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缚江湖》(一)

 
               (一)

  日进黄昏,天色渐暗,夕阳照在一条长长的官道上,两边茂密的树林看起来
有些阴暗,一眼忘不到内,正是通常强盗埋伏动手的好时期。

  此时树林两边暗伏着两批人,外面行人望去丝毫看不出异样,半个时辰后夕
阳越发低沉,林中一人突然轻声对旁边说道:“大哥,消息会不会有误。”

旁边一人转过头说道:“老三,上面给的消息可是从未错过,耐心点。”

又过一会此人沉声的说道:“兄弟们都打起精神,点子很硬,事情要是搞砸
了,别怪我不留情面。”声音低沉而又有劲向树林两边散去,众人只觉耳边一阵
低鸣,显出此大哥内力不弱。


  忽然远处的官道传来马蹄声,渐渐近了,大哥运上内力极目望去,只见马背
上之人体型娇小,一身蓝衣,似是个女子。大哥想到:怎么是一人,而且是个女
子。随即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不动手。

  马渐渐跑到了眼前,大哥望去只见一年轻女子一身蓝衣,身背长剑,体态婀
娜,容貌甚美……此时一旁的老三两眼发直连连示意大哥动手拿人,大哥冷眼看
了老三一眼,老三连忙把头低了下来。这时马上女子有意无意看了树林老三藏身
出一眼,马未停一路跑了过去。

  蓝衣女子渐渐远去了,这时老三不禁出声埋怨道:“大哥,如此美人怎么放
过,前几天我们抓的镇上的几个娘们和这个比起来差多了。把次美人送上去,我
们兄弟就有望入会了。”

而此时大哥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你懂个屁,我们就是一伙强盗,能入得了
青龙?你大哥我虽然从小在青城派习武,做个山大王有余,还不入人家的眼,你
们跟着我也就行了,做完这票就算完成交代了,上面给的赏赐颇丰,这半年我们
回山上避下风头。武林几个门派开始调查了,”

  大哥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刚才那女子样貌总觉得有些熟悉,前年我还是
青城弟子,凌水阁有次来了三人找掌门,其中一女子样貌和刚才那女有些像,当
时匆匆看了一眼也是蓝衣。”

说道这里大哥不禁声音一颤,伸手在老三头上重拍了一巴掌,怒道:“差点
让你害死。”

老三吓了一跳道:“真是凌水阁的仙子。”

大哥想了一会说道:“应该错不了,刚才她向你这里看了一眼,应是发现了
我们。”

老三面色惊慌说:“大哥,我们跑吧。凌水阁我们九个脑袋也惹不起啊。”

  大哥沉声向林内道:“兄弟们不要慌,我见此女并非来查我们的事,应是路
过,否则刚才不会直接离开。天塌下来有上面顶着,青龙未必就怕了凌水阁,大
伙沉住气。”

这时太阳已下山,林内更显阴暗。天上不断有鸟儿飞入林内准备度过这漫长
的夜晚。这时远处又有马声传来,似乎是两匹马,还有轮子声。大哥望去,只见
一驾马车向这边过来。大哥说到:“准备动手。”

  蓝衣女子一路未停,骑马而行,渐渐前方已能看见小镇。天已经完全暗了下
来,女子一路行到镇内,只见路上各家门户紧闭,不禁有些奇怪,前方一家客栈
两个灯笼高挂着照的很亮,只见门头上写着来福客栈。女子轻声道:“应是这里
了。逐骑马到门前。”

  门口伙计见了迎了上来,蓝衣女子问道:“里面可有一女子在等人?”

小儿说:“客官最近不太平,下午到现在就您一位。”

女子点点头说道:“给我一间上房,把把马牵去喂好。”

伙计说道:“好嘞,客官你里面请。”

女子走进去,只见大厅内只有掌柜一人。掌柜的一见蓝衣女子进来,大量一
眼,只觉甚为美貌,说道:“姑娘,小镇最近可不太平啊,你刚才可是从东面过
来?”

女子点点头。掌柜惊道:“本镇最近几日东面官道傍晚出了几起命案,镇里
几家大户被强人抢了,几个姑娘也被抢了去。你可要当心。”

  女子心想:“难道就是刚才那伙人,刚才赶着与二姐会和就没理会。”

女子想了一会对掌柜说:,“把房间准备好。若有一女子问我就告诉她我去
去就来”

  蓝衣女子出门后向东行,出镇后运气轻功向前跑去,半个时辰后女子来到强
盗埋伏那处,蓝衣女子轻身跃上树梢,四下打量,发现对面树林远处停着一辆马
车,车门车顶已破,四下都有打斗痕迹,周围不见人影,女子行了过去只见四周
都有血迹,顺着血迹向林里去了,逐顺着林内的血迹和打斗痕迹一路寻了过去。

  走了很远,到一处地上满是血迹和几把断刀断剑,就断了痕迹。女子细看了
一会抬头一看月亮已经出来,忽然纵身几个跳跃到一个大树顶端,极目四下望去,
忽然只见远处有几个人影在动,身形一动飞速行了过去。只见几个汉子坐在地上,
骂骂咧咧说的说话,身上满是血迹。

  蓝衣女子突然出现在三人面前,三个汉字一惊跳了起来,猛眼望去只见是大
哥说的凌水阁的女子。三人掉头就跑,蓝衣女子身形一动已到三人身后,用剑鞘
在每人人腿上击了一下,三人只觉腿上一阵剧痛扑到在地,女子说道:“镇上的
事情是你们做的?”

三人觉得剧痛难忍,想起凌水阁在江湖上的威名,不禁魂飞魄散,一人哆嗦
到:“我们说了,求女侠饶我们一命。”

蓝衣女子道:“把你们这伙人最近做的事情仔细说与我听,我可以考虑。”

  此人说道:“小人张进财原是这镇上的人,因家贫就落了草,前些天大哥说
要做几笔买卖,于是就带领我们劫了镇上几家大户杀了一些护院,几位小姐抢了
回去。我也奇怪,平时我们甚为小心。只做过路买卖从不进镇进城,今早大哥召
集我们说埋伏几个人,是镇上李家的小姐和她几个朋友,因李家小姐出门在外习
武,得名师指点武艺甚为不凡,大哥这次亲出马与我们埋伏于此。要灭掉祸患。
女侠你骑马过去后,过会工夫李家小姐的马车就过来了,我们用绊马绳绊倒马然
后一起杀出,他们四人三男一女,武艺都不凡,我们几个兄弟受了伤,大哥和三
爷杀出他们渐渐抵抗不住,几个人向这里边跑边打,后来那三个男的都被大哥砍
伤了腿,在前面倒地走不动了,李家小姐又砍了三爷一剑,大哥上去和李小姐打
在一起,李小姐武功很高大哥抵挡不住也被刺了一剑,这时三个男的也被砍倒在
地,三爷拿着刀架在一人脖子上威胁李小姐,见李小姐还在打,就一刀砍掉了一
个脑袋又准备看另一个,这时李小姐大叫住手,我看了那个家伙,长的英俊不凡
估计是李小姐的情郎,然后李小姐把剑丢在地上。大哥一剑就想刺死小姐,这时
三爷拦住说擒住带上山,然后三爷拿了麻绳过去把李小姐捆好,然后大哥他们绑
好了人就回去寨子,让我们三个把这家伙埋了,刚才我们埋好了人,在那休息,
女侠你就来了。”

  蓝衣女子听完沉思了会说道:“你知道你们大哥为何要做这几个案子,”

张进财说:“小人也不甚知道,只知道是上面的意思,”

女子说:“上面是谁”

张进财说:“就是说什么青龙,我也不敢多问。”

女子一听心道:“青龙,这青龙会近几年忽然在江湖上出现,听师叔所言,
该派颇有实力,会里倒有些成名高手,不过该会甚为低调,也没传出什么恶名。
看来需调查一番。”

  女子又问道:“你们山寨在何位置”

张进财手指向远处说道:“那个方向有三座山连在一起,我们寨子就在主峰
上”。

女子在三人身上点了几指转身向山寨方向行去。

  行了几里,女子看见远处隐约显性出三座山的样子,逐加速行去。行到近处
发现此三山颇为高险,不由暗赞倒是快好地,前面山脚处出现点点火把,蓝衣女
子顺着山脚潜了过去,只见一伙人人约莫二十来人向前行去,人群中一女子双手
被向后缚住,双脚也被缚住,被一人扛在肩上,旁边两男子被捆成驷马扎蹄,被
人用两跟棍子抬着。

  蓝衣女子寻思,为防止对方狗急伤人,先跟着进山寨,寻机救下三人,在出
手制住众人询问,逐一路跟随上山。一路前行上到主峰,寨子里迎出来十数人,
对着两人喊了大哥三爷。看来这伙山贼人数倒是不多,只有未到四十人。

只见大哥大笑道:“此次下山虽有波折,还算顺利,只是未想到李大小姐武
功高强。”

三爷也笑道:“李小姐是泼辣了一点,但是女人这样才够味,三爷我到是捡
了个大便宜,只是那李小姐相貌美则美矣,还及不上先前过去的凌水阁仙子,啧
啧,若能把那婆娘擒住奸淫一番,那就不枉此生了。”众山贼都大笑起来。言语
多有不堪。

  蓝衣女子听了心理微微一怒,不禁哼了一声。

  大哥喝道:“把这两人捆在柱子上。兄弟们都进来喝酒了。”

三爷用手拍了拍李小姐的屁股,大笑说道:“倒是生了一个好屁股,这半年
的日子不难熬了,”

李小姐不禁怒骂了一声。

三爷骂到:“小娘皮还真烈,”

  忽然动手扯了李小姐的裤腰带。把裙子向上提到腰部,然后一把拉下内裤到
腿间,李小姐粉色的亵裤露了出来三爷扯住用力一拽把亵裤真个从屁股上拉了下
来,露出一个雪白的屁股,李小姐被三爷抗在肩上,屁股向上,只见菊门和肉穴
在火把下罩的清清楚楚,众山贼都登大了双眼。

李小姐羞愤至极,大声怒骂。三爷忽然把李小姐翻到身前,左手报住肩膀,
让李小姐双脚着地,右手把亵裤猛然塞进李小姐嘴里,然后捏住脸把亵裤一点点
全塞了进去,把李小姐的嘴塞的满满的,舌头一动也不能动。三爷大笑道:这样
才乖又把李小姐雪白的屁股抗上了肩膀和众人一起涌进了大厅。

  蓝衣女子见了心理愈加怒起来,只是怕贼人动手伤了李小姐,强忍着未出手。
看着众人进了大厅喝酒,寻思了一下,飞身跃上房顶,取下一块瓦看向里面。

  厅内众人都已坐定,酒肉都端了上桌,大哥举杯大声道:“多的话也不说,
今晚不醉不归,来来!”众人举杯狂饮,大嘴吃着肉,町着李小姐赤裸的下身大
笑不断,大叫大喝声,夹杂着淫语言脏话不断冲上屋顶,蓝衣女子只觉心理一阵
烦躁,直想跳下去大杀一气

  三爷依然把李小姐抗在肩上,一边喝酒,一边大力用手拍打雪白的屁股。见
众人眼光多半盯着这诱人的臀部,把李小姐屁股向上平放在桌上。大笑道:“大
伙这么喜欢这屁股就过来抓几把。”众山贼立刻站起来十多人聚集过来,一人把
手放在屁股上只觉入手柔软又有弹性,不禁大爽两只手在两片臀瓣上揉捏不停,

  三爷说到:李小姐武功甚高,连大哥都不敌,长年练武这屁股自然不同于妓
院那些婊子,软泥一团……这可是弹性十足。旁边一人见这汉子抓子不松手,心
痒难耐,用手摸向李小姐。肉穴,在肉盯上捏了一下,李小姐浑身一颤,运起力
挣扎起来,无奈这绳子是粗大的麻绳折了两到捆在身上,两只手在身后被向上提
起靠向颈部紧紧缚在背后,动弹不得,嘴里的亵裤已经被口水潮湿了大半,只能
拼命摇头发出呜呜之声。双腿也被麻绳紧紧捆住,从脚踝一道道一直捆到膝盖,
两脚上下拼命挣扎,缺收效甚微,亵裤被扒下,内裤也被脱至膝盖,裙子被向上
提到腰部,整个大腿和雪臀一小半腰部赤裸在外,李小姐满面通红,眼泪不禁流
出。心理凄苦异常。

  想不到学艺十年,在同门一辈里面最为出众,自以为可以行走江湖。听说家
里出事回来查看,想不到在家门口和师兄弟被山贼擒住。内力需要长久积累,自
己好动本就练的不甚好,还不及同门几个师兄弟,此时运足内力也挣不脱这次粗
大的麻绳。

  这时只觉菊穴有人用手指伸了进去,顿时有些涨疼,李小姐连想死的心都有
了。刚才探菊穴的那人把手指拿出放在鼻子边,闻了一下只觉有些臭味扑鼻,大
叫到:“想不到这娘们长的美貌,屁眼也还是臭的。”众人连大哥都大笑起来,
李小姐只觉身心一阵羞耻,肉穴有些湿润了。

  三爷一探李小姐的肉穴觉得有些潮湿的淫水,笑骂道:“这小浪蹄子,兴奋
了。”

又动手摸了摸肉穴两旁的阴毛觉得甚为茂盛,对着还在揉捏雪白屁股的那人
道:“把她抗起来,我来给李小姐修剪下野草。”那人抓起李小姐抗在肩上,三
爷拿出随身匕首,在火把上转了两圈,走到李小姐雪臀面前,手指在肉穴里挖了
些淫水涂在阴毛上,忽然想起什么用中指直插肉穴竟然没有阻碍一插到底。

  三爷骂道:“妈的,这骚娘们已经被人拔了头筹了,居然这么淫荡”忽然两
手左右开弓在李小姐雪白的屁股上用力拍打,用力甚大,打的雪臀红红一片,布
满了手印,李小姐感觉雪臀越来越痛,不由呜呜起来。

  打了一阵,三爷拿起匕首在蜜穴周围仔细转了几圈,又在菊穴周围仔细转了
几圈,然后用手排掉阴毛,众人一看,肉穴和屁眼周围光溜溜一片,肉穴的淫水
有些冒了出来,看来大为诱人,都不禁咽了咽口水

  此时众人酒已过半,酒劲开始上来,三爷把李小姐往桌上一放,让其跪在桌
上立起身来。只见麻绳在胸部上下贴着乳房系了两道。于是三爷用匕首在胸部化
了一圈,将李小姐胸部处外衣内衣用手拉了下来,只见李小姐胸部的衣裙和内衣
被匕首化了一个圆割了下来,里面的肚兜露了出来,三爷用手抓住肚兜使劲一拉
没能将肚兜整个拉出来,而将胸部保住双乳的直接撕裂了下来,可见麻绳在双乳
处系的甚紧。

  两个白嫩的奶子露了出来,三爷一见,白则白以,虽不能说很小,确不是太
大,三爷一见不是很丰满就骂了一声:“他妈的,老子喜欢大奶子。”说完还是
觉得李小姐雪白的屁股更有诱惑力,用手放把李小姐头向下压,两个奶子贴着桌
面,还是保持跪姿,让雪臀翘的老高。然后脱了裤子露出肉棒,盯着诱人的屁股,
三爷的肉棒已经笔直的挺起来,

  蓝衣女子看到众人淫辱李小姐,心理甚怒,但同时也觉得心跳加速,又看见
三爷的大肉棒,猛然一惊,心想:这就是男人的那家伙吗。蓝衣女子从小在凌水
阁长大,虽然男女之事也听师傅说过,确说的不甚详细,凌水阁武功自成一脉,
称得上博大精深,但是和少林武当一样,修炼起来难度甚大,几百年内能将夕水
凝瑶练到极致的只有开派祖师一人,并且凌水阁内力走的阴柔路子,男子万不可
修炼,是以凌水阁并无男子。

  凌水阁的人并非和其他门派一样让弟子行走于江湖,而是让少部分弟子轮流
出去处理事物,蓝衣女子行走江湖并非长久,办完事情则是要返回门派,算起来
在江湖的日子合起来也只有一年不到,是以对男女之事了解并不甚多,而此时三
爷的肉棒已经插入了李小姐的肉穴,蓝衣女子看着三爷不停用肉棒冲击着肉穴,
两手则拍打着雪白的屁股,不禁觉得身子有些发热,手里握着的剑用力握了喔。

  三爷一边拍打着雪臀,一边用力冲刺,忽然三爷用力直接把肉棒插向深处,
只觉碰到了花心,突然一阵兴奋,直接把精液喷进了花芯,李小姐此时已经被插
的兴奋已极,突然花芯被肉棒顶到,觉得似乎像飘进了云里,身体一阵颤抖,接
着一股微热的精液灌进了自己的最深处,李小姐觉得花芯一烫忍不住一阵抽搐,
喷出一股淫水反浇到三爷的肉棒上,三爷觉得肉棒一暖,一股无法形容的爽快感
冒了出来,三爷把肉棒抽出蜜穴,抚摸着雪臀,说道:“真是好爽的淫穴。”

  众山贼只觉得肉棒要把裤子顶破了,大喊着要操死这娘们。

  蓝衣女子看着下面,心中一动。忽然飘身下了房顶去了外场。只见李小姐的
两个师兄弟被缚在柱子上,周围并无看守,飘身上前,只见剑光一闪,缚着两人
的绳子已经断开,两人连忙挣扎的把身上的绳子都清理完,回头一看,蓝衣女子
站在身前,美貌异常,两人心里一热,正要说话,

  只见蓝衣女子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低声说道:你们去大厅前门吸引他们注意,
我去救李小姐。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