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为谁奴 1-3

 
               妻为谁奴作者:小力(樊小力)2010/12/14发表于:SIS***********************************  本故事属纯编,如有雷同,你大运了!并部分口味浓重,酒淡者斟酌或回避!***********************************  我的生活一塌糊涂,和蓉分开后,原以为可以获得新生,不在为爱所困为恨所缠,一心附于创业。  凭着大学时代的知识以及自己曾有电脑网络的工作经验,开个相关电脑的买卖,卖电脑,卖电脑延边产品,修电脑,提供网吧技术服务。但结果事与愿违。  没有半年,我不仅垫上了所有积蓄,花光了朋友所用的借款,可生意确只做了寥寥几笔,更悲哀的是下个月店铺到期,我仿佛看见了末日的模样。我如何面对未来,四个字,不知所措。  今晚,天有点蒙蒙雨,都过了吃晚饭的时间,生意还不足百元。算了,让伙计小李早点打烊歇业吧。  习惯的在转角的馄饨店吃上一碗馄饨做晚饭后,我像个无头苍蝇,在街上东逛西逛。天很灰,心很沉,不知不觉街灯已亮起,不知不觉我尽然逛到了市中心,看到美丽的紫色霓虹如花般绽放在细雨中,这才发觉自己走反了回家的方向,疲惫的心才意识到我很久没有来这热闹的地方了。十三层高的江南大厦是妻子蓉和我曾一起工作的地方,现在它高大辉煌的矗立在眼前。  我早已不在这边上班,蓉也早已离开了这里,但脚步还是逼向了大厦大门的方向。  站在门口,我可以选择进去,可以选择不进去,但短暂的迟疑,我还是进去了。反正什么都失去了,反正什么都要失去的,反正都是逛,逛哪里不是逛。  我曾是这里5- 12层的客房部网管。妻子蓉曾是这商场雅戈尔男装专柜的销售员,虽然她的工作相对卑微,但每月的单品销量业绩她总是排名全商城第一。  那时每逢月底她总是因为多拿提成而在我面前炫耀。但做为男性的我知道这和她长的白嫩漂亮,一笑两酒窝,态度和蔼可亲,性格温温如水有一定的关系。  今天不是过节过年,外面又微雨环抱,商场里的几乎没人,除了几个导购的,几个专柜销售的,就是我了。我的到来给这里带来了活力,有几个专柜销售的分别从她们的角落热情的向我招呼,我视而不见,溜达一圈后,我停在了雅戈尔专柜前,「先生,你好,雅戈尔正在88优惠中」一个声音转来。我转过头迎声看去,那是张以前没有见过的脸,长的还算过的去。我继续缓慢踱步。「先生,你看这件T恤挺适合你的」她指着一件样衣紧紧跟随着。小姐离我更近,我再次转头看她,165左右,白皙的皮肤,声音很甜,如果文胸不是太厚,胸也不小。  除了脸蛋没有蓉那样迷人白净,除了微笑时没有酒窝,也算是个美人了。我的视线停顿在她脸上。  「先生,你……」女孩有点不好意思的话语,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情绪的离群。  「哦,这件这多少钱」  「打好折699元,看先生的身材,我给你那件XL试试?」  我接过衣服假装走进了试衣间,我没有试衣服,坐在板凳上发呆。  老天为什么喜欢作弄人,三年前为什么我会和蓉在一个单位上班,三年前为什么我要买件雅戈尔牌子的衣服而认识她,两年前为什么我和她会相爱深爱,一年前为什么要幸福的走进婚礼,结婚后为什么我还是不能改掉偷窥的怪癖,十个月前为什么为了满足自己的怪癖要去淘宝买高清针孔摄像头,十个月前为什么把针孔摄像头安装在608这个房间,九个月前,为什么这针孔摄像头真的就记录了一场客人的性爱游戏,而为什么记录的影像里男主角偏偏是我的上司肥大恶心的王猪(外号),女主角却是我美丽白皙如水性格的娇妻蓉。为什么影像里娇妻对这样肥猪唯命是从,受到那样的凌辱却丝毫没有反抗的意图,还表现的那样迷人。那天又为什么我如此不冷静要立刻去找那王猪理论,那天被王猪的人打的头破血流的我又为什么回家后不听蓉的一点点解释,骂她打她,施暴于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幸福如此短,为什么拿了结婚证的第三个月我们又有了离婚证。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王猪是个有势力的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被辞退后我和蓉分开后,我下定决心一心附于创业,但却艰难无比。更为什么这半年多我不去删除电脑里唯一的毛片,很多个夜里看着视频里那恶心猪和娇美蓉的龌蹉性戏,听着王猪变态般呼吸喘息伴着曾经的最爱人的呻吟,用力的用自己的手打出自己原本可以留在蓉体内的精液……  「先生,您试好了吗,XL合身吗」  我突然从「恶梦」里醒来,连忙站起走出试衣间,「对不起,我不买了」我把衣服递给女孩。  「不要?不合适吗?太小还是太大,要不我给你换件?」  「不了,我要走……」  「那西服看看吧」  「不了,不了」我开始挪动脚步,因为不好意思我没敢像刚才一样直视女孩头一直左看右看或下看,「怎么了,先生,丢东西了……」」啊,嗯丢东西了」  「丢什么了,我帮你找找……」  「不用了,我丢的东西你找不到,谢谢再见」我急急的走向出口。  外面雨下大了,我没有带伞不得不打车回去。没有几分中一辆蓝色的的士停在我跟前,司机摇下车窗,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司机「去哪里」  「和平小区」  我坐在司机后排把车门带上没有力气的说了家的所在。  汽车启动,司机点上了记公里器。我看着左边后视镜里的远去个一个个路灯,暗淡无光。电台里播着的歌,歌词真的应景「我想见你,你在那里,并不是我没有勇气,并不是我不懂放弃,爱你不该是悲剧,爱你不该有哭泣……」为什么这不算大的城市这半年多我和蓉连檫肩而过的机会老天都不给了……我感觉泪意,深深的无奈的吸了一口气。司机看我头歪依着,眼睛只看着窗外,「小伙子,怎么有心事?失恋了?」显然很多的士司机都很健谈,他们也需要和客人聊天来打发开车的无聊。我没有理会,心想「老子快28了,都结过婚了,不是离婚了,我估计也要做爸爸了,还小伙子小伙子的……」司机见我没有回应继续「看来心情不好呀,和我一样,今天下雨路上人少,生意不好,妈的,到现在份钱还没出来,待会有顺路搭车的,让搭吧。?」「随便」我不爱搭理的说了句。  一曲完结,电台播着陶子的【太委屈】,那曾是蓉喜爱哼的歌曲,我抽泣了一下鼻子,紧了紧身体。跟着忧伤的低声的哼哼起来……  远处一个女人在路边挥手,司机放慢的车速,车到跟前,我继续保持着萎靡蜷缩的姿势。「到那里」「小禾里」「上来」车门一关那女的坐在了前排司机右侧。女人低头捋着前面打湿的头发我懒懒的看了她一眼又把视线转在窗外。「这雨够大的,你这伞太小了」司机又和她聊「嗯,是的不然小合里,这么近走走也快的,哦后面还有人呀」女人这时才发现后座的我。听到这声音我突然一震。  「没事,一路的,你先到,他到和平小区」司机说。」「哦,那你真会做生意」  随着女人又说一句我的心不经紧了起来,那是蓉的声音,不会错,一定是我的妻,何梦蓉。我抬起身子,寻找着角度,眼睛直直看着副驾驶位置的女人……  司机继续和蓉聊着什么,但我已经听不清内容,我的注意力完全在右斜侧这个曾今我最熟悉的女人身上,心在极度的矛盾中,想和她招呼,但怕她看见我现在这个不争气的样子会伤心或笑话,只有内心悲泣表面萎缩的蜷在后座挣扎着,鼓起勇气,深呼吸刚想喊出「你好,蓉」。车停下了,「到了」司机跟蓉说。  「嗯,再见」妻子递上钱,打开车门,就在我这三个字个「你好,蓉」还在喉咙口的时候她打着红色雨伞离开了。司机收好钱,正准备打方向,我也递上了张50的说了句「别找了」也跳下了的士。  小禾里这里一个中档的别墅区。  说不清楚什么原因,我要尾随着蓉,其实她现在的去向跟我已经没有关系,或许我只想和她打个招呼,我加紧了步伐缩短和她的距离。脑子里计算着待会打招呼的台词。突然手机响了,铃声连续不断,在这样的环境显得异样清晰。我连忙躲到小路边的大树后,生怕前面的蓉突然回头看见我,看见我雨中尴尬的模样,再说我还没准备好怎么招呼。妈的,电话是错打的,我躲在大树后小声骂了几声合上手机,再回到小区的路上,蓉已经消失了方向。留我我像一只迷路的麋鹿,在雨中不知所措……                (二)  雨无情的打透我的身体,我走走跑跑的转了好几个圈,也没有发现蓉的身影,停下脚步我站在路中央,怎样的无助和怎样的寒冷味道,周围是很多亮起暖灯的房子,那是一个个温暖的家,那是一个个温馨的港湾,可那都是别人的,我一无所有!  也是这样的雨天,曾经我和蓉在电影散场后的雨中追逐,嬉笑不断,最后我把她堵在快到住处的转角屋檐下,隔着早已被雨打透的薄衣我用身体紧紧的压迫着她的乳房,我们亲吻,我们低吟……情欲不受自己的控制,我不由自主的推掉她牛仔裤的扣子,我的手穿过紧小的蕾丝内裤,抚摸她的性器,我把她的舌头当作美味佳肴,用力的吮吸品尝,我感觉到蓉的呼吸,感觉蓉的欲望,感觉到蓉的羞涩,我感觉到我的下面硬硬的顶在我的牛仔裤的拉链上隐约生疼,我睁开眼,在最近的距离看着蓉慢慢陶醉的表情……  我的思绪已全部被曾有的美好占据,我想见到蓉的欲念愈加强烈,立刻见到蓉,哪怕就说一句「你好吗」  而现在,除了雨,空空如也。  在没有方向的半个多小时里,我往左往右,往南往北,始终在寻找蓉的去向,可始终找不到蓉的去向。就在步履蹒跚,准备放弃回家的时候,突然我看见不远处那幢小别墅门口廊下的鞋架上,放着一把折起的红色雨伞,我不能肯定,但这是我最后的希望。眼前已经折起的红色的边缘还挂着水珠,显然这就是我先前看见她打的那把红色雨伞,显然她就走进了这座别墅,我慢慢的抚过握伞的把柄。  这是她的新家?短短几个月她不会有这么多钱?肯定不是。  这不是她的家,那这么晚了还下着雨她到这里来做什么?  哦或许这是她朋友的家?  也许她又找到了另一半,这是那个他的家……那我是祝福还是妒忌?  一切都在猜疑,我想知道答案,我退回到雨中,抬头看着这幢门窗四闭的房子,我想呼喊,但喊在心中。我想敲门,勇气只停在雨中!  房子底楼有很多窗户,虽然里面都亮着灯,但因为窗帘紧闭,我什么都看不见。唯有西北脚的一间有个较小的单窗是做的百叶窗帘,隐约有光透出,照在篱笆墙内紧挨着窗户种植的矮树上,我接着微光,摸索着盘过那里的矮灌木,窝着身体凑到了小窗一侧,小窗有点高,还好我是将近一米八的个子,不用踮脚也能透过百叶窗和窗框的夹角往里寻觅。即便这个夹角只能让我看到里面不到五分之一的区域。  这是个卫生间,靠窗户是个浴缸,我能看见就在我眼前挂在墙体的水蓬头正在满负荷的往下喷着热水,水雾淡淡。在远点能看见小半个马桶和关上的小半个门,夹角有限我只能看见这点,我想按理马桶的对面就是洗簌台,门的外面该是客厅。  只是卫生间里没有人,只有那水蓬头孜孜不倦。我的判断显然错了,一只手取走了水蓬头,一会又把水蓬头放上。我再转点角度,我看见了小半个上体,那白皙的肌肤告诉我那是个女人,随着手臂的摆动,白嫩的乳房及上面的乳蕾或隐或现,由于热水洗礼,那女人白嫩如玉的皮肤已经有点泛粉,那个女人的皮肤一定很好,隔着玻璃也能看出如此粉嫩年轻。乳房再次晃进我的视线,那是天然的突起半圆,上面点缀着粉褐色乳蕾,在微微的水雾后显得愈加诱人,它挺拔,丰满,白嫩,一看就知道是没有怀孕过女人的乳房。那应该是蓉的,我记得柔滑实感!但仅凭这搁着玻璃的皮肤和蜜桃般的乳房我还不能确定。我不敢眨眼,生怕错过女人露脸的片刻……  是蓉,在她再次上前一步取水蓬头的时候,我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一张漂亮迷人的脸,一张曾经任有我的嘴唇亲吻的脸,她就是我拥有过的娇妻何梦蓉!  突然视角远处的门被拉开,再拉上。还是半个身体看不到脸,那人一转身,褪下裤子坐上了马桶,毫无避讳边上正有个迷人的女人在沐浴。蓉转头看了那人一眼,也没有避讳的意思继续沐浴,只是动作显得相比一个人洗的时候不自然了点。和蓉说话,虽然隔着窗户伴着雨声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隐约入耳之音告诉我进来的应该是个男的。  看到此景我的心紧紧的跟着身体蜷缩起来。蓉是有男伴了,一男一女如此赤裸着不回避,显然不是认识一天二天了,没想到这么快她已经从阴影中走出,而我在这半年多里,除了痛苦,茫然,怀念,除了对自己越来越多的不满,对生活越来越多的不自信,我还有什么?  出于本能,我想看清她的新伴相貌如何,我再次调整角度,尽量扩大视角。  但那男人大便的样子实在太普通,腰是弯着的,头在前面,我只能看见他赤裸的肥壮屁股和粗粗的大腿……可以想象那个男人一定长的不英俊!  雨继续的击打着我,毫不留情。生活是自己选的,可选择了还是会后悔了,离婚那几个晚前我的狠话把蓉伤的体无完肤,曾经的情爱被鞭挞的片甲不留,我放弃了一个我曾为之疯狂为之勇敢为之骄傲的女人。我也相信她也曾真心的爱我,这时我才想起那些不听解释执意离婚的多个夜晚,她连续的悲恸欲绝泪流满面的楚楚脸庞。那时感觉那么丑陋可恨,现在回忆那么可怜无辜。  或许那时我该给她机会,至少给她解释的机会,可我没有。于是,老天也不会给我机会,让我迅速失败,迅速失去,让我狼狈在雨中相隔一层玻璃,看着她的新伴欣赏着原本属于我的白嫩身体。  水蓬头再次挂上墙壁,蓉用毛巾擦着身体。  男人起身弯腰,扯了张纸,擦拭肛门的龌蹉,转身再次弯腰按下冲水的按钮。  我极力瞪着眼睛,可惜蓉转身擦摸,光滑优美的后背挡住了我视角。等我再次看见男人的身体时,他已走到了蓉的面前,并且已脱得光光,他像是跟蓉说了什么,言语有点硬,但室外的我还是听不清。蓉有点犹豫的样子,缓慢的把毛巾挂到浴缸边上,然后慢慢的蹲下了。与此同时男人也转过了身体背对着窗。他慢慢弯下腰,两手支撑在马桶上,没看见脸的模样我到可以清楚的看见男人肥大丑陋的屁股和当中那个黑黑的肛门,两片肥壮的屁股上还多多少少长着已经干瘪的坐疮,幽幽的肛门毛很长,密密的一直延伸到他的睾丸,屁股的正对着蓉的脸,他要蓉做什么,我的心又紧了起来。  蓉的头向前凑了下,然后迟疑在那里,似乎那男的又说了什么,几秒钟后她伸出了她的舌头,艰难的靠近那个黑黑的肛门口。我无法相信我视线里的景象,由于他们不是正对着窗户,有点角度,所以我看得清清的,我的娇妻,我曾最爱的女人正用她香软的舌头,舔刮这那恶心的肛门,纤柔的十指用力的扒开肥厚的屁股,她的脸慢慢的埋进屁股又慢慢的离开一条缝隙,但舌头一直没有离开男人最肮脏的部位,有上到下,有下到上,一下一下,努力的艰难的舔刮着,我目瞪口呆的僵在那里,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靠,靠在了矮树上。我曾经最引以自豪的美味佳肴,曾经天天吮吸到的香柔甜舌,现在却一次一次的刮着一个男人最龌蹉的地方,虽然那黑黑的肛门在大便后已经用便纸擦过……  我靠在树上,看着变小了的视线中,蓉扎起的马尾不停摆动……  雨越下越大,老天选择更加无情的击打着我,我还留在这边干什么,我还留在这边等待什么……我仰天,挥拳打向树杆,就如有段广告,笑和泪在同一秒出现了……                (三)  蓉的马尾还在细缝里晃动,我抹去脸上的雨水和泪水,打算离开。本不该跟来,这是我自找烦恼。  身体离开矮树,正准备越过低灌木,突然,眼前的小窗开了,有里往外开了一个不小的角度。我慌忙中窝腰蹲下身子,依到的靠墙那侧!心中的悲观失望愤怒顿时消失,转为极度的紧张和极度的不安。" 怎么了,是他们发现了外面有人,如果蓉现在看见我这个鬼模样,她会怎样想,她会说:伟你真肮脏,离婚了你还来找我干吗,还趴在那里像狗一样的偷看我,算什么……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回答她" 我的心慌作一团,无法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我只有等待,以一个偷窥者的身份被抓,被质问……  但事实告诉我,他们开窗缘于其他。  「妈的,骚货,每次洗澡总是把暖气开的这样足,不知道我的身材容易热呀?  ……妈的,听见没有……说话」我就倚在窗口,窗户打开,现在我能清楚的听见房里的对话。  「对不起,王……哥,你刚才一下进来……我……忘了……」那是蓉的声音。  「妈的,少跟他妈我解释,又不是第一次,下次我在的时候再把暖气开这么大有你好看的……听见没有……对,对,就这里,用力点……对……哦……哦,骚货,妈的你这舌头还真……哦……他妈灵活」  「恩……恩……下次……我注意」蓉的回答断断续续,语气带着委屈。  赤裸的言语灌入我的耳朵,我庆幸他们没有发现我,但我的心还是没有平静,一墙之隔我的蓉正受着凌辱。  或许出于男性的本能,又或许出于无法意表的窥探心里,我转个身,慢慢的蹲起,头慢慢的探进开窗后的夹角。视线里的男女已经改变了位置,此时男的站进了浴缸,蓉的则紧贴着浴缸外侧蹲在马桶和浴缸中间,由于角度适合,我能清楚的看见,那男的硕大的臀部和臀部上干瘪的坐疮,隔着粗厚的跨部,蓉的半张脸紧紧的贴着他胯下的东西,蓉正在给男的口。  从认识,到恋爱,到结婚。我也曾多次提出让蓉这样的服务我。但大多都被拒绝,偶尔的口交也是在她欲浓情烈的时候,口交的次数我甚至扳着手指头就能数过来。而现在在我眼前不到一米的距离,蓉就这样轻易的含着别人的阴茎,虽然我和她已经没有了关系,但心还是倍加难受。  蓉的头前前后后,做着规律的移动。当她丰润的红唇吐出男人的阳具时,我看见了一只硕大的龟头,虽然他的体位让我看不见他整个阴茎,但这么大的龟头对应的龟棒一定不会细不会短。我也常上一些风流网站,尤其和蓉离婚后,很多寂寞难挨的夜,我总会在那里寻找什么,最后在「猪」和蓉的视频里打出我的子孙。所以我知道我的阴茎也不算小号,但眼前这男人的家伙就光龟头而言显然比我要大许多。  「蛋蛋也好好舔舔」男的命令到。  蓉低下了头,脖子往后仰,温软的舌头,一下一下卷着睾蛋,她的俏脸开始微微泛红,她继续舔弄……男人发出「哦……哦……」的畏缩之音。蓉侧歪脖子,脸整个向上,开始舔刮连接睾蛋和肛门的地方,这时男人移动了一下脚步,整个阳具出现在我视线,不仅龟头巨大而且龟棒粗壮颜色暗沉,仔细一看上,龟棒表体坑洼不平青筋爬满相当丑陋,由于蓉的脸在下面,那支愤怒恶心的阳具就竖跨在她脸上,男的用巨大的龟头不停的敲弄击打蓉光滑粉净的额头。  「哦,妈的,骚货,真爽,快,跪好,前面……」  蓉不得不有蹲姿改为跪姿,再次用红润的嘴唇裹住巨大的龟头,不时伸出温软的舌香,绕着粗壮丑陋的阴茎。  「哦……妈的……哦……骚货……骚逼」男人在亢奋中不停的呻吟,辱骂。  突然他双手抓起蓉的头发,同时肥厚的臀部开始前后运动,逐渐加速,犹如按了快速的马达,速进速出。  蓉跪着「呜……呜……」的发着悲鸣。我能看见她原本搭在男人大腿的白嫩纤手,现在用力的做着支撑,她的嘴怎么能容纳这么粗壮的龟棒连续不断,暴风骤雨般的捅进捅出。但现在头发被牢牢的抓着,头被牢牢控制着,除了发出悲鸣,她还能怎样!  也许男的频率过高,一下捅歪了,粗大的阴茎一下弹出蓉的嘴巴,阴茎离开的同时蓉不断咳嗽喘息,长时间积累在蓉口腔的唾液和男人的分泌液顺着嘴角滴滴答答的挂了下来。  「骚逼,真……他妈的……爽」男的喘着粗气骂道,一手依然紧紧的抓着蓉的头发。另一只手粗暴的捏着蓉右侧的丰满粉嫩乳房。  「来,继续」。没等蓉咳嗽停歇,男的毫不客气的再次猛拽蓉的秀发,把翘的笔直粗大阴茎再次粗暴的捅入蓉的口腔。  近在咫尺!这原本属于我的丰润嘴唇,这原本属于我的嫩滑香舌,这原本属于我的俏美脸庞,现在正被一支肮脏,恶心,丑陋,巨大的龟棒疯狂的嗜虐着,我站在那里没有眨眼,人完全僵住,心也完全僵硬。  「骚逼,骚货,臭婊子……」男的继续辱骂着蓉,继续粗暴的拽着蓉的秀发大幅度的快速摆动着屁股……  其实没有多长时间,但对于我却是个漫长的过程,对于蓉也该是个漫长的过程,「哦,不行……不行了……哦……」男的在用力的挺了几下臀部后,紧紧的把蓉的头锁在自己胯下。  ……  我想大股的浓精已经射入了蓉的喉咙。  阴茎并没有拔出蓉的嘴巴,蓉的双唇还紧紧扣着硕大的龟头,「全吃下去,被弄出来」「把眼睁开,看着我」男的接二连三的命令到。  「呜……」蓉睁开紧皱的眉头,抬起脖子,仰视着他,嘴巴依然含着龟头,她做着难看委屈的表情,艰难的吞咽着。  男人的喘息声,渐渐平缓起来,慢慢的坐在浴缸边上,抚摸着跪在地上,低头仍然含着他阴茎的蓉的头。「现在学乖多了呀,唆干净点」蓉没有做声「好好清理干净,没看见呀,睾蛋都是你的口水」男人的话语依然强硬。  许久,蓉缓缓起身,跨进浴缸,打开了水蓬头,给男的冲洗,帮男的擦干,把浴巾围在男人身上「你的事,我已经在办了,好了,你快点把自己弄弄干净,我在楼上等你,别让我等久了」蓉好像有点迟钝,刚张开嘴似想说谢谢还是什么,但男的已走出浴室,拉上了门。  卫生间里只剩蓉一个人了,她呆呆的站立在浴缸里,马尾早就被扯散,虽然在帮男的冲洗的时候又简单的重新梳理,但有几捋还是颓废的垂在脸前,留在右边乳房上被捏红的条条手印,在她白嫩的皮肤对比下尤其清晰,她的身体微微颤抖,水柱打在她香肩上,顺着她的苗条的曲线滑落浴缸。突然,我听见一声哭泣,那时我熟悉的悲泣,那是在我执意和蓉离婚前那几个晚上她的声音,的确,眼前的蓉就站在那里抽泣着。  我看的清楚,冒着热气的水继续落在她的肩头,而脸上蜿蜒的却是她的泪水。  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我感到内疚,感到蓉在受苦,她离开我后并没有比我好过,她好像和我一样,什么都没有,虽然这个别墅好像是她的家。我欲往前一步,我是想问候她吗?可我现在这个模样算什么!  许久……  蓉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收住了泪水,用热水洗漱自己刚才被暴虐的嘴,然后快速的把身子擦干,跨出浴缸,一丝不挂的走出了浴室……  灯被熄灭,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我不知道僵了多久,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我狼狈的盘出那片灌木,底楼的灯已经全部熄灭,二楼的灯已经全部打亮,只不过那里窗帘四壁。我缓慢的走到大门前再次抚摸那把红色雨伞的伞柄,我精神有点恍惚,可我记下了红伞上面钉在墙壁的门牌。小禾里3区3号。  像个雨战后的狼狈的逃兵,我把里里外外的湿透的衣服,扔在了客厅。我赤裸的躺在和平小区2单元,一套不足70平米二手房的卧室里的双人软床上。这是我和蓉结婚的房子,这是我和蓉甜言蜜语的房间,这是我和蓉时常交欢缠绵的双人软床,而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仰躺着看着镜子做的天花板。镜子里的人也同样赤着身体,但我却看不见。我的眼前只有蓉离开浴室前的背影,光滑的后背,香滑的双肩,纤细的柔腰,丰满的臀部,玉雕的双腿,诱人的双足,仿佛她就在镜子的那头,我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她所有的白皙粉嫩。               (待续)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