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第九章 九真孤身陷魔掌

 
【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9)九真孤身陷魔掌(加发庆长假) 作者:lidongtang 2014/9/30发表于:sexinsex ***********************************   看官,贫道见你骨骼清奇,是万古一见的奇才!右上角的,你便点了吧!   作者手贱,本来第八章就是加发庆长假的,如今中邪再发一章,狂欢吧,骚 年们!   九月四章四万多字,给力吧!   朱九真:「一下子要拍两场戏,一场外景,一场夜景,好累哟!」   张无忌:「真姐,俺不累,俺想加戏,吼吼。」   卫璧:「作者太变态了,不让我演,还让我看。不过很好看……」   武青婴:「为什么这章我变成跑龙套的?人家想当主演嘛,嗯,哥哥……」   发个小投票,朱九真和武青婴,你更想xx哪一个?(xx代表很多词汇,包括 xx) ***********************************             第九章 九真孤身陷魔掌   「终于还是被他……」朱九真绝望地哀鸣一声,一时间心冷若死,整个人仿 若化成了火后的灰烬,在虚空中漫无目的的飘散流荡。然而一种爽美无可抗拒地 掠上心头,把她又拉回了现实。她抵御着粗长异物入体带来的慌悸感,勉力的用 双手撑在大石上,微微抬着娇躯,以免酥胸被大石擦痛,却垂着颀长的玉颈,俏 面上泪如雨下,心中只是悲吟道:「表哥……你在哪里……」   看着自己的肉茎缓缓的肏入朱九真细窄嫩滑的花径内,张无忌不禁心神摇曳。 之前两次都是在黑暗中,也时时怕朱九真醒来,颇有些做贼的感觉,而如今朱九 真正屈辱的趴伏在胯前,可以放心大胆的享受着其蜜穴带来的极致美感,怎能不 让张无忌极乐畅怀!   朱九真无从知道卫璧现在在哪里,然而张无忌的肉茎有多大,她却能真实的 感受到,只觉得阴道内被塞得了无空隙,丰腴修长的娇躯已软绵如泥,却洋溢着 无比真实的充实感。   「好涨,好粗,竟然……这小鬼的……竟然不比表哥的小……」   朱九真的心中恍惚中只存留了这么一个念头,刚刚平息下来的酸痒又从股间 涌起,她迫切的希望张无忌能动一动,以缓解花径内的不适。   张无忌看着胯间俯身撅臀的朱九真,压抑着激荡的心跳,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他弯下长腰,双手握在朱九真身下硕大浑圆的乳房上,屁股开始缓缓耸动起来, 肉茎在朱九真的花径内一进一出,被里面阴液濡的湿湿亮亮。一开始张无忌还是 缓慢的抽插,感受着花径的紧迫湿滑和内壁膣肉的娇嫩软弹,但是没过多久,肉 茎摩擦花径带来的销魂美感让他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肏弄的速度。   这时的卫璧已目瞪口呆,身躯不由自主微微的颤抖着。他躲在一个树丛里, 看着远处的石台边,表妹正低埋着臻首,她半裸娇躯,长腿赤裸,正随着背后张 无忌的不停耸动,娇躯被一下一下的向前冲撞,两个硕大的乳球在朱九真纤秀的 胸膛下上下弹跳,前后摇曳。   朱九真忽然被张无忌一下肏的狠了,不由抬起臻首闷哼了一声,脸对向着卫 璧所在树丛的方向。卫璧吓了一跳,身子不由一缩,却见朱九真双目微闭,潮红 的俏脸满是迷离,两行清泪从美目中流下,端的梨花带雨,看的他如被锥子突然 刺了一下,痛彻心扉。   朱九真贝齿咬着丰唇,勉力压抑着娇躯内荡漾不已的快感和背后张无忌奋力 的肏弄。四周静若天籁,除了两人粗重的鼻息外,便只有臀胯相撞的「啪啪」声 响。   随着张无忌快速猛烈的抽插,朱九真渐渐乏力起来,觉得腿酸酸的,几乎站 立不住,无法再抵御张无忌的肏入,忽然一个趔趄趴倒在大石上。   她的理智此刻已经快要迷失了,只觉得背后的张无忌力壮的如同一头牛犊, 粗长坚硬的阴茎不停的侵入自己幼嫩的花径,每次都重重的肏入到最深处,没有 一刻停歇。连续的强烈冲撞和极致的快感淹没了她,让她几乎无法呼吸,脑中一 片空白,什么屈辱反抗的情绪全部被抛离了脑海。   朱九真娇躯的瘫软让张无忌觉得颇为不爽,他一手把住朱九真的细腰拉向自 己,另一手圈在她的乳下,把她捞得半立起来。朱九真「唔」的轻吟了一声,不 由自主的用玉手攥住张无忌的胳膊,以保持身体的平衡。顿时两只腴乳如山峰一 般横矗在直起的酥胸上,随着娇躯的颤动汹涌的摇曳着,一双嫣红的乳蒂在空中 划出一道道妖娆的弧线。张无忌粗长坚硬的阴茎在体内快速的抽送所带来的快感 让朱九真已完全沉入在情欲的海洋里,她不禁仰起天鹅般的玉颈,臻首仰枕在了 张无忌的肩膀上,嫣红丰润的红唇里无意识的发出了「喔……喔……」的呢音。   清脆的娇吟有如天籁,在寂静中缭绕,两具紧贴在一起的身体剧烈的运动着, 在高升艳阳的照耀下散发着无尽的青春与活力。   卫璧看着两个乳球在表妹纤秀的胸膛上欢蹦跳跃,「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 心中竟不由自主的暗道:「想不到表妹的乳儿好大……」   张无忌把朱九真搂在怀中,肏弄的动作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大。朱九真 感到身体内的快感也在飞快的汇集,仿佛快要决堤的洪水汹涌荡漾着。她俏脸殷 虹,不觉间已高高后撅起翘臀,高扬着白嫩修长的脖颈,檀口中失声的娇吟起来: 「哟……哟……」她开始无意识的主动向后耸动挺翘的玉臀,只希翼这快感来的 更猛烈一些,却忽然又一下被张无忌肏的狠了些,不禁哀怨的转头看向张无忌, 凤目迷离。   张无忌看着朱九真白玉般的嫩脸颊上满是潮红,妖娆不已,一双丰唇微微张 开,闪着湿盈红润的光泽,不由伸过头去,一口叼住了那两片唇瓣,接着无师自 通的把舌头伸到了朱九真口中。   朱九真娇躯蓦地一僵,片刻后却探着雀舌,与张无忌的舌头忘情的纠缠起来。 二人忘情交吻,一时间皆满口生津。   张无忌的抽插一下比一下猛烈,让朱九真觉得每一下都仿佛捅到了心扉上, 让她悸动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想挣扎,小嘴却被张无忌牢牢堵住,无奈之下只 能一边拼扭动着娇躯,一边发出含糊的「咿咿呜呜」之声,那体内的快感却是越 来越汹涌,虽然被朱九真极力的压抑着,希翼来的更晚一些,此时张无忌的舌头 仿佛也被她当成了救命稻草,用小嘴擒住忘情的吮吸,然而没过多久,她终于承 受不住,那快感卷着滔天欲浪决堤而出。瞬时朱九真仿佛觉得整个身子都被抽空 了一般,猛地舍了张无忌的舌头,挣脱张无忌的嘴巴,檀口里忘情的高叫起来: 「不行了呀……」   朱九真一声尖叫,把看的正呆若木鸡的卫璧吓得又瑟缩了一下,躲在树丛中 继续看去,只见此时的朱九真已如稀泥一般瘫软在张无忌的怀中,俏脸微微扭曲, 那双美丽的眼睛内一片空白,已经不复往日的神采。   朱九真在张无忌的怀抱中不停的抖栗着,酥胸剧烈的起伏带起硕圆的玉峰水 漾般的颤动,葱玉十指死死的掐在张无忌粗壮的胳膊上。方才的高潮泄身似乎把 她体内的力气也都带走了一般,脑海中变的一片空白,只是茫然失措的享受着高 潮带来的极乐销魂。   随着朱九真那一声高昂娇脆的嘶吟,张无忌蓦然觉得朱九真的花径变的又湿 又热,紧紧裹在棒身的娇嫩膣肉也剧烈的收缩蠕动起来,仿佛千万张小口在同时 吮吸舔裹自己的阴茎。顿时一股又急又猛的极乐畅美从阴茎上窜入脊椎,激的张 无忌身躯猛地一颤,差点没压住体内响要决堤的欲浪。   张无忌连忙深吸了一口气,将那急速窜起的快感尖峰压住。他停止了耸动, 只是将胯部紧紧抵在朱九真的翘臀上,肉茎全根没入到朱九真的米学忠,销魂的 感受着朱九真娇嫩花径抽搐痉挛所带来的极致畅美。   仿佛方才失明了一般,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景色才慢慢回到朱九真的眼 睛。她有些茫然的四顾,蓝天白云,翠树绿草一时清晰,一时模糊,晃晃悠悠, 忽远忽近,刹那间让朱九真觉得仿佛刚大梦初醒却置身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蓦的,那熟悉的麻涨感又涌上朱九真的心头,她感到那根粗长的阴茎依旧还 深深插在自己的花径内,这让她想起刚刚正是被体内这阳物肏入的高潮。她又有 些惊慌,试图扭动起翘臀,想摆脱插在体内的这根肉茎,然而她的扭动却也把张 无忌从销魂中拽回现实。   张无忌看向怀中瘫软的朱九真,只见她玉肌上已经生满了细密的汗珠,凝脂 般的肌肤透着艳丽的粉红,俏脸神情慵懒却透着无尽的妖娆,两个圆润硕丰的玉 乳压在自己的胳膊上,带来软绵厚重的触感。他心中不由一荡,搂在朱九真柳腰 的手移到了她的阴阜间,覆在茂盛的耻毛上把她往后一拉,贴紧了自己的胯部, 然后又前后耸动臀部肏了起来。   朱九真大是惶急,慌忙想躲避推拒张无忌,却发现自己现在是那么无力,她 的无力挣扎却给了张无忌更大的刺激,那肉茎的抽插渐渐又猛烈起来。   朱九真羞愤交加,却只能口中哀吟道:「不要……无忌……饶了我吧……呀 ……不要……」她的求饶还未说完,忽然又尖叫一声,娇躯一弓,紧紧在了张无 忌的胳膊上。原来张无忌的左手下探,摸在她的牝户间那颗肉粒上忽然揉动起来。 那肉粒随着朱九真的泄身,已经充血膨胀的有黄豆那么大。张无忌有在春画上见 过,如今误打误撞触到了朱九真的阴豆,见她反映如此激烈,不由又是好奇又是 激动,左手便在那豆豆上轻轻揉动起来。   现在的朱九真,被张无忌一边肏着蜜穴,一边揉捻着阴豆,双重的刺激让她 瞬间失魂落魄,只能瘫软的趴在张无忌的胳膊上,口中「咿咿呀呀」的低吟着, 那腿间的花径却不受控制的流出更多水来,从阴茎和花径的间隙丝丝涌出,顺着 二人的双腿分了几痕流下。   张无忌一手搓捻着朱九真的阴豆,一手托在她的胸下,随着肉茎的肏弄,两 人的胯臀不断相撞,发出「啪啪」的响声。朱九真此时的双腿已无半分力气,不 断的颤抖打晃,全靠张无忌的胳膊支撑着娇躯,让他颇有些吃力。   张无忌忽然松开了朱九真,朱九真娇躯顿时趔趄了一下,便又被张无忌推趴 在面前的大石上,她勉力支撑起皓臂,感觉到张无忌的阴茎在体内又一下一下的 肏动起来,然而此时的她连反抗的意愿都没有了。   张无忌双手揉捏着朱九真挺翘浑圆的臀丘,肉茎不停的抽插着。他希望朱九 真能支撑住娇躯,抵御他的撞击,让他发泄身体中高炽的欲火。然而软如稀泥的 朱九真已经无法抵御他的肏弄,每次都被他的插入冲撞的向前移动身体,让他觉 得仿佛每次都使不上气力,颇不尽兴。   于是张无忌从朱九真体内拔出了阴茎,然后把住朱九真的翘臀,轻轻一翻。   树丛内的卫璧顿时瞪大了眼睛,心中不可置信的诧道:「怎么他的这么大… …」只见那阴茎高高的斜矗着,离了朱九真的股间后在空中犹自不甘的摇晃两下。   朱九真微微一惊,檀口里发出「嘤」的一声,便被张无忌翻转了身子,仰躺 在大石上,罗衣半掩着凝脂般秀挺的娇躯,两条修长的粉腻玉腿软塌塌的垂在石 台的边缘,一只足上只穿着小蛮靴,一只足上还挂着裤子。她抬眼看向张无忌满 是欲火的俊脸,心中顿时羞怯屈辱不已,不由贝齿咬着红唇,六神无主的把头偏 到了一边。   张无忌看着眼前罗衣半掩,玉体横呈的朱九真,欲火更炽,一把扯下朱九真 的裤子,掰开她的玉腿放在石台边缘,阴茎对准依然红艳微张,狼藉不堪的玉蛤 小嘴,把肉茎慢慢的肏了进去,直到全根尽入,张无忌满足的叹了口气,耸动着 臀部抽插起来。   张无忌抽插了几下,只见罗衣半掩下的一对玉乳随着他的冲撞颤颤巍巍不停 的在酥胸上栗动,两颗嫣红乳蒂坚硬挺立,极尽妖娆,便一把拨开了罗衣,顿时 两座乳峰便全露了出来。他双手覆了上去,在玉乳上贪婪揉捏起来,硕大丰腴的 乳肉在指下肆意变换起各种形状。   「呀~~」朱九真又失声叫了出来,原来张无忌忽然弯下腰,用嘴擒住了一 颗乳蒂,大力的舔吮起来。朱九真淬不及防,刹那间感觉魂儿都差点被张无忌吸 的离体一般。   随着张无忌的肏入和吮吸,从花径和玉乳又传来绵延不断的快感,泄身后本 未熄灭的欲火又重新在体内熊熊燃起,化作快感在体内恣意流窜,朱九真不由美 目微闭,长长的睫毛不断的颤抖着,把一根玉指咬在了贝齿间,勉力的压抑着想 要嘶吟的冲。   张无忌吮裹了一会朱九真高耸的玉乳,忽然停止了动作,便连在朱九真蜜穴 内抽插的肉茎也停了下来。   朱九真见张无忌停止了动作,微觉奇怪,斜眼偷偷看去,只见张无忌已经飞 快的脱了短衣,露出了白净坚实的上躯,虽然还不是肌肉虬结,却也已经有棱有 角。一块块肌肉仿佛活了一般,随着张无忌的动作在身躯上流走,看的朱九真心 中忽然莫名的微微一动。   张无忌脱了上衣,看着朱九真纤美的娇躯,嘴角向上勾了勾,然后便爬上了 石台,合身压在了朱九真赤裸的娇躯上。   「呃」,朱九真和张无忌同时闷哼了一声。合身相贴的肌肤接触带来的畅美 感觉让二人一时间皆心醉神迷,张无忌满眼的炽热灼灼,而朱九真的双目已经湿 漉漉的要滴出水来。   二人身高相仿,张无忌的阴茎深深肏在朱九真的蜜穴内,乳尖刚好压在朱九 真的乳蒂上,只觉胸膛下垫了两团厚硕的软肉,粉腻软嫩,却又紧致异常,弹性 十足,两个坚硬的乳蒂随着他抽插的动作硌压在胸膛上不断捻动,带来异样的刺 激。他深吸了一口气,一边飞快的肏动着肉茎,一边感受着与朱九真娇体贴合传 来的绵延舒爽。   腿间被连续的肏入,娇躯上传来的厚重与摩擦以及一股股男子的气息飘入琼 鼻,让已经放弃抵抗的朱九真很快不堪忍受,不知何时分开了修长的玉腿,两只 只穿着蛮靴的玉足交叉勾在了张无忌的股后,她微微抬起翘臀,主动迎合起张无 忌阴茎抽送。本来偏在一边的玉脸又转了回来,美目迷离的看着张无忌。张无忌 双手捧着朱九真的臻首,嘴唇又印上了朱九真的嫣红小口上,这次朱九真没有丝 毫的迟疑,两人的舌头匍一接触便疯狂的纠缠起来。   随着张无忌越来越狂猛的肏弄,朱九真觉得体内的欲焰在一点点的将她剩余 不多的理智烧成灰烬,也烧的她娇躯都仿佛要熔化了般,小腹里却有滚烫的欲潮 在汹涌澎湃,终于,一波欲浪卷过时,那筑在小腹内的堤坝轰然倒塌,无法言表 的销魂快感再次决堤而出。身子却仿佛瞬间变成了羽毛一般,轻飘飘的飞上云端。   朱九真瞬时无法呼吸,檀口猛地摆脱了张无忌的嘴唇,再次失神的娇吟起来: 「死了哟……」然而她的呻吟刚刚呼出,小嘴再次被张无忌堵住,这次她连挣扎 的力气都没有了,口中「咿咿呜呜」的闷哼着,眼神渐渐的涣散开去。   朱九真花径内剧烈的蠕动,一蓬一蓬的阴水喷涌而出,让张无忌感到阴茎又 爽又滑,极致的乐感从肉茎上窜走全身,他一边继续销魂的全力抽插着,一边贪 婪的吮吸着朱九真的雀舌,良久才气喘吁吁的松开了口。这时的朱九真已经瘫在 他身下一动不动,浑身泛起妖艳的粉色,一双美目紧闭,唯有睫毛还在剧烈的颤 动着。   体内的欲火越烧越旺,让张无忌难以忍耐,便半跪到石台上,把朱九真颀长 的腿儿大大的分开,按压到她细腰的两侧,然后双臂从朱九真膝弯下穿过,一边 咬牙一边全力的肏送起来。朱九真的双腿颀长粉腻,凝脂如玉,也因为多年练武 显得尤为浑圆结实,这时却如柳枝一般软绵,被耽在张无忌的胳膊上,随着他的 冲撞不停的无力摇曳。   随着张无忌的抬身,树丛里的卫璧呆呆的看着朱九真胸前的硕腴玉乳,那乳 儿仿似被清风吹拂的叶尖朝露一般随着张无忌的肏送正微微颤动着。卫璧感觉腮 颊一酸,接着口水便从微张的嘴中流了出来,然而他却浑然不觉,颤抖的手忽然 伸到了裤子里,握住了自己的棒儿,一边看着朱九真颤动的雪白乳峰,一边撸动 起来。   朱九真是被张无忌连续猛烈的冲击撞醒,然而此时的她便连移动一个指头的 力气也没有了,只能无力的躺在那里,忍挨着张无忌疯狂的肏弄。连续三次泄身 让她已经没有了丝毫欲念,然而快感却不受控制的依旧在体内荡漾。她觉得每一 次癫狂的冲撞都让她的身体和灵魂游走在奔溃的边缘,不禁双目茫然的瞧向正在 自己玉体上耸动的张无忌,只见其俊脸已经扭曲,双目中满是灼灼欲火,芳心间 又涌起无尽的彷徨和无助,只能祈求张无忌快点结束肏弄,也让自己快点从这无 尽的煎熬中逃离。   虽然欲望之火已经熄灭,那快感却如洪水般再一次澎湃起来,托着朱九真向 高潮慢慢涌去。   终于,在一阵癫狂的抽插后,张无忌感到再难抵挡腹内滔天的欲潮,胯间的 肉茎也突然粗长了三分,龙头蓦地抵在了一团无比软绵的嫩肉上。那嫩肉匍一接 触便将龙头裹住,不断地蠕动吮舔起来,直让张无忌舒爽的差点发狂,不由得停 止了抽插,死死把阴茎插抵在那软肉上,喉咙间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嘶吼,接着浑 身剧烈的颤抖起来。阴茎的马眼蓦地被汹涌的热流冲的大张,浓稠的精水从里面 喷涌而出,深深的浇灌在朱九真的花径的尽头。   朱九真的花心忽然被那龙首重重抵住,无比的酸爽顿时散遍全身,接着她感 到花心一烫,不由失口「哟」的一声叫了出来,小腹也不受控制的痉挛起来。第 二波,第三波……滚烫液体汹涌的射在花心上,让她在张无忌强烈的喷射中随着 快感的洪流再次攀上极乐的高峰。   连续的泄身让朱九真终于支撑不住,失魂落魄的尖叫了一声:「表哥……救 我……」,然后便感到眼前金星乱冒,天旋地转,神智变的模糊起来。   躲在树丛里的卫璧猛地听到朱九真叫道:「表哥救我!」身躯一震,接着那 物事便不受控制的喷射起来。   半晌,张无忌才从极乐的销魂中清醒过来,他抬起臀股,只听「啵」的一声, 那软塌塌却依旧肥粗的阴茎从朱九真的蜜穴里脱了出来。只见朱九真腿间的牝户 已然狼藉不堪,两片水光盈然的肉唇向两边倒去,中间的玉蛤却无法闭拢,犹自 一张一合的蠕动着,不断的吐出浊白的液体。   看着眼前昏迷不醒,面色惨白的朱九真,张无忌心中忽然生了一丝愧疚。他 系起裤子,转身走了两步,又犹豫了一下停住了脚步,转身替朱九真掩上了罗衣, 才向自己的屋子行去。他又想起逃跑的卫璧和武青婴,然而这一刻他的心里除了 厌恶外,对向他们报复之事却忽然变得兴趣索然。   不知过了多久,朱九真才茫然醒来,这时四周静寂无人,张无忌已经离开, 仿佛刚刚一切都只是她的黄粱一梦而已。她慌忙想起身,却感到双腿酸软无力, 又跌坐回了大石上。朱九真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的牝户,顿时面色惨白,那娇 嫩的私密处红肿胀痛,泥泞不堪。很明显,之前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她确确实 实的被张无忌强奸了。   「呜呜呜……」朱九真忍不住双手捂着俏脸失声痛哭起来,两行珍珠般的泪 滴从指缝间滑落。她悲屈万分,然而看着四周寂静,又想到卫璧和武青婴的无情, 心中更多的是无尽的酸楚和迷惘。朱九真坐在石台上,茫然失措了好久,终于胡 乱的穿起裤子,站了起来,慢慢的向东南行去,牝户的红肿疼痛让她迈步有些蹒 跚。   朱九真木然的从卫璧所在的树丛旁边走过,双目空洞无神。看着朱九真无助 的背影,卫璧心中一阵苦涩,他犹豫了片刻,蹑手蹑脚的跟在朱九真背后。   ……   「表妹……表妹……表妹……」   跟随着朱九真来到三人原先所住的窝棚,见朱九真一头扎在棚内的草铺上, 卫璧在棚外踯躅了良久,终还是叫了出来。   「谁?」卫璧连叫了三声,朱九真才坐起身,双臂抱在胸前,满脸的惊惧。 虽然面对着卫璧,朱九真的大眼睛里却一片恐慌,仿若不认识他一般。   卫璧鼻子一酸,说道:「表妹,是我……你的表哥……卫璧……」   「表哥?」朱九真疑惑的低声念到,她怔了一下,美目中渐渐恢复了几分神 采,忽然从眼眶中溢出两滴晶莹的泪滴。   见珠泪盈眶的朱九真,卫璧心中酸楚不已,他走上前一步,低声道:「表妹 ……我对不起你……」   朱九真「哦」的一声,这才正眼看向面前的的卫璧,这个弃她不顾逃跑的表 哥,这个在她被张无忌奸淫时还不断呼喊着幻想他来救援却始终没有现身的表哥, 如今却出现在眼前。   朱九真怔怔的看着卫璧,旋即娇躯剧烈的颤栗起来,蓦地嚎啕大哭,泪如雨 下。   卫璧看着大哭的朱九真,心中又如被锥子锥了一般,鼻子一酸,上前扶住了 朱九真。   朱九真忽然一巴掌打在卫璧脸上,大吼道:「你滚……」   「表妹……我对你不起……」两行泪水顺着卫璧消瘦俊秀的脸庞流下。   朱九真跳了起来,疯狂的在卫璧的身上拳打脚踢,嘶声叫道:「滚……我叫 你滚啦……」   看着卫璧踯躅离去的背影,朱九真泪水再次涟涟而下,口中低叫道:「表哥 ……」   ……   武青婴直到天黑才回到潭边的小屋。原本她想先在外面躲个几日再说,在她 的心里已经充满了丝丝的恐慌,这一次她虽然视机没有出手,却是与卫璧,朱九 真结伴去寻隙张无忌。也不知道他二人有没有告诉张无忌主意是她出的。   这小谷虽方圆约有十数里,假如张无忌真要寻她的话,终有一天会寻到她。 该怎么办?武青婴皱紧蛾眉,却始终想不到一个良好的计策。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武青婴倚坐在一棵大树的树丫上,漆黑的树林让她感到 微微恐惧,这还是她第一次深夜独处野外。为了转移注意力,她百无聊赖的乱想 着:「仅仅过了大半年,张无忌的武功为何变的这么高了……」   不远处蓦地响起老鸹「哇——哇——」的叫声,声音粗劣嘶哑,让人闻之凄 凉阴森。武青婴听了,顿时吓得毛骨悚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慌乱的四 顾,发现黑夜里树影摇曳,枝桠横乱,在月光下斑斓乱舞,仿佛随时会从那阴暗 处走出一只妖魅般,不由更加害怕起来。   武青婴贝齿咬紧花瓣般的红唇,想了一下,忽然跃下树向树林边缘走去,轻 轻的,仿佛深怕惊动什么未知的物事。   正小心的走着,忽然身后又传来夜猫子「嚯嚯嚯嚯」的厉叫声,仿佛什么人 在森然大笑,又像有人在驱赶什么东西,武青婴的心脏猛的一缩,再也忍受不住, 「呀」的一声尖叫,拔足便奔。   只等看到潭边那熟悉的小屋,武青婴才停下急奔的脚步,小手抚住急速起伏 的酥胸,剧烈的喘息起来。她回首看了一眼远处黑阴阴的树林,又看了看前方的 小屋,犹豫了半晌终抬起脚向屋子走去。   小心翼翼的来到屋前,一阵呜咽的哭声传进武青婴的耳内,声音很熟悉,她 抬眼看去,只见卫璧坐在屋前的地上,正手执酒碗一边饮一边哭泣。   看到卫璧,武青婴惊魂未定的心稍稍平息下来。她走到卫璧面前,顿时闻到 一股浓重的酒气,这时的卫璧已经满脸通红,喝的醺然大醉。武青婴见卫璧满脸 的眼泪鼻涕,从他入了武家学武时起,还从未见过他如此哭泣过。猜想到卫璧哭 泣的原因,武青婴心中不由一恼,她在卫璧面前站了一会,然而卫璧却浑然未觉。   武青婴瞧着坐在地上的卫璧,心中忽然又一软,叹了口气,蹲下身去夺了卫 璧的酒碗,缓声说道:「师哥,你不要喝了。」   卫璧抬起醉眼,看了一下武青婴,含糊的说道:「不行,我还要喝。」说着, 便来夺碗。   武青婴顺手一泼,将碗中的酒液泼在了地上。卫璧见碗中已无酒,怔了一下 便抓起身边的酒坛向口中倒去,却没想到坛子里已经空了,只滴了两滴在口中。   武青婴抓住卫璧的手臂,柔声说道:「师哥,真姐……她之前已经被张无忌 ……这次也没打紧……你心放宽些……」   卫璧闻言,身躯剧烈的颤抖起来,半晌才泣声道:「可是她……不知道…… 她毕竟是我表妹啊……」   「表妹!表妹!我看是你是还放不下她吧!」武青婴忽然怒气上涌,冷声说 完后,便不理卫璧,独自个走进了小屋。   ……   身体的伤痛或许容易痊愈,心灵的创口却需要时间和孤独来慢慢舔舐与忘却。   这一日是中秋,皓月当空,静静的照射着宁静与寂寥的山谷。   莫说卫璧不顾武青婴的劝阻喝的酩酊大醉,独自坐在窝棚门口的朱九真也对 着圆月醉饮。   想起谷外的岁月,想着谷中的经历,朱九真一边流泪一边又喝了一大口酒。   两日前,朱九真无视武青婴俏脸上讪讪的表情,回到潭边小屋收拾了自己的 物事,也不顾卫璧的劝阻,回到了窝棚独居。   今日早上朱九真又被噩梦惊醒。短短几日,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做相同的梦了。 在梦中,她仿佛重温了那次不堪回首的惨痛遭遇,她大叫着,拼命的想要逃开张 无忌的魔掌,可是最后还是被他压得死死的,肆意的蹂躏。更可悲的是自己在梦 境中竟然开始迎合起张无忌来,在他的体下婉转呻吟。等梦醒时,朱九真头上满 是冷汗,她觉得裤裆黏腻腻的,用手一摸,牝户已经湿的狼藉不堪。   四周清冷,唯有月相伴。朱九真想到那噩梦,想到梦中的自己,不由羞愤交 加。她摸了摸面前的蒲叶,才发觉上面已经空空如也,傍晚摘的果子已被吃光。 便又提起酒罐,放到嘴边正准备继续喝酒,眼角却蓦地一亮,只见前方的树林内 闪烁起一团火苗。   随着那摇曳的火苗慢慢变大,一条挺拔的身影也逐渐显现出来。然而朱九真 依然不紧不慢的喝着酒,对到了面前并灼灼俯视自己的身影恍若未见。   ……   张无忌站在朱九真面前,只见她酒气熏然,喝的满脸绯红。短短十日未见, 她似乎消瘦了好多。张无忌不由叹了口气,将火把插在地上,转身去周边找了些 枯干的树枝树叶,又回到窝棚前。   从蒲包里拿出一个面饼递给朱九真后,张无忌点燃了树枝,把两只串好的野 兔放在火上烤了起来。火苗乱窜,燎的兔油滴落,脂香四溢。   朱九真接过面饼,沉默了片刻,忽然大口的啃咬起来。待狼吞虎咽吃完,她 鼻子忽然一酸,眼泪蓦地簌簌而下。   看着眼前无声哭泣的朱九真,张无忌心中涌起一丝愧疚,撕下一根兔子腿递 给朱九真,犹豫了一下方呐呐的说道:「真姐……对不起。」   朱九真刚接过兔腿,闻言娇躯猛地一僵,旋又低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三 口两口便把兔腿吃完,张无忌看着又递上了一根。   不一会朱九真就吃完了一只兔子肉,她抹了把油光的丰唇,忽然低头轻声问 道:「我是个坏女人么?」   张无忌没想到朱九真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个,他征了一下,心中涌起说不出 的情绪,缓缓地说道:「不,你不是。」   朱九真依旧低着头,声音微微颤抖的说道:「不,我是!在谷外我欺负你, 羞辱你,欺骗你;希望用你来骗得你义父的屠龙宝刀;到了谷内我还想杀你,后 来我用身体从你这换食物,被你救了后却用剑刺你,前些日子又跟他们去逼你… …」   听了朱九真如同竹筒倒豆子般的诉说,张无忌心中怜意大起,温声说道: 「你不是坏人,只是刁蛮了些……」   朱九真抬起头来,俏脸上挂着两行清泪,苦笑着道:「我是,我阴险毒辣, 我恩将仇报,我淫贱无耻……我坏透了我……」说着,她又饮了一大口酒。   张无忌一阵无言,朱九真之前的种种行径除了淫贱有待商榷之外,确实正如 她所说。然而看着眼前娇躯玲珑丰腴却楚楚可怜的朱九真,张无忌心中却忽然对 她再无半点恨意,只剩下怜惜。   朱九真扬起玉颈,把最后一口酒倒入口中,然后醉气熏熏的问道:「还有酒 么?」说着,摇摇晃晃站起来去拿另一个坛子。   张无忌看着感到一阵愧疚,目前朱九真这般不正是自己造成的么?他连忙起 身,一把拉住朱九真说道:「真姐,你不要喝了。」   朱九真侧过俏丽的脸庞,凤目迷离的看着张无忌,忽然说道:「这次你来不 是又想故伎重演……像以前一样……等我醉了……用食物来图谋我的身子……」   眼前的朱九真满面绯红,醉意朦胧,微微消瘦的身躯比十日前玲珑了些许, 在如水的月光下显得更加楚楚可怜,看得张无忌欲火瞬间从心中窜起,胯间的肉 茎忽然不受控制的坚挺了起来,蓦地抵在朱九真翘臀上。   朱九真娇躯不受控制的颤栗起来,然而却没有躲避。她转过身,定定的瞧着 张无忌,有些讥诮的说道:「你也不是好人,你趁人之危,折辱我……」   然而张无忌的阴茎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眼前,把朱九真想说的话全逼了回去。   在朱九真转身的时候,张无忌已经一把解开了裤子。他一手揽住朱九真的柳 腰,一手握了她的小手,引向了自己的肉茎。   朱九真小手触上张无忌的肉棒,娇躯猛地一僵,芳心里不受控制的泛起涟漪。 她俏脸更加的红艳,脑子里也迷糊起来,本来想说的话忽然忘记的一干二净。   被朱九真小手握住胯间坚硬的物事,张无忌身躯一震,深深地吸了口气,在 朱九真的耳边轻轻说道:「我不是坏人,我喜欢你…真姐,你帮我弄一下……」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