯颤抖的往前一跌,趴在了张无忌的 身上。她忙不迭的抬起翘臀,只听「啵」的一声,那蜜穴脱了肉茎。   武青婴颤抖的胴体上香汗淋漓,娇喘了片刻方嗔道:「入坏了哟……小弟坏 死了,刚刚太大力了啊……挑着姐姐心肝了……」   张无忌嘻嘻一笑,觉得肉茎有些发痒,便向股间看去,只见武青婴的蜜穴虽 然离了肉茎,一丝稠液却藕断丝连般的依然连着二人的性器,不由神迷的道: 「青姐,你看,我们仍然连在一起呢!」   武青婴低头一看,「嘤」的一声羞道:「不许看。」说着,小手不依的在张 无忌身上捏了一下。   张无忌坐起身来,把武青婴拥住,嬉笑道:「青姐,你那穴儿头里的软肉儿 会动的,吸得我好舒爽。」   武青婴嗔了他一眼,含羞道:「人家……人家初经人事,那地儿还弱嫩的狠 ……等人家习惯了有的你好受……」她话音一顿,皓臂圈住张无忌的脖颈,又娇 俏的呢声道:「好累,腿酸死了,让姐姐歇一歇……为何练了那么多年武艺…… 为何做这事情……却是如此不堪……」   武青婴含羞带腻的坐在张无忌小腹上,牝户流出的水儿濡的他小腹湿腻腻的。 一股股火热也从蜜穴口传到肌肤上,直让张无忌欲火高炽,阴茎硬的发痛,不由 哑声说道:「要么还是我来吧,青姐你躺下……」   武青婴搂着张无忌的脖颈,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忸怩的道:「小弟莫要看轻 了姐姐,姐姐……姐姐还行的……」   张无忌被武青婴流露的妖娆媚态逗得心中一荡,双手握着她的蜂腰,笑道: 「青姐不是好累了么?」   「人家有法儿的……你等会便知……你莫要动……」武青婴羞不可抑的说道。 说着,她的腰肢蛇一般地扭动着,小手又捉了张无忌的阳物向自己的蜜穴引去。   「喔……」武青婴半仰着臻首,檀口里发出一声似满足又似难过的呻吟,她 慢慢的坐了下去。   感觉肉茎又被武青婴的蜜穴吞噬,紧致,温热,软滑的感觉重新传入体内, 张无忌畅快不已,攥住武青婴的蜂腰,轻轻抚揉着光滑弹软的嫩肌。   这一次武青婴坐了下去却没有起身,蜜穴吃了大半根阴茎就停住了。她用皓 臂圈吊在张无忌脖颈上,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叮咛了一句:「小弟……你不准动 哟……」   张无忌正觉奇怪,忽然觉得肉茎上传来阵阵舒爽……   武青婴杏眼含烟看着张无忌,从花唇间迸出娇喃呓语:「小弟……我这法子 ……喔……可舒服么?」   武青婴虽然没动,张无忌却感到她蜜穴内壁的滚烫嫩肉紧裹着阴茎,不停的 蠕动收缩,仿佛有千万只娇嫩湿滑的小手在同时抚弄着肉茎。那舒爽畅美虽然不 甚强烈,却是绵延不断,无边无际,只美的他身子都软了三分,不禁销魂的道: 「舒服极了……姐姐……这是什么功法?」   武青婴嘤咛一声,颤声的道:「等回儿……告诉你……啊呀……」   张无忌却也不急着去追问,销魂的享受起来。他喘着粗气,把头埋进了武青 婴的乳间。   武青婴双郏如飞红霞,咧着小嘴不住的娇喘,小手却颤栗着托起一只紧致粉 润的酥乳,送到了张无忌的口中……   触面椒乳滑软嫩腻,偏又充满了弹力,入口的乳蒂却是娇小坚挺,张无忌心 迷神醉,顿时大力的吮吸起来,只把已嫣红的乳晕都吸入口中。   「魂儿被你……吸出来了哟……」武青婴美眸轻翻,哑声的哀吟道,她只觉 双腿一软,臀股便沉了下去,蜜穴顿把张无忌的阴茎全根吞没。   那花径尽头的软肉被龙首抵住,顿又吸附上去,剧烈的蠕动收缩和吮吸起来, 美的张无忌差点魂消天外,心道:「若是这般挨着不动,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射 出来……」于是连忙捧了武青婴的翘臀上下托动,虽然此次全根肏入,却只敢一 沾即退。他一边小心翼翼的贪念花心的极致触感,一边吐了乳粒,哑声道:「姐 姐,你那花心怎会如此销……」   武青婴被刚刚那一坐坐的失魂落魄,紧接着又被张无忌上下托动臀瓣,那肉 茎次次全根尽入捅在花心,直肏的她花枝乱颤,心中惶惶然只剩下一个念头: 「要被入死了」却哪里还能说出话来,檀口中只「咿咿呀呀」的哀鸣不断。而那 蜜穴尽头极乐的快感汹涌袭来,直让她美上了天去。   张无忌不闻武青婴回答,却见她俏脸扭曲,满是红晕,蛾眉紧蹙,美目微闭, 端个是妩媚至极,不由更是销魂的心花怒放,越插越疾,龙头次次点住花心,直 肏得武青婴美目直翻。   武青婴已软如稀泥,木偶般的被张无忌摆弄着,娇躯不时剧烈的颤栗几下。 那蜜穴中的阴液却越泌越多,如涓涓的涌了出来,把二人交媾处涂抹的湿腻不堪。   张无忌愈肏愈销魂,忽然一手托住武青婴粉背,一手把住她的蜂腰,将其半 仰放在股间,全力的挺送起阴茎……   武青婴娇躯突然痉挛起来,只见她勉力曲起上身,两只皓臂紧紧掐住张无忌 的肩头,臀股却死死抵在他的阳根上,小脸变的花容失色,檀口中哆哆嗦嗦地道: 「好弟弟,姐姐到了……顶住姐的那……那儿……哟……死啦……」说着,武青 婴就觉小腹剧烈的痉挛起来,一股股热流从其内汹涌而出。   张无忌正肏弄的似若癫狂时,忽觉龙首上被喷了一股滚烫的浓液。接着肩膀 被武青婴拉的紧紧的,让他无法肏弄。那肉茎也全根尽入花径,龙头被那蠕动的 软肉包裹吮吸住。他顿时打了个激灵,只觉肉茎根部一酥,一股股阳精再也无法 憋住,汹涌的喷射出来。   二人臀股交接,俱泻的天昏地暗,端个是欲仙欲死,魂消天外。   ……   两具雪白肉体汗腻腻的,腿股间满是狼藉。   武青婴青丝披散,娇躯趴在张无忌身上,丰挺的堆玉双乳轻轻地抵在他的胸 膛,半睁的美目中满是妩媚娇慵。   过了半晌,武青婴才娇慵的嗔道:「小弟,姐姐……姐姐差点给你入死了… …」   张无忌看着满面潮红,眼角含春的武青婴,说道:「姐姐不舒服么?」说着, 手掌在武青婴凝脂般的粉背上抚摸着,虽然被汗水浸湿,武青婴的肌肤却依然温 润嫩腻。   「舒服是舒服,却也端个挨不住你……你的太大了,让人家好难过……」武 青婴横了张无忌一眼才腻声的道,她感到张无忌的阴茎虽然已软掉,却依旧插在 她的穴中。   张无忌嘿嘿一笑,道:「姐姐的穴儿美死了……」   武青婴「嘤」的一声,一边小手在张无忌宽阔的胸膛上来回抚摸,一边娇吟 道:「那你以后可要对姐姐好点,不然人家可不理你了……」   「那是当然,我一定会对青姐好的……对了青姐,你那是什么功法?端个销 魂!」武青婴那小手轻轻滑过肌肤,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张无忌肌肤上起了一个个 小疙瘩,心也随着痒痒起来。   「这呀……是我家传的秘法,叫抱龙诀。」武青婴俏脸殷红的说道,小手忽 然捉了张无忌的一颗乳粒,捏在指间轻轻揉捻着。   「抱龙诀?嗯……果然功如其名。」张无忌说道,想起方才肉茎被武青婴蜜 穴紧紧裹吸的极致美感,心中又是一荡,手掌覆住武青婴浑圆挺翘的玉臀,在上 面揉捏起来。他感觉插在武青婴蜜穴内的肉茎又慢慢的蠢蠢欲动起来。   武青婴一边玩弄着张无忌的乳粒,一边娇羞的呢声道:「我的太奶奶复姓完 颜,是前金朝皇室。这抱龙诀乃是宫廷秘法,我们武家女儿一般……一般十六岁 开始学习……这法儿能让女阴蠕动……哎哟……你怎么……怎么又硬了……」感 到体内那长物又在变硬变粗,她又羞又怯,芳心却无来由的荡漾起来。   看着武青婴的媚态,张无忌的心逐渐火热起来,一边手掌加力在武青婴的翘 臀上揉捏抚搓,感受那惊人的弹力,一边肉茎又在武青婴的蜜穴内挺动起来,气 喘着说道:「那只怪青姐太美了,太诱人了。」   刚刚趴着不动还好,如今又被张无忌肏送,武青婴浑身涌起丝丝的酸软,仿 佛骨架都要被颠散了一般。她心中一急,急欲爬起,没想到刚让那花径脱了已经 粗硬的阴茎,娇躯就被坐起的张无忌揽住。   武青婴连忙哀求道:「小弟,不行了。刚刚你太大力了,我腰都被颠散了。」   张无忌猴急的道:「青姐,你躺着,我在上面可好么?」说着,双掌在那胴 体上来回搓揉着。   武青婴挣扎道:「那也不成,这般弄腰也酸的慌。」   张无忌忽的想起那日把朱九真强按趴在大石上从其背后肏入的情形,眼中不 由一亮,嬉笑道:「那青姐你趴着,我从后面……」说着双臂一翻,将武青婴的 娇躯翻跪在草席上。   武青婴挣扎了几下,却被张无忌双手攥了细腰不让她动,便也没了力气,只 好无助的跪趴在那里,哀求般的回转了臻首,说道:「小弟,你可要怜惜姐姐些 个。」   看着武青婴犹如一只小母狐一般,粉嫩动人的玉腿颀长纤秀,粉莹雪腻的臀 丘妖娆地高高挺翘着,张无忌心中欲火猛烈的燃烧起来,喘着粗气道:「青姐, 我自会慢些轻些,让青姐也舒舒爽爽的……」说着,便挺着那已坚硬无比的肉茎 向武青婴腿间的泥泞处肏去。   「哦……」随着张无忌的进入,武青婴娇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雪白玉嫩地 肌肤又迅速变的粉红,她张着红润娇嫩的小嘴,娇吟了一声,带着无比柔媚的颤 音。   武青婴翘着圆臀跪伏在草席上,细细的蜂腰沉下,勉力的承受着张无忌在背 后的肏送,殷红的俏脸低垂,乌云般的青丝已经松散,在耳边随着张无忌的冲撞 摇曳着。   张无忌一边感受着销魂的润滑紧致,一边问武青婴:「青姐你那穴儿里的嫩 肉儿竟会蠕动,而且像小嘴会吮吸一般……也是这抱龙诀么?」   武青婴俏脸殷红似血,娇羞不堪的低着头道:「也是这法儿练出来的……这 功法若是施的久了,耐力和忍力都会加强,这样即使不动……两人行房也能寻得 乐子……」「那你的手法和小嘴功夫是不是?」张无忌心神摇曳的追问道,两只 手攥住了武青婴的蜂腰,抽插加速起来。   「哟」武青婴不禁发出一声轻唤,回过臻首,眼波流转睇了张无忌一眼,嗔 道:「小弟你坏死了,老问这些羞人的事……」   「说嘛,青姐。」张无忌央求道。   「这功法包含手口……还有那……那个地方……不过人家也会兰花拂穴手… …练得更容易些……呀……太深了,轻些个……至于口……我只知道方法,还有 那里只是自个儿练过……你知道的,人家清白身子是给了你的……今个儿才第一 次试……」武青婴娇羞不堪的说道。   张无忌闻言兴奋不已,肏送愈发的猛烈。随着他的抽插,武青婴娇躯变得火 热。一滴汗珠顺着丰盈玉润的酥乳流到嫣红的乳蒂上,垂于其下,颤颤巍巍的摇 晃着,晶莹透亮。   还有一句话武青婴没有说出,武家这几代的女子大多嫁给了权贵武林巨擎, 武家之所以能有今日地位与这秘法可有大大干系。   张无忌心醉神迷,心道能要了如此尤物的身子,算是捡着宝了。他的冲撞更 加癫狂,双手忽然探到武青婴的身下,捉住了那两只摇荡的美乳。   张无忌的每一次肏入,都让武青婴剧烈的地颤抖着娇躯,犹如一叶小舟在狂 风暴雨中颠簸般,一头如云的青丝披散在秀背和粉腮旁,已被汗水浸湿。纤秀的 皓臂勉力支撑着娇躯,不堪一握的蜂腰每每被冲撞的不断弓起,像要被折断了一 般。   那粗长的肉茎不断撞击到花心,无边的酸爽直让武青婴失魂落魄,口中断断 续续的娇吟道:「小弟……太深了……不要这么大的力啊……酸死了……」   然而此刻的张无忌已经如火如焚,对武青婴的哀叫恍若未闻。他炽着双目, 全力的抽插着。随着张无忌凶狠的肏弄,武青婴雪白的胴体泛起片片潮红,她感 到体内的欲潮如雨后春塘,快感迅速的上涨,忽然控制不住的从小嘴里迸出一声 尖叫:「到了哟……」随着吟叫,武青婴回转臻首,俏脸扭曲的看向肏弄她的张 无忌,反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一副难以承受的娇怯模样。那小手先是无力的 推拒了两下,仿佛想把张无忌给推开,却突然又抓着张无忌的胳膊使劲拉向自己, 欲仙欲死般的哑声吟道:「死了哟……小弟抵住……莫动……哟……」   张无忌本还未到高潮,却被武青婴拉住抵向胯间,他也怕武青婴承受不住, 便依言将阴茎全根插入她的蜜穴。花心嫩肉蠕动收缩吮吸顿让张无忌感受到无边 的刺激与销魂,他便也不再御守精关,任由那极致的快感蔓延,瞬时只觉龙头一 酥,竟被武青婴的美穴吸出精来。   武青婴的身子仿佛被抽去了筋骨一般,四肢再无力撑住娇小的胴体,她软软 的趴伏到了草席上,披散如墨的秀发把潮红的俏脸都遮了起来,只是檀口里依旧 发出宛若哀鸣的娇吟。   云收雨歇,张无忌虽然没有肏到高潮,只是任由武青婴的蜜穴吸出阳精,却 也是浑身懒洋洋的舒爽不已。他趴伏下去,软软地压在武青婴身上,肉茎依旧插 在穴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武青婴被张无忌压在身上,急促的娇喘,半晌才睁开浓睫,眸里水腻腻的, 娇慵无力的呢喃道:「我……好象……好象死了一回……」说着,抬起一只皓臂, 轻抚张无忌的脸庞。   张无忌嘻嘻一笑,张嘴含了武青婴娇小晶莹的耳垂吮了一口,低声说:「青 姐若喜欢,我每天都叫你死上几回……」   ……   「你明日在这里等我吧,去找我太不安全,怕被他发现终是不好。」武青婴 像只猫儿般蜷缩在张无忌的怀中说道。泄身后的她有如雨后的莲花,虽沾带雨露, 却妖娆俏丽的出尘。   看着怀中的丽人,张无忌心中一动,一股说不上来的情愫涌出,不由道: 「青姐……要么你跟我走吧……不要回那里去了……」   武青婴低着臻首,睫毛颤抖着,沉默了半刻方轻轻道:「他毕竟是我师哥, 我不忍他太难受,这谷中如今他只有我一个倚靠,我怕他遭受不住打击……先这 样吧,等找个机会我再跟你去,好么?」   张无忌摸着怀中玉体,心中微微失落,道:「可是……」   武青婴抬起头,在张无忌唇边亲了一下,含羞带怯的笑道:「小弟,人家清 白都给了你……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和他再瓜葛……等出了谷……我便跟我爹说 ……非你不嫁……」   是否要娶武青婴,张无忌倒真的没有想过,但是娶了她能天天与她做这销魂 的交媾之事,倒也是神仙般的享受,若是能把朱九真也……   ……   秋日的蓝天格外幽远,山谷的早晨已经变得清凉无比。   鸟儿在树头唧唧鸣叫,打破了山谷间的宁静。   朱九真被鸟鸣声吵醒,打了个哈欠走出了窝棚,才发现天已大亮。   看着已经堆得有半人高的麦堆,朱九真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昨日她摘了一天 麦子,到了晚间已有些疲累,今早儿不知不觉起的晚了。   简单的洗漱后,朱九真背上箩筐,拿着一块自己做的麦饼边走边吃,向西边 行去。   忽然北边有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传来,正在烤鱼的张无忌猛一转头,脸上不禁 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武青婴身着玄黑色的罗衣,浓厚的青丝用一根丝带简单的缚了,掠过肩膀, 遮在酥胸上。鹅蛋形的小脸秀美无比,肌肤洁白娇嫩宛如蛋清,玉容宛如一个十 四五岁的小姑娘般娇嫩稚纯。然而合身的罗衣下,身段虽纤秀娇小,却也玲珑凸 翘,散发着丝丝的魅惑风韵。   见张无忌转过头向自己看来,武青婴抿嘴一笑,步履依旧,娉娉婷婷地向张 无忌走来,像猫一般轻灵。   武青婴莲步款款,腰肢如柳,摇曳生姿的走向自己,端个妖娆无比,让张无 忌看的嘴口微微发干。   武青婴贝齿咬着花唇,蛾眉微微扬起,脸上荡漾着一丝柔媚的笑意,呢声道: 「小弟来了多久了?」说着,挨着张无忌在火堆边轻巧的坐了下来。   张无忌笑道:「青姐,我也刚到不久,这不,刚捉了你爱吃的鱼。」他看向 武青婴,正好对上她的如水眸光,只见其眉目如画,眼波盈盈,娇俏的小脸上找 不到一丝瑕疵,似象牙雕就,琼鼻娇小挺翘,如花瓣般的粉唇闪着柔嫩的光泽, 青丝上还有一缕湿意,显是刚刚洗过。   武青婴嘻嘻一笑,两只小手从张无忌宽厚的肩膀绕过,如蛇的皓臂轻轻环住 他的脖颈,花唇微张的迎凑上去,在张无忌的唇上亲了一口,娇声道:「等姐姐 可等急了没?」   张无忌笑着说道:「当然急,现在无忌一刻不见青姐,便心焦的慌。」他贪 念武青婴芳唇间的柔嫩湿软,把嘴向武青婴的花唇印去。两双唇瓣匍一触碰,便 交缠起来,武青婴「嘤」的一声,微微娇喘的把丁香小舌渡入了张无忌的口中。   武青婴唇舌的软嫩缠绵,如麝如兰的轻喘娇吟,撩拨的张无忌蓦地性起,隔 着武青婴的罗衣捉住她的一只椒乳在手掌里揉捏起来。   半晌,二人才分开纠缠的唇舌。在张无忌的抚弄下,武青婴已经娇喘兮兮, 眸含春水,婉媚欲滴,一双花唇变的湿润盈盈。   张无忌捉了武青婴的小手向胯间引去,按在了一个高耸坚挺的物事上。武青 婴小手只微微瑟缩了一下旋又停住,妙目流转的横了张无忌一眼,嗔道:「坏小 弟,一大早便不老实……」说着,小手却在那处拂弄起来。她低头看了看那高耸 的帐篷,忽然屈指在上面轻弹了一下,娇声道:「哟……这么硬了……」   张无忌嘿嘿一笑,一手揽了武青婴的蜂腰,一手旋着火堆上的烤鱼。胯间的 那小手宛如蚂蚁上树般隔着裤子慢抚轻揉,在给张无忌带来丝丝适意时却也如隔 靴搔痒般让他心如猫挠。   正被武青婴撩拨的有些不耐时,蓦地那小手如灵蛇般探进了裤子里去,一把 握住了那杆坚硬昂扬的长物。   张无忌顿时「喔」的从喉咙间发出一声呻吟,身躯颤了一下接着绷的紧起。   看着张无忌的神情,武青婴「吃吃」轻笑,小手沿着棒身揉撸起来,口中道: 「小弟,这下舒服了么?」   「舒服……也难受的紧……」张无忌喘着粗气说道。   「哦,怎么难受?」武青婴瞟了张无忌一眼,有些奇怪的问。   「裤子太紧了……憋得慌……」张无忌喘息着说道,随着武青婴的抚弄,他 感到阵阵的柔滑嫩爽,然而硬硬的肉茎却如瓮中长龙,被裤子束缚的端个难受。   武青婴抬眼瞧去,只见张无忌剑眉蹙立,脸上舒爽和难过的表情交织,便忍 俊不禁,「噗嗤」一声笑的花枝乱颤。她妙目流转的睇了张无忌一眼,呢声道: 「那……我把这个坏东西放出来?」说着,她扯开了张无忌的裤带。   随着裤子松开,一根粗硕长大的物事迅疾的弹跳出来,在空中直直矗立。武 青婴看着眼前这有如大虫子一般肥白的肉茎,心中微微一荡,娇俏的横了张无忌 一眼,然后兰花般的小手便抚了上去。   武青婴小手握了张无忌的肉茎抚弄揉撸,把他弄的连连吟声,几乎美上天去。 在武青婴的伺弄下,那肉茎愈发的坚硬,直跟臼捶一般,其顶上的龙头有若儿拳 般大小,嫣红鲜艳。白白的茎身上,一条条怒涨的青筋宛如蚯蚓般横七竖八的蜿 蜒其上,看的武青婴也是心神迷醉,芳心不禁摇曳起来。她悄悄咽了口口水,媚 眼如丝的瞟了张无忌一眼,忽然娇声的道:「小弟,你莫动,让姐姐伺弄你……」 说着,俯下娇躯,花唇轻启,把那软中带硬的龙首裹含在小口中。丁香雀舌在精 窍上舔了一下,顿把张无忌给美的浑身激颤,手上一抖,差点把烤鱼给掉入火堆。   看着武家小姐如今像只猫儿似的跪伏在胯间,不断吞吐自己的阳物,张无忌 不禁意得志满,心旷神怡。武青婴的檀口吸唆裹舔,雀舌如灵蛇般绕着龙头捻舔 咂弄,紧迫,湿润,温热和酥麻等美感随着间断的强烈吸力激颤着他,阵阵的销 魂如潮水般波波涌上心头,脊椎都仿佛被那肉茎上传来的强烈刺激给麻木了。   张无忌剧烈的喘息着,手掌摸到了武青婴胸前的襟带,轻轻一扯,那罗衣便 敞了开来。   感觉到张无忌的手探入衣内,武青婴只是「唔」的一声低鸣,小嘴却没有离 开那肉茎,依旧上下不停的吞吐着。她不仅没有抗拒,反而扭动着娇躯配合张无 忌将她的抹胸解开,直到那一团盈软嫩滑又结实挺翘的椒乳被张无忌握在掌中。   「唔」武青婴蓦地发出了一声闷鸣,一丝丝的酥麻瘙痒伴随着阵阵的舒爽随 着张无忌的恣意揉搓,从他的十指间传到了椒乳上,两颗小巧的乳蒂不堪刺激, 迅速坚硬挺翘起来。她不耐的扭动起娇躯,小嘴含着巨物,更加卖力的吮吸和舔 弄起来。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